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密戲的天堂!

公車!密戲的天堂!

  一、慾望的引擎

  一大早,龍之介就感到混身不自在。昨夜A片的場景依然不時的浮現在腦海中。不幸的是三夫和光良一整夜的同他在一起,連個打炮的機會都沒有。

  「唉……」龍之介無辜的歎了一口氣,看來今天又要硬挺一天了。

  作為一個青葉男子高校二年級的學生,龍之介有著無法形容的痛苦。成天的和一群群和尚打交道,這對於一個17歲精力旺勝的男孩來說,的確有些殘酷。而無處渲洩的精力也只有靠看A片自我解決了。

  龍之介伸手搔了搔頭皮,目光機械的掃視著車窗外。由於住所離學校很遠,只好每天耗兩個小時在公車上,漫長的車程早已使他完全麻木了。

  突然,「吱~」的一聲急剎車,全車人都擠在了一起。事出突然,龍之介整個人往前一趴,緊緊的抱住了前面的人,「咦?」著手處軟軟的,龍之介猛的發現,自己原來抱住了一個女人。

  「啊!」女人一聲低低的驚叫,龍之介急忙放下手,低聲的道歉,那女人也沒有回身,只是輕輕的點了一下頭,就不再理會龍之介了。

  可這時的龍之介,卻開始從後面細細的打量起這個女人。168CM左右的身高、黑色的長髮、黑色的短裙裝、黑色的絲襪、黑色的皮鞋、完美的身段,龍之介感到下體開始極度膨脹……

  升上高二以來,慾望無限擴張的龍之介從來沒有注意過每天在公車上流水似的人群,他從來都是以最安全的方式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但是……慾望的引擎一旦發動,將是任何人也無法阻止的。

  腳沒有動,龍之介只把上身慢慢的靠向前面的女人,用力的呼吸著女人的發香,以此來略略平復一下硬直的下體。這時車上的人還太少,如果用手的話一定會引起騷動的,他需要等待。

  不過,這種情況沒用多久,車進了一站,一群學生和上班族立刻把本來還有空隙的車廂填得滿滿的。龍之介看了看自己的下體,臉上掛著詭異的微笑,輕輕的伸出了手……

  明美,嘉成偉業的一名白領,26歲。年輕貌美的她一直是公司裡所有男人追求的對象。今天一早,男朋友打電話來說有急事,沒辦法接她去上班,她只好跟普通的上班族一樣擠公車了。

  從來沒有坐過公車的明美,對這樣擁擠的車廂很不適應,早已習慣於舒服的BMW的她感到這裡像是地獄,但是真正的地獄生活才剛剛開始。

  二、美味初品嚐

  車一進站,一群學生和上班族立刻把本來尚可忍受的車廂填滿,所有人都緊緊的擠在一起。明美現在覺得自己更像一條沙丁魚,同一堆沙丁魚一起擠在沙丁魚罐子裡。想到這裡,明美不禁輕輕一笑︰「人肉沙丁魚?」

  猛然,笑容在明美臉上凝住了,她清楚的感到一隻手扣住了她的臀部。很明顯,那不是無意的,因為那隻手開始用力的抓緊她的臀肉並輕輕的揉著。

  「性搔擾!」一股涼氣一下子浸透了明美。一直高高在上的她從來沒有被人性搔擾的體驗,她的身體連她的男朋友都沒怎麼碰過。明美也聽說過公車色狼,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第一次坐公車就會碰上。

  手還在動,明美卻無法動彈。她不敢求助,這種事對高傲的她來說實在難以啟齒。她也不懂得如何抗,只好晃動一下身體以求可以擺脫對方,但是沒有用,手動得更厲害了。

  沒辦法,明美努力地扭過頭來想給予對方一個警告,她看到了一張蒼白而又被興奮扭曲了的臉。

  龍之介的手用力的撫摸著女人的屁股,不時的還扭兩下,「好有彈性,手感真好!」龍之介心底暗暗的讚美。隔著薄薄的布料,龍之介可以感覺到內褲的邊緣。

  他正要把手伸進裙裡一探究竟時,那個女人把臉回了過來,那是一張美麗卻又被恐懼扭曲了的臉,眼神裡帶著哀求。但是龍之介卻只看到美人性感的雙唇,他把臉靠了過去,女人急忙把頭扭了回去,但已被龍之介吻中了耳根,龍之介只覺女人一顫,靠在了他的身上。龍之介趁機一伸手攬住了美人的纖腰,而另一隻手也不失時機的插進了裙內。

  沿著真絲內褲的邊緣,龍之介終於將手探到了花溪,一下子按在了蜜穴上,一股股熱氣頓時隔著絲料透了過去,那美人立刻輕吟了一聲,卻沒有任何動靜。龍之介明白了,像她這種女人最愛面子,決不會在眾人面前出醜的,所以也決不會公開反抗。於是,他的另一隻手也鑽進了美人的衣內,摸向了響往已久的美乳雙峰。

  「碰到了!!好大!」龍之介用力把乳罩推了上去,然後開始把玩美人的胸部。女人急了,用拿著皮包的手擋在胸前,用力向下壓龍之介的手,想把他的手退回去,可是龍之介初嘗美味又怎可能罷手呢。

  在他的不停動作下,椒乳的乳頭開始變得硬直起來。龍之介的慾望完全被打開了,他把下體貼在美人的臀部,讓漲硬的肉棒緊緊的壓在彈性一流的股溝上,享受著美肉帶來的快感。

  三、黃昏的決定

  放學後在學校的樓頂上看日落,這是由之介的秘密。每天一下課,他就會獨自跑到樓頂上,在落日的餘輝裡舒散著一天的疲憊。但是今天,他逃課了,他已經在那裡呆呆的坐了一整天了。

  由之介靜靜的望著遠方,他實在無法忘掉今天早上那也許會改變他人生的事件。他閉上眼睛,彷彿又回到了公車上……

  在擁擠的人群中,由之介把自己緊緊的貼在美人的身後,兩隻手一上一下的摟的那樣的緊,他可以清楚的聽到美人急促的心跳及粗重的呼吸,幽香一陣陣的襲來,把他僅存的一點理智也完全衝散了。

  由之介將按在美人花溪上的手收了回來,他並不是想放過這個女人,而是將蠢蠢欲動已久的肉莖釋放了出來。他已經忘記自己身在何處了,他現在只需要發洩。

  由之介把美人的裙子從後面掀起,然後將自己的肉棒硬塞進了美人的大腿之間。真絲內褲磨擦龜頭的感覺使由之介興奮的打了一個冷戰,肉棒更加堅硬了。這時,女人似乎也意識到擠進自己兩腿之間的東西是什麼了,本已僵硬的身子開始發抖。她拚命的想夾緊雙腿以阻止那討慶的東西的入侵,可是無奈,這只能給由之介帶來更大的快感。

  由之介開始前後的擺動著身體,肉棒在美人兩腿之間一動一動的,就好像干這個女人一樣。從來沒有性經驗的由之介對這個已經很滿足了,只七、八下,他就將年輕的慾望噴射了出來……

  太陽已經快下山了,由之介低下頭看著自己微微顫抖著的手,那手上似乎倘留有美肉的感覺,還有那發洩的快感,使他打心底產生了想要再來一次的念頭。

  「不!不行!我不能再做變態的事!」由之介緊緊的抱住了腦袋……

  畢竟,他是一個受著良好教育的學生,那種念頭一下子就被他的理智壓了下去,向著幾不可見的夕陽,由之介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第二天,還是在那輛顛簸的公車上,還是在那堆擁擠的人群中,還是帶著那扭曲的笑容,由之介向著一個少女慢慢地伸出了手……

  是啊,慾望的引擎一旦發動,是沒有什麼力量可以阻止的。看來,他已經深陷其中了。這究竟是他的不幸,還是那個少女的不幸呢?

  四、脅迫的姦淫

  對於奈美來說,今天是個重大的日子。

  她最心愛的人今天生日,所以,兩人決定逃課一天,到青葉湖去好好的玩一天。並且,她要將自己的第一次作為獻給他的生日禮物。

  真是一份大禮呀,可愛的女孩子。

  提到青葉湖,就一定要提起青葉男校。這是一所有著五十年歷史的名校,由於在校子弟可直接保送全國超一流的學府青葉商學院,進而擠身上流社會。所以進入了青葉男子高校就等於搭上了開向天堂的直通電車。或許正因為這樣,過份的放鬆使得正是精力旺盛的男生們找到了其它發放的方法。

  時間︰6︰00

  「我去了!」

  「路上小心啊。」

  同往常一樣,奈美拎著書包跑出了家門,一口氣的跑過了幾條街,在一個汽車站台停了下來。在確認沒人跟蹤後,她放心的坐了下來。

  「安全了。」奈美高興的想著,這是長這麼大第一次逃課,而且又要同心愛的人做那種事,想到這裡,奈美立刻感到下邊濕了。

  現在的小丫頭們發育得都很早,這大概是由社會環境造成的吧。雖然只是高一,可奈美已是學校裡小有名氣的波霸了,校裡的男生都虎視耽耽的盯著她,都希望能先拔頭籌。可奈美卻不是一個隨便的女孩兒,她一定要把第一次留給自已愛的人。但是眼看著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的結束了處女的身份,到也有些心急。還好,她的白馬王子出現了,所以就決定了今天的奉獻。

  奈美看了看身邊的幾個人,都是年青的上班族,還有一個學生,從校服來看似乎是青葉男校的。那個男生手裡什麼也沒有拿,只是直直的站在站台的邊上。奈美很奇怪,難道他不用上學嗎?正在這時,車來了。



  站台上的人呼的一聲擠向了車門,這時候是不需要淑女的,奈美自然也不甘示弱的擠了上去。人群中有一個擠的尤其的凶,幾下就擠到了奈美的身後,還用手在她的屁股上推了一下,奈美忍不住在心裡大罵。還好,很快的人們都上了車占好了自己的位置,擁擠的車廂暫時安靜了下來。奈美被擠到了一個有窗的角落裡,正好可以使她看到車外的景色。

※ jkforumnet | JKF

  「手感還不錯……」由之介不由得讚美,他迫不急待的在上車時就用手試了試這個在他餓了很多天以後再一次選中了的獵物。

  自從第一次車廂密戲事件以來,已經過了三個月了,由之介可以說已是深諳此道。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失敗後,他已可清楚的把握各類女人的特點,針對要點,一擊而中。這方面他也許真的是個天才,不過天才一樣需要勤奮,一樣需要付出一些代價。就好像一次騷擾行動中由於作戰方法上的選擇錯誤,使得他被人狠狠的K了一頓,同時卻也促成了他頻繁的轉移戰場,在幾條公車線上來回遊蕩的戰略。

  這次的目標是個學生妹,長的騷得很,綠色的短裙,粉色的外套,前凸後蹶的一臉浪樣,很對由之介的胃口。不過這類學生妹有點不好對付,她們不像上班族的女人那樣死愛面子,必要的時候她們會放聲大叫,所以一定要用強硬一些的手段。

  在由之介的有意控制下,這個美媚很容易的被擠到了一個角落,一個非常適合幹活的地方,「只要車一開動,就可以……」想到這裡,由之介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裡的那個道具,「能不能如願,全看你的了。」由之介暗暗的祈禱。

  這時,車開了。趁著人群一陣晃動,由之介終於把身體貼在了美媚的身上。嗯,這是一具年輕且成熟的肉體,少女所特有的香甜的味道瞬時充斥了由之介的大腦。他毫不猶豫的把兩隻手都扣在了充滿彈性的雙丘上,「啊──」由之介仰天發出一聲歎息。

  看到美媚並沒有什麼反應,由之介慢慢的或輕或重的開始抓揉雙臀。不知出於什麼原因,這個美媚並沒有強烈的反抗,只是微微的向前蠕動了一下身子像是要擺脫騷擾,由之介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綠色的短裙被掀了起來。

  人雖然站在那兒,可心卻已不知飛到哪兒去了,奈美的腦海裡只有未來的事情。她和她的王子熱戀半年有餘,可是只到了接吻的地步。雖然她喜歡他在她的身體上用力地撫摸,但卻拒絕更進一步的接觸,每當記起他的愛撫時,她的身體不由自住的就會開始發熱,「他的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臀部,或輕或重的揉著……嗯──」想到這裡,奈美就覺得真的有一雙手在撫慰著她,勾起她身體深處的欲望。

  「啊~~這種感覺……」奈美舒服地蠕動了一下身體,這種感覺更強烈了。「可是,這種感覺那麼真實……啊!」奈美猛然醒悟了︰「有人在摸我!」

  但是,由於剛才一直在想著淫蕩的事,誠實的身體老早就有了反應。奈美這時候真的需要一個可以撫慰她的人。所以,在做了幾下象徵性的掙扎後,奈美放棄了抵抗,一聲不響地享受著男人的調戲。

  「咦?!這是……」由之介驚訝的看著美媚的裙內,裡面竟然是一件白色的高叉T字褲,難怪剛才摸她的屁股時感覺不到內褲的存在,原來竟然穿了這麼一件性感的內褲!

  「操,真是犯賤!!」

  由之介興奮地將雙手環過美媚的細腰,一隻手撫摸著光滑溫軟的大腿內側肌膚,一隻手則在輕輕的磨擦著大腿的根部,一絲絲的濕氣立刻透了過來。「竟然已經濕了!」由之介將本已是窄的可憐的布片撥到一邊,將美麗的花瓣完全的裸露出來,手指伸進已是氾濫成災的蜜穴,「啊~~」美媚低低的叫了一聲︰「那裡,不行。」

  由之介將沾滿花蜜的手指伸到美媚眼前,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道︰「都濕成這樣了,你還真是浪啊!穿著這麼淫蕩的內褲,是不是很想男人干你呀?嗯?」隨手將蜜汁抹在美媚的唇上,手順勢而下伸進了美媚的領口。

  「咦!!這是?」由之介再次感到了驚訝,這種手感最少也有36D。

  「我的天啊,這種胸部,你真的是中學生嗎?哦,穿的還是無肩帶的乳罩,你真是浪的可以呀!小蕩婦。」

  薄薄的布料根本無法阻止由之介,他輕易地將乳罩拉了下來,放進了自己的懷裡︰「留個紀念吧。」然後開始細細地把玩起美媚的乳核。而另一隻手,手指已經插入了小穴,開始不停的攪動、抽插。

  在他上下齊努力下,女孩兒發出了陣陣的呻吟。

  受到男人的污辱,奈美難過得想哭,她是為了王子才穿上這身性感的內衣,可是卻招來了這個陌生男人的戲虐。想擺脫吧,可偏是那雙手,那雙叫她難耐的手……

  「不行了!」由之介實在無法忍受了,騰出一隻手來將褲鏈一拉,肉棒立刻「啪」的一聲從褲縫裡甩出來打在了股溝上。

  這時,乳房同小穴一起被調戲的奈美終於達到了高潮,一股火熱的陰精噴在了男人的手上,兩腳一癱,身子軟軟的靠在男人的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你叫什麼名字?」由之介仍然不停不休,一邊在上下其手,一邊低聲的問道。

  依然沉浸在高潮的餘波中的女孩兒,想也沒想的便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奈美。」

  「奈美?」肉棒在股溝裡不停的摩擦︰「我喜歡,我喜歡這個名字。」

  高潮過後的奈美漸漸的清醒過來,就這麼被一個陌生的男子弄上了高潮,實在是令她羞慚。清醒後的奈美發現男人依然在不依不饒的抽送著手指,玩弄著乳房,更令她 心的是一條熱乎乎的東西擠在她的臀縫中有勁的脈動著。

  奈美決定立刻結束這件令人羞恥的事件,她開始用手用力的推開男人那令她難受的雙手︰「求求你,不要再這樣了。」

  「怎麼?剛剛你不是很舒服嗎?」由之介淫笑著說,並更加賣力的動作著雙手,「看你剛才的那股浪勁,很爽吧,可是我還沒有爽過呢,怎好就這樣算了呢?」由之介將肉棒擠入奈美的兩腿之間,隔著內褲磨擦著陰唇︰「你看,它多精神呀,就算我不幹了它也不會同意的。」

  奈美的反抗更強烈了,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說道︰「不,不要,不要這樣。我,我要喊了!」

  這種反應由之介早有預見,他伸手掏出了那個道具,一把普通的裁紙刀。可是這把普通的小刀卻會帶來不平常的結果,銳利的刀鋒平平的貼在了美媚的乳頭上,冰冷的感覺使那顆美麗的櫻桃立刻立直起來。

  由之介將嘴伸到奈美的臉旁,一邊輕咬著耳珠,一邊輕輕的說︰「不要啊,你一叫我會好緊張的,我一緊張,就……」刀子在乳頭上輕輕的拖動了一下,接著道︰「你就得去找胸部整型醫生想辦法了……」

  在奈美的臉頰上用力的舔了一口後,奈美本來滿是紅暈的臉已經變的雪白,不,應該是蒼白。她完全被震懾住了,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由之介非常滿意,最後的心理防線已經崩潰,他可以為所欲為了。

  「你還是處女吧?」由之介問道。

  雖然剛剛用手指姦淫了奈美半天,可必竟沒有敢太深入。

  「回答我!」由之介狠狠的捏了一把乳房。奈美哀叫了一聲,點了點頭。

  由之介非常興奮,本來是想調戲一下就算了,可現在他改變主意了。鋒利的尖刀慢慢的向下移,「嚓」的一聲輕響,薄薄的T字褲被從襠部割斷,高強度的彈性立刻使它回縮到了腰部,形成了一條很好看的帶子,美麗的蜜穴立刻裸露了出來。緊接著,火熱的肉棒頂進了兩腿之間,輕輕的摩擦著花瓣。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奈美是心知肚明,她拚起最後的力量試圖做最後的抵抗,但是當冰冷的感覺再次襲擊自已的乳頭時,最後的力量也消失了。

  她面對的也許是個瘋子,被慾望控制了的瘋子。

  「為什麼不動了?啊?!」由之介使勁的把奈美頂在車廂壁上。

  面對奈美的反抗,由之介顯得更加興奮。他用膝蓋將奈美的雙腿撐開,一隻手攬住她的腰,加上身子的磨擦,輕輕的一使勁,奈美就被頂了起來,高度剛剛夠由之介插入。

  想不到要這樣失去處女,奈美怎麼也不甘心,可是無奈,主動權完全在男人一方。

  龜頭頂開陰唇,想繼續前進,可是卻又寸步難行,實在是太緊了。由之介又使勁把奈美舉的更高一點,自己卻又微微的蹲低了一些,手一鬆,藉著奈美自身的下落,肉棒成功的破開了處女膜。

  巨大的痛苦劇烈地衝擊著奈美,她強制著自己不叫出聲來,牙齒緊緊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背,然後在再一次的衝擊後,她暈了過去。

  由之介好不容易的開墾了這塊處女地,從來沒有過的溫暖緊包的感覺,使他大腦「嗡」的一聲,還沒來得及抽送就將陽精洩入了處女的子宮……

  時間7︰50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漫長車程,青葉湖終於到了。

  一個身穿青葉男校校服的男生慢慢地最後一個從車裡走出來,他舒服地伸了一個懶腰,懶散地向著青葉男校的方向走去……

  車再次開動了,車廂裡只剩了一名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