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錯體

靈魂錯體

今天是我待在研究所的最後一天,明天我就要到國家祕密研究所去了。哦,你問我是誰啊?我是一名博士研究生,叫李星,今年27歲,長相實在是難以恭維,至今沒有女朋友,我把我所有的業餘時間都花在我的專課研究上,獲得了不少的獎相,所以今年我的學業畢業後他們讓我進入國家研究所去工作,工資又高待遇又好,那我肯定去了(不去才傻瓜呢),與我同去的還有同一研究所的大美女尉亞玲,我們私下叫她“啞鈴”,標準的大美女,老爹又是百萬富翁,真不明白她還要那麼努力幹什麼(鴕鳥︰這是他的觀點,與我無幹)。可惜中國沒有去參加世界小姐的評選,要不然她可能就成為代表了,所裡的未婚人士都把她列為結婚對象範圍,除了我,不是本人品位高,而是有自知之明,我一無家世,二無長相,單憑這兩相就在外圍了,當然了,看美女就算沒有什麼想法也是爽心悅目的,對於這次一起去國家研究所沒有什麼想法(幻想)。
上午拿了畢業證書和博士文憑就與幾個同學一起去吃個飯,為了慶祝我們的畢業,大家叫了幾瓶啤酒,因為我的待遇比較好,大家都頻頻向我敬酒,以至於散會時我已經看世界上的任何東西都有兩個了,其實大家都一樣,都是這個模樣,我告別大家向我獨自租的房子方向走去。我搖搖晃晃過唯一的那個馬路,該死的,誰把可樂罐頭放在馬路上,我伸腳大力遠射,一腳踩上去,剎那間,天空,高樓,人流都呈一個角加速度轉動,然後在我的後腦與地面接觸之後我就不知道了。
「這個人好可憐,竟然死在一個可樂罐頭上。」雜吵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就是,不知道是那個缺德的,害死了一條人命。」照聲音估計這應該是50出頭的中年婦女的聲音。
「我說他也算運氣好沒有車輛從他身上開過,留個全屍。」聲音應該是個20來歲的年輕小夥子。
都什麼年代了,還在乎全屍不全屍的,迂腐,是有人死了嗎?去看看。我一邊想一邊撥開人群向前擠。當我的手伸向人群時,那些人像光線一樣的被我的手穿透,難道這些不是人??不管了,還是看看死者吧。噢,臉好醜,可怎麼看起來這麼熟悉,我好像認識這個死者的啊,這不是就是我自己嗎?怎麼有另一個我躺在地上啊。就在這時救護車來了,七手八角把另一個我擡到車上去。
「喂,喂,這個人是怎麼回事?」我拉扯著屍體,卻想穿透空氣一樣的毫無作用力,而我的狂叫聲竟然沒有聽到,當我不存在一樣。
突然,有一隻手排排我的肩膀,太好了,終於有人理我了。
「我希望你能認識清楚,你已經死了,而我是帶你上天的天使王冰,」那個人在我還沒有張嘴問話之錢就塞給我一個炸彈。
「哈哈,你真會開玩笑,天使是你這樣子的嗎,看你西裝領帶,皮鞋公文包的,分明是個現代人嘛,天使可是張翅膀的,拜託你開玩笑也開開個有意義的嘛。」在現代衣冠文物發展的現代竟然還有這種人,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算了,你們有什麼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的說法,我現下帶你上天堂去,不跟你囉嗦。」說著拉著我的手,我們直向天空飄去,這時我的最張的足可以放下一個足球,心裡卻沈的猶如航空母艦的重量,我死了,TMD,我剛剛好日子來了就死了
************************************************************************
他拉著我飄到空中的一扇,孤零零的一扇門,但是等我們從門中穿過時卻發現這裡好像是一城市,他拉著我到一幢高樓中,樣子有點像我那個城市的市政府。
「那你跟我過來,我們先去登記一下的戶口和籍貫,還要領取一些生活必須品和救濟金。」又拉著我走到一個服務台邊上,美麗的服務小姐,可我就是比較不出天堂和人間那裡不同了,一樣的服務設施,一樣漂亮面孔,連服裝行為都一樣,不可思議。
「小姐請你查一下,這個叫李星的分發在哪個區,帳戶上有多少存款,謝謝。」等到這個天使向美麗的服務小姐問個這個問題,乘服務小姐在電腦上資料的時候,我向他問了這個問題,「為什麼天堂和人間這麼像?」
「傻瓜,人是不願意改變生活模式的,死了之後當然希望過原來的生活了,當然天堂就滿足他們了,就是工作也一樣,我不要是沒工作,才不會做天使這份工作,又累又沒有高工資。」他開始碎碎念了。
「厄,是有一個叫李星的,可是他的歸期在62年以後,今天需要報道的一個李醒的老頭倒是沒有報到,也應該是你負責的,不會是又弄錯了吧。」服務小姐笑瞇瞇看著這位王冰天使。
「TMD,你小子竟然我我弄錯了,我就在想我不應該是短壽的,都是你這小子,把我賠來。」這些話當然是不能說的了,意見可以保留嘛。「啊﹗那怎麼辦,天堂不能留,人間不能返,我是黑市戶口了,不會要我到地獄去吧。」我急了。

你小子那裡有什麼地獄,人死了就全到天堂來的,無論是多壞的人一樣來天堂,你的去處是很好辦,把你送回軀殼不就得了,把我拉入一樣像電梯一樣的玩樣中,只見他一按一個按紐,一道白光亮起,我就不知道知覺了。

我回到了人間了。
「燈光這麼刺眼,不舒服,還有怎麼有女人哭哭涕涕的,哎你要哭也到別處哭啊,在這裡哭,煩,煩,煩。」我好像躺在床上啊。「啊,對了,那個該死的粗心天使把我送回來了,這麼說哭的是我母親。」我慢慢的張看眼睛,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叫媽準沒錯(我想不起除了我母親,有哪個女性為我哭泣)。

媽,不用哭啊,我沒事。」一聲嬌脆欲滴的女聲從我口中叫出。
「婉兒,婉兒沒事了,婉兒還活著,護士,醫生,醫生,快來啊﹗」等我看清楚前面的女人,卻發現與我想像的大有出入,這個女人比我老媽漂亮何止一百倍啊,大美女啊,這個女人大叫起來。
踏,踏,踏,一下子就出現好多人,還有啊,那個醫生在我身上弄什麼儀器,那個護士小姐在我身上摸來摸去的,我煩了,隨手拿開她的手卻碰到我胸前的兩團軟綿綿的東西。這是啊,這,這不就是女生的胸博啊,我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咦,這是我的聲音嗎,高亮而柔和的女高音,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了──我是女生,啪,我全身化成一團泥,暈了。
怎麼有這種夢的啊,竟然會變成女生,莫非上過天堂的人都有妄想症,還是連上天堂都是做夢的某部分,雖然那部分的記憶很清晰,但我畢竟是無神主義者,現下有證據它是假的就當它假的了。我爬起床,恩不是剛剛那個床了,看來剛剛真的是做夢,但還是摸摸胸以做確定。啊,兩團軟綿綿的,還在﹗﹗﹗還在做夢,繼續睡,醒了就沒了的,哈哈,我真是天才(明明是白癡),一會又睡著了。

「小姐,小姐,好點了嗎?」一個純樸女聲從門外傳來。
「去,去,讓我再睡會。」我一貫早上起床對老媽說的話,等小姐醒來,對我說??
我那裡會帶女孩子進來啊,只有昨天的荒唐夢,一按胸還在,啊,啊,啊,啊低叫幾聲是女聲,我正等著去檢查男女原始的不同之處,門開了,一個菲傭進來了,一陣手忙腳亂,像做賊一樣──悲慘的,我終於承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那當然要撈回本錢,平時沒有見過女孩子的身體,這次要嘿嘿嘿,等等,我幹嗎要怕菲傭發現,我“檢查”的是“自己”的身體啊。對了看看“自己”長什麼樣。
「你幫我拿個鏡子過來好嗎。」我向那個菲傭“吩咐”(從來沒有享受過)。
「小姐,你旁邊的就是你的梳妝台啊。」那個菲傭正端著一個奶茶給我。

我一側頭,看見一面鏡子,啊好大鏡子啊,簡直可以反映整個房間,雖然誇張了點,但照我全身是不成問題的。長髮飄逸,丹眉鳳眼,瑤鼻櫻唇,瓜子臉,白嫩肌膚,還有胸前的足以證明是是個波霸,身材好得不得了,比尉亞玲更要上品。
「我沒事,你先出去,讓我休息會。」等那個菲傭一出去,我就破急不待要檢查“自己”的身體。
「住手,你這個壞流胚子。」突然一個女人的身影出現下我的面前,啊,這不是我現下的那個“自己”嗎?鬼啊﹗﹗
「嘿嘿嘿,是這麼回事」”唉,該出場的還是要出場,就是那個特別特別粗心的天使王冰一頭出現下我的面前。
原來他一天之中就出現兩次錯誤,把這個樊穎婉也搞錯了,而且在送我回來的時候按安錯了號碼,結果就發生了這種事,本來只要把我調出這個身體就沒事了的,但是一個軀殼承受不了一個月內靈魂兩次離開,所以我就不得不以這個身分過上一個月,而我自己的軀殼的事只有我自己辦了,因為這世上只有我這個“人”知道這事,而且這個女人,不,應該說是女鬼怕我對她的軀殼做一些骯髒的動作,就硬要來跟蹤。
這下完了,我要以這個身分生活一個月,本來還想能研究一下女生的身體狀況,可惜連這個也沒能實現了,因為那個樊穎婉不但吃飯,睡覺,上街都要跟,連上廁所,洗澡都要跟,害得我沒有機會,但是眼富總是有的,怕是以後再也沒有比我清楚她的身體的男人了,包括她老公,看她以後還怎麼嫁人,不過說不定她為了嫁人一刀把我宰了(搶回身體後),想來就背上冷叟叟的。最重要的是現下我要去趕快處理我的身體啊,要是火燒了,那我以後還怎麼回去,難不成附在一堆灰上,我苦!
當下急急忙忙的就要向家趕,沒想到十幾個女傭,把我拉住︰「老爺吩咐過,今天不準小姐外出,要是悶了,可以在花園裡逛逛。」我死活要走,該死的竟把門鎖了,哦,是位老奶奶鎖的,大概是女鬼樊穎婉的奶娘還是什麼的。
花園?有多大,還需要逛??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我走了老半天就是沒有一條重複的,以機率論統計,這個幾率也太小了吧﹗看來這家人是大人家,轉頭問問女鬼(鬼不怕太陽的,還暖洋洋的很舒服──女鬼原話,天地良心,沒有修改一個字),我差點暈了,他父母都是大企業的董事長了,總經理的,家財萬貫,分公司遍部世界各地,老天,我這是運好呢還是運壞,好處想是以後能藉助他們的勢力金光閃閃,壞處想是那個女鬼早晚有一天要把我宰了。
在這白天,女鬼樊穎婉把她對她父母的態度,動作,話語都塞給我,讓我做那撒嬌的動作,我在心裡吐了半天,像我這個醜男,自從有記憶以來就沒有撒過嬌(沒記憶的也不會有),當下天黑了下來,心裡綴綴的,幸好旁邊有真的在,要不然,半句不到肯定露馬腳。
「穎婉,沒事了吧,真讓我擔心死了。」一個好魁梧的男人,好溫柔的語氣,關卻的話語,恩,我以後一定要學他,肯定能泡到許多MM(喂,喂,人家是父愛,你想到那裡去了)。
「沒事了,dad,看。」還故意跳跳,一個不小心(被女鬼推了一把),倒入魁梧男人的懷裡(天啊,我說這話已經夠惡了,現下)
「恩,沒事了,老婆,你說是不?」哇,又是那個超級大美女。
「我本來就說沒事的,還大驚小怪。」不知道我醒來時,大喊大叫的是哪位美女。
終於經過一番奮鬥,我可以出去走了,當然首要是要處理我的身體。要乘計程車,被女鬼家裡的司機問到,坐上車直奔我家而去(我不能當他們是我的家人,請原諒了)。坐在車上合上雙掌,像菩薩祈禱︰不要把我的軀體火化了,我不想像鐵拐李一樣,雖然我也姓李。不知道這臨時抱佛腳有沒有用。
熟悉的家門有著濃濃的悲傷氣息,我一頭跑進去,只見老媽哭的兩眼紅紅,老爸是一臉的悲傷,顯然也是流過淚,臉都沒洗,還有淚痕,還有我的同學,哈,那個尉亞玲也在,也是一臉的悲傷,沒有流過淚,洗的幹乾淨淨的臉一看就知道。
看到老媽這麼悲傷,我忍不住叫到︰「媽,不要哭。」我忘了,完,身後的女鬼狠狠的戳了我一下。
「你是,你是星兒的女朋友?」老媽雖然在悲傷欲絕中,但是這點判斷力還是有的,一臉的驚訝。
「是啊,我就是,我聽到星的消息就飛快的趕來了。他怎麼會這樣?」我滿臉的悲傷,心裡卻在狂笑,哈哈,我賺到便宜了,這樣一來我也可以用女朋友的身分去阻止他們火化我的身體,一旁的女鬼連連戳我的身體,我偷偷告訴她我的計畫,並且保證以後不會與她有任何瓜葛。
「不是吧﹗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星哥好有實力。」
「這小子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啊﹗」
「真要在這小子在的時候好好向他討教。」一幫同學馬上紛紛議論起來。

「表姐,你怎麼時候認識李星的?」一個美麗的女聲傳入耳中,啊,是尉亞玲。什麼,什麼,她們是表姐妹,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啊,這下南瓜露子了。
「是去年的5.1,怎麼了?」不要說去年5.1這小妞一直跟女鬼在一起啊。
「哦,怪不得,去年那時候找不到你,原來去吊凱子去了。」尉亞玲一臉的嘲笑。

還好,還好,她怎麼認為關我什麼事,女鬼在這裡不敢把我怎麼樣,回去肯定要扒了我的皮,但是男子漢大丈夫,船到橋頭自然直(牛頭不對馬尾,嚇的語無倫次了)。
「媽,星沒有死,我聽我朋友怎麼說的,你看他根本沒有腐爛的跡象啊。我朋友是個醫生」當然了,那個是死天使當然要做些手腳了,要不然我附在一副骨架上走動,人間還不是大亂了。
「是嗎?」老媽一臉的不相信,她不相信什麼科學,對迷信上很相信的。
「是啊,昨天就是星托夢給我的,說他還可以復活,在一個月後。」反正到時倒黴的不是我,哈。
「表姐,你」我連忙一手捂住她的嘴,我當然知道樊穎婉不是醫生了,她只不過是我不知道,轉頭問女鬼,哈,竟然是我要去的研究所的從業人員,是我的前輩了,看來漂亮又上進不是只有尉亞玲一個,當然表姐妹都這樣,說不定有遺傳原素,多年後我提出這個題材,馬上被他們兩駁回。
看著同學一臉的古怪表情,我把我的身體安裝到一個玻璃棺(打電話叫來的)中,放置好,跟我父母道別(實在受不了同學的眼光),還帶了一個尉亞玲回去。
粗心天使的話我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他的可憐的信譽值幾乎是零,況且如果我進入別人的身體,那那個人的靈魂又如何呢,想想也可笑。經過這麼一鬧,一個月的假期泡湯了,國家研究所徵人人員就要開始了,我應該去那裡報道了,可是想起尉亞玲讓我半喜半憂,樊穎婉就讓我頭疼了,不知道會不會遇到她,怎麼跟她面對?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去報道了,更準確說是上班,因為它是我以後謀生的地方,要不然我可能真不來了。拿著所有的信任狀,帶著學校的推薦信來到人事科,看,那邊有位MM在埋頭苦幹,讓她休息一下。
「小姐,打攪一下,我是從XX大學研究所過來的,不知道我的研究辦公的地方在那裡?」唉,我又沒有內部人員,尉亞玲是有她表姐,雖然我也“認識”她,但是最好是不要見到。
「哦,就是你啊,穎婉姐還特別關照過,叫你到她的研究課題下面去,嘿嘿,你跟她認識?」漂亮MM一臉的嬉笑。完,她跟我對上了,以後就休想要有好日子過了,我的期待啊﹗老實說,自從靈魂歸體後,我的面相漸漸的改變了,雖然是很小的變化,比如,臉上的贅肉不見了,眼睛大了點,鼻子挺了點,總之有點向樊穎婉的方向發展,真真讓我害怕,可是如果沒有變,剛剛的MM也許就不會對我笑了。
「是嗎?那她的辦公在哪裡啊?」一臉的誠懇(其實是一臉的奉承)當然能打動所有人了。
「就是往這邊走到底向右第二彎道左轉的第二幢房子的218。」口齒伶俐的MM啊。
「謝謝你,我這就過去。」早就死就早點死吧,我是有勇氣的年輕人啊,我拿起行李。
「等等,我幫你拿過去吧。」啊,可憐的MM啊,我感激涕零,從來MM對我這麼好過。
我跟這個MM拿著行李走去樊穎婉的辦公處,總要問問她是什麼名字,要是連幫忙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這也太失禮了。
「小姐,可以問一下芳名嗎?」措詞好像不是很恰當,像個泡馬子的,可能是受要被樊穎婉虐待而導致思惟不活躍吧,手心,背心在冒冷汗。
「我叫俞冰,大家都叫我小冰,可惡的是那些男的,叫我語病,啊,我不是說你,可你不準叫,否則饒不了你。」看來是個粗線條的MM,張得可愛,沒什麼心機的,要是我才不會把自己的綽號透露給不知道的人。
說著就到了樊穎婉的辦公處,我上前敲了敲門,「請進。」熟悉的聲音不亞於我對自己聲音的認識程度,今天可能就要死在這聲音的主人手中了。
我推們進去,放下行李,正經八百的說︰「XX大學研究所研究員李星向樊穎婉,她什麼職稱,樊院士報道。」希望用正經話混過去,但是我說出院士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沒想到她會是院士,怎麼以前不跟我說呢,還有幸好俞冰提醒我,要不然就更慘了。

“小冰,你先回去工作吧,他的事我會安排的。”果然,我馬上就要被修理的慘稀稀了。

“一來就去認識漂亮的女孩子,你還蠻有一手的嘛。”不是吧,不是你安排她的嗎?

“呵呵,誤會誤會啊,只是偶然遇到的?”連我自己覺得笑的太勉強了,當然跟不能說出心理話了。

“那你準備怎麼辦?”???我二丈摸不著頭腦。

“笨,就是天使說你的特性啊﹗”原來她也聽到了。

“沒事的,那個粗線條的話不太可以相信的。”我真不知道她怎麼這麼相信那個粗線條的話。

“哼,等到發生事件就來不及了,好了現下你就去8幢宿捨樓605室去。”要搬行李了,那個小冰真是好心啊。


’,我剛走到門邊,就與打開門的人撞了一下,還沒看清是誰就暈了,不是吧,我的體質不會這麼弱吧。

咦,我的臉怎麼在我眼前,那我在那裡?

“表妹,你沒事吧?還有你李星,沒事吧?”樊穎婉一臉的關切,只可惜她的關切是只給表妹的,不是給我的。

“我沒事。”啊,怎麼又是女聲,這個好像是尉亞玲的聲音,莫非莫非我進入了她的身體,那她的靈魂呢?不會消失了吧﹗﹗﹗

“你在那裡啊?尉亞玲,快回答我啊。”我心裡大急,拚命的在心裡叫喊。

“我在這裡啊,你叫李星是吧,我是尉亞玲靈魂中的先天性部分,她的身體被你侵佔了,因為你的精神力量遠大於她,所以她的主觀意識被退到第二線了。”這個意識還真條理分明,雖說是先天性的但是好像尉亞玲啊,看來先天性的東西還真與成長有關啊。

咦,我好像可以看到她的意識啊,不知道可不可以知道她的記憶,啊,小時侯的玩樂歷歷在前,真的可以看啊。

“卑鄙﹗﹗”

“表妹,你沒事吧。”兩個聲音同時想起,我老臉一紅,不,應該是粉臉一紅。

“那我怎麼回到自己的身體啊?”濃著臉皮問那個先天的靈魂。

“只要你接觸你自己的身體再集中精神,默念‘我要回到自己的身體’,同時想著自己的身體的好了。”簡單明了的解釋。

我拉起我自己的手,照著那個靈魂的話做,眼前一黑,我就看到尉亞玲和樊穎婉兩張臉,呼,終於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