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風月大陸改編之玉珠篇

風月大陸改編之玉珠篇

坐在富麗奢華的房間裡面,吉里曼斯卻是感覺到自己的心神是如此的不定,

這種忐忑不安是他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是一種期待,是一種渴望,又有一些害怕,他不禁暗自苦笑一聲,什麽樣的

場面沒有經曆過,自己居然還是像一個毛頭小夥子那樣的沈不住氣。

爲了放鬆自己的心情,吉里曼斯站起來,走到窗戶旁邊。朝向南開的兩扇大

型長排窗,外層是雕花的精緻窗格,內層是明窗,更內層是淡黃色的紗窗簾,從

簾內可看到外界的景物,而從外面看過來卻是朦胧一片。

外面的天色晴朗,放眼望去,是一座美麗的花園。

園中!姹紫嫣紅,景色迷人。

回首室內,則是绛帷似錦,銀屏爲間,蟬翼般的雲紗作簾,配上金碧輝煌的

虎皮胡床和華麗的錦繡花墩,還有各種寶光四射的種種擺設,壁角一座獸鼎中袅

袅升起一縷奇香。

這是左宰府中最隱秘的房間之一,也是吉里曼斯最喜歡的寢室,在那張軟綿

綿香噴噴,錦被豪華溫暖的大型繡榻上,吉里曼斯不知道已經渡過了多少個快樂

無比的夜晚。

他只知道那一襲深垂的巨大香羅帳上已經畫滿了漂亮的桃花,而這每一朵的

桃花其實是他在享受過一個處子之後,用那寶貴的處子之血畫在這幾乎透明的香

羅紗上的。當微風吹動時,形態各異的花朵便顯得極爲突出而美麗。

細碎的腳步在走道上緩緩響起,吉里曼斯的心跳頓時加快了許多。他幾乎是

屏住自己的呼吸,這種迫切的期待真是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紫檀木房門被輕輕地推開了,兩名千嬌百媚的女郎當先走進來,她們一色的

高頂髻,珠翠滿頭,一身水紅色的薄秋裳,窄袖子的下端裸露著半截玉藕似的豐

潤小臂,小坎肩半露粉頸,同色羅裙下,輕俏地吞吐著蓮尖兒。

兩個女郎一左一右,袅袅娜娜地往裡走,舉止齊一,冉冉而至,人末到香風

先至,令人慾醉。但吉里曼斯根本沒有在意,他的視線全部被後面進來的那個人

所吸引了。

雖然後面的這個人臉上掛著一張怪模怪樣的面具,而且雙眼中射出的視線冰

冷徹骨,但緊緊貼在面龐的面具還是將她的完美臉形表露無余,臉頰上的神秘符

號更是和她那將所有一切全部不放在眼裡的眼神組成了一道奇特的魔力。吉里曼

斯更是知道,在她這一身純白色寬袍的下面,有著玲珑的曲線和絕代的風華。

兩個侍女走到了吉里曼斯的面前,盈盈斂衽行禮,銀鈴似的燕語齊吐:

「老爺,貴客請到!」說完,向兩側閃開。

吉里曼斯沒有說話,只是揮揮手,兩個侍女會意地再度行禮后,輕手輕腳地

退下去了。

***    ***    ***    ***

看著房門被帶上,吉里曼斯吸了一口氣,穩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後在臉

上泛起一個笑容,和聲道:「姑娘請坐!」

「不用了,你找我有什麽事情嗎?」帶面具的女人冷冷地說道。

吉里曼斯毫不意外地笑了一笑,「當然是有要緊的事情要和姑娘說了。」他

的臉色一正,表情十分嚴肅地說道:「是有關於我們聖殿的事情。」

冰冷的眼神出現了一絲迷惑,這讓吉里曼斯不禁暗中一愣。

「聖殿?什麽聖殿啊,和我有什麽關系嗎?」

吉里曼斯猛然間醒悟過來,她並不知道神殿的事情。心神電轉,他連忙乾笑

了兩聲,十分抱歉地說道:「啊,對不起,我還以爲你是……」說話之間,他的

視線有意無意地掃了一眼壁角的獸鼎。

「如果沒有什麽事情,我告辭了!」帶著面具的女人眼神恢複了清冷。

「等等!」吉里曼斯連忙出聲挽留道,「有關華柔小姐這次的行動計畫,我

想和姑娘你好好商議一下。」

「這些事情和我無關!」冰冷的話中沒有絲毫轉圈的餘地。

見到這個帶面具的女人要轉身離開,吉里曼斯的眼中閃過發急的神情,這樣

的機會可是他費盡心機才造成的,怎麽可以就這樣放棄呢?

一咬牙,他的口中發出了一陣怪異的音調。

已經轉身的女人身軀頓時一震,有些呆滯地回轉過身來面向吉里曼斯,清冷

的眼神也變得迷亂起來。

吉里曼斯暗中鬆了一口氣,幸虧自己在神殿的時候偷偷學了一手,總算是發

揮作用了。

隨著吉里曼斯口中的音調,面具上的那些神秘符號發出了奇怪的光芒,好像

是要從面具上浮出來,七彩的光芒旋轉著。那個女人的神色漸漸陷入迷茫之中。

「我現在是你的主人……」吉里曼斯強忍心中的狂喜,用一種怪怪的聲調說

道。

「主人……」女人喃喃地低語,眼中的神色更是數變,突然她搖搖頭,神情

迷茫地說道:「你不是我的主人……」

吉里曼斯暗中嚇了一跳,情況並不像他想象的那樣,但現在他只有硬著頭皮

繼續說下去。

「好好聽我的話!」吉里曼斯放緩了聲音,「你不會反抗我的話,我的話就

是命令!」

眼神掙扎著,但面具上的光芒更加強烈,終於她還是抵抗不住符號神秘的力

量。眼中的神色變得茫然無助,只是空洞地望著吉里曼斯。

「現在把你的外面的衣服脫下來!」看到女子終於被面具控制住,吉里曼斯

驚喜不已,看來自己偷學的咒語加上藥物的效果果然奏效,看來今天可以享受到

甜美的果實了。

依著吉里曼斯的話,這個女子脫下了身上的白色寬袍,頓時露出一身黑綢緞

的緊身勁裝,曲線玲珑的動人胴體完美迷人,恰到好處的酥胸透出令人心動神搖

的魅力,陣陣如蘭的肌膚香更是中人慾醉。

興奮不已的吉里曼斯再也忍受不住了,他連忙上前伸手將她攬在懷中,步上

了繡榻並排坐下。

面面相對,吉里曼斯不僅被對方的肌香撩得氣血沸騰,那嬌柔胴體特有的彈

力和窈窕更是極大地刺激著他的慾望。

他伸手抓起一隻小手,但見她的手晶瑩如玉,紅潤纖巧,五隻柔夷般的手指

令人心動,著手處是溫潤膩滑,一陣神秘的快感立即從手掌傳遍了全身。

腰帶輕卸,上衣徐弛,圓潤的香肩頓時暴露在他的眼中,在黑色的綢緞襯托

下,她的肌膚是如此的雪白柔嫩,一時之間,讓吉里曼斯感到眼前一片眩目的光

芒。

單薄的胸圍是用細細的帶子吊在肩上,這種帶子太脆弱了,一拉便斷,胸圍

子一松,那晶瑩玲珑的玉乳立時怒突,酥胸半露,眼看春光就要外泄了。

蓦然,吉里曼斯的視線被香肩上的一道黑色圖案吸引了。黑色的蛇形圖案,

在雪白的香肩襯托下,透出一股難以言語的景像。

「暗黑一族,果然是暗黑一族!」

吉里曼斯的手都有些輕微的顫抖,氣息咻咻,馬上就要品嘗到這樣絕品的尤

物,吉里曼斯的心裡止不住地激動起來。

「玉珠啊,玉珠,自從那天在葉天龍的身邊看到你,我第一眼便看上了你,

知道你一定是非常不同一般的好女人,你果然有讓男人瘋狂的魅力啊!不過,你

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疼你的!」

說到得意之處,吉里曼斯幾乎是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葉天龍啊,葉天龍,你知道嗎?你的愛妾現在可是我的人啦!她將

任由我的擺布,真想讓你看看啊!哈哈……」

淫邪的笑聲在房間裡面回蕩著,因爲受到面具上神力的制約而失去了心神意

志的玉珠卻只是無助地睜著她那雙美麗的明眸望著眼前的吉里曼斯,迷茫的眼睛

似是水汪汪的,浮動著一層迷濛秘豔的味道,益發刺激著男人的慾望,更加的撩

人情思。

單薄的黑綢胸圍徐徐地滑下,凝脂般的酥胸漸漸暴露,那一片雪白的豔光讓

吉里曼斯幾乎看花了眼,胯下的肉棒不可抑制地勃了起來。

吉里曼斯的手輕輕撫摸著晶瑩溫潤的粉肩,那種白皙嫩滑的感覺簡直是無以

倫比的。爲了這一天,吉里曼斯他已經等了很久,所以,他決定要好好的享受眼

前的美女。

隔著薄薄的胸圍子,吉里曼斯的手撫上了堅挺高聳的雙峰。肌膚的香澤和驚

人的彈力立時傳入他的心底,和眼前的玉珠相比,吉里曼斯覺得以前碰過的女人

有如母豬一般。

「太好啦!又圓又挺,又有彈性,簡直是極品。」吉里曼斯一邊愛不釋手的

揉捏著手中的美乳,一邊喃喃的在玉珠的耳邊低語著:「像你這樣的美女葉天龍

居然肯讓你離開他的身邊,他還真是沒有眼力啊!現在就讓我好好地疼你吧!」

既窈窕又豐滿的嬌軀被上下的摸索著,玉珠的美眸中閃過複雜多變的神情,

雪白柔嫩的肌膚上更是出現了不規則的顫動,不知道是情動還是其他的原因。

「做我的女人吧!」吉里曼斯一把扯掉了玉珠身上的胸圍,一雙肥胖的大手

直接抓在了挺拔的雙峰上,掌心不停的摩挲著嫩紅小巧的蓓蕾,而十個手指頭則

是陷進了粉膩的乳肉中,隨著雙手的揉動,乳肉也隨之變幻成各種形狀。

吉里曼斯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眼前的玉體橫呈,令人心動神搖的上身已經將

他的所有注意力吸住了。

「我的小乖乖,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火熱的呼吸噴在秀氣的脖子上那膩滑的肌膚,而吉里曼斯的話更是在玉珠的

耳邊不住的響起,漸漸深入她的內心深處,讓她一時間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只

是獃獃的任由對方動作。

「你是我的小乖乖……我的小乖乖……」

似乎是內心深處的什麽地方被觸及到了,玉珠的心劇烈地跳動起來,她的腦

海中突然間閃過一些記憶的碎片,雖然零亂缤紛,又只是一些片斷,但卻足以讓

她的心神變得清晰起來。

「我忘記了什麽東西嗎?」

玉珠的心中光芒一現,曾經有過甜蜜的記憶頓時如潮水般的湧進她的腦海,

將她的心中的某個被黑暗壓抑的東西點燃,這道光芒越來越大,越來越亮。

「是我的愛人……」

玉珠的美眸中一下子亮起來,她的心中閃過一個模糊不清的形像,好像是一

個有著王者氣概的青年,但是轉瞬間卻又變成了一個神情委瑣的胖子。

「真受不了了!」

吉里曼斯已經不滿足於撫摸和摸索,要慢慢享受的想法立時被抛到腦后。他

的手抓住了玉珠的腰帶,再拉下去就是春光盡現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