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借我~我把自己借給你

電話借我~我把自己借給你

  這一晚,我正為了下星期要交的報告而坐在書桌前,飛快地打著鍵盤。雖然我的房間有一半是位於地面之下,但是處於半山腰所以窗戶打開倒也蠻涼的。涼風從窗戶不斷吹進來,為我消去不少白天所帶來的熱氣。

    突然,門被打開,小祺跑了進來,她是我隔壁的室友,看她仍穿著白色短襯衫和一件牛仔短裙,就知道她才剛到家。

    「小張,電話借我打一下喔!」

    也不等我回答,就蹲在電話前撥起電話了。由於我的桌子是和式桌,所以我的地板有放地毯,而我就坐在地上打電腦,我的電話也是放在地上,電話的前面就是一台彩色電視。

    「喂!小莎,我已經到家了。...,」

    當我轉頭去看小祺時,她正45度角的蹲姿對著我,邊看著電視邊高興的講著電話。雖然我我是用眼角的餘光看著小祺,但是我整個人已經呆住了,眼睛也無法移開。因為我從她因蹲夏兒微張的變腿中看見了她的內褲,那潔白的純棉小內褲,她也沒有發覺我正在看她。

    我也趁這時仔細地端量小祺的身材,身高一六二的她有著32B、23、33的標準三圍(這是他告訴我的),尤其是她的變腿更是修長而有點白裡透紅,難得的是她擁有一張超可愛的瓜子臉和一頭長髮。不過,到現在大二了卻仍沒交過一個男朋友,據她說,因為她國中和高中都是讀女校,而我從她大一就和她成為是有了,卻也很少看她跟其他的男生聊過太多話,除了我之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跟我會比較有話講。

    電視劇情裡爆炸場面的巨響讓我回到現實,小祺的姿勢並沒有改變,並一手拿著話筒,另一手捲繞著電話線,當我正準備把注意力轉回電腦螢幕土時,卻再度看到更霹靂的畫面,讓我的眼神仍無法從她身上移開。小祺原本在玩電話線的手,現在已經放到自己的胸前,並看似不經意地解開了一個扣子,也順勢將衣服稍微敞開,直入我眼中的是耶也是純白的胸罩,沒想到小祺今天穿的是前開放式的胸罩,微露的酥胸就恨我想的一樣白而細緻,而乳溝也可以看見有細小的汗珠,可能是因為天氣有點熱,又講電話講的蠻熱烈的,以致於已經忘了我這男生的存在了。這時身為一個正常男性的我怎可能還把持的住呢!

    我站了起來,到小祺的身後,這時她也講完電話站了起來。當她轉過身來時,我冷不防地抱住了她,可能是因為嚇了一跳,小祺並沒有掙扎。我順勢將她推倒在我的彈簧床上。

    「小張,你要幹嘛?」

    她發覺不對並且要坐起來,我已經很快地壓上去,一手抓著她的雙手,一手解開她的襯衫,並瘋狂地親吻著她。

    「啊...不要!啊...不要這樣!」

    小祺不斷地扭動身體想要逃開,卻因為被我壓在下面而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反而更加引燃我的獸性。

    「快點住手,啊......啊。」

    當小祺的襯衫已經完全被我脫掉時,小祺想臉紅地想側過身子好避開我的眼光,而我的下半身卻壓著她轉不過去,我由頸子往下親吻,我親到胸罩時依然可以聞到洗衣精所殘留的味道,我用嘴將胸罩拉上去

    「阿......」

    那兩顆雪白的乳房彈了出來,紅色中帶一點粉紅的乳暈,只有十元硬幣的大小,那一對乳房因為小祺的掙扎而搖晃不已,我再度埋首於白如雪山的山谷中,並慢慢地吻著朝著山峰前進,中途我還起了玩性,在半山腰留了一個吻痕。

    「阿....,.不要...真的不要了...阿...阿...」

    我吻上了乳頭,在親了幾下之後,便含住了它,我不斷的舔著乳頭,可以感覺到乳頭在我嘴裡漸漸挺起來並且變硬了,於是我改用舌頭在乳頭周圍持續地畫圓,我可以感覺到小祺的力量在漸漸消失。見此機不可失,於是我一手就身進裙子裡,「阿......不行!」隔著內褲我撫弄著小祺的陰戶,感覺到有股熱氣傳來。

    她的身體傳來一陣顫抖後就呈現無力的狀態,我放開抓著她的手,很快地脫光自己的衣服,當小祺看見已經變粗變硬的陽具時,立刻閉起眼睛,我就將她的手碰一碰我的陰莖時,馬上就縮了回去,但我再次拉過來,這次她就好奇地握住它能把玩了起來。於是我趁小祺將注意力集中在我的陽具上時,我立刻脫她的裙子和內褲,我發現他下面的毛稀稀疏疏的。

    「不要...不要再看了...好丟臉喔!」

    我用手指稍微插入陰道中,已經感覺到裡面已經濕了,我把頭移到小祺的兩腿之間,不斷地孫著陰戶和手指接觸的地方,我的舌頭已經沾滿了小祺的密汁,我輕咬著陰蒂,

    「阿......那裡...不要弄那裡了啦"我快受不了。」



    小祺不斷地顫抖,我將陽具移到小祺的嘴邊,小祺猶豫了一會兒便含了進去,

    「嗚......嗚......嗚」

    生疏的技巧反而帶給我極大的快感,他不太敢用舌頭去舔,我就一直往喉嚨深處抽插,當我深入時,她便用舌頭去抵住我的陰莖。

    「嗯‥...嗚......嗯...,嗚...」

※ jkforumnet | JKF

    在我抽插一陣之後,就已經覺得受不了,就把陽具從她的口中抽了出來,移到她的陰戶前,不斷地摩擦準備幹上她了。小祺也知道我要干她了,一直用雙手抵住我的身體反抗,卻根本起不了作用,我將腰一沈,

    「啊......好痛?」

    我的陰莖卻只插進去一點,處女的陰道果然十分的緊,於是我稍微抽出來一點再插進去,就可以再進去了一點,

    「阿...阿,‥阿...」

    我不斷地重複動作,之後我便碰到了阻礙,於是我先在前面這一段陰道抽插,使它更為潤滑,一鼓作氣用陰莖突破小祺的處女膜並插到最深處。

    「啊!痛死人了...啊...」

    靠著血和密汁的潤滑,我幾乎要將陰莖抽出來,再用力地插到子宮最深處,

    「啊...好棒喔...好舒服...啊...」

    經由這樣大動作的抽插,似乎可以讓她有很大的快感,在小祺高潮了兩次之後,我改以快速的深入淺出,準備做最後的衝刺,我陰莖的前端不斷頂著小祺的子宮,「啊....,小張...我不行了...要到了...啊...啊...」就在小祺的呻吟聲中,我將我的炮彈射進了小祺的子宮,小祺也在同時達到了高潮。

    我親了親小祺的乳頭之後,離開了小祺的身體躺在她的旁邊休息,小祺更是顯得精疲力盡。突然我發覺窗外有對眼睛正在看著我們,我仔細一看,原來是我養的狗「壯壯」。正當我鬆一口氣時,腦中閃過一個邪惡的念頭。於是我跑了出去,將「壯壯」牽了進來,我仔細地瞧瞧狗兒,公的秋田犬,身體不太髒,但也成長得很大了,幾乎快要高到我的腰部了。

    小祺這時還閉著眼睛在休息,我將「壯壯」(突然想到的)牽到小祺的腳邊,把小祺的腳打開,把『壯壯』的頭硬拉到小祺的陰戶前,『壯壯』嗅一嗅之後,開始舔著小祺的陰戶,「啊.........嗯...不要...不行啦...」小祺又開始呻吟著,也許是狗舌頭比較粗些,小祺感到不對勁,睜開眼睛一看隨即嚇一跳,我看她一動就馬上搓揉並親吻它的乳房,就在我和『壯壯』的功勢之下。小祺無法擺脫,一直扭動她的腰。

    不久,我看似乎已經可以了,就拿了兩塊枕頭墊在小祺的腰部底下,「真的...真的...不行啦...啊......嗯......不行了...要到了...啊...」『壯壯』也知道我要做什麼,自動將它的狗陰莖對著小祺的陰戶,並迫不及待擺動腰部,但並沒有插進去,只是在小祺的陰道口磨來磨去,卻也引得小祺淫聲連連。我扶著『壯壯』的陽具對準小祺的陰戶,加上之前的幾次高潮和我的精液,『壯壯』很容易就插了進去。

    「阿...好棒喔...好舒服...阿......不行了...要到了...阿...」

    『壯壯』以相當快的速度抽插著,我也沾了一點小祺的密汁塗在她的乳頭上,『壯壯』就用舌頭舔著小祺的乳房,就在雙重攻勢下,小祺叫得比之前更大聲更淫蕩,我在旁邊看得新衷的慾火又高漲起來,本已變得垂軟的陽具又站了起來,而且比之前更硬更粗。於是我把小祺的頭轉過來,並將我的陽具插進她的嘴裡

    「嗯...嗚......嗯......嗚...嗯‥...嗚......嗯,...‥嗚...」

    喉嚨因為呻吟震動而不斷刺激著我的龜頭,讓我有一種莫名的快感。『壯壯』那蝴蝶狀突起也剛好一直頂著小祺的陰蒂,最後甚至滑了進去,「阿....那是什麼?...好爽......好棒喔......阿」阿...」看來不讓『壯壯』射完精是拔不出來的,因此小祺高潮了好幾次,最後我也忍不住要射出來了,「阿......不行」小祺知道我要射了,將頭轉過去,不讓我射在嘴裡,我抓著她的頭,劇烈的抽插,射了大量精液在她嘴裡,甚至還溢了出來,小祺就將它們吞了下去,也將剛剛溢出嘴邊的用手指送進嘴裡,不斷吸允著自己的手指頭。

    『壯壯』更是努力不懈地幹著小祺的陰戶,「...嗯......我不行了...阿...阿」小祺就在一次高潮中抱著『壯壯』的頭興奮的昏了過去,而『壯壯』也同時將精液整個射滿小祺的子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