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的誘惑

聲音的誘惑

第一章:偷窺

我叫阿文,是一個大學新鮮人,剛滿二十歲。由於學校在北部,所以暫時寄住在北部表哥的家中。

表哥叫山明,三十一歲。是一個生意人,必須常常的出國,每月最少有兩個禮拜不在家中,甚至有整整一
個月都不在家的經驗。表嫂阿儀,是一個標準的家庭主婦,她已經二十八歲,不過看起來她只有二十四左右。
只要是表哥在的晚上,幾乎都可以聽到兩人的做愛聲。不知道表哥是天賦異稟或是怎樣,表嫂總是在不停地呻
吟,或者大叫,而表哥則是不時的傳出低聲的咒罵或是大口喘氣。

這天晚上,正在準備下禮拜的月考,突然聽到兩人做愛的聲音,這次聲音似乎來自客廳,所以就大著膽子
來到門邊向外看去。我恰巧可以看見整個客廳的狀況。這時電視上的畫面與客廳的狀況大同小異,原來表哥和
表嫂兩人正在欣賞片中的情節與做愛姿勢,看到性起就重現畫面上的動作。

畫面上的女主角清晨醒來之後,發現男主角似乎仍在睡夢中,女主角將被子掀開,輕輕褪下他的內褲,用
口輕柔地舔他的陰莖。他似乎仍在睡夢之中,僅僅是臉上露出些許愉悅的表情;她仍不甘休地將整個陰莖含到
口裡,且緩緩上下套弄,兩手也不停地把弄那兩粒睪丸。這時他似乎感覺到發生了啥事,兩眼張開後發現她正
毫不客氣地姦淫自己,所以將她拉靠攏來,將她的內褲是褪至膝蓋處,並將頭深入她大腿根部,如此恰巧可用
她的腿緊緊夾住自己的頭。兩人口交約莫三四分鐘後,畫面已經變成他將她輕輕地翻轉過來,變成男上女下的
姿勢,但仍維持口交的狀況。這時她似乎有些受不了的樣子,輕輕地躺著在喘氣,他見狀便溫柔地將她的內褲
完全褪去,自己就坐在床上,將她抱起跨坐在自己的陰莖之上,這時畫面拉近針對女主角的臉部進行特寫,只
見她舌頭輕舔嘴唇四周,眉間輕皺又忽地放開,鼻孔略略輕縮又放開,好似正在忍受些許的輕癢與感受到滿實
的感覺。接下來便看到女主角雙手環抱著男主角的脖子,下身開始上上下下的挺動,這時男主角雙手扶住她的
腰間,口則輪流地在她雙峰頂端吸吮,並不斷地用舌頭去舔哪兩粒堅挺的葡萄。漸漸地,她承受不住他下體的
衝擊,便上身後仰,並要他兩手環住自己的腰,兩手搓揉自己的奶子,如此過了約莫五分鐘,男主角將女主角
扶起,並要她學母狗般地趴在地上,男主角扶住她的腰部並且將她舉起,像在表演特技一般的邊走邊肏,而女
主角則用兩手不斷地移動以配合男主角的肏幹。

看到這裡時,表哥似乎忍受不住了,便將表嫂壓倒在地上,喉嚨發出一陣低吼,表嫂則高舉著兩腿,兩手
分別抓著表哥的手臂,而表哥則上上下下不停的做著活塞運動,表嫂的呻吟聲也出現了。不過,過了不到五分
鐘,兩人就躺在地上不動了。這時畫面上也出現女主角高潮的畫面,只見她兩手死命地搓,頭不停地甩。而同
時,我也發現到表嫂的臉上有哀怨的神情,不過表哥這時候已經閉上了眼睛。他,大概不曉得表嫂的哀怨;她
,大概在哀怨表哥的能力。而我,這才注意到表嫂的身材,竟然有西方人的水準,屬於豐滿型的,而且身材比
例相當均勻,該大的大,該小的小,全身找不出有任何多餘的脂肪。而且,表嫂在跟表哥做愛時,會散發出一
種淫蕩的感覺,和平常賢妻良母的表現完全相反。看起來,表嫂真的是一個天使與魔鬼的混合體。

看完表哥的活塞運動後,書也讀不下了,便直接回去睡覺。然而表嫂哀怨的神情,讓我一直難以入睡,心
裡一直想著找個機會去一親香澤。而一整晚就在慾望跟理性的鬥爭中過去了。
第二章:第一次 

今天是連續假期的開始,所以我準備回家去。下午在收拾衣服的時候,突然想到曬在後面院子的衣服,便
跑過去想要收回來。正好看見表嫂的內衣褲曬在一旁,便將它拿下來仔細把玩,不料這時表嫂正好要來收衣服
,一時之間真不知道怎辦才好﹖

「阿文,怎麼會對這玩意有興趣﹖想送給女朋友﹖」 

我這時只懂傻傻地笑。表嫂笑著將所有衣服收好,並叫我跟她一起到房間去,她將衣服放在床邊的沙發上
,並打開衣櫥拉開最下面的抽屜,只見滿滿一抽屜都是性感的內衣褲,紅的、黃的、藍的、黑的、白的,真正
說得上應有盡有。她順手拿出四五套顏色不一樣的交到我手上。

「有需要或喜歡的話帶你女朋友來挑,反正你表哥有事沒事就買一兩打給我。這抽屜放的都是全新的,你
需要的話再告訴我好了。」

「表嫂現在穿在身上的,我最喜歡。」大著膽子,我說出了這種話,心裡在想著表嫂的反應,最壞的情況
應該只是被痛罵一頓,但是好運的話…………

「小淫蟲,跟你表哥一個德性。」表嫂頓了一頓,一邊笑著說一邊用手指輕點我的鼻子。說完便將裙擺撩
高,露出下面那件紅色透明的內褲,並說想要就自己動手拿。

我就大著膽子蹲下來,伸手準備將她的內褲脫下來。當我的手碰到她內褲的時候,心跳立即加快了速度,
看著她的陰毛開始露出來,我的血液大概都跑到腦袋來了,整個臉頰熱得不得了,心臟感覺也快要跳了出來一
般,真的很想用舌頭舔過去。好不容易終於把她的內褲完全脫了下來,心裡很不願意的慢慢站起來。

「你也得拿一件來交換。」表嫂不等我回答便蹲下來動手脫了我的褲子,而我的老二早已經充滿了血液,
她馬上用兩只手抓住不放。

「噢!你的傢伙真大,我兩只手都抓不完,我看最少有廿公分,對嗎﹖」

「廿三公分。」 

「龜頭好像比兵乓球還要大,你量過嗎﹖」

「曾經拿兵乓球比較過,我的大一點點。」

「有沒有和女朋友做愛過﹖」

「只有手淫過。」

「你的包皮過長,你知道嗎﹖」

「只是長了一點點,不過用手拉一拉就好。」 

表嫂用手把包皮往後拉了一下,就幫我吹起喇叭,我何曾見過這種場面,當下就任由她擺佈。只見表嫂把
我的龜頭含在口內,一進一出的套弄,一隻手仍抓著「根莖」,另一隻手則輕揉我的睪丸,而且她的舌頭還對
我「小頭」的裂隙一撥一撥的。情不自禁下,我的兩只手同時放了在她頭上,屁股用力前挻……
「咳!咳!你別動啦!你的傢伙那麼大,想要我的命嗎!」表嫂說完後還用手指彈了「根莖」一下。再下來她
的目標改為我的彈藥庫,她的舌頭跟嘴唇都進攻彈藥庫,一隻手扶著我的大腿,另一隻手卻很慢的套弄著「根
莖」,真的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爽”! 

過了二十分多鐘,腰間一酸,射出一股股的精液。而表嫂居然全部吞下去,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

「噢!口好酸!不過你的東西味道完全不一樣,很棒。你爽不爽﹖」

「很爽!不過我還想要。」 

「你放心,我今天會讓你爽到怕。」 

說著便跑到浴室,我偷看了一下,原來她在嗽口。她出來的時候,拿了一瓶東西,說是印度神油,在我老
二上噴了兩下,我那下垂的老二立刻變得麻木,而且像棒球棒一般,硬硬的站了起來。表嫂要我躺在床上,我
立刻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

果然,她脫光衣服後就跨坐在我的木棒上面,並且還自己搓揉著兩個奶子,我當然也順便幫她搓揉。喔,
女人的奶子真是蠻好消磨的。尤其表嫂的奶子更是一流,比A片女明星還要大,並且她還用奶子夾住我的頭,
真是她媽的爽。她這樣”肏 ”了我大約十來分鐘,她好像受不了了,於是就緩緩地軟倒在床上。

「噢!真爽!來,接下來全給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於是我就要她趴在床上,想模仿哪晚上像狗一般的幹法,我第一次從後面這樣清楚地看女人的陰戶實體,
便忍不住用舌頭去舔一下。結果一下又一下,最後我還是決定由正面攻擊比較好,於是又要她轉過身來,再從
正面舔她粉紅色的陰戶。

從正面看錶嫂的陰戶,密密麻麻的陰毛一大片,用手指撥開後,才看得到那兩片粉紅色的陰唇和小小的陰
核,立即用舌頭去輕輕的舔,舔了一下又一下,改成用牙齒輕輕的去咬,心血來潮之下,一面用舌頭去舔陰核
,一面用手指插進表嫂的私處,而且稍稍摳了起來。

「噢…噢…噢…快來!噢…噢…你弄得人家好難過…噢…快來啦!噢…」

再舔了一會,我也沒辦法再忍受了,便用手把表嫂的兩條腿抬起來,放在肩膀上,緊接著就用我那棒球棒
肏進去。一開始,只是慢慢的做活塞運動,很慢很慢的抽插了二三十下後,看著表嫂很享受的樣子,我便用力
給她一下狠狠的肏到底。

「唔…」表嫂她好像更享受的樣子,所以我便再給她一下用力的、狠狠的,再肏到底。表嫂同樣的表情,
我同樣的用力肏到底,十來下後,我卻改為只用龜頭的部份輕輕移動,表嫂的表情變得有點不耐煩,終於她張
開眼睛了,有點媚又有點怨的眼神,想說話又不好意思的樣子,我看了以後,馬上再給她一下狠的肏到底。

「噢…」她閉上眼睛啍了這一聲後,馬上又把眼睛張開,好像在說’你真皮’,我笑了一笑,便給她來個
九淺一深、八淺一深、七淺一深……

「噢…再來…再來…噢…」表嫂的聲音深深的剌激著我。 

一會兒後,我停了下來,上身整個壓下去,把她的兩腿也壓得貼住了她的肩膀,親了她一下,再把她兩條
腿拉到我的腰上,她也立刻用腿纏住了我的腰。我卻突然抱住她站了起來,就像那天晚上A片上的畫面一樣,
抱著她站在床上走來走去。而她則用兩手緊緊的抱著我,兩腿也纏緊了我的腰。這時候我的耳邊就是她的嘴巴
,她喘出來的氣不停的噴進我的耳朵,而她呻吟的聲音也完全送進我的耳內……

「噢…放我下來好嗎?……好嗎?」其實這樣子抱著她近十分鐘,我也有點受不了,於是便把她放下,採
取最正常的正面攻擊!這一次我可是真正的正常攻擊,一下接著一下,不快也不慢,不過每一下都是狠狠的肏
到底。而且肏到底以後再用力的多挻一下……

「噢…噢…噢…好爽…好爽…好爽…哎…哎…噢…我要死了…噢…」

大概過了十分鐘,表嫂好像達到了高潮,口中不停地發出高高低低的呻吟聲音,讓我充滿了征服感。這時
侯最舒服的要算是我的好兄弟了,因為表嫂的私處內一陣接一陣的蠕動,實在〝爽〞得達到了極點!爽完後我
更加努力地肏她。這一趟衝刺,我抽插了三十多分鐘,才心滿意足地射精。而表嫂兩手的手指,抓緊我的肩膀
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相信我的肩膀一定多了十個指甲印。不過沒關係,做愛的味道,加上表嫂的妖媚,
就算再加十個指甲印也沒關係。

我壓在她身上一段短時間後,正要把變成手電筒一般的老二抽出來,表嫂突然抱住我。

「不要走,我要你壓著我………」 

「你表哥很好色,但每一次都不能滿足我,而且每一次完事後都會馬上睡著,就算我幫他用口,他也好不
了多少,那瓶印度神油也是他買的,不過只有一點點效果而已。你知道嗎,剛剛是我第一次真正的高潮呢!」
我聽得目瞪口呆,聽得只會看著表嫂而不會回答。

「你知道嗎﹖你實在好強,我那兩個’閨中密友’告訴我,她們的老公最多也不過二十分鐘左右而已,如
果用嘴巴的話,更不超過十分鐘呢!」

我一邊聽著她的話,一邊用手輕揉著她的乳房,對她所說的話,實在令我十分自豪,只是不好意思回答而
已。

「我再告訴你一個祕密,有一次你上廁所沒有關門,被我看到你的小鋼砲,從此我就常幻想跟你做愛了。

「妳真壞。我也告訴你一個祕密,有一次妳跟表哥在客廳做愛被我偷看到,我也是從此就想要找機會一親
妳的香澤了」

「那一次我知道,我只是固意不告訴你表哥,順便誘惑你的。」說完居然輕咬著我的耳朵。而我也不客氣
了,輕揉著她乳房的手,慢慢加快了速度,而且焦點集中在她小小的乳頭。

「唔…不要啦,人家被你肏了快兩個鐘頭,現在全身都沒力氣了,而且還有一點點痛。」

「好吧!不過下一次要加倍補償給我。」 

「嘻!只怕你支持不了四個鐘頭。」 

「哈!試試看才知道!」 

「我剛剛決定了,當他不在的時候,我就當你的祕密情人,好不好﹖」

如此,我也決定了,隨便找一個藉口,過一陣子再回家。因為表哥三天前才出國,我有將近十天的時間可
以完全擁有表嫂,而且我剛剛才想到,我還沒有探訪表嫂的菊花。明天,我一定要插一趟表嫂的菊花。
第三章:閨中密友 

「試試看好不好﹖一下下就好,只有剛開始會痛,過後會很爽咧。」

「不行不行!連你表哥我也不讓他插菊花,不管怎麼說,就是不行。你再亂來的話,我會生氣喔!」

「OK!OK!寶貝別生氣,我不再弄菊花就是了,不要生氣好嗎﹖」

剛剛叫表嫂趴在床上,我蹲在她後面揉搓著她雪白的屁股,打算用手指當先鋒去探路,沒想到手指剛插進
去一點點,表嫂立刻哇的一聲叫著站了起來,而且板著臉說不行,嚇得我只好不停的哄她。

話說回來,表嫂生氣的樣子另有一種美態,看著看著,我那本來已經嚇得抬不起頭來的好兄弟,居然又再
蠢蠢欲動,所以我又從頭再來,抱著她輕輕地親她的耳朵。兩手則輕柔的愛撫她的肩膀,從肩膀到手臂,再從
手臂到乳房。

「唔…讓我躺著。站得好累。」 

剛躺在她身旁,繼續搓揉她的乳房的時候,電話鈴聲嚮了起來。

「噢!真討厭!」表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才轉身去拿起話筒。看來她的慾火已經被我再次的挑了起來。
而我可沒有客氣,還是繼續搓揉著她的乳房。表嫂只是佯怒的瞪我一眼,而沒有阻止我的舉動,她大概也不想
就這樣停下來吧。

「喂,原來是莉莉妳啊。」

「什麼,大聲一點好嗎﹖妳二十分鐘後到我家,真的嗎﹖」 

「歡迎,當然歡迎。妳自己一個人嗎﹖」 

「好,我等妳。」 

聽到她對著話筒的回答,我的慾火馬上冷了下來。 

「對不起啊,莉莉是我其中一個閨中密友,我們好久沒見面了。晚上我再補償你好嗎﹖」臉頰紅紅的表嫂
說完後,親了我一下。
「我要整理房間了,不要等一下被她發現了我們的秘密。」 
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捏了她的乳房一下再離去。 
二十分鐘後,我正在客廳看電視的時候,門鈴嚮了起來。 
「阿文,你幫我開門好嗎﹖」表嫂從房間大聲叫我。 
打開門後,眼睛不由一亮,門前站著的,是一個不輸表嫂的嬌麗美人,若說表嫂是豐滿型美人,那她則是嬌柔型美人了。個子比表嫂小一點,胸部因為穿著衣服的關係,不太看得真切,但我估計她不比表嫂差多少,反正差不多就是了。緊身的短裙
,把她應該只有廿三的腰圍和修長的雙腿表露無遺。若是少了那一份成熟,真的可以叫她一聲”辣妹”。
「莉莉姐嗎﹖阿儀是我表嫂,她在忙,叫我先招呼美人兒一會兒。」
「好甜的嘴,一定有不少女朋友了。」莉莉進門後回頭看著我說。
「唉!可憐沒人愛的可愛男孩,那來的女朋友。」 
「小帥哥,別騙人了。好了,不陪你聊了,我自己去阿儀房間找她,謝謝你啦。」
在房間打電腦的同時,腦中盡是表嫂與莉莉的影子,一會兒是與表嫂做愛的情景
,一會兒是莉莉這大辣妹的樣子,想著想著,
棒球棒又站了起來,身上的短運動褲也撐得鼓鼓的,只好苦笑著打了他一下。
「你幹嗎﹖沒女朋友也不用拿小弟弟出氣嘛。」
 
「喔!莉莉姐,妳什麼時候進來的﹖有什麼事嗎﹖
妳不是跟表嫂聊天嗎﹖」突然聽到莉莉的聲音,
回過頭後連講話也有點語無倫次了。
「我進來好久了,看著你在發呆,又打了小弟弟一下。
阿儀有事,現在不能陪我聊天,而我進來是準備找你聊
天的。」
莉莉一邊說一邊走到我身旁坐在床上。在我還沒回過神來,又繼續再說了。
「現在該輪到我問你問題了。不過要先說好,別再叫我莉莉姐,叫我莉莉。懂嗎!
你真的沒有女朋友嗎﹖」 
「真的沒有。」 
「你剛剛在做什麼,幹嘛打自己的小弟弟﹖」
 
「………我在想妳。」頓了一頓,想著應該是一個好機會,便說出大膽的話。
「想我幹嘛﹖」 
我沒有回答,走到她旁邊坐下來,只是一直看著她。 
「你要做什麼﹖」她講這句話的時候沒有再看著我,而且臉頰開始紅了起來。
我還是沒有回答,頭卻擺了過去,伸出舌頭輕輕舔她的耳朵。
沒想到她的反應是整個人躺到我懷裡,而且仰起了頭,
我也不客氣的,立刻低下頭跟她熱烈的吻了起來,兩手也在她豐滿的胴體上活動。 
不知不覺中,我們兩個人的衣服都脫光了,
只是兩張嘴還是貼著,舌頭也纏得不分東西南北。噢!
她接吻的功力真的很高超,可以說完全是她在領導著我。
她突然兩手摟著我的脖子,然後跨上了我,再慢慢的坐下去。
這時候我感覺她的花蕾一直磨擦著我的龜頭,想
坐下去又不太敢的樣子,我便腰部往上一挻。
「啊…!」她摟著我脖子的兩手摟得更用力。 
我沒有理會她的反應,就抱著她的屁股,把她上下的拋動。 
「啊…啊…啊…好…好…再來…再來…啊……」 
好會叫床的女人!也讓我更加的興奮,便保持著姿勢站了起來。
剛抱著她轉過身來,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門口
的表嫂。只見她臉帶媚笑的伸出大拇指,便關上了門。
心裡呆了一呆,動作也停了下來。 
「不要停,快來,快來…啊…」
 
想到表嫂是我倆的媒人,心中再也沒有顧忌,
便把莉莉再度上下的拋動。過了十多分鐘,我將她放在床上,
提起了她的左腳,就跪在床上給她瘋狂的進攻。
右手把她的左腳抱在胸前的同時,左手也沒有閒著,用力的搓揉著她的乳房。
「噢…阿文…阿文…噢…啊…啊…噢…啊…好棒…好爽…啊…阿文…啊……」
她的兩只手同時抓著我左手,手指甲己經深深的掐了進去。
而我卻不覺得痛,也許是興奮的原因吧。
「啊…死了…死了…我死了…啊…………」 
隨著她的叫聲,她的私處內也轉來一陣的蠕動,跟表嫂不一樣的是,
她的蠕動的時間比較短,不過卻比較緊湊。
〝爽〞 過了以後,我便放下她的腳,準備再度的衝刺。 
「啊…你還沒好嗎。我…我的妹妹有點痛唷。你,你走後門好嗎﹖」
聽到她這樣說,我又興奮又緊張的,把她兩腿盡量的張開,
用手沾了她花蕾的愛液,塗到她的菊花門上,棒球
棒再對準目標,便慢慢的挻進去。
「噢…噢…輕一點…啊…輕一點…啊…噢……慢…停…停」
 
「原來妳喊停是為了要放枕頭啊,我還以為妳是受不了咧。」
看著她把枕頭放到屁股下面,我忍不住講了這句話。
「人家的菊花以前沒有被插過,當然怕會受不了,
這樣做是我老公教我的,只是他不夠硬,插不進去吧了。」
原來她的菊花還是處子,真是太妙了。我也一下一下的慢慢抽插著,
感受著那不一樣的感覺,入口緊緊的,進去後便感覺有點空洞。
變成根莖被緊緊的鉔住,就像用橡皮圈套著移動一般。
「唔…啊…噢…噢…啊…唔…」 
她的兩手還是各抓著我的兩只手,而這時候蠕動的,
是她的整個下體,就好像真的快要死去一樣。過了二十分鐘,
我終於忍不住,就在她的菊花內射精了。
莉莉離去後,我逼不及待跑到表嫂房間,只看到門上貼了一張便條:
「我有事出去,你先好好睡一覺休息休息,懂嗎!」 
看到表嫂留下的便條,我才發現真的有點累,便回房間睡覺去。
夢中正抱著表嫂從後進攻,兩手則用力搓揉著她的乳房。
突然感覺她的手也在撥弄著我的乳頭,害我全身癢癢
的,便醒了過來。
「你想要睡到什麼時候啊﹖不是說要我加倍補償給你嗎!還不快起來!」
「已經晚上十點了,你跟莉莉到底火併了多久,怎麼睡到現在。」
「原來十點了,難怪有點餓。嘻!我跟莉莉併了一個鐘頭左右而已。」
這麼好的帖
不回對不起自己阿
就是我的家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