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套裙的政治老師

穿套裙的政治老師

長久以來,我一直對我的政治老師彭瑾垂三尺——美麗而不乏嫵媚的笑容,一
張可愛的娃娃臉,凹凸有致的身段(雖然生過小孩了卻保養地非常地好)。這對我
這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來說實在是一大誘惑啊!!

於是,她便成了我手淫和性幻想時的最佳對像……這也常常令我如鯁在喉:假
如…我能摸摸她的小妹妹,插插她的騷穴——靠!有賊心沒賊膽。
我的好哥們兒阿鎧和我一樣對她想入非非,我們經常大肆討論怎樣搞她才爽,研究出了許多荒淫至極的手段,只待終有那麼一天能夠用上。

而時機,總是這麼悄然而至了……

那天是我們的最後一節政治課。她穿了一身非常緊身的湛藍色套裙,畫了淡淡
的面妝——少婦所特有的那種豐滿和成熟韻味深深地把我給吸引住了。那一刻,我
的雙眼不由自主地盯著她那幾乎要從衣服裡彈出的碩大奶子,然後往下移動,視線
貪婪地滑動在隱隱約約透出地小內褲的輪廓上。我感到我的小弟弟已經硬了。就這
樣我意淫了一整節課。

「同學們,老師感謝你們陪我度過了難忘的兩年時光。你們都是好學生,我的
教學工作很愉快。謝謝你們。好了,下課!」

這時,我慌了。我想到以後很難會有這麼多機會見到她便難過不已。怎麼辦?
我策劃了兩年的的淫師大計還沒實現呢!我扭頭看了阿鎧一眼,只見他也顯得十分
焦躁。料想他也和我一樣吧?

我低下頭,咬著嘴唇下了決心——[**不當用詞**],就是今天了!

說幹就幹!眼見她走出教室,我叫過阿鎧,對他說:「咱們跟上她。」

阿鎧遲疑了一下,重重地點了點頭。

我們便跟著她出了校門。老師家離學校很近,只要拐個角就到了她所在的宿舍
區。我和阿鎧緊緊影隨,邊吸著煙邊看著她風騷地晃扭著的屁股——我們清楚地明
白接下來要幹的事的性質,但我們那時已不顧一切了,滿腦子只想著該怎樣轟轟烈
烈地姦淫她——我們的政治老師。

走進宿舍樓,彭瑾突然轉過了身,嚇了我們一大跳。在半明半暗的光線中,她
的表情我無法看清楚。這更令我心跳加速。

「你們……為甚麼一直跟著我啊?找老師有事兒……?」語氣中竟然帶著些許
的曖昧(這可絕對不是本人自多)。

「沒、沒有!啊……」阿鎧急了。

「是啊,老師,想到以後您不教我們了我們很捨不得您呢。」我抑制住緊張的
情緒,趕緊說道。可眼睛卻在不老實地看著那在暗處仍由於高聳著而發出略微白色
高光的乳溝。

「啊,是嗎?」她對我微微一笑:「你們……去我那兒坐坐?和老師聊聊吧。

所以我前面說過嘛,這他媽就叫無心插柳柳成蔭啊……乾脆可以說是:無心插
棒棒撐陰?!(笑)

「好哇,我們正想和您聊聊又不知您肯不肯。」直覺告訴我,可能有戲——或
許都不用來硬的了?

「那,」她一個媚笑:「跟我來吧。」

「哦。」

我走在最後,於是在關門時,我順手搭下了鎖上的扣栓,反鎖上了房門。然後
,我們便坐在了沙發上。

「喝可樂行嗎?」她從冰箱取出幾聽飲料,走了過來:「恩……老師,老師坐
中間吧。我們好好聊聊。」

「行啊,您坐。」我們連忙騰出座位。

隨著彭瑾的落座,她的身上飄來了一股淡香,這使我們有了些性慾。

我拿起飲料一飲而盡,朝阿鎧使了個眼色,對彭瑾說道:「老師,您身上好香
喔。真的。」

「是嗎?恩……喜歡這種味道?」她的眼神已經不對勁兒了——我相信自己的
判斷:好戲就要上演。

「是啊,老師……您……好迷人呢。」我裝出一副純情的模樣。

「哈……那……你湊近點兒聞聞吧……?」她面泛紅霞,眼中閃著光。我確定
她是在引誘我們了,這可興奮不已。

在一旁不作聲的阿鎧急了——誰叫他膽兒小——算了,也分他一杯羹:「好啊
。阿鎧,真的挺好聞,你也聞聞吧?」

「哦……哦!」他有些猴急了。

於是,我們靠在了彭瑾的身上很陶醉地嗅著,吸著。

我的手已經不老實地搭在她的小蠻腰上——那裡的觸感太棒了,年青少婦的豐
韻柔軟使我好爽。接著,我開始慢慢地撫摸著她,而她的呼吸也逐漸急促了起來。

「啊……你們,恐怕不是只想聊聊的吧……?」她看著我說道。

「對呀,我們……我們想……」我說道。

「我他媽就是來奸你的!!」阿鎧大吼著撲了上去。我很吃驚,真想不到這小
子竟會突然玩兒起粗的來。

「啊……!」她應聲倒在我的懷裡——我有點兒不堪重負,因為阿鎧也他媽壓
了上來。操,我只得讓出位子,站起身來,打算等他先上——也算是對他剛才行為
的嘉獎吧。

阿鎧感激地望我一眼,看來他明白我的好意了。我投以鼓厲的目光,示意他好
好幹。

只見他粗暴地撕下彭瑾的上衣,在她的粉頸上狂烈地亂啃著;左手扒下奶罩,
玩弄著她那肥大的奶子,一對肉包似的美物在撮抓下顯得十分痛苦;而右手則沿著
身體的玲瓏曲線滑下,停在大腿上,又繼續往裙子裡頭摸索……我開始有些於心不
忍了,我發現彭瑾看上去並無絲毫快意——阿鎧太心急了,這樣做只會令女性厭惡

「阿鎧你慢點兒,別傷著老師了。」

她看了我一眼,那是感激的目光。阿鎧也冷靜下來了,他開始慢慢地撫摸著彭
瑾的奶頭,腦袋也低了下去,用牙拖下了老師的白色三角褲。

「對……啊……就是它了……恩……哦…」她被刺激得呻吟了起來,面色桃紅

我利用這個機會貪婪地飽覽著眼前這雪白的裸體——這在以前是多麼地不可思
議啊!粉嫩的大乳頭;白晰而渾圓挺拔的奶子;豐滿光滑的腰身;彈指可破而肉滾
滾的屁股;以及我最最最日思夜夢的在內褲裡若隱若現的小蜜桃……

「老師,讓我們一起來滿足您吧……!」看著看著我也衝動起來了,雞巴怒漲
,性慾翻湧。我把她的大腿張開,隔著內褲撫弄起她的小穴,另一隻手就玩著她的
奶頭;阿鎧在我的後面舔吸著她的腳趾及足根——顯然這使她慾火焚身,她這時已
是渾身顫抖,淫叫連連:
「噢……哦!我的……我的……好癢啊……那兒……那兒
……不……要……」

這越發使我們血脈噴張,更是仔細地舔弄著她的每一處敏感部位。我剝下她的
三角褲,發現那裡早已是淫液狂噴,泛著瑩光一閃一閃亮晶晶,映襯著黑油油的陰
毛,簡直太美了。我湊上去聞,氣吸的刺激使彭瑾屁股幾乎抬了起來。我伸出舌頭
,想要好好品嚐蜜汁的滋味。

「啊……?難道你……你要舔……那裡?」她呼吸急促地說道。

「對啊,我想嘗嘗味道呀……肯定很好吧。您會很舒服的,我向毛主席保證。
」我衝她猥褻地壞笑,接著舌頭便慢慢伸向那塊充滿誘惑的淫穴。

好軟——這是我的第一感覺,然後我不停翻轉舌頭,陰唇的觸感令我十分的陶
醉,滑滑的,鹹鹹的,我實在是喜歡這股特別的味道。我輕輕地分開她的陰唇,看
見那黃豆般大小的陰締——我明白這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帶,接下來我要做的就
是好好地玩弄它,這一定能讓它的主人爽到極點。

「呀……我……怎麼好……好舒服……不要……不要……」——我的舌頭猶如
小蛇一般對著她的陰締翻舔撥弄,那顆小豆豆被我舌尖和嘴唇不停地又插又吸又舔
又吹,不一會兒就是騷水滾滾了。

「哦哈……哼……你這小鬼啊……快弄死姐姐了啊……哪兒學的……這麼厲害
……我要死了……被你弄死了……不要……停啊……不……不要停……放過姐姐吧
……別停……繼續吸……啊……」

彭瑾被我們上中下三路齊攻,搞得大聲浪叫,在沙發上不停翻滾著——這顯然
是——太刺激了?不過,這也使我們更加興奮了,便更賣力地搞她,每一下都足以
令她欲仙欲死。

忽然,我嘴邊一熱,一股濁液從小穴噴出——她達到高潮了——我一滴不漏地
將愛液全部吸入口中,然後吞進喉中。香而腥的一陣回味蕩然湧上,我想到這吞入
的竟是我朝思暮想的美麗的老師的陰精覺得便興奮不已。

性高潮一剎那一剎那地襲捲著彭瑾的腦垂體,使她仍在不住地發抖,面色更加
紅潤。

而我們還在豪不松瀉地玩弄、刺激著她那高潮後格外敏感的各處性器,這時她
一定快崩潰了快爽瘋了。

「哎……哎……停吧……求求你們了……好弟弟……好孩子……」她的面容幾
乎快要扭曲了,可見我們的刺激已經令她爽到無法形容。

於是我們也便停了下來。

「恩……你們真是厲害呢……連我老公都比不上你們的技術好。現在的小孩啊
……」她嬌嘖地對我們說。

「其實……我們也是從A片裡學的,哈哈。」阿鎧笑著說。

「怎麼課業就這麼差呢?算了,我也蠻喜歡你們的……早發現你們看我的眼神
不對勁兒了……好吧,現在輪到我讓你們舒服……」說著她一手握住阿鎧粗壯的陽
具往嘴裡塞,另一隻手則拉下我的褲鏈,掏出大雞八。

「都這麼大啊……?」她有些吃驚的樣子,但又馬上舔起阿鎧來,同時也握著
我的雞八前後套弄著。著簡直使我美死了——大老二第一次被女人的柔軟的手來回
撮弄。強烈的刺激使我的大腦一片空白。而此時的阿鎧,早已是把持不住了,只見
他白眼上翻,嘴唇抽搐,幾乎是已不省人事。

女人的手的撫弄和自己打手槍絕對是天壤之別!!——我是確切地明白了。

幾分鐘功夫,我已有了射的慾望,可我強忍著沒射出來——我要留著等下操她
的大騷逼時再用!!我走到她的後面,拖起她那軟如布丁般的白屁股,打算玩小狗
式。就在我將要插進之前,她突然抓住我的老二不讓我進去。這可急壞了我:「不
是吧?!我還……」

「不行啊,你一定會忍不住射在裡面的……今天是危險期,你懂甚麼叫危險期
的吧?所以……我們還是來口交吧?好嗎?」

「但是……我從沒插過……想試試,怎麼這樣倒霉啊……」這下我失望至極。

「那……」她紅著臉撫摸著我的龜頭:「下次還有機會的……恩?」

聽她這麼說我轉憂為喜,可看著阿鎧的老二正在彭瑾的櫻口裡進進出出,心裡
不願再讓她口交——我嫌髒,因為阿鎧是男人。

我的目光轉向她的屁股,我被那菊花(這個比喻可實在是形象極了,也不知是
誰發明的)一樣的屁眼給吸引住了,不禁用手指輕輕按了上去。

彭瑾一個機靈,轉過臉笑著說:「喂……你這小孩怎麼花樣玩盡呀……?」接
著又繼續幫阿鎧吹蕭。

我不理她,也繼續摳玩她的屁眼。一會兒,小穴又濕了。我沾上些稠汁,使手
指潤滑,便插入了半節中指。

「唔……」她含著老二小聲哼了一聲。

我運動手指,使之在她的屁眼裡攪弄起來。而她的小穴也已是洪潮洶湧了。我
低下頭,再次伸出舌頭,不同的是這次要舔的就是彭瑾的屁眼了。其實,她的屁眼
很光潔細嫩,舔起來的觸感絕對是比陰道有過之而無不及。舔著舔著,我的雞八也
直了。

「喔……哼……啊……那兒……那兒怎麼……怎麼能舔呢……唔……啊……!
」她的屁股不住地搖晃,顫動。

我終於忍不住了,舉起塗抹了些淫液的紅漲得發紫的大雞八使勁兒往她的屁眼
裡猛插……

「啊……!!」她發出痛苦的尖叫聲,並試圖罵我幾句,卻被正處在癢處的阿
鎧牢牢地按住了頭。我感激地望了阿鎧一眼。

接著我在她的屁眼裡玩命地抽插——緊固,溫暖,由此我判段她從沒被人操過
屁眼……於是我更加亢奮,每一插都幾乎抵達了直腸。

漸漸的,彭瑾的喊聲不再是淒慘了,而是:叫春。

「哦……啊……!我要吃下鎧鎧的大雞八……恩……哼啊……屁眼……瑾瑾的
小菊花啊……插我……插死我了啊……姐姐快……快……」

我們一聽這話,性慾已到了頂峰,一個閉著眼享受著香唇的愛吸,一個狠命地
死插屁眼。

「老師……我的親娘!!我他媽要射……哦、哦、哦……」阿鎧把大股精液射
在了她的口裡。

「恩……!抹也優熱(我也丟了)……!!」

這時,我感到肉棒在扭動的屁股裡漲的好大好大,忽然一股熱熱的穢物從馬眼
內噴勃而出,陰莖一陣痙攣,頭腦一片空白……

我們三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阿鎧癱坐在地毯上,長吁了一口氣;彭瑾則趴在沙發上抖個不停;我閉起眼回
味著那一股仍在迴盪的快感,一手抓著她的乳房,一手搭在她的屁股上面。

而那湛藍的套裙,只有下裙還在彭瑾的身上——它也已被翻至腰部,裸露出肥
嫩並在微微抖動著的大屁股。你甚至還能看到,一線純白的黏液正從那屁眼裡緩緩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分享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