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美女犬(下)

美女犬(下)

美女犬(下)

美女, 多, 活死人

第十六章 轉變

其實我一直對小蕾拿不定主意,不管是奴隸、畜牲、或是其他的,我壓根沒想過會再多一個人的加入,但卻又覺得就此讓世上少了個美女,是件很可惜的事,可現在卻又苦了自己。

隱隱有個想法漸漸地成形,我卻又理不出頭緒,是否要依麗犬及媚犬的模式,也將小蕾變成無身份的【活死人】,雖然說她是個孤兒,不會有家人找她的問題,可是光就她是在參加了我的新居酒之後失蹤的,這點就夠我煩憂的了。

「唉……」我嘆了口氣站了起來,示意麗犬與媚犬回到籠子裡去,我將籠門關上之後,決定去看看小蕾吃完了沒。

※       ※       ※       ※       ※

(黃大哥怎麼會那麼溫柔的幫著我洗澡?還陪著我在浴缸裡泡澡,這些都是孤兒的我從未感受過的。從我懂事以來,我就在孤兒院里長大,也曾幻想過若是我的父母能陪我洗澡的話,那該有多好。可是……那對我來說卻是個不可能會實現的夢……)小蕾一邊吃著粥、一邊想著:(或許在我的心裡,還是會期待有人能夠像父母一樣的對我好吧?)

一碗粥很快的就被小蕾吃完了,她將空碗放在地上,思緒飄向遠方……

※       ※       ※       ※       ※

當我打開門時,就看到小蕾愣愣地坐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什麼,想得出神,連我在她面前蹲下看著她,她都沒發現;但看到她把粥吃得乾乾淨淨的,我滿意的笑了一下。

「小蕾?」我叫了她一聲。

「黃……」小蕾發覺自己習慣性的正要脫口而出地叫我黃大哥,很快地改口:「主人……」

「在想什麼?想得那麼出神?」

「沒有……」小蕾低下頭,嘟囔的說。

「想聊聊嗎?」

「……」

「若你不想說的話就算了,夠吃嗎?」

「啊?」小蕾一時之間大腦沒轉過來,但她很快地就想到我在問她什麼:「夠……」

「那就好,你好好休息吧!你已兩天兩夜沒睡好了。」我拿起空碗,正打算離去。

「那個……」

「嗯?什麼事?」

「若是……那天我選的是項圈的話,會有什麼不同嗎?你……會像那樣對我嗎?」

「或許會有些不同!但你選的卻是躺進了木箱。」我停了一下:「這世上是沒有後悔藥可吃的,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做的選擇負責,不管之後的結局是什麼,不管是好是壞都是一樣;我選擇留下你,沒取走你的性命,也許未來我會為我自己的選擇後悔,但在我做了選擇之後,我絕不後悔自己做的任何一個決定。還有事嗎?」

「沒有……」

「那你休息吧。」說完我就拿起碗出去了。

我回到房間躺在床上。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所不同,或許真的會吧!不過,不管會不會有所不同,她都已做了選擇,而我也有了我的選擇─留下她。)我翻了個身:(而我的選擇是對還是錯,我也只能承受選擇之後的結果……)

※       ※       ※       ※       ※

(是呀!我已做了選擇,雖然黃大哥並未依我的選擇將我活埋,但從我選擇了之後,我就跟死了一樣,可是現在還在呼吸的我是什麼?我既不是我,那我是什麼?)小蕾的想法鑽進了牛角尖:(黃大哥說她們兩個是活死人,是黃大哥養的女犬,我也是活死人了,所以我也跟她們一樣,是黃大哥養的一隻狗,對!我是狗……我是狗……我是狗……)

小蕾的腦海里一直不停地流轉著:(我是狗……我是狗……)

※       ※       ※       ※       ※

隔天,當我拿著前天多叫的粥,熱好之後拿去給小蕾時,我一開門就看到小蕾縮成一團的趴在地上昏睡著,看到她這樣,我心裡多少有些不捨:(晚點拿件被子下來吧。)

「小蕾……小蕾……」我輕輕地搖搖她。

小蕾看到是我,她很高興的撲到我身上來,還不停地用她的舌頭在我的臉上舔著。

「小蕾,別鬧了!」我制止著小蕾的動作:「吃飯了!」

我將粥碗放在地上,小蕾很開心的“汪”了一聲,直接像狗一樣趴著吃。

雖然我早已習慣麗犬跟媚犬平時就是這個樣子吃飯,但我仍被小蕾的動作嚇了一跳:(小蕾怎麼會?我並沒要她這麼做呀!而且,她剛才看到我的時候,撲上來舔著我的臉,那不像是小蕾平時會做的事呀?這是怎麼回事?)我在一旁觀察著小蕾的動作。

小蕾用了近二十分鐘的時間,才把那碗粥吃完,她把頭擡起來,她的嘴邊全是粥汁,她用手背將粥汁拭去,然後用舌頭舔舐著她手背上的粥汁,她的動作跟真正的狗沒什麼兩樣。

我很訝異小蕾這樣的轉變:(昨晚我上樓之後,小蕾一定出了什麼事,否則她不會這個樣子。)

「小蕾。」

「汪∼」小蕾聽到我叫她,她直接以犬吠回答我,又撲到了我身上來。

「不行!坐下!」

「嗚∼」小蕾立刻像狗坐下,嘴裡還發出哀鳴。

我蹲在小蕾的面前,用手捧著小蕾的臉,注視著她的眼睛。

小蕾的眼神裡有著一絲迷亂:(她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放開她的臉,將粥碗拿了起來,我往門口走去。

「嗯嗚∼∼」小蕾看到我要出去,她哀怨地哀鳴著。

「來吧。」我頭也不回地說。

「汪汪∼∼」小蕾快樂地吠叫了兩聲,亦步亦趨地跟在我的後面,只是……她並沒站起來走,而是犬行地跟著。

(她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會有這樣的轉變?她到底是受了什麼刺激?)看到小蕾的轉變,我不禁又在心裡自問著。

當我從籠子裡將麗犬及媚犬放出來,要帶她們去上廁所時,她們看到小蕾像狗一樣,快樂的不停地繞著她們打轉時,她們的驚訝並不亞於我剛看到小蕾的轉變時的訝異。

看到沒被調教過的小蕾這時比被調教過的麗犬及媚犬還更像女犬時,我的心裡真不是滋味,我不免更納悶小蕾昨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竟會造成她如此大的轉變。

第十七章 脫毛

小蕾現在的所有動作,都跟真正的狗沒兩樣,不但如此,她好像遺忘了自己是個人,拿衣服要給她穿,跑得跟好像要害她一樣;甚至以命令的方式逼她坐著給她穿上的衣服,不到十分鐘就被她想盡辦法扯了下來,然後繼續赤裸的跑來跑去;我總是整間屋子找為小蕾穿上的衣服,往往都是看到被小蕾脫下的衣服跟破布一樣;看著逐漸變冷的天氣,著實讓我傷透了腦筋,最後只好將小蕾關在屋子裡,不準她到庭院裡去。

唯一令我欣慰的,她比真正的狗少了那絲野性;而且什麼規矩一教就會,當她有尿意,無法到庭院小解,她忍到受不了時,會自己衝進廁所裡,對著排水孔解決;就連排便時,也非得要等到我將報紙舖在廁所的地上,她才肯在報紙上排便;當她排完之後,她會“汪∼”地一聲告訴我,並等著我去幫她清理,非等我幫她清理好之後,她才肯離開廁所。

當初我只為麗犬及媚犬量身訂作了幾套犬裝,並沒有另外準備簡易的犬裝;我只好為小蕾套模訂制她的犬裝。

只不過,當我將她綁在婦診椅上穿上乳環之後,她足足有三天看到我就怕,不管我怎麼叫,她頂多遠遠的“汪∼”一聲,深怕我又把她綁到婦診椅上去。

而調教房裡,還有另一樣道具卻是小蕾更怕的─三角木馬,她每次跟著我進調教房去放麗犬及媚犬出來,她在經過三角木馬時,總會繞一下,只敢遠遠的經過木馬旁邊;不敢直接從木馬旁邊走過,我原先並沒注意到,有次在不經意的情況下,才發覺小蕾在經過木馬時會有這個小動作。

(看來小蕾在精神錯亂的情況下,對那時的痛苦經驗還是印象深刻。)

※       ※       ※       ※       ※

但是在我的威脅利誘下,現在小蕾又被我綁上了婦診科,只是這會她在麗犬及媚犬的舔舐下,不停“嗷嗚……嗷嗚……”的叫著。

當我將我的肉棒插入她的淫穴時,小蕾還很快樂的“汪∼∼”了一聲,我不斷地抽插著,小蕾也隨著我的動作不停地“嗷……汪……嗷……汪……”的叫著。

沒多久之後,我跟小蕾同時達到了高潮,我將肉棒退出小蕾的淫穴,我的精液跟小蕾的淫水也隨著流了出來,麗犬及媚犬立刻湊了過來幫我清理著肉棒,幫我清理乾淨之後;她們就轉湊到小蕾的淫穴上一口一口地舔舐乾淨,麗犬及媚犬在舔舐完小蕾淫穴的精液及淫水之後,還低頭將滴到地上的也舔舐乾淨,深怕浪費了任何一滴。

在麗犬及媚犬清理完之後,我去拿來永久脫毛劑,塗在小蕾的陰部;塗好之後,我去浴室端了一盆熱水與兩條毛巾下來。

又等了十五分鐘,我拿起刮毛板,將脫毛劑連同小蕾的陰毛一起刮掉,刮下來的毛,我連同脫毛劑抹在其中一條毛巾上;沒多久,小蕾的陰毛全被脫毛劑脫光了,從此之後,小蕾的陰部再也不會長出陰毛。

我把附著著小蕾陰毛的毛巾摺好,將小蕾的陰毛包了起來,準備等會拿到浴室裡清洗一下,好把小蕾最後的陰毛留下來;將另一條毛巾浸入熱水裡,擰乾之後,蓋在小蕾的陰阜上,輕輕地將殘餘的脫毛劑擦掉。

弄好之後,我將小蕾從婦診椅上解開,她還很好奇地看了看自己剛被脫毛處理完的陰阜。

我拿來一條項圈,套在小蕾的脖子上:「小蕾乖!小蕾跟姊姊們一樣,都有乳環及項圈,而且都沒有陰毛了哦。」

「汪汪∼∼」小蕾快樂的吠叫了兩聲,就跑到麗犬及媚犬的身邊,舔舐著她們的臉。

※       ※       ※       ※       ※

隔天的天氣不錯,我將麗犬及媚犬從籠子裡放了出來,讓她們在庭院裡活動活動,小蕾也興奮的在她們身邊打轉、嘻鬧著。

(自從小蕾被我拘禁到現在,也有一個星期了,只是小蕾在一個星期裡的改變太快了,快到我有些無法招架;從寧願死去也不要失去自由,到現在精神錯亂認定自己是隻狗,這真的是我未曾料想過的急劇變化。)我一邊看著她們,一邊想著。

(但也不能讓小蕾繼續錯亂下去吧!雖然她現在的狀態,能夠確保麗犬及媚犬的事情不會曝光,可總是要找個方法讓她好起來吧!可是看她現在玩得這麼快樂,真的要讓她恢復神智嗎?唉∼∼)我嘆著氣。

小蕾跑到我前面,用嘴咬著我的褲管,要我陪她們玩,我彎著腰摸了摸小蕾的頭說:「小蕾乖!去跟麗犬及媚犬玩!」

「汪∼∼」小蕾又跑去纏著麗犬她們。

我的心裡突然有一個念頭,我很快地去道具室裡拿來三條帶勾扣的細鏈子,其中有兩條的長度較短。

「麗犬、媚犬、小蕾過來!」我蹲了下來叫喚著她們。

「汪∼」麗犬、媚犬跟小蕾聽到我叫她們,很快地到了我面前,小蕾還以為我要陪她們玩,第一個衝到我的面前。

我將小蕾排在中間,麗犬在小蕾的左邊、媚犬則在右邊,我將我剛拿來的兩條細鏈子各勾在小蕾的兩邊的乳環上,然後將另一頭分別勾掛在麗犬右邊乳環及媚犬的左邊乳環上,再將最長的細鏈子勾掛在麗犬與媚犬外側的乳環上,使得她們三個鏈成一排。

「好了!跟我走!」

“嗚……”、“嗷……”我才走一步,就聽到她們三個常會因為動作不一致,互相拉扯乳環時所發出的哀鳴,最慘的是小蕾,小蕾一聽到我要她們跟著我走,想都沒想地就要跟上來,卻因麗犬及媚犬慢了半拍才起步,兩邊的乳頭同時被狠狠的扯了一下,痛得她流下了眼淚停了一下,卻又被麗犬及媚犬往前動作又被扯拉了一下,她不得不跟上麗犬及媚犬。

我在庭院裡隨意的走著,才走了大約十公尺,等了下來,回頭看看她們,她們還離我將近有五步之遠,但已涕淚縱橫且全身是汗了。

「嗷嗚……」小蕾看到我停了下來,回頭看著她們,就對著我哀怨的叫了一聲。

「若是想要我解開鏈子,就趕快到我面前來。」說完,我蹲了下來。

她們跌跌撞撞地努力爬到我的面前,我解下鏈子,輕柔的擦拭著她們的眼淚。

「很辛苦吧?你們要好好練練彼此之間的默契了。來吧!到浴室去洗洗。」我起身往浴室走去。

當我解開麗犬的貞操帶時,小蕾好奇的在麗犬的貞操帶上聞著,她突然伸出舌頭在犬尾的肛塞上舔了一下,之後竟欲罷不能的一直舔著。

(不……不會吧!)我詫異地看著。

「汪∼∼」小蕾沒多久就將麗犬的肛塞舔得乾乾淨淨的,興奮的叫了一聲後,跑到媚犬的身後,不停地聞著媚犬的屁股。

媚犬東躲西閃的閃躲著小蕾的嗅聞。

「汪!汪!」小蕾一直聞不到媚犬的味道,生氣地對媚犬叫著。

「媚犬,過來!」我很快地解開麗犬的爪套,對媚犬下令。

媚犬爬到我面前,小蕾還在後面跟著聞媚犬的屁股。

「小蕾,來!」我很快地解開媚犬的貞操帶,將它放在我手邊的地上。

「汪∼∼」小蕾快樂的衝到我手邊,嗅聞著媚犬貞操帶的味道,也將媚犬的肛塞舔得乾乾淨淨的;舔完之後,小蕾還意猶未盡地跑到媚犬的身後舔著媚犬的屁眼。

(要命……)我不禁在心底哀號著:(小蕾怎麼會有這樣的舉動呢?就算是麗犬及媚犬,我也沒這樣調教她們呀!她真的把自己當狗了嗎?不!看樣子,她是以為自己真的是隻狗……)

※       ※       ※       ※       ※

當人的精神耗弱錯亂時,會造成這麼大的影響嗎?我不知道也不清楚,但精神病院裡的病人大多都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而小蕾現在的狀態跟他們沒有什麼兩樣,但我又不想將小蕾送精神病院去進行治療,可卻也為她現在的狀態煩憂……

雖說在女犬的調教上,必須讓女犬本身認定自己是有著人類外形的犬隻,但她們仍具有人的意識;可是像小蕾卻連自己曾是個人的事實都已忽視掉的狀態,並不是我所樂見的。

※       ※       ※       ※       ※

在看到小蕾去舔舐麗犬及媚犬的肛塞之後,對於小蕾種種失常的表現,我為了確認小蕾是否真的以為自己是隻狗,我不得不做了個測試:

我利用帶麗犬及媚犬排泄的時候,讓她們在小蕾的面前排泄,而這次我並沒有立刻清理掉〈之前她們的大便,通常都會被我在第一時間收集到塑膠袋裡,然後才拿去廁所衝掉或是包好丟到垃圾車上。〉,讓她們的大便先留在地上,我一邊拿衛生紙幫麗犬及媚犬擦拭屁股、一邊注意著小蕾的舉動。

小蕾看到麗犬及媚犬的大便沒被我立刻收走,她爬到大便旁聞了聞,她雖然沒有吃下去,但卻在大便上翻滾、磨蹭。

「汪汪∼∼」搞得她一身都是黃澄澄的大便,她還興奮的到處跑來跑去。

「小蕾!坐下!」看到這,我連忙制止小蕾繼續亂跑,並將麗犬及媚犬的屁股盡快清理好,裝回犬尾之後,這才把一身黃澄澄的小蕾趕進浴室裡去沖洗。

麗犬及媚犬看到小蕾的動作也對小蕾的徹底轉變感到驚訝不已,她們雖然被調教成女犬,但心裡還有一個角落隱藏著她們的人性;不像小蕾在精神錯亂的情況下,好似連那點人性都消失了……

至於小蕾的這些動作,則被我嚴格的禁止了,但有時她仍會將自己搞得一身都是黃澄澄的大便,可是下場往往是被我洗乾淨之後,鎖到站架上去用微量的電流電擊;幾次之後,小蕾就再也不敢把自己搞得一身大便。

※       ※       ※       ※       ※

小蕾的犬裝送來了,可是我並未讓小蕾如同麗犬及媚犬一般穿著著,它仍被我放在箱子裡,甚至我連箱子都沒打開。

(犬裝主要是為了讓女犬習慣自己的身份,但小蕾打從心底認定自己是隻狗,犬裝對小蕾來說,失去了調教的意味,反而只是種裝飾,先收著吧。)我看著腳邊的小蕾想。

跟麗犬及媚犬相比,小蕾自由多了,因為她的身上少了那些裝束;但卻也比她們受到的束縛還多,因為她的心被她自己封閉了。

第十八章 兵行險著

小蕾失蹤迄今也有一個月了,公司的同事也開始納悶小蕾去了哪裡,怎麼會那麼久沒出現;沒辦法,小蕾在公司也是數一數二的美女,她只要有來公司,總是會吸引一票豬哥同事們的目光。

但大家也都只是閒聊著,沒人多此一舉的去報案,畢竟小蕾是個孤兒,又是個成年人了,她能夠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饒是如此,當有同事問我,小蕾那天先走時的狀況,總是會讓我的心臟突然少跳一下。

「喂∼柏帆,那時小蕾說她要先走,她有沒有跟你說她要去哪裡?」豬哥A問。

「沒有呀!她只說她有急事要先走而已。」

「是哦!嗚嗚∼∼我心中的女神,你是跑到哪裡去了?」豬哥B哀怨的說。

(要是給你們知道你們心目中的女神,現在正在我家裡當只母狗,還當得很快樂,你們不把我拆了才怪。)我不禁苦笑著想。

但我卻有了一個瘋狂的想法:(大部份精神科醫師在治療精神方面的病患時,大多是使用鎮定劑之類的藥物來控制病情,但往往只能治標,卻不能治本,我何不反向試試呢?對小蕾投以大量激情素,說不定會有效,若是錯了……頂多小蕾的人格徹底消滅,成了不折不扣的淫蕩母狗。)

於是,我利用管道買來了為量不少的春藥,又從藥局買來糖尿病的病人打胰島素時使用的細針筒,打算一次讓小蕾發春發到頭燒掉(我當然沒那麼狠,只不過,在每天使用的情況下,我看也差不多了……)。

※       ※       ※       ※       ※

我在小蕾的淫穴裡插入一根電動陽具,並在它的底部綁上繩子固定好;然後把小蕾鎖在站架上,利用針筒直接從裝著春藥的瓶子裡,抽取了3㏄的量,注入小蕾的靜脈血管。

「嗷……嗚……哈哈……」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小蕾就已在春藥的刺激下開始扭動她的身體,雖然她的淫穴裡插著一根假陽具,但是它單純只是插在小蕾的淫穴裡,小蕾仍無法撫慰自己因春藥被激起的淫慾。

半個小時之後,我才將假陽具的開關開到《弱》的位置,讓假陽具不停地在小蕾的淫穴裡振盪旋動著,而我又再次吸取了3㏄的春藥再次注入小蕾的體內。

我就這樣每隔半個小時為小蕾注打3㏄的春藥,直到我為小蕾注打了15㏄的藥量。

而假陽具我則讓它不停的緩慢旋動著,但卻無法幫小蕾從春藥的刺激中解脫,反而讓小蕾期盼能得到更多更多的宣洩。

我一連為小蕾注打了三天,而從第一次施打之後的每次施打前,我都會問小蕾同樣的問題:「小蕾,想得到滿足嗎?想就說出來。」

「汪∼∼」第二天小蕾仍以犬吠回答,我搖搖頭嘆了口氣,繼續為小蕾施打藥劑。

「……汪∼∼」第三天小蕾仍是用犬吠回答,但她已經有些遲疑了。

第四天,我仍在為小蕾施打藥劑之前問她:「小蕾,想得到滿足嗎?想就說出來。」(今天已是第四天了,若還是不能讓小蕾好一點的話,明天一定要將她從站架上下來進食了,不然……)

「……想……」小蕾很小聲地說。

「再說一次,說清楚一點!」原本正在準備藥劑的我,一時沒聽清楚,以為小蕾仍是用犬吠回答著我的問題,但為了更確定我沒聽錯,我又問了一次。

「想……」小蕾仍是很小聲的說,但這次我聽得很清楚,小蕾不是用犬吠回答我。

「想要什麼說清楚!」

「想……想得……到……滿足……」小蕾斷斷續續地說。

小蕾現在說話,雖然比較緩慢,但跟前幾日相比,至少她現在能說出完整的句子。

我才將假陽具的開關開到《強》,小蕾就已到了一次高潮;我解開固鎖著小蕾的環扣,讓小蕾從站架上下來。

「嗄……嗄……好……好……好……棒……好……好……滿……滿……足……哦∼∼」

小蕾一離開站架,雙手得到自由之後,就立刻躺在地上用左手玩弄著自己的乳房,右手抓住假陽具抽動,但假陽具被繩子綁住,只能做最小幅度的抽插,饒是如此,小蕾的身體因為連續幾天被施打春藥,卻又一直得不到滿足的情形下,早已敏感不已,仍在小幅度的抽插下得到第二次的高潮。

見到小蕾在有幅度的抽插限制下,都能夠得到高潮,我不禁思量著自己是不是春藥下得太重了點……不過,這個問題現在沒空深究,我得先滿足我自己被小蕾的自慰所引發的慾望。

我脫去衣服,我的肉棒早已充血腫大著,這會它正高擡著頭跟我三眼相望(我的雙眼加上龜頭上的馬眼,正好三眼)。

我解開綁住假陽具的繩子,將假陽具從小蕾的陰道裡抽了出來,小蕾的淫水也隨之流了下來,我將假陽具放在一旁,扶住剛才跟我相望的肉棒,對準小蕾的淫穴就捅了進去。

「哦∼∼」小蕾發出了嘆息。

我開始抽插著,小蕾不自覺的抓住我的手,但三天沒吃什麼東西,又連著兩次高潮的她,也僅是軟軟的抓著。

「嗯……哦∼∼哈……哈……」小蕾的身體真的被春藥催殘的很慘,輕輕地抽插都會使得她的陰道內抖顫著,而她的陰道也不停地蠕動收縮著。

我加大抽插的幅度及速度,深進深出的抽動著。

「啊……啊……好……好……深……」小蕾的手緊緊的抓住我的手。

「哈……哈……不……不……要……那……那……麼……用……用……力……啦!會……瘋……瘋……掉……」小蕾的陰道不停的縮緊,緊緊的包覆著我的肉棒,讓我的抽插變得沒那麼順遂,我抓住小蕾的腳再向外張開一點。

「哦……到……到……底……了……好……好……滿……哦∼∼」

「呃……哦……要……哈……啊……要……要……到……到……了……」

我再加快了自己抽插的頻率,好讓自己能跟小蕾同時到達。

「嗚……哦……嗯……嗯……哦……哈……哈……到……到……了……」小蕾的身體突然向上弓起,持續了一秒,就軟軟地放平了,小蕾也昏了過去。

我被小蕾到達高潮後陰道內射出的涼涼的陰精一衝,也將我的精液射了進去。

由於小蕾的體內累積了大量的春藥藥性,單單幾次的高潮,並沒有辦法讓小蕾排除藥性對她的影響,但擔心醒來之後的小蕾會不停地用手尋求慰藉,我將她的犬裝拿了出來,將犬爪及犬尾貞操帶都幫小蕾穿戴上,但我將犬尾先拆了下來。

可是在兵行險著的情況下,小蕾從精神錯亂的狀況裡復原了;只是因為春藥的影響下,小蕾貞操帶裡的假陽具,得換成比較大的尺寸,才能堵住小蕾不停泊泊而出的淫水。

第十九章 甦醒

(我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在空無一物的房間裡嗎?可是怎麼會睡在床上?為什麼我的身體好奇怪?我的手怎麼會那麼無力?)小蕾足足睡了近二十個小時才醒來,醒來時一堆子的疑問湧現在她的腦海里。

(我記得我睡著前正在為自己的身份產生疑惑,而我提醒自己是個活死人,是跟她們一樣的,然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小蕾躺在床上想著她精神錯亂前的事情。

當她正想著的時候,我推開門走了進去。

「感覺如何?還好嗎?」我問著小蕾,又說:「你什麼都別想,再休息一下,我去幫你拿點吃的來。」

說完我就走出房間,去樓下弄了點請人幫我準備好的稀飯上樓。

「有力氣坐起來嗎?」

「不行!我全身無力……」小蕾努力地試了試,她放棄的輕輕搖搖頭。

「我想也是,我喂你吃吧。」我將碗放在床頭櫃上,將小蕾扶了起來,讓她靠著床頭坐好,我在床邊坐下,才拿起稀飯一匙一匙的喂她吃。

小蕾好幾次欲言又止,她心裡有著一堆疑問暫時得不到解答,相同的,我也想知道她在錯亂前發生了什麼事:「有什麼話想問,等你吃完再說,我也有事情想問你。」

小蕾這才默默地吃著我喂她的稀飯。

「還要嗎?」在小蕾的配合下,一碗稀飯很快地就吃完了。

小蕾搖搖頭,我將空碗放在床頭櫃上。

「想知道什麼就問吧!但是在哪之前,你先告訴我,那天我離開關著你的地方之後,你發生了什麼事?」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