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鬼畜的強姦

鬼畜的強姦

(一)飄散的花蕾

看看手錶,曉柔將剩下的光碟歸回定位準備要下班了。曉柔在這間光碟出租店打工也有一段時間了,早上上課晚上打工,因為曉柔長的可愛又有禮貌,所以店裡的常客都非常喜歡她。

她隨手拿起一片剛剛客人還的光碟,頓時感到臉紅耳赤。那是一片限製級的光碟,包裝上赤裸裸的性交圖片讓曉柔心跳加速,雖然說在出租店打工碰上租這類片子的客人不在少數,應該見怪不怪,但曉柔就是會臉紅心跳。下班時間快到了,曉柔趕緊將光碟分類好排回架子上。

「咚!」電動門再度打開,一名男子慌張的跑了進來,曉柔趕緊把片子放好跑回櫃檯。像這種店快關門才回來還片的客人,曉柔早就不感到稀奇了。

「歡迎光臨!先生還片嗎?請問你家裡的電話。」曉柔問著眼前的男子。男子將一大袋的光碟放在桌上並說了電話號碼,接著就走進店內準備要選片子。

曉柔一看就知道今天要準時下班是不可能了,因為她至少要等這位客人走了才可以下班,曉柔無奈的取出袋內的光碟。天啊!裡面竟都是限製級的片子,看著封面上的圖案,曉柔整個火熱起來。好不容易才將片子的記錄消掉,曉柔整個臉已經紅得像一顆熟透的蘋果。

曉柔抱起那堆光碟走到放限製級片子的位置,剛剛那位還片子的男子正抱著一堆選好的限製級光碟,認真的挑選著其他的片子,曉柔走過去將片子放到架子上,男子抬起頭來看了看曉柔,然後又繼續挑選著片子。

好不容易曉柔等到最後一位客人走了,她將門窗鎖好準備要下班了,但距離原本下班的時間晚了半小時。曉柔關起店門準備回家了,因為出租店離家很近,所以曉柔都是用走的回去,平時大約走個十五分鐘就到家了,今天曉柔也不知怎麼搞的,突然很想要到公園走走看看夜景,於是曉柔往公園的方向走去。

我躲在巷子的陰暗處看著女店員走了出來,於是我就悄悄的跟在她後面。前一些日子聽說這裡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店員,於是就改到這裡租片子,很慶倖這家店的女店員長的還真不錯,從她胸前的名牌得知她叫曾曉柔。

我遠遠的看著她,胯下的肉棒早已硬了起來,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面,只見她朝公園的方向走去,心裡不由的雀躍不已,老天真是眷顧我啊!

公園裡曉柔看著天上的月亮,四周極靜無人聲只有蟲鳴,曉柔心裡不由的毛了起來,「我怎麼這麼無聊!幹嗎沒事跑到這裡幹甚麼?」曉柔口裡不停的嘀咕著。

「曾曉柔!」我喊著女店員的名字並快步的走向她。女店員聽到我喊她的名字,於是轉過頭來。

「你是……啊……你要幹什麼?」

我從背後抓住她的手,將準備好的手銬將她的雙手銬在背後,曉柔不停的掙紮,我由背後緊抱著她,將她拖進公園的深處。

這時曉柔看清我的長像,認出我是剛剛還片的客人:「客人……你……你想幹什麼?快放開我……救命啊……」曉柔不停呼叫著,但是深夜的公園根本不會有人來。

我扯著曉柔的衣服和裙子,將她的胸罩和內褲給脫了下來,並把她推倒在地上。

「啊……好痛……」

我拉開拉煉掏出早已硬挺的陰莖,接著抓著曉柔的頭髮拉她起來:「給我含住,否則小心我殺了你!」我話一說完,也不等曉柔是否願意,抓著她的頭將肉棒塞入她的口內開始抽動起來。

「嗚……嗚……嗚……」曉柔不停的嗚咽著,口裡被陽具塞滿著,碩大的龜頭直抵住喉嚨深處,使她呼吸睏難。

「啊……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曉柔大力的將頭撇開一旁,大口喘氣著!

「啊……痛……痛……嗯……嗚……」我大力的扯著曉柔的頭髮,將她的頭再度拉回來,將肉棒再次的塞入她的嘴裡。

「你想幹甚麼……不要……救命啊……不要……放開我……啊……」我掰開曉柔夾緊的雙腿,將手貼上她的私密處。

「啊……嗯……嗯……啊……不要……啊……」我用手指輕揉著肉縫上的小豆,並彎下腰張口含住曉柔乳頭吸吮著,我用舌尖繞著乳頭的四周畫圈,並不時的搔弄著乳尖。

「啊……痛啊……啊……不要啊……痛啊……啊……」

我用中指輕輕的插進曉柔的肉縫,不愧是還未開苞的處女穴,連手指都能挾得緊緊的。我慢慢地抽動著中指,來回的進出肉縫之中,越插肉縫分泌出來的蜜汁越多,最後我的手整個都濕濕黏黏的。

「想不到濕成這樣……真看不出來……呵呵……」我舔了舔手指上蜜汁。

「不要……不要……這樣子……嗚嗚……」曉柔撇開頭去低聲哭泣著,不願去看這令她羞愧的一幕。

「啊……不要……不行啊……啊……停下來……啊……不行了……啊……」

我低下頭用嘴吸吮著曉柔的嫩穴,舌尖上下的劃著,並不停的挑逗著陰核;我的雙手不停的揉搓著曉柔那對柔軟無比的乳房。

「不要……求求你……不要……放開我……不要……不要……求求你……」

我跪坐著,將曉柔的雙腳分開在我的兩側,並抓著她的腰際。曉柔知道我接下來準備要做甚麼,她不停的哀求著我。

「啊……痛啊……嗯……痛……啊……嗯……啊……不要啊……啊……不要啊……啊……嗯……啊……痛……痛啊……嗯……啊……不要啊……啊……嗯……啊……嗯……啊……嗯……」

我雙手用力地將曉柔的下半身拉向自己,早已硬得發痛的肉棒對準著肉縫插了進去,大龜頭穿破曉柔的處女膜直抵花心,濕熱的陰道緊緊的挾著我的肉棒,快感一下爆發。我抓著曉柔的腰部,開始用力地抽動著肉棒,曉柔被我強迫弓起身子迎合著我,肉棒來回的抽動著,跟隨著肉棒用力的抽插,肉縫兩旁的嫩肉跟著被擠進拉出肉洞內。

「啊……嗯……啊……嗯……啊……嗯……」

曉柔背對著我坐在我的大腿上,雙腳被我分開抓著,我從後面插進去,向上頂著粗大的肉棒插入曉柔的肉洞內,一下一下的抽送著;我左手抬高曉柔左腳,右手抓著她右邊的乳房揉搓著。

「停下來……不要射在裡面……不要……啊……啊……求求你……我不想懷孕……啊……」

我抓著曉柔的雙腿重新將肉棒插入,開始用力的衝刺著。曉柔口裡哀求我不要射在裡面,但是身體卻下意識抬高,並擺動著腰迎合著我,我知道她也要快到達高潮了,於是我加重力道衝刺著!

「啊……啊……啊……」我低吼一聲,用力地將肉棒插進陰道的最深處,接著一股滾燙的精液噴射出來。

這時曉柔用力地弓起身子,全身顫抖著,高潮的快感淹沒了曉柔,同時眼淚不由的從眼角落了下來。是爲自己被強暴了還有快感,又為了自己說不定會因奸成孕。

我拍下了曉柔的裸照,並威脅她不準報警,否則就要公開她的裸照,曉柔哭著點頭。看著她赤裸的身體,胯下的肉棒再度硬了起來,於是我再度強暴曉柔了一次,然後才滿足的揚長而去。

(二)緻命的誘惑

曉靜今年已經是國中二年級了,發育良好的她身材已經是凹凸有緻,加上長的又嬌小可愛在學校更是受到男生們的愛幕,曉靜在老師的眼中更是好學生的榜樣。

今天曉靜因為要幫忙班上校慶的事所以留的很晚,總算所有的準備都大功告成了,曉靜看看手錶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她松了一口氣,將東西整理一下準備離開學校。夜裡的教室靜的可怕,剛剛因為一直忙的沒注意,如今忙完了才感到害怕起來,曉靜加快收拾東西的速度。

一道黑影躲在教室外,安靜地看著眼前的女孩,他的嘴角露出邪惡的微笑!

男人看著教室內的女孩,心中不由的樂了起來,心想今晚不會寂寞了!她輕步的走向女孩的背後,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曉靜嚇了一跳轉過頭去,接著她感到肚子一陣劇痛,曉靜抱著肚子軟倒在地上,發出疼痛的呻吟聲。

男人一拳打在女孩的肚子上,接著抓著她的頭髮將她拉了起來,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麻繩,將她面朝上的綁在桌子上。

曉靜顫抖地看著眼前的男人,眼中透露著驚恐,男人正一件件地將自己身上的衣服給脫下,曉靜又不是三歲兒童,當然知道男人想幹甚麼。男人胯下那根粗黑的肉棒正怒漲著,上面的血管正不停的跳動,龜頭前端流出一絲透明的液體,正代表男人處於極度興奮的至狀態。

雖然不可能,但是曉靜還是開口哀求著:「求求你!放過我!拜託……我不要……求求你……救命啊……不要過來……不要這樣……」

曉靜的哀求根本是多餘的,男人正將她衣服的鈕釦一個個解開,在解鈕釦的同時,男人的一隻手已經探進曉靜的裙下。

男人看著女孩顫抖的模樣,心裡不由的燃起了征服感,他的手指頭隔著女孩絲質的內褲輕揉著雙腿間柔軟的部份,半褪去的校服裡粉紅色的無肩蕾絲胸罩早已被翻開一邊,露出白晢的乳房。揉著剛開始發育的椒乳,由手掌心傳來的柔軟觸感刺激著男人的腦神經,肉棒更是硬的漲痛到感到一絲疼痛。

輕捏著少女凸出的粉紅色乳頭手指頭突然感到一絲濕黏,男人彎下腰張口含住女孩乳房吸吮著,手掌也不閑著,翻開另一邊的罩杯愛撫著。

沒多久,男人發現到女孩的呼吸已經開始混亂急促起來,校裙內的底褲早已濕得一蹋糊塗,他起身將女孩的內褲給扯掉……

曉靜感到裙下一陣涼颼,緊接著某種火熱的物事抵在自己的陰道口上,曉靜知道事情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曉靜抱著一絲希望哀求著男人:「拜託你……戴……戴……上套子……我我……不要懷孕……啊……好痛!」

男人根本不理曉靜的請求,扭腰往前一頂,碩大的龜頭分開曉靜的陰道口、衝破處女膜,直抵在子宮頸處。

曉靜痛得扭動著身驅想要躲開,但是四肢被緊緊綁著,她哀叫著。男人將肉棒緩緩的抽出來,上面沾粘著曉靜陰道內黏液和處女膜破裂的血絲,男人興奮的再度用力將肉根插入,曉靜再度發出一聲哀號。

男人奮力的抽動著胯下肉棒並發出滿足的呻吟聲,曉靜感到一支燒熱的鐵棒正不斷捅著自己,她不停地發出悽厲的哀叫聲,雙手扯著繩子,手睕被麻繩磨得鮮血淋淋……

男人忘情的抓著曉靜的腰際,用力的狂抽猛送著,曉靜的手終於扯掉繩子恢複自由,她隨手抓起一樣東西就往男人的胸口刺了過去,同時男人也在同一時間將滾燙的精液射進曉靜的子宮內。

男人不敢緻信的看著心口上的剪刀,然後就趴在曉靜的身上氣絕而亡。

曉靜想推開身上的男人,但是雙手早已無力,男人雖然死掉,但是充血的陰莖還插在自己的體內,曉靜明顯的感到男人還持續地射精,她閉著眼流著淚,因為母性的本能讓她感到自己已經因奸成孕……
(三)處女的體香

曉月快步的走著,自從父母過世後她跟姐姐曉柔一起生活著,在她的心目中端莊賢淑的姐姐是非常完美的,高中快畢業的她最大的目標就是成為跟曉柔姐一樣的女性。

一進家門曉月就聽到一些細細的呻吟聲,是曉柔姐回來了嗎?曉月猜著一邊走向姐姐的房間,呻吟聲越來越大聲,聽得曉月臉紅耳赤的。

曉月輕輕推開姐姐的房門,「啊!」曉月不敢自信的看著房內,平時在她面前端莊賢淑的姐姐正坐在一名男子的身上賣力地扭動著雪白的臀部,嘴角流著透明的津液並忘情地呻吟著。

床上的男子似乎發現到曉月,朝她冷笑一聲,然後用力的起身將曉柔壓在床上,抓著她的雙腿用力地擺動著腰杆,粗黑的肉棒不停地進出曉柔的陰戶。曉月看得更是心跳加速,她趕緊沖回房內。

男子看到曉月離開後,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我決定了,我一定要讓你懷孕!」男人的心裡道:「當然還包括你那可愛的小妹。」

曉柔一聽驚得大喊:「不行!求求你不要!」說著不斷的推著男人。

男人抽出肉棒,將上面的保險套給拿掉,重新插進曉柔的陰道內,「還是沒戴套子比較有感覺!」男人開口說道。

曉柔不停地推著男人,並不停地流著淚求著:「求求你,戴上套子,我不想懷孕。求求你,啊……不要!」已經來不及了!曉柔感到男人的肉棒在她的陰道抽搐著將生命種子撒在子宮的最深處。

曉柔走到曉月的房門外敲著門喊道:「曉月,吃飯了!曉月!曉月!」曉柔叫了幾聲,看見房裡的人不理會,於是開門走了進去。曉柔看見曉月整個縮在牆角邊,於是走了過去。

「不要過來!」曉月大聲喊道!

曉柔一驚站在原地:「曉月……」

「那男人是誰?!」曉月怨恨的抬起頭來看著自己最尊敬的姐姐。

「他……他……他……」曉柔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他到底是誰?說啊!」曉月繼續逼問著。

曉柔終於心一橫,開口道:「一個多月前他……他強暴了我,並拍下我的裸照威脅我不要報警,要不然他會將照片發出去!」

「那你可以去報警啊!」曉月說著便要起身來。

「不行!求求你曉月!不要報警!嗚嗚……」曉柔說著便哭了起來。

「為什麼?!曉柔姐!為什麼!?」曉月喊著!

「因為……因為……」曉柔又結結巴巴起來。

「因為她愛上了我的大肉棒,離不開我的身體了!」男人依在門邊開口道,手裡頭拿著一副手銬不停地晃著。

曉柔轉過頭,驚訝的道:「你不是走了嗎?怎麼還在這裡?」曉柔突然看到男人手裡的手銬,心中不由得感到不安。

「姐姐,他說的都是真的嗎?!」曉月質問著。

「曉月……」曉柔撇過頭去不敢正面答覆曉月的問題。

曉月看到自己的姐姐默認了,她搖著頭大叫著:「你……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我不要看到你……」說完就往門口沖,但是卻被男人給攔下來了。

男人冷笑著:「小妹妹!不要這麼說你姐姐,因為等一下你也會迷上我的大肉棒的!」一說完,男人就將曉月的手抓到背後用手銬給銬了起來,並將她推進房內,然後將房門給關起來。

「求求你放過我妹妹!我甚麼事都答應你!求求你!你要幹就幹我吧!求求你放過她!」

曉柔抓著男人的手臂,不停地哀求著。

男人一手摟住曉柔的纖腰將她靠緊自己,曉柔一貼進就明顯的感到男人那怒漲的肉棒,男人的另外一隻手早已撩起曉柔的長裙,並熟練地愛撫著曉柔雙腿間那柔軟的私處。剛剛才平息的欲火很快的再度給點燃,還非常濕潤的陰道再次分泌大量的蜜液,剛換好的內褲一下又濕透了……

「求求你……」曉柔小聲的道。

「甚麼?你說甚麼?我沒聽見,大聲點!」男人說著,並瞄向床上的曉月。

「求求你快插進來!我快受不了!」曉柔已經快受不了,陰道內麻癢不止,體內的一團欲火不停地焚燒著。

但是男人還不放過她:「甚麼東西插進來?又要插到哪裡?」男人要讓曉月知道她那敬愛的姐姐是如何的淫蕩。

「拜託你,快點把你的大肉棒插到我的小穴裡!」曉柔在曉月面前大聲的喊著。

男人看到達到目的,於是朝著曉月冷笑:「你看,這就是你最敬愛的姐姐!嘿嘿……」說著就放開曉柔,一邊走向床,一邊將褲子給脫下來,然後大刺刺的躺在曉月的旁邊。曉月看到男人那又粗又大的肉棒正不停地抖動著,臉上馬上浮現出紅暈。

這時曉月又看到曉柔姐趕緊將濕透的內褲脫了下來後,馬上爬上床來跨坐在男人身上,用她那白晢的纖手握著男人的肉棒對準著自己微開的肉縫,然後俏臀一沈,肉棒應聲而入。曉柔口裡發出解脫的呻吟聲,然後曉柔雙手撐在男人的胸前,開始擺動著臀部。雖然下體被曉柔的裙子蓋著,但是曉月仍很清楚的聽到肉體碰撞時的聲響。

看著姐姐的模樣,曉月感到自己的私處開始發癢起來,全身發燙,她想用手去抓,無奈手被銬在背後不能動彈,她下意識的磨擦著雙腿,但是越磨越癢,曉月感到乳房漲漲,多希望有人可以幫她揉一揉。

才一想,就有一隻大手貼上她剛發育的椒乳!

「你……你……要幹什麼……放開我……啊……啊……嗯……」曉月無力的喊著。男人熟練的揉搓著,手掌心清楚的感覺到校服下蕾絲內衣的花紋,想不到倆姐妹那麼喜歡穿有蕾絲內衣。

曉柔衣衫不整,酥胸半露,一隻手撐在男人身上,另一隻手愛撫著自己的乳房,下半身有規律的前後擺動著,大量的淫水已經浸濕床單和裙擺。

待在一旁的曉月身上校服的釦子被解得只剩最後兩顆,粉紅色的無肩蕾絲胸罩被拉到乳房下方,露出微隆的乳房上面粉紅的乳頭正高高的凸起,校裙半掀,粉紅色的內褲已經褪到膝蓋處,稀疏的陰毛下是粉紅色兩片肉瓣,微微張開露出裡面的花蕾,大量的蜜汁不停的由陰道口流出,沾粘著男人的手指和床單。男人貪婪的吸吮著曉月口中的津液,舌頭靈巧地帶領著曉月的小舌……

男人推開趴在身上喘息著的曉柔,起身幫曉月將內褲脫掉,分開她無力的雙腳,將它們架在自己的雙肩上,雙手扶住曉月的腰部,將沾粘著曉柔濕潤的肉棒抵在曉月的陰道口……

「馬上讓你由女孩成為女人,讓你跟你姐姐一樣。」男人淫笑著,肉棒緩慢地進入曉月的陰道內,處女緊纏的陰道緊緊的夾著男人的肉根,不停地收縮著,極度的歡愉讓男人忍不住用力地將肉棒重重插進去。

「啊……好痛!啊……姐姐……啊……好痛!好痛!」曉月因疼痛而不停地扭動著,但是男人雙手緊緊的箝住曉月的腰部,感受陰道內帶來的快感。

男人緩緩地將肉棒抽出曉月的陰道,上面沾染著曉月代表處子的鮮血,男人滿意地再度將肉棒插進曉月的體內。充分的濕潤讓曉月的疼痛降到最低,沒多久曉月已經是嬌喘不已,處女陰道內的緊纏讓男人瘋了似的狂抽猛送著,一旁無力的曉柔只有為自己的親妹哀傷……

曉月在一連串的呻吟聲中到達高潮,男人抽出沾血的肉棒,再度分開曉柔的雙腿,「嗯!」曉柔悶哼一聲,肉棒再度插進曉柔的陰道內。

男人抽動幾下,對著曉柔道:「我說過要讓你懷孕的。嘿嘿!」接著曉柔感覺男人的肉棒不停地抽搐著,將精液不斷射進自己的體內,加上男人刻意將肉棒插入自己的最深處,曉柔知道,自己最後一定會懷孕的。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