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女總裁的情與慾(全)

絕色女總裁的情與慾(全)

絕色女總裁的情與慾(全)

十年了,自從國棟壯年去世後,孤枕獨眠、床空被寒,似乎習慣了獨處,孤寂也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但是這兩天卻似乎特別難挨,以前不管如何,一方面操持楊氏集團的龐大業務,一方面兒女的課業、成長也需付出心力,白日裡精疲力盡,夜似乎變得短了。

  老天有眼,辛苦總算有些待價,志豪也算懂事,在外求學服役的那幾年,只要有假期就會回家噓寒問暖一番,如玉學業成續也不錯,不需自己太多操心。再加上這幾年楊氏集團逐漸步上軌道,志豪服完役後進入公司也已逐漸熟悉業務。忙完志豪的婚事後,總算又了了一番心願,也該讓他獨當一面,磨練磨練了。

十年勞苦總算換來今日的成就,卸下仔肩的悠閒,時間多了,卻也憑添些許無聊,自己以後的生活重心會是什麼呢?事業或是孩子?事業不需自己操心了,孩子大了,也有自己的天地。

  以前聽人說孩子結婚前是媽媽的,結婚後是太太的,至於如玉再過一年也要考大學了,再過個幾年,說不定就嫁人了,自己似乎又得唧嚼這一分空巢的孤寂。

  尤其前天志豪與新婚妻子到紐澳度蜜月,昨日如玉也跟人家湊熱鬧到歐洲遊學,這一去就要大半個月,這偌大的房子就只剩自己和part time的女傭人---張媽了。

  前幾天晚上,無意間經過兒子的新房,房裡「噗吱、噗吱」的抽插聲、急促的喘息聲和蕩人的呻吟聲,迴盪在午夜的寧靜中,一方面心喜兒子長大了,自己說不定很快就可以當祖母含飴弄孫,一方面卻也無端挑起久未騷動的心田裡那拭不去的情慾之念。

  回首來時路,不免黯然神傷,三十多歲就當了寡婦,對於曾經滄海,領悟過男女交歡時那種銷魂蝕骨的快感,成熟嫵媚的她生理上必然的有所需求,但自從國棟去世後,往日曾經有過的魚水之歡,只剩卻午夜暗泣的傷懷。情慾與孤寂糾纏的萬般無奈,每每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可是我們這個社會,對待成熟美貌的寡婦有著很多道德的約束,似乎隨時等著看情慾八卦,尤其國棟身後留下數億遺產,更增加了人們對我幸災樂禍的心理,他們在冷眼旁觀,看我孤兒寡母如何無依的走下去?當然在成為眾所矚目的富孀後,不知有多少商場男仕覬覦自己的美色與財富,想來個人財兩得。

可是兒女還小,需要照顧,再加上心高氣傲,不想讓人看笑話,只有忍受孤寂堅毅的走下去。但是人家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這十年守寡的歲月可正是似狼似虎,如飢如渴的年齡。午夜夢醒,帷空衾寒,又哪能完全無動於衷呢?那種孤寂感在夜深人靜時,更濃、更難以排遣。

  淡淡春愁,惆悵無依時也想找一個男人來疼我、愛我、擁抱我。慾壑難填,有時衝動起來,真想到星期五餐廳之類的地方去放浪一番,但一想到自己是楊氏集團的負責人、眾所囑目的富孀,便又偃旗息鼓,打消此意。

  畢竟有些事情是只能想想,不能真做的。唯一能做的是藉助手指抽弄小穴,藉著「手淫」的方式發洩身為成熟嬌軀難掩的情慾需求。

  誰能了解舉止優雅、成就非凡的我,內心竟是如此苦悶、這般飢渴!但是自從自己成了百大企業的經營女神後,昔日覬覦自己的美色與財富的商場男仕,卻一個個自慚形穢、裹足不前,看來自己即使有落花任飄零的放縱心理,只怕也難找到有膽有識的採花郎君來承受自己的寂寞芳心。

  我不想被當成女神供起來,我只想做一個平凡的有血有肉的女人,一個在自己軟弱與寂寞時,有男人陪伴、倚靠的女人。在這青春歲月的夕陽餘暉裡,可有誰敢無視自己外在的尊貴,大膽闖進我的內心世界,像對待一個平凡女人一樣,有情有慾。

  今年的暑假較前幾年來得清閒許多,本來固定每星期一、三、五晚上家教,今年因為如玉到歐洲遊學三星期,自己也相對清閒,今年暑假只剩遊泳池當救生員和教練的工作。

  說來自己算是挺幸運的,一個父親早逝,母親只是基層公務人員,還有兩個就讀中學的妹妹的窮小子,竟然還能安心、不虞匱乏的就讀全台灣最貴的私立大學醫學係,除了感謝政府對公務人員有教育津貼外,還得感謝四年來在楊家的這一份家教工作。

  從大一教導當時國二的如玉,一晃眼,如玉就快升高三了,一份家教工作可以維繫四年,再加上一份可比補教名師的優渥家教費,夫復何求?更何況如玉這學生在國二時雖猶帶青澀卻已是美人胚子,如今更是婷婷玉立,明年上了大學保證是校花級的少男殺手。

  同學之間打屁聊天時,自己的際遇是大家艷羨的對象,薪水高又穩定,學生聰明又漂亮,甚至於起鬨要自己把握機會,可以減少三十年的奮鬥等等。

  如何追求年輕貌美的美眉永遠是同學間說不完的話題,只是在自己內心深處猶有不足為人道者,如玉在我眼裡永遠是那青澀的國二小女生,引不起自己的一絲遐想,反倒是四年前一見驚艷蔚為天人的楊媽媽,才是自己四年來朝思暮想的對象。

  就像自己的母親早年守寡,含辛茹苦拉把兒女一樣,楊媽媽不管在商場上如何叱吒風雲,在自己的心目中始終還是個堅毅的母親,再加上外表冷豔端莊、氣質雍容華貴,簡直就是個可望而不可及的高貴女神,每次到楊家最渴望的反倒是見上楊媽媽一面。

  前兩年,這絕色麗人似乎異常忙祿,等閒碰不上一次,只有每月的第一個星期一,楊媽媽為示尊師總是親奉束脩,可以滿足自己的期待。不知是否從小感受寡母的付出,自己似乎有些戀母情結,年輕漂亮的美眉看不上眼,條件甚佳、主動示愛的女同學視若無睹,卻把一份心思全繫在這中年熟女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