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的天下

我的天下

人生盡歡須有美

楔子

海迷大陸上一直分分合合,千百年的無數征戰過去了,漸漸的在大陸上形成了三個主要的國家。

流風國位於大陸的西面和西南面,人口最是眾多,有五千萬左右,綜合實力在三國之中最為均勻,簡單的說起來也就是不強不弱。

在流風國相對的位置,也就是東邊和東南面,則是最為富饒的大元國,大元的商人擅長於水路運輸,擅長和海外的群島中人交易奇珍異寶、土特產品,再拿回大陸來販賣,故而很是有錢。

然而有錢固然是好事,但有錢了必然會腐敗得快,生活條件好了,很多方面就不想再去努力拚搏,故而有著四千萬人口的大元人,武力是三國之中最弱的。

剩下的最後一個國家,則是大陸上武力最為強大的花雲國。

花雲國雄踞著大陸的北邊遼闊草原,面積很是寬廣,可惜人口不是很多,只有三千萬左右。

嚴格說起來,花雲國並不算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國家,它是由十幾個種族組成的部落聯盟國家,大汗是由最強大的一族擔任,但他的命令也大多隻在自己的領地有效,其餘的各部落首領,依舊掌控著自己部落的人口和土地。

總的說起來,整個大陸是爭戰不休,連續數百年的戰爭,使得大陸男女比例處於一個很尷尬的數字,約莫是一比三十。

而故事的開頭,就從流風國一個小縣城說起……

第一章 志在天下

我叫劉日,是無雙縣第一首富劉大老爺的獨生子,今年已經十二歲了。

別看我的年齡不大,在無雙縣的英俊少年郎排行榜上,我可是連續排了三年的第

一,雖說沒有成為萬千少女、深閨怨婦的幻想對象,但走在街上,小姑娘們看見我時,也會送來甜美的笑容。

媽媽在生下我後,便因為身體虛弱死了,我從來沒有見過她,和我最親近的自然只有老爹了。

有時在睡覺之中,總會覺得有一個很是和藹美麗的媽媽,陪著我玩耍,那樣的感覺,比起那些小媽的陪伴來說,要讓我高興得多。

有一天翻閱縣志我瞭解到,無雙縣只是流風國圖易郡下十多個縣中的一個罷了,但在沒見過世面的我心中還是很大的:有整整十萬居民的縣還不算大?

當然、當然,在這個縣裡我老爺子最大,用土皇帝來形容也不為過。

哦,我忘了告訴你他另一個身份正好是知縣嗎?

我家老爺子就是唱戲裡說的以權謀私的典型,在他堅持不懈的努力下,無雙縣所屬六個村子的五成土地成了我家的,照這樣算,無雙縣有二萬五千人是我家的佃戶。

還有我家在縣城裡有三家酒樓、兩個布莊、一家銀號、一家妓院、一個煤礦,這樣雄厚的實力,對他們來說我老爹的話比皇帝老子的話還管用。加上我大伯是圖易郡的郡守,更讓老爹囂張萬分。

叫父親為老爹是我的習慣,其實老爹才三十一歲,正值人生青壯年,我常聽見下人們叫他老爺老爺的,就順口叫上了。

無雙縣本身處於圖易郡的交通要道上,三條官道都從這兒經過,平日裡車水馬龍,人流不息,還靠著盛產鳩魚的圖龍湖,真是想不發也不行吶。

靠著本身的地理條件和特產,再在老爹的苦心經營下,不是我劉日吹牛,這圖易郡我無雙縣說自己是第二富,還沒人敢認第一。

其實也可以換一種方式來理解:這無雙縣第一富也就相當於我劉家第一富,畢竟以縣為家,把縣裡的東西都當成是自己家裡的,乃是老爹的優良美德。

我的名字是不好聽,在第一次聽教書先生教課前我就知道了。

在我們地方,「日」字很大程度上是「肏」的意思,常常用於床笫之間,也是我們男人口中的粗話。

為此我還專門去問老爹,為什麼把我的名字取得這麼古怪。

「干!我兒子當然要肏盡所有的美女、享受美好的人生。這個好名字可是你老爹我想了一天才想出來的。」說話的同時,老爹還不忘抱住新買來的美女丫鬢狠狠地幹著。粗壯的陽具不停進出她的蜜穴,還用力拍打著她白嫩的屁股,幹得她尖叫連連。

有這麼好色如命又不懂四書五經的老爹,能有什麼辦法?

呵呵,不過由於戰爭的關係,誰家有錢人不是十幾二十個美女小妾的,這也不足為怪。

說起來我也不差,在九歲的時候就破了我的貼身丫鬢柔兒的處子之身。

誰叫我老爹從小就讓我和他一起喝那些苦苦的補藥呢?不但我的力氣很大,而且在九歲時我就有平常人十五歲那麼高,到今年看起來已經是十八歲的樣子了,發育比別人來得快。

呃……用柔兒的話來說就是「衰老得比別人快」,我氣憤之下,又肏得她三天下不了床。

本少爺受到老爹的影響,不但從小愛錢如命還特別的喜歡美女,更是立志要成為擁有天下最多的錢財和美女的人。

想了半天,才想起老爹和大伯談話時說過,有個叫「皇上」的就是擁有天下最多的錢財和美女的人,言談之間,老爹他們還對「皇上」艷羨不已。

吠!

那個叫「皇上」的人聽好了,本少爺劉日可是要比你更厲害的,將來我擁有的錢和美女一定比你還多,等著吧!這是我五歲時發的第一個誓。

在我把柔兒破處後的一年內,我又繼續給蘭兒、蓮兒、小麗、小燕開了苞,組成了我劉日的「美少女性奴組」。平時沒事的時候,我就叫上她們一起來我房間和我探討一些春宮畫上的學術性問題,當然,我們可是很純潔的哦!

能讓這麼多美少女身心都臣服於我,這也多虧了老爹傳給我的「禦女心經」。

「禦女心經」是話說某年的某一天,老爹難得的發了一次善心救了一個老和尚,然後從他手上得來的,開始還不覺得什麼,後來老婆多了,老爹就練習起了這個「禦女心經」;效果還厲的很好。

我五歲開始練它,到現在陽具八寸是有了的。

據我從「禦女心經」中看到的特徵分析,我的胯下陽具竟然是天下至尊的「霸王龍」,即使不練「禦女心經」也能擺平好幾個女人,但如果加上「禦女心經」中特別為擁有「霸王龍」的男子準備的心法,那……這個意外的驚喜讓我獃獃地看著身下的小弟弟好半天,哈哈!老弟,從今天開始讓我們一起去風流吧!

從此以後,我輕輕鬆鬆的大戰「美少女性奴組」,並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威力更顯,弄得幾個小嬌娃最近強烈要求擴軍。

今天先生有事不能來教課,可樂壞了我,不然一天到晚「之乎者也」,讓我悶得快要將先生痛扁一頓後拖出去。

雖然老爹對我這個獨生子溺愛無比,但在我的學業上老爹從來不讓步,他說有知識有道德有教養的人,才能更好的繼承家業。我看他真是愛說笑,乾脆給我改名叫做劉三有好了。

先生倒是還有些用處,他教了我許多泡妞所用的詩詞歌曲,使得我在「美少女性奴組」的少女們前,時常的那麼吊酸文幾句,就能讓她們興奮的抱著我猛親。

也是透過了先生,我才知道當年我立志要超越的「皇上」是什麼人。

老實說,這個人還挺厲害的,他管著好幾百個像我爹一樣大的官,還有著上千的女人,光這一點就比老爹厲害了,加上家中的侍妾,老爹也不過才百來個女人。

我在向老爹說了一聲先生有事公休後,跑回了我自己命名的居所一「香樓」。

老爹還不是普通的好色,今天見到他又把九媽和十二媽吊在房裡特製的樑上干她們,不過擁有被虐體質的九媽和十二媽依然被幹得淫水亂潑,還差一點噴到我身上。

不過他們也刺激了我因為課業繁忙而好幾天沒有發揮作用的寶槍,於是我顧不得去府外找我的狐朋狗友們了,找美少女們探討一下才是正經事。

幾個丫頭這時應該正在「香樓」書房裡看書學習,這是我要求的,我要她們以後不但是我床上的好性奴,還要她們當我事業上的好幫手。要超過皇帝那老不死的,沒有一點人幫忙怎麼行?

人家出來混是靠兄弟,我就全靠老婆幫忙啦!

在洗澡間脫光了衣服,戰鬥似的洗了個澡後,我悄悄的打開了書房門一看,嗯,幾個小丫頭果然在用功苦讀著。

只不過在我的調教下,在「香樓」之中,她們都是赤身裸體的。在我的「香樓」的每個房間都鋪上了雪白的羊毛毯,方便我隨時隨地的和她們探討人生真諦。當然,每次弄髒後就扔掉換新的一我家有的是錢。

在修習醫術的是長得溫柔的柔兒、修習財務的是嬌媚的小麗、修習統禦的是冷艷的蘭兒、修習廚藝的是甜美的蓮兒和小燕。

五個美婢都也才十二,她們都是被貧窮的父母賣進我家的,身為總管的二娘當然是千挑萬選給我送來的,這也是平時嘴甜的好處。

在我這幾年的滋潤下,幾個小丫頭也都長到了我的肩頭,干她們的時候倒省了我不少麻煩。

輕風過處,我抓住了離門最近的小燕,在她的嬌呼聲中我的肉棒插進了她在眾人中最大的嫵媚大嘴。

小妮子微微錯愣後,驚喜的將嘴兒張開,仔細的給我舔弄著,像極了平日裡吃香蕉的模樣。

其他幾個小美人兒看見了,都歡呼一聲,放下了手中的東西,圍了過來,「主子,你怎麼現在才回來啊?」

「我在老師那兒接受他的考試,才剛考完我就跑回來了。說!你們有沒有想著我?」我臥倒在地上,大嘴張開,含住小麗的爆乳邊吸邊道。

「有啊,有啊,蓮兒每天都睡不著呢。」嘴巴和模樣一般甜的小丫頭連忙表白,其他幾個人也不甘落後的說著對我的思念。

努力含著我大肉棒的小燕,卻趁大家說這話的時候,吐出肉棒,把它導進了自己早已濕透的陰戶。

無比充實的感覺頓時讓她呻吟起來,趴在我身上的她開始不停的聳動起來,眾女頓時笑罵小燕鑽空子。

「啊……主子……好大……嗯……嗯……」美少女一邊輕皺眉頭,一邊努力扭動著白白的臀部以獲得更多的快感。

我這幾天本來就欲著一股火,此時被小燕緊窄的小穴刺激得更是心火上漲。

我把嘴從小麗的爆乳上移開,雙手抱住小燕的臀部身體一撐坐了起來,把她抱在懷裡快速地肏著,旁邊的女人們都跪在我的周圍有趣的看著。

她們可沒有什麼嫉妒,反正到了最後,每個美人兒都跑不掉,一定會被我抓住猛干後,大被同眠。

由於我的主動,小燕更是覺得快感一波接一波的從小穴散發到全身,她忍不住嫩嫩的叫道:「嗯……好美……嗯……小穴好舒服……嗯……你……漲得我……好厲害……」她甜美的臉上露出的淫蕩表情讓我看得爽極了。我把甜美的小燕平放在地毯上,雙手架起她柔滑的雙腿,用更大的力氣往她的蜜穴插去,我次次都插得帶起一片淫水。

這還不夠,我命令蓮兒、小麗去分別吻小燕的唇和乳房,這三重的刺激使她如瘋了般大叫起來:「主子……姐姐……啊……我要死了……主子的肉棒……哎喲……不行了……啊……好大……好硬……嗯……插得好深……喲……」

「啊……洩了……」小燕尖叫一聲後,全身癱了下來。我再頂了百來下把她徹底的送上仙境後,把陽具從她體內拔了出來,又是帶起一堆淫水。

「還愣著幹什麼?都給我趴好!」我威風凜凜地喝道。

其餘四個美少女早就難以忍耐了,聽見我的吩咐後連忙緊挨著趴下,翹著她們那雪白肥嫩的屁股對著我,我也不客氣的挨個挨個的猛插著她們,不停地肏著身下的四個嬌娃,可她們也不耐弄,加上菊花穴助陣,也才過了半個時辰就全部和小燕一樣倒在了已成斑黃的地毯上,失去了行動的力量。

我也在一陣咚嗦後,把滾燙的陽精噴射出來,重重的打在已經陷入昏迷狀態的蓮兒那狹緊的菊花穴裡。

發洩得淋漓盡致的我,抱著蓮兒和柔兒很快的進入了夢鄉,身邊躺著溫如軟玉的美人兒,聞著她們的優雅體香……如此神仙美日子,真是好生暢快啊!

「美少女性奴組」敗得這麼快是有原因的。

雖然在平常女人可以洩身很多次,但遇到我的「霸王龍」槍的獨特功能,洩一次她們即可以得到平常女子要好幾次高潮才能獲得的快感,這種快感絕對大得讓她們刻骨銘心,只要嘗過味道就一生註定屈服在我的胯下。

當然,這也是我在以後學得武功和更高層的禦女心法後才知道。

第二章 禦女有術

由於商業繁榮,無雙縣的縣城修建得比較大,分為東、南、西、北四區。

其中西區房屋擁擠,住著人數眾多的平民;南區的房屋很大很豪華,住的都是大小的富豪們;東區是全城最繁華的,商店、酒樓、妓院等等都在這一區;而北區除了縣府衙外只住著知縣劉大老爺一家。

稱位於縣衙後方的劉府,也就是我家為城中之城也不為過,光是我住的「香樓」就是三層二十一個大房間。在香樓按我的要求建好後,老爹來檢驗工程時誇了一句:「嘩!比艷紅樓還大。」

艷紅樓是什麼地方,當時的我還不知道,只清楚那是「一個好地方」!

現在知道了,是姑娘們「賣肉」的地方。

據我的貼身丫鬢蘭兒去管家和二娘那裡統計的結果,咱劉府裡有府丁五百六十六個,婢女七百二十個,老爺一家十八個,共計一千三百零四個人。

什麼?你問要那麼多府丁幹什麼?

用縣太爺的話來說,就是「因為現在強盜、歹徒太多,要保證兩袖清風正直無私的縣太老爺的安全,才有心思為民眾辦公事」。

不過,在今年開春以來,好像縣太老爺只上過兩次堂,還是因為……呵呵,我不說!

另據小探女柔兒報告,今年開春以來,試圖進入或闖進劉府的歹徒們有十五起共三百多人,雖然在他們還沒有行動前就全部被縣衙的捕頭和府丁們一網成擒,但老爺子卻已經開始考慮再補充捕頭和府丁的人數了。

至於為什麼要那麼多丫鬃,嘿嘿!大家都是男人,這事不用說了吧?

劉老爺一家十八口除了老爹和我,剩下的十六個都是老爹的老婆,我的小媽。

加上我早死的親媽媽,老爹共十七房老婆。

對了,就是那個最年輕的秋美媽媽,她才比我大五歲……呃,本來我是不願叫她媽媽的,可後來看她人不錯,又說以後給我介紹很多小妹妹……我就認真的考慮了一下,其實百善孝為先嘛!既然老爹喜歡,做兒子的委屈一點,叫這個姐姐做十七媽也是我這個孝子的一片孝心。

說起女人這方面,我就不得不把老爹當做我的偶像了。

雖然他巧取豪奪、欺壓百姓、囂張跋扈……不是一個好人(這個可以看成我對老爹的讚美),但他從來不欺負女人(唉,你們又想到哪裡去了,我不是說在床上的時候),也不會用強迫的手段去奪取女人,老爹的每個老婆都是心甘情願跟他的。

「嗨!連皇帝的女人,對皇帝都沒有我的女人那樣對我死心塌地。」老爹對我說這話的時候正在把十五媽、十六媽用狗項圈套著,逼她們用狗的姿勢撒尿,問中還大力的拍拍她們肥白的大屁股幫上一把。

其實不只是老爹,我也有輕微的虐待傾向。

相對於老爹來說,我只是很一般的。我平時喜歡抱著嬌小玲瓏卻有著一個特別肥大豐滿的白嫩香臀的蓮兒小解。

在某些特別的時候,我也喜歡牽著幾隻美少女狗在房間裡散散步、親自給她們洗洗腸什麼的。

據說我和老爹這種虐待傾向,只是很簡單很單純的,在京城和大元國的豪華大城之中,還有讓數十個美人兒和野獸交歡,然後讓無數人觀看其中的刺激場景……真是他娘的罪過罪過,畜生不如啊!

比起他們來,我劉日很純潔……老爹也不差。

這樣的純潔在劉府的女人們之間,也廣泛的流傳著。她們有許多朋友姐妹,也被賣到了無雙縣的許多富豪家裡,那其中的淫亂黑暗,簡直比劉府要變態無恥幾十倍。

昨天,我從上次大伯送給老爹的書裡看到一種新的玩法,想了一下後我又興沖沖的叫上了我的美女們中的一人一擁有一對很多成年女子都比不上的爆乳的小麗。

我的三層小樓的每個房間都相通,所以平時不穿衣服的美少女們在樓裡是不會因怕別人看見而害羞。

我也是一回到「香樓」就回歸自然了。有事時可以透過樓裡的雙向通信系統傳遞消息,不必每次都像小說裡寫的一樣:正在男女主角肏得歡快時,忽然房門傳來一陣敲門聲「老爺,稟報……」。

我相信,在這種情況下,造成老爺早洩的這位冒失家丁,一般是被滅了口的。

當赤裸的小麗來到我的房間時,我已經準備好了學術性探討所必要的工具。

「小寶貝,我今天要和你玩一個新遊戲!」我渾身酥爽的對胯下技術越來越好、正努力吞吐著我粗大陽具的小美人道。

「主子,小麗什麼都是你的,要小一麗的命也行。」爆乳小美女發自內心的道。

從小受過苦的她心裡明白,眼前的這個主子是很愛惜自己的,雖說身份上自己是主子的女奴,但主子是把自己當成了小妾來對待的,不但粗活、累活沒幹過,還找人教自己讀書、寫字。

這一切的事實都說明主子真心對自己好,小麗在內心把主子當成唯一的男人來愛著、尊敬著。

「那你起來,躺到床上去。」我命令道。

爆乳小美女依依不捨的吐出塞得小嘴透不過氣的大肉棒,起身溫順的躺到了床上。

雖然躺著,那對絕佳的爆乳還是高昂的挺立著。

差點又忍不住想翻身上去抓住它們進行已做過好幾百遍的乳交,可我想起了今天的目的,強自忍下來了。

我拿起了準備好的紅色細繩坐在她的面前,在小麗驚訝的眼光下,我把紅色細繩仔細又密實的按一半一半的比例捆綁著,由於捆綁得很好,爆乳小美女只感覺一點輕微的疼痛和濕濕的,於是放心的閉上了眼。

雖然是第一次捆綁,但我發現我有著旁人不可比擬的天分,很快我就把兩座爆乳捆綁好了,只留出兩顆鮮紅的葡萄。在最後把爆乳小美女的雙手和雙腳牢牢地綁好在四個床腳後,我叫她睜開了眼。

「哇!主子,好漂亮哦。這就是新遊戲了嗎?」心智單純的小麗看見自己被捆綁得像粽子般的兩座乳峰時,渾然不知道真正的好戲就要開場了。

這些用來捆綁她的紅色細繩是經過微性春藥浸泡過的,它的作用是……

「嗯?主子,小麗的奶子忽然覺得有些癢。」很快,爆乳小美女的異樣感覺出來了,「啊,越來越癢了……主子,快,快放開小麗!」

我不動,只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她。

「啊……啊……主子,小麗、小麗癢得受不了了……」

隨著時間的過去,紅色細繩漸漸發揮了它存在的威力。

「嗚嗚嗚……求求你,主子……」

爆乳小美女只覺得乳部奇癢難止,逐漸的擴散到全身,而且乳部被捆綁的地方還有著小小的疼痛,不只,還覺得很熱、很熱……

她現在很想用手指狠狠的抓癢,但雙手又被牢牢地綁住;隨即又很想用雙乳去摩擦能碰到的東西,奈何雙腳被綁,又正躺在柔軟無比的床上,毫無地方可以摩擦……這一切的一切,讓急得滿頭大汗的爆乳小美女哭了出來。

可是我還不肯放過她,在她焦急的哭泣和叫喊時,我又拿著兩個特製夾子,夾在她不斷晃動,紅脹得不成樣子的兩顆紅葡萄上。

「啊……」

「滋……滋……」

在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再來上一個極大的刺激,頓時讓處在崩潰邊緣的爆乳小美女發出一聲前所未有的尖叫後,竟然失禁了。

本來應該是金黃的尿液卻在沾上了許多白色的淫水後,以一種混合的顏色和味道噴射了出來,數量非常的多,竟射得床上到處都是,還有一些射到了我的身上。

如果在平時,做了這種不符合身份的失禮事件,小麗肯定會驚惶失措的向我道歉,可是現在,亨受了短暫高潮後的爆乳小美女旋即又陷入了墮落的酥癢、疼痛、火熱等等情緒中,又開始尖叫起來。

「小乖乖,要我救你嗎?」現在看小麗的樣子已經快到極限了,再弄下去她非昏過去不可。

「要……要……啊……啊……求……求主……子……」

「要我怎麼救你啊?」

「小女……奴……要……哎喲……要……主子……嗯……主子的……大……肉棒……插……進……小麗……的……小穴……啊……」一句簡簡單單的話此刻在她來說,竟然說得如此艱辛,可想而知她受到的快感和折磨有多麼強烈。

我順手把她的雙手、雙腳解開道:「乖乖……把屁股翹起來!」卻依然沒有解開她雙乳的束縛。

爆乳小美女卻顧不了那麼多了,條件反射般地立即背轉過去,高高的拱起了她形狀優美的雪臀。

同樣忍了很久的我提起「霸王龍」槍,對準她水災泛襤的小穴刺去。

剛到洞口,又是一股和剛才同樣的液體噴射了出來,這次的更多、更濃,更是大部分噴在了我的身上,濃烈的尿騷味和淫水味刺激著我的神經。

隨著她的再一次噴射,爆乳小美女本來翹起的雪臀軟軟的落了下去,竟讓我刺了個空。

再找時,美麗的小穴被她的雪臀壓在了下面。

我正在焦急時,忽然看見了小麗那粉紅狹小的菊花蕾。哈哈!我怎麼忘了還有這個寶貝。不多想,藉著噴射在肉棒上的水分的潤滑,我一鼓作氣的進入了小麗溫暖緊迫的菊花穴,猛力的肏著身下已經嬌軟無力的小嬌娃。

雖然是經過了兩次的噴精,但菊花穴的緊狹和刺激更勝於小穴。

於是本來沒有什麼精神的爆乳小美女又大聲叫了起來:「啊!哦……好狠……頂得這麼急……啊……好熱……好充實……哼……插快點……喔……喔……啊……快插……」我發狠狂插,使她受用得秀髮淩亂,粉面滴汗,左右扭擺著,雙手抓緊床單,像要撕裂它一般。這騷媚的浪態令我色慾飄然。

我又加快了速度,猛烈的轟擊著她越來越緊的菊花穴。

「啊……大……肉棒……很受……用……屁眼……給干……得……快……爽死了……哎哎……讓主子干……快……妹妹的……小……屁眼……要丟……丟了……啊……」爆乳小美女在我數百次的強攻下,終於完全失陷,在雙手緊抓住頭髮尖叫數聲後,洩出了今天的第三次精。

我感覺在她前方的小穴一陣顫抖後,接著她的直腸無限度的夾緊,讓我的肉柱也在一脹、一熱之下,我也悶吼了一聲,陽具頂端噴出了大量濃濃的陽精,直射進她銷魂的菊花穴深處。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