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情亂男家教(01~05)

情亂男家教(01~05)

第001章 走光美婦人

王天誠是X市名牌大學大一的學生,家境貧寒,大一的課餘時間還是有很多的,他為了給自己賺點生活費,讓父母不那麼辛苦,沒上大學多久,就在網上發布了家教信息,賺點生活費。

這天,晚上沒有課,王天誠在自習室複習功課,直接嗡嗡的震動起來,他跑出自習室,電話那端傳來一個充滿成熟女人氣息的聲音:「你好,是王同學麼?」

「你好,我是王天誠,請問您是哪位?」王天誠很有禮貌。

「我是一位學生家長,看到你在網上發佈的家教資訊,想請你來為我女兒做家教,你有時間,能來我家裡一趟麼?」女人在那端說道。

王天誠心裡一喜,生意來了,現在自己已經兼了一份職了,但每週還有一些時間,完全能應付另外一個學生,他急忙答道:「有時間,有時間,我現在就過去,請您把家裡的位址發到我手機上好麼?」

「好的,我在家裡等著你。」女人爽快的說道。

王天誠看著手機的短信,來到X市某高檔社區中,裡面高樓聳立,豪車遍地,一看就是個有錢人聚集的社區,他找到短信中所說的地址,徑直上了電梯。

門從裡打開了,開門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美婦人,看到王天誠的到來,滿臉驚喜。

王天誠也很有禮貌,在門外瞄了一眼這個美婦,長髮披肩,染成了淡淡的紅色,帶著兩隻漂亮的白金耳環,面容姣好,臉上沒有一絲皺紋,看的出是經常去做美容,穿著一個緊身紅色短裙,肩膀上搭著一個粉色披肩,胸部高高隆起,一條深深的乳溝很是誘人。

王天誠不敢多看,怕美婦對他起反感,低著頭進了家門,一雙眼睛盯著地上,用餘光掃視著美婦的大腿,兩條圓潤的大腿很是誘人,白嫩白嫩,如果不看面容,只從皮膚上分析的話,根本看不出來這是一個三四十歲的女人。

王天誠一邊進門一邊掏出了自己的學生證,說道:「阿姨你好,這是我的學生證,我是X大學大一的學生,請您過目。」

美婦接過王天誠遞來的學生證,看了一下,又還了回去,滿臉笑容的說道:「沒想到你來的這麼快,我以為還要再等一會兒呢,來換鞋進屋啊,別在門口站著了。」說著,就彎腰去鞋櫃裡找拖鞋。

王天誠在美婦彎腰的一瞬間從她本就不高的領口中,看到了裡面,美婦的胸部是在是太大了,文胸緊緊的裹著,只能看到半個白色的圓球,裡面的內容絲毫看不到,就算這樣,讓王天誠頓時有了反應,下身有點要漲起來的感覺,他趕緊拋開腦中的雜念,可不能在人家門口出醜。

幾步穿過不算太長的走廊,美婦就把王天誠領到客廳,在客廳沙發上坐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這個女孩隨她媽,不大年紀胸部已經不小,再等幾年,誰知還會長成什麼樣子,她穿著一個家居式的小背心,撐的背心緊緊的貼在身上,下身一條七分馬褲,把小屁股繃得緊緊的,誘人的身段一覽無餘。

女孩兒一見王天誠走進來,二話不說,把電視遙控器往沙發上一甩,嘟著小嘴,徑直走向自己房間,啪的一聲,重重的關上房門。

美婦苦笑一聲,對著房門有些不高興的說道:「倩倩,怎麼能這樣對待客人呢,快出來給小王老師倒杯水。」

「我在學習呢,沒空!」少女的聲音充滿了不快。

王天誠趕緊說道:「沒事,沒事,她學習要緊,我不渴。」

美婦又是一聲苦笑,坐在沙發上說道:「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我和她爸早年就離婚了,從小我就慣著她,要什麼給買什麼,現在給慣的學習是一塌糊塗,明年考大學該怎麼辦啊。」說著神情就有些傷感。

王天誠坐在美婦一側,聽她說話的時候,看著美婦大腿微微張開,裡面黑色絲質小內褲看的清清楚楚,她優雅的坐姿,讓內褲包裹的神秘地帶高高鼓起,內褲淺淺嵌入身體裡面,中心地帶勒出了一條細細的縫隙。

今天,王天誠穿著的是個面料褲子,褲襠上立刻高高聳起,撐起了一隻小帳篷,他聽著美婦的話語,有些尷尬,趕緊那過書包擋住褲襠,不想讓美婦看出自己的醜態。

「阿姨,你放心,我雖然以前是農村來的,但是上高中時候學習成績優異,您看這是我高考時候的成績單,另外我學習上還有許多心得,可以和您女兒交流一下。」說著,就把從書本中的成績單遞給美婦,王天誠開始推銷自己,另一方面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美婦接過成績單,看了幾眼,微微的點了點頭,又朝王天誠這邊挪了一些。

王天誠這下鼻血差點流出來,這麼近的距離,內褲中跳出的幾根雜草都能清晰看到,他定了定心神,不敢再看下去,如果讓美婦發現自己不規矩的眼神,自己的這單生意肯定要黃。

「高考成績這麼好。」美婦把成績單還給了王天誠,有些興奮的說著。

「阿姨您過獎了,」王天誠坐直身子,目不斜視的看著美婦,接著說道:「我給您介紹一下我的收費情況,我一個小時收費50元,一天2個小時,就是100元,我的成績您也看過了,這就是我比一般大學生收費稍微貴點的原因。」

美婦略微笑了一下,說道:「錢不是問題,你每天都能來麼?」

「恐怕不行,我另外還兼了一份家教,平時只有週二、週六、週末有空,您看您的女兒那天休息,我過來就行。」王天誠淡淡的說道。

美婦聽王天誠這麼一說,低頭在想著什麼問題,大腿不由自主的又張開了幾分,王天誠目光又被吸引了過去,黑色雜草真的很多,那條陷進去的小縫又緊了幾分,能清楚的看到裡面的形狀,很肥。

王天誠暗自咽了一口吐沫,正在聚精會神的數著到底露出幾根雜草時,美婦的聲音把他驚醒:「小王老師,你看這樣行不行,我每天給你二百塊,從下午五點半到八點,晚上在我家吃飯,你把另外一份工作推掉,每天晚上都來我家怎麼樣,我實在是擔心我女兒的學習。」

王天誠聽到這樣優厚的條件,有些心動。
第002章 誘人美臀

王天誠盤算了一下,每天二百塊,一個月能收入六千塊,比一般上班的人還多,還能管頓晚飯,這樣優厚的條件去哪找呢,不過另外一家那個學生成績剛有點起色,就這樣推掉了,有些不講信用。

王天誠心中立刻下了一個決定,也顧不得再去數雜草了,認真的回答道:「阿姨,按說您這條件實在是太優厚了,我沒有理由拒絕,不過,我在那一家已經說好了,不能說不幹就不幹啊,這樣我良心上有些過意不去。」

美婦在一旁也是點點頭,對王天誠的話很是滿意,她聽王天誠接著說道:「阿姨,要不這樣你看行不,我週二、週六、周日每天都來到晚上八點,還是一百塊,並且月底等您女兒月考成績出來之後我再收錢,如果沒有提高,甚至下降了,我分文不要,怎麼樣?」

美婦沒想到王天誠能這麼說,很是意外,想了一下,說道:「我說過了錢不是問題,只要能讓我女兒成績提上去,再貴我都會出,時間上就先按小王老師說的辦吧,放心如果我女兒月考成績出來了,只要能稍微提高一點,我都會重謝小王老師你的。」

「阿姨您太客氣了,什麼重謝不重謝的,我來做家教,幫助學生提高成績是我的職責所在,」王天誠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不知道您女兒那幾科不行,我安排一下複習進度。」

美婦不假思索的說道:「我女兒倩倩除了英語還湊合以外,其他科目都不行,尤其是數理化,自從上了高中以來,從來都沒及格過,成績單每次拿回來,我看都不想看。」

美婦說起女兒的學習,明顯非常上心,又朝王天誠這邊靠了靠,讓王天誠有些臉紅,身體向後錯了一下,美婦也發現自己的失態,把身子又挪了回去,緊緊並上她的雙腿,王天誠略微有些失望,看不到美妙的裙內風光了。

他定了定心神,說道:「那我週二幫你女兒複習數學,週六物理,周日化學,其他的我在補習這些功課的同時,穿插著補習一下怎麼樣。」

「那好啊,只是不能每天都來,有些可惜了。」美婦高興的說著。

「那我從今天就開始吧,你看怎麼樣?」王天誠收回不安分的目光,正色說道。

「嗯,好的,今天就開始吧,我有點事要出去一趟,你教我女兒學習吧。」

美婦站起身,對王天誠說道。

王天誠看著美婦走到女兒的房間面前,只聽她說道:「倩倩,好好跟小王老師學習,聽到沒有,不要亂發脾氣,媽媽出去一趟。」

美女又回到王天誠身邊,說道:「那我女兒拜託你了,小王老師,不過剛才我說的你再考慮一下,那邊的家教能推就推了吧。」美女還是有些不死心。

王天成笑了一下說道:「好的,我回去再想想。」說著就把美婦送到她家門口。

讓王天誠噴血的一幕又出現了,美婦彎腰穿鞋子的時候,屁股高高撅起,本就很短的緊身裙根本包裹不住裡面的內容,背對著王天誠直接就去穿鞋子,黑色蕾絲花邊內褲和大半個雪白的屁股,直接露了出來。

王天誠在美婦身後,顫抖著雙手,毫無顧忌的盯著美婦那裡,下身漲的難受,美婦黑絲內褲薄的有些不像話,菊花都隱隱約約看到了影子,本就很窄的內褲被勒進了小縫中,發紅的唇邊擠出來一大半,在王天誠腦海中,立刻閃出一個念頭,沖上去,捅進去。

還好,王天誠的理智克制住了心頭的魔鬼,沒有讓自己一時失足千古恨,在欣賞完美婦誘人的畫面之後,只是淡淡的笑著送她出了門,書包緊緊的貼在褲襠上,生怕露出一點馬腳來。

王天誠在客廳中站了好一會兒,把自己內心中的浴火強壓下去,當自己身體冷卻下來,這才走到倩倩的房門前,輕輕敲了兩下,說道:「你好,我可以進去麼?」

裡面傳出來一個愛理不理的聲音:「門又沒鎖,你自己沒長手,不會自己開。」

王天誠苦笑了一下,這個孩子慣的還真是不清,無奈只好自己把房門打開,他大概掃了幾眼屋內的陳設,這間屋子很大,一張大床佔了屋子的一半,床頭有個梳粧檯,邊上是個壁櫥,在窗戶邊有個書桌,上面放著個小書架,書架上擺放著一下少女漫畫和雜誌之類的書籍。

倩倩正坐在書桌前擺弄著電腦,看都不看走進來的王天誠,也一點沒有要起身的意思。

王天誠走到書桌前,找了個凳子坐下,說道:「你好,我叫王天誠,你媽媽讓我來為你補習功課。」

「知道了,煩死了,讓我把這局打完行不?」少女在電腦上玩著連連看,敷衍著王天誠。

王天誠有些生氣,他那見過這種學習態度,把書本往書桌上一放,直接就按下電源開關鍵,關上了電腦。

「你幹什麼,當個破家教有什麼了不起,能隨便關人家電腦。」倩倩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氣急敗壞的喊道。

「當個家教是沒什麼了不起,可是我既然來了就要對你學習負責,不能讓你再沉迷在遊戲中。」王天誠沉聲說道,語氣十分嚴厲。

「誰要你負責,你當你的家教,我玩我的遊戲,咱們互不干涉,你每天坐兩個小時賺著錢就行了。」倩倩又坐在椅子上,看都不看王天誠一眼。

王天誠氣極反笑,回答她的聲音也不大:「你說的聽起來的確不錯,每天我坐在這裡就能賺一百塊錢,的確挺輕鬆的。」

倩倩看了王天誠一眼,不知道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也不想知道是什麼意思,伸手就要去按電源開關:「既然你這樣說了,我們各幹各的事兒吧。」

王天誠擋住了她的手,倩倩有些不快:「你幹什麼?」

「你聽我把話說完,你的學習好壞的確跟我沒有半分關係,可是你想過沒有你母親辛辛苦苦把你養大,為了你的學習操碎了心,你能說你的學習跟她也半分關係沒有?」王天誠繼續說道:「我是你母親請來的,我要對她負責,不能讓她的錢白花。」

倩倩嘟著嘴,坐在椅子上,不吭氣了。
第003章 少女心計(上)

過了一陣,倩倩終於坐直身體,拿起筆,說道:「你說吧,怎麼學,我成績差的很,什麼都學不進去。」

王天誠在內心中長舒一口氣,看來這個女孩兒還是有點孝心,要不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不動聲色的說道:「學習差沒關係,只要想學成績一定可以提上去。」

「我現在可是全年級六百多名,成績能提到那裡去?」少女嘟囔說道。

「還是那句話,只要你從內心不抵觸,就是全年級最後一名,我也有辦法讓你進全年級前十,我是我們縣裡的高考狀元,想必在你們城裡成績也差不到那裡去吧。」王天誠並沒有說大話,成績單能證明一切。

少女狐疑的看著王天誠,有些不信,繼續說道:「真的假的,別把牛吹破了天,掉下來摔死了。」

王天誠也不生氣,從書本中掏出一份卷子,擺在倩倩面前說道:「這是一份我整理過的數學卷子,題量只有你平時考試的一半,你先做一下,我掌握一下你的基礎,然後再給你定一份學習計畫。」

倩倩掃了一眼面前的卷子,有些不想看,不過她還是聽話拿起筆,開始做起題來。

倩倩本來長得就很漂亮,瓜子臉,長髮披肩,一件奶白色的小背心裹在身上,加上做題時,不斷的微微皺起眉頭,讓王天誠看的有些失神。

不過少女的注意力好像不是很集中,做起卷子沒多久,就開始跑神,開始擺弄起書桌上的橡皮,王天誠用手指輕輕敲敲桌子,少女回過神來,看了他一眼,又繼續做題,沒過多久,又是這樣,王天誠又是敲了下桌子,如是幾次,倩倩終於全神貫注的做起了題目。

王天誠看到倩倩認真開始做題了,他在一旁坐著,卻開始跑神了,倩倩微俯著身體,小背心前面微微垂了下來,少女的酥胸繼承了母親全部優點,十七八歲的年紀,胸脯大的就有些不太像話,乳溝不淺,白皙的皮膚透出乳球上沿一條條精細的血管。

王天誠聞著少女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眼睛一直盯在少女乳溝之間,內心中也開始起了波瀾,明知道現在不應該有其他雜念,可是下身不聽指揮的高高翹起,又把褲子頂的老高。

倩倩扭過頭看了王天誠一眼,王天誠趕緊收回目光,裝作一副為人師表的模樣,看了少女手中的卷子一下後,就把目光移開。

王天誠沒有發現,少女在他目光移開之後,嘴角微微上翹,心頭頓時一計生來。

倩倩終於把卷子寫完了,王天誠看了一下時間,她做自己的這套卷子竟然用了一個多小時,並且自己的卷子難度並不是很大,他又看了一下卷子的正確率,竟然只有可憐的百分之三十多,看來倩倩的基礎真的是很差。

王天誠想了一下,說道:「卷子內容我已經看過了,你的基礎還行,不過有些地方還有點薄弱,如果用心學的話,還是能趕上的。」王天誠並不想打擊倩倩,不想讓她剛剛建立起來的一點信心轟然倒塌,那樣的話在學起來更加的困難。

倩倩不吃他這一套,說道:「我自己的水準什麼樣,我心裡清楚的很,別淨撿好聽的說了,是不是我已經無可救藥了?」

王天誠笑了一下,說道:「沒有任何人是無可救藥的,只要智力健全,學習這點小事,書一定能讀好的。」

倩倩冷笑了一下,說道:「說的好聽,我到要看看你能把我教成什麼樣?」

「只要你智力健全,我肯定能把你教好的。」王天誠用上了激將法。

「你說我學不好了就是白癡?」倩倩很不高興王天誠的說法。

「我沒有這樣說,」王天誠聳聳肩膀,笑了一下,接著道:「不抬杠了,只要你用心學,兩個學期,我包你成為優等生,現在我開始給你複習一下數學吧。」

倩倩撅著小嘴,對王天誠的說法不以為然,眼睛盯著書本,聽這個小老師講課,就是不知道心思裡是不是在想學習內容。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王天誠一邊收拾著自己拿出來的學習用具,一邊說道:「為了下次不浪費學習時間,你把剛才我拿出來的兩份卷子都做了,一份物理一份化學,是不是你自己做的我一眼就能看出來,不要想著作假。」

「知道了!」倩倩伸了一下懶腰,懶散的回答道。

「你想一下含辛茹苦把你養大的母親,想想她為你做的一切,你就有學習動力了!」王天誠收拾好東西,站在倩倩的房門前扭頭說道。

倩倩沒有理他,從書架中隨手拉出一本書,隨意的翻著。

王天誠搖了搖頭,離開了倩倩家。

倩倩聽到家門嘭的一聲關上後,一下躺在床上,似笑非笑的自言自語道:「說的好聽,能進全年級前十,下次來我就讓你滾蛋。」

這天夜晚,王天誠失眠了,倩倩媽媽的身影,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熟婦的成熟氣息深深吸引著他,讓他這個毛頭小夥子為之一硬。

王天誠攥著自己的堅硬,輕輕的套動,學校的床是每人一張,上面是床鋪,下面是書桌,不用擔心床鋪的晃動會影響其他人,尤其是這種夜深人靜的時刻,正是個思春好時刻。

想著倩倩媽媽出門換鞋的那一刻,迷人的大腿,就近在眼前。

慢慢的從下往上,直到大腿的交匯處,黑絲內褲包裹的那條小縫,不安分的黑色雜草,更讓他鼻血直流肉唇,王天誠在也忍受不住,加快了手中套動的速度,現在的感覺就好像自己硬物已經放進去了一樣。

那股熱流在體內再也憋不住,直接噴發而出,有力的打在早已準備好的衛生紙上。

直到這股熱流噴出來,王天誠這才恢復到現實中,無奈的看著手中已經浸濕的衛生紙,才從幻想中回過味來,這是在自己床上,他苦笑了一下,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做個家教,能讓自己這麼興奮。

不過,王天誠想著美婦開給自己優厚的待遇,又想著美婦風韻是身軀,還有一個童顏巨乳的小蘿莉,自己疲乏的身軀慢慢沉睡過去。

第004章 少女心計(下)

又是一個該去倩倩家幫她補習功課的日子,王天誠今天出門時特意打扮了一番,把頭髮洗的乾乾淨淨,還梳出了一個造型,他也不清楚為什麼要這樣,不過,潛意思裡,他強迫要求自己這麼做。

第二次上門,已經不需要在暈頭轉向的問路了,很快就敲開了倩倩家的房門,開門的是倩倩,王天誠進門望了一眼,美婦這次沒有在家,他有些失望,心中略微空了一下,不過並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自己是來給學生複習功課的,幹好正事就行了。

剛進門,倩倩在鞋櫃裡找到上次王天誠穿過的拖鞋,遞給了他,說道:「王老師,過來了,把鞋換了就開始上課吧。」

王天誠從剛才略微的失望中回過神來,突然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但是不對在那裡自己又說不清楚。

他看了倩倩一眼,今天這個小妮子穿的格外短,一件家居粉紅色吊帶裙,兩條細細的帶子提著胸前的遮羞布,深深的乳溝不用往裡探,就能窺到其深不見底,裙子短的僅僅能包裹住她的小屁股,不知道今天這個小妮子在玩什麼花樣。

王天誠接過拖鞋,剛換好了鞋,正要往倩倩房間進,只聽見倩倩說道:「王老師,先不忙著複習,來沙發上休息一下吧,過來時辛苦了,大熱天的,先喝杯飲料。」今天的倩倩和上次判若兩人,對王天誠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

王天誠心中起了一點點疑惑,不知道她在打什麼算盤,只要能老實學習就行了,對自己態度怎樣都行,反正只要她的學習成績提高,自己那錢就行,他沒有停下腳步,淡淡的說道:「不用了,咱們不要浪費時間,上次我拿給你的卷子你寫完沒有。」

倩倩已經把飲料倒好,端著杯子也跟進了房間,故意深深的彎著腰,把杯子放在王天誠面前,說道:「嗯,已經寫完了,我給你拿出來。」

王天誠在這個小妮子剛才彎腰的瞬間,眼睛差點沒掉下來,這個女孩今天竟然沒有戴胸罩,寬鬆的吊帶短裙墜下來時,他眼睛不由自主的望了進去,裡面嫩紅色的花生米看的是一清二楚,他心頭一緊,有些坐不住,屁股扭動了一下,盡量使自己狂躁的內心平靜下來,他的下身已經控制不住猛烈的跳動著,今天他穿了一條緊身牛仔褲,就是怕自己像上次一樣再出醜,不過這樣一來,憋屈的下身有些發痛。

王天誠一陣口幹,正要拿起飲料喝上一口時,發現倩倩去床頭上那書包時,豐臀微微翹起,下身竟然連熱褲都沒有穿,只有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棉質內褲,包裹著她的隱秘處。

春光只是驚魂一撇,就一閃而逝,婷婷把卷子拿過來,看著王天誠端著杯子沒有要喝的意思,眼神中略微有些失望,催促道:「王老師,快喝飲料吧,看把你熱的,汗流的滿頭都是。」

王天誠現在的確有些喉嚨發乾,自己的欲火在心中燃燒,把身體的水分都要逼出來了,他把杯子端起正要放在唇邊一飲而盡,忽然,用餘光從倩倩眼中讀出一絲異樣來,那個小妮子似乎很在意自己把這杯飲料喝下去,其中必然有詐,一個聲音在王天誠心中突然響起。

王天誠不留痕跡的看了倩倩一眼,裝作不在意的樣子把手中的杯子一放,說道:「嗯,不急,先給我看看你寫的卷子。」

倩倩的神情明顯是失望之極,但又不敢過分的表現出來,她的樣子王天誠全部都看在眼裡,也不點透,今天一進門就發現有些不對,他到要看看這個小妮子到底要耍什麼花樣。

小妮子溫順的坐在椅子上,不留痕跡的把雙腿微微張開,本已經很短的裙子,已經蓋不住裡面的內容,一條帶著粉色小花的純白內褲隱隱約約顯露出來,粉紅小花剛好能遮住少女的桃源洞,窄小的褲邊緊緊的勒著倒三角,一個純白色的墳起從裙底凸顯出來。

王天誠拿著卷子的手有些顫抖,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不斷的用餘光掃視著那裡,這明顯是赤裸裸的誘惑,王天誠的定力還算不錯,強忍著內心中的衝動,不斷的告誡自己其中有詐。

他心不在焉的看了一邊倩倩做完的卷子,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嗯……你這個物理、化學基礎有些薄弱啊,卷子錯題很多……」還沒說完,只見倩倩又把腿張大了幾分,下面已經全部顯露出來,一股少女的幽香侵入王天誠的內心中。

倩倩把身體移向王天誠,用她尺寸不小的酥胸壓在他手臂上,天真的問道:「王老師,那裡錯了,你給我講講嘛!」說著,又摩擦了幾下。

王天誠腦袋嘭的漲了起來,感覺全身的血液只湧到了身體的兩個地方,大頭和小頭上,那柔軟的摩擦仿佛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樣,讓王天誠瞬間失去了理智,在他腦海中現在只有一個聲音,佔有她,佔有她。

就在王天誠轉過身來正要實施犯罪行為的時候,他好像看見書桌上攝像頭亮了一下,就在這千鈞一髮之刻,他瞬間明白倩倩究竟要做什麼了。

王天誠接著轉身的動作,騰的一下站起來,把手中的卷子往書桌上狠狠一甩,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麼,我從一進門就知道了,限你一分鐘之內把衣服穿好,繼續學習。」說完轉身離開了倩倩的臥室。

倩倩目瞪口呆的看著王天誠離去的身影,氣急敗壞的狠狠跺了下腳,眼看就要成功了,沒想到在最後一刻功敗垂成,哪能不讓她傷心,不知道哪裡出了破綻,讓王天誠發現,以後再用這種方法根本就沒有效果,她無奈只好按王天誠所說把衣服穿好。

王天誠站在門外,小心臟還是在砰砰的急速跳動,入目的那朵粉色小花,還在他腦海中翻滾,雖然已經說服自己那是一個陷阱,可是在內心中卻還有個微弱的聲音對自己說,上啊,上啊。

等了一會兒,見裡面的倩倩還沒有動靜,王天誠有些按耐不住,敲敲門說道:「換好衣服沒有,我要進去了。」

倩倩再也沒有那種恭敬的態度,懶洋洋的說道:「換好了,你進來吧!」

王天誠推門進去,看到倩倩已經把自己包裹的很嚴實了,聳立的胸部已經被T恤包裹,下身一條發白的牛仔褲,還是能清晰的看出她凸凹的身材,他心頭總算松了一口氣,不過還帶些微微的失望。
第005章 愛讀書的孩子

王天誠走到書桌前,厲聲說道:「你以為這樣就能讓我就範,就能把我趕跑,你就能不再學習了麼?告訴你,不可能!」

倩倩撅著嘴坐在椅子上,眼睛看著窗外,一句話也不說。

王天誠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些重了,坐在她旁邊的凳子上,又和聲細氣的說道:「倩倩,給你講個故事,我們再開始學習好麼?」

倩倩扭過頭看了一下他,說道:「什麼故事?」

王天誠想了一下,說道:「有個小孩,他父母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每年都是靠天吃飯,眼巴巴望著地裡的糧食,希望能多打下來一些,能供他們的孩子讀書,可是有一年天特別乾旱,一年中一滴雨也沒有下,地裡一顆糧食也沒有收上來,交不起來年的學費了,只好讓這個孩子輟學在家。」

倩倩開始認真的聽起來了,她漸漸的扭過頭,看著王天誠,問道:「那個孩子就在家裡不上學了麼,他一定特別高興吧?」

「高興?那個孩子一點也不高興,他在家裡靜靜的坐了三天,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能讓他繼續讀書的辦法。」王天誠說道這裡頓了一下。

倩倩有些焦急,連忙問道:「什麼辦法?」

「他家裡那邊有野豬,不過在深山裡,一般的獵人都不敢進去獵捕,野豬發起瘋來能把人的肚子挑開,這個孩子為了能繼續讀書,瞞著父母直接進山打野豬了,那時他只有十五歲。」王天誠說的有些口渴,下意識的去摸書桌上的杯子,卻被倩倩先搶了過去。

只見倩倩飛快的給他換了一杯純淨水,坐到他身邊,滿是疑問的問道:「那個孩子最後打到野豬了麼?」

王天誠喝了口水,潤了一下喉嚨,說道:「他在山裡等了三天三夜,在野豬的必經之路上挖了一個陷阱,他有些人小氣力不大,挖的陷阱並不是很深,就聽到有野豬要過來聲音,他趕緊把陷阱掩藏好,等著野豬陷下去,野豬剛走到陷阱上,立刻就陷下去了,在陷阱裡大聲的嚎叫著,這個孩子興奮極了,第一次抓野豬就能成功,是他沒有想到的,把野豬拖回去就能賣錢上學,這個孩子飛快的跑到陷阱邊上,往裡看,就在這時……」

「怎麼了?」倩倩對王天誠故意賣關子有些不滿意。

「野豬本來在陷阱中如果等了兩三天,它沒力氣了,也就能困死在裡面,可是這個孩子的出現,激起野豬的狂性,野豬不知怎麼一下就跳了出來,直接用它的獠牙刺向這個孩子。」王天誠連說帶比劃,說的是驚險動魄。

倩倩聚精會神的在聽著,明顯她被這個故事吸引了,那個孩子最後的命運也在她的心中懸著。

王天誠也不在賣關子了,準備一口氣把這個故事講完:「這個孩子見到野豬竄了出,也嚇了一跳轉身就跑,野豬竄進很大,直接把獠牙插在他的肩膀裡,拖著他跑了幾十米,這個孩子早就暈了過去。」

「孩子得救了麼?」倩倩很不滿意王天誠把故事講的斷斷續續。

「嗯,孩子最後得救了,由於他離家出走的三天,父母都急瘋了,全村人都上山尋找這個孩子,最後還是野豬的嚎叫聲把村裡人引到,看見野豬的獠牙上掛著這個孩子,全村人都驚呆了,迅速把野豬制服,把孩子救了下來。」王天誠笑了一下,表示已經把故事講完了。

「你還沒說這個孩子最後上學了麼?」倩倩打破沙鍋問到底。

「如果這個孩子最後沒有上學,還能坐在你面前給你講課麼?」王天誠輕輕的露出一側肩膀,上面有個淡淡的傷疤,年輕人的皮膚新陳代謝的很快,歲月已經把傷疤漸漸抹去了。

倩倩吃驚的看著這個傷疤,漸漸的低下頭,在心裡暗自和眼前這個小王老師做起比較。

「談談吧,剛才在那個茶杯裡面放了什麼?」王天誠抿了一口水,向正在沉思的倩倩問道。

「春藥!」倩倩脫口而出。

「噗!」一口水從王天誠嘴裡噴了出來,即使心裡早有準備也被倩倩這個答案嚇了一跳,他趕緊擦擦噴在桌子上的水,說道:「你還真敢放,不怕我喝了那杯加了料的飲料對你有非分的舉動?」

倩倩甜甜的笑了一下,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個手電筒模樣的東西。

王天誠很是好奇,問道:「這是個什麼玩意兒?」

倩倩也不回答他,直接打開手電筒的開關,手電筒的頭部劈劈啪啪的射出藍色電流,王天誠心頭一顫,嘴角抽搐了一下,板著臉說道:「你真夠狠!」

倩倩又坐回椅子上,說道:「今天我算是栽到你手裡了,今天的事情就不要給我媽說了吧?」

王天誠笑了笑,說道:「那要看你以後的表現了。」

倩倩裝模作樣的敬了一個禮,說道:「保證服從命令,希望能按照你的方法讓我進入全年級前十名。」

「這個你放心,這是我的責任。」王天誠看了一下桌面上的攝像頭,接著說道:「那還不把你的攝像頭關掉。」

倩倩吐了吐舌頭,一副可愛少女的模樣,一邊關著電腦,一邊說道:「我說,你是怎麼發現我開著攝像頭的,你好像馬上就要上勾了啊。」

「瞎說,」王天誠哪能承認自己馬上就忍不住的事情,一副為人師表的模樣說道:「我從一進門就發現你的企圖了,你小不點一個,你這點伎倆,都是我玩剩下的。」

倩倩一臉壞笑,說道:「淨吹牛吧你。」

王天誠不再跟她開玩笑了,一本正經的說道:「不要瞎扯了,快開始學習,今天幫你補習物理,明天化學,好好聽我給你講,你這次月考成績提高了,我才能繼續留下來,這是我給你母親立的軍令狀。」

「啊?還有這事兒,害的我白忙活一場!」倩倩裝作很是失望的神情說道。

兩人哈哈一笑,經過剛才的鬥智鬥勇兩人的關係迅速緩和起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