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雙飛

女兒雙飛

小纓是個普通的高中生,今年剛滿十六。她還有一個才十四歲的妹妹琪琪,她們兩個都遺傳了母親的甜美容貌,而身材則是年紀雖小,就已經分別擁有E罩杯和D罩杯了。她們的母親已經去世三年多了,平常爸爸去上班工作時,就只有姊妹倆相互陪伴。今天妹妹去補習還沒回家。已經放學的小纓閒得發慌,便先去洗澡。想說待會在爸爸下班之前先將晚飯做好。洗完一個香噴噴的熱水澡後,因為家裡只有她一個人,小纓便只套了件大ㄒ恤,既沒穿胸罩,也沒穿內褲,就開始準備晚餐了。就在她忙的不亦樂乎時,她突然聽見客廳有人進來的聲音。她忘了自己現在身上穿的是什麼樣子,就跑到客廳想一探究竟。原來是小纓的父親國煒回來了,小纓開心的跑向父親,並好奇地問道:“爸!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都還不到下班時間呢!”原來國煒今天和上司因為理念不合而起了衝突;上司命他先下班回家休息,並好好想想。希望他能配合公司的政策,否則。。。。。。國煒越想越心煩,但當他擡眼看到女兒的清涼打扮時,他的腦中一片空白,完全忘了剛才的不愉快。此時小纓卻渾然不知她那ECUP的一對巨乳將ㄒ恤撐得有多高聳,而那兩顆站立的乳頭更是像要撐破那薄薄的衣服一般、明顯可見的挺立在衣服下。ㄒ恤下擺雖然恰恰遮到雪白柔膩的大腿根部,卻仍不經意的露出了少許的少女陰毛。國煒彷彿可以聞到女兒身上所散發出來的誘人處女香。。。此刻國煒禁慾三年的男性慾望早已被自己女兒的火辣身材所喚醒,下身的男性巨根正怒吼著想要發洩。國煒像著了魔一般,兩眼發直的盯著小纓看,眼中所散發出的獸欲早已取代了平時疼愛女兒的他。小纓莫名的有些害怕,卻又說不上來爸爸哪裡不對勁。這時國煒突然問小纓:“小纓,你是不是最愛爸爸,最聽爸爸的話呢?”小纓乖順的點點頭,國煒接著竟說:“那你現在把衣服脫下來好不好啊?”小纓聽了又驚訝、又害羞地猛搖頭!國煒一看她不肯,馬上大聲怒喝:“你不脫的話就是不孝女!快給我脫!”鮮少發怒的國煒把小纓嚇壞了,連忙照做,將身上僅供蔽體的唯一一件上衣給脫了。這麼一來,小纓便一絲不掛的站在父親面前,國煒著迷的看著小纓豐滿迷人的嬌嫩女體。。。尤其是那一對雪白而高挺的奶子,最前端的粉紅色嬌艷乳頭,彷彿正等著男人的吸吮。年輕少女未曾被男人玩弄過的處女胴體,有著白膩無瑕的彈性肌膚,正閃耀著透亮的光澤。而陰部由於被稀疏的陰毛所覆蓋住無法得見,卻更加激起國煒一探究竟的慾念。國煒接著命令小纓坐到沙發上並將大腿張開。小纓雖然不敢不從,卻也羞於在父親面前雙腿大開,而只是微微的張開膝蓋一點點,便做不下去了。國煒猴急的解開皮帶,脫掉褲子。掏出已經三年沒有搞過女人的巨大肉棒,準備在女兒身上好好爽一爽。“過來!過來舔爸爸的肉棒!”國煒扶著自己的男根步步逼近小纓,並硬將陰莖塞進小纓嘴裡。國煒的巨根塞進小纓嘴裡後,感到陣陣溫熱濡濕,數年未曾享受此等服務的他用力的扯住小纓的頭髮前後晃動,使她能夠持續吞吐自己的陽具。女兒的小嘴服侍得自己舒爽極了,他忍不住開始呻吟出聲。由於小纓一直只是被動地承受國煒在她嘴裡的肆虐,並沒有去舔弄父親的肉棒。於是國煒粗魯地用力拍打女兒的巨大乳房並喝道:“給我好好的舔!把它弄得舒服的話,待會爸爸會用它塞進你的小浪穴,也讓你爽上天!”小纓聽到父親竟對她說出這些淫穢的言詞,雖然她尚未經人事,卻也並非對性一無所知,不禁羞紅了臉。她惶恐地試著攪動舌頭去舔弄滿漲在口中的男性,丁香小舌就這樣輕輕地掃過國煒的龜頭,霎時間國煒全身一震!一股許久未曾感受到的快感自背脊竄向後腦,使他低吼出聲,差點就此爆漿!他怕再這樣下去他很快就會破功;雖然他認為將精液射入女兒的檀香小口中、再逼其吞食也是一幅很誘人的畫面,但他此刻只想保留精力,好讓他能盡情開發可愛女兒的香甜處女嫩穴。於是國煒轉而襲向小纓那兩隻足以使所有男人為之瘋狂的豐潤高挺巨乳,他緊盯著那對大奶子,魔爪不停的使勁揉捏它們,欣賞那兩團白肉在自己手中彈跳的樣子。他更將嘴巴也湊上去,用力地吸吮那粉嫩嬌艷如清透紅莓的乳尖。從未被男人如此挑弄的小纓,看到自己的雙乳被父親如此狎玩,加上乳尖傳來的陣陣騷動;敏感的小纓竟不自覺的發出了嬌吟聲。國煒發現清純可人的女兒竟也有了反應!他更興奮了,決定加快速度,好發洩自己的獸欲,也滿足可愛的女兒小纓。接著國煒便粗暴地扒開女兒的白滑雙腿,當他看見小纓未曾遭受男人蹂躪的漂亮陰部時,他簡直紅了眼,恨不得立時將自己正腫脹不已、疼痛難當的巨大肉棒干進女兒的如花小嫩穴裡!國煒撲向小纓,將頭埋在小纓的大腿根部,對著那散發著處女亮澤的兩片小肉瓣伸出了滑舌,開始像發了狂般地吸吮舔弄。而純潔的小纓又怎麼承受得了如此的進犯,她尖叫出聲,雪白的身子向後仰躺,不斷地顫抖。令得堅挺的乳房也跟著向上甩動,晃蕩出陣陣令人眩目的乳波。國煒的舌頭靈活地舔洗過小纓陰部的每一寸,他著迷地盡情品嘗著女兒散發陣陣幽香的美艷陰部,耳中聽到女兒不停的淫聲浪叫,使他更加情慾勃發。他吸住小纓最敏感的那顆小豆,口齒含糊不清的問小纓:“怎麼樣?爽不爽?爸爸舔的你爽不爽?說!給我說!”小纓經過這一連串的挑弄,對她來說實在是過於刺激了。她腦中早已一片空白,聽到父親這樣問;她竟神智不清地回答:“嗯啊…爽…爸爸你弄得我好爽喔…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