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師轉貼自龍譚

催眠師轉貼自龍譚

  出差(一)   嘉雯已經非常的困了,飯店裏年輕的服務生在她前面不停的走著,走廊不規則地彎來彎去,讓旅客們覺得好像永遠都走不完的似的……   時間分分秒秒的過去了,侍者終於在一個房門前面停下了腳步,這裏的位置大概是在旅館大廳的左後方,侍者輕輕打開房門把二隻行李箱小心地放在門邊,接過慷慨的小費後,滿心歡喜地帶上門。   在他消失之後,嘉雯深深地舒了一口氣,她一屁股坐在一張沙發裏,這是一間還算中等的商務套房,她放心的踢掉鞋子,同時把腳架到另一張椅子上,一陣解脫後的舒服感覺從腳踝一直延伸到大腿上。   這的雙該死的鞋子,她的腳趾都已經快要腫起來了,她這雙穿慣了便鞋和球鞋的腳今天可真是吃足了苦頭,這是一雙穿起來很不舒服的高跟漆皮鞋。   嘉雯把腳疊在一起,頭往後仰,閉上眼睛假寐,因長途飛行後生理節奏失調和疲乏煩躁感此時正不斷的侵蝕她的身體,目前她只想要好好地洗個熱水澡,非常的簡單而已,她自言自語的離開沙發,疲倦的向浴室走去。   她將水龍頭打開,站在鏡子前面脫掉衣服,然後坐在浴缸邊上往水中灑了一些香水,直到小小的浴室裏被往上蒸騰的白色蒸氣及充滿著荷花的香味所彌漫,她輕輕滑入水裏,讓自己沈浸在熱水拂過疲憊的身體時那種舒適之中。   她躺在浴缸裏閉著雙眼,他的腦中充滿各種影像、聲音,回憶著出國前老闆的交代與叮嚀,各項大小行前會議……唉……她內心實在有點後悔,當初不該一時衝動的答應這趟出差,她蹙眉並在水裏疲倦地移動一下,堅挺的雙峰和圓潤的膝蓋露出了水面。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之久,她才從浴缸裏出來,她的頭髮淩亂,鬈曲的發稍上還沾著些許的水珠,面孔則洗得潔淨如玉,她很快的梳了一下頭髮,刷一刷牙,然後來到一張鋪著羽毛床墊的大床上。   外面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她直挺挺的躺在奢華柔軟的雙人床上打著呵欠,然後閉上眼睛告訴自己,她要先休息一下,她希望在這裏能得到一個真正的睡眠……   當床頭電話想了無數聲後……她無奈地坐直身子輕輕歎了一口氣。   『嗨,嘉雯嗎?我有沒有吵醒你呢?』   嘉雯閉上眼睛,並輕輕發出一聲呻吟,是經理打來的。經過了二天的飛行之後,這該死的經理,怎聲音聽起來依舊是那樣的有精神?   『嗯……沒有,我還沒睡……有甚事嗎?經理……』她強迫自己對著電話撒謊說著。   『那就好,那就好……是這樣的,我現在想要和你及美惠到我這一趟好準備一下有關過幾天對客戶簡報的一些東西……』   『畢竟這裏的客戶對我們公司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我知道……你們都很辛苦也很累了,但了公司的生意,我覺得還是多一分準備總是沒錯,不多說了,我房間號碼是1700房,大約十分鐘以後就可以過來了……』   『好吧,我待會就過去……』嘉雯無奈的回答著。   她不情願的瞥了一眼牆上的時鐘:『10點30分』。   真是殘酷的上司,也難怪公司會非常器重這位經理,並準備把他派放在國外當區域經理,她回想著在飛機上,這位經理看起來始終精神飽滿的,每個人都在休息,只有他總是低著頭對著他的手提電腦辛苦的工作,不僅如此,他還特地多帶了二個專用電池放在自己的西裝口袋裏……現在,他不僅自己不休息就算了,還要強迫部屬們跟他開一個臨時會議……   『天啊……』她詛咒著,實際上她也知道,這地區的生意如果順利的話,那份合約將會公司帶來一筆可觀的利潤,但她納悶的是,她只是一個低階的會計文職人員,平日在公司連跟經理秘書說話,態度都要恭恭敬敬的,而且這幾天的會議及行程,經理只要找秘書安排就可以了,甚還要找她開會?   嘉雯匆匆忙忙地套上一件牛仔褲,胸罩,T恤及公司的報表與一雙運動鞋,她快步的自她的房間出來。   『該死……』她低聲罵了自己一句,因她忘了穿內褲了,算了,反正經理也不可能發現的……   在電梯裏遇見了秘書美惠小姐,經理秘書也穿了一套輕便的運動服和運動鞋 ……秘書不時笑著安慰她,很快的,她們便來到經理住的房間1700前。美惠用手輕輕敲著這扇門,她轉頭問嘉雯說:『不知道這該死的傢夥睡了沒?……』   話還沒說完,門便被打開了,秘書發現經理早已站在門後時,她美麗的臉龐立刻微微的泛起紅潮。   經理看了他們一會兒,然後給秘書一個微笑:『事實上……我正在睡覺,當然,如果我們能夠更快的做完,我希望大家都能儘快的回房休息,真的……』   她們找了一張小桌子,二個小姐都坐了下來,經理則剛好夾在她們兩個人之間,他並把他的手提電腦連同報告及圖表都放在這張桌子上。   嘉雯的身體向後靠在椅子上,她努力地想要控制住自己頻頻老想打呵欠的念頭,她發現秘書也是,只是她突然感覺到秘書的椅子……似乎比自己的這張椅子還要舒服。   經理花了一段很長的時間,精神抖擻地報告著他在飛機上客戶所繪製的圖表,沈悶又詳細地一遍又一遍的說著……   當嘉雯回過神時,她發現自己剛剛一不小心就差點睡著了,她繼續無奈的看著經理的報告。   過了一會,經理拿起另外的一張全新的圖表,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好奇心與責任感驅使著嘉雯與美惠專心的看下去……   這張圖表看起來跟往常的不太一樣,有點奇怪,它第一行的字體很大,報告是由上向下排列,到了圖表的底部,會看到文字字體成倍數的縮放比例,由大而小……   『真是一個怪異的列印方式……』美惠雖然嘴上沒說但心裏想著。   『注意這裏……』經理指著上面一行的數位說。   『看,我們從這裏開始算起,這裏是二十……』   『就在那裏,對……在這最高的地方……』他的聲音聽起來突然變的溫柔許多。   嘉雯好奇地試著想要整理出一個頭緒,她想要問經理這張圖表資料欄中的成本會計部分代表的資料,但她看到秘書正聚精會神的算著,她就忍了下來。   只見她們兩位女同事都皺著眉頭,依照經理指的方向一行一行的看著……   『然後,我們向下移動……向下……到十九這裏……』經理的手順著文件一行一行的指下去,字體就一行一行微微地變小。   『然後來到第十八……』經理說:『我知道你們都很疲倦了……我也知道今天一整天大家坐飛機都很累了,一天下來……你們的身體都已經是很疲倦了,非常的想要放鬆……』   『現在繼續看到第十七……』二位女子的目光,跟隨著經理的手指移動著。   二人對這報表都覺得很奇怪,她們不太能夠瞭解經理在說些甚,事實上兩人的身心早已經被疲倦感所麻痺,她們同時也擔心發問會延長會議地時間,所以兩人皆很有默契的不發問任何問題,她們有個共識,就是只想早早結束這無聊的會議。   『然後到十六……』   『非常地疲倦……我知道你們很想要睡覺……我知道你們現在可以感覺到非常地溫暖,漸漸的……漸漸的睡了……非常的輕鬆……聽著我的聲音……』   『十五……』   『舒適與放鬆的傾聽著我的聲音……』   『專心的看著,向下看……向下……直到第十四……』   美惠凝視著報告,她跟著經理的手指一寸一寸的瀏覽著,一陣溫暖舒適的倦怠感一波接著一波襲遍她的全身,呼吸彷佛卡在喉頭似的。她無法把視線由報表身上離開,她的眼皮沈重的好像無法在張開來,她覺得自己好像不斷的向下滑落 ……滑落……而數位似乎越來小……   經理繼續緩緩的讀著那些數位,他不時偷看著秘書小姐的表情,他知道秘書小姐事先並不曉得要召開這一會議,他也曉得秘書小姐很想要發問,但經理並沒有給她機會。   他再看看嘉雯這邊,年輕貌美的會計小姐,她的運氣也沒有好到哪里去,她看起來好像已經有點昏昏欲睡了,經理單調的聲音和緩慢的程式,早已快速的戰勝那一點點虛弱的意志,她早已毫無警覺心了。   『十三……』   『十二……』   『十一……』   一個接一個,經理的手指著一行行地文字,這些數位逐漸一行一行變小…… 再變小,一個接一個……向下……向下……再向下……   秘書和會計小姐二人目瞪口呆地坐著看著桌上這份報告。   『越來越放鬆……』   『五……』   『那……那地疲倦……』   『深深地……深深地放鬆……』   『現在你們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漸漸地睡著了,聽著我的聲音會讓你們越來越輕鬆……』   『非常地悠閒,舒適……溫暖的……整個人漸漸地沈入深深的睡眠了……』   『四……』   『你的身體……感覺到越來越沈重……非常……非常的很疲倦和放鬆……』   『現在更輕鬆了……暖暖地感覺會讓你更加的舒服。』   『三……』   『越來越輕鬆……』   『這的舒服……非常的輕鬆,你已經同意自己越來越放鬆,而你的眼皮漸漸地變的很沈重了……你會發現自己地眼皮從來都沒有這的沈重過……』   『二……』   『不管你再怎的努力……你的眼皮只會越來越重、越來越沈重……同時你身體的力量也正慢慢的消失、越來越輕鬆……非常的舒適……』   經理稍微停頓了一下,他再一次看著這二位小姐。   二位女同事垂著頭,無力的靠在椅子上,除了眼皮不時的發出一些輕輕地震動以外,二人都面無表情的盯著前方……   嘉雯和美惠的雙唇微微張開,修長的雙腿好像失去支撐的力量一樣,優雅交叉地斜靠在桌旁。   『一……』   『現在……閉上你的眼睛,聽著我的聲音,放鬆,對……深深的放鬆並且聽著我的聲音……』   『我的聲音可以把你們送到很深……很深的夢裏……』   『聽著我的聲音……可以讓身體享受到前所未有輕鬆的感覺……』   『慢慢地,你將發現自己越來越舒服,而且疲倦的感覺會越來越少。輕鬆的 ……精神慢慢地恢復,真是好極了。』   『繼續傾聽到我的聲音,就會放輕鬆和恢復極好的精神是的……現在只能聽得到我的聲音了。』   『是那地棒,感覺全身的細胞都放鬆了。』   『深深的……深深的睡了,感覺越來越有精神。』   二位小姐緩緩地、緊緊的把眼睛閉上了。   經理看著她們的臉部的表情,鬆弛的的肌肉和熟睡的神情,他知道他可以輕易地讓她們忘記每一件事情……他的聲音已經成功的將二位小姐催眠了,現在他要她們進入到更深更深的夢裏。   直到他完全的確定以後。   『現在……放輕鬆專心的聽我說。』   『你們將允許將自己的手臂向上伸起,我要你們的首慢慢的高,慢慢的高,一直高到超過自己的頭上,當你照著我的話去做的時候,你們可以感覺到服從我的話原來是那的自然又簡單不過了。』   『現在慢慢的升起、上,向上伸展你的手臂,越來越舒服,越來越輕鬆的照著我的話去做,高高的舉起你的手臂……高高舉起來了。』   『慢慢的……容易的……非常容易的就可以把手升起來,感覺越來越好…… 越來越好。越來越深……越來越深了。』   他再一次的停下了,他看著嘉雯的手照著他的命令緩緩的上升起來,然後是美惠的手臂也輕輕地在空中不停的搖晃。   雖然一開始兩位小姐仍然有點遲疑,但最後四隻纖細的手臂都高舉在空中。小姐們確確實實地被催眠控制了。   『好,很好,越來越深,我要你們兩人的手臂保持現在的姿勢,知道嗎?』   她們豪不費力的點點頭。   『對……現在就讓手臂保持在空中,深深的放鬆,沒有我的命令,手臂在也不能放下來的,不管你們怎努力想要抗拒,你們都會發現那是無效的……深深的放鬆與服從……』   『你可以嘗試著抵抗我的命令,並試著將手臂放下來,但是你如果無法做到的話,我需要你乖乖的從一開始數起,你會慢慢的開始數著數位,每說出一個數字,你的服從性就會變的更高,而每說一個數位,你的內心也會更加的寧靜,放松……直到你再一次聽到我的聲音止。』   『你也會發覺到除了我的聲音以外,你們的耳朵就跟聾子一樣完全聽不到任何的聲音了,當然包含你們自己的聲音……』   經理停了下來,房裏一片寧靜,他有點緊張的觀察著秘書小姐和會計小姐的動作。   兩人先是皺緊了眉頭,但就是無法成功的把手臂放下來……   過了一會,聽到房間裏傳出深深的歎氣聲,她們的嘴角開始輕輕的顫動著。   『1……2……3……4……5……6……7……8……9……』   首先,對催眠感受性本來就比較高的嘉雯,開始不協調的慢慢數著……   經理的心跳慢慢的加快。   『1……2……3……4……5……6……7……8……9……』當美惠開始吃力的、慢慢的喃喃自語後,緊張的經理終於松了一口氣,他整個人靠在椅背上聽著小姐們不斷的數著數位,二人僵硬、低沈的嗓音聽在經理的耳朵裏,就好像享受著有如田野二重唱現場表演的快感一樣。   經理深深舒了一口氣,他並沒有驚醒她們,他悄悄地起身走向浴室自己倒了一杯水。   在回到這間臥室裏後,他端著杯子來回的走來走去,他欣賞著秘書和會計小姐無助地癱在座位上等候著他的命令,反覆的重復做著他要她們做的事情,他感到口乾舌燥,此時他早已把過幾天要開的會完全拋在腦後,他也不在乎手提電腦和那張假的報表,他詳細認真的盤算著,要怎處理這二個被催眠的女人,他可以對這二人做任何他想要做的事?  

※wwwjkforumnet | JKF



 經理慢慢的坐在床邊,欣賞著被他的催眠術所控制的二位元女客人……   『可以和她們做什呢?』   他又怕一衝動,等到事後她們兩醒過來萬一發現了,該怎辦?實在是傷腦筋!   他是知道法律的……姦淫催眠中的婦女是要判徒刑的,他忍受著內心上的煎熬。但,該死的,只要看看她們現在的樣子,她們是非常的迷人……如果不做一些事……他知道自己鐵定會後悔一輩子的。   美惠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她身材雖然嬌小,但這位秘書卻擁有舞蹈家般光滑的肌膚。而會計小姐長的一副娃娃臉,挺直的鼻梁,加上紅潤的雙唇誘人的微開著……   他怎可以這浪費呢?   不跟一個美麗的女上床是柳下惠,但如果放棄跟二位女郎同時上床的機會,那他一定是天下第一號大白癡!而現在他有機會享受萬人羨慕的齊人之福,只要他現在夠膽的話……   唉!到底是要做白癡還是皇帝……   美惠的表情有如夢幻中的少女,而嘉雯則是好像完全沒有知覺似的,她的雙手依然高高的舉著,癡癡呆呆的移動著嘴角,不斷地數著數位:『71……72 ……73……74……75……76……77……』她用一種含糊的聲音在咕噥著。   當他留心觀看和細心傾聽的時候,經理的手已經在自己大腿的分叉處停了下來,他慢慢輕輕來回的安撫著自己褲管裏勃起的器官……   這時嘉雯的頭因晃動而無力的朝著經理的正前方垂下,經理突然受到驚嚇後,立刻將手抽回來,他以嘉雯突然醒了過來,直到他發現嘉雯口中仍然發出含糊不清的數位後,他才稍稍的松了口氣。   『她們是決不會知道經理曾在她們的身旁脫下他的褲子的。』   可以自由地支配二個被催眠的女人真是一件美好地禮物,他的內心終於做出了決定……   他滿臉喜色,站起來解開他寬鬆的西裝褲,他起先有點猶豫,但聽著規律的數位不間斷的從二位高舉著雙手,神情恍惚地同事的口中吐出……   寬鬆的褲子緩緩的滑落在地板上,跟著是經理的內褲……他坐在床邊脫去他的鞋子和襪子,然後使勁地將他的內褲和西裝褲子踢開身邊。他只穿著他的襯衫站立在原處,然後它對自己笑一笑後,慢慢的拔掉自己的襯衫的鈕扣。   當經理緩緩的走過來,他赤裸裸地站立在被他催眠的同事前面,勃起的陰莖雄偉驕傲的挺直著在空氣中……   他的眼神燃燒出熊熊的欲火,他抓著自己的陰莖並開始溫柔的來回撫摸著。他的眼睛注視他的同事,單調而又重復的動作,把她們送進更深更深的催眠狀態裏。   『天啊!她們是這的迷人……』經理想著,他的心靈因欲火而開始模糊了……   『上帝啊,救救我吧!這是一定是假的……』   『我現在正全身赤裸的站在二個被催眠的女人前面,而她們也不知道我是裸體的。』   『我敢作嗎?』他不斷地問他自己的內心。   『我敢脫下她們的衣服嗎?』   『怕甚,反正她們又不會知道……』他試著去安慰自己。   『我可以讓她們忘記在催眠中的所發生的任何事情……只要小心一點,她們是永遠不會知道的。』   『我可以洗去她們今晚在這裏的這一段記憶,她們在醒來以後就不會有任何一點有關於這裏的回憶了。』   『她們都已經被催眠了,不是嗎?』   在他仔細的思考所有可能生的問題並一一予與克服後,他的臉上閃過一絲詭魅般的笑容,這感覺讓他心蕩神搖,欲望的火焰裹滿了他的全身。   『現在……你們將允許自己的聲音消失了,是的,消失了,沒有我的命令,你們將不能發出任何聲音了,專心聆聽我的聲音,我的聲音將領著你們進入到更深層的夢幻世界裏,你們的心靈將完全同意我的支配,而你們的身體也將毫無保留的服從我的任何指示,睡吧……沒有遲疑,深深的睡了……睡了……讓我的聲音……送你們進入到深深……的恍惚世界中……』   『你的全身,現在將感覺籠罩在一股溫暖的光環裏,慢慢的……慢慢的站起來,雖然處在深層的夢幻裏,你的雙腿還是有能力支撐你的身體的,服從我的聲音,現在……輕輕的站起來。』   慢慢的,秘書和會計小姐從他們的椅子上,慢慢地一點一點向上站了起來,但她們的手臂仍然高高的舉著。   經理有一點驚訝,他從沒這近距離的欣賞女人的胸部,看著二位同事運動服下飽滿的胸部,他嗅著兩人身上散發出女性特有陣陣的體香,這刺激不斷的使他越來越興奮。   茫然、發 ,她們的頭依然無力的垂在自己的胸前,她們被動的站著,等候著經理的下一個命令……   『深深地放鬆,現在已經是快要到上床睡覺的時間了。』   『你們現在單獨的在自己的旅館房間裏,而且你現在正準備上床睡覺,時間很晚了,現在可以上床睡覺了,你們可以慢慢的把衣服換了,因今天天氣實在是很熱,你們突然會很想嘗試一個人裸睡看看,這是一個以前從未有過的經驗,你們可以放心的脫掉衣服,這裏是很安全的,而且你們是一個人獨自在房間裏,現在脫去衣服吧……』   『現在……你可以脫下衣服了,事實上就好像自己決定似的,你想要脫光身上的每一件衣服,你允許自己這做,放鬆……越來越放鬆……』   『注意聽我說,你的手臂現在已經回復到正常了,你可以自由移動著你的手臂,因此;你可以輕鬆的脫下衣服,你現在想要睡覺了,你一人獨自在旅館房間裏……所以;你可放輕鬆……深深的……深深的……』   經理坐在這張床上屏息以待。   二人的大腦完全被經理給佔據了,甚秘密、貞操啦、夢想都隨著他的指令而作動作。   嘉雯的手臂慢慢地放下來,直到她的手摸索到她的T恤邊緣。   經理凝視著她的動作,他的手握著他勃起的陰莖。   嘉雯慢慢地抓住她的T恤,面無表情的往上拉起來。   當看到嘉雯白色的蕾絲胸罩時,經理強忍著興奮的呻吟和期待……然後她慢慢笨拙的伸手到背後鬆開子,一瞬間胸罩就地掉到地板上。   同一時間裏,美惠已經脫去她的運動鞋,當她脫掉褲子彎腰要從腳尖取下退下的內褲時,由於臀部是面向經理,所以經理可以清楚看見她雪白豐潤的屁股來回地移動在自己眼前,很快的她全身的衣服全都跌落在地上。   經理一次次的感到暈眩,他的雙眼色迷迷的凝視著她們凝脂玉肌的裸體,美惠的乳頭剛剛藏在衣服裏面的時候還是扁平的,他終於忍不住衝動,低下頭去親吻她的乳房,溫熱的舌尖沿著粉紅色的乳暈旋轉,霎時間讓美惠的乳頭就像岩石一樣堅挺起來。   他喜歡的看著女人在催眠中的那種迷蒙而又無意識的表情,活像一具玩偶似的。   他將嘉雯輕輕的拉了過來,他沒有對嘉雯下達任何新的指令,他喜歡享受那種感覺,經理只是讓嘉雯一絲不掛的茫然而立,他開始向下玩弄著嘉雯潔白光滑的腳踝、無暇的腳背及慢慢的吻著她的每一個無法抗拒的腳趾頭,同時他的手輕輕地向上撫摸著她的小腿,還有她白淨的大腿,直到他的手指落在她兩腿上部的中心之處,嘉雯依然沒有任何反抗,她只是靜靜的像一具優雅的塑像一樣讓人欣賞把玩。   經理看著嘉雯下面那塊被鬈曲的陰毛所覆蓋微微隆起的陰阜時,他感覺自己好像什都快看不到了。   他把嘉雯輕輕地移動一下,好讓她把兩腿分了開來,他的手指在她兩腿之間不停地移動著。很快的在他手指下的陰戶變得濕漉漉的,很溫暖,經理感覺到它在顫動,他開始攻擊她可愛濕滑的陰戶了。   她的陰戶在他的手指觸摸下隆起、抖動。像一個蠕動的迷宮,迷惑著他的手指,戲弄著它們。然後引誘它們接近、進入,透過那神秘,找到那迷宮的中心。他的身體繃緊著,靠在她的身體上,他一邊吻著她頸部跳動的脈博,而他的手指也被陰部回吻著,好像歡迎進入她的身體。   他突然覺得自己需要變換個姿勢,他興奮的躺在大床上,然後對著美惠說:『放輕鬆,美惠……我現在要你好好的服侍我,你已經不再是秘書了,因你一直是我最卑賤的奴婢、我要你溫柔的服侍我……你的主人……知道嗎?』   美惠內心掙紮了幾秒後,她一陣哆嗦……   『是的……我的主人……』   美惠的聲音好像是熟睡中說的夢話一樣的溫馴,她被要求謙卑的跪在主人前面,然後經理用手把她的嘴巴張開,搖搖晃晃的靠近經理的身體,她飽滿的雙唇靠近著經理的陽具,僵硬的伸出舌頭舔了舔經理寶貝的尖端,她嘗到裏面分泌出來的精液,一股帶有強烈的鹹味,她生澀的碰到一點點龜頭,然後,逐漸在她嘴裏一進一出,她的舌頭以令人眩暈的魅力舐遍經理的陰莖頭,沈甸甸的睾丸,以及那繃緊的皮肉。   她溫馴服從的動作,隨著嘴唇、舌頭和喉嚨的每一個技巧,一陣快意襲來,幾乎使得經理快要射出精液了。   同時,他沒有放過嘉雯,它讓嘉雯跨蹲在自己的面前,這樣他就可以盡情的吻著她屁股上的小酒窩。後來他的瞼緊緊的壓進她的股溝內,而他的手指更深地插入她的體內。   嘉雯濕熱的陰道包圍著他的手指,誘惑著他,陰道內的肌肉在收縮著、痙攣著,就像是有生命似的,把他的手指拉進去,玩弄它們……   他把臉更深地埋進她的股溝內,呼吸著她的氣味。他把她的體味吸進他的肺部深處,感覺是多的溫暖、清新。她的陰戶抖動著。此時他又在她的股溝裏張開嘴,他的舌頭扭動著,品嘗她的體味,舐著她的屁股。   催眠中,嘉雯的陰唇完全分開了。   而她的陰道口快樂地張開了,濕濕的,舔著他的手指。他狂熱地吻著那狡猾的小洞口,並且感到它也撅著嘴回吻著他。他把臉挪下一點,用鼻子頂進她的陰道,他的嘴全濕了。他又把嘴對著她的陰道口,長滿陰毛的陰戶摩擦著他的臉,需要他,請求他深入。他吻著她陰戶閃閃發光的嫩肉,呻吟著。他又騰出一隻手盲目地伸向前去,一次又一次不停地用手掌搓揉她尖 的陰蒂,搓揉那面很少被觸摸的嫩肉,使它們在主人的手中更加敏感、緊張。   他吻著她的陰道,把舌尖伸進去,而她的陰道也本能吸著它,就這樣甜蜜地吻著,快樂地呻吟著,呼喚著他深入,同時用她的陰毛摩擦著他。   現在她的陰戶已經完全濕透了,不僅僅只是外部。粘粘的、厚厚的。   他的舌尖舔著她的陰蒂,直到它的根部也開始變硬。她無意識的扭動著,他繼續品嘗著她體內海洋深處的鹹味。他的手又捏住她兩個乳頭,並向下揉動著那成熟、豐滿的乳房,那乳房就像裝在薄薄皮膚裏的枕頭,很柔軟,並開始由於興奮而膨脹。他在搓揉她的乳頭時,能感覺到她那粗糙不平的乳頭上的皮膚摩擦著他的手掌。   恍惚中,經理終於發出長長的呻吟聲,他被迫達到了快樂的頂峰:鹹味的液體像土石流一般溢滿出來,熱騰騰的白色噴射物塞滿了美惠的口中。   他的高潮來的太突然了,也消散的太快了,真遺憾,他本來想要持續的長一點的。   『睡……』就在經理對她們下達命令的同時,二位小姐沒有猶豫的立即陷入沈沈的黑暗中,她們應聲分別軟軟垂倒在床邊和經理的身上……   經理的身體慢慢的鬆弛下來,他讓她們靜靜的躺著自己的身旁,他從來沒有這快樂過、這滿足過,他滿足的歎了一口氣,望著二位沈睡中的面孔,他意猶未竟的輪流愛撫著她們身上最敏感的地方。   經過一陣休息,聲音又飄浮在空氣中,似乎是另一個星球的回音。   『非常的輕鬆的,深深地把自己放鬆,非常非常地放鬆,現在我要你們牢牢的記住,牢牢的記住,當我說到「提神」這個字的時候,你們將立即地跌落到極深極深的鬆弛狀態中,就像現在一樣,知道嗎?』   『是的……』二人低聲的回答著。   『現在時間到了,美惠……跟隨我站起來……站起來。』   沒一會而功夫,經理牽著全身赤裸的秘書來到她剛剛坐著的椅子前,他給她一卷濕紙巾命令她清理好自己的身體後,並將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收集好交給秘書並說:『美惠,你可以開始打扮並穿上衣服了……』   『當你穿好你的衣服以後,你將舒服地坐下來,當你坐下來後,你會同意自己巨續更深的放鬆,深深讓自己放鬆下來,直到我跟你說話止……當你穿好衣服以後,你的眼睛就會沈沈地閉上,很快的你將恢復精神和擁有非常的舒服的感覺……』   美惠慢慢地開始穿上衣服,這時經理又再度回到床上,嘉雯還軟綿綿的癱在床上等候著指示。   他對著嘉雯重覆一遍他剛剛跟美惠所說過的話,然後同樣領著她來到先前的椅子前,也讓她穿上衣服和坐下……   這時美惠已經穿好了衣服,整個人靠在椅子上沈沈地閉上雙眼,她的頭無力的垂在胸前,可以看到她的胸部溫和的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著。   經理則一人獨自在浴室裏清洗著,他細心的洗去身上的任何一個可能的證據 ……然後又回到床上將一切都恢復成原狀。   『深深地放鬆。』經理他一邊穿上衣物,同時開始重復著引導她們。   當他完成一連串的命令後,他坐回他原先的椅子上,並做了幾次深呼吸。   現在才是真正緊張時刻的到來,他小心翼翼的計劃著,現在他要讓她們醒過來了,他重覆檢查一下自己的指令,他的催眠密碼等等……   『待會你們會從美麗的白日夢中醒過來,是的,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夢,但是你只能記得它是非常美麗的,而內容你們將完全的忘記,沒有任何映射留在你們的記憶裏,你們唯一記得的就是我給你們的暗號,而在平時,除非是我本人親自說出來,其餘的人說這組密碼則是對你們是無效的,記住……任何時間只要聽到我給你們的密碼,你將允許自己立刻的把自己完全的交給我,立刻的服從我,不管你在哪里或做任何事,只要聽到密碼,你馬上會陷入沈沈的昏睡當中等著我的命令……知道嗎?』   『是的。』二人想都不想的回答著。   『很好……當我數到三的時候,你們就會忘記剛剛發生的任何事情了。一、二、三、……忘記了,已經完全的忘了……』   『舒服……深深的放鬆,現在我要你們慢慢的伸個懶腰,然後聽到我說「醒來」的時候,你們會精神飽滿的醒過來,你們只記得簡報會議不停的開下去,你們會因慶倖自己曾經偷偷的在會議上睡著了,但我卻沒有發現而暗自高興…… 沒錯,你們的的記憶將會從那裏重新被延伸。一、二、三、好了……完全醒過來了……完全醒過來了。』   首先是美惠,然後接著是嘉雯,她們伸完懶腰後緩緩張開眼睛,突然極力地克制想要打哈欠的欲望,當眼神慢慢的回復成正常後,她們先是顫抖了一下,然後互相瞄了對方一眼,直到目光看著經理依然念著他的報表企劃書……   天啊!經理怎還沒說完?   當嘉雯一邊慶倖剛剛打瞌睡時沒被這個豬頭發現,一邊四處隨意看看當目光停在床前的時鍾時,她確認自己已經待在這間房子裏超過三小時了,她吃驚的睜大了眼睛。   經理也注意到了嘉雯的表情,『有甚不對勁嗎?』他小心而又緊張兮兮的問著。   嘉雯臉上滿是迷惑的表情繼續四處的看了一會兒說:『沒事……沒事……』她慢慢的說著。   經理滿意的點點頭:『好吧,時候也不早了,今天就到這止吧,我決定讓你們早點回去休息好了。啊,我剛剛想到一個有助提神的辦法,你們如果以後可以……』   他還沒有說完這一句話,嘉雯和美惠一聽到密碼的關鍵字後,雙膝隨之癱軟下來,無力的向下跌在椅子旁邊,一動也不動,二人的面孔又回到深深的鬆弛當中。   經理坐在原地一會兒,當他凝視著倒在地上的二位女同事時,他感覺到自己的陰莖又再一次長大……長大……膨脹!   當她們再最後一次被叫醒時,經理已經著手收拾他的報告,並囑咐她們要如何努力的公司奮鬥,及公司將如何如何不會虧待她們等等的話以後。   『明天見,二位美麗的小姐們,辛苦了,謝謝你們今晚的光臨……』   她們並不明白經理位甚要謝謝她們,看著好像秀鬥秀鬥的經理,二人想也不想的分別跑回房間睡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