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姐妹桃花劫

2R姐妹桃花劫

某公寓小區,一個身影悄無聲息的打開了一個房間的門,閃身進屋,迎面的牆上掛著一幅放大了的一對姐妹花的照片––這間房子是當紅的歌壇姐妹花––2R租下的住處。進屋的男子是這個小區的一個管理員,本地人,外貌也算不錯,本來是臨時到這個小區幫忙,可發現這個小區裡住著不少演藝界人物就托關繫正式到這裡來工作了。他來了不久,就發現當紅的2R也搬來這裡,別提有多興奮了。他從聽姐妹倆第一首歌的時候就迷上了她倆,不光迷上了兩人甜美的聲音,更迷上了她們青春的身體。事有湊巧,他管停車場,一天妹妹Race下車後把車鑰匙忘在了車門上,而Race這個迷糊姑娘竟然把家裡所有的鑰匙都和車鑰匙掛在一起!如此良機教他如何放過?不到十五分鐘,一套鑰匙的印膜已經到了他手裡。“這就是2R的房間!”管理員打量著這個不是很大的房間,很有少女的氣息,“嘿嘿,誰也不會想到今天這裡會發生什麼”說完,他開始了準備工作––一架家用攝像機被架在了客廳的一個櫃櫥裡。算算時間差不多兩姐妹該回來了,他拿著一卷塑料繩兒和一塊兒膠布藏到了門後。“姐,今天還算順利,我們一會兒去哪兒?”“死丫頭,就知道玩兒,我可要休息休息了。”聽到姐妹倆的甜甜的聲音,他下意識的把手捂在了下身,就盼這姐妹倆快進門。

門開了,進來了一個穿著天藍色套裙的少女,後面跟著一個同樣窈窕美麗的,包裹在鵝黃色套裙裡的少女。就在前一個少女回身邊開玩笑邊關門的時候,她猛然看見了躲在門後的管理員,眼裡充滿了詫異。他沒有半分猶豫,衝上去一掌砍在那少女頸後的大動脈上,少女沒有任何反應便倒在地上。幾乎在同一時間,他一回身將一塊早已準備好的膠布捂在後一個少女嘴上,讓她來不及作任何反應便喪失了呼救的能力,然後又用一條塑料繩兒以最快的速度將她的雙手綁在背後,最後回身“砰”的一聲將門關上。

管理員用一把刀頂在身穿鵝黃色套裙少女的胸口,笑了笑,眼睛盯著被刀頂住的胸脯,問道:“Rosanne?”少女驚恐的看著他,下意識的搖了搖頭。“Race?”他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後,笑得更淫蕩了:“好一對姐妹花啊!”Race猛的全身繃緊,原來管理員正用另一隻手撫捏著她的左乳房。隔著薄薄的套裙,他感到了一陣令人心神蕩漾的柔軟彈性。在這一剎那間,Race在潛意識裡感覺到了他想幹什麼,可又拒絕去想。他把Race綁在一把椅子上,又把她的雙腳分開綁在椅子腿上,再次衝她笑了笑:“你姐姐看來比你要豐滿一點兒。”說著,他扶起還躺在地上的Rosanne,在Race眼前深深地吻上了Rosanne的櫻唇,左手扶著她的背部,右手拉開了套裙後腰的拉鏈,天藍色的短裙無聲的滑落到地上。“很不錯的內褲。不過也難怪,明星嘛,自然從裡到外都是馬虎不得的啦。”他調侃的說著脫下了天藍色的外套。看著眼前的Rosanne,穿著天藍色襯衫和一條淡藍色內褲,不禁大笑了起來,但還是盡量的壓著聲音。這個時候他已經感到下身直挺挺的勃起了。他把半裸的Rosanne輕輕的放到鋪著雪白桌布的餐桌上,欣賞著,雙手情不自禁的撫上了豐滿的雙乳,揉捏著,“感覺真好,哈。”

※wwwjkforumnet | JKF

Race看著正受著淩辱的姐姐,所能做的也隻有讓眼淚無聲的流下。正在她萬般羞憤之下,突然發現一個人影來到自己眼前,正是管理員。他站在綁坐在椅子上的Race面前,硬挺挺的下體正頂在Race清秀的下頜上。雖然隔著褲子,也足以讓Race覺得接受不了,在不停的晃動頭部躲閃的同時,呼吸也不禁急促起來,躲在鵝黃色襯衫下的酥胸很自然的起伏幅度大了起來。這情景落在那他眼裡,突然激起了他的獸性,猛然將Race的外套向後一翻,由於有椅子背當著,隻是脫掉了一部分,這情形可更是撩人。他的動作慢了下來,雙眼盯著Race俏麗的面龐,不急不忙的解開了鵝黃色襯衫領口的紐扣,接著是下一顆,終於都解開了。襯衫的下擺還繫在沒有脫掉的短裙裡,敞開的部分漏出了一副淡黃色的胸罩,隨著酥胸的起伏顫動著。“非常好,不愧是姐妹,尤其是你,彈性比剛纔隔著衣服更好,嘿嘿嘿嘿”他淫笑著,把頭湊過去,用舌頭把胸罩頂上去,在白嫩細膩的乳房上留下了自己的牙印和口水。Race羞憤之際,猛然想到,經過這麼長時間,姐姐應該早醒了!可是她扭頭向餐桌看去,不由心向下一沈––Rosanne確實早已經醒了,可她也是雙手雙腳被綁,嘴上貼著膠布,正無助的看著自己,兩條修長的纖腿上穿著的肉色絲襪被撕成一條條的,漏出白嫩的大腿。他玩夠了Race的雙乳,回頭看看襯衫依舊完好的Rosanne,嘿嘿笑道:“你們姐妹倆比比,看看誰的乳房好,我就先幹誰!”說完他來到Rosanne面前,解開了Rosanne襯衫的扣子,一把撕掉湖藍色胸罩,俯下頭一陣狂添,雙手一陣狂抓,在Rosanne比妹妹稍微豐滿的乳房上留下了唾液和抓痕。



突然,Rosanne的身子一震,接著不停的開始扭動。Race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驚恐的看著被管理員蹂躪的姐姐。她看見了,他的一隻手正伸在他姐姐的內褲裡,看動作正在不停的按,不停的揉,揉著揉著,按著按著,Race看到姐姐的內褲勒在兩腿正中間的部位一側流出了白色的液體,她不知道那是她姐姐青春的身體在意志不情願的情況下受不了他的挑逗,終於忍不住了。他明顯也感覺到了,把手拿出來看了看,笑了:“還是忍不住了吧。”說完回頭對Race說:“好好看著,一會兒有個心理準備!”“嗤”的,淡藍色的內褲被刀挑斷,仍在流著白色液體的Rosanne的處女地完全曝露在他的面前。管理員這時有點迫不及待的脫下短褲,看著內褲上一灘濕痕,自言自語道:“委屈你了,現在給你好好享受享受!”Rosanne就算沒經過人事,現在也知道他要幹什麼了。Rosanne拼命的搖頭,嘴裡發出急促的“嗚嗚”聲,可這一切只能更加引起他的欲望。只見他輕輕來回撫摸著Rosanne的鼠溪部到大腿,用男性的像征一下一下輕輕觸著她的處女地,就在Rosanne發出的聲音漸漸變成抽泣聲的時候,他男性的象徵一下沒入了處女地,直達根部!Rosanne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哼,身體隨著他的動作一聳一聳,靠近頭那一側的地上很快聚集了一灘水漬。在動作了百多下的時候,他很快的抽出,兩步來到了Rosanne頭部,雙手一陣動作,一灘灘粘稠得白色液體像下雨一樣紛紛落在Rosanne顫動的雙乳、粉頸,雙頰和瓊鼻上,而Rosanne在他的攻擊下早已渾身癱軟,不能動彈半分,處於半昏迷狀態了。

他看著自己的傑作,嘿嘿笑了幾下,轉頭看了看被嚇呆了的Race,再次拿起刀子,赤裸著走到她面前,用刀面輕輕拍拍她花容失色的面頰:“不許喊,好不好?我不會像對待你姐姐那樣對待你的,我把你嘴上的膠布撕下來,好不好?”Race現在除了點頭和搖頭之外是做不出別的動作了,她微微的點了點頭,不知道他要幹什麼。管理員撕下了貼在Race嘴上的膠布,把臉貼近她的俏臉,細細端詳著她的櫻唇。她微微張開的櫻口輕輕的喘息著,一陣香甜的氣息飄進了他的鼻孔:“好好,很好,哈哈哈”就在Race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猛的起身,把半軟半硬的男性像征一下插進了她的小嘴。“嗚 ”Race本能的要把嘴裡的東西吐出去,可對方早就料到她的反應,小刀貼在了她的乳房上:“你不想少一半吧?”Race立刻不敢動了。“用你的小舌頭,舔!慢一點兒,慢一點兒 好,就是這樣,對,對,嘿嘿嘿嘿 ”Race的一雙大眼睛含淚盯著他的臉,香舌按照對方的要求緩緩的活動,最後終於哭出了聲兒。忽然他想到了什麼,把陽具抽了出來。Race剛剛鬆了口氣,突然發出了一聲短促的驚叫,原來管理員把椅子放倒,讓她變成躺在椅子背上,雙腿朝天的姿勢。還沒明白到底要幹什麼,她的嘴又被填滿了,還是那東西!“繼續!”他命令她。沒有辦法,Race只好繼續剛剛的節目。與此同時,她感到腿上一涼,鵝黃色的短裙被推到了腰上,整個下體被他一覽無餘。再說管理員一邊享受著Race的櫻口,一便用刀挑斷了黃色的內褲,把一條粗糙的舌頭伸進了還很幹的處女地,不停的攪拌著,逗弄著,粗糙的大手不停的撫摸、揉捏著裹在絲襪裡的大腿,同時腹部不斷的蹭著兩個柔嫩的乳房。這些動作起是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女所能承受的,沒多長時間,Race就忍受不住了,雖然心裡極不願意,可青春的肉體卻起了很自然的反應,喉嚨裡強壓著的聲音再也壓制不住,終於哼了出來。這時他的舌頭也感到了濕潤,聽到了身下青春處女令人神蕩的聲音,“哈”的一聲笑了出來,一下站了起來,胯下男性的象徵又硬挺挺的了。他“刷刷”幾刀割斷了Race身上的束縛,一腳把椅子踢到一邊,對一直看著這邊的Rosanne笑了笑,“看見了吧?你妹妹很好啊。”這時躺在地上赤裸著下身,上身衣服淩亂不堪的Race由於沒有了刺激,清醒了過來,可渾身酸軟無力,看著向自己伏下身來的色狼,帶著哭音叫了聲“姐 ”,猛的一顫,下身一陣痛楚,絕望的閉上了美目。

畢竟已經來過一次了,隻幾十下,他抽了出來,騎到Race的雙乳下一點兒,雙手抓著兩隻嫩嫩的乳房,大力的向中間擠壓,曾經灑落到Rosanne胸前、臉上的液體落到了Race的臉上,更有一點兒落到了她微微張開的櫻口裡 。

管理員開心的大笑,起身坐在椅子上歇了一會兒,穿戴好,把姐妹倆身上的衣服,包括套裙、胸罩、內褲和絲襪全脫了下來裝進一個大提包裡,又從櫃櫥裡取出了一架家用攝像機,到了一點帶子,看了看,好像很滿意的樣子。接著又到姐妹倆的臥室裡,翻箱倒櫃的找出了幾本姐妹倆的生活照和舞臺劇照像冊和幾件不同顏色的貼身衣物,這纔心滿意足的回到客廳對姐妹倆非常溫馨的笑了笑:“兩個寶貝,過些日子我再來,相信你們不會報警的,你們的前途無量啊!”說罷,他留下了滿身狼藉的一對姐妹花和淩亂不堪的房間瀟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