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上海的女人和故事

我在上海的女人和故事

我06年底,來到上海,獨自一人開始打拚,剛來的時候,住的是群租房,450一間,那間房子,連我老家的廚房都不夠,僅僅一張床,才一米八長,我睡覺還要露出兩只腳在外面,因爲我身高185,那張可憐的窗,在我90公斤的體重下,被壓的,咯吱咯吱響,爲了求生,我先找了一家設計公司落腳,我大學本科就是裝潢設計,在這里,我認識了雲……

第一次面試,雲作爲公司設計主管,面試了,雙方感覺不錯,很快,我到公司上班,月薪2000+提成,可能因爲我是北方人的原因,設計部都是上海人,並且5個都是女的,所以我特別別扭,他們說話也用上海話說,經常一陣笑聲,搞得我莫名其妙。但爲了生活,我只能勉強先幹下去。

一次公司接到一個大單,其他人手上都有活,雲必須完成這工作,於是,雲開始加班,而作爲單身的我,反正回去也是一個人,我完活后,就在公司上網,雲在辦公室那邊工作,我們之間隔了三個座位,聽她不時的歎息,估計設計還不是很滿意,我去上廁所,入過她座位後面,看到她短發上,甚至有滴滴汗珠,我順手把她這邊的中央空調打開,說:“哎呀,領導就是領導,就知道給公司省錢,工作也不開開空調”。雲沒做聲,繼續動著鼠標,看著那方案。我湊上前,端詳著她的設計稿,有十來分鍾,都沒說話,然後,我指著設計稿,說:“如果1號和3號的方案,結合下,會不會效果好點……”雲貌似忽然恍然大悟,隨手往後一拍我,說:“你真是大恩人呢!”忽然停住了,因爲她一手,正拍在我裆部,那裡一坨巨大的東西,明顯讓她臉紅了……

“哎喲”,我估計裝作痛苦的樣子,“你就這麽感謝大恩人啊!”我捂著裆部,裝作痛苦的走出辦公室,回頭說:“我去試試,如果壞了,你等著賠償吧!”其實我是尿憋不住了,撒尿去了……

我回來的時候,雲第一眼竟然是看了我裆部一眼,說:“壞了麽,壞了我賠,呵呵!”我倒反而不好意思,喃喃的說:“還好,還好,還好……”然後走回自己作爲,剛坐下,聽到轟的一聲,停電了,我趕緊打開手機上的亮光,聽見雲惡狠狠的罵了一句,“奶奶的,還沒保存呢,想玩死姑奶奶啊!”這時候聽見外面隔壁公司有人喊:“不著急,不著急,大家不要走,我去找物業,馬上回來繼續弄!”然後是應答的聲音,估計是隔壁公司鼓搗什麽東西,掉閘了。

我說:“熱死了,我得走了,沒空調扛不住,”黑暗中,雲說:“想也別想,你走了,我自己一人在這,嚇死我啊,等著,等到來電你再走!”我故意跳起來:“有沒有王法啊,我下班了啊,你領導也太欺負人了吧,這明顯就是想劫持人質啊!”雲撲哧笑了一聲,這時候,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看到雲推開椅子,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走過來,對著我窗外的窗口,深呼一口氣,“說,老貝啊,你說,這是人過的日子麽!”借著窗外的霓虹燈,我看到雲背後那分明的臀線,她穿的一件牛仔裙,但依然能感受到那翹臀在裡面,我也靠近窗口,挨著她感歎:“你都不是人過的日子,我們這些外鄉人怎麽過啊!”雲依然看著外面,說:“你還好,看得出,你有能力,只不過是過來落腳,呵呵,大不了,你就走了,而上海是我家,我必須在這里,連個像樣的男人都找不到!你說,我一個弱女子,奮戰有啥意思”。

我呵呵笑了笑,雲不止一次在辦公室公開表態,要找個東北的純爺們,說上海男人太娘,被其他4個女同事笑話和攻擊。我指了指自己,說:“你看,我合適不?”雲一轉脖子,大眼睛看著我,說:“你,哈哈,你?”借著霓虹燈,清晰的看到,她的短發有汗水開始滴下來,順著鎖骨,紮進那低領的休閑T恤里,她忽然靠上來,一手搭在我厚厚的胸肌上,一抓,說:“你算純爺們麽?”聲音極具挑戰性,我愣了,她撤回去,哈哈哈笑著,說:“剛剛一碰,就說壞了,還爺們呢!”我緩過神來,心懷不軌的說:“要不,你查查?別到時候找你索賠,你不理!”

說這句話,我的老二已經開始有點硬,好在穿著是休閑的大短褲,裡面內褲包著,加上背對著窗口,看不出來。雲沒有聲音,繼續看著窗外,過了大概半分鍾,她忽然一叉腿,站到我面前,右手一下伸進我的短褲中,快速的找到內褲的褲腰,伸了進去!發出一聲深深的“嗯”,左手壓在我胸部上,讓我保持靠著桌子的姿勢,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但老二在她手裡已經複活,長大!我知道,壞了,看來今晚要大戰一場了……

我們都沒說話,她熟練的在摸,我們只有急促的喘氣聲,老二迅速站立起來,雲蹲下,呼啦一下,把我的大短褲扯到腳踝,“奶奶的,騙我,這不好好的麽,你還索賠!”然後一口吞下我的老二……“我操,被你佔便宜了!”我故意裝作委屈的樣子:“你可要好好待人家哦!”我裝作女聲說道,雲在下面大口大口的吮吸著我的雞巴,右手抱著我的大腿,使勁摟著,左手玩著我的兩個睾丸,雞巴上已經完全是她的口水,蛋上也濕濕的,她的口技,真不錯。我的大腿,被她抱著,碰在她胸部上,我把上衣T恤脫掉,伸手進她衣領,摸著她那倆個小麵包,手感好棒,奶頭好大,已經堅挺,正好一個手能抓過來,我用手指熟練的撥拉著雲得奶頭,說:“奶頭好大,看來經常被人吸吧!”她使勁咬了我雞巴一口,扭了我屁股一把,然後繼續使勁的吸吮著我的雞巴,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甚至有兩次,她都想把雞巴塞進喉嚨里,弄的自己差點干嘔,但無奈,我的21厘米的巨物,哪是那麽好吞得下的……

我把她扶了起來,一把把她抱起來,叉腿坐在我腰上,我們對視著:“你想幹啥?”我問她,她滿臉汗水,臉上表情更加迷離。“你說呢,我在檢查我的過失有沒有給你造成終身遺憾啊!”她調皮的說,我一把把她放到窗檯的桌子上,三下五除二,扯下她的內褲,頭深埋進去,她發出一聲很響的:“啊!”嚇我一跳,一下把她內褲塞到她嘴裡,頭繼續地下,舔她的騷洞,那裡已經完全的濕透,不,是泛濫了,舌頭伸過去,都是鹹鹹得水,黏糊糊,右手食指和中指伸了進去,舌頭舔著它的陰蒂,手指快速的找到G點,立即動了起來,雲在桌子上扭動起來,嘴裡發出:“嗯,嗯,嗯”的呻吟,忽然,感覺到她哆嗦起來,兩手和膝蓋使勁夾住我的腦袋,使勁往她的陰戶上摁,嘴裡的內褲也掉出來“快,快,塊,老貝,來了……來了……人家來了……”然後,我感覺到我的手指被那騷洞使勁夾住,一股暖流從洞中淌出,順著手指,把手背和手心弄的都黏糊糊的……

“你想悶死我啊!這算工傷麽?”我擡起頭問她,她一下抱住我的頭,腿還在我肩膀上,小聲的說:“你真白相,死人,弄死我了,工傷你個屁,被你這樣都弄出來了,原來你平時都是裝的啊……”,“我裝啥了……”我無辜的說,“看來李姐說的對,她們私下討論你,說估計你那東西,能有20公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哈哈,”她繼續喃喃的說,哦,原來這幫娘們有時候對我笑的那麽陰險,感情都在討論我的雞巴啊,這幫結婚的娘們,看來老公不給力啊。我推開她,站了起來,手抓著她兩瓣屁股,雞巴頂著陰道口,嘴吻著她的嘴,說:“那接下來怎麽辦?”她吮吸著我的舌頭,然後舔著我的脖子,然後又回到嘴裡,兩腿使勁一夾我的屁股,雞巴一下就進了她的陰道:“就這麽辦!”她壞笑道……

我站在桌子前,抱著她的屁股,開始一下一下的插著她,她使勁抱著我的肩膀,舌頭從我耳邊遊走到嘴,然後又舔著我的脖子到肩膀,然後再回來,整個人已經處於癫狂的狀態!

“老貝,你好棒……好棒……”

我抱著她的屁股,使勁把雞巴推進她的洞里,但可能因爲她只有160身高的關系,洞不夠深,每次龜頭已經到了最裡面,但雞巴還有三分之一沒進去,不過她的小穴真的好緊,水有多,每次雞巴進去,都噗嗤噗嗤的帶出好多水,把她那裡的毛和我的毛都弄濕了,甚至有幾次還扯在一起,揪的疼……

“親老公……你乾死我吧……肏我,肏我……”

“舒不舒服……恩……你個小騷穴……浪屄……叫我啥呢”,我使勁的抽插著,桌子被帶動的亂晃,幸虧下面是地攤,如果是地板,估計地板就遭殃了。

我把她一把從桌子上抱起來,她的小身軀,完全被我雙手端了起來,腿完全敞開,雞巴更加深入的插入到她裡面,感覺她裡面水越來越多,都順著雞巴,流過蛋上,最後淌下大腿……她使勁抱住我的脖子,嘴裡只有哼唧哼唧的聲音,下面雞巴拍打著騷屄,啪嗒啪嗒的響……

“舒服麽……浪屄……舒服麽……”我使勁抽插一陣,問道。

“被你肏死了……放我下來,下面聲音好大……“她摸了摸自己下面,發嗲的和我說。

“不行,你得求我”,我說道

“好哥哥,求求你,讓大雞巴放我下來,小妹妹下來再伺候大雞巴好不好啊?”她舔著我的鼻子說。

我把她放下了,她乖巧的趴到椅子上,雙腿跪在電腦椅子上,屁股翹起來,兩手掰開屁股,晃了晃,說:“請大雞巴賞賜我吧,大哥哥,我是乖巧的小妹妹哦!”

MB的,受不了了,我扶著屁股,直接插進騷穴,這次雞巴竟然全根沒入,好過瘾!速度更快,力度更大!

“哥哥,哥哥……乾死妹妹了……哥哥……妹妹腫了……”

我使勁抓著屁股,使勁頂著,最喜歡就是這個姿勢,特別屁股還翹這麽高!

“大雞巴……大雞巴……使勁肏我……”她說話有點含糊不清……

忽然,燈一下亮了,空調也起到了,我們都被嚇了一跳,她立即要起身,被我一把摁在傍邊的桌子上,“會被窗戶外看到啊!”她回頭打了我一下,和我撒嬌說道!“我不管!”我從後面一下身手到她T恤里,摸著兩個奶子,忽然想到,還沒親過呢,於是一邊后邊插著她,一邊繞過去,舔她奶頭,她“啊”叫了起來,

“哥哥,哥哥,……不要……哥哥……哥哥……不要……哥哥,哥哥……來了……來了……哥哥……來了啊……哥哥……”

我感覺到雞巴一陣發燙,小穴又被鎖緊了,她整個人都僵直了,我雙手僅僅握住她倆奶子,大拇指食指至今揪住她的奶頭,揉捏著,屁股加速,用雞巴使勁沖擊她的騷穴!

“啊……哥哥……哥哥……來了啊……啊……”

雞巴完全融化了……被她叫的那麽銷魂,我也忍不住,一股精液一下注入她的陰道……我們一起來了高潮……

匆忙收拾停當,我們繼續做設計,那一晚,我們都在辦公室度過,她給家裡人說自己加班,晚上去同事那裡,我們一直做設計到3點多,然後又做了一次愛,第二天上班,我出門,然後故意裝作剛來的樣子,她則和領導說,自己一夜通宵,需要回家休息……

第二章

自從和雲那晚以後,我以爲會和雲成爲男女朋友,但事實並沒有我想象的那
樣進行,雲一再告誡我,那一晚,就當是夢吧,人偶爾做做夢,挺好!從那以後,
並對我愈發冷冰冰下來,三個月以後,老闆讓她和我簽合同,當時就倆人在會議
室,我問她:「你希望我留下來麽?」她沒擡眼看我,低頭玩著手裡的水筆,冷
冷的說:「你留不留,和我何干,你早來的話就好了,現在來,沒意義了!」我
非常難過,從她手裡,拿起水筆,在合同上打了個大大的叉,說:「好,那我走
吧!」就這樣,我一摔門走出了會議室,離開了我上海的第一份工作!

直到去年,在我們一家旗艦店碰到這辦公室的同事,才知道,在我走後不到
3個月,雲竟然擠掉了原來的老闆娘,和老闆結婚了!我才回過味了,當時她說
那話的意義。

總是要生活,首先第一活下去,才能談偉大的理想。

因爲我從小喜歡健身,加上自身塊頭大,兩塊胸肌更是可以抖來抖去,我決
定挑戰下自己,去干點自己喜歡的,也加上我住的地方,對面就是一間健身會所,
於是我帶著簡曆,毛遂自薦,但因爲我都是野路子練出來的肌肉,雖然有型,但
理論不全,所以,最後,我被推薦到營銷部試試,於是,我開始做所謂的客戶專
員,開始和其他人一樣,拿著單子在路上發給路人,但發了幾天後,我覺得,這
不是我做的事,於是我改變思路,開始在各大健身論壇注冊,和大家分享我的健
身經驗,效果比我在路邊發單子好的多,兩周下來,陸陸續續開始有人咨詢,從
第二個月開始,陸續有人來報名,因爲這傢俱樂部在上海雖然只有5家門店,但
分佈還算可以,加上到各家門店的人都有,這引起了總部的注意,於是,營銷部
總部領導專門找了我,把我調到分店營銷部副總位置,當仍讓我在本店磨練,說
「以後給你更多機會施展」。

我非常真誠的對待我所有的客戶,有幫忙的,我也經常會幫忙,很快,店裡
除了副店長李輝不喜歡我,其他人都很喜歡我,無論是客戶還是員工,我也樂意
干著這樣的工作,這份對我來說全新的工作,讓我覺得充滿了挑戰,樂此不疲。

那是9月份的一個周末,我從一樓要到二樓的健身房去拿東西,剛到樓梯口,
一轉彎,就看到一團黑影下來,「哎喲喲喲!」一個女的一下摔進我的懷抱,表
情猙獰,我一看,是芳,經理助理,一個可愛的江蘇妹子,她緊緊的靠在我懷里,
右手使勁抓著自己的腿,一隻高跟鞋掉在上面幾個台階上,樓上一個聲音傳出來:
「哎呀,怎麽那麽不小心啊,沒事吧,你看看,你看看,讓你送個文件毛毛糙糙,
小姑娘啊,小心一點啊!」李輝從樓上走下來,也沒管芳,從她手裡拿起文件,
就出門了,只有我還抱著芳,愣著。

看著芳抽搐的臉,我才意識到她在劇烈的疼痛,我趕緊把她就地放下,她穿
著肉色的長筒襪,短裙加西裝是公司規定的公裝制服。我摸了摸她的腳踝和小腿,
問了問,看來是腳踝受傷,我立即跑回辦公室,從我抽屜拿出雲南白藥和繃帶,
回來的時候,已經有幾個客戶和同事圍繞在她那裡,我直接用手一下就撕開她的
絲襪,讓腳踝完全裸露出來,腳踝已經完全腫脹,經過初步檢查,應該沒傷到骨
頭,雲南白藥上,然後用繃帶綁住一圈,又讓同事立即取來冰袋,包紮上,然後
直接把雲抱起來,和同事說了一聲,就直接出門打車,和她去了醫院。

醫院拍片檢查結果和我預測的完全一致,芳一直在疼的哭,她的舍友和男朋
友,來到醫院接她,我則返回店裡繼續上班,回到店裡,就被總部領導直接電話,
說:「你今天的表現,老闆很喜歡,你小子,給我爭光了!」弄得我丈二和尚摸
不著頭腦,后來才知道,那天整個事件,恰好被來微服私訪的老闆看到,而我當
時根本不知道,老闆是誰……我還擔心自己半天工資被扣呢,呵呵,看來,好人
有好報,是真的。

芳的事情,沒想到讓我在店裡的女同事中受歡迎程度大增,她們都說,和我
這樣的男人一起,放心,罩得住。特別是芳,那對我的熱情,如滔滔江水啊,早
晨給我買早飯,中午給我送奶茶,但凡有個大家出門K歌和聚餐,那絕對毫無顧
忌的坐在我身邊,俨然以我的女友自居,可是,大家都知道,她有個談了3年的
男友,就在我們店裡隔著4條馬路的星級酒店當廚師,據說還是個領班廚師,一
個月能有2萬塊差不多。

我也不好說什麽,一麽,芳雖然對我好,但並沒有提出當我女朋友,我總不
能說,你不要對我好,二麽,芳長的太小巧,一米五五的身高,80多斤重,站
在我身邊,真的是好似小鳥和大樹。我真怕以後要親熱,一下壓死她,呵呵,三
麽,獨在異鄉的我,也樂意接受這份熱情,那她當哥們就是喽,所以,經常男同
事之間討論什麽女優啊,什麽的,她好奇來問,我都慷慨解答,讓她的AV知識
迅速增加。

一次晚上聚餐回來,我開著店裡的商務車,拉著芳等一衆同事回家,因爲已
經沒有了公車,打車花銷又太大,所以店長讓沒喝酒的我,開車送女同事回家,
因爲女同事異口同聲選擇我送她們回家,當護花使者。

芳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其他3個女同事和1個男同事坐在後面位置,一個個
醉醺醺,都在睡覺,送走2個女同事和1個男同事後,後座只有女同事曼曼和副
駕駛的芳,因爲芳住在川沙,我當時對路也不熟,所以就在芳的指導下,按照每
天公交車的路線走,甚至有段路,連路燈都沒有……

芳的收忽然摸到我的大腿上來,我笑了笑,「NND,你個色狼,吃老娘豆
腐!」我打趣的說。芳依然閉著眼睛,但嘴角笑了,食指和中指變成兩條小腿,
一步一步沿著我的大腿,走進我的裆部,最後直接站在我老二的位置,敲了敲。
我呵呵笑了笑,把她的手,拿開,說:「滾,你這色娘,再調戲老子,老子斃了
你!」芳嘴角笑的更厲害了,竟然把屁股對著我,用手拍了拍,然後把短裙往上
掀起來,露出裡面的小可愛內褲,小聲的說:「please」,我笑了笑,說:
「你沒治了,兄弟,呵呵,被打雞血了!」芳睜開眼,回過頭來,看著我,說:
「請!你斃不斃啊,長官!」我汗,這孩子看來動情了,芳左手搭在我駕駛員座
位後背,右手一把伸過來,跟著褲子開始撫摸我的老二。「你瘋了,後面還有人
呢」我小聲的說,「你欲求不滿啊,奶奶的」,芳笑了笑,「我就是不滿呢,你
那麽愛幫助人,就幫幫我呗!」然後竟然拉開我褲子的前門,把我老二直接拉了
出來,一口吞了下去……「哇!」我不禁驚呼一聲,好刺激,這是我沒有經曆過
的。

芳的口水好多,但口技一般,但這樣的情景和環境,讓我興奮,我開著車,
她趴在我胯下使勁的親著我的雞巴,我伸手到她胸部,摸著那倆個滾圓的肉球,
「你這80斤的小體格,怕有20斤都在這里吧!」我說,她的胸部真的好大好
豐滿,芳擡起頭,抓著雞巴看著我,說:「你來,我用胸部幫你搓!」然後繼續
低頭吮吸我的雞巴!然後又起來,看著雞巴,用手指點了點我的龜頭,說:「它
好大哦,比我男朋友的要粗出好多」,然後又一頭下去,開始吮吸,還發出肆無
忌憚的噗哧噗哧的聲音,一點都不估計後面還有曼曼在睡覺。

芳一邊親著我的雞巴,自己變換姿勢,解開安全帶,完全跪在副駕駛的座位
上,撤下自己的內褲和絲襪,我能聽到她手指在她自己陰部進出的水聲,估計那
里已經成了汪洋沼澤。「你聽,我都濕透了……」她自己手淫著,用舌頭從上往
下舔著我的雞巴,「停車,肏我吧」,她聲音有點哀求,身體整個開始發抖,最後使勁抓著我的雞巴,手快速的
抖動,我能其安全清晰的聽到裡面撲哧撲哧的水聲,能問道空氣中彌漫的女性的
騷屄味道!

劇烈抖動后,她停止了,臉靠在我大腿上,大口的呼吸著,不時的深處舌頭,
舔舔我站立的雞巴,「真好吃,你真大!」她對著雞巴說。

車已經到了她家小區門口,她拉拉我說,「走吧,今晚她們都不在!」我笑
了笑,扶她起來,把老二硬塞回內褲,拉好拉鏈,說:「你喝醉了,不要,等你
清醒的時候,我們再說吧」。芳顯然沒有想到我會拒絕,滿臉驚愕!「呵呵,不
是說你不好,只是說,我希望,我們先有感情,再上床,你喜歡我是鴨子你是雞
麽!」我補充道,芳笑了,整理好衣服,拿起包,下車,然後站在車前,手指著
我,說:「你逃不掉的,我會吃掉你!」然後呵呵笑著跑進小區。

我歪嘴笑笑,回頭看看曼曼,這個胖胖的女生,還在睡覺,哎,真是幸福啊。
我又拉著曼曼開始往家裡走,因爲她和我住的很近,就在我隔壁小區租的房子,
我到家了,基本她也就到家了。

我又給芳打個電話,確定她已經安全上樓,到家,上床。她電話里還發出呻
吟的聲音:「你來麽,人家濕透了,等著你來呢!」我笑了笑,掛掉了電話。

20分鍾,我已經開到我家位置,往前開一個路口,直接到了曼曼的小區,
曼曼還在睡覺,我叫了幾聲,沒聲音,我只好下車去,拉開車門,叫她,還沒醒,
人四仰八叉的睡在最後的座位上,我只好上車,搖搖她,說:「曼曼,到家了,
下車!」

她忽然一把抱住我,滿嘴酒氣的開始親我!嚇我一跳!「我喜歡你,老貝,
芳能給你的,我也能做到!」我重心失去平衡,直接壓在她身上,手摁到她的胸
部,好軟,曼曼屬於豐滿可愛類型的,是那種男人看了,特別想去抱起來親親那
種,白白淨淨,也不太化裝,是個來自連雲港的小姑娘,一直沒有男朋友。

我剛剛強制控制自己慾望,沒有跟芳去,沒想到曼曼又在這里侯著,我二話
不說,手直接摸到裙下,撥開內褲,直接摸著裡面,哇,是個白虎,但裡面內褲
已經全濕了,看來這小丫頭一直沒睡著,在偷聽……

我把車門一關,脫下褲子,扶正曼曼的腿,拉開內褲,就直接插了進去,好
緊!曼曼「啊」叫了一聲,然後使勁抱緊我!嘴裡就說著:「我愛你,老貝,我
愛你,老貝……」

我感覺到下面粘粘糊糊的,內褲也勒著不舒服,於是拔出雞巴,拖下她的內
褲,忽然看到,那上面有血!今晚真是太多驚愕的事情了,「曼曼,你……」曼
曼一把搶過內褲,抓在手裡,對我胸部一陣粉錘,「討厭了,你,笑話人家,人
家第一次……」

我操,操,操!!怎麽還是處女,我責任大發了,但見血眼紅,我立即插入
進去,雙手抱著曼曼的柔軟的屁股,雞巴一下一下沖刺著,曼曼就知道使勁摟著
我的脖子,哼哼唧唧的,談不上什麽配合不配合,完全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樣。

因爲在小區,我怕人看到,加上處女鮮血的刺激,再加上剛才的前戲,我很
快,就射了,是拔出來射的,曼曼張嘴接著,用手捧著,貌似不想浪費一滴!模
樣可愛至極!完事,我把車熄火,就這麽抱著,坐在商務車後面的座位上,說了
一會話,就睡著了。

清晨的時候,看到商務車座位上的紅色血迹,曼曼說,她去洗,然後拆下座
套,她回房子去洗,我想了想,去了便利店,買了一盒緊急避孕藥,等曼曼回來
的時候,我給了曼曼,曼曼看了下,擋著我的面,把藥吃下,說,「今天晚上的
事,就當沒發生,給你,是我心甘情願,你別當回事!」

我一把把她摟在懷里,「你個傻孩子,我是那種逃避責任的人麽!」

10點多,我們一起到店裡的時候,我是手牽著曼曼進門的,面對著大家驚
愕的眼神,我對大家說:「曼曼,是我的女友!」

當時,同事群里,我沒看到芳……

第三章

和曼曼確定戀人關系后,不到一個月,我們就搬到一起,在東安路天月橋路附近的老小區,租了個房子,一室一廳,比兩人單獨租房還便宜,吃飯可以自己燒,算是節約了,但避孕套的錢,卻沒少浪費……

在此期間,有同事到我們這里來玩,但芳卻一直沒來,見面,依然說話,打鬧,但卻總覺得,之間像隔了一層東西,不似先前那麽肆無忌憚和暢快,反正她也有男朋友,我就當啥也沒發生,就這麽一直過著。

曼曼雖然是處子,被我開包,但慾望卻是不一般的兇狠,一晚上要兩次是正常,周二休息的一天,至少半天要床上和我纏綿,花樣也層出不窮,讓我上班都腿軟。
一個周二清晨,睜開眼,太陽撒進窗戶,穿過小陽台,曬滿大半個房間,床上的曼曼不知去向,昨晚又是2次,弄到淩晨3點多,哎,我可憐的鄰居們啊,曼曼叫床聲音超大,都是我一手培育的,老有成就感了。

臥室門打開,曼曼背對著我,全裸著進來,屁股翹翹的,雖然腰上有點肥肉,但是身材還算婀娜,關鍵她皮膚好白,很嫩,每次見了,都忍不住咬一口,她背對著我,繞過床,發出竊笑聲,扭頭看看我,說,“準備吃早飯了麽?”我沒弄懂,啥意思,她已經笑的不行,花枝亂顫,“當當當當!”她轉身過來,哇,嚇我一跳,她豐滿白皙的乳房上,用草莓醬寫了一排字母:“eat
me”,奶頭上一邊拴著一個草莓,而無毛的下體,這時候被一團白色的奶油占據,“先生,請用早餐”!她輕輕的躺倒床上,自己笑個不停!

我掀開自己身上的毛巾被,一下跨坐到她身上,裝作狼的樣子,用鼻子聞了聞,說:“恩,我看看這是什麽好吃的”,她還在笑,她就是愛笑,我舔了舔她的耳朵,然後順著脖子舔下來,再去舔那些字母,然後直接順著乳房,一口吃掉掛著的草莓,用牙咬了咬那拴著的線,奶頭被拽這,她打我一下,笑著說:“要死啊,很疼的!”然後自己被線從奶頭解下來,而此時,我已經順著肉呼呼的小腹,直接去襲擊那團奶油,幾口就吞掉了所有奶油,哦,我超喜歡曼曼的陰部,無毛,白淨,肉嘟嘟得,像個小饅頭,中間一道粉色的縫隙,一片大陰唇微微露出,像個調皮的小舌頭,我開始用舌頭去逗弄這條小舌頭,曼曼還在笑,一般這時候,她都會比較動情了,奇怪。我舌頭逐漸舔的更加深入,兩只手抱著她兩條腿,然後繞過去,開始襲擊她的胸部,她的腿因爲我胳膊的緣故,擡起來,陰部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忽然,我感到舌頭頂到一塊東西,一看,一根火腿腸從陰道裡面滑了出來,曼曼笑做一團,一骨碌滾到床裡面去!我一口吃掉火腿腸,一下跳到床上,站起來,張牙舞爪的說:“你完了,你敢背叛本大王,和火腿腸通姦,看本大王怎麽收拾你!”然後我就撲了上去……

她一下跪在床上,可憐巴巴的說:“大王饒命,小女子完全是爲了淘大王歡心,請大王饒命,小女子一定將功補過,好好伺候大王!”然後上來,一口含住我的雞巴,雙手抱著我的屁股,使勁往嘴裡擠,發出惬意的哼哼聲,“我喜歡……吃……大王的……雞巴……”我非常享受的接收著這樣的待遇,剛才火腿腸事件,刺激了我,雞巴腫的老大,直立著,不時的從她嘴裡逃脫出來,打在她的臉上,她就會讓雞巴在她臉上橫飛,用舌頭去舔我的蛋,甚至從胯下鑽過來,舔我的屁股,我彎腰,撅起屁股,她舌頭開始舔我的屁眼,還用鼻子拱我的屁眼,手繞在前面,來回揉搓我的雞巴和蛋,我抓著他的膝蓋,一把把她拽了起來,120斤對我來說,輕而易舉,兩腿正好岔開,騷穴正對著我的鼻子和嘴,人整個倒掛著在我胸前,她嚇得抱緊我的腰,在我小腹上,咬了一口,說:“你想嚇死我啊!”話說著,人已經更加貪婪的開始吸著我的雞巴,看的出,她對這樣的姿勢,也很興奮。

我像喝湯一樣,用舌頭舔著那騷穴,逗弄這陰蒂,我看到她的陰道口一張一縮,混合著淫水和我的口水,我用下巴去逗弄她的陰核,她使勁的吸著我的雞巴,蛋都被弄得全是口水。

“大王,放我下來吧,我頭暈了!”她抓著我的雞巴說,但接著又開始舔我的雞巴,我抱著她的腰,隨著她“哎呀”一聲,我已經把她調轉過來,她叉腿坐在我的腰間,我兩手抱著她的屁股,雞巴鼎立著,對著她的菊花,她一手抱著我的脖子,一手從胯下套弄著我的雞巴,然後扶正,對著陰道,我手一送,雞巴直接進入浪穴,我開始抱著她的屁股使勁抽插起來。

“大王……你好壯……插死妹妹喽”,她眉頭緊鎖,滿臉绯紅,摟著我的脖子,看著我,撒嬌發嗲的和我說。我不管她,使勁抽插,低頭看著我們縫隙之間的雞巴插入她的無毛浪穴。

“恩……讓你不聽話……讓你誘奸火腿腸……”,我使勁抽插著,手用力抓著她的屁股,不時還打幾下,每次打,她都發出“啊”的一聲,極其淫蕩……

我邊肏著她,然後邊走下床,走到靠近窗戶的地方,側對著陽光,陽光里,曼曼渾身的汗水在白皙的皮膚上,更加的妖媚,我使勁沖刺了幾十下,就把她放下來,背對著我,最喜歡這大屁股,白白的,嫩嫩的,我一下插了進去,屁股的肉,在我雞巴的轟炸下,産生了陣陣漣漪,粉紅的菊花也隨著我雞巴的抽插,一縮一縮的,我心裡靈光一閃,手指伸到嘴裡,沾了些許唾沫,食指對著菊花,揉搓起來,“哥哥好壞……好癢……哥哥……肏我……”曼曼伸出一隻手,想攔我,被我一把抓住手,又是一陣快速的抽插,“好哥哥……好哥哥……”她求饒的呻吟著,我的手指已經開始往菊花里挖,因爲口水和剛才體位淫水的浸泡,菊花非常滋潤,我食指一下塞進了菊花,陰道里的雞巴一下感覺更加擁擠,甚至能感覺到,食指在菊花里的動態,我一下興奮了,曼曼貌似比我更興奮,主動拿屁股開始砸向我的雞巴,“哥……哥……快……哥哥……來了……”她使勁快速的碰撞著我的雞巴,我雞巴更加加速,食指也快速抽插,“啊……親哥哥……我來了……我來了……爽死我了……”曼曼身體一下變得僵硬,我更加快速抽插,她使勁抓住我插入菊花的收,“哥……不要動……不要動……來了……來了……”我就直接把手指和雞巴,全部推入,連根沒入,另外一隻手,來回撫摸著她的屁股。
她僵持了十來秒鍾,身體逐漸軟下來,最後跪在地上,雞巴從她騷穴滑落出來的時候,扯出幾根粘連的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這時候,她的電話響了,她起身去拿電話,是店裡打來的,我則直接從後面又插入,她表情淫蕩,但聲音卻很沈穩,因爲我經常這樣折騰,甚至一次她和她媽媽電話的時候,我都一直在插著她。
不到2分鍾,她就掛了電話,屁股使勁頂了我幾下:“你壞,你壞,你壞蛋!”然後轉身抱著我,說:“快,我得去店裡一趟,求求大王,快來吧!”我笑了笑,指指自己的雞巴,說:“它不聽我指揮啊”,她乖巧的蹲下,又開始給我口交……

“行了,你走吧”,我說,“完事立馬回來,伺候本大王”,她雙手抱拳,“得令!”然後去衛生間沖澡去了。
我渾身汗哒哒的,躺在床上,NND,不到12個小時,弄了3回,特別后兩回,都弄一個多小時,接近2個小時,累死。迷迷糊糊,聽見她進來穿衣服,迷迷糊糊,聽見她走了,聽見她說:“我午飯幫你叫外賣了”,然後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有人敲門,我以爲是外賣來了,我就把毛巾被往腰上一紮,從床頭拿了15個硬幣,去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