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E

D.P.E

  「主人...」  「嘿嘿,妳真的是變態!被綁著竟然會這麼興奮,來,先給我舔乾淨!」  「是的,主人。」  「乖!真是變態的女孩...」  小芳芳短篇集-DPE篇上  「嘩~~~」  看到床頭鬧鐘顯示的時間,我禁不住失聲慘叫。  「遲、遲到了!」連跑帶滾,急急地穿上校服,幾乎連書包也沒拿,便拼命的衝回學校。  我是小婷,今年19歲,大學生,是個樣子長得不錯的可愛女孩,興趣是看書、逛街和聽音樂,性格屬於樂天開朗型吧,至於人緣嘛,還算挺好啦。  不過現在也沒時間說這些了,因為我正在趕回學校,天呀,已經是第幾天遲到了?以前明明是個準時的好學生,怎麼最近老是遲到,這個連我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啊。  不說了,跑!跑!!跑!!!  午飯時,同學瑩瑩問我:「小婷妳怎麼了啦?最近經常遲到的,今天把林教授氣死了啊。」  我邊啜飲凍橙汁邊回答說:「我也不知道啊,反正就總是醒不起來,好像很疲倦似的。」  「晚上去玩嗎?」  我連忙搖頭否認:「沒有啊,才11點就上床了。」  「8小時,應該是有足夠的睡眠了啦?讓我看看,嗯,眼圈也挺黑啊。」瑩瑩像護士檢查般瞪著我的眼眶說。

    「是嗎?可能睡得不好吧,今晚我試試換個枕頭...」就在我用小鏡子照著臉龐自言自語之際,旁邊忽然響起一陣笑聲。  正確來說,是淫笑聲。  「嘿嘿,這篇真是不錯。」  「如果我也有這樣的一頭美女犬調教,就一定爽死了。」  大慨三、四個男同學圍在電腦的螢光幕前,小聲說大聲笑,像是討論著什麼興奮的事情。  「有什麼好玩啊?」我好奇的催上前去,可是男同學們一看到,便立刻慌張地把畫面用身子擋住:「沒、沒什麼。」  「嗯?鬼鬼祟祟的,難不成是看色情網站?走開,不然我告訴老師!」哼哼,小婷本來就是個硬朗的女生,當然不會容許同學在班上看那些下流的東西了。  「沒有啦~」推開幾個男同學,螢光幕上出現的,是一堆文字。  「在看小說嗎?」我好奇地瞧了兩眼,映入眼簾的卻盡是什麼淫水呀、陰莖呀的下流字眼,禁不住當場滿面通紅,大聲嚷道:「你們在班上看色情小說!?」  其中一個男同學嘻哈哈的笑道:「不是色情小說,是文學啊文學~」  「什麼大肉棒都是文學?」我生氣的指著文章內容大叫。   「嘻嘻,小婷妳都說得出口,根本不是什麼大問題吧?」另一位男同學取笑我說。  「嗚!」驚覺自已居然不小心把肉棒這種羞人的字眼吐了出口,我滿面通紅,連忙拉著瑩瑩就走:「討厭,不跟你們說了。」然後來到禮堂附近,居然連身邊的女孩都取笑我:「嘻嘻,小婷妳好純情啊。」  「什麼耶!」  「都是大學生了,妳又有男朋友,不會沒做過那種事吧,怎麼會像中學生的落慌而逃呢?」瑩瑩以調侃我的語氣說道。  我連耳根都紅透的嚷著:「討厭啊,怎麼連妳都捉弄我了?」  「大家女孩子,不用不好意思嘛,對了,小婷妳現在一個月跟男友做幾次?」瑩瑩興致勃勃的問我。  「哪有人問這種的啊?」  「好朋友嘛,告訴我啦~」  我吞吞吐吐的回答:「一、兩次吧?」  「那麼少?」  「嗯,他住在南部嘛,一個月才見一、兩次...」想起跟男朋友分隔這麼遠,我的心也不其然寂寞起來。  「嘩~這麼久才見面,小婷妳不是會慾求不滿?那平時有沒用手解決?」  「用手解決?」我不明的反問。  「就是...自慰呀~」  「傻瓜!妳以為我是什麼人了~」我紅著臉的追打瑩瑩,在嘻笑一輪後,話題又回到剛才的男同學身上:「不過他們真的很過份啊,居然在班上看色情小說。」我不滿的嘟著嘴說。  「算了吧,男生就是這樣子的啦,最近好像十分流行什麼美女犬小說的,很多男生都著迷追看。」  「美女犬?」「嗯,就是把女生當作狗一般調教和淩辱啦。」瑩瑩滿有見識的向我解釋道。  「把女生當狗?嘩~好過份啊~」  「男生就是這樣的啦,自以為是的,好了,夠鐘要上堂,下午不要遲到了啊。」  「嗯嗯,是的是的...」  聽到遲到一詞,我的心又慌張起來,連隨跟著瑩瑩快步踏上樓梯。  美女犬嗎...  可是,不知怎的,這個明明才第一次聽見的字眼,卻好像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一般,一直在我的腦海內盤旋,使我無法集中精神於老師的授課之上。  哼,都是那些色色的男同學不好,要本小姐記住這樣下流的字眼,下次給我看見一定要向教授告發!  我本來就是一個清純的女生嘛,哼哼~  ................................  某個假日的下午。  「嗯...」  和男友阿麟赤裸裸的交纏在睡床上,乳頭受到溫柔的愛撫,我發出舒適的呢喃。  「小婷,給我舔一下。」男友揚起硬直的陽具遞到我面前,而為了滿足平日見得不多的愛人,我亦順從地把他的性器納入口中。  「小婷...很舒服...」

    「嗯嗯...(含著那兒的聲音)」  經過一輪猛烈的進攻,發洩過後,兩個滿身仍滴著汗水的男女依偎一起,享受著歡愉過後的浪漫。  「小婷妳進步了很多啊。」阿麟滿足的嘆口氣道。  「是嗎?」得到男友的稱讚,我甜絲絲的點點頭,怎料這死鬼卻說出了最討厭的說話:「我記得妳以前很生硬的,怎麼突然變這麼利害了,是不是我不在的時候跟其他男生練習過?」  「什麼?」我生氣地弓起身子,狠狠地望著居然會說出這種話的男人:「你當我是什麼人了?」  「開玩笑啦開玩笑,我當然知道小婷是好女生,不過是跟妳玩玩吧。」阿麟知道把我惹火了,急急忙忙的向我陪笑道歉,哼,如果不是說得快,我一定賞你一記耳光。  不過,我的技巧真的進步了嗎?是什麼時候學的?想起來以前的確是連口交也覺得很噁心的,但最近卻突然變得可以接受,就好像是...  一件很熟悉的事情。  同一時間,當天在學校聽那個字眼亦再次叮一聲的浮現耳邊。  美女犬...  美女犬?為什麼?為什麼我會記住這個字眼?  想到這兒,不知怎的,背後突然有一種惡寒的感覺,但同一時間,又像是點點興奮。  「小婷妳怎麼了?還在生氣嗎?」看到我忽然默不作聲,彷彿呆住了一樣,阿麟擔心的問道。  「嗯?我沒事...」我搖一搖頭。  「沒事就好,我先送妳回家吧,從這兒回去要三小時。」  「嗯...」  ................................

※wwwjkforumnet | JKF

    回到家中,哥哥已經準備好晚餐,忘了說明,由於父母長期在外地公幹,所以家中只得我們兩兄妹居住。而哥哥人長得高大,樣子也挺帥的,不過就是性格內向了點,多年來也不曾交過女友。  男生都會有那方面需要的吧?哥哥都21歲了,平時是怎樣解決的呢?算了,這種事不應該是妹妹想的。  然而,這個晚上,我又做了怪夢。  「真的不要嗎?你明明就很想,對吧!」  「主人...求你給我...」

    「嚇!」  從夢中驚醒的時候,渾身是汗。  剛才那是什麼了,零碎的畫面在腦中重疊浮現,可是卻總歸納不了一副完整的畫面。  為什麼會看到了這種事了...望一望鐘,早上6點,唉,怎麼偏偏星期天才懂起床。  搔搔頭髮,想到客廳喝杯開水,可是一跳下床,兩腿間卻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奇怪地拉開褲頭,內褲中間黏黏糊糊,摸一摸陰部,酥酥麻麻的,像是曾遭受過玩弄。  心底一驚,猛呼一口氣走出外面,散著晨光的客廳寧靜得有點可怖。  發生了什麼事?  下意識想找尋可信任的人,拍拍哥哥的房門,卻沒人回應。  星期天這種時間到哪裏去了?難道還在睡?稍稍推開房門,燈沒有開,亦感覺不到有人睡在床上。  「哥...」戰戰兢兢地踏進去,床上的被套經已接疊得整整齊齊。  「嗚~到哪裏去了?」不滿的喃喃自語了一聲,一屁股坐在兄長的睡床上,卻看到枕頭邊放了一本厚厚的書。  好奇拿到手上一看,是一本小說,書名是,  催眠傳記。



  催眠傳記。  當目睹這四個大字時,我突然心臟一跳。  是明明陌生、卻又彷彿埋藏心底的題材,思想一瞬間被攝住。  驚愕地打開首頁細讀內容,但只看了首一章,便猛力把書合上。  這是一本以催眠和淩辱女生為題材的故事,但我根本沒有必要讀下去,因為故事往後的發展好像早已經深深印在腦海裏。  汗愈流愈多,我覺得有一些事發生了在自己身上,是一些連我也不知道的事情。  茫然翻閱哥哥書架上的讀物,無意中在隱蔽的一角,找到一本以暗啞色調包裝的書。  催眠術。  手顫抖地把書拿下,是一本教人使用催眠術去迷惑別人的書。  到了這個時候,我明白了一切,哥哥學了催眠術,然後在我每天睡覺之後把我催眠,還...侵犯了我。  對了,他按照催眠傳記上的內容去調教我,使我變成一隻美女犬,難怪近來我都睡眠不足,而且早上起來時下體有被玩弄過的痕跡,原來在不知不覺間,我被迷姦了。  想到這裏,我哭了。  哥哥,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在我心中,你一直是個善良的好哥哥,為什麼,你要迷姦自己的妹妹?  我傷心的,除了是身體遭受到侵犯之外,犯人是信賴的至親,這種被背叛的苦痛亦叫人有欲絕的感覺。  哥哥...  但想清楚,證據呢?到現時為止都沒任何證據啊,一切都是我自己猜測的,我不應該對伴了我19年的哥哥投不信票。  可是如果不是這樣,那些事又怎樣解釋?我根本從沒接觸過美女犬,又怎會在潛意識知道這種事?  在迷惑和徬徨的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大門打開的聲音。  哥哥回來了!我慌忙把書本放回架上,然後裝作一副沒發生過任何事的樣子:「哥,這麼早去那裏了?」  「嗯,約了朋友晨運,少有啊,星期天都這麼早起?」額頭仍冒著汗水的哥哥問我。  「沒,肚有點餓,想找吃的。」我隨意回答。  哥哥溫柔地笑說:「是嗎?要不要吃點什麼,我給妳弄早餐吧?」  「嗯。」  面對哥哥的疼愛,我可以相信他是每個晚上調教和侵犯我的禽獸嗎?不,這是不可能的。  然而無意間看到哥哥運動褲中間隆起的一團,想起親兄長的肉棒曾經插入自己的下體,我有一種想吐的噁心。  我一定要查出真相,為了自己,為了哥哥,我都要知道事情的所有。  這個假日我不動聲色,整天呆呆的想著辦法,終於到了晚上,想出一個還算可行的方法。  我要有真憑實據!  我的方法是:把一部手提攝影機放在衣櫥的中,然後以衣服遮蓋,只露出鏡頭,從這兒能夠拍攝到房間的一切。  可以拍上8個小時的帶子,到了明天早上,我就可以知道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神,拜託一切都不是真的,所有都只是我的多疑,這是一個很寧靜的夜晚。  睡在床上,眼簾卻一直無法閉上,種種奇怪的思想充斥著混亂的腦袋。  然後在不知不覺間,大腦活動終於進入休息的狀態,迷糊中看到的,是一種異樣的光境...  ................................  「主人...」  「怎樣?想我怎麼跟妳玩了,要喝尿?還是吃糞便?」  「我想要你的...棒棒...」  「哈哈,想要這個嗎?但我從不跟人類做愛,我只跟狗兒做,妳是一隻狗嗎?」  「我是!我是主人的小狗!」  「好吧,狗女應該有個可愛的名字,就叫妳沙沙吧。」  「謝謝主人,我很喜歡這個名字。」  「咦?狗女會說人話的嗎?是不是我聽錯了?」  「汪...汪汪...」  「嘿嘿...乖...」  ................................  醒來不知多久,張開雙眼,呆呆望著天花,卻感到渾身乏力,不想一動。

    手提攝影機大慨已經拍下昨晚發生的一切吧?理論上我應該急不及待地翻看帶子,因為這是一件關係到切身的事情。  但我卻沒有勇氣。  如果那是真的,我要怎樣做?應該說是,我可以怎樣做?  下意識摸摸下體,還是有那種麻麻的感覺。  可以肯定被弄過了。  淚水湧上眼眶,如果真的證明哥哥迷姦了我,我是否應該報警,把他繩之於法,但他是我唯一的哥哥啊?  不要想了,不會是真的,不會是真的...  知道不能再逃避放在面前的事情,我提出勇氣站起身子,從衣櫥取出攝影機。  上帝,這是平靜的一晚...  把帶子回到最前,以三倍快速搜畫查看。  什麼事沒發生,只是映著我安靜地睡在床上。  我心碰碰的跳,口中喃喃祈禱,懇求可怕的事情不要發生。  但可惜,要出現的始終來了。  大約到了兩點左右,一個人影推門而進,從來人的身形,我知道這是哥哥。  哥哥來到我的身邊坐下,從口袋拿出一種物件,由於燈光太暗,我看不到那是什麼,但似乎是一種類似水晶飾物的東西。  接著,只見原來睡著的我像被催眠了一般,緩緩從床上弓起身子。  在暗閻當中,透過微弱的光線,從哥哥的臉上,我看到邪惡的笑容。

  手指無力地按下停止的按鈕。  我不忍繼續觀看內容,因為世界上沒有一個女孩子願意收看自己被淩辱的畫面。  事實上事情到了這時,根本亦已沒必要繼續觀看,哥哥果然是迷姦了我。  晶瑩的淚水凝在眼內,久久未能平伏激盪的情緒,亦不敢相信眼前的現實。  「小婷,要起床上學了...」同一時間,哥哥推開我的房門,看到我牢牢拿著攝影機沒作一聲,奇怪地問道:「這麼早就看電影?」  我沒有回頭望向這禽獸,只是冷冷的說:「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嗯?為什麼?最近妳經常遲到,所以特地叫妳起床嘛...」哥哥不明的搔著頭。  「我不是說這個...我問你,這些日子晚上你對我做了什麼?」  「嗯?妳...妳知道了?」哥哥語氣顯得抖震。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你以為催眠了我,我就不知道了嗎?」我淒然說道。  「對不起,小婷,我不是故意的,但妳真是太棒了...」哥哥慌張的答我。  「太棒?太棒就可以這樣對我的嗎?你知不知道這樣很過份?」  「對不起,我不知道妳的反應會這樣激烈...」  聽到哥哥的說話,我終於按捺不住波動的心情,歇斯底里的痛哭大叫:「我激烈?我被親哥哥迷姦了啊!我的小穴被你的肉棒插了啊,難道還可以平靜下來嗎?」  「迷姦妳?妳以為我迷姦妳?」哥哥莫名其妙的嚷著。  「還想抵賴嗎?你這個人渣,這盒帶子就拍下了你的獸行!」我激動地把攝影機遞到哥哥面前,然後按下播映:「看,你就是這樣催眠了我,還把我...」  但畫面上映著的,卻不是我所想的一回事,只見仍在睡眠狀態的我站起身子,然後走到書桌前,打開電腦。  嗯?這是?  接著,坐下來敲鍵盤。  「我在做什麼?」我抹一抹臉上的眼淚,奇怪的問道。  「寫小說嘛。」哥哥沒一回事的回答。  「寫小說?」  「是啊,催眠傳記。」  「催、催眠傳記?你說催眠傳記是我寫的?」我大驚問道。  「是啊。」哥哥指著作者的名字:「DPE就是妳的筆名啦~」  嘩啦啦~到底是怎樣一回事啊,我完全被搞胡塗了。  接下來,哥哥徐徐地道出真相:「小婷啊,妳都知道哥哥是小說作家吧,但其實我寫的不是兒童故事,而是成人小說,筆名帥呆...  「半年前,我開始寫美女犬的故事,但就發覺總是形容不了女角受到淩辱時的感受,於是打算問問真正的女生,但妳知我沒女朋友嘛,想問妳可兩兄妹又挺難談這種事情的,所以想趁妳睡覺後,偷偷催眠妳來問,沒想到妳卻拍心口說寫給我看...  「妳寫的第一篇實在很誘人,我簡直不相信這是一個小女生的第一篇色文,當晚還拿來打了好幾發手槍,而為了可以看到後文,於是在接著的一天也催眠了妳...  「之後妳寫的故事愈來愈精彩,叫人沒法子停下來,後來我把妳的文章貼到網上,結果亦一致好評,三個月前還被出版社看中出書...」哥哥把手上那本催眠傳記交給我。  「原來...是這樣的嗎?但我從沒看過美女犬的故事,又怎能寫出這樣的文章?」我反問哥哥。  「專家說過,催眠本來就是把人潛藏心底的慾念引發出來,小婷可能妳本身就是對當美女犬很有興趣,所以不自覺間寫了精彩的故事吧。」  「喂,誰對當美女犬有興趣啊...(汗)」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後,我總算鬆一口氣,但還是抱有疑惑:「可是我每天醒來的時候都好像...那兒被弄過的,哥你不會對我做了什麼越軌的事情吧?」  哥哥連忙搖頭:「當然沒有,我連碰都沒碰過妳一下,其實每次寫得興奮時,妳都會自動脫下衣服自慰,看,又來了~」哥哥指著畫面,只見當中的我真的開始脫衣服。  「喂~不能看~」我慌張地把攝影機搶回來,可是哥哥卻說:「都不知看了真人表演多少次啦,沒什麼好看了。」  「嗚...」看著畫面上像浪女般拼命撫弄著下體的自己,我簡直羞得想死,只是嘴嘟嘟的轉過話題:「不過你好變態呀,居然催眠自己的妹妹寫色情小說~」  「唉~誰叫小婷妳寫的那麼精彩,我每天不看就睡不著,對了,那妳以後還會不會繼續寫?」  「當然不會啦!」我大叫道:「人家又不是色女生!」  「那沒法子,只好要讀者們失望了...這個還給妳。」哥哥無奈的說著,接著把一本銀行的存款單交給我。  「嗯?這是什麼,嘩~好多錢耶~」我看著那有幾個零字的存款單大叫。

    「是出版社給妳的稿費,我替妳存起來了,呀,還有這些是讀者的來信...」  我接過重重的影迷信,順口讀出來:  『我最愛的DPE,唯有妳的小說,才令我人生有趣,亦唯有妳的小說,可以使我手槍再起,期望以後有更激烈的情節,永遠支持妳的人上』  嗯,真是有眼光的好讀者(面紅兼甜絲絲)。  如果就這樣不寫了,他們以後又怎樣打手槍呢?真是好可憐的啊。  寫小說原來還不差呢~  再看看存款單,夠買不少漂亮的衣服呢。

    不如...以後繼續寫吧...  嘻嘻。  以後也要支持DPE哦~~  知道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