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老婆的閨中密友成了我的長期炮友2

老婆的閨中密友成了我的長期炮友2

03年的夏天,太太因爲工作的原因出差了,有一天我中午培客戶吃飯喝多了

酒我都不知道怎麽回到家裡的,迷迷糊糊的我聽到有鈴在響,當時我不知道自己

是在什麽地方,仔細一看原來已經在家裡了,我晃晃悠悠的打開門,一看是玲來

了,原來在外地出差的老婆接到了同事的電話說我喝多了,吐的很厲害,她不放

心,讓玲到家裡來看看我。開門后,我打了個招呼便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床上,我

已經有些清醒了,玲進門后便開始打掃衛生,我吐了滿地都是,而後又爲我熬了

醒酒湯,我躺在床上心裡七上八下,我很矛盾,我知道機會來了,但我也有很多

的顧慮,我想了很多,我在做著激烈的思想斗爭,最後我果斷決定,大丈夫敢想

敢幹,大不了我把這一切歸結到我喝醉了嗎,酒後失德。

就在我思想上強烈斗爭的時候,玲端著醒酒湯來到了床前,我還繼續裝醉,

玲一勺一勺地喂我,我也在一點一點地爲自己壯膽。我把手放到了玲的腿上,她

並沒有什麽反應,我膽子大了,我向里伸,她穿了一條a字裙,我一下子伸到了

裙子邊緣,她用手擋開了我的手,我什麽也不說,她也不說,只是行動上再進行

著反抗,看他並沒有什麽過激的反應我的膽子更大了,我乾脆一躍而起,一把抱

住了她,她反抗,但畢竟是女人,而且我有這麽堅決,我使勁的抱著她,像當年

一樣,唯一不同的是,當年擁抱過后她離我而去,而今天他要成爲我的檔下鬼了

。慢慢的,她已經不再反抗,我抱著她,激烈的吻著她的香唇,我的舌頭恨不得

伸進了她的喉嚨。她盡量畢著嘴,不讓我的舌頭進入,無奈俺的舌頭經過這些年

的訓練猶如一把利劍,怎能是她所能擋住,慢慢的她開始迎合我。我將她慢慢的

抱到了床上,我們激烈的吻著對方,恨不得吃掉對方,我慢慢的退去她的上衣和

裙子,事情過去這麽多年了,而且當時只是靠我的胸脯感到玲乳房的輪廓,今天

我總算見到了,當時以爲南方女孩不是很豐滿,但我現在才知道,那不是地域造

成的,而是當時我和她都穿這棉襖,各位仁兄想想,隔著兩層棉襖,我還能感覺

到她的輪廓,那要是去除一切阻擋后,會是什麽樣子啊?嗬嗬,對了,太好了,

不管是形狀,顔色,手感,口感都是那麽的優秀,我太幸福了,我用力的允吸著

這天造的工藝品,江浙人的皮膚小弟我也總算領教了,這得細膩白皙。太好了,

太完美了。我仔細欣賞著她的每一寸肌膚,每一處天造地設的美景,我等不及了

,我挺強進入,各種姿勢,各種方位角度,這里我就不詳細描寫了,每個人都相

同,又不同。我們共同進入了高潮,我射入她體內,過后她打掃好戰場,還是一

句話都沒有,離開了。從開始進門到離開,她沒有說一句話,甚至是在床上連“

嗯”都沒發出過一次,我只是從他全身的抽楚感覺到她高潮了。

不知道爲什麽,只是看著她眼角帶著淚水離開了……

六、我們延續著這樣的美妙

過了一周老婆回來了,這中間我也沒有跟玲有過任何聯系,爲了感謝玲照顧

我,爲了顯擺剛剛從外地所帶回來的新款衣物和化妝品,老婆迫不及待的和玲取

得了聯系,約好晚上玲和峰一塊到我們家晚餐。他們兩口子如約而至,我開門第

一眼見到了玲,我都沒有敢直視玲的眼睛,反而玲倒是和什麽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和老婆有說有笑,並且還在說著我那天的落魄樣子,弄得我渾身不自在,總之

,這件事情就好像我在做夢,而玲也僅僅是在蒙中出現過。

第二天中午我處理完手頭的工作,給玲了一個短信,如果方便,2點公司附

近的上島見。我們的公司離得很近,我說的那個上島,也是我們4個人經常斗地

主的一個場所。5分鍾后,收到回複,好的。我到了那個地方,玲已經到了,點

了她喜歡的卡布吉諾,坐在那裡看著一本雜志,遠遠的看到了她,向她的座位走

去。上島的私密性很好,這也是我選擇這個地方的原因。我很直接,開門見山得

問她那天的事情,她只是說我喝醉了,她不怪我,但從中我能感覺到一些什麽。

我告訴他,我很久以前,大學時代就對她的好感,對她的幻想,但是隨著時間的

原因,和目前兩家的關系,我一直在控制哦我的幻想,和感情,但是那天我實在

控制不住了,所以就……沒想到她說,其實從哪個寒冷冬天的火車站的擁抱開

始,她對我也充滿了愛慕和感激,畢竟在那個時候,我是唯一幫助她的人啊。那

個時候很容易在女人心理産生英雄的。但是迫於她和我老婆的關系,所以這麽多

年她也一直在控制自己,當年心理矛盾的來參加我們的婚禮,有矛盾的選擇了峰

,我才知道,這一切都和我有關阿。

她說,這幾年跟峰從來沒有那天我給她的那種感覺,彷彿又讓她回到了那個

寒冷的冬天,那天她恨不得跟我說,能陪我會杭州嗎?但是她知道我不屬於她,

要是別人也許他會付出努力來爭取,但是她的對手是她最好的朋友,是給過他很

多幫助和支持的好友,她不能那麽做,那天之所以含淚離開也是因爲這個原因。

我恍然大悟原來這麽多年,原來我和她,原來……有這麽多原來,看來老天不

光給人機會,同時也在作弄人啊,我拉著她的手離開了上島,來到了附近的一個

賓館,當然還是一番翻雲覆雨,我感受著她身體的體香,感受著她的體溫,感受

著她的每一次抽搐……

一直到現在,我們一直保持著這樣的關系,我們很少涉及感情話題,我們有

的只是偶爾的相逢,我們兩個家庭還是這樣保持著關系,我們能很坦然地面對我

們的家人,她真正的成了我的“餐后酒”而且彼此約定,就這樣下去,直到我們

坐不動了(我們在一起從來不帶套子,我不喜歡,她也不喜歡,她說那樣彈藥就

浪費了,彈藥要打到需要的地方.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