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督

女總督

  女總督  熱,很熱,李察已經快步走了一個多小時了。陽光從樹頂篩下,當他仰頭上望時令他目眩,「前頭不遠了」,他想,開始爬靠近湖邊的上坡。李察的穿戴,正如孤兒院中所有男孩一樣,灰法蘭絨長短褲,直到膝蓋,一件沈重的法蘭絨夾克,長灰短襪,底下穿一雙黑靴。襯衣已被長途跋涉的汗水濕透了。李察到了坡頂,迅速環顧一下四周,快步跑向湖邊。湖是樹木的一部分,在柵欄之外,男孩聽說這是一片大型物業的一部分,屬於一位當地農場主所有。非法入侵的念頭使得李察又一次環顧左右,當他走向湖畔的小碼頭。林中沒有響動。樹梢上傳來微弱聲音,是鳥兒驚起飛散。   李察飛快扔掉外套和襯衣,解開褲扣,從靴子上踢掉,長褲內裡,是一條老式長內褲,令他的皮膚難受得厲害。李察與鞋帶掙紮著,終於將靴子扔到衣服堆上。直起身,他讓內褲滑落地面,李察現在赤裸,已經感覺涼快多了。男孩跑下碼頭,小小身體在陽光下閃耀,多跑兩步,李察一個猛子插入水中。冷冷的湖水在他赤裸的皮膚上,感覺如此舒適,有一會兒工夫他什麼都忘了,只享受這寧靜的光陰,晴朗天空下的天堂。   可能過了三十分鐘或者更久,當沈重的蹄聲穿透李察的幻想。突然透過空曠地帶,他看見兩馬匹正在靠近,隔著長長距離,他說不出騎手的細節,卻可以分辨兩個都是女性。他可見從一位騎手的帽下,黑髮正在風中飄蕩。他迅速鑽進水裡,以飛快而業餘的劃水動作,朝向湖邊最近的灌木叢。對李察來說很明顯,兩位騎手還沒有發現他在湖中遊泳。很快他鑽進灌木叢,騎手們已經到達空地旁邊,一張木製野餐桌旁。馬匹慢下來停住,第一個騎手,是一位大約十六歲的少女,下馬走了最後幾步,小跑著,以配合馬兒慢跑的速度,她拉韁繩,停在野餐桌外幾步遠。另一匹馬稍慢幾步,安靜地立定,騎手下馬,兩個女孩都很漂亮,第一位白皙女子美得令人震驚,身材骨感,明亮的藍眼睛,髮色如銀。第二位是古典美女,黑髮黑睛在陽光下閃爍。環湖的小灌木叢把李察藏得很好。他觀察著兩個女孩將馬匹繫在低低的樹枝上。「我怎麼辦,」李察想。他能夠看見自己的衣服,躺在柔軟草地上,離他的藏身處只有幾步遠。女孩們正彼此大說大笑。「一年中這個時候,只能搭出租車。」黛黛說,刷一下夾得齊齊整整的發下自己的頸背,「萬事萬物都過度生長,」她說下去,「但我打賭,這兒不像幾里外那麼飛快發展。」 PEC+  N8    雙姝環顧左右,黛黛在陽光下瞇起眼,當她看向碼頭。「那是什麼薇薇?」薇薇也看向碼頭。「我不知道,看上去象堆破爛。」「嗯,昨天還沒有的,讓我們看一下。」黛黛向李察匆匆丟下的衣服堆大步走去,她拾起一件衣服,舉高。「我不能肯定這是什麼,要麼是一個侏儒的長褲,要麼是非常長的短褲。」薇薇,詳視著其他衣物,舉起長內衣。「到底誰會穿這個,這種天氣和時代。」「我更關心的是,我想知道他在哪兒。」黛黛說,把長褲扔回草地上。湖裡沒有人。雙姝細看湖水,眼光掃過男孩的藏身之處,但沒有注意到他,「我跳水,但我不喜歡有人在附近的想法。」薇薇低語著,當她再一次環視湖中。   黛黛湊近看其餘衣物。「我想一定是個男孩,還有誰可能穿這樣的衣服?」白皙女子轉身朝向碼頭,專注看向任何可能藏匿的地方。「碼頭太低了人不能躲在下面,讓我們沿湖走走。」她飛快地走向湖邊,薇薇跟在身後。李察在水裡蜷蹲得盡可能低。他看見少女們靠近,但完全不知道該採取什麼行動。「我到底要怎麼辦?」他想。「如果我被抓到了,我會挨一頓可怕的好打。」李察記起孤兒院對在外面闖了禍的男孩的態度。這不是一間嚴格的機構,但他們絕不允許任何男孩女孩玷汙孤兒院的名聲。事實上就在兩天前,假期開始的時候,他們被告知不得靠近私人產業。李察的想法將他的注意力從越來越近的女孩們身上轉移。他突然睜大眼睛,聽見藏身地上方的聲音。「你是誰,你在幹什麼?」李察抬頭看去,遇見雙姝低頭下視冰冷的眼眸。是黛黛是講話,「嗯我在等你回答,」她接著說。



    李察還是沒說話,臉甜菜紅,他在淺水裡蜷得更代了。「我不,不知道。」李察終於囁嚅道。「你不知道你在幹什麼,這好像很奇怪,對於一個蜷在淺水裡沒穿衣服的人來說。」透過清水,黛黛可以看見男孩的體形,估計他大約十六歲,比她小一歲,可以看出他是個身材一流的少年,臉形漂亮,褐眼,高鼻樑,頜線完美。   「嗯如果你不知道你在幹嘛,你最好出來,」黛黛說著,冷冷的凝視始終不曾離開男孩。「但,但我沒穿衣服。」李察囁嚅,週身都因強烈的羞窘而通紅。「你要麼現在出來,要麼我去找管理員,」黛黛強硬地說,「你自己選擇。」   雙姝從岸邊退後,李察從來沒這麼尷尬過,他的心狂跳,人覺得眩暈。慢慢地,他將自己拉上湖岸,當他離開湖水時,柔軟的青草掠過他的肚子,他的腿。他抬頭上看,發現雙姝退得更遠,看著他滑向岸邊。好身材,薇薇想,當她看見男孩挺翹的屁股,伏在她面前的草地上。   李察直起身來,一膝跪地,一手擋住自己的下身,他用一隻腳平衡,打算站起來。「嗯,」黛黛說,現在很是自得其樂。「你最好從這裡出來,我們可以聽一下你的解釋。」雙姝轉身,走向野餐桌。李察跟在她們身後,頭顫抖而羞窘地低垂著。黛黛第一個走到桌邊,坐在結實的橡木首座上,另一個女孩坐在草地裡的長凳上。  李察面向女孩們而立,雙手現在都遮住下身,向幾步之遙的衣服投去一瞥。黛黛注意到這一瞥。「你可以穿上衣服,當我們接受了你的解釋之後。」李察的身體被太陽曬熱了,雖然他還在顫抖,因為黛黛冰冷的、盯著他的眸子,而更加恐懼。 「我們首先問,你的名字,你從哪裡來?」黛黛嚴厲地說,眼神在他身上來回遊走,注意到他的寬肩,細腰,長而肌肉發達的腿。李察強烈地意識到女孩們好奇的目光,他的腳在草地上來回拖擦,不能回看一眼黛黛,後者正看向他遮住陰莖的手。「我在等,而我不會再問一遍。」黛黛說道,轉過身,伸手探向桌上的騎帽及馬鞭。她重又轉向李察,手中握了一根馬鞭。李察開了口,起初猶豫了一下,「我叫李察,我來自聖馬太孤兒院。」黛黛伸出手,將馬鞭在面前舉遠,鞭梢輕輕把李察的下頜推向前,使得他們目光相遇,「你說話時看著我。」她說,稍稍溫和了一點兒,「另外站直。」李察看到她的瞪視,但發現很難站直而不暴露自己。他用手掌環著陰莖,抵在大腿上,拇指穿過恥毛的頂端。薇薇很享受這男孩的不安,知道得非常清楚,為什麼這男孩不能站得更直了。她也曉得黛黛享受這交叉訊問的時間。 「我來遊泳,很熱,我們有兩周假期。」李察說下去,「我沒有惡意。」再一次李察低下頭。他從不曾覺得如此羞恥,赤裸地站在雙姝面前。黛黛和薇薇雙雙意識到男孩的不安,但誰都沒意思讓他脫鉤,「看著我,聽我說李察。你應該很清楚這是私人產業。產業四面都是圍欄,你一定是爬進來的,是不是?」女孩說話時,李察抬起頭看向她,臉頰全紅了,下唇在顫抖。「是的小姐。」他艱難地囁嚅。 32u BLE    「告訴我,你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是否我該決定打電話給孤兒院,投訴你的非法入侵。在有人經過的湖裡裸泳。你想說什麼嗎?李察。」男孩顯然在顫抖,想起回到孤兒院裡會發生的事,一陣霹靂擊中他的思緒。「我會挨打,小姐。」李察的回答低不可聞。黛黛冷冷看著戰慄的少年,留意到一滴淚滑過他紅紅的面頰,「 誰會打你?」薇薇問,第一次對他開口,「用什麼打?」男孩呼吸艱難,看去彷彿要暈過去了。「女舍監用籐條打我們。」他答道,聲音微弱。黛黛重又扮演訊問師的角色,「為這樣的行為,你預料會挨多少下打?」「我不知道小姐。」 T>"BB{j    「嗯你認為是多少下?你一定有個要領。」李察覺得非常苦痛。他知道得很清楚,他至少要等待12下。他曉得去年離開的一個男孩,為遠遠小得多的過錯挨了 18下。「我在等你回答。」黛黛把馬鞭舉向他的下頜,邊說,邊再一次揚起他的頭,「我想可能12下,小姐,」李察顫抖地答道,「也許18……,」他的聲音弱得聽不見了。「嗯我想,」黛黛明亮地說,「少於24下,你就算是很幸運了。家母是地方長官。我想孤兒院會因為侵入地方長官的產業,而覺得蒙恥。」李察目瞪口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的臉在燃燒,他的肩因恐懼而震抖。「最後一個問題,在我們決定如何處理你之前。」李察看向少女,她們還沒有決定,也許還有機會……他的思緒被打斷了。「挨籐位的是你身體上的什麼部位?」「嗯……屁股,小姐。」 RWjyhMOC    他說完,雙姝看向男孩的身體。李察正面對她們而立,所以看不到他的後身。「轉個身,讓我看一下你的屁股,李察。」黛黛冷冷地說。「我認為在你開始拂逆我之前,最後想一想你是誰,你在哪裡,李察我的少年。」李察靜靜站了一會兒,然後慢慢轉身。他覺得極其羞辱。當他轉身面向湖面時,他將雙手更緊地壓在陰莖上。男孩剛剛轉過去,女孩們便飛快地交換了一個勝利的微笑。黛黛把馬鞭放回橡木桌上。「老實站著,不許動。」黛黛厲聲說,從桌邊的座位上起身,站在他身後,將左手擱在男孩的左肩上。李察抖了一下,當他感到女孩冰冷的手指在他皮膚上,女孩將右手放在他腰上,他一言不發。她看見他擋住陰莖陰囊的手,不自覺地握成拳。她的右手離開他的腰,輕輕移向他小小的背,滑向他屁股的最高處。薇薇從長椅上站起,走向黛黛右手邊,想看一下她的朋友正在對男孩幹什麼。李察發著抖,猜測下一步女孩會做的事。 ^m~hxU8l    「那麼,這就是你接受懲罰的部位了?李察。」黛黛的頭側向他耳際,輕輕地說。李察感到她的手慢慢在他屁股上移動,先敲一邊屁股,然後另一邊,他感到她挪開手,接著,帶回重重一巴掌,正打在他右屁股蛋上。這屁股上的驟然一擊令李察喘起來。「我肯定這不疼。」黛黛歡快地說。「你落到女舍監手裡後,可以指望疼得多得多。」「我現在能穿衣服了嗎?」李察突然問,害怕會有更多對他屁股的探索。「當我們叫你穿衣服的時候你可以穿,可我們現在沒叫。明白嗎?」「是的,小姐,我很抱歉小姐。」李察驀地記起他陷身於多麼可怕的混亂中。女孩們可能只大他一兩歲,但他明白,她們對他擁有無上的權力,她們中任一個對孤兒院說一句不是,他就完蛋了。「女舍監讓你用什麼姿勢挨籐條?」薇薇走到男孩面前問道,她揚起手臂,食指與大指指拈住他的下頜,把他的頭轉得正對她。「我們得跪在長凳上,上半身趴在桌上。」李察咕噥著,「女舍監讓你們脫掉那可怕的褲子嗎?」「是的,小姐。」李察答道,看向薇薇的眼睛。他從不曾見過如此美麗的臉孔。「那些鬆鬆的破內褲呢?也脫掉嗎?」「是的,小姐。」李察答,看見她愉快的表情。「那你的狀態,很適合現在就挨一頓鞭子。」黛黛說,將手放回他屁股上,又打了他一巴掌,然後走開,坐在長凳上。薇薇跟上去,坐在她身邊。「 轉過來,看著我們。」黛黛說。李察轉身,面對著並肩坐在野餐長凳上的雙姝,手仍然緊緊抓住陰莖。當女孩打他屁股時,他能覺得他的陰莖正輕微勃起,但他決定忍耐,將手更用力地壓著下身。黛黛向身後伸手,拾起馬鞭。「我曾經叫你站直,現在站直。肩膀放平,手放到身體兩側。」黛黛說得即嚴厲又突然,轉身面對他。李察的臉紅透了,「但,但我不能。」黛黛打斷他的話。「我們都知道你現在什麼情況,我的男孩,但你自己選擇的,要在人家的私人產業上脫光。所以照你被吩咐的做,而且馬上。」李察的頭覺得暈乎乎的,他垂下頭,深深吸一口氣,慢慢將手從下身拿開,放平肩膀,揚起頭,極其尷尬地,不能讓自己面對她們的凝視。他能感到自己的臉羞得滾燙,當他在她們面前顫慄。 b-^-R-2&/    雙姝都著意地檢察著男孩。他真是個尤物,黛黛想,特別是體形。比例極其調勻,陰莖雄美,陰囊大而結實,一個女孩還能要求什麼。「好一些了,」黛黛突然開口,「你惹大麻煩了,我們得決定如何處置你。」「薇薇,為什麼你不過去摸一下他的屁股,告訴我,你覺得合適的懲罰是多少鞭。」李察不相信所聽到的,感到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陰莖,如果他在她們面前勃起會怎麼樣?這些念頭在他腦海裡狂野奔走,他焦慮地看向女孩們。薇薇起身走到他身後,「現在讓我們看看你。」 她柔聲說,將雙手放在男孩腰的兩側,輕輕推他向前。薇薇低頭看向他的屁股,注意到它的緊實及皮膚的光潔,她手輕拍他繃緊的皮膚,從腰滑向他的臀尾。「彎腰,讓我能看得更完全。」她說著,將手環過男孩的腰,纖細的手指從他的手臂和身體之間穿過去,另一隻手擱在他背上的手輕輕往下按,示意他應該彎腰。「彎低一點,就這樣。」薇薇低語著,當李察不情願地俯身向前,「把腿張開,你會發現這樣容易一點。」仍然握著男孩的腰,她的手滑過他的臀部,進入他雙腿之間的縫隙,手背在他大腿內側向外推,使他把腿張得更大。「這樣更容易讓我看得更清楚。」薇薇柔聲說,語調幾乎是令人愉快的。李察不能相信自己身上發生的事,她纖手在他身體上的觸摸令他暈眩,他感到她雙手的柔美,當她分開他的雙臀。 U#S H,n    對他的知覺來說,好像很明顯,她柔軟的手,慢慢而輕緩地掠過他的肉體。當她的指尖將他的臀瓣分開時,李察退縮了一下。她知覺他身體的顫動,當她揉捏著他的雙臀,旋轉著,「呆在原地別動,」薇薇說,「我想看看你屁股的彈性如何,」她退後一步,稍稍舉起胳膊,手掌用力打在他的雙臀上。李察,因屁股上的一擊而震驚,妄圖直起身來,但薇薇瘵手擱在他腰背上,「只再打一下,」她歡快地說,「根本不會留下任何印子。」她又一次揚起手掌,在他屁股上打下更重的一記。李察疼得搖晃了一下,但竭力保持彎腰的姿勢。薇薇留在男孩屁股上的手印清晰可見,將左手擱在他後腰上,她的手指溫柔地劃過她弄出來的印記上。「現在你又可以站直了。」她對他說。李察服從了,又一次試圖掩住他的陰莖,使他恐懼的是,現在已經有一點勃起了。「手放在身體兩側,做個好孩子。」薇薇說,知道黛黛會想知道是否她的幫手會令男孩更加勃起。薇薇走到他側面,看向他陰莖,現在已經膨起得顯而易見,直指向前,薇薇很愉快這結果。看向黛黛,她看到她愉悅的感情,她也盯著男孩的下身呢。李察忍得很痛苦,他的身體在薇薇指下顫抖著,她的右手經過他的肩,左手撫過他的肚子。「為什麼你在發抖?」她說,把手移上她的胸,用她精心修剪過的指甲玩弄著他的左乳頭。李察的陰莖跳動起來,當她慢慢把他的乳頭玩得硬起來,他的眼睛開始閃爍,為這所有的感覺。「我們這裡有些什麼?年輕人。」黛黛說,起身走到顫抖的青年面前,向下看去,等待李察追隨她的目光,然後握住他陰莖的頂端,優雅地捏在食指和拇指之間。她手指觸及的感覺如此親密,對於李察來說太過了,他的陰莖完全直立,勃起的敏感之軸,直直伸出。「你在年輕女士面前的舉止就是這樣嗎?」黛黛取笑他。李察的臉甚至更紅了。「 我不能自制,小姐,」他囁嚅,「我真的非常抱歉小姐。」黛黛的白腕用力擠搾他陰莖末端,使得它全然直立,她將左手擱進他雙腿之間,輕輕環住他的陰囊,指甲輕輕劃在繃緊的皮膚上。李察的呼吸變成大聲喘息,他覺得暈眩與虛弱。「請小姐,請不要。」李察試圖說什麼,當激情的熱浪席捲他的週身。薇薇輕輕撫摸著他後頸的頭髮,另一隻手戲弄他的乳頭,當黛黛說道,「我認為現在該著手了。」她對薇薇說,放開男孩的下身,在他陰莖上最後掐了一下,「讓我們坐下來,決定該如何處理他。」薇薇停止愛撫男孩,與黛黛一起坐在木長凳上。 X!zzS" g    李察還站在她們離開的位置上,腿仍然大開,雙手仍放在身體兩側,陰莖從大腿交結處挺起突出,末端筆直向上,幾乎抵到他的肚臍。「看著我李察,」黛黛說,「我們要給你懲罰的選擇權,隨即讓你決定你會接待哪一種。」李察沒有回答,但抬頭看向雙姝的臉。他的窘困如此壓倒性的,他幾乎不能看她們的眼睛。黛黛說下去,「我們可以,要麼,告訴家母,讓她致電孤兒院,要麼你可以從我們這裡接受懲罰。我能告訴你,我們的處罰不會是寬大為懷的。雖然我想,它會比你指望從孤兒院受到的懲罰相對要少一些。」黛黛對他說著,看向他的臉。她可以看到他的陰莖仍然很大,雖然現在略低了一點。「你有幾分鐘時間考慮,我要和薇薇講幾句話,商量我們的懲罰會是什麼樣的。」女孩們起身,穿過桌子,走向空曠地。 YdX7K    她們停在幾碼外,面面相對,李察看見女孩們在講話,雙姝都穿著馬褲及馬靴,白皙女子著絲襯衫,在腰間打一個結,李察注意到她襯衫下不著一物,透過薄薄絲綢,她的乳頭清晰可辨。較黑的那個是雙姝中較高的,也著襯衣,不過是棉質的。胸前裝飾著大口袋,但李察能看出她的胸十分豐滿。李察靜靜立在他被安置的地方,手臂仍垂在身側,雙腿大開,他覺得自己很傻。女孩們交談中偶爾遠遠看他一眼。他的陰莖還沒有太垂下去。他低下頭,謀略清理腦海中,關於女孩們如何觸摸他,如果又敲又拍,這一刻他想的問題是女孩準備了什麼懲罰來對待他。他已經決定,雖然是潛意識裡,他要接受她們的懲罰。看一下二選一的另一個選擇,在孤兒院受罰,顯然這未知的不會更糟。已經知道有男孩被送到感化院。誰知道女孩們的母親會對女舍監說什麼樣的故事。她們會讓剛才提到的保管人來打他嗎?看上去很可能,在女孩們說過之後。「好吧,這樣或者那樣,反正很快就會結束。」他想。女孩們向他走回來,仍然是交談著,她們繞過桌子相對兩端,坐在他面前。「我們決定了,」黛黛簡潔地說,「基於你已經意識到,你犯下嚴重的過失。不僅是非法入侵。很可能你到達之前,薇薇和我正在湖中遊泳。這會是嚴重的性騷擾,最後你在湖中裸泳。我們會因為看到你而被冒犯。因此我們雙雙同意你應該挨打,或者被孤兒院,或者被我們。如果引得我通知家母,我會請求她要求對你嚴厲鞭笞。如果你決定接受我們的懲罰,薇薇或者我,會打你。」李察只是瞪著女孩,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們要打他。兩個女孩,只比他大一點兒,「嗯李察,你要說什麼?」這次是薇薇開口,「我真的很抱歉小姐,我只是沒有任何惡意。」李察咕噥著,下唇在顫抖。「向前一步。」黛黛說,分開雙膝,留出空間,容男孩站近些。當他猶豫不能動時,她傾身向前,抓一把男孩的屁股。她的手握著他的屁股,阻止李察立即想擋住自己的反應。「手放到後面,告訴我們你的選擇。」她抬頭看向他的臉。 9[email protected]    李察又一次面紅過耳,強烈意識到他的赤裸,以及他與女孩們如此之近,他感到他的陰莖開始直立。她的手在他屁股上,輕輕的,幾乎是溫柔的撫觸著,她散發出來的芬芳破壞了他的意識。「我很抱歉小姐,」李察試圖喃喃,但唇中發出的聲音幾不可聞。「抱歉不是一個回答,李察,我們兩個都在等你的決定。」黛黛邊說,手輕輕戳著他的屁股。「我會,……會接受你們的懲罰,小姐。」李察以一種嘶啞的聲音勉強說出這幾個字。「所以你決定,我們比你女舍監對你更仁慈,李察,」她說著,眼光好像在嘲弄他,「這是什麼?」黛黛向下看。「你的陰莖又硬了,你不能自控嗎?」她抬頭看男孩的臉,隨之又低頭看向起立肌肉。她一隻手握住他的腰,另一手輕輕捏住他的陰莖。手指沿著軸線畫著圓圈,慢慢推開包皮,捏揉著,使得男孩的屁股猛地向後一拉。她握得更用力了,看向他的臉,「這樣子會讓你惹大麻煩的,你想說什麼薇薇?」薇薇站起來,走向李察顫抖的身體,指尖戳戳他的屁股,將他的一瓣屁股拉開,纖纖素手插進他雙腿間,把他的陰囊握在掌心。「我認為,」薇薇說,「這小子已經惹了大麻煩。」她邊說,邊輕柔地捏他的陰囊。這時,黛黛感到李察的身體僵直抖顫,當薇薇捏他的下身。「你想說什麼,李察?」黛黛問道,把手從他後臀抽回,指甲在他陰莖頂端刮擦。她用力抓住陰莖,食指的指甲優雅地探進他的尿道口。她可以感到,血湧進陰莖,當她緊緊握在雙指之間。李察說不出話來,頭砰砰亂響,視線模糊。女孩們的手在他身上的感覺,對他而言,太強烈以至不能承受。當他開始不能自控地顫抖,她放回男孩的包皮。黛黛看向薇薇,用眼睛示意她,看男孩的臉。李察的呼吸已經帶喘了,眼睛閉著,面頰紅得不可收拾。「我想今天對你有一點太過分了,李察。我們將把你的懲罰順延至明天。」男孩深深喘了一口氣。他的陰莖已經硬到極限。她從男孩身上移開手,同時薇薇的手也從他雙腿間滑開。「看著我李察,我在對你說話。」黛黛輕柔地說。李察睜開眼睛,看向黛黛,視線彷彿透過迷霧,頭砰砰亂響,軀幹顫抖。「我說我們將把你的懲罰延至明天。你明天上午十點能來嗎?」黛黛抓一把男孩的屁股,強調自己的話,「是,是的,小姐,」李察嘟噥著。 sXq7o+sQ    「我推測你在放假,所以那個鐘點過來沒有困難,」李察慢慢點頭,感到暈眩。他所感受的羞辱與尷尬,遠勝於他所知道的任何體驗。「你可以去了,現在穿上衣服,如果你明天遲到,我會毫不猶豫地通知家母致電孤兒院。清楚嗎?」黛黛的聲音很強硬。李察點頭,「是的,小姐。」黛黛仍然握著他的屁股,男孩一動不動,她手向相反方向施壓,指示他轉身,當他轉過身,她的手掌刷過他陰莖的頂端。「你去吧,李察,明天不要遲到。」她在他屁股上打下一巴掌,為自己的話打上句點。李察踉蹌著走向他的衣物,撿起內褲,他一直巴望著早點蔽體,擋住他的屁股。他拾起長褲,飛快穿上其他衣服。轉身驚奇地發現,女孩們已經重新登上馬背,黛黛慢慢策馬前行,將她們經過男孩們,她用馬鞭刺了一下男孩穿的鬆垮長褲。「 你什麼時間會來?」她問。「十點,小姐。」李察答。她掉轉馬頭,刺一下馬頸,命令道:「駕。」薇薇給李察一個扭曲的微笑。「我打賭你認為很不幸,今天遇到我們。」她也掉轉馬頭,在黛黛馬後慢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