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公園少女

第一章:公園少女

  那年,我剛退伍,20歲出頭沒多少。整天在家中不務正業,渾渾噩噩的過了半年多,才起身去找工作。對我來說,那只是個暫時性的工作,總不可能要我做到30歲還在當店員吧?便利商店是這樣的。  長相平淡無奇是我的招牌,生活平庸無趣是我的頭銜,我這一生中,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起承轉折。下了班,就在家中玩線上遊戲、看部落格正妹、再逛逛K島、偶爾下載幾個H-Game,在家中靠著莉莉跟娜娜(左、右手)就收工了。女朋友?沒半個。花錢消災?開玩笑,你以為便利商店能賺多少錢?而且嚴格來說……我還是個處男呢。

    就在開始工作後的第二個月左右,就在我浪費人生的時候,一個超乎我想像的偶遇與後續發展,就在我眼前出現了。至少,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個想都不敢去想的東西。

    那天,從店裡返家的路上,我拖著疲憊的身體,一步、一步都猶如綁著鉛塊般沈重。  菜鳥就是這樣,這我在國軍Online時就領教夠多了,沒想到現實社會更是折磨人。除了我自己的班之外,店長想休息我要接,帶班放假我也要接。Ok,這我沒話說,但是哪有別人的班,還要我去整理的道理!?  雖然店長很好心的看我辛苦了兩個禮拜都沒休假,特別給我明後兩天的週末休息。但我真的受夠了,這幾天先找另一個工作,確定錄取我就不幹了!

    「唔……我記得是放在這邊啊……」剛到家門口前的我,一直反覆搜索自己的口袋。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真的很糗,我的鑰匙不見了。當下是00:07。不是我不想吵醒家人按電鈴,而是這時間家裏根本沒有人。  老爹回鄉下休息了,姊姊這陣子都排大夜班。若是說家裏唯一的生命體,應該就只有一隻狗、一隻貓,以及神出鬼沒的小強了吧。  手機當然也沒帶。由於店裡周遭的環境,是個由國中、高職、加上無數補習班、一些小型公司、幾個即將建造大樓的工地、以及超多住宅的神奇混合體,晚班時段,哪有時間給我看手機。倒是今晚朋友剛好還我PSP,她算有良心了,還充飽電才還給我。但她那豬腦袋不知道在想啥,充電器咧!?  算了,現在想這些都是多餘的。先決定今晚哪裡過夜比較好。否則這種天氣,別說坐在家門口,就算是經過也可能被蚊子叮的滿頭包。

    「這樣啊,好吧。那沒關係,打擾了。」我勉強擠出笑顏說道。  「抱歉啦兄弟,改天我再請你喝一杯!我先進去了。」一個國中朋友說完,便近門去了。 

    天殺的……今天到底惹到哪路兄弟了?花了我將近一個小時到處找朋友借宿,統統沒辦法。  『看來只好去旅館了……』  「咕嚕嚕–」當我這麼想的時候,肚子傳來不爭氣的聲音。於是我決定先去買個東西吃。要走回去上班的超商實在是很遠,那路程少說有1。5km。也不知道我當時怎麼會跑去那裡找工作。  現在時間01:11。買完了便當跟綠茶以及呼吸治療工具(菸),我的口袋也只剩111元。看來旅館也沒辦法收我了,那兒可不是難民收留所,而是專吃羊的虎穴啊。  『難民收留所!?』我腦筋突然想到一個地方。當然不真的是難民收留所,而是公園。

    當我來到這個數年沒踏入公園,真是滿心懷念又覺得陌生。小時候我跟一群哥兒們在這裡當孩子王,上了國中之後,來這裡橫行霸道的次數也漸漸變少了。國中畢業後,更是想都沒想要來過。  這公園的籃球場似乎翻新過,別說籃框整體,只是個地板就高了其她地方一階,上面劃的規線也猶如剛上過蠟似的,說刺眼是誇張了點,但真的會反光呢。  操場旁的跑道也重新鋪過、溜滑梯雖然有點髒,但相信也只建了一兩年左右。還多蓋了兩個涼亭。這兩個新涼亭中我挑了一個比較偏僻的,挑好位置後坐在石椅上。這位置被旁邊的圖書館擋住了,外邊要看到這死角並不容易,如了走近或繞到公園周圍外,別無她法。這麼想著的時候,我試了一下,從我這看出去,只要伸出半個身子,就是一目了然。  現在時間01:20。這時間公園內除了我,似乎沒有其她人。或者那些居民也習慣躲在陰暗處,而我看不到她們吧。罷了,就算遇上了比較惡霸的公園居民,我身上只有百來元的零錢,搶我也沒能賺多少。  邊吃邊當邊環顧四周,把視線拉回身處的涼亭裡,發現除了貼死在地上的石以外,還有個竹編的安樂搖搖椅,這八成是個常在這兒下棋的老人搬過來的吧。  說也奇怪,這兒半隻擾人的蚊子聲都沒聽到。而且不像街上那麼熱,偶爾還有涼風吹過來,真是舒服極了!解決了一個便當跟一瓶綠茶。再次想想,實在想不到有什麼更好的地方可以去了。好在有先見之明,我多買了兩瓶,結帳時還抽中買一送一?天意啊! 

    實在是無聊到透頂了,打算躺下來休息,卻發現有個硬梆梆的東西卡著我。那不是吃完的便當盒,也不是飲料罐,更不是我的……而是PSP啊!  『我的小P,你出現在這裡真是好了!』心中滿心歡喜,終於找到救星的我,二話不說開始玩了起來。正想著要玩什麼的我,在裡面發現,有個奇怪的傢夥混進去了!  『好兄弟!你真是我的好兄弟!』我忍著不大叫出來。 

    我朋友在借走小P的這幾天裡,竟然在裡面塞了幾個H-Game!真是天助我也!我總算明白什麼叫做「好東西跟好朋友分享」了!  我沈浸在歡樂的時光裡,雖然眼皮有點重,但我卻樂得不可開支。要是涼亭裡有攝影機,或者有人看到我的模樣,八成會認為我是瘋子吧。

    「嘎嘎嘎–嘎嘎–」  頭低的久了,實在不是很舒服。我挺直了腰,轉動身體,繞繞脖子,讓關節舒展一下。看一下時間,再15分鐘就03:00了。還有四個小時要撐,老姐才會回來。但那也要她一下班就直接返家才算術。  「還是休息一下好了。」我搖搖頭,暗自嘆了口氣,並且小聲的對自己說。  就在我打算闔上眼睛的時候,我似乎看到了一個人影。  『不會吧……這種時間……何……何方妖孽!?』  『我到底惹到她什麼?』  『該怎麼辦才好呢……』  『聽說如果拔腿就跑,她們就會知道你看得到她們,然後死死纏著你。』  這些想法一一浮現在我腦海中。

    我鬥膽微微睜開眼睛,往那個方向看去。  『幹!竟然直接走過來!』  我本身就是個無神論者,只信有鬼,不信有神。此時才想要臨時抱佛腳,或是摸瑪利亞的腿,她們應該都不會想鳥我吧。  眼看她就在離我十五步左右的距離,還是依然緩緩往這走過來。  心裡經過幾番掙紮之後,我決定故作鎮定,繼續玩小P。說不定她就是看到我那麼害怕,才想要過來捉弄我。

    這次我完完整整的睜開了眼睛,雖然死盯著小P的銀幕,但心思根本沒辦法注視在銀幕裡的蘿莉上面。顧著用眼角餘光,看著那傢夥走過來。

    「請問……」那傢夥說話了。這聲音跟我想像中差距甚大,不是低沈的悲鳴,也不是刺耳的鬼叫。而是……每個宅男心中都熟悉的聲音-宛如H-Game裡面的聲優班甜美。  此時我心裡雖然想到的是,用來騙人的幻術。但是基於禮貌,我還是轉頭過去看她。身後的路燈,讓我看的很清楚。那身材很嬌小,看上去約16來歲而已吧。目測身高應該不到160cm;留著一頭烏黑短髮,長度落在瑣骨附近,雖然夾在其中的褐色不是很明顯,但應該有挑染;細細的肩帶掛著淺色的連身短裙,上面似乎沒有印製花紋,只有肩帶與裙擺附近有少許花邊。  往臉蛋瞧去,是個很漂亮的小鵝蛋,一臉嬌羞的模樣,另我瞬間忘記方才的恐懼。可能因為臉蛋的關係,眼睛看起來不算小,帶著很深的雙眸。那差點把我的靈魂也吸進去了。  『蘿莉!』我不禁這麼想著。對!蘿莉!我心中的蘿莉就是這種樣子。  「啊…?」不知道我楞了幾秒,才勉強吐出這個不像話的應答。即使是瞎子都知道我看傻了眼。  「嗯…不好意思。好像嚇到你了……」她露出了稍微帶點苦澀的微笑。  對於一個「人」來說,我實在是太失禮了。  「啊,不不,我只是覺得……嗯……」她的說法雖然不算全對,卻又不敢說出實情。要扯謊也說不出什麼來。當下的我真的是很想找洞鑽進去。  「你剛剛想問什麼呢?」數秒後,我冷靜下來,並設法轉移話題。  她顯得有點難為情,緩緩說道:  「嗯……抱歉,我只是想問,你是不是在○○路上那間超商的員工呢?」她的反應算是正常的,畢竟以她這種年紀的女孩子,在這種時間、地點,向一個異性搭訕,真的不是很合理。  「唔!?」我非常驚訝。在那間超商工作不超過三個月,竟然會有人認得我?  「嗯,對啊。你怎麼知道呢?」我好奇反問。  「啊,這個……該怎麼說呢……」她又顯得更難為情了。難道是我輕薄過她?不可能吧,我糟糕歸糟糕,但是不可能做出那種事情!我心裡斬釘截鐵的這麼認定。該怎麼回答好呢……  「因為……」她似乎認為我在等她說完,但其實並不然啊。但他接著說:「因為我跟同學們,都覺得你的臉……」他又停頓了一會兒。  『很帥!?』不否認,我心中浮現這種想法,並竊自暗喜著。  「表情很臭。」他別過頭,不敢正眼看我。  「…………」啞口無言。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我真的很想找洞鑽。  「不過蠻帥的哦!我同學說的。」她又補了這一句。不管扯謊與否,我想他都是看出我的臉垮了下來。 

    「唉…我有自知之明。」我重重嘆了口氣。  「對不起,跟你說這麼失禮的話……但同學跟我都是覺得,你應該是工作太累了。」  「嗯?」我左眉輕輕一挑,擡起頭來。  他看到我的表情,笑了笑。便在我旁邊坐下來:「不介意吧?」我則是搖搖頭示意。  「一星期大約有三天吧,都是上學經過會看到你在櫃台忙,放學卻看到你還沒下班,然後臉比早上臭了許多……雖然結帳時會擠出笑容來,但一轉過身,臉就垮下來了!」  原本是小聲的說話,之後他便放聲笑了出來。看他我那個表情轉變的瞬間,似乎真的很經典。  「菜鳥總是被欺負的啊,最小的都是這樣。」我自然而然地露出苦笑回應。  我不自覺說出那句話後,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有一瞬間,他流露出落寞的表情。  「啊…你在讀書啊?」我試著轉移話題,以免讓自己再丟臉下去。  「不然呢?」他一臉狐疑,表情也在告訴我:「這還用問嗎?」  囧,我真的很失敗,竟然會問這種蠢問題。見到蘿莉腦筋就不靈活了嗎?

    之後,我拋開了一整天的疲勞,跟他就坐在石椅上聊天。在對話當中,我們漸漸對彼此熟悉。  名字是辰翎,親朋好友都叫他翎兒,感覺真是個有古典美的綽號啊。跟我想的差不多,他15歲而已,今年剛升上國三,就讀的是我的母校,說是學妹也不為過吧。我瞬間覺得我真的變老了,歲月不饒人啊!  關於家庭,光是用聽的,我就已經一個頭兩個大了,總之是一個非常好色、非常富有的繼父,在養他們母女兩。說是母女兩,但是翎兒在家排行老麽,上面有兩個同母異父的姊姊,兩個姊姊都是繼父正牌妻子的女兒,而這對姊妹的母親已經過世了,所以那繼父將她們倆安置在翎兒家裏。這位繼父據說有好幾個小老婆,其中甚至將某小老婆與前任丈夫生下的女兒,作為小老婆。真是邪惡的家族啊啊啊–!

    說到後面,我彷彿漸漸成為翎兒的知心,說難聽點是吐苦水,但他確實把什麼都告訴我了。開心的、難過的、失望的、生氣的統統不放過,只要他看我有興趣,他就會繼續說下去。還似乎把我當成哥哥看待了。  我發現翎兒年紀小歸小,但是他很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並不會不合理,彷彿像個經歷甚多的青年人一般。看得出他的頭腦頗伶俐的呢。

    在他許多往事之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那兩個姊姊對待他的方式了。怪了,明明是被寄宿到其他人家裡面,卻似乎好像自己才是地頭蛇似的。正牌妻子的女兒真的比較有威嚴嗎?過世的母親看到這種情況,我想也會為他們感到丟臉吧。  那兩姊妹約在一年前被扔到翎兒家來。起初,翎兒的母親也將他們視如己出,當作自己的女兒一樣細心照顧。之後翎兒升上國三、兩姊妹也升到高一後過沒多久,兩姊妹不知道是不是在高職學壞了,成天就喜歡找翎兒麻煩。只要翎兒頂嘴,他們姊妹兩的一對賤嘴就會將翎兒罵的一無是處,甚至主動出手打人。這什麼狀況!?

    「你……會相信我嗎?」姊妹兩與他的事情聊到一半,翎兒喝了口我給他的綠茶,開口這麼問我。  「我想,一個小女生是否在說謊,我可以看得出來。」我面帶微笑的回答。這並非因為他是蘿莉而扯謊,而是真心話。  「……真的?」翎兒應了一聲,便靠過來貼緊我,並將頭靠在我肩膀上。  這個舉動讓我嚇了一跳。二十年來,記憶中還沒有超過兩個女生,會跟我靠這麼近。我的心跳、臉頰以及耳垂,都直接反應了我的心理。  不行!我得冷靜下來。作人糟糕可以,但絕對不要隨便待人輕薄,否則來個BadEnd就死都無法翻身了。  我右手抓住他的肩膀,將他身子挪開,左手不自覺的跟著放在他後頸,並在他額頭上親吻了一下:「我相信你,翎兒。」  我不知道事實為何,但這種作法,在我心中是一種安慰人的方式。 

    下一秒,我整個呆掉了。翎兒迅速的將嘴唇貼在我的嘴唇上,我腦袋一片空白。但是那感覺,真的很棒……那嘴唇很柔軟,而且在那瞬間,翎兒身上的淡淡香味,也隨即融化了我的腦袋。  想一想,我接吻的次數,用一隻手都算的出來。 

    我睜大眼睛,看著緊閉雙眼,卻滿臉通紅的翎兒好幾秒鐘。直到翎兒張開了雙眼,我們的視線對上了,翎兒才匆匆把我推開。  由於他往我腹部附近推,所以不小心觸碰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  翎兒在驚愕之餘,又隨即冷靜下來:「那個……是什麼?」但他似乎還是很緊張。  「哦…這個啊,是我的小P。」  我完全忘了小P的存在,現在才猛然想起。那時候因為想瞇一下,為了方便與安全感,再加上順手,就很自然的放在腹部了。  我將小P拿了起來,翎兒也把頭湊了過來,想看看小P,並且說道:「哇!是PSP耶!」  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後,我將小P喚醒了。  但是在銀幕亮起的那一瞬間,我後悔了……我真的後悔了……老天啊!哪裡有洞給我鑽?或者這一切其實都是夢吧?  銀幕亮起的那一瞬間,出現的畫面,是個學生妹在幫主人公口交的畫面。  由於翎兒與我貼得很近,所以我感覺得到,那瞬間翎兒的身體抽動了一下,想必是嚇到了。  這時候我又不知道該怎麼半了,腦筋再度陷入一片空白。對了!冷靜,冷靜點!腦袋似乎清醒點了,但手指似乎還沒完全好。難道我是孔龍嗎?神經傳遞那麼慢?原本只是想要關閉電源、或者離開這個遊戲,卻很手殘的按到其他按鍵。  此時,銀幕裡面的主人公解脫了,學生妹口爆了。  翎兒似乎隱隱約約,發出了類似「唔」的驚嚇聲。那聲音很小,但我卻聽得很清楚。也讓我腦筋更清醒了,我隨即將小P反過來,並且放到另一邊去。  「抱歉…」我到底有沒有說出這句話呢?我也不是很清楚。唯一知道的是,在我放下小P的時候,翎兒才縮回身子,維持正常的坐姿。而我們兩個,也這樣不發一語了一會兒。  這段時間,我感覺到四周似乎靜止了,在我耳裡,彷彿聽到各種微乎其微的薄弱聲響。草叢好像有蟲子在爬;路燈的電燈好吵。但其中聽得最清楚的,莫過於我、翎兒的心跳聲、呼吸聲。 

※wwwjkforumnet | JKF



    「我……」翎兒用非常小的聲音,打破沈默的僵局。  「嗯?」我也以差不多的聲音大小,做了回應。  「我看過,姊姊他……」翎兒稍微低下了頭。  「嗯?」四周仍然靜止著。  「看過姊姊他,幫人那樣……」翎兒再度別過臉去。  「什麼?」雖然以正常的情況來比,這句話的音量跟蚊子沒兩樣,但比起前面幾句,這句話聲音可大的多了。  「……」  「……」  「哥哥的話……可以哦……」翎兒這麼說著。  我還沒來得及回話,翎兒卻已經將手摟到我的腰上了。  今天不知道第幾次了,我的腦袋又是一片空白。接著,我感到臉頰非常燙,耳垂、脖子都是,甚至微微顫抖著。  但我的反應,卻似乎不是這麼回事。我抱起翎兒,讓他側坐在我腿上,並主動與他接吻。  「嗯…」翎兒的嘴裡,被我的舌頭侵襲著。翎兒的櫻桃小嘴,變得比剛才更熱,更嫩。  我已經不能再冷靜了,現在誰來恐怕都停不了了。  我們就這麼熱吻約半分鐘後,翎兒將身子縮回去:「啊…哥哥……我……」  他似乎有點喘不過氣來。但我沒等他把話說完,卻硬把他的頭拉回來,再次與他的嘴唇對上,用我的舌頭侵襲著他。  翎兒那邊傳來的,不只是喘息聲,還有他的體香,以及那彷彿入口即化的嘴唇與舌頭。  又過了莫約一分鐘,翎兒的臉頰燙到不能再燙了。他這次不僅將身子退開,還從我的腿上離開。  『看來,就只能這樣了。』我暗自說著。  說的也是,天下哪有那麼好的事情。三更半夜在公園遇到萌死人不償命的蘿莉?這場夢應該也即將劃下句點了。  但是心裡的惡魔卻不這麼想,似乎控制著我的身體似的,又再次把翎兒強拉了過來,這次不是接吻那麼簡單了。  我讓翎兒背坐在我腿上,親吻著他的耳垂以及脖子,這下他的體香更是讓我欲罷不能了,這種味道……就像是在引誘我犯罪一樣。

    「嗯-啊–哥……哥哥……」翎兒似乎的頸子很敏感,輕輕一吸,他就露出了受不了的神情。  右手也沒空閒著,直接往胸部那裡伸出。我才發現,翎兒根本沒有穿胸罩,只是貼了乳貼。我試著撕掉那礙事的乳貼。翎兒似乎想阻止我,說道:  「啊嗯~那個……呵–呵–」  原本只是輕輕的呻吟以及喘息聲,但突然卻翎兒隨即發出「嗯啊~」的叫聲。因為翎兒話還沒說完,我就直接將他的乳貼撕下了。  「看來這個品質不太好,很痛嗎?翎兒…」我詢問翎兒,並且降低攻勢。  「嗯哈…沒有,我……啊啊啊–!」壞心眼的我,又趁他要說話之前,捏了他的乳頭。  接著我把他的連身短裙往下拖了一半,直到露出乳房為止。  「不會有……有人吧……?哈–」翎兒看起來就像隨時會高潮似的,或許是這種環境讓他既害怕又興奮也說不定。  「不會的,放心吧。」我邊說邊撫摸著翎兒的那對乳房。

    翎兒的雙乳,以15歲來說,算是很大了,目測應該有接近CCup吧。一手抓一個,翎兒的乳房實在太棒了,又熱又柔軟,最重要的是,這乳房是真的。跟我房間那尊被朋友騙去買的爛充氣娃娃比起來,有如天壤之別啊!而且,乳頭真的會勃起耶!  「翎兒…舒服嗎?你看你乳頭都勃起了呢。變硬了……翎兒真是個淫娃呢。」我玩弄著翎兒的雙乳,一邊說。  翎兒聽到我這麼說,身子震了一下。  「嗯~~我…我才沒有呢……哈–都是哥哥太壞了,一直捏人家的……」  「嗯啊–!呵–哥哥最壞了…」我再度捏了翎兒的乳頭。  「嘿嘿,要不是翎兒有這麼敏感的身體,我壞也沒用啊。嗯?你剛剛說捏你的什麼?」我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我……我的胸部……哈–」翎兒緩緩回答道。  「嗯?胸部?」我質疑的問翎兒。  「嗯……」翎兒的表情似乎不理解我的問題。  「胸部的話……」我大力的將翎兒的雙乳又揉又掐,「這些都是耶!」  「嗯啊啊~~」翎兒的臉頰又變紅了,並且露出害羞的表情。  「說吧,這是什麼呢?」我繼續追問。  「是……乳………奶頭……」翎兒的聲音越來越小,我幾乎快聽不到他說什麼了。  「你說什麼?」  「……是……是奶頭!啊啊,好痛!」  聽到翎兒這麼回答,差點沒嚇到我。  「哈哈!好淫蕩的詞彙啊,翎兒果然是個淫娃呢。」我開心的笑了。  「……嗯-呵–」翎兒不發一語,只顧著呻吟與喘息。

   

    「那麼,這樣吧。」我將右手向翎兒的內褲滑過去。  看了一下天空,離天亮還有一些時間才對,還不用那麼及。  我隔著翎兒的內褲,撫摸著他的小穴。卻感覺到一抹滑潤的感覺。  「啊啊!嗯~~~啊哈!那-那裡–嗯~」我光是用右手就征服了翎兒的小穴,他的呻吟比剛才還要更激烈了。  「還說不是淫娃,你看……都溼成這樣了呢。你看看!」我將沾了淫水的右手食指與中指,湊到翎兒的鼻子前面。  「這個……才不是呢!哈–」雖然我停止了攻擊,但是翎兒依然還在喘息,並且扭著腰示意要我繼續,可見他有多麼淫蕩啊!  「試試看吧。」我將右手的雙指塞到翎兒的嘴巴裡,「如何,這可是你淫蕩的證明啊!」  「嗯唔唔–」原本以為翎兒會露出難看的表情,並且避開。沒想到翎兒卻津津有味的拼命甩動舌頭,嚐著在他嘴巴裡面那帶著淫水的雙指。

    從翎兒的嘴中抽開手指,我決定換目標了。我伸進翎兒的小內褲裡,開始愛撫他的小穴……不對,是淫穴。  「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呵–哈–」  我還沒觸碰到陰核,翎兒的叫聲大概就跟A片裡面的女優差不多了。不過翎兒可不試裝出來的。從他的臉上的表情,身上的汗水、小穴裡的淫水,都是最好地證據。  「哦!哦啊啊嗯~身體…好奇怪……」翎兒的舌頭幾乎要全部伸出來了。  「哈–!哈–!哥哥……」我停了下來,正在尋找某樣東西。  「這樣就不行了嗎?這樣呢?」看著翎兒這翻模樣,我的肉棒早就已經變成最大值了。我用手指摩擦他的陰核,沒想到才沒多久,他下面就噴了大量的淫水。  「嗯啊哈–啊啊—!嗯啊啊啊啊!」隨著一陣又高又尖銳的呻吟過後,翎兒就這麼癱軟在我身上,帶著一陣一陣的微微顫抖。  「但是,我還沒享受到耶?」 

    接著我讓翎兒坐在比石椅高出一倍的石桌上,其實也只是屁股靠著石桌而已。然後把內褲脫下到大腿一半,這樣看起來真的性感加分!讓翎兒面對路燈,他的小穴就在我面前一覽無遺。  沒仔細看我還沒發現。這小淫娃實在是夢想中的夢想啊!可能是年紀太久,小穴上方一根毛都沒看到,光滑水嫩,細緻無比。更優的是,翎兒的小穴呈現漂亮的粉紅色,而不是A片裡面那種噁心的黑褐色。在看看小花苞裡面,剛才高潮之後,裡面似乎還微微在顫抖著呢。 

    我用指尖輕輕扳開翎兒的小穴,撲鼻而來的不是尿騷味,這讓我很訝異。  「哥哥……不要那樣看…感覺好羞恥哦…」  我擡頭,發現翎兒雖然拉著連高連身裙,但視線卻不敢往我這邊看。  「不會啊…」說罷,我往小蜜穴裡面舔了一口。  「嗯啊!……哥哥…這感覺好奇怪…不要……那裡好髒……嗯~討厭!」面對口是心非的翎兒,我能做的只有繼續攻擊。  「啊啊~哈哼–好-身體……真……哈…真的變好奇怪了啦啊啊啊–!」  這次的量雖然沒有剛才那麼多,就像是餘震似的,許些洩了一些。往後攤了下去,卻又用手軸勉強撐在石桌上。  「小淫娃,你又洩了呢!」我拼命調侃翎兒,但看他就是死不承認。  「哈…哈…哥哥…」翎兒從石桌上爬了起來。  「嗯?」我正想要把他推回去時,他似乎有話要說。「還是不行嗎…?」在他回答之前,我又隨即問他。  「哥哥…的話…可以哦。」翎兒嬌滴滴的說著。儘管他的小淫穴持續留著淫水,他卻沒有要躺下的意思。  不過聽了他那句話,實在是讓我更加興奮。  「我看過…姊姊幫人…這個……」翎兒說著說著,便蹲了下來。 

    我總算知道他想做什麼了,但是,翎兒真的有辦法接受男人肉棒的味道嗎?  「翎兒…你…」我臉上仍然是難以置信。  「這是…第一次…」翎兒解開了我的皮帶與褲頭釦子,拉下拉鍊的同時,我的肉棒也不顧四角內褲的阻擋,應試從上面彈了出來。  翎兒見狀,似乎嚇到了。他瞪大的眼睛叮的肉棒看,似乎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好。  「翎兒…」  「……」  「可以先用舔的…」我決定教他,雖然這真的很邪惡。

    「好的,哥哥…」翎兒瞬間轉變為迷濛的眼睛,對著我的肉棒,開始舔了起來。  這感覺真的超棒的,莉莉跟娜娜完全不能比啊!舌頭的觸感,真的不是舒服就能說過關的!  當我還沈浸在其中時,我感覺到我的肉棒前半部都被包起來了。一看,發現翎兒將我的肉棒含到嘴裡,但是只顧著舌頭在動。  「唔!咳咳!」  翎兒可能因為歸頭頂到喉嚨之類的,咳了一聲,又把肉棒給吐出來了。  「翎兒…」  「沒關係!」我話還沒說完,就被翎兒打斷。  「我知道的……」 

    接著翎兒又再度把肉棒含到嘴裡,這次他似乎會了,懂得讓肉棒在他的嘴巴內進出。  「嗯…唔…唔…」翎兒不斷發出聲音。  而我也在他柔軟的舌頭與溫暖的嘴巴裡面,享受到另一個等級的爽度。  「唔-姆~」  翎兒把肉棒吐出來,吸允著我的蛋蛋。  「翎兒……好舒服啊!」  「姆-嗯-嗯~」

    翎兒一下含著我的睪丸,一下讓我的肉棒在他嘴巴進出,一下又吸允著我的龜頭。我整隻肉棒上是翎兒的口水還是我自己的淫水,都快搞不清楚了。只見整隻肉棒上面滿滿都是稍微黏稠的液體。  「我快……不行了……」我的腦筋一片空白,這是射精前的徵兆。整個人都快爽翻了!  翎兒將我的肉棒含住,並且加快抽動的速度,以及舔龜頭的頻率。  「哦啊啊!」「唔!」我悶吭一聲。順手將翎兒的頭抓緊,不讓他吐出肉棒。  「嗯呼!」這次換翎兒悶吭,才把我的肉棒緩緩吐出來,許些精液從他嘴角流下來。  「嗚姆…嗯……哥哥的…」  看到這個情況我實在很傻眼,翎兒竟然真的將我的精液吞下去了。

    照理說,射過一次的肉棒就會變得有點軟的。但是這次卻沒有,反而比剛剛更加粗大!  「哥哥…變大了…」翎兒似乎難以相信眼前的狀況。  「變這麼大,翎兒的嘴巴也塞不進去吧。」我得意地說。  「哥哥…」翎兒害羞的看著我。

    我將跪坐在地的翎兒扶起來,讓他躺在石桌上。  「好冰…」翎兒的身子抖了一下。  「別怕,等等就會暖活了。」我微笑的說道。「翎兒…」  「嗯…哥哥的話,可以哦……」這次翎兒沒有別過頭去。  「那你自己把小淫穴扳開吧。」我再度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這個…」翎兒緩緩把手放到小淫穴旁邊。然後扳開小穴接著說:「這樣…可以嗎?」  「非常好哦!」  我將肉棒對準小穴,準備一口氣突刺進去時,「哥哥…我怕會痛…」。 

    我對翎兒笑了笑:「好吧…我數到五,我就慢慢進去囉!」  翎兒看似放心的笑了:「嗯!」

    「1、2……」我慢慢數著。 

    「!?–嗯啊啊!好–好痛啊–!哥-嗯啊啊!啊哈哈–」  一陣慘烈與呻吟,我又食言了。  只是讓我驚訝的是,反覆抽插不到五次,翎兒的小穴中就流血了。  「翎兒…你……」我緩了下來。  「嗯啊啊啊!哈………」  看著翎兒,眼淚都飆出來了。眼神看起來似乎快壞掉了。  「哥哥…你騙人……」翎兒的眼睛不斷流淚,起身抱著我說著。  「翎兒乖,等等就不痛了哦。」我親吻了翎兒的額頭。  「嗯…」翎兒再度露出安心的表情。

    天啊…這就是處女的小穴嗎?真的好緊啊!每次抽插都有強烈的快感啊!  希望自己可以堅持點,不要太早出來啊!  看著翎兒的表情,就像是還沒爽夠似的。

    「哦-啊啊啊-」  「嗯嗯-哈-」  經過不知道幾十次的抽插之後,翎兒的叫聲已經表現出他不會痛了。 

    「翎兒,還可以吧?」我持續抽插著,不想在給翎兒喘息的機會。天就快亮了。  「嗯…哥哥啊!」翎兒的表情感到很舒服。 

    「啊…來這裡吧。」我還是停了下來,我想玩玩看那個。  「哥哥?」  我抽出肉棒,牽著翎兒來到了安樂搖搖椅這邊。  我在上面坐了下來,而翎兒則是面對面坐在我腿上,他的雙腳穿過了兩邊扶手下的空隙處。  「那要繼續了哦,小淫娃~」  「我才不是什麼…啊–嗯啊啊~那裡…不對啦!」翎兒似乎感到很慌張。

    我的肉棒還沒插入,但是我的手指正在尋找他的小菊花。  「哈哈,好啦,不鬧你。」我笑得很開心。  接著,我將翎兒的腰舉高,然後對準我那比以往還大的肉棒,在讓翎兒自己慢慢下去。  「哦啊-好-好熱哦-嗯~~好像比剛剛還大…還深啊啊啊-」  「哦哦!小淫娃,竟然自己扭起腰來了啊!哈哈!」  看著翎兒自己扭起腰來,我就只好玩弄一下他的胸部了。  「嗯啊~又亂捏人家的奶頭……哈–!」  「哦呵!哥哥…我好像有點怪怪的了……嗯啊–!」 

    「是嗎?好吧…讓我來。」我嘴角一揚,放開了翎兒的爽乳,抓住翎兒的屁股,然後讓安樂椅往後仰一些。  之後開始抽插,並且讓安樂椅前後搖擺。  「啊啊!哥哥–這……啊哈……太激烈了……身體……哈~好奇怪啊……」  「沒騙你吧,很舒服哦?」  「嗯啊~對~哦啊啊!」   「應該還不夠哦,說說看翎兒想要什麼呢?」我露出邪惡的笑容。  「哥哥…哈~嗯嗯~」  「嗯?」  「好…好羞恥…」翎兒再度爽到不自覺的把舌頭吐出來了。  「這樣啊…那就到這裡囉?」 

    試過幾下之後發現似乎有點危險,於是我不再刻意讓安樂椅搖動。  「快說吧,不然就要結束囉。」我催促著翎兒。並用力掐了翎兒那又小又軟的水蜜桃。  「哥哥…哈啊啊–我……我想要……嗯啊啊…哥哥–!那裡……會壞掉啊啊!」  透過翎兒滲出的淫水,使得我能輕易的把手指伸到小菊花裡面。那瞬間,原本就被塞滿滿的小淫穴,卻又變得更緊了。  「哦哦!不錯哦,超緊的啊!再給你一次機會囉,說不出來就沒了。」  「哦啊啊啊-哈喔-我想要哥哥–哦啊-會壞掉啦!」  「不說嗎?」我多塞了一隻手指進去小菊花裡面。  「嗯啊啊–!」  「真棒啊!更緊了!」我辛奮的不得了!  「我……啊嗯-!我想要哥哥–在…啊哈!哦~」翎兒閉起眼睛。  「翎兒,我忍不住了。」我加快速度,翎兒差點攤在我身上。  那小蜜穴真的超棒的,完完全全包覆在我的肉棒周圍,似乎沒有一絲空隙似的。  「嗯啊啊啊!哥哥-哈-我不-我不行了–!哈~」  我沒降低抽插的速度笑著說道:「糟糕!射在哪裡好呢?」 

    翎兒的眼神就像快壞掉一樣:  「哈-!請……哦!」  「嗯~哥哥……呵…射在小淫穴裡面吧!!」 

    瞬間,我感到一股不遜於口交的快感。  被塞滿的小淫穴裡面,滾燙的精液和大量的淫水不斷衝激著我的肉棒,那種快感實在是無法用言語形容。

    翎兒攤在我的身上,我們之間夾雜了他的淫水和我的精液,看來勢必要清理一下了。  「哥哥…呼…的肉棒………好厲害……呼…」  「翎兒…」我閉著眼睛說著。  「清理一下吧,我的肉棒……」說出這句話的我,其實沒什麼自信心。 

    就在即將天亮之際,翎兒把我的肉棒清理完畢。他的舌頭技巧實在是一流,連我的菊花都舔的一乾二淨。往後的日子,會是如何呢?翎兒說那是他那兩個姊姊教他的。我認為只要翎兒一個就夠了,實在是太棒了!

    待續…… 

   

※wwwjkforumnet | JK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