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c9

林c9

今夜是令我血脈沸騰的一夜,也是我夢幻成真的良宵﹗

我走入房間時,看見林太太已經坐在床邊,我真是又驚又喜,然而她一直垂著頭。我走到她身邊坐下,她仍然沒有說話。不過,我祇要看見她豐滿的身材和俏麗的面容,就已經情不自禁了。

我輕輕拉住她的手,她微微一縮,但並不是完全退縮,我乘機擁了過去,她的身體不禁一震。眼睛也悄然閉上了。

我撫摸著林太太的手。她的手很白很滑,這我早已經知道的,每次看阿林和她親熱時,都令我羨慕不已。

她雖然和阿林結婚三年了,卻一點兒也沒有走樣,她還是美艷如昔。她嫁給阿林時才剛滿十八歲,現在看起來,她的模樣比結婚時還更有韻味。由他們結婚那一天,我對林太太一直就有一種莫明其妙的好感,我很想得到她。

我已經近三十歲了,還沒有結婚,並不是沒有女孩子想嫁給我,然而沒有像林太太這樣的女人,我是看不上眼的。

祇要能夠一親香澤,我是不惜代價,因為她令我夜夜難眠。有一次,我們一大班人到卡拉OK唱歌,我和林太合唱過一首唱情歌,我就已經開心到整晚睡不下。

她的美麗不但是外表,還有她溫文的性格,阿林娶到她真是幾生修到。和阿林的談話中,我往往不自覺地流露出羨慕的口詞。

朋友妻,不可戲,本來我也十分遵循這個戒條,偏偏我的心對林太太就一直是耿耿於懷,自從見到她以來,總是形影難忘。

這次,阿林因為經濟不佳,而向我提出借貸,而我無條件就借給他了。

想不到阿林自己提出一對條件,就是讓出他的太大一個晚上。

初時我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然而他很認真地說道﹕「阿誠,你很喜歡我太太,我是看得出來的,這次如果沒有你的幫助,我是什麼都完了。所以我也想成你所願,這事我已經和太太商量過而決定的,本來我是想在你托詞時提出,然而你是這麼慷概,真令我感動,所以我還是想把這個條件付加上,作為我們夫婦對你的感激﹗」

我雖然覺得不應該乘人之危,無奈這條件實在相當吸引,於是我也興奮得不能再扮君子了。所以,今晚我就完全替代阿林,而且借用了他的房間、他的床。

我溫柔地問她﹕「用不用沖個涼呢﹖」

她一直垂下來的臉上出現微紅,輕聲的說﹕「不用了,我剛剛沖了。」

「我也是沖洗好才過來的。林太太,其實我一直都喜歡你,想不到現在真的有此機會。」說著,我的手已經不規矩,開始撫摸著林太太的身體,我坐在她的旁邊,雙手盡可以前後夾攻。

她微微扭動,顫抖的身體亦有少許反應,我乘機吻了過去。吻著她的後頸、香髮,一種幽幽微香的感覺令我好興奮,我移動她,將她輕輕放在軟枕上。

我貪婪地輕壓過去,嘴巴和手也同時進襲,她的小嘴很美麗,口臉都散發著微香。

我吻向她的嘴,她想閃開,我契而不舍,手掌也摸到了她的乳房。

朝思暮想的東西終於可以把玩著了,明正言順地玩,而且是玩著人家的老婆。這個滋味很奇怪,因為我和林太也十分相熟,祇不過身體的接觸還是第一次。

她像征粳持的避了兩下,開始柔順下來,我就更加興奮,伸手進她的睡衣內,貼肉地撫摸捏弄著她兩團漲鼓鼓的軟肉,還戲弄她兩粒勃起的奶頭。

她也有了反應,因為她也輕輕觸摸著我的東西。我更興奮了,我不僅撫摸著她的乳房。也把一隻手伸到她的恥部,澈徹實實的撫摸著。我曾經這樣幻想過,但現在已經絕非幻想了,觸摸到充滿彈力乳房和濕潤的陰戶的感覺令我血脈汾張。這種偷情感覺很奇怪,滋味與別不同,我雖然曾經和不少女人做過愛,但今次是最興奮的。

阿林的老婆是人見人愛的,我自己相信今晚一定可以玩得淋灕盡致。我們脫掉所有的衣服,林太太的衣服是我脫的,而林太太也滿臉不好意思地替我脫得精赤溜光。

望著林太太那黑毛擁簇的恥部,我的陽具硬得一柱擎天。本想立即就插進去快活。又想到一夜的工夫不短,何不慢慢來享受。於是我讓她仰臥在床上,我的頭朝她的腳趴在她肉體上面,我捉住她的肉腳玩賞,她的腳兒雪白細嫩柔若無骨。我把她拿著又聞又吻,癢得她不住的顫動。接著,我順著她的小腿.大腿.一直吻到她的陰部。

我撥開她烏油油的陰毛,把嘴唇貼到她的陰唇接吻,還用舌頭撩撥她的陰核。我覺得她也在摸我的陽具,接著,我感覺到她已經投桃報李,也把我的龜頭含入嘴裡。我被她吮吸了一會兒,實在太舒服了。但我又想到她的陰戶,想到我的陽具要是插進她的陰道裡,又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種爽法。

於是我把陽具從林太太的小嘴裡拉出來,我掉轉身體,把粗硬的大陽具湊到她滋潤的肉洞口。我故意要她幫手,林太太沒說什麼,她伸出軟綿綿的手兒,把我的龜頭帶到她的陰道口,我輕輕地一壓,粗硬的大陽具便整條沒入她的溫軟濕潤的陰道裡。

我已經徹底佔有了林太太,心裡有說不出的滿足。我向她臉頰,向她的小嘴投過去無數的熱吻,林太太也被感動,她也伸出舌頭和我接吻起來。

我開始抽送,林太太也主動向我迎湊。在其他女人身上,我可以很持久的,但是這時我知道我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於是我說道﹕「林太太,我太喜歡你了,我現在沖動極了,可能要讓你失望哦﹗」

林太太喘著輕說道﹕「不會的,你已經讓我很興奮了,再說,阿林讓我陪你一個晚上,今晚我是不睡了,你愛怎麼玩,我都順從你呀﹗」

我聽了她的話,登時火山爆發了。我的精液射向林太太的子宮。她也熱情地擁抱著我,直到我停下來,仍然把我緊緊抱住。

完事之後,我把林太太抱到浴室,我和她在林家的浴缸裡鴛鴦戲水,這時林太太已經不像剛才那麼羞澀了。我替她沖洗陰道,她也替我沖洗陽具,我們互相戲弄著對方的性器官,她又把我的龜頭含入她的小嘴裡。我的陽具立刻又硬起來了。

我摸到她的屁眼,笑著問道﹕「阿林有沒有弄過你這裡呢﹖」

她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不過如果你喜歡,我也可以讓你玩。」

我說道﹕「我是喜歡的,不過好像太委曲你了﹗」

林太太笑著說道﹕「不要緊的,不過那裡很緊的,又不太乾淨,你要趁現在好多肥皂泡,比較潤滑。」

我對林太太說道﹕「我想在你後面射精,行嗎﹖」

林太太笑著說道﹕「我已經說過,今晚讓你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呀﹗」

我讓林太太伏在浴缸上,我站在後面往她肛門裡抽送,那裡的緊窄不用說的。於是我不用很多時間,就在她的直腸裡射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