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 18

出差 18

出差

=======================================

(18)

我在家裡多待了兩天才回學校。其實這兩天除了睡覺以外,根本都沒在家裡面,我

天天都被老媽一早就叫起床,然後催著我到宜靜家報到。

宜靜的身體其實在出院後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這兩天我跟她就趁機會到處去玩,

風景區手牽手散步、西餐廳燭光晚餐或是到湯姆熊暫時變回小孩,重溫兒時歡樂。

「大雄∼∼」宜靜故意拉長了尾音說話,第一次感覺到女孩子的溫柔撒嬌原來是這

麼的銷魂的,簡直把骨頭都給叫酥了。

「嗯」

「嗯什麼嗯啊∼∼」宜靜繼續發威「人家要∼∼」一邊說一邊用她那近乎D-cup的雙

峰,半夾住我的手臂,磨蹭來磨蹭去,弄得我心癢癢的。

「啊!要•••要什麼啊!」

「那隻Kitty啦∼∼」宜靜指指抓娃娃機裡一隻可愛的粉紅Kitty。

嚇我一跳,我還以為她想要•••ㄛ•••想太多了。

有交過女友的都知道,當你遇到這種狀況你只有一種選擇,那就是丟錢,抓!別以

為這看來小小的一隻Kitty貓你就小看牠,一隻沒嘴巴的怪貓的影像力有多大?那可是會

大到讓一對熱戀中的男女吵到分手的喔!

不信喔?你去翻翻報紙,我保證你•••••找不到!笨死了,你不會真去翻吧?

這種事哪會上報啊!那是我聽人家說的啦。

我既然深知厲害,當下二話不說,換了一堆硬幣,開始抓!

「快點啦!」女生嗲嗲的說。

「喔,好,來了!」男生說。

「右邊右邊•••好!啊∼太右邊了啦∼∼」女生說。

「啊!真的喔?太右邊了嗎?」男生說。

「你好笨喔,你沒有經驗是嗎?」女生說。

「是啊?沒關係吧!?」男生心虛的說。

「試看看吧,再來••再來••好!」女生說。

「到了吧!」男生說。

「進來一點!再進來一點!」女生說。

「對了對了!就是這裡!」女生說。

「夾!夾!夾緊!」男生興奮的說。

「喔!喔!」男生女生同時發出曖昧的聲音。

「哎呀!」

「唉呦,你好差勁喔。」女生說。

「啊∼」男生無奈的呻吟。

「再來一次吧!」女生說。

要是光光聽到上面的對話,你會以為在做什麼事?沒錯!當你需要『抓娃娃』就是

不小心幹了那件事,又沒有做預防措施,之後很可能就要『抓娃娃』了!所以說,我們

一定要做好防護措施,保險•••

『噹!』誰敲我的頭!好痛!

讀者甲:『靠!誰要聽你說教啦,快說故事啦!』

讀者乙:『你再廢話,我就把你閹了!你信不信!』

可憐的作者:『是是是,我寫我寫•••』這年頭讀者真是凶啊!

「啊!又掉了!」

「你真笨耶!上次人家楊英才兩次就抓到了。」

「快啦!再來一次!」「••••」

我雖然知道厲害,但是我實在沒有抓娃娃的經驗,前幾次啥都抓不到,第一次抓到

的卻是抓到Kitty隔壁的一隻龍貓(豆豆龍),這當然是不行啦,於是繼續抓,抓得是地老

天荒海枯石爛,抓到我口袋將盡腦袋氣爆,才在十幾個圍觀群眾中(抓太久,引起人家注

意)抓起了那隻Kitty。

我算算前後花了將近300元才抓到一隻小小的Kitty貓,還好最後有抓到,不然可是血

本無歸啊!

當我跟她心滿意足的離開湯姆熊,來到門口,卻赫然發現,門口的小販賣著一模一

樣而更大隻的Kitty貓,一隻只要99元!昏倒!

這都是小事啦!男人啊!這種事要看開一點,不然啊∼你會短壽很多呦。

—————————————————————————————————————–

「大雄∼∼」又來了,即使她拉著我的手,晃來晃去,使我的手臂在她的胸口碰過

來滑過去,手臂上的每一個觸感細胞都可以準確回報宜靜內衣蕾絲的花樣,好不勾魂,

但是有了上次的經驗,我可是寒毛直豎,不敢有一絲大意。

「你看那邊!有船耶∼∼」宜靜說。

「嗯。」

「嗯什麼啊∼我們去坐啦!」宜靜說。

「喔,好•••好吧!」我說。

付了錢,船老闆拉過一隻小船,我先扶宜靜上船,接著我再小心的上了船。夠浪漫

吧!一些電影電視劇常常有這樣的畫面吧,女的撐把小花洋傘,男的輕鬆的劃著船,清

風徐徐吹拂,帶起幾絲髮絲劃過女主角漂亮的臉蛋。男主角看得呆了,然後輕輕捧起女

主角的臉,深情一吻。

我真的很想這樣子的!

但是,我不會劃船!而且還不會遊泳!

不過頭頂著男人的自尊,說什麼也不能漏氣,只好硬著頭皮給他劃出去。可是沒劃

過的人就是不行啦,原本我以為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真的做了才知道,原來劃船也是

門大學問。

剛開始的我簡直就是笑話,不是原地打轉就是水花亂賤,一下子又失控撞到別人的

船,嚇得人家半死。

「哈哈•••大雄•••你••你不會劃船喔!」宜靜當然不會忘記笑我。

說來真奇怪,要是在以前,我跟她個關係不明之時,她還會有所保留,不會這麼笑

我,但是現在,她可是真的笑得很開心,一點也不含蓄。

「你嘴巴小一點吧!蚊子飛進去了啦!」我說。

「呼呼•••嘻嘻•••」宜靜果然收斂一點「你真是糗耶,上次我跟楊英去玩,

人家劃得可是真好呢!你真是丟臉,虧你是男生耶。」

「哪有丟臉,她人又不在,沒得比,也笑不到我。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哼,嘴硬!」宜靜說「咦?!不會吧!這麼巧,楊英!」宜靜指著我身後的岸邊

大叫,還揮起了手。

「啊!」我趕忙回頭看。「哪裡啊?」

這下可大條了,我跟宜靜關係剛定下來,而楊英又是口口聲聲說要跟我在一起,現

在同時出現,那我該說跟誰好?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搞個不好,我可能馬上會被丟到這

湖裡餵那些烏龜了。

「哈哈••騙你的啦,心虛了吧!」宜靜說。

「呼呼•••哪有?我哪有心虛。」我硬是不認帳。

「沒有嗎?嘻嘻•••」

兩天下來,所發生的事林林總總,難以一一舉出,但是無可否認的,我開始真正領

略了戀愛中男女應有的一些情趣,說來真有點不好意思,我跟她可是先上床再戀愛,真

是對不起古聖先賢的諄諄教誨。

最重要的事情是,大家可千萬千萬不要學我啊!不然會搶到我的市場,那會嚴重影

響我的機會啊!

**************************************

「恭喜!恭喜!」「請客啦!」「••••」

剛剛從家裡回到學校,一走進實驗室就是這樣一個場面,讓我一陣錯愕。

「恭喜啥?」我說。

「恭喜你考上博士班了呀!」志明說。

「我?!考上了?」我有點懷疑,該不會是剛才被傍晚的夕陽曬得發昏吧!現在就

在做白日夢啦?

「你發什麼呆啊?」志明說「快說你要怎麼請客吧!」

「是啊!快快請客吧!我要吃Buffet喔!」「對啊!不然牛排也可以!」「去七股啦

!吃海鮮吃到爆!」「••••」

「好好好!我請我請!」我說。

「耶!好耶!」眾人一陣歡呼。

「明雄。」是教授。

「老師」

「恭喜啊!」

「謝謝老師。」

「那要請客喔」

「嗯,一定一定。」

「喔,還有,下週我發表的那篇論文,你就去幫我講一講吧。」

「喔,是!」$%@##[email protected]^OX

上帝是公平的,給你一些也要拿走一些。

教授是故意的,給你甜頭也要分擔苦頭。

真是意外的發展,我回家玩兩天,居然發生這樣的大事!當然啦,醫院的事也很大

,不過,這是好事,跟醫院的事比起來真是好消息了。

我趕緊找個空檔就溜出實驗室,迫不及待的要快點跟宜靜分享這好消息。

『嘟∼嘟∼嘟∼』撥了宜靜的手機,居然沒有人接。

嗯!那回家吧!宜靜應該是在公寓那邊吧!也許剛好上廁所什麼的。不管了,回去

找她,順便買罐香檳回去慶祝一下!

**************************************

「宜靜!」我一進門鞋還沒脫就大叫。「宜靜!」

「什麼事啊?」宜靜的聲音居然在楊英房中。

「宜靜!你在楊英房間幹麻啊?」我一邊說,一邊跟我那雙難脫的鞋子奮戰。

「我,幫她打掃一下啊。」宜靜開門出來說「她那麼多天不在,幫她清清灰塵。」

「喔,我跟你說,我考上博士班了!」我說。

「真的啊!」宜靜眼睛亮了起來,臉也紅了起來「恭喜恭喜!」光說不夠,她飛身



撲過來,狠狠的親了我一下,她真的是替我非常高興!

「真的啊!我剛剛才知道的!」我說。

「太好了,要好好慶祝一下!」宜靜說「你跟你媽媽說了沒?」

還是宜靜細心,我都還沒跟家裡報喜哩。

「沒,妳把香檳先拿去,我去打電話。」我說。

「呵呵,香檳都買了喔」宜靜說「喂∼∼等等!你家現在不會有人在吧?」

「ㄜ•••」我真是興奮過頭,都忘了,才四點多,家裡沒人的。

「呵呵•••,看你,先去洗個澡吧!」宜靜說。

「喔」

「去去去!好臭!」宜靜推著我去洗澡。

我乖乖的去洗了個澡,順便平復一下激動的心緒,所以,我破例洗了很久。

洗完澡出來,果然如我所預料的,宜靜已經準備好晚餐了。你或許會覺得奇怪,幹

嘛不去外面吃一餐慶祝一下。不過,對我個人來說,我只想先安安靜靜的跟宜靜分享,

吃著宜靜做的晚餐,喝著香檳,幸福二字就是這個樣子了。

至於要去外面吃一頓好料慶祝的事,可以再找時間的。我相信,宜靜一定也是這樣

想,也知道我會這樣想。

「恭喜!」宜靜舉杯說。

「謝謝!」我愉快的說。

喝了一小口,我們就吃起宜靜精心準備的晚餐,雖然倡促間這一頓晚餐並不算豐盛

,然而卻是可口至極。從前有個廣告說:『要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實在是

不錯。 吃著心愛的人所煮的飯菜,除了美味之外還加上愛情,那感覺必是如身在天堂,

幸福美滿。

至於那些不會煮菜的女生,除非妳嫁了個會煮菜的老公,換他來煮,不然千萬不要

相信電視劇演的那套,燒焦的也吃得可口,那只有發生在像101次求婚那種男醜女優,醜

男不用這套就追不到的情況。不然我保證妳,你會看到他跑的速度可以追上飛機(紙飛機

啦),迅速逃離餐桌,衝向廁所。

吃過晚餐,我幫她收拾了一下,就被她趕出廚房,她說我礙手礙腳,其實哪有啊!

我發誓!我絕對沒有礙手礙腳,我只是愛從後面抱著她,粘著像隻大無尾熊一樣,

她的雙手我都沒礙到,雙腳移動也沒有阻檔,我都嘛跟著她走!真的!

我乖乖的出到客廳,開啟電視來看。

宜靜的手機響了起來,我在看著新聞報導,隱約聽到幾句,都是宜靜在嗯嗯喔喔的

,不知道是誰打來的。新聞上正撥著黑龍老大出殯的新聞,吸引了我大部分的注意。

我仔細的看著新聞畫面,試著找到楊英的身影,不過失敗了,因為記者似乎也只能

遠遠的拍攝,楊英應該是在裡面吧。

宜靜收拾好之後,跟我貶了貶眼睛,一頭鑽進楊英的房間,一下子出來後居然拿了

瓶白蘭地。

她拿了兩個杯子,斟上了酒,舉杯。

我接過杯子,一口氣乾掉!

「哈∼∼」我哈了一大口氣,果然是高酒精濃度的酒,不過很爽。

「我就知道,你一定喜歡。」宜靜說。

「呵呵,妳真瞭解我。」

「沒辦法呀,誰叫我認識你那麼久了。」宜靜說「你有幾根毛我還不知道嗎?」宜

靜居然用這種口起跟我說,不過說完她也噗嗤的笑場了。

「呵呵,是啊是啊!妳都知道,不過,我那裡最近又長了好幾根毛,妳要不要再數

數看啊?」我邪惡的說。

「啊!色狼!噁心。」宜靜說「罰你乾瓶!哈哈••••」

「乾就乾,乾了妳就幫我數了嗎?」我說。

「哼哼,你有本事喝嗎?別騙我了,用分期付款我可不認帳啊。」

「不用!我乾!」我猛的搶過瓶子,一仰頭,瓶口對準嘴巴,灌下去了!

「喂!喂!」宜靜緊張的叫著「別這樣!會醉的!」

「我就是想醉!」我一口氣喝完半瓶後說。「我今天心情好,想狂醉!醉在妳身上

!哈哈哈•••」酒精很快發揮作用。

「真是的,哪有這樣的。」

「妳也陪我醉!」我喝一大口酒含著,抱起宜靜猛親過去,接著把酒灌到她嘴裡。

「嗚!••••」宜靜躲不過,只好喝下去。「好辣!」

「不辣!再來!」我說。

「誰說不辣!辣死了!」宜靜說。

「不管。」我說「我今天最大。」

「哎呀∼∼」

「好啦∼∼再一口?」我說。

「嗯•••」宜靜微微點頭。

「哇!再來香一個!」我又是一大口酒灌過去。

「嗯•••」宜靜也喝了。

宜靜紅紅的臉,帶著幾分醉意,真是好可愛,嘴巴吐出的味道都已經帶著濃濃酒氣

不下於我。忍不住就開始不規矩起來。

親親嘴巴、臉頰、耳垂、脖子然後是胸口鎖骨,雙首先是在宜靜背部輕輕撫摸,抱

一抱,然後又轉到前面,腰部、腋下、胸口,但是要偷襲胸部時卻遭到阻礙,又轉進背

部,想要一解束縛,摸了半天卻解不開。猛然醒悟!她穿的是前開式的啦!

又將目標拉回前方,趁著側身親她的耳垂時,我發揮抓奶龍爪手的高級手技,隔著

她的白襯衫,一舉成擒,順利解開阻礙物。

「嗯?」宜靜當然發現了。

「嗯。」我說。

「嗯。」宜靜輕輕點頭。

這下我可樂了,趁著幾分醉意,開始解除宜靜身上武裝。白襯衫、藍牛仔褲、米色

前開胸罩、米色蕾絲內褲,一一在我的指頭運作下消失。

當然,我自己的衣服也是要多快有多快的脫光光。

回想上次宜靜生日,那時候我想灌醉宜靜跟楊英,然後來個一箭雙雕一炮雙響,沒

想到灌醉是灌醉了,不過那次是被楊英獨佔了!連兩砲發射完,我也醉了。據宜靜說,

那次她本來是想獻身圓夢的,可惜我居然這麼不知趣,當著裝醉的她面前跟楊英大演活

春宮。

還好後來的發展,我跟宜靜終於有機會在一起,我現在可以跟她好好的慶祝一番。

我抱起宜靜,把她擺到沙發上,分開她的雙腿,顯露出她雪白的大腿根處,蜷曲的

毛微微發亮,似乎在招換著我,要我跟她親近親近。

我跪在沙發邊,把頭埋在宜靜雙腿中間,?用鼻子聞著她那裡的味道,用舌頭品嚐

她最最甜美的汁液。神奇的很,就像是一罐可以源源不絕變化出美酒甘泉的神壺,愈是

努力品嚐舔食,愈是源源湧出。

那是什麼味道呢?我說是性感加上幸福的味道!

宜靜伸長了手摟著我的頭,嘴裡微微發出呻吟聲。

我放倒宜靜在長沙發上,一腳放到沙發背上,一腳落地,而我,當然是在兩腳之間

,握著老二,挺腰放手,老二就迅速滑溜的鑽到宜靜深處。

微醺的兩具赤裸裸身軀就這樣交纏在沙發上,不急不徐的進出,伴和著宜靜的輕聲

呻吟,以及我呼呼的喘息聲。

沒有激烈的肉搏碰撞,沒有強烈的親吻,更沒有淫聲浪語,一切是那麼的祥和平順

,自然而然,不帶點絲毫矯情造做。

我疼惜她、愛撫她、輕吻她、注視她,她擁抱我、配合我、依慰著我,一切都是安

靜地出奇。我甚至可以清楚聽到沙發已隨著我每次的挺腰所發出的聲音。

一切的一切是那麼完美,尤其跟前兩天病房中的遭遇相比,還是這樣的平淡適合我

吧!

突然間,眼前一黑!

停電了!

「啊!」我慘叫。

因為,宜靜是有名的怕黑,剛剛突然停電,她一緊張,猛的一抓!我相信我的背上

應該有十條深深的抓痕。

這還不算啥,更扯的是,她那溫暖迷人的濕濕小密穴居然猛力收縮,夾緊我的老二

最迷人的勾魂小穴瞬間變成老二地獄,『宜靜牌老二榨汁機』,還好我當時正在抽出,

要不是先前的潤滑夠,我又已經抽出了一大半,我看這下我跟她大概要包著棉被送醫院

了。不過還是很痛的。

「對•••對不起•••」宜靜說。

「沒•••沒關係•••」我說。

她結巴是因為不好意思,我結巴則是驚魂未定。

「妳不要怕,我抱著妳。」

「嗯」

這一晚,等著電再來,可是酒意上來,迷糊中我們就這樣抱著睡著了。

**************************************

三天後,我代替教授發表論文,因此又出差到台北,老方法,下了車,在車站附近

就隨便找了間旅館住下,撥了電話給宜靜,報一下平安。

這是要是讓老媽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吃醋哩。從小到大,老媽常形容我的一句話:

『出去了就當作是丟了,要是回家就當作是撿到的。』反正就是說我只要出了門就忘了

家裡了。

千萬沒想到我現在會這麼乖,一到旅館就跟宜靜報備了。

當然這中間少不了情話綿綿啦,但是對讀者來說就是廢話連篇啦,那就不提了。

晚上實在無聊,電視看來看去都是差不多,實在無趣,隔壁又不時傳來女子浪吟聲

,八成是特種行業的,叫聲蠻職業的,頗為應酬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