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警花少婦白艷妮

警花少婦白艷妮

前言:本文純屬意淫,小弟在此並無藐視警官,傳播淫邪的目的,僅僅是分享一些fantasy的想法,就當聊齋看吧,用於緩解工作壓力。現實生活中的女人要比男人想像的強勢很多!

(1)主奴絲襪X市,呂新的私人別墅中。

由於今天是週末,所以警局放假,但是對於白艷妮,李麗霞和於霞來來說是沒有週末的,這不,今天一早,她們連同麗霞的妹妹,李青霞四個姐妹奴被呂新一個電話叫到了一塊。眼前的白艷妮日顯豐腴,展露著成熟的媚態,光看臉蛋就可以看出是個保養極佳的貴婦,但是,此刻她那淫靡的裝束卻和雍容高貴的臉龐格格不入,進別墅時所穿著的性感蕾絲胸罩已經被呂新剝去,取而代之的是SM皮革緊身上衣,雙乳處更是裸露在外面的,傲然挺立,都說女人的乳暈就好比是樹的年輪,像白警官這樣的熟女,在呂新現有收藏的幾個絲襪女奴中,乳暈是最大的。由於剛剛被呂新擠過一杯鮮奶,兩顆乳頭正興奮地勃起,露出迷人的粉紅色光暈。兩條被灰色超薄水晶襪包裹的美腿擺出優雅的姿態,對於呂新這個小淫魔來說,40歲以上的熟婦也沒少玩過,對於這個年紀的女人,呂新更喜歡讓她們穿上灰黑色的襪子為他足交,因為灰色和熟女的格調更搭配一些。自從成為呂新的絲襪美奴,白艷妮的那雙美腳就成了他的私人財產,被褻玩了不知道多少遍。白艷妮此時正靠在呂新的懷中,雙腳分別踏在呂新的兩個膝蓋上,小腳赤裸,沒穿高跟鞋,美腿被折成M型,呂新的手自然沒閒著,有規律地進出著白艷妮的小穴,發出滋滋的水聲,還時不時伸進她的小嘴,命令她把淫水吸乾。

而呂新正前方的方形茶桌上正跪坐著三位女人,屁股坐在腳後跟,用膝蓋和腳尖承受著身體的重量,腳掌朝後,三個女奴正是三霞計劃的三位女主角,李麗霞,李青霞和於霞。來別墅時穿過來的衣物雜七雜八地散落在地板上,她們身上只穿著超薄肉色長筒絲襪,絲襪很緊,又是肉色超薄型號的,如果不是腳尖處的顏色加深絲襪襪尖和大腿處的蕾絲花紋襪口,還真看不出她們穿著絲襪呢。三個女人年紀相仿,陰戶卻是一個比一個肥厚,此刻袒露的小穴面對這它們共同主人的未知調教正興奮地顫抖著,都分泌出了可觀的汁水,甚至滴到了茶桌上,三女的雙臂都在後背被一雙小號黑絲緊緊套住,動彈不得。

「這就是最新研發出來的主奴絲襪,你可以試試效果。」於文軒正在仔細地觀察茶桌上的三個女人,對呂新說道。呂新也十分好奇,於是命令李青霞從跪坐的姿勢站起來,讓李麗霞和於霞不要動,李青霞自然不敢違抗命令,由於是優秀的舞蹈教師,平衡感很好,即使雙手背絲襪套住,李青霞也能穩穩當當地站起來。就在這時,神奇的一幕出現了,李青霞左右的於霞和李麗霞也不由自主地跟著李麗霞的動作站了起來,由於恐慌都發出了嗚嗚的嬌聲,整個過程完全複製了李青霞的動作,不帶一絲拖沓。三人的動作整齊劃一,令呂新歎為觀止!

「這就是主奴絲襪的功效,那個舞蹈老師身上穿的是主絲襪,另外兩女警身上穿的是奴絲襪,由於電磁力的傳播,只要按下我手中的遙控按鈕,奴絲襪上的材質會完全複製主絲襪的運動軌跡,當它們被穿在女奴的身上時,一個女奴的動作可以帶動其他眾多女奴的動作,只要女人的體重不超過130斤,被強制套上奴絲襪的女人只能乖乖地聽從穿著主絲襪的女人而不得不做出和她一樣丟人的動作,這對用於調教女人時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這就是科技的力量!」於文軒滔滔不絕地講授著主奴絲襪的原理,儼然一名嚴謹的科學工作者。

呂新此刻的興趣也被挑了起來,他放下懷中的白艷妮,命令李青霞做出芭蕾舞的一個舞步並走上前去細細觀摩,三個女奴同時抬起了右腳並搭在左腳邊上,高高踮起腳尖,由於李青霞是個芭蕾舞教師,該動作也完成的完美無缺,僅僅用腳拇指支撐著身體的重量,並緊緊夾住雙腿,但是另外兩個女人內心卻暗暗叫苦,由於沒有一定的舞蹈功底,不一會兒,腳尖的酸痛就隱隱傳來,痛苦不已。但呂新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他陶醉地欣賞著三雙肉絲美腳,由於絲襪本身就小一號,因此三雙絲襪腳被繃得十分緊致,五個腳趾之間緊緊地挨靠著不容易分開,白嫩的肌膚,青色的血管,甚至還有剛剛分泌出的腳汗和淡淡的腳臭都讓呂新欲罷不能,他一把握住李青霞潮濕的腳板,並用拇指指甲慢條斯理地刮起來,沒有呂新的命令,李青霞也不敢亂動,只能硬忍著保持踮腳的高難度芭蕾舞步,只是腳底板因為汗腺不斷地分泌出汗液而越發潮濕了。由於主奴絲襪的傳導作用,於霞和李麗霞也同時感受到了腳底板的瘙癢,嗯啊地叫喚起來,呂新不斷地變換著撓癢的花招,有時劃著圓圈,沒多久又寫著十字,三位美腳奴臉上都憋出了細汗,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終於,呂新整個手掌都貼住了李麗霞的腳掌,緊緊地搓揉幾下後,充分感受到腳汗的絲滑,並忘情地將手湊到鼻子跟前聞了又聞!

值得一提的是呂新的下個目標是,韓冰虹。因為中遠集團所做的勾當已經引起了有關部門的注意,因此在白道中有內應做保護傘是十分必要的,而高潔,也僅僅是呂新以及中遠集團所做的第一步而已。韓冰虹是即高潔之後被委任的中遠集團項目的調查者,因為上頭對高潔所採取的消極態度十分不滿,而高潔自從淪為呂新的女奴後則是被呂新所脅迫,與呂新成了一丘之貉,不得不採取消極怠工的方式,甚至有什麼消息還給中遠集團通風報信。韓冰虹是個比高潔更有能力,更富正義感的工作狂,同時,也比高潔長的更加漂亮,更重要的是,她也有一雙美麗的小腳,遺憾的是她常年奔走於工作,對打扮很不用心,根本不屑於去吸引男人的目光,連短絲襪都很少穿,都是穿普通女孩穿的白色棉襪,更不要說什麼褲襪了。而這些,呂新自然都瞭如指掌,變態戀絲戀襪狂呂新一想到韓冰虹在自己面前伸開大腿心甘情願的穿著自己為她精心挑選的絲襪的畫面,內心就激動不已,三個月,這是呂新給自己定的期限,三個月就讓你主動乖乖地幫我足交……

(2)高潔最後的反抗高潔的臨時公寓內。

高潔此刻內心十分緊張,她正對著電腦,和一個女性頭像的QQ不緊不慢地在聊天著,而對方正是高潔的昔日戰友兼閨蜜韓冰虹!

「我勸你不要接手這個案子,情況非常的複雜。」

「為什麼,你不是前一陣子和我說有頭緒了麼?」

「總之,我是為你好!這裡面的所牽扯的關係不是你能掌握的過來的,我已經深深的陷進去了,作為昔日的好姐妹,我不希望你也被連累!」

突然,另一個頭像在右下角閃爍了起來,是一個名叫專治絲襪女的QQ號,如果放大頭像,可以看到這個頭像竟然是十隻女人的腳!各自穿著不同顏色的絲襪,腳尖衝上,腳底衝前,硬是擠滿了整個頭像的畫面。高潔心中一顫,只怕是呂新又有什麼任務了!高潔連忙打開了對話框。

「高潔啊,難得看到你在線啊!快把攝像頭對準你的下體,我檢查下你有沒穿絲襪!」

「是,主人!」高潔把攝像頭的角度調了調,此時的她,按照呂新的要求穿著紫色的連褲絲襪,大腿很豐滿,紫色開檔的透明絲質丁字褲僅僅地勒住高潔的陰戶,從中探出兩根塑料線,一直連接著別再腰間褲襪裡的跳蛋開關,依稀可以聽到嗡嗡的震動聲音,肥漲飽滿的陰唇濕漉漉的,黏在褲襪上抖也抖不掉。

「把鏡頭對準你的絲襪腳,然後腳掌對腳掌摩擦,我要聽到絲襪摩擦的聲音!另外,把襪尖撕破,我要檢查你的腳趾,這雙破了沒關係,下次我讓艷妮給你雙好的,保證上面沾滿我的精華,氣大味足!艷妮穿了一個月都沒捨得洗呢!」身為呂新的絲襪愛奴,高潔基本就是不斷換穿著不同款式的情趣內衣,並在上面留下成熟女體的分泌物再交還給呂新。

高潔此刻又羞又氣,本以為忍一忍就行了,想不到還有這麼多花招,強忍著從下體傳來的快樂信號,臉色漲紅,但她又不敢違背呂新的命令,畢竟她還是有許多很不雅的視頻被呂新所掌控,更重要的是她的姐姐也成為了呂新要挾的資本。隨著一聲呲啦,自己撕破了襪尖,露出了紅色指甲油塗抹的腳趾,高潔調整了一下姿勢,把腳伸到攝像頭前,深吸了一口氣,繼而兩隻腳掌緊挨在一起,拚命地左右摩動起來,十根白裡透紅的腳趾一張一合,絲毫沒有了平日的成熟端正。視頻另一旁的呂新看的是血脈膨脹。

此刻高潔臉上的表情是沉醉迷亂的,僅有的一絲悲傷和憤怒也漸漸消失,對於呂新的調教她已經漸漸沉迷,高潔連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是個絲足愛好者!而且對於同性之間的性愛已經不再排斥,給呂新的其他幾個女奴足交,口交已經是家常便飯,高潔甚至意淫過韓冰虹的絲襪美腿,這些齷蹉的思想一度讓高潔陷入恐慌,而這,恰恰是呂新作為SM調教翹楚的高明之處,不僅僅是高潔,白艷妮就不用說了,李氏姐妹和於霞也和高潔一樣,對同性絲襪腳和陰道分泌物產生了畸形的依戀,而對於男性,她們只服從於呂新一人,呂新的一個電話,一個撩撥都會讓她們興奮不已,調整到最佳的XX狀態,但是對於其他男性會產生厭惡感,絲毫提不起任何興趣!而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呂新,此刻正悠閒地欣賞著電腦前的視頻。

高潔高潮了,確切地說是噴陰精了,摩擦絲襪腳到高潮。然而,對一個正常女人來說,自我慰藉的方式有很多,但是自己摩擦雙腳到頂峰一定會讓很多人咋舌,這也是讓高潔感到羞恥的地方。其實,在高潔摩擦絲襪腳的同時,陰戶也會更劇烈地受到跳蛋的擠壓,相當於一個正反饋,這也是高潔誤以為是摩擦絲襪腳高潮的主要原因,和許多男人一樣,當一個女人高潮洩精以後,頭腦會清醒一陣子,高潔此刻就是,她打了一個激靈,立馬做出了一個決定,那就是告訴好姐們韓冰虹自己的窘境,即背叛呂新!

「冰虹,聽我說,你要十分小心那個叫呂新的年輕警官,他是個惡魔!」

「真的嗎?高潔,其實我也對他注意很久了,他和中遠集團有著很深的淵源,你能把你掌握的資料親自交到我的手上嗎?我就在Y市,做動車的話很快就能到的!」韓冰虹此刻盯著自己的電腦屏幕,內心已經驚慌失措!

「好吧,我請假兩天,明晚到你家!現在我的行程不由我控制了,兩天已經是極限了,我會到你家,說清著一切的。」

「嗯,放心吧高潔,我在家等你,我相信我們以後一直都會是好姐們的。」敲完這一句後,韓冰虹不由地長吁了一口氣。

高潔剛剛關掉和韓冰虹的對話框,就收到了呂新的新指令,「高潔,把你的陰精塗在你的腳趾上,然後對著鏡頭吮吸。」

「是,主人,不過我有一個請求,我要請兩天假……」

「請假啊,可以。」鏡頭給到呂新,此時的他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在他身邊不遠處還有個神秘的女子,可以想像的得到,作為呂新這種近乎變態的戀絲戀足者SM愛好者,這個女人會好受到哪裡去?只見她的全身被白色的連體絲襪包裹,雙手托住胸前的雙峰,拇指和食指更是捏住了自己的櫻桃,頭上套著性感紅色蕾絲內褲,內褲的襠部還打濕了一大片,緊貼著這位神秘女郎的鼻子,然而她卻不得不用力呼吸,因為她的嘴裡塞滿了絲織物,嘴巴則是被黃色膠布貼的嚴嚴實實!她難以置信地盯著呂新的手提電腦屏幕,看著高潔對準鏡頭雙手抱住左腳,俯身頷首並且舔舐著自己的腳趾。這位神秘女郎此刻只覺得一陣天昏地暗,全身緊繃動彈不得,儼然成為了待宰的熟肉。

猜猜她是誰!?

(3)「神秘女郎」賣身呂新打了一個哈欠,站起身來伸了伸懶腰,走向了身邊的神秘女郎,慢拖拖地撕掉了她嘴上的黃色靜電膠帶,用手指夾出了女郎嘴裡的一條內褲,一雙棉襪和一條紅色連褲襪。那內褲和棉襪是本來就穿在女郎身上,被呂新綁架後給塞嘴裡的。還沒等女郎緩過勁來說話,呂新緊接著給她戴上了一個紅色的塞口球。女郎此時雙眼通紅,眼角還掛著淚花,呂新見狀趕緊將那雙沾滿口水的棉襪左右手各拿一隻,為女郎擦拭起來。結果可想而知,女人的臉頰被沾滿了自己的口水。

「好了,我們這邊也要開拍了,為了紀念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我決定拍一個視頻以作留念,男主角是我,女主角就是你啦,韓冰虹大美人!」沒錯,呂新身邊的神秘女郎就是韓冰虹,原來,呂新早在今天早上就帶著白艷妮和李氏姐妹騙開了韓冰虹的家門,並在短時間內制服了韓冰虹,這對呂新這種老江湖來說的確是小菜一碟。對韓冰虹,呂新也是給夠了意思,一照面就招呼她裝扮上了剛剛研發出不久的主奴絲襪,韓冰虹被強制穿上了白色連身襪,是奴絲襪,而主絲襪穿在白艷妮身上,高潔托乳的動作完全是複製白艷妮的。而呂新自己的手上也帶著一雙絲質手套,顯然也是一雙主絲質手套,而它的奴絲襪則是另外加套在韓冰虹腳上的一雙黑色五指襪,絲襪前端是5個分開的絲質腳趾套,分別包住韓冰虹的每個腳趾,畢竟手和腳的形狀相差挺大,呂新特地調節了主奴絲質手套和五指短絲襪的映射比例,韓冰虹和高潔的對話是呂新用手在他的手提電腦上敲字,但韓冰虹由於雙手被迫抓著自己的奶子,只能用穿了奴絲襪的絲襪腳在自己的電腦鍵盤上複製呂新的敲打動作,一字不漏地將呂新要將的話敲打給高潔。為了調整好韓冰虹絲襪腳和鍵盤間的相對角度,呂新和艷妮可使排練了好久才調整好的。被套上奴性五指短絲襪,冰虹的雙腳就像被施展了魔法一樣變得靈活無比,每個腳趾按下鍵盤的動作鏗鏘有力,精準無誤,引來了呂新的嘖嘖稱讚,但是韓冰虹卻沒有絲毫沒讚美後的喜悅,有的只是無盡的屈辱。儘管韓冰虹卯足了勁想要阻止自己的絲襪腳趾對鍵盤的敲打而不讓高潔上當受騙,但是絲毫沒有辦法。

一手抓著腳踝,一手剝下了韓冰虹的五指襪,呂新對一旁的白艷妮說道,「現在我把她的控制權交給你了,一切按照劇本上來演吧。」白艷妮任重道遠地點了點頭,呂新走向了負責燈光的李麗霞,抬起她的一隻腳,只見一隻黑色長筒襪老老實實地被剝離到了呂新的手中,呂新也不嫌臭,直接套在臉上,撕了兩個出氣孔,李青霞負責拍攝,之前穿來的大紅色連褲襪被韓冰虹用來堵嘴了,呂新看了看覺得少了點什麼,就把地上沾滿韓冰虹口水的褲襪給李青霞穿了回去。

「各位姐姐們,你們現在可以把小穴裡面的絲襪去除啦,交到我這。」原來,三個女奴的陰戶裡都被呂新惡作劇地塞進了一根電動按摩棒,按摩棒外面則套著肉色的短襪,呂新將三根按摩棒放在地上,剝下了三隻濕漉漉的肉絲短襪,「真香,拿在手上都能揉出白沫了。」呂新小心翼翼地將其中的兩隻套在了韓冰虹的那雙猶如玉徹的白絲美腳上,穿絲襪的過程還不忘揉捏著肉肉的腳底,最後呂新再鼻尖湊過去,隔著絲襪動情地聞了起來,韓冰虹只感覺腳心有一股溫熱的鼻息,酥酥麻麻的,很彆扭。

調情歸調情,正經活還是要干的!

「Action,start!」

呂新扮演的絲襪蒙面男嫖客走向了韓冰虹,而韓冰虹此時在鏡頭旁邊白艷妮的控制下正站在原地,不時整了整身上連身襪的褶皺,完全看不出是被人操縱著身體像極了嫖客和雞之間的搭訕。

「韓小姐,你的絲襪腳很漂亮,穿的這麼浪是要勾引我吧,請問絲襪腳交一次多少錢?」

韓冰虹由於嘴上帶著塞口球無法應答,只是對著呂新伸出了3個手指。

「哦,300,這麼便宜,那表演自慰一次多少錢呢?」

韓冰虹又伸出了3個手指。

「樣樣三百啊,那請問韓小姐,內X一次該不會也是三百啊?」

只見韓冰虹僅僅擺出了一個手指。

「不會吧,只要100,果然是個騷貨啊!那我這三種服務全要啦,你先自慰吧。」

此時的韓冰虹看了看拿著攝像頭的李青霞,委屈的淚水打滿了眼眶,這根本不是她的本意,絕對是一場陰謀,是旁邊的白艷妮按照劇本穿著主絲襪在控制自己。但是李青霞很聰明,她特意把鏡頭從韓冰虹的臉蛋調到了下體,不讓這個bug顯露在視頻中,觀眾只會以為這位韓小姐又為成功地做成一單交易而感到欣喜。

自慰可是白艷妮的拿手好戲,一聽呂新授意,白艷妮就活動開來了!而韓冰虹此刻也算得到了她的這位白前輩的真傳,搬來了兩張半米高的椅子,二話不說,一隻絲襪腳踩一隻椅子,並極力張開雙腿,豐腴的大腿呈現M形,蹲在兩把椅子上。呂新覺得女人,特別是穿上絲襪的成熟女人在蹲著的時候格外迷人,因為這樣女人腿上豐滿的白肉就會最大程度地撐開絲襪,使得絲襪變薄。韓冰虹左手撐開陰戶口,右手先是用食指劃著圓圈,不一會兒,手指上的白色絲套就濕潤了,繼而是兩根手指的揉動,慢慢轉變為一進一出,白艷妮的技巧嫻熟,連李氏姐妹都在她的手下變得服服帖帖,韓冰虹又如何能抵擋呢?攝像機裡面的韓冰虹半蹲著,屁股隨著手指一上一下有頻率的抖動著,嗚嗚嗯嗯的叫聲不絕於耳。才過15分鐘,兩張椅子之間的地板以及流滿了雞蛋清狀的溫熱液體,韓冰虹幾乎失去了意識,快感來的太過強烈,整個陰戶濕津津,黏糊糊的,最終,在呂新的眼神示意之下,韓冰虹隨著白艷妮站下了椅子,整了整凌亂的頭髮和連身襪的褶皺,對著呂新深深地鞠了一躬。而韓冰虹由於太過緊張,在整個過程中連放了好幾個響屁,引來呂新的陣陣偷笑。

第二幕,足交大戲即將上演,由於韓冰虹的腳上剛剛被呂新套上的肉色短絲襪上的分泌物幾乎全粘在在椅子上,變得有點幹,呂新嫌不夠濕潤,於是命令韓冰虹站在了剛才兩把椅子間的「雞蛋清」上,不斷旋轉著腳丫子,好讓腳底板的每一個部分都充分沾滿水水,以達到潤滑的作用。並對著鏡頭表示會加50快錢的小費。一般的性工作者也是有尊嚴的,斷然不會為了50塊錢而那麼做,但是韓冰虹卻做了,如果這段視頻曝光,觀眾大概會大吃一驚,這麼漂亮的女人為什麼要為了這麼少的錢做這麼丟人的事情呢,但是畢竟「嫖客」不是一般人,是呂新!再漂亮的女人也沒得選擇。在保證了腳底的潤滑功效之後,韓冰虹走到了呂新的跟前,坐在地上,伸出了自己的雙腳,腳尖蜷縮繃緊,用柔嫩的腳掌心包裹住眼前這位「嫖客」的肉棒,夾緊,退去包皮,做著來回抽插的動作,雖然透著雙層絲襪,但呂新還是看到了粉嫩的腳掌,在不斷的加速摩擦中,呂新毫不吝嗇地將自己的精液射向了韓冰虹的絲襪腳……

第三幕,內X,遺憾的是此時的呂新也吃不消了,昨天晚上一個人大戰李氏雙霞已經讓呂新夠嗆的了,就是鐵打的身體也有個極限啊,但是呂新已經達到了目的,他從錢包中掏出了100美刀,折成一個愛心桃的形狀,塞進了韓冰虹開檔的私縫,滿意地拍了拍圓潤的屁股,對著鏡頭豎起了大拇指。而韓冰虹則溫順地翹起了美臀,任由呂新的揩油,還以雙腳為圓心,屁股扭動了起來!有了這段韓冰虹「賣淫」的視頻,對這個女人的初步控制進行的還算順利,接下來的秘密調教就水到渠成了。隨著呂新一個停止的動作負責拍攝和燈光的李氏姐妹和擔任此次視頻的真正女主角白艷妮也都鬆了一口氣。

韓冰虹內心又羞又氣,並且十分恐慌,高潔的摩擦絲襪腳和舔腳視頻她也全程目睹了,自己又被脅迫拍下了這麼丟人的視頻,算是把柄被人抓住了,韓冰虹此刻內心不斷地尋找著求救的方法,並不斷安慰自己要鎮靜,再鎮靜。呂新彷彿看出了韓冰虹要耍什麼詭計,對白燕妮使了使眼神。思考中,高潔突然感覺屁股一陣刺痛,意識到挨了一針,漸漸地大腦一片混沌,迷迷糊糊中只感覺身上的絲襪被脫去,雙腿不知又被套上了什麼顏色的絲襪,然後是被抱進了溫熱的浴缸中,靠在呂新的胸膛裡,失去了知覺……

(4)背叛的懲戒高潔懷著忐忑的心情敲開了韓冰虹家的大門,門開了,但是映入眼簾的白艷妮還是讓高潔嚇了一跳,突然之間,高潔內心深處有了不詳的預感,要知道,今天高潔來見韓冰虹可是帶足了呂新的罪證和自己的口供,而且穿的也是平常的白色棉質內褲,更沒有穿高跟絲襪,這每一條都違背了高潔當初和呂新的賭約,走進屋子,果然,呂新那個色魔就坐在屋子的沙發上,而在呂新的懷裡赫然躺著自己的姐姐——高敏!只見高敏緊閉著美眸,頭靠在呂新的胸膛上,胸脯隨著呼吸有規律的起伏著,呂新此時給高敏做出把尿的動作將高敏的大腿高高拉起,腿上自然少不了呂新鍾愛的絲襪了,呂新這次給高敏穿的是粉紅色的吊帶襪,帶著吊襪帶的紫色內褲中間被剪刀剪出了一個圓洞,兩片陰唇從圓洞中被拉扯出來,正往下淌著濃白色的液體——呂新的精華。

「你,你對我的姐姐做了什麼?」

「哦,你來了,等你好久了,我只不過幫你姐姐在浴室裡洗了個澡,我可是洗的很認真的,保證全身上下都沒有污漬,不行你看,說著呂新竟然將手指捅進了高敏的菊花,扣挖了一會,深處手指擺在高潔眼前,」乾淨吧!之後我又給你姐姐換套了襯得上場面的服裝,並幫她把精液流乾淨,我也是怕你姐姐懷孕啊。不過高潔啊,是你毀約在先可怪不得我啊,不過你放心,我就玩這一次,給你個警告,你姐姐至始至終睡得正香,還什麼都不知道呢!今天客串一下我的女奴,明天還是你姐姐!「

高潔此刻什麼都不顧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央求起來,「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求你放過我姐吧。」

呂新卻不理會高潔的哀求,他站起身,把高敏靠在沙發上,然後一把抓起高敏的絲襪左腳,在襪尖撕破了一個圓洞,距離剛才內射有15分鐘了,肉棒又挺起來精神,他先是挺進了那個撕破的圓洞,然後將高敏的右腳也抓過來,夾住了左腳,做好了衝刺的準備。莎莎的摩擦聲不絕於耳,呂新的肉棒正感受著熟女腳底的溫熱,腳底的紋路和絲襪的質感的摩擦讓呂新感覺非常舒服。射精的快感從小腹傳來,呂新立馬調整好角度,將馬眼堵著高敏充滿肉感的腳底板,又是幾炮,但此時的高敏還渾然不知,只是腳心的敏感令這位絲襪熟婦嗯啊的叫了幾聲,聽著像是醉人的夢囈。

高潔此時跪在地上,不知所措,呂新卻是不慌不忙地打了個響指,韓冰虹的臥室門開了,此時的韓冰虹正坐在一輛嬰兒車上,被李麗霞推了出來,嘴巴塞著奶嘴,頭上也帶著嬰兒帽,眼神充滿了恐慌,當然,一個成年女性根本坐不進嬰兒車,韓冰虹僅僅是屁股陷了進去,兩條黑絲大長腿跨在了嬰兒車的外面,絲襪美腳無力地聳拉著,雙臂用手銬銬在身後。高潔見到如此情景,不覺雙腿一軟,癱坐在地板上,而呂新卻露出了勝利的微笑,因為他知道,對高潔的調教,總算徹底完成了。

次日,高敏家。

高潔有點擔心姐姐,就去看望了下,昨晚呂新就履行諾言將高敏送回了家。

畢竟高敏家和韓冰虹是一個市區的,而且高敏一直處於昏睡狀態,所以什麼都不知道。

「高潔啊,你今天來也不和我提前說一聲,我也好準備幾道菜歡迎你啊,昨天好險啊,我下班回來走著走著就昏迷了過去,幸虧遇到了一個叫呂新的片警,小伙子人不錯,還很熱情,把我救醒了還用專車送我回家呢,這年頭還是好人多啊!幸虧我女兒昨天恰巧在她美術老師家補習過夜,不然讓她一個人在家如何是好。」

高敏渾然不知自己昨晚是如何被呂新這個惡魔褻玩的,還對呂新很感激,這讓高潔內心又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悲哀,此時她已經完全屈服了,再也沒有了抵抗的想法。

姐妹見面話特別的多,高敏這時卻是打量到自己的妹妹高潔腿上穿著粉紅色的吊帶襪,這和印象中那個嚴肅認真的妹妹形象完全不符啊,更令這個做姐姐的大跌眼鏡的是高潔的左腳襪尖處還破了個洞,絲襪腳踝處還有一塊塊不知道是什麼骯髒的東西凝固成的白色斑點,不禁皺了皺眉,但是想到是自己的妹妹,質疑的話到了嘴邊也就嚥了下去。

自然,高潔腿上的這雙長筒吊帶襪就是姐姐高敏昨天被呂新猥褻時穿著的,呂新對高潔的懲罰之一就是不准洗這條長筒襪,而且要連續穿一周!這令一向有潔癖的高潔來說又是一個磨難。不過好在至少保證了姐姐的安全!因為呂新的一句威脅讓她不得不穿,「嘿嘿,高潔,你不穿,就讓你姐姐高敏穿!」

高潔面對姐姐質疑的目光不禁面紅耳赤,但又實在不好說些什麼,就找一些無聊的話題岔開了這個尷尬的局面。

「小姨,你真不講衛生,你的襪子都那麼髒了怎麼還穿啊,還有阿姨的腳真臭!?」天真無邪的小外甥女這是開口道。

「你這小妮子真是沒大沒小,怎麼跟阿姨說話的啊?」高敏瞪了小女兒一樣,但這話卻讓高潔更加地無地自容。

「鈴鈴鈴」正當高潔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響了,一看是韓冰虹打來的,高潔連忙躲到陽台去接

「喂,高潔嗎,我是冰虹,呂新主人說已經幫你請好假了,他要帶我們幾個去XX山莊特訓半個月,我剛剛也給領導寫好了假條。請你務必晚上到我家!」

韓冰虹在呂新的監視之下只能無奈地發出了指令,而此時的韓冰虹家中,呂新手持教鞭,已經迫不及待地為了他的訓練之旅做著準備,李氏姐妹,白艷妮,加上今天剛到韓冰虹家的於霞,當然還有韓冰虹,5個女人此時站成一條直線,分別穿著5種顏色的連褲絲襪以及對應顏色的塞口球,蕾絲胸罩。

「全體都有,聽我口令,原地踏步走,一,一,一二一,注意要腳尖先著地啊,誰走的不標準要挨教鞭的。」

一個大廳裡迴盪著啪啪的絲襪腳踏擊大理石地板的聲音,吵得樓下的小花都不能好好寫作業了……

至於韓冰虹和高潔,嗯,以後還是姐妹,還是那種很親密的!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