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女友日記本-周末浪漫

女友日記本-周末浪漫

戀愛最甜蜜的時段就是剛開始的新鮮期了,那時候我精力充沛到自己現在羨

慕的死的地步。

偷閱女友日記時,在那段時間的記錄,也都是把我奉爲壞人一列。

想也是,第一次約女友出校,就把女友诳到了網吧去包夜——當時還沒想到

去賓館,其實我都是很純的——我還記得那天特意只穿上一條牛仔短褲,連內褲

都未穿上就是爲了方便猥亵女友。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到了網吧內,我失落地發現包廂已經滿了,只好坐到那

種格子間沙發座,一間兩張沙發背對著,四個位置,用磨砂玻璃圍住一圈的那種

我當時只顧著自己的計劃,完全沒有去觀察女友的想法。

直到現在才發現,其實當時女友也是半緊張半期待的,色色的事情自交往以

來就沒有少做過,這次兩人夜遊又怎麽會少呢?不過女友並未想過獻身的事,據

她自己記錄的想法,只是因爲中意我,願意讓我佔便宜罷了,以及自己也有些怪

怪的感覺。

正因如此,在那樣的環境下我抱著鐵定被拒絕的心態去問女友能不能脫下內

衣——雖然過分的事情做不了,上下其手還是不可少的——女友居然會臉紅著點

頭。

這對於那時的我來說真是意外驚喜。

我一直以爲胸罩只能從後面解,但是解開了扣子卻脫不下來。

女友頭一次用笨字來形容我,然後自己解開了肩帶扣子,將一雙椒乳的掌控

權完全交給了我。

之後我便更加得寸進尺,隔著衣服摸夠了,又伸進衣服里捏弄,手上舒服了

,又要女友掀起衣服來讓我咬一咬,還抓住女友的手讓她拉開我褲子拉鏈伸進去

撫摸我的小兄弟。

自己確實有夠過分的,女友一個讓步,我就得隴望蜀了。

起先只是掀起一角露出一個乳房,接著便發展到將衣服掀的更高了些,兩只

乳房都跳了出來,之後色膽再起,我差點想將女友的上衣直接脫掉,雖然這個讓

步女友沒給,但衣服仍給我掀到了鎖骨處,已經幾乎是全脫光了。

不要忘了,我們還是在大庭廣衆之下。

幸虧女友的位置是在角落才沒被注意到,保持這種高度暴露的狀態卻一直沒

被發現,這大概讓女友也放鬆了警惕,身子便任由我胡鬧。

右手扶著鼠標,雙眼跟沒事人似地還在看著屏幕,下面左手雖然心不在焉卻

還是機械式的給我套弄著。

就在這時,樓下小吃店的夥計上來宣傳夜宵,正好走到我們所在的格子間旁

邊。

雖然夥計很有職業素養地沒有停留,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一定看到了女友的半

截天體秀。

這讓我興奮了起來,女友也察覺到了我的反應,低頭小聲對我說:「怎麽突

然下好像更硬了?」

可恨當時經驗少,我居然老老實實地說:「剛才那個賣夜宵的人看到了诶。

女友本來只是兩腮绯紅,這下突然紅到了脖子,手立馬從我褲子里收了回來

,把衣服飛速拉下,又羞又氣:「你就那麽喜歡我被人看到啊?」

其實當時我以爲女友自己也很享受這感覺,加上一直得到女友的順從,膽子

也大了,結果卻忘了女人最喜歡的矜持力量更大。

事後費了我老大一番功夫才得到了原諒,當然自此一宿沒法再做什麽過分的

事,最多也只能隔著衣服享受了。

矜持實在是很奇妙的東西,尤其是發情的矜持女人。

原本我只是這樣猜想,當女友在日記里告訴我(好吧不是告訴我)自己也感

覺到刺激,但是卻非常害羞無法容忍繼續這樣的刺激時,我越發愛上了我女友的

矜持。

無論是攻破矜持的過程,還是逐漸放下矜持的變化,又或者是在矜持被徹底

打破之後的放蕩。

如果沒有矜持,一定不會這麽有意思。

之後幾次都是在包廂,一旦在室內獨處了就了解到什麽叫乾柴烈火。

小網吧的包廂終究是太小太簡陋,但至少給女友一種安全的錯覺。

女友第一次將肉體完全展現在我的眼前正是在這樣的小包廂里,幾平米的空

間甚至無法讓女友好好伸展,但是僅僅身體接觸已經讓我覺得很興奮了。

女友似乎已經放心的交給了我,也不再裝作上網的樣子,開始近距離的觀察

我的身體。

我學著A片里的樣子,跨坐在女友身上,抓著用女友的胸部夾住自己的雞巴

女友就這樣給我做著絕不專業的「被乳交」,盡管沒有想象中的那麽舒服,

但仍然讓我暢快地射了出來,一直落到了女友的臉上,第一次顔射也在同一間小

包廂里完成了。

不過一次意外發生,導致后來女友再也不肯讓我在包廂里對她做過分的事情

了。

因爲那時還只是學生,錢本來就不夠花,一開始也只是每周末都會去一次賓

館浪漫一天。

但年輕人精力那麽充沛,肯定受不了一周只做一次咯,有時候慾火上來了,

不管白天晚上一有時間我便會帶著女友去網吧包廂,當然是在包廂里做些上網以

外的事情了。

我最喜歡每次女友半推半就的樣子,不幹脆的拒絕總是讓人更有侵犯的沖動

那一次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在我關包廂門的時候已經發覺門鎖壞了,完全關

不上。

但這間網吧不是第一次來了,這個包廂也不是第一次來了,雖說是下午,我

還是抱著僥幸心理不去管它——其實我還期望有人能不小心闖進來呢。

在我順利把女友牛仔褲脫下來,開始隔著紗質小內褲挑逗小豆子的時候,門

外傳來一陣女孩子打鬧的聲音,應該是附近中學的學生。

箭在弦上了我更不會搭理外面的情況,按照原計劃脫下小內褲,然後讓女友

坐在我身上插入進去。

那一次女友似乎特別的濕,但就連日記里都沒有寫到爲什麽,難道是我當時

隱隱的期待心情也被女友感應到了?用這樣女上男下的坐姿抽插了幾分鍾,女友

的衣服已經被我脫光撂在了一邊,我感覺到女友的小穴越來越緊,像是在不斷吸

吮著我的陰莖似的。

就在這緊要當口,門突然被個小姑娘推了開來。

女友本能的把頭埋在我肩上,腰肢還在不受控制似地扭動著。

我扭頭正好對上那小姑娘的眼神,她絕對是呆住了,眼神越過我正看著女友

和我的身體結合處。

這就真是「說時遲那時快」了,小姑娘看了不過六七秒左右,之後我便伸長

手把門帶上了(可以想象到那包廂有多小吧)。

盡管中途有人打擾,不過我們都已經到了停不下來的地步了,我和女友都不

約而同加快了動作,沒多久,我把一管熱精盡數灑入女友體內。

多虧了那六七秒,真的是爽的一塌糊塗。

爽歸爽,代價也很大,之後就像我之前說的,包廂從瀉火聖地變成了失樂禁

地,真不知道是賺到了還是虧大了。

從此以後,每個周末我們就開始進駐賓館了。

小城裡各式各樣的賓館幾乎都去遍了,低檔中檔高檔都嘗了一圈,最常去的

一家是民居改的旅館,環境其實不錯,價格也很便宜,就連當時我這樣的學生也

絕對承受得起,最中意的可以說就是這家了。

這家旅館有兩間最便宜的房,本身是一個較大的廳,被用隔板隔開成了兩間

本身就只是給人休息而已,談不上隔音效果,基本是隔壁有一點什麽動靜就

能聽到,彷彿隔板根本不存在一樣。

這樣的房間大家都知道樂趣在哪裡了。

我其實很喜歡那種感覺,不過女友很討厭這兩間房,隔音效果差是一點,光

線幾乎沒有,必須開燈也挺讓人不舒服的。

但因爲價格便宜,所以每次女友反對的話,我就會說:「反正我們兩人也是

睡一張床,不要那麽奢侈啦∼」

不但不要太奢侈,還要於人方便呢。

這兩間姊妹房和另一間雙人房相差也不過幾十塊錢,我當然也喜歡環境好些

的,但是只要發現某一間有人住,我就會毫不猶豫地點隔壁的一間。

那一晚我必定十分勤力,而且總會誘導女友要讓她大聲一點叫出來。

某一次趕巧,隔壁住的同是學校內的一雙情侶,夜裡不知怎的竟然達成默契

,女友那次想必也覺得有趣,不再做太多壓抑,一下子兩邊淫聲浪語此起彼伏。

不過這事情女友卻沒有記下來,那一天的日記只是平平常常一頁而已。

最有意思的是,第二天退房時,正好又碰上那一對出門。

兩個男人心照不宣暗自竊笑,我女友像是剛剛才發現隔壁有人,臉紅得很,

倒是對方的女友很大方,滿臉笑意看著女友。

不過大家並不相識,當時我也沒有想過其他更複雜的發展,彼此萍水相逢,

一笑也就過去了。

周末賓館一日遊真是沒什麽好說的,相信學生生涯大部分都是這樣,大同小

異而已。

不過女友的日記里倒有大爆料,劇情和近來的一條新聞如出一轍。

相信諸公都知道那條進錯房間被偷奸的新聞了,如果女友當日選擇報警,想

必那條新聞早幾年就出現了。

那時候已經是秋初,我和女友已經交往了快半年。

那次周末天有點轉涼,我們去到了一家老式招待所,所有住房都沒有獨立的

衛生間,每層樓只有走廊盡頭一個大衛生間,不分男女,就是一排木門遮住的蹲

坑,打自來水也是在那個大衛生間里,不方便到了極點。

據說這里以前是個宿舍,后來改成了招待所,再后來就一成不變,像是跟時

代脫節了。

就連房間里的擺設都像是九十年代初期,用的還是蒙了灰的白熾燈,燈光昏

暗得很,床頭櫃一腳短了一截,上面放著的搪瓷水杯上還寫著紅字——某某年優

秀什麽什麽。

這麽懷舊的招待所我覺得已經很難找到了,也不知道現在是改建裝修了還是

拆掉了。

當晚我們就睡在其中一間房,床的質量很成問題,只是睡上去就開始吱吱歪

歪響了。

女友因此拒絕了我求歡的要求,我也不在意。

一來已經不是剛開始的沖動階段了,二來今天確實很累,又是爬山又是逛街

,早就發困了。

那一宿我睡得很沈,一醒來已經是七點多鍾了,身邊卻不見女友。

我正奇怪,便撥起了女友手機,等待音響了兩聲卻被掛掉了。

我起身穿好衣服下床,剛走出門沒兩步,就看見女友從隔壁房間走了出來。

她看見我也是一愣,沒等我開口:「昨天晚上上廁所回來走錯了,結果起床

才發現。」

我沒有多問,只是哦了一聲。

那天後來女友像是受不了我的淡定,反倒問起我來:「早上你都不覺得奇怪

的啊?」

我明知故問:「奇怪什麽?」

「那個...房間里有沒有人啊...」

「我相信你啊,」

我很隨意的說,「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問那麽多又沒有好處,幹嘛要懷

疑那麽多呢?」

女友更加覺得對不起我,小聲說:「其實房間里有個人,我以爲是你,所以

才搞錯的...」

猶豫了一下又接著說:「后來早上起來,我嚇了一跳,然後你打電話給我,

我怕吵醒那個人,就趕緊掛斷了,然後就悄悄出來了。」

女友說完后似乎還有些緊張,看見我微笑著說她笨,才慢慢釋然。

我當時心裡其實還覺得有點可惜,這麽好的機會怎麽沒有發生些什麽。

直到今天看見這一天的日記,才明白原來秘密是人人都有的。

女友睡覺有個習慣,總是會半夜爬起來上個廁所。

那晚女友起床后,我卻睡得很沈,沒有像平時一樣醒來陪她去,於是便自己

拿上手機套上衣服去了廁所。

回來時就如女友那天所說,摸錯了門進到隔壁。

房間里也確實睡著個人,女友也真的以爲是我,就安心脫了外套和褲子在他

身邊睡著了。

然而那人並沒有女友暗示的「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女友上床之後他已經

發覺了,卻一直悶不做聲。

睡夢中女友感到自己被輕輕推了一下,半夢半醒間她習慣性地朝「我」

的方向轉過來,一隻腳先搭了過去。

每次睡覺時,女友總是喜歡這樣抱著我,一隻腳高高搭在我腿上,陰戶就貼

在我的大腿。

我便會配合著大腿往上用些力,輕輕擠壓著女友下體,這樣磨蹭不一會兒功

夫女友便會濕潤了。

可以想象這樣的姿勢對於一個陌生男人來說是何等誘惑。

那男人不知道我和女友間的默契,被這麽一搭一時間反應不過來,還愣了一

會,女友這時倒自己扭了起來,下身就直接蹭著男人的大腿摩擦起來,嘴裡還夢

呓似地叫著:「貢...」

男人這時有點明白,膽子也大了起來,開始動手伸進女友衣服里,起先還是

小心翼翼的觸摸,后來便成了大力搓揉了。

女友這時也有些發情,下身貼的更近,愛液將小內褲都染濕了。

男人無疑也感覺到了,再也忍不住,動手脫起女友的內褲來。

往日我們親熱時,都是興起了就開始。

彼此有了默契,也不用說些什麽。

也許正因如此,女友對這個悶不吭聲的男人毫不起疑,任由他將自己剝到一

絲不掛,跟配合著讓男人進入自己的身體,就這樣順利又自然地完成了第一次偷

奸。

房間里只聽得到粗氣聲和床搖動的吱吱聲,還有女友時而忍不住發出的嬌吟

直到這里都可稱得上是在所難免了。

而令我未想到的是女友日記中記錄的後文。

調情時不說話無妨,做愛時我卻常會說一些話來挑逗女友。

這次一點聲音沒有已經很奇怪了,女友感覺身上的男人抽插越來越快,自己

也慢慢要到快感巅峰,忍不住將男人抱得更緊,還不忘避孕提醒:「不要...

不要射在里...啊...裡面啊...」

那人哪會管這麽多,只顧著埋頭幹活,忽然一聲悶哼,一泄如注。

女友感覺不對,連忙伸手拉亮了床頭燈:「你怎麽這樣啊?」

不拉不要緊,一拉嚇一跳。

眼前這個男人哪裡是自己男友?完全是另一副陌生樣貌,只是身材比較像一

些。

女友險些叫出聲來,卻被男人用嘴一口封住,更被他將舌頭伸了進來。

想要掙扎,男人的雞巴可還在自己體內呢,這會兒受了些刺激又脹大起來,

繼續開始新一輪的活塞運動。

女友本身就有些敏感,更受不了這樣直接的攻勢。

身體雖然已經被攻陷了,頭腦還是有些清醒的,仍在不停問:「你...啊

...你是誰...啊...你不要...你停啊...」

男人聽她這樣說,動作反而更加劇烈,女友已經完全軟了下來,已經不能好

好說清一句完整的句子,只有無意義的浪叫。

這樣猛烈的抽插持續了三分多鍾,男人突然低聲說:「我要射了。」

女友試圖推開他,反倒被他抱得更緊,這一次仍是不能倖免,一炮精子一滴

不漏的射了進去。

男人還想繼續,但這次雞巴已經徹底軟了下來,只靠著小穴緊縮才沒有滑出

來。

女友尚在休息,男人又壓到她身上,雞巴軟趴趴的硬塞在小穴里:「舒服吧

?」

女友白了他一眼:「快下來,我要回去。」

男人下身用力頂了兩下:「現在是你夾著我不放啊。」

女友臉一紅,陰道又無法自控的抽搐了幾下,男人嘴上笑得更開了:「看吧

,又來了。」

說完乾脆直接雙手抱住女友,「別走了,你自己進來的,也是緣分,做都做

了,無所謂多做幾次。」

說話間,男人的陰莖竟然又硬了起來。

女友的矜持到這一刻維護與不維護都沒有什麽區別了,但仍是說了一句:「

那輕一點...我男朋友就在隔壁...」

就在我沈入夢鄉時,一牆之隔的地方我的寶貝女友正趴在床上將屁股高高撅

起,被人從身後不斷插入。

此時的女友已經被干開,只是仍有些擔心我會突然醒來。

男人也已經完全放下心來,不再像剛開始一樣小心翼翼,轉而開始肆意淩辱

女友。

對於他來說,女友絕對稱得上是天上掉下來的林妹妹,更重要的是,這個林

妹妹可以隨便干!和前兩次相比,這一次的性交完全稱得上狂風暴雨。

男人因爲已經射過兩次,這一次格外的能幹,從躺著到坐著,再到趴著,乃

至從床上到床下,扶著床頭櫃,最後更是將女友壓在窗台上。

幸好城市小夜生活不豐富,否則這種地段必然要被人看個精光。

女友起初也害怕被人看見,」

你....啊.....你不要....啊....不要太過分啊....

「」

打開窗戶來多涼快啊!「男人將女友一條腿擡起,只讓她單腳立地,插得愈

加用力,」

而且被人看到也是緣分啊,你進錯房間可以被干,被看到也可以啊,看到誰

叫他過來一起嘛!「」

你好...啊...好壞啊....你一個人....啊...我...我

已經...受不了....再叫人來....啊....好舒服....啊..

..「」

再叫人來會怎樣啊?看你很期待啊?」

「會....會被干壞的啊....你...你們都這樣壞....啊..

..力氣這麽...啊....大...啊....「」

那把你男朋友叫醒啊?他肯定會很輕的對吧!「」

他....他才不....啊....不會....每次叫....啊..

..他還更...啊....好舒服....再快一點....啊....「狂

亂之後,女友開始慢慢清醒過來,拿起衣服想要回房間。男人一把拉住她:」

你就這麽回去?你聞聞自己身上。

「確實,剛才的瘋狂弄得全身大汗淋漓,還貼在窗台上弄得一身灰,下體更

有一股怪怪的精液味道。女友急了,像是對著我撒嬌一樣:」

那怎麽辦啊?「男人一笑,翻出一條毛巾來:」

我帶你去衛生間洗一下吧。

「女友不疑有他,準備穿上衣服過去,卻又被男人攔住:」

你衣服髒了回去不一樣不好交代,反正現在沒人,就這麽去呗。

「女友一愣,想想他說的也對,於是一咬牙說:」

那你先出去,幫我看一下,我再出去。

「男人拉住女友的手:」

只要你不大聲叫就行。

「說著便直接拉著女友走出了房門。此時應該已經到了淩晨四點左右,天快

要破曉。兩個赤條條的人在昏黃的燈光下迅速竄進衛生間內。女友發現確實沒有

人,安心的用水擦拭著身子。男人卻不老實,在女友身後不斷把玩著女友的胸部

。女友擦洗得差不多了,正要叫男人一起走,卻又被男人強行摟著親吻。男人的

另一隻手更直接探進了女友剛洗干淨的小穴里。女友擺脫了男人的親吻:「你干

嘛?放我回去!」

「少來了,」

男人的手指繼續摳弄著,「我才沒那麽傻,何況你下面都還沒洗干淨呢,哥

哥來幫你再洗一下。」

盡管細節部分是我看著日記想象的,但女友確切無疑的寫了那男人一晚上干

了四次。

並不是不能想象,畢竟剛和女友在一起時我也被她的肉體深深迷住,一晚上

徹夜未眠都在勤懇運動。

而女友帶來的新鮮感、天降淫娃的驚喜感覺,男人再干她多幾次也不奇怪了

衛生間里,女友再次半推半就的給幹上了。

她被男人抱了起來坐在水池上,男人站著從正面插入她的小穴。

這體位使女友無法自控的用雙腳緊緊夾住男人的腰部。

男人趁機將她抱了起來,陰莖一下子插得更加深入了,女友忍不住叫了出來

男人這次似乎是徹底大了膽子,任由女友大聲淫叫,就這麽抱著邊走邊干,

每走一步彷彿就更深了一點。

盡管衛生間離他的房間不遠,但這短短幾米路程仍舊給了女友莫大的刺激,

以至於她都在自己日記里不顧矜持地形容自己「真的好淫蕩」。

進到房間里,兩人門也沒有關就滾到床上繼續奮戰。

男人剛才的舉動已經讓女友徹底瘋狂了,兩人開始用女上男下的姿勢相干,

女友更是眼神迷離地不斷扭動著腰肢。

淫液止不住似地不斷噴出,床單又給濕了一大片。

這一次女友徹底累趴了,如果不是我一個電話,也許還光著屁股趴在床上熟

睡。

被鈴聲驚醒時,她才發覺昨晚連門都沒有關上,那男人也赤身裸體躺在自己

身邊。

女友趕緊按掉了我的電話,迅速穿上衣服,還不忘用毯子將男人蓋住,這才

急急忙忙走出房間,正遇上出門的我。

以上情節我加工了不少,不過女友本身記錄的雖然簡單,但看著也很是讓人

興奮。

不久前看到那條走錯房間的新聞,我還特意叫女友來一起看,故意又問她:

「那個人真的一直睡著那麽老實啊?」

女友臉上一紅,但很快明白我的意思,掐了我一下:「不是啊,他其實跟這

個人一樣偷偷強奸了我啊,你滿意了吧?」

我心想:當然滿意啦,如果你能像日記上那麽老實我就更滿意啦!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