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累死人的高速公路

累死人的高速公路

5月底,剛考完大考,所以娃娃就和蟲蟲決定去台中過夜,早上與下午先去

吃飯逛街,晚上再去參加Mazda- 3的車聚,而晚上和一對夫妻聯誼過夜,

可以一整晚做愛狂射。

當天,娃娃穿著米色的迷你低腰短裙,胸前穿著小可愛,但有套著七分袖外

套,所以不時會看到粉紅色的肩帶滑落出來,且小奶若隱若現的。而蟲蟲就是一

身黑,上面穿著黑色條文襯衫,下面卻不知死活的敢穿黑色西裝褲!

在高速公路行駛的路上,娃娃被蟲蟲欺負到快死去活來了,因爲蟲蟲每次開

車都只用左手握著方向盤,而右手卻不是乖乖的放在方向盤或者是放在排檔上,

反而都放在娃娃的小豆豆上,並來來回回摩擦,刺激到陰核整個紅腫充血,小穴

的淫水更是濕到不行,濕到連椅墊上都留下一灘水。

車車的椅墊一般是黑顔色的居多,所以只要有水水留在上面,就馬上被發現

了,雖然已擦乾淨,但一擦每次都被發現,不擦又不行,感覺好難受,因爲跟小

褲褲黏在一起了!

娃娃生氣的責怪說:「你開車難道不能安份點嗎?不能乖乖的給我好好開車

嗎?」

蟲蟲說:「哪有啊?我一直都很安份、都很乖啊!你不要汙賴我……」

娃娃說:「最好是啦!你開車就不能乖乖的用兩手開車嗎?幹嘛都用一手開

車,一手欺負我啦?」

蟲蟲說:「沒辦法!我當時在考駕照時都是一手開車、一手吃早餐了,所以

無法兩只手開車,這個我試過了,就是不習慣兩手握方向盤。還有,你說錯了,

我並沒有欺負你,這是在滿足你唷!」

娃娃說:「算你狠!算你厲害!最好是在滿足我啦!我都滿足不到,只是讓

我感覺很空虛、很想要而已。你害我的小穴裡面到處都在鬧水災了啦!水水都要

滴下來了……」

蟲蟲說:「好啦!你現在把小褲褲脫掉,然後趴在我的大腿上,我讓你的小

穴得到解放。」

娃娃說:「嗯∼∼好!人家真的好想唷……」

蟲蟲就左手一邊開車,右手一邊幫娃娃來來回回地抽動小穴,娃娃躺在蟲蟲

的大腿上,眯起眼睛盡情地享受,嘴裡不斷的發出淫叫聲:「嗯嗯……手手再動

快一點啦!對對對……再深一點……再進去一點……嗯嗯……好刺激唷!不要太

大力啦!人家會痛痛,我要溫柔一點的啦!啊啊啊……老公,人家受不了了,快

住手∼∼我……我……我不要了,停啦!嗯嗯……人家求求你啦!我不行了……

不行了……」

蟲蟲說:「吼!你這個淫娃娃,這麽快就到了,這麽快就不行,這樣就得到

滿足了!我先摸摸豆豆,看是不是變小了?算了,既然變小了,那就先放過你一

馬,待會再來給你刺激,今天一定要讓你癱在床上,任人擺布。」

娃娃一臉滿足的昏死過去了,蟲蟲說:「你不要得到滿足后就給我睡死了,

換你要幫肉棒口交。快一點給我起來!肉棒硬到不行了,你現在把你身上所有的

累贅全都給我脫光,給我丟在後座的椅墊上,然後面對肉棒,再把你的屁股給我

翹高,讓路過的人欣賞,而我也可以欣賞。」

娃娃就一臉睡臉惺忪的說:「喔∼∼好啦!我知道了……等等,爲什麽你可

以看到啊?」

蟲蟲說:「小笨笨∼∼我當然是從你那邊的玻璃看到的啊!那會反射……」

娃娃說:「喔喔!原來如此!了解,了解……」

娃娃就乖乖的慢慢把衣服、裙子……通通脫到一絲不掛后,蟲蟲一手握著娃

娃的小奶,挑逗著娃娃的奶頭說:「快點!把我的褲裆拉開,把肉棒拿出來,不

要在那給我睡覺覺,把我的肉棒拿出來舔。」

娃娃說:「喔……好啦!人家知道了!」娃娃就一邊把蟲蟲的褲裆拉開,一

邊小心翼翼地拿出肉棒,正準備要開始了……

蟲蟲說:「屁股要翹高,嘴巴和小手要上下套動。」

娃娃聽話的乖乖趴下來,伏在蟲蟲的大腿上,嘴裡含著肉棒上下的套動著,

像似在舔娃娃最愛吃的冰淇淋一樣,把整隻肉棒舔到底,再來連龜頭上的小洞都

探進去玩弄,使肉棒一直不斷的在顫抖著。

娃娃越舔越下面,最後連兩顆大巨蛋都含在嘴裡,一點都不放過。娃娃就含

住兩顆大巨蛋,把兩顆大巨蛋含在嘴裡玩,像似嘴裡含著兩顆霜淇淋,感覺得到

滿足,娃娃感覺很好吃的樣子。

而蟲蟲就用右手一直不斷地撫摸娃娃的身體,一下子從娃娃敏感的脖子慢慢

地往下滑,滑過美背、滑過腰際,后來滑到翹翹的小屁屁上,不斷的撫摸著。蟲

蟲說:「你舔肉棒的技巧真的越來越好了,你的表情一定很淫蕩,來!我來檢查

看看,你的小穴是不是看到肉棒后又開始興奮起來,又開始想要肉棒了?」

說完,蟲蟲就開始又往下探去,又先去揉捏著娃娃的小奶,讓娃娃的乳頭整

個充血,整個乳頭瞬間硬了起來,娃娃嘴裡不斷地溢出淫叫聲。

蟲蟲又再度把手覆蓋上小穴,然後把手指探進小穴里,嘴裡說著:「我就知

道,你這個淫娃娃吼!真的超級淫蕩,剛剛才得到滿足而已,現在又想要了,淫

水都流出來了,小穴裡面超濕、超滑的,整個又熱又緊,你真的是個小浪貨!」

娃娃嘴裡含著肉棒,不清不楚的說:「我我……我哪有啊?你不要亂說!人

家才不淫蕩,我哪裡又想要了啊?你不要摸我那裡啦!」

蟲蟲說:「你這個不誠實的淫娃娃,真是該打你的小屁屁。你看!你的淫水

把我整隻手指頭都沾濕了,還說你不想要?你既然不想要,我就偏讓你想要,讓

你求我幫你止癢、止水水!」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