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務公司的小職員

財務公司的小職員

  劉國享是財務公司的高層,私生活一塌胡塗。一天午間,他巡查店舖時見到員工都去了午膳,只有一個少女坐在座位上,才二十歲上下,前面平平的瀏海襯得眼睛頂大,都是黑色的,精緻得像隻洋娃娃,黑眼眉、黑睫毛、黑眼珠落在嫩白的臉蛋上,口唇不紅卻很搶眼,臉蛋可愛,什麼表情都活潑。

    盤髻使頸部整潔的光滑,白色的肌膚一直延伸到藍色制服遮出來的黑影,端莊的制服蓋住了誘人的身體,一個員工証掛在上面——「陳妙婷」,下半身被桌子和電腦遮住,必須靠近才看得更清楚。

    陳妙婷見到老闆來了,便上前打招呼。

    劉國享笑著說:「沒有客人嗎?」

    「劉經理好!如你所見,現在不是營業時間吧!」

    「那怎麼好?我想借錢。」

    「經理……」

    「嗯,我姓劉。」

    陳妙婷聽到這裡,苦笑一聲,面露微笑問道:「先生,你好!有什麼可以替你服務?」

    「借你的肚子。」

    陳妙婷微笑地回答:「大筆的借貸需要有週詳的計劃書才會受理唷!」

    「嗯,那麼,借這個。」摸了摸她的手。

    「這個只能做大筆借款的優惠,不能獨立借。」

    劉國享扣住她的腰,近距離凝視她,用胸口磨她的胸圍,她身子單薄,襯出胸前的乳房倒挺豐滿。

    「先生,你到底想要什麼?你要清楚說明,我才可以配合你的要求。」陳妙婷平靜地說,不過嘴角已經微微上翹了。

    「抱著妳,我要什麼好?先要妳十次高潮好不好?」

    陳妙婷掙開劉國享,撥了撥自己的髮髻,說:「先生不要太過份。」又說:「一筆這麼大的貸款,請入內辦理手續。」便領劉國享進了經理的房間。

    在房門內,她卻沒有走,轉身,靠得很近,輕輕說:「請先生合作,你要坦坦白白我才可以配合你的需求。」說著伸手到劉國享的胯下,上下地磨擦,纖弱的手指輕輕地撫弄,表情卻極媚人,又說:「貸款額要視乎先生的負擔能力,首先要計算先生的資產。」跪下來解開劉國享的褲鈕:「看看積蓄,不要隱瞞。」

    脹大的龜頭紅彤彤地盯住她,還沒有看到她的表情,便見到她用嘴唇含下,一下一下,慢慢把大半支吞進去,每下收合,舌頭都提起啜飲著。當她吸到大半之後,恐怕嘴巴也沒有幾分空間了,便用唇輕輕包住外面,拉開,再匆匆的套進去,來回了十餘下,在嘴巴內用舌頭繞著肉棒不斷轉、轉、轉,卻是沒有規律的時左時右,可能唾液大多使她不太舒適。

    這樣吸了兩分鐘,陳妙婷終於放開嘴巴,嘴角流下大量唾液。她用舌尖鑽著龜頭上的口,笑著說:「我在寫字,知不知道是哪些字?」便再吸起來了。

    劉國享哪裡知道,便隨口說:「是FUCK ME,快幹我,肉棒好好吃,陳妙婷是淫娃。」

    她再退開,說:「猜對了,那麼就到了下一個程序吧!」

    陳妙婷走近桌子,示意劉國享過來,捉住他的手引到自己的胸部按下,說:「先生的『資產』看來是沒有問題了,那麼要申報先生的技能。」說完便用力地抓下去,胸圍有點硬,不過搓了兩下,大概也移位了。

    她「嘻嘻」笑了兩聲,便解開自己的衣鈕,露出碧藍色的胸圍,把她的胸脯襯托得更白,右邊粉紅色的乳頭已經外露。她說:「簽名,留個記號。」就把劉國享的頭引到她的胸口,他大口地咬下去,「呀……」陳妙婷叫了一聲,他便開始恣意地征服著她每寸青春和成熟的果實。

    幾下之後,她的上衣已經支離得像受到強暴似的了,當然他的手也沒閒著,一直用力抓捏著她那又挺又嫩的屁股,把黑色的制服短裙也扯到不成樣子,同時用身體變硬之處頂觸她的少女禁地。她的回應由擁抱他,變到有點不知所措的在撫摸他;聲音也由引誘的輕吟,變成有點急促的喘息。

    正當劉國享在想何時上馬時,陳妙婷便掙開他,背向他整理了一下衣裙,然後把內褲褪下,爬上桌子伏下說:「可以了,先生隨便拿吧!只是不可以分期取走,請一次過,要十次高潮。」

    劉國享興奮的插了進去,淫水還不太多,而且陰道也羞怯的不知如何吸納這根肉棒。一直往內推,小陰唇沒有張開,幾乎一併推了進去,裡面的肉也用力收緊著,好像拒絕這麼龐大的東西進入。

    陳妙婷的表情也充份說明這一點,表情沉默下來,好像內心凝重地處理著下半身瘋狂的神經訊息。但劉國享沒有理會,繼續往內繼續推,直到有點夠了,她的表情像是下體要裂開似的。她雖然不是處女,不過也才有三、四次性經驗,不足以應付曾經貫穿她童貞的肉棒。

    他的肉棒堅毅地前進,快樂地撕開她的理智、興奮地掰開她的陰道,一直去到深處,然後退後,再挺進,推回到她的最深處。不一會,她的女性本能流露出來,肉壁泌出淫水,胸部來回搖晃,喉嚨喊叫出來:「啊……」不過嬌嫩的乳頭因為內衣遮擋,看不清楚胸前象徵女性的兩點,眼睛盯著對方要人咬她。

    這觀感享受不能被遮掩,劉國享便說:「把衣服脫下。」陳妙婷這時卻把腳伸到他的臉前,示意要他脫下她的高跟鞋和絲襪,同時雪白的玉足供他舐玩。她先解開自己的髮髻,讓長直的頭髮披散在她雪白的肌膚上,很是美麗,有典雅的女性美。

    他先解下胸圍,不過也順帶把上衣一併脫下,見她的員工証沒拿下,便用力地扯掉它。不一會,他再在下半身動手,她很快就一絲不掛,連鞋子也不剩了。

    陳妙婷知道對劉國享要取悅他,不是要自己享受,於是身體努力地表示如何深深體會到男人的雄風,不過看起來實在淫亂到誰都不能忍耐。劉國享握住她的手,她的腿自動張大到幾乎跟腰同一水平,胸口挺起,他恣意地蹂躪她的羞嫩,好讓她演化成一個少婦。

    不一會,劉國享便想射了。陳妙婷見他抽插得越來越快,便配合地叫得更激烈,聽聲音好像已搶先興奮了一次,又像欣賞他的雄偉。不一會,卻推開了他,叫他坐在桌子上,劉國享見她鬼靈精的,便依她所說。

    她坐下來,撥了撥頭髮,然後把手支在他的肩上,她身子嬌小,提起手時,胸部別有一番風情,能見出大半個乳型。看得可愛,他便伸手摸了摸,她嬌聲說道:「經理,嘻……人人都說……嗯……男人發情時……什麼都說好……嗯……不過我見男人快樂後都獨個自睡覺去,說什麼都會嫌麻煩,所以……把話說在前面,你不許先射。」

    「怎麼?」

    「我想要。」

    「要精液?」

    「這個我自己會吸,不用問你。」

    「零用錢不夠了?」

※ jkforumnet | JKF



    「我不要零用錢,我要生活費。」陳妙婷提起手,張開五根手指。一時失了重心,又抓住劉國享的頭髮,扭腰穩住自己,但要支撐身體只好夾住被他磨擦的陰道,便嬌柔無力的叫了幾聲,用力張合了手指,又張開了個五字。

    劉國享存心要見她春心蕩漾的模樣,勉力忍住,不然她那一下突然的用力吸啜,險些就射了出來。「五百?」他故意問道,她腰肢搖晃的幅度增加,以表示不滿,教他的肉棒都有點痛了。

    他再說:「五千?」她溫柔的笑了一下,但仍然一切如常,「五萬?……十五萬?」她靠近他耳邊,輕輕說:「五十萬。」然後咬他的耳朵。劉國享用力夾捏她的乳頭,令她感痛而退開。

    「五十萬!我要連續肏妳五十小時才可配五十萬吧?」

    「你可以啊!但不要射出來。」

    劉國享沒興趣理會這個天真女孩,只管用力肏,享受她的青春。陳妙婷突然推開他:「不要射,你仍未答應我,到現在才給我兩次高潮,不許騙我。」

    「那麼,我們一直在這裡待著,直到其他人回來。」

    「好的,這主意好像很有趣。嗯,我被看全相,倒不及你被人看到在這裡淫亂吧?我的尊嚴沒有你的來得值錢。」

    劉國享像「嘿」又像「哼」的叫了一聲,本來想摑她這個賤貨,不過看著她的臉,倒是很天真的少女模樣,看來好好羞辱她倒比較好玩,便把她推到大廳去了。開門時,她呆了一下,沒有幾個女孩子在裸體時舉止仍很得體的,連吐息都像是害羞,她也一樣。

    「在這裡被我肏,妳怕不怕?」

    陳妙婷笑笑說:「誰都知道你是個小淫賊,而這裡人人都知我是你的女人,就算被他們見到,我怕什麼?」她走近劉國享,用晶瑩的水晶指甲捏住他的肉棒說:「怕?我怕你軟下來,怕你不想跟我玩。」又重複一次:「想不想玩?」

    她說出這句話,劉國享還怎麼能再忍,便把她推到牆邊,嬌嫩的乳房擦向牆紙,令她「啊……」叫了一聲,便又把老二再次擠進她體內,「啪啪啪啪」的肏起來。

    十幾下之後,他又停了下來,想找東西繼續懲罰這個小淫娃,她見劉國享停下,便扭腰說:「好硬!」他把她扶到門邊,門框是會反光的金屬條,像鏡子,見到她媚眼帶笑的臉容,就把她的下巴套在虎口上,捏住她的臉頰,以恥笑的聲音說:「看看這個淫娃。」

    她繼續扭腰,用呻吟的春聲說:「嗯,很淫蕩呢!不過,經理,到底是我上面淫還是下面淫?」劉國享心想這小女孩竟敢繼續逗玩,便不用留情,要好好羞辱她,就算射了也要她全裸待在這裡替他「工作」。

    劉國享把陳妙婷扶到她辦公的桌子,要她伏在上面,原來這淫娃的桌子有一面鏡子,方便照顧自己的儀容,劉國享把它提到她前面,要鏡子照著她垂下的乳房如何被他激晃,又再「啪啪啪啪」的肏起她來。

    這時她叫得更大聲:「很大力……很硬……很大……很大力……」劉國享的肉棒被她的騷水沾成一片淫亂的白色。沒幾下,被她羞嫩的肉壁吸得又想射,只好再停下,好想想用什麼詞語去羞辱她。

    陳妙婷突然對著前面的空氣說:「先生,你好,請坐下吧!我叫陳妙婷,我們有很多類型的服務,以配合每個客人的需要。」突然轉頭,對劉國享說:「劉經理,我想坐下。」

    劉國享順勢坐下後,她也順著肉棒滑下來,帶著汗水的頭髮擦了一下他的五官。她自得其樂地搖動著,說:「經理,請忍耐一下,很快便會回來……先生你好!我是陳妙……啊……婷,怎麼……啊……該怎麼稱呼先生?哦,是淫賊……啊……先生,你好!你是來看……啊……我被肏的嗎?是開玩笑吧!嗯……先生好……啊……怎麼?你問我為什麼……啊……會在這裡全裸?不打緊的,啊……不影響我的工作……我很性感?謝……謝你,那麼把目光都留意我便好了,謝謝你!啊……說看著我不好意思?劉經理,請你用手掩住我的乳頭。」

    他雙手抓住她的乳房,左右上下隨便搓弄,突然各用五隻手指抓住那粉紅色的發硬的敏感雙點,靈巧地搓弄著,「啊……啊……」讓陳妙婷酥麻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此時劉國享連連轟炸她的私處,所有性器官都給予風暴般的刺激。

    感覺到又要射了,劉國享只好強忍住,把手指退開,引到她陰毛上,搓了兩下,又再往下一點,在陰蒂處再起勁地磨了幾下,陳妙婷失控似的亂叫起來,四肢顫抖。

    陳妙婷大聲的喘息著,劉國享得意地看著她,她轉過了臉,滿臉通紅,眼睛像是要哭似的。他突然有點憐香惜玉了,扶住她離開他的肉棒,不過也不會就此射出來放過她的。

    他站起來,陳妙婷全身無力的投在他懷裡,伸出舌頭,他再感受一下她少女的春意。「好爽!受不了……」她退開,凝視著他再說:「受不了。」劉國享用征服者的笑容再笑了一下,她求饒的重覆說:「受不了。」

    他說:「去開會。」陳妙婷起身便想走,卻被他拉住,她會意後,像個盡責的職員轉身,對著桌前的空氣說:「先生,我要先去開會。」此時她的胸部又被他猛力地抓弄,痛得她肩頭也向內縮了一下。

    劉國享冷聲說:「道歉。」

    「對不起!先生,我要先去開會,或許我找另一個同事替你服務。」見他沒有停手,她只好繼續說:「另一個同事會比我更漂亮的,你也可以扒光她。我有要事,真的要去開會,我要去給經理肏出十次高潮,連續的高潮,因為我是個淫娃。對不起,我要去被肏了。」

    說完,陳妙婷乳房上的手放開了,她便轉過身,細細的慢慢的跟劉國享說:「我愛你!」卻自動自覺地走向會議室,可是兩腳已經站不直,一道發光的淫水痕由大腿內側流下來,而赤裸的腳板也不好走路,半扶的支著牆壁走去裡面。

    「躺在桌子上。」男人說,陳妙婷照做了,劉國享把肉棒放在她的陰道口,說:「自己來。」陳妙婷便用下體吞入他的肉棒,機械地用力搖動。

    他道:「說吧,告訴我五十個理由,為什麼我要每個月給你五十萬?」

    「因為……好舒服,給你肏我很舒服。因為……因為我是你的女人。因為,我想做你的女人……因為,我想花你的錢……因為,我想做你的女人花你的錢。因為……我是你的,想成為你的一部份。因為……」只聽了幾句,劉國享便忍不住沒種的射了出來。

    劉國享把渾身綿軟的她扶到更衣室,說:「換上衣服走吧,但不許穿內衣。明天妳的銀行戶口便會有錢了。明天休息一下,接下來天天都要上班,等候我來肏妳。」

    陳妙婷把連身裙穿上,劉國享拿起剪刀,把她的裙襬剪了一下,斜邊的左面成了超短裙,又改成高叉的開到恥骨處;然後在胸前剪了一刀、在後方剪走一大片。劉國享心想,自己果然沒有時裝設計的天份,不過由她來實現這營業員和顧客的角色扮演遊戲倒是很適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