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蠶

情蠶

第一章,吐絲

「你和他中午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我問剛剛從浴室出來的妻子。「誰」

妻子捋著還未完全乾燥的一頭長髮。「中午打電話來的你的同事」我看著妻子
嬌美的身材,在半透明的睡衣中隱現,她剛剛站在落地檯燈前,燈光透出她修長的
大腿,甚至依稀可見她胯間散亂的毛髮。然而我對這一切完全已經沒有反應。

是的,我不會勃起,我在一次意外中損害了一個睪丸,醫生說我從此將是性無
能者。

「哦,沒什麼事情,他中午過來問我要文件,說出差要帶走。」妻子淡淡的回
答我。「嗯!」我看著妻子嘴角慢慢的綻開那淡淡的淺笑,莫名的心痛的感覺讓我
不由自主的呻吟出來。

妻子過來躺倒我的旁邊,她伸手去關燈「睡吧!你明天還要去上班呢!"

我閉上眼睛,耳邊是妻子輕柔的唿吸,而我卻在無邊的黑暗中無法入睡。

我數著羊,在黑暗的空間中不知過了多久,我覺得我還是去抽支煙比較實在。

我在抽屜裡摸到了煙盒和火機,向衛生間走去,我關上門,打開排氣扇,我坐
在馬桶蓋上,點上我心愛的555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那種尼古丁的味道讓我
一下子放鬆下來。

我看著白色的煙,順著排氣扇的吸風口飄去,然後完全的消失在那裡。

我忽然看著妻子堆放在角落的衣服,神鬼差使得我伸手拿起妻子換下的內褲,
小小的三角內褲,抓在手中有些濕潤的感覺,鼻子裡飄來妻子那裡熟悉的味道,我
慢慢的翻到內褲的底部,這兒一大灘濕透的水跡,略帶淡淡的黃色,水跡沒有完全
的乾枯,邊緣部分有些發硬,但是中間明顯的一處粘粘的液體。

我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我很快就分別出,這是男人的精液。

該來的終極會發生的,我擔心的事情還是在常理的輪迴中出現了。

我站在衛生間門口,看著床上熟睡中的妻子,她秀美的臉龐在睡夢中,是那麼
的寧靜而美麗……

第二章,結繭

事情過去半個月了,我從心底裡理解和原諒了妻子,畢竟她是個正常而漂亮的
女人。

這個週末朋友早早的約了我去釣魚,我告訴妻子,我晚上才能回來,釣魚的地
方比較遠,我們要驅車去,到了半道朋友的車子出了故障,只好等拖車來把我們又
拖了回來,心情是沮喪的,朋友安慰說:「下星期去吧!」我把釣具全部留在他家
,我們順便把午餐解決了,我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我告別朋友準備回家睡上一覺,補回早上早起的時間。

回到家,開門進去感覺靜靜的,正要喚叫妻子,從臥房裡面傳來妻子輕輕的笑
聲,我心裡嘀咕妻子和誰電話呢,笑得這樣的曖昧。

「讓我看看吧」那是一個男人的聲音,我猛的一下刺痛,扶到沙發上,慢慢的
坐下。

「不能看,嗯唔,你真壞……」妻子嬌柔的聲音弱弱的傳來。

「丹,你真好看……」男人讚美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熟耳,這話我好像也
說過。

「那裡好看?」妻子還是那句熟悉的回答。「都好看」我在心裡默默的回答!

「全部,你的一切。」那人的回答比我有進步,果然妻子笑了起來,她軟綿綿
的笑聲被掩蓋了,被那種親吻的聲響取代了。

「嘖嘖,啵滋滋。」聲音不覺於耳,我不知何時已經到臥室門口,我找到一絲
門縫,他媽的的,我從心底罵著。

房中的情形是那麼的讓人無法承受,那張由我親自挑選的雙人床上,妻子赤裸
裸的依偎在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的環裡,半仰著臉跟他親嘴,妻子豐滿的乳房在那
男人的大手裡揉扭,在男人的赭色皮膚映襯下,妻子姣白的身子是那麼的眩目。

大手在妻子敏感的部位不斷的四處遊走,從乳房到腰間,順著大腿摸進胯間,
妻子微微分開的大腿漸漸的越來越分開,那人整個手掌捂在妻子的陰部,輕輕的搓
揉,妻子頭枕靠在男人的肩部,目光迷離的看著那人。

男人把她平放在床上,自己側躺在妻子身邊,大手依然在妻子的陰部處,妻子
曲起小腿,雙腿便自然的左右完全分開,妻子的陰部對著我這邊展現了出來。

妻子嬌嫩的陰部曾經是我的最愛,此刻卻在另外的男人手中,妻子輕輕的呻吟
已經不為我而發出,妻子濕潤的陰部不再為我而綻放。自從出事後,我已經半年多
沒有看到妻子的陰部這樣的,完全的在我眼前展示。

妻子稀疏的陰毛散亂的在隆起的肉縫間,兩片暗色的大陰唇,此刻已漲漲的凸
起,下麵粉紅的陰道口微微的張開,半透明的液體潺流下來,快要流到菊花上,男
人粗大的手指在妻子的肉縫之間滑動,慢慢的滑入陰道裡面去,妻子菊花一下的收
縮起來,從手指和陰道的縫隙間,擠出的液體隨著男人手指的攪動,粘在手指上邊
,妻子輕輕的叫著:「宗明,嗯唔!」

「想要了?」男人曖昧的問妻子。

「嗯!」妻子膩膩的哼出顫抖嬌吟。

男人壓到妻子身上,胯間強壯的陰莖,如同黝黑的面桿杖,在妻子的嬌籲籲的
嚶嚀聲中,慢慢的插入妻子水汪汪的陰道裡。

「啊!宗明,唔……嗯!」妻子熟悉的叫床聲,在我耳邊響起,在男人的連續
不斷的抽插中,交相唿應,妻子嬌嫩的陰道被粗大的陰莖塞的滿滿的,妻子分泌出
來的液體由透明變得乳白,又在不斷的進出帶動之下慢慢的被吸收滋潤,漸漸的和
透明的液體混合在一起,沾滿了兩人的交合處。

「丹,舒服嗎?」男人氣喘如牛的問。

「嗯,你呢……?」妻子嬌噓不已。

「你裡面暖暖的,很舒服。」男人開始長進長出,慢慢的抽出到龜頭附近,然
後全部又送進去。

「宗明,好喜歡你這樣弄我,像是在雲上飄。」妻子動情的讚美男人的帶給她
的感覺。

「丹。喜歡我這樣一直弄你下去嗎?」

「喜歡,嗯……喜歡死了。」

妻子籲籲的嬌喘,長吐了口氣「宗明,嗯……你喜歡我嗎?」

「喜歡,丹,你是我最喜歡的女人。」

「宗明,我也喜歡你,以前你老是騷擾我,我還生你氣,覺得你太流氓了。」

「丹,我喜歡你,喜歡看你生氣的模樣,太媚了。」

「宗明……累嗎,停下歇歇吧!」

「還行,牡丹花下死,就是累死也值了。」

「瞎說,嗯……慢慢的,我們還有時間呢。下午都是你的,隨你怎麼玩。」

「你說的……嘿嘿,我要塞滿你的下面。」

「嗯……唔……人家早就被你塞滿了!

「我要射滿你的洞洞……」

「唔唔……宗明,不要……他會發現的。」

「丹,我就喜歡你著急的可愛模樣,嘿!!

「你真壞……壞透了!」妻子嗔嗲著,菊花不斷的收縮著,「宗明」

「你舒服嗎?」

「舒服,丹,你夾的好緊!」

妻子陰道在收縮中,水汁也被擠壓出來,「噗噗」的冒泡「嗯,宗明,快點頂
進來,啊!……裡面好癢,嗯……!」

「丹,你太淫蕩了……我要乾死你!」

「宗明,快點,用力的干我……!妻子就在高潮的邊緣,男人急促的越抽越快
,那粗大的陰莖,更是弩張跋扈,霸佔著妻子的肉穴,幹得妻子門戶大開,陰道的
嫩肉都倒翻出來,」噗哧「」噗哧「交合之聲不絕於耳。

妻子那雪白的大屁股,忽然頂了上去,陰道裡水漬不斷的湧出,順著股溝流下
來。

「嗯,宗明……嗯……我來了……啊!」妻子嗚咽著,像是在哽咽。

「宗明,嗯……來了!」妻子胡亂的叫著,大屁股不斷篩抖著,流出的水汁滴
落在床單上面,慢慢的滲透成一灘。

「丹,我也要射了……啊!」男人一聲大叫。屁股抖動了好幾下。將精液全部
的設在妻子陰道裡。

兩人抱著緊緊的直喘氣。

「嗯,宗明……你真棒。」妻子慢慢的平靜下來。

妻子的陰部是一片的狼藉,男人白色的精液慢慢的倒流出來,與妻子的陰液混
合在一起,一大灘的全粘在陰部和股溝之間。

妻子躺了片刻後坐起來,她俏臉一片緋紅,她笑盈盈的看著累垮在床上的男人
,眼中滿是柔情似水,她媚目如絲「好討厭,床單又讓你弄髒了」

「不是我,那些是你流的。」男人狡辯著。

「不是你,人家會流嗎?」妻子嗔怒的用手去拉男人那個軟綿綿的陰莖。

「嘻嘻,不行了吧!」妻子溫柔的看著那個讓她欲仙欲死的傢夥,雖然是軟綿
綿的一條了,但是仍然是漲唿唿的,妻子低身輕輕的親了一下,「我去洗澡了」

「等我,一起洗」男人也跟進了浴室。

我迷迷煳煳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出家門口,看著蔚藍的天,我的心情卻是灰
濛濛的。

那天我在小區的花園坐到了天黑,6點多,那男人才出來,看著他疲倦的身影
消失在夜幕中。

我也拖著身心疲憊的軀體,往回家的路慢慢的前進!

第三章,破繭

回到家中,妻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我進來,她平靜的問:「你看到了?」

「什麼?」我一時沒有轉彎。

「下午你回來過,你手機在沙發上。」妻子表情依然是那麼的平靜。

「嗯,看到。」我坐到她對面,妻子才露出有些懊悔的表情。

「家瑋,我對不起你。」

「不,應該是我,陳丹,是我的無能,不是你的錯。」

我向臥室走去,床單已經換新了,我就躺在她們剛剛做愛的床上,空氣中似乎
還有那種味道。飢餓和睏倦以及失落的心情,我感覺特別疲倦,那晚我睡得特別香
,不知道為什麼。

清晨醒來,我睜眼看著妻子躺在旁邊,她眼角還有淚痕,見我醒來了,她淒涼
的對我一笑。

「陳丹,不要這樣,沒事的,我理解你,也寬容你,你放心,我不會在意你在
生理方面的需要。我不覺得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

「老公,對不起。」妻子還在向我道歉,

「沒事,以後你需要了,還是可以找他。」我認真的說。

「老公。」

「我說的是心裡話。」我強調了一遍,妻子才覺得我是認真的,她看著我,慢
慢的靠近過來,依靠在我環裡。

「老公,我……」

我見她又是梨花帶雨的樣子,不覺有些心疼,「老婆,我明白。」

妻子才平靜下來,我下面的一句話卻又讓她又急又氣:「老婆,你們昨天下午
做了幾次」

妻子狠狠的看著我,「3次」妻子一字字的完。氣急敗壞的跑了!

剩下我哈哈大笑,我狠狠的笑著,眼淚和鼻涕一起的流出……

第四章,飛蛾

接下的一個月時間裡,妻子無微不至的小心翼翼的照顧著我的生活,一天晚上
她居然主動的為我口交,我要射出的瞬間,去推妻子的頭,但她沒有吐出來,我在
她溫暖的口內,射精了。妻子嘴角帶著我的精液笑盈盈的看我。我把她抱在懷裡,
緊緊的抱著。

第二天,我找到那個男人的手機號,和他談了2個小時,他答應了週末晚上過
來。

週末,當妻子打開門,看到是他時,有些發呆。「我把宗明請來的」

我看著妻子差異的表情,把宗明拉進門,說「你們慢慢聊,我去書房上網。」

我箭步的離開了,走進書房。把她們留在那裡。

其實我在書房裡面有所有房間的監視設備。我打開電腦,客廳中妻子剛剛給宗
明泡了杯茶。

兩人久久沒有說話,「你老公,都說了,你……」宗明率先開口。

妻子遲疑了片刻「他怎麼說了?」

「他說,我們可以繼續的來往,他希望你能高興。」

妻子看來書房一眼,「你怎麼想?」

「我覺得他說的有些道理,你這麼年輕不能守活寡。」

妻子俏臉嬌紅,「」你想……「

「陳丹,我想你……一直想你,最近你老是不搭理我,」宗明申訴著思念之苦

「其實,我也想……」妻子看著宗明,兩人眼對眼漸漸的抱在一起,開始深情
的接吻。

宗明熟練的脫掉妻子身上的衣裙,妻子像潔白的女神,慢慢的讓宗明抱倒在沙
發上,宗明向妻子下身貼了過去,宗明粗大的陰莖一點點的侵入了她濕潤的陰道裡
,妻子如同初夜的少女,輕輕的嚶嚀著。

靜靜的客廳就剩下兩人性器官交合時的摩擦聲。

我轉換到陽臺的監視設備,拉近鏡頭,妻子陰部極度的濕潤,宗明的大陰莖深
深的插在她陰道裡,陰莖的根部有一圈,乳白色的液體,那是妻子流出的動情的愛
液。

妻子手扶著沙發靠墊,修長的大腿完全的打開著,我看到妻子腫脹的陰部,經
過幾分鐘的抽插,已經異常的興奮,兩片原本褶皺陰唇此刻已厚嘟嘟的綻開像玫瑰
花一樣,深紅色的兩片陰唇之間粉紅的一片,可以清晰的看到妻子小小的尿道口,
微微的突出來,隨著那粗大陰莖的進出,一鼓一鼓的。

妻子伸手輕輕的撫摸在宗明的胯間鼓鼓的大陰囊上,我看到那2顆我所沒有的
睪丸,在妻子手指尖滑來滑去,妻子臉上洋溢著,迷人的淺淺地笑容,那尖尖的嘴
角微微的上揚,妻子半仰起上身,將潤紅的唇片貼在宗明嘴上,妻子吐出粉紅的舌
頭,滑進宗明口中,由於距離有些障礙,妻子的舌頭要伸得比較長,才能送到宗明
嘴裡。

宗明吮了幾下,妻子舌頭上濕漉漉的口水,便被他吸吮的幹幹的。

宗明停下來,抽出陰莖坐在沙發上,妻子起身擺動著渾圓的大屁股,對著宗明
胯間的慢慢的坐下去,宗明手扶著妻子的大屁股,粗大的陰莖慢慢的滑入妻子陰道
中,兩人再次的交合在一起。

宗明雙手抱著妻子的兩條大腿的邊側,將妻子抱坐在他的大腿上,妻子的兩團
豐滿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擺動,左右上下的晃動。

「宗明,好喜歡你這樣弄我,感覺下面被你插透了似的,還記得我們在辦公室
那次嗎?」

「記得,我們的第一次,我一直記得。」

「宗明,那天你粗魯的佔有了我,記得我哭了嗎?」

「嗯,當時你哭的一塌煳塗,我也嚇壞了。」

「宗明那天你一下子填滿了我半年來來的所有的慾望,我的感覺是說不太清楚
,我只覺得有些漲痛,可又是那麼的舒服,我不知道為什麼就哭了。」

「哦,是這樣,丹,我還以為你不願意才哭呢。」

「宗明,開始我的確不太願意,後來你給我擦眼淚,你眼中憐愛的眼神,我看
到了我才知道,你是真心喜歡我的,你慢慢的添干我的淚水,當時我的心裡是暖暖
的,下面你還在慢慢的動著,我覺得我慢慢的適應你了,我感覺到你在我體內,那
燙燙的硬東西宗明,我好想把你融化在裡面。」

"
丹,我要來了。「

「宗明,嗯……」

宗明急劇的抖動了好幾下,他緊緊的頂在妻子的陰道裡,射精了……

過了會兒,妻子才緩緩的脫離宗明,宗明乳白的精液,順著妻子的大腿,流淌
下來妻子半蹲著,讓精液汩汩的從陰道裡面流出,她仰著臉笑盈盈的看著宗明,「
今天你射的特別多。」

「是嗎,這可是我很多天的積累呀,丹,我一次都給你了。」

「你真貧嘴,看你的壞樣……這麼多天,你就沒給你女朋友一次?」

「沒有,丹,我和她分手了,我現在只有你了。」

「宗明,你怎麼分手了,這樣可不好。」

「丹,現在我心裡就你,我愛你。」宗明看著妻子優美的身姿,嬌美的臉龐,
他動情的說出來心裡的感覺。

「不,宗明,我不能……我有他,你不能。」

「丹,到我身邊來吧,我真心的對你好。」

「宗明,你不要這樣……你忘記了你今晚還是他讓你來的嗎?」

「是,可是我愛你呀,丹。我們在一起一定能幸福的。」

妻子站起來,看了看書房這邊,她急劇的矛盾中,心中愛的天枰,不知道傾向
了那邊。

我在監視器中看到妻子,慢慢的依偎到宗明環裡,她溫柔的像只雪白的綿羊,
曲捲在宗明環抱裡,她渾圓的大屁股微微的翹起,她輕輕的親了一下宗明的臉。

「宗明,我們不要說這個了,晚了,你先回去吧!」

「嗯,好,丹,你好好的想想。」

妻子穿回衣裙,宗明開門走了出去,妻子送走了宗明,兩人在門口深情的接吻
著,

好幾分鐘,妻子才推開他,「走吧!」

妻子看著宗明離開,才關上了門。

我在書房久久的沒有出去。

第五章,蝴蝶

我覺得我應該留給妻子空間來思考問題,我藉著單位出差,我告訴妻子,我要
出差半個月,妻子到機場送我,宗明也來了,我看著她們站在一起的身影,眼睛慢
慢的迷煳起來。

其實我只出差三天,我去了當地的旅遊景點散心,沒想到我看到了一隻蝴蝶,
漂亮的蝴蝶,說正確是一個叫蝴蝶的女人,她是那麼的像我夢中的情人,淡雅而清
澈,就像一隻白蝴蝶,她有些憔悴,顯得那麼的楚楚可人,我慢慢的瞭解到,她以
前是大學生,

一次誤入歧途,她墜入了紅塵的深淵,她做了那種高級妓女,可是命運相當的
殘酷,她感染了艾滋,我傾聽她緩緩的訴說往事,和她一起唏噓不已。

在一起的日子我們相互傾訴著自己的生平往事,瞭解的比較深透。我和她說:
「蝴蝶跟我回家,我們可以一起度過淡淡餘生。」

三天的考慮,蝴蝶終於答應了。

在回家途中,妻子打電話說:「宗明來家裡住了幾天。」妻子覺得應該告訴我
,我淡淡的回答「我在回家的路上了,我還帶來一位朋友,我的紅顏知己。」

我補充了一句。蝴蝶靜靜的坐在我的身邊,我輕握著蝴蝶的手,蝴蝶在我手背
,輕輕的拍了幾下。她瞭解我的生活細節,她不施一點妝的臉上露著淡淡的笑容,
是給我堅定的力量的源泉。

回到我熟悉的城市,蝴蝶覺得還是先不去我家,我把她安置在一個還算可以的
賓館,蝴蝶說:你快回家吧!"

告別了蝴蝶,我回到家中。

家裡依然的清潔明亮,妻子不在家,她留了紙條,說今晚單位要加班,她可能
會留宿在宗明家裡,看來他們的關係很不錯了,妻子居然留宿在宗明家裡來,想來
我還是有些心酸。

我胡亂弄了一點吃的,吃完給蝴蝶打個電話,問候了她,並約定明天帶她去遊
玩本地的好景點。

打完電話,我進了書房,不在家的日子,我沒有關閉監視設備,花了我3個月
的設備也沒有讓我失望,它還在勤勤懇懇的工作著,我看到磁盤記錄器的紅燈一閃
一閃的,翻看的說明書,才知道記錄器的空間滿了,我打開這幾天記錄下來的畫面
,慢慢的看起來。

第一天,妻子也就回家做做飯,打幾個電話,然後睡覺,我快速的前進著,第
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整整一個星期,妻子如常的過著生活。

第八天,妻子往常一樣,洗澡後睡覺,剛剛上床的她出去了片刻,宗明在後面
跟了進來。

「還順利嗎?」妻子有些欣喜的看著宗明。

「挺好的,談判很完美。」

「宗明,你真行,這次公司這麼難的任務,你也完成了,」

「丹,全靠你鼓勵我,我才能堅持下來。」

「宗明,是你能幹,才可以做到這麼難得事情。」

「丹,謝謝你,我們去慶祝一下吧!」

「宗明,,這麼晚了去哪裡慶祝啊?」

「丹,我們不出去,就在家裡小小的慶祝一下。」

「對了,丹,我買了禮物給你」宗明從口袋裡面掏出包裝精美的禮盒,妻子慢
慢的打開,是一條亮晶晶的項鏈,妻子很喜歡的樣子,在宗明臉上輕了一下。

「宗明,謝謝,我很喜歡,但是有些貴重。」

「丹,她很適合你。」宗明替妻子戴上了,妻子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在項鏈的
光芒下,妻子果然越發的動人了。

「丹,你戴上後,真漂亮。」宗明讚美著,妻子自然喜悅言表,美美的左右顧
盼,宗明在妻子後面伸手解開妻子的睡衣,妻子寬鬆的睡衣滑落到地上,妻子完美
的身材在宗明的手掌下,一點點的被侵襲,宗明兩手托著妻子豐滿的乳房,將她們
輕輕的揉搓著。

妻子閉著眼睛,身體靠在宗明環抱裡,渾圓堅挺的乳房,在宗明的大手裡隨意
的變幻著形狀,她們忽而被揉的尖尖的,忽而被壓著扁扁的,忽而被擠壓在一起不
露一絲縫隙,忽而被左右分開不斷的晃動。

「宗明,有點冷,我們到床上去吧!」妻子輕輕的言語。

「嗯,我去洗洗,寶貝,你到床上等我。」

「討厭……」妻子嘴裡嗔怒,卻聽話的坐到床上,她看著宗明進入浴室,她拿
下宗明送她的項鏈,收放到床頭抽屜裡,妻子粉臉紅撲撲的,坐在床頭,她閉上眼
睛,無比期待的等候一場美妙的時刻的到來。

宗明再次的出現是全裸的,妻子看著宗明向她走來,宗明胯間雄赳赳的陰莖,
隨著宗明的走來抖動著,妻子嘴角含笑,伸手把握在宗明的陰莖上,妻子的手只能
握住陰莖的一半,妻子雪白的手指,在黑乎乎的陰莖上,輕輕的撫摸。

陰莖在妻子手中又硬了不少,粗大的龜頭,閃閃的發亮,妻子慢慢的靠近它,
張開櫻桃小嘴,雞蛋一般大的龜頭,被妻子費力的含進嘴裡,妻子半仰著臉,她看
著宗明的臉,輕輕的將龜頭在口中吐出來,又含回嘴裡,看到宗明皺著眉頭作出唏
噓的模樣,妻子也笑意綿綿。

看著妻子含著男人的陰莖,笑容滿面的樣子,我無比的心疼,我點了一根煙,
吸了半支,才繼續的看了下去。

妻子的口水粘在那陰莖上,慢慢的順著陰莖流下去,妻子吐出紅彤彤的龜頭,
伸出舌頭在陰莖下部隆起的管道處,由下至上慢慢的添到龜頭上,含著大龜頭吸吮
了幾下,又從上面部分添向陰莖的根部,這些男人最敏感的部位,妻子一一做到位
了。

宗明直哼哼的大口的喘氣,彎腰掀開妻子身上的絨被,妻子白皙的軀體以一個
半側的優美的姿勢展現在那裡,宗明嚥了好幾口吐沫,伸手在妻子修長光滑的大腿
上撫摸起來,妻子迷戀在宗明男性的器官中,她小心的呵護著,用自己最柔軟的舌
頭仔細的擦洗陰莖的各個部位,黝黑的陰莖閃爍著光澤,彷彿是一條快要衝鋒陷陣
的槍,此刻已經被擦得光潔閃亮,隨時都可以上陣驅敵了。

妻子優美的姿勢被宗明破壞了,宗明將妻子併攏的雙腿,左右的分開,妻子陰
部早已經無比的濕潤膩滑,粉肉潤紅,紅白嬌艷,幾絲陰發曲捲散亂,那半開半閉
的陰道口,汩汩的冒著熱氣騰騰的水泡。

宗明拖過妻子的大腿,把妻子轉了半圈,他屁股一沈,粗大的陰莖已陷入妻子
粉色的陰道裡邊,妻子身體抖動,隨著陰莖的進入,妻子發出嬌美的呻吟,從她秀
挺的鼻子裡,膩膩的哼出性感的聲音,迎合著宗明每一次的抽插,妻子不知是痛苦
還是舒暢的一聲聲的嬌吟著。

妻子毫無顧忌的發出她美妙的叫床聲,她展現了她無比性感的一面,女人就是
男人最喜歡女人的回報,妻子無比舒服的模樣和性感的呻吟,激發著宗明體內
的雄性激素,他拔動陰莖,每一下都給妻子結結實實的撞擊,妻子媚目如絲,眼中
柔情似水,小嘴半開發出「啊!啊!」的聲音。

「宗明……嗯……我的宗明……」妻子伸手幫他擦去,額頭的汗水,妻子也是
細汗如珠,秀挺的鼻尖,雪白的胸脯,妻子豐滿的乳房晃動著,汗水的滲出,讓乳
房發出白白的光澤。

「嗯……宗明你真棒,我好愛你。」妻子唏噓著,帶著膩膩的鼻音。

「丹,嫁給我,和我一起生活吧!」宗明不失時機的說。

「宗明,我答應你,快……宗明……嗯……啊……唔……嗯哼……」

「宗明,我愛你。」妻子嬌噓噓的說。

「丹,我也愛你。」宗明看著妻子淫蕩的樣子,越發的英勇,屁股緊緊的頂在
妻子的下體,左右的扭動著。

「啊……宗明……你頂穿我了……哦……噢噢嗯。」妻子抓在宗明的手臂上,
她身體的緊繃著,「宗明,你弄到我裡面了,好難受……宗明,我要尿出來了。

"

"
啊,天哪……喔……熬不住了……「妻子一陣陣的抖顫,從妻子雪白的大
屁股底部,流出的透明的液體,滴滴答答的流到地板上。

「啊……唔嗯哼……噢噢。」妻子擺動著頭,緊緊的抱著宗明,汩汩流出的水
,在地板上好大的一灘,妻子眼中淚水滿框,鼻翼忽張忽合,妻子一時間無聲的顫
抖著,片刻才嗚嗚的哽咽起來。

「丹,怎麼了,弄疼了嗎?」宗明還是很關切的。

妻子幽怨的瞟了他一眼,吸了吸鼻子,鼻音濃濃的說:「你真壞……嗚嗚,,
,嗯嗯。」

妻子噗哧一下又笑了起來,「看你……不是弄疼我了,你……弄到人家高潮了
。」

「真的,舒服嗎?」宗明輕輕拔動陰莖,妻子嬌噓幾聲,「別動,裡面難受死
了。」

「哇,丹,你真尿出來了?」宗明低頭一看地上的大灘的水。

「不……嗯……宗明……嗯……我才沒有呢。」妻子嬌羞的不行了,她也看了
一下地板上的水。

「寶貝,剛才你真性感,今晚我要和你通宵。」

「嗯……宗明……我愛你,今晚就給你玩……通宵。」妻子羞羞得抱著宗明。

「宗明,你餓了嗎?」妻子問著。

「你一說,我才覺得有點了。」

「我給你弄點吃的,你休息會兒吧!」

妻子起身來,宗明粗大的陰莖噗哧一聲脫離了妻子的陰道,妻子分開雙腿,拿
過紙巾擦乾下體的淫穢物,陰道口露出黑黑的一個大大的洞,,黑乎乎的陰道口可
以容下妻子的兩根手指自由的進出,妻子把陰道口附近擦得乾淨了妻子抓了睡衣穿
上,出去準備宵夜。

妻子回來的時候,宗明已經睡著了,妻子幫他蓋上絨被,她在旁邊看著宗明,
那麼的深情,情意濃濃的,妻子伸手關掉了燈,抱著宗明慢慢的睡去。

我快進過去一段,他們睡了2個小時左右,又開始做愛,妻子與他款款交合,
妾意綿綿,儘是柔情蜜意,末了宗明射精在妻子陰道裡面,完成了一夜的風流情帳
。給了妻子一灘濃濃的燙燙的合夜蜜露。

我正要看看下面幾天的錄像時,聽到外面開門聲,妻子回來了,我轉換到實時
監控,看到妻子居然坐在沙發上面,臉色黯然,看她的模樣似乎是剛剛哭過了,我
剛要出去,妻子的手機響了,她說:我到家了,你過來吧!「

妻子合上手機,靜靜的坐著,過了5分鐘,有人輕輕的敲門,妻子開門,宗明
進來,妻子就眼淚汪汪的看著宗明。

「怎麼了,丹,他欺負你了?」宗明看著妻子的模樣,有些生氣的問。

妻子嗚嗚的哭了會兒,才擡頭看著宗明說:「他……他……嗚嗚。」

「他到底怎麼你了……」

「宗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妻子從提包裡面拿出一條內褲,給宗明看。

「丹,這……你被他……這個老禽獸……我要殺了他。」宗明看著內褲氣急敗
壞的說。

「宗明,不……他沒有弄進來,剛剛上來他就射了……嗚嗚,宗明,他答應了
。」妻子看著宗明說。

「這老色狼,他媽的,丹,你看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他滾出我們公司的。」

宗明安慰著妻子。

「宗明,你不會嫌棄我吧?」妻子小心的問。

「不,丹,我愛你,不會在乎這些的,我是真心的愛你。」宗明信誓旦旦的說

妻子才微微的放心下來,為了宗明提升經理,妻子今晚和宗明的老上司一起應
酬,老上司要挾妻子,妻子被那老色鬼在包廂裡面蹂辱了幾個小時,妻子其實已經
被老色鬼弄進去了,但是畢竟已經老了,才分把鍾就完了,妻子擔心宗明不會接納
她,所以才說,沒有被弄進去,宗明安慰著妻子,妻子已經慢慢的恢復。

她半躺在沙發上,開叉的短裙擋不住妻子沒有穿內褲的下身,妻子濕乎乎的陰
部,上面還殘留著老色鬼的精液,宗明陰莖唿哧一下頂了起來,他掏出粗大的陰莖
,向妻子身上壓去,妻子嚶嚀一聲,下面已經是破體而入。

噗哧一下,在老色鬼精液的滋潤下,宗明一下子插到了底,妻子體內還有剛剛
餘下的慾念,宗明的插入剛好填補了剛才的空虛,宗明粗大的陰莖,在妻子的陰道
裡面噗哧,噗哧的抽動,妻子緩緩的配合著,陰道裡面的液體混合著老色鬼的精液
,汩汩的流出來。

妻子輕輕的叫著宗明的名字,底下淫蕩的陰道,包裹著今晚的第2個男人的陰
莖,妻子在淫慾的夢境中,迷失了她原有的淑惠與貞潔,宗明粗大的陰莖的誘惑,
讓妻子失去了她純潔的少婦應有的矜持,她放蕩的接受了任何一個男人進入她的體
內,也許是長久的空虛,讓妻子害怕再次的失去,這種充實的感覺。

宗明走了,妻子看到我從書房裡面出來,她羞澀的拿衣服遮蓋她淫亂以後的下
體,我走到她身邊說「陳丹,我同意和你離婚。」

我回到了書房,刪除了所有的錄像,我輕輕的離開了這個我生活了2年的地方
,我向賓館的方向,招來一輛的士。蝴蝶就在那裡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