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與清純女大生

民工與清純女大生

  我是一個大二的學生,今年19歲,叫婷婷。我男朋友是一個醫藥公司老總的兒子,醫學碩士,1米8的身高,帥氣又瀟灑。我見過的女人裡也只有我的身材相貌能配得上他了。我們認識有半年了,他家教很嚴,我們一直都只是見面拉拉手,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收到了他給我寄來的生日禮物,是一套精美的性感內衣。說是內衣,其實就是幾條細細的繩子,他說他兩星期後才能回來,要我在我家裡穿給他看。

    以前已經看過黃色網站上寫的類似的穿著性感內衣調情的文章了,還有好多好多好過分的描寫。想得我渾身都熱了起來。我失魂的穿上這套內衣在鏡子前轉來轉去,翹翹的乳房,渾圓的屁股,兩腿間沒有一根毛毛,天生的白虎網上說最迷人了。忽然電話響起來,我嚇了一跳。死黨小雪問我怎麼還不到,說好6點在她家給我過生日的,我一看,自己陶醉中已經6點多了。我急忙穿了一條長裙下樓打車趕往她家裡。坐下來才發現自己穿的是條白色的半透明裙子,下身粉紅色情趣內褲若隱若現。忙用手袋遮了遮前面的重要部位。

    趕到小雪家的時候已經快7點了,小雪笑著說我今天好性感,說要帶我去樓下超市給我買我最愛吃的巧克力冰激淩,回來再吃生日大餐。不愧是死黨,知道我喜歡吃!買好冰激淩出來竟然在超市的廣場上有免費的電影好看,真是不錯,難道是知道本小姐今天生日專門給我慶祝的?是星爺的喜劇片,我就拉小雪過來說:”反正今天是我們的天下,看看電影再回家吧。”

    她沒反對,不過能坐的地方都已經坐滿人了,很多是旁邊工地的農民工兄弟,我們倆就找了後面人少點的地方站著一邊吃冰激淩一邊看電影。很好笑的片子哦~~看到8點多的時候天色黑了下來,小雪調皮地開始說我今天穿的怎麼性感,是不是想在生日的時候勾引男人啊。我臉一紅,和她說是男朋友送的禮物,她調皮地隔著裙子抓了我一把,細繩子用力地勒了一下前面最敏感的豆豆。

    天啊!這刺激太強烈了。我也回應了她一下,抓了一把她的胸部。沒想到這小丫頭竟然沒和往天一樣躲開,反而舒服地抖了一下。

    我假裝從後面抱住她,一隻手從衣服裡抓住她的胸揉了起來,沒幾下她就顫抖了起來,她說要去廁所要我等她一下,我笑著說:”小丫頭我看你是想男人了。”

    小雪走後旁邊一個四十歲左右的民工大叔靠了過來,我沒怎麼在意,不過我好像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腿上動,好像是裙子摩擦皮膚的感覺,也沒怎麼在意。著感覺一直沒消失,有半分鐘的樣子吧,我低頭一看竟然發現大叔的手已經把我的裙子拉到了大腿中間,在慢慢往裡摸。從剛才被小雪拉了一下到把她弄的舒服起來,說實話我的性感覺也出來了。

    很想她回來也摸摸我,可是這個小丫頭怎麼還不回來啊!大叔的手已經鑽進了裙子,在大腿上輕輕動了起來。我回頭看看了,身後人更多了,幾個20幾歲的小夥子專注的看著電影。我沒動,想想他也不敢怎麼樣,而且身體裡生出來的那種感覺好希望他能摸摸我濕潤的小峽谷。

    大叔看我沒有反應,膽子大了起來,手上力氣大了一點,順著大腿已經滑到了我翹翹的PP上。我只能假裝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繼續看著電影,還隨別人一起笑來掩飾自己想要呻吟的慾望。

    大叔的手忽然一下子滑到了我的兩腿間,一根手指用力地往我濕潤的洞洞裡一頂。我嚇了一跳,同時內褲阻擋了他的侵入,卻狠狠地壓住了陰蒂,一陣強烈的快感讓我腿上一軟,差點摔倒。

    大叔伸手扶住我,一把拉到他懷裡說:”閨女,你假裝我侄女,別出聲。”

    我領會到他是讓我在他懷裡別掙紮,別人就以為我是他侄女不會懷疑了。

    我沒動,他的手又在我下邊戳了起來,我受不了了,告訴他:”大叔,你戳在我內褲上了。”

    他聽了停了一下,手在下面摸了一把,抓住了細繩子內褲,他一拉,我下面一痛。

    ”不是這樣弄的大叔”我痛死了,細繩子緊緊勒在嫩肉裡。

    ”在旁邊有扣子可以解開!”我說這話的時候感覺自己就像無恥的淫娃兒,到處找人來弄我。

    我一邊配合地把腿分開一點,方便他把內褲拉出來。他手在後面找了找說:”找不著,你解開吧好閨女。”

    他好像怕我反悔,手指繞過內褲摸到了我的洞口說:”叔叔先讓你舒服一下!”

    我洞裡的水已經流到小腿上了,我感覺得到他一根手指尖已經頂進了洞口,另一個手指尖在找空隙想一起塞進我的小洞洞,本來粗糙的大手可能是被我的水浸泡過的關係,已經不是很刺痛,兩根手指一裡一外旋轉起來,快感讓我有點忍不住了。

    我顫抖的手好不容易解下內褲,大叔搶過去說:”拿來看看,還沒見過這樣的衣服呢,我還以為閨女你光屁股來的類!”

    我羞答答的任他把內褲放到口袋裡,下身忽然一痛,他也停了下來。

    ”你還是處女啊女娃子?”我害羞地點點頭。

    他把手抽了出來抱在我腰上,另一隻手從衣服下擺伸進來抓住了我的乳房,一邊輕輕揉摸一邊在我耳邊說:”丫頭啊!大叔看到你剛才揉那個丫頭的奶了。我還以為你們是結了婚的小媳婦呢。剛才摸你你又沒反對,還流了大叔滿手的淫水。”幾句話說的我頭都不敢擡起來。

    ”原來是個發浪的小淫娃兒,大叔活這麼大還沒操過處女呢,今天大叔讓你好好舒服舒服啊!叔的雞吧可大了,讓叔先讓你好好發發情再給你操進去,保證你比神仙都快活!你跟叔來!可別跑啊,別忘了你褲衩還在我這呢!”

    我現在已經完全被性慾征服了,只想釋放,根本沒想過要跑的。

    我乖乖地跟著他來到旁邊工地的一個小棚子裡,這裡是白天放材料的地方,外面都是材料,裡面有個幾平米大的空地。

    我跟到這裡他一把就揪住我的乳房,對我說:”我乖乖的小騷逼,這裡誰也不會來,快扒光了讓叔好好操操你!”

    這話聽進去讓我無比的害羞,又像有魔力一樣一邊把我體內的液體從下面的洞洞擠出來,一邊還讓我極其淫蕩地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裙子從頭上脫下來的時候,他忽然從後面把手插進我兩腿間,用力捏住我的兩片大陰唇望後一拉,另一手重重打在我屁股上。

    ”撅起屁股讓我看看你淫蕩的小騷逼!”我已經完全失去了羞恥心,隨他的手用力翹起屁股,兩條腿挪了挪分開大了些好讓他能更方便的摸我的陰部。

    ”叔叔最喜歡聽話的丫頭了,你挺乖,叔叔一定好好照顧你!”他的手滑過我的陰部到了陰埠上,兩腿間的水跡被風一吹涼涼的舒服死了。

    ”你叫什麼啊閨女?”他下面的手退到我的陰唇上重重地壓住摩擦,另一隻手從前面摸著我沒有毛的陰埠。

    ”我叫黃小婷,大叔!”我順從的回答他。

    ”你怎麼這麼騷啊閨女?我還沒見過有處女這麼騷,這麼欠幹啊!”我明顯感覺下身的水流得越來越多,身體裡癢癢的好難受。

    ”大叔你別笑話我了,我被你摸的舒服死了,又難受死了。”

    ”想讓大叔給你解癢是麼?”我拚命地點頭。

    大叔故意把手停下來問我:”你們城裡的閨女怎麼都那麼騷啊?剛才那個丫頭那麼多人也敢讓你揉奶子,要讓別人看見了不操死你們才怪呢。”

    ”大叔你揉揉我下邊,別停啊!”我飢渴極了,早已經把大叔當成了老公。

    ”剛才那個小姑娘是我的好朋友,叫劉小雪。我們平時也會彼此揉來揉去的。”

    ”你們這都是哪裡學來的,真騷的可以,這麼騷怎麼不找個男人操你們啊?”

    ”大叔你別見怪,我剛19歲,是大學生,學校裡管的嚴啊。”

    ”要是管的不嚴你剛才是不是就直接把逼套大叔雞吧上了啊?”大叔一邊說一邊從褲子裡掏出陰莖來。

    天啊!怎麼這麼長啊!比網上看的要長一大半啊!他抓著我的手放到他陰莖上,我一把正好握住,好粗啊!我懼怕的看著他。

    ”別怕,丫頭,叔的雞吧操過的女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今天保證你舒舒服服的!還沒見過男人的雞吧吧?以前在網上見過的,都是你這一般大點的?今天叔就讓你見識見識!”

    他揉弄我下身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放進了兩個手指尖在我的陰道口,他把兩個之間在我陰道口上分了幾下,我以為他是擴張一下要插進來了,忙把腿分開到最大,哀求的說:”好叔叔你輕點,你的太大了我怕。”

    他把下面的手抽出來重重地打了我屁股一下說:”不要命的小騷貨!叔的雞吧現在操進去還不疼死你!想舒服是不?”我連忙點頭。

    ”你這麼小的小嫩逼想不疼是沒門了,想少疼點多舒服就要叔叔好好弄弄你!再操!知道不?”

    我說:”叔叔我現在都這樣了,什麼都聽你的。”

    他滿意地揉了揉我的陰唇,從旁邊拉過一個空麻袋對我說:”你個小賤貨,屁股還撅那麼老高,要不看你是處女,我讓全工地的弟兄來操你!跪上去!”

    我一來已經完全被他馴服,二來還真怕別人進來被人輪姦,乖乖地跪到麻袋上。

    他站到我面前,低頭看著我說:”操!剛才怎麼沒注意你這麼大的奶啊?”

    他彎下身來抓住我的乳頭捏了一把:”真硬起來了啊小婷!”

    我聽到他叫我的名字頭腦裡一顫。隨後又恢復淫蕩說:”大叔,小婷是你的小騷貨。隨便叔叔怎麼玩兒都開心。”

    他聽我這麼說兩手抓住我兩邊的乳房用力揉起來,我舒服的享受著,偶然痛起來更覺得舒服。我迷起眼睛想像著被他狠插的樣子,手不由得抓住了他的陰莖。好大好粗的肉棒,熱熱的硬硬的,我不敢多想了,顫抖地握著,一隻手伸到下身自己磨起了陰蒂。

    ”不許動!”他看到我手淫一把拉住了我,啪地狠很打了我乳房一巴掌。好疼!我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騷貨,現在要讓裡面多攢點水,一會插進去才能順利。動作這麼熟練,是不是平時老自己戳?”乳房上火辣辣的又是一陣舒服。

    ”好叔叔,我剛才實在受不了了。”他拉過20厘米高一個三角木條放在我腿中間,上面墊上我剛剛脫下來的衣服。

      ”把逼前面分開點,逼豆豆放這上磨磨解癢,小洞不許戳啊!叔操你的時候還得好好擴擴你的小逼,你這麼好的大奶沒毛的雛兒不操到你天亮不白活了!”

    陰蒂貼在衣服上馬上擦了起來,感覺釋放的感覺太美妙了,身下的衣服馬上就濕了。他想了想從口袋裡掏出小孩子玩兒的橡膠球,上面帶一根線那種。

    ”本來揀來好玩的,這回用上大用場了!”

    他遞給我說:”塞住小逼,別讓她出水!”

    我嚇了一跳,原來也望下面放過一點東西,都是在洞口磨磨就好,從來不敢塞進去的。我也把小球放在了洞口,有陰唇包裹著到也掉不下來,就這麼頂在木條上。

    ”真乖!”他色咪咪的看著我,把龜頭在我乳房上頂了頂。我很自然的用乳房夾住了他的龜頭。

    ”好硬好燙啊!叔叔!”他又是一頂。

    ”挺會玩啊,太幹了,動不了!”他弄了口口水抹在肉棒上又讓我用乳房夾住,又動了動。還是澀澀的動不了。

    他又要抹口水的時候我握住他的陰莖說說:”叔叔我給你舔舔不就夠滑了麼?”

    他驚訝地睜了睜眼睛說:”好個小騷貨啊!嘴巴也想挨操啊?張開!”

    我說:”不是,我看你在抹口水就想起來給你舔舔弄點口水。”我把肉棒拉到眼前仔細看了一會。

    ”快舔吧,等叔叔給你開了苞以後有你看的。”我伸出舌頭來舔了幾下,覺得差不多,停下來看著他。

    ”把嘴張開!”我剛張開一點點,他一下子把陰莖猛的插了進來。我喉嚨一緊要吐,馬上又被他頂了一下,快頂進嗓子裡了!

    ”好個小嫩逼啊,可讓叔叔爽了一下,從剛才在外邊摸你屁股的時候就想著要操你呢。”

    我拚命地握著他沒插進來的部分不敢鬆手,乞求地看著他。他頂了一會就開始在我嘴裡抽插起來。說實話這時候的感覺並不舒服,不過我很喜歡被他蹂躪的感覺。我拚命地吸他的肉棒,很怕他會離開我的身體。他舒服的哼了幾聲,可能是怕人聽見,聲音很小,我也不敢弄出聲音。無意中我已經放開了握著肉棒的手,在他健壯的臀部揉起來,他好像被我揉的很舒服,抽插的速度慢了一點,我每次摸到他肛門附近的時候他都用力夾緊我的手,陰莖格外的突出,好像又長了幾公分。

    他的龜頭已經自然地滑到我咽喉上,每次都頂的我有點窒息的感覺,好在速度慢了,有了點喘氣的空隙。他把我的手放在他陰囊上,我自覺地輕輕揉他的陰囊裡的睪丸,他一邊插我嘴巴一邊往後退,我追著他走就站起來,躬著身子,咽喉處成了一條直線,我感覺他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慢,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窒息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直到感覺他的龜頭已經不能再進來了,我示意他讓我喘口氣。

    他遺憾地拔出塞進我嘴裡3卅4的肉棒,把剛才的內褲遞給我和我說:”塞到你的小逼裡面去寶貝兒!”

    我大口的喘著氣,想都沒想就接過來往我下體裡塞,才發現方纔那個球已經快頂到子宮了,可能是腔肉蠕動帶來的結果吧,水還是流了一地。不過內褲是強彈力布的,怎麼塞也塞不進。他看我的急色的窘態過來搶過了內褲。

    ”好淫蕩的小逼啊!”他拔出中指把兩根手指並在一起在陰道口沾了些淫水往裡面旋轉著插入,已經沒有了剛才痛的感覺,不過好像洞洞還是太小了,進到關節了地方就進不來了。

    他拔出手指把龜頭頂在陰道口一頂,我啊的一聲叫了出來,他也叫了一下:”小逼太緊了,得擴張一會!”他一把拉出我陰道裡的球。

    ”啊!不要!”那種刺激的感覺讓我痛快的叫了出來。

    ”別急小騷貨,有更美的來了。”他拽過我薄薄的真絲上衣,團起來有拳頭大小,把中間位置鋪在我陰道口上,用中指慢慢頂進陰道裡,在身體裡形成一個袋子,那種感覺真讓我瘋狂,我咬緊牙呻吟起來。他把剛剛的性感內褲和球球都從陰道口的真絲袋口一點點塞進來,我感覺陰道口被一點點撐開,每一下都感覺到了極限,每一下都有新的快感。不知道塞了多少東西在裡面,他站起來讓我起來像剛才一樣含住他的陰莖。我乖乖地站起來,兩腿卻怎麼也合不上。

    ”你自己動動下面的東西吧!”他讓我保持著咽喉水平的姿勢自己隨意手淫。

    我一摸下面,天啊!怎麼這麼大一團布塞在陰道裡。從外面一拔又拔不出來,只能小範圍進進出出,絲綢的摩擦讓我每一根神經都淫蕩起來,他看到我淫蕩的樣子讓我上身側一點,肉棒插我嘴巴,還用力抓起乳房來,快感一波大過一波,我自己手上抽插的幅度也越來越大了,忽然有種飄飄的感覺,好像到了天堂一樣。身體不由癱軟下去,他一下子抓住我兩個乳房用力一頂,咽喉上先是一痛,然後就麻麻的沒有知覺,窒息,同時更多的快感。一瞬間的事,他就把陰莖拔出了一半,我拚命地用鼻孔呼吸著,嘴裡感覺到他陰莖的跳動,然後有液體從嘴角流到了乳房上。我知道他射精了,射了好多。

    直到他把陰莖慢慢滑出去,我乖乖地閉上嘴。他讓我把精液喝掉一半,留一些流到乳房上。我能夠想到自己這淫蕩的樣子。他陰莖沒有軟下來,好像更堅硬了。

    他把我流到身上的精液塗在我陰部陰道口的周圍,又在他的陰莖上抹了一些,然後讓我舔乾淨他的龜頭。我摸著滑溜溜的精液,知道是快要被大肉棒插進來的時候了,乖乖地舔乾淨了龜頭,愛惜地親了一口。

    ”親親的大雞吧叔叔,今天就讓它給我嫩嫩的小逼開苞吧!”下面不禁又流了好多水。

    我躺下來,他抓住我小洞裡的布包抽插了幾下。

    ”自己把逼扯開點,一會叔一拔出來就操進去了!”我聽話地把腿分到最大,兩隻手用力按住兩片陰唇,因為精液的關係,手指也跟著滑進了陰道口,這樣可以分得更開。他手上的抽出來插越來越快,我也越按越用力,好想把手深進去解癢。忽然身體裡一空,然後又是一陣火熱的充實。

    ”啊...!”我激烈的叫了一聲。他一下子壓上來親住我的嘴,我沒命的吸他的舌頭,下身清晰地感覺到水滲出來卻流不出去,被封在陰道的空隙裡。

    ”叔叔,你操我了,你給我開苞了!”我狂野的抱緊他在他耳邊呻吟。他把我的手拉到我的小逼上,天啊!他竟然只進來了一半。

    ”想不想叔叔把你操昏過去?”我真想被他一下子操死,可是又有點惋惜。

    ”不要了叔叔,留一點以後再玩兒嘛!婷婷一輩子都是你的小騷逼,你什麼時候想操死我都行,一下子玩兒到頭以後就沒的玩兒了啊!”

    他身子動了動抓住我一隻乳房說:”別怕小嫩逼!今天把你操逼操死過去,以後還可以操屁眼。還可以找人輪流操你,你這個沒毛兒的小嫩逼可是人人都喜歡的!一會叔叔給你操死一次,好讓你開苞一輩子難忘。”我開心的點了點頭。

    叔叔把我抱起來讓我自己動。

    ”能套進去多少就套多少!”我用力的咬牙往下坐,每次龜頭都頂在子宮口上,坐了幾下就感覺下身要洩一陣子。

    叔叔示意我停下來,他把肉棒一下子拔了出來,我聽見”啵”的一聲,然後有好多水噴了出來,他又立刻把肉棒塞了進來。我兩腿軟軟地已經跪都跪不住了,身體的重心全都在陰道裡的肉棒上,還好叔叔抱著我的屁股我才沒坐到底,真不敢想全插進來會怎麼樣。

    ”求叔叔戳死你啊!小嫩逼!”

    我想都沒想就在他耳邊呻吟:”大雞吧叔叔,嫩嫩的小騷逼求你硬邦邦又粗又長的大黑雞吧戳死我吧!”

    他聽了把我抱到幾個袋子上,趴在上面雞吧正好插在逼裡,他又加力瘋狂地插起來,每一下都撞在子宮口上,高潮連連不斷,我想吞進他整根陰莖。

    ”叔叔操死我!大雞吧操死小嫩逼吧!”我淫蕩地把手放在屁股上把屁眼也張開。

    ”叔叔求求你,操死我吧,一下子把整根大雞吧操進屁眼裡操死小騷逼吧!”

    我忽然感覺他的雞吧又漲大了起來,火熱火熱地要燒起來的感覺,可能是要射精了吧。我只管用力扒開屁眼要讓他操進來。忽然他兩手緊緊按住我的屁股,拚命往後一拉,我聽見屁股撞在他肚子上”啪”的一聲,子宮口被燒紅的鐵棒一下子撐開了,我整個陰道每一個細胞都突然噴出水來,人感覺象搾乾了一樣軟軟地掛在鐵棒上,在滾水一樣的精液一次次的澆灌中沒有了感覺……



    ”你醒啦!”我慢慢睜開眼睛。

    自己躺在一張木床上,一個二十六七的姐姐跑了出去說:”她醒了老公!”然後就看見大叔和那個姐姐一起進來了。大叔可能正在洗澡,拿毛巾擦著身子,巨大的陰莖掛在下身晃著。

    ”這就是那個第一次就想讓我操屁眼的小妹妹!”大叔和那個姐姐說,又轉過頭來和我說:”這個是我小老婆,在工地上的臨時老婆,你叫他蘭姐吧!”

    ”蘭姐!”我想起身打招呼,剛一動就是一陣巨痛,一下子又摔回了床上。

    ”別動別動!”蘭姐忙按住了我說:”你這小逼沒有一個星期是恢復不了的!”

    我摸了摸我的下身,天啊!腫的和饅頭一樣!

    ”不是姐姐吃你醋。你也太貪心了妹子!給你抹點這個吧!”她給我陰唇上抹了一種涼涼的藥膏,火辣辣的疼痛可算輕了點。

    ”你姐當年在村子裡也是出名的淫娃兒呢!”大叔插嘴說蘭姐臉上微微一紅說:”好妹子,不瞞你說,姐姐十六歲嫁了個沒用的老公,一天忍不住在院子裡用玉米棒子戳自己的時候,被村裡的小坯子看見了,從那起就讓村裡六個小青年操了三年。後來村子裡都知道這事了,就只好跑出來打工。”

    ”你給她看看你的寶貝啊!蘭子!”大叔沖蘭姐姐說。一邊擦著自己的大肉棒。

    蘭姐褪下牛仔褲,我看見他兩腿見有一個突出的東西,嚇了一跳。叔叔過來抱住她擡起一條腿來我才看清楚那東西是兩片厚厚的小陰唇,足有一寸長。蘭姐自己揉了揉陰唇,又拉我手過來讓我捏。

    ”兩年前就這樣了,一般的雞吧操進來怎麼弄,都沒多少快感,插不出感覺。後來姐姐忍不住想拿黃瓜弄自己的時候認識他了!”她眼睛看了大叔一眼。

    ”女人這東西不怕粗,怕長,你叔和我說你這麼嫩的小逼把雞吧插進去可滑溜了,可就是插不到底。後來一狠心插到底就忍不住射了,你也昏過去了。他抱你回來的時候,雞吧還插在你裡面硬著呢,我要不是親眼看到怎麼都不信的。”大叔把姐姐放開,她去拿了個裝白酒的瓶子過來,裡面裝著白白的液體,還有不少水。

    ”挺怪的,他把雞吧拔出來時,你一點水都沒有,後來我說一定是都讓他操到子宮裡去了,你子宮口腫了放不出來。我就把這瓶子插到你下面,找了半個小時才插到子宮裡,那時候你沒知覺了,不然非疼死不可。結果流了這麼多精液和淫水出來。你呀,也是個一輩子要讓幾百個男人操的小淫娃兒!”

    我被她說的羞死了,下面卻又來了感覺。兩腿不自覺地又並起來,下身卻涼涼的合不起來。

    ”你看這騷貨!”蘭姐捏了一把我的奶子和大叔說:”剛說了兩句又來勁了。”

    ”那怎麼辦啊?”

    大叔說:”現在這樣子一根筷子都插進不去,更別說我的東西了。”

※ jkforumnet | JKF

    蘭姐俯下身子抓住了我的兩個奶子用力揉起來,我越來越熱,越來越想要。她忽然躺到我身邊,手指尖鑽進饅頭一樣腫著的陰唇肉上用指甲一下子按住了陰蒂。

    ”媽呀!”我忍不住喊了出來。

    ”喊吧!小騷貨,昨天給個一尺長的雞吧操進子宮裡都不能喊,給你憋壞了吧?讓男人操要喊起來才帶勁!小逼裡癢不?”我迷糊著點頭。

    ”想不想姐給你止癢啊?”我拚命地點頭,一邊喊出了聲來:”姐,姐幫幫我,好癢啊....!”

    ”別叫姐!”她用指甲撥開陰蒂的包皮,兩個指甲一下子掐住了陰蒂。

    ”啊...!”我聲音顫抖起來:”好舒服,好姐姐!”

    ”你叫我老公,我就讓你高潮。不過一會往外吸淫水還得用那個瓶子。這回你可沒死過去,要你自己插自己弄!”我什麼都顧不上了,一個勁的點頭。

    蘭姐回頭和大叔說:”老公,你還記得上次那個小芳芳,奶頭和逼上都帶著環的,你說讓我也帶,我不會,我們正好拿這個小丫頭試試。好她渾身上下又白又滑,騷得連逼毛都沒有,我挺喜歡她,以後咱倆一塊玩兒她!”大叔沒意見,大雞吧又硬起來了。

    ”你先給你叔含含雞吧,一會他把我操舒服了,我自然有辦法讓你舒服!”大叔聽了馬上過來開始操我的嘴巴。

    蘭姐不知道拿了個什麼小盒子過來。大叔操我嘴巴的時候,蘭姐把我兩腿分開到最大,綁在了床兩邊,把瓶子裡的精液倒了一點在我的陰道口和肛門上,一根一尺長的炸油條的筷子,在瓶子裡沾滿了精液倒著滑到我陰道裡,插到三分之一的時候她和我說:”小騷貨自己來插進子宮,我找不著。”我聽她的話用筷子在下面捅了一會,可算找到了子宮口,慢慢滑進了一點。

    ”好了姐姐!”

    ”叫老公!”蘭姐重重揉了我陰埠一下。

    ”騷貨不想解癢了是不是?”我趕忙叫了聲老公,嘴巴又被大叔操了進來。

    他就把他那足有25公分長的雞吧,塞進了我的嘴裡,一下就戳到了我的喉嚨的最深處,他就一直這樣也不動,此時陰埠傳回大腦的訊息,則已經只有痛而沒有性興奮的感覺。我害怕的猜想子宮是不是被筷子給刺穿了?被蘭姐執著的用手指頭不停得揉動著的陰核,竟然有了觸電般的感覺……

    ”醒了嗎?”大叔用力拍著我的臉,我驚愕地睜開眼睛,感覺下身又濕又涼。睜大眼睛,發現筷子已經沒了,下身像是用水洗過一樣,水汪汪地一片一片,沾得腿上都是。尤其是屁股下,就像是浸在水裡,濕漉漉幾乎浸到肛門的位置,那些液體比水更黏更滑,散發著淡淡的騷媚味道。

    ”騷貨解癢了吧?”大叔對我說。

    ”我要操死你,把你身上的每一個孔都操到,操得你哭爹叫媽都不成!”

    ”不要呀!”我說道:”饒了我吧,下次不敢招你了!”

    ”晚了,你要不答應我,我就把我的工友都找來操你,他們可什麼樣的雞吧都有,到時看你受不受的了!怎麼樣,你想一想是我一個人操你好,還是20多人一起操你好,他們可多是好幾個月沒操人了!”我沒說話。

    ”這就對了,快給我舔雞吧吧!”他一下就把我的頭又按在了他的雞巴上。

    ”哈哈……你以後就是我的性奴了!”大叔一邊操我的嘴一邊說:”爽不爽呀?我可很爽。你的屁眼被操過嗎??

    我因為嘴裡叼著他的大雞吧不能夠說話,所以搖了搖頭。我剛搖完了頭大叔就猛的一下,把他的大雞吧從我的嘴裡拔了出來說:”該操你屁眼了,趴下厥起屁股!”

    ”不要!”我看著他的25CM的大雞吧,龜頭有雞蛋大心理害怕的哆嗦!

    ”快點,沒和你廢話!”他一下就推倒了我!我只好厥起了我的屁股。他往他的大雞吧上開始塗唾液,他又把我的屁眼上塗了好多唾液,我感到有種涼涼的感覺。

    ”啊”我感到屁眼一陣鑽心的痛,叫了起來!

    ”叫什麼叫,我剛用手指你就叫,過一會還不爽死你!”他說。

    我感到他的手指在我的屁眼裡進進出出,忽然他的手指拔了出來,一個更粗更大的肉棒貼到了我的屁眼上,我知道是他的大雞吧來了,屁眼不自覺的繃緊了。

    他把大雞吧插了好幾次都沒插進,他有點著急,邊打我的屁股邊說:”放鬆,不然我操死你!”

    ”啊!”我剛放鬆就感到屁眼一陣鑽心的痛,我知道他的大雞吧把我捅破了!

    ”真爽,我雞吧頭剛進來就這麼爽,你的屁眼太緊了,好久沒操這麼緊的屁眼了!”

    他並沒有再更深的進入我的屁眼裡,只是用他雞蛋般的大龜頭在我的屁眼裡戳進抽出,就是這樣我也已經不行了,對他說:”我不行了,你下次再操我吧!”

    ”這才哪到哪呀,我還沒真正開始操你呢,你就先忍忍,一會就舒適了!”說完他猛的一下,就把在我屁眼外的剩下的大雞吧,一下全都戳進去了。

    ”啊”我大叫,屁眼好像被撕開了似的。大叔已經不管我的感受了,我越叫他操的就越狠!他的大雞吧在我的屁眼裡不停地做著活塞運動,每一下都戳進見底抽出見頭,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快,25CM的大雞吧在我的屁眼裡橫沖直撞。

    大叔不停的操我,不斷的變著花樣,一會背著他,一會與他臉對臉,一會側著操,一會他站起來操。好多姿勢我都沒見過!但他的大雞吧從來沒有離開過我的小騷逼,”撲哧,撲哧”聲不絕於耳!我早就沒了感覺,隨便他怎麼操我。就這樣他不停的操了我30多分鐘,可他還沒有要射的意思!

    ”你看,挨操的!”

    他對我說:”你的屁眼都翻出來了,還有血!哦,真爽!操死你,我操,我操……”

    ”操死我吧!”我也大聲叫到!

    ”爽嗎?痛嗎?”他問到。

    ”爽!痛!”我答到。

    ”你現在知道了什麼是痛並快樂著吧!”他邊說邊哈哈大笑,同時把他的大雞吧抽出來,狠狠地戳進了我的屁眼裡!天哪,痛死我了!

    忽然他停止了操我,好像想起了什麼事一樣,對著蘭姐說:”去帶4~5個人來,要找年輕力壯的,雞吧大的!知道嗎?”

    ”好的!”

    ”不要!”我大聲說。

    ”怕什麼?我們是好朋友,有騷逼大家一起操嗎,我們一直這樣!”

    ”你不要想這麼多了,先想現在吧!”說完他又狠狠地操起我的屁眼來!

    ”啊啊……!”我又開始不停地叫了起來!

    就這樣我被他用大雞吧不停地操了又有15分鐘左右,他越操越快,我知道他要出了,心想終於完了,可以休息了,太好了!

    ”張開你的嘴!”他大叫!

    我剛張開嘴,他就一下從我的屁眼裡拔出他的大雞吧,塞到了我的嘴裡,又開始猛操起我的嘴來。

    又過了一會我感到他的大雞吧猛的塞進我的喉嚨最深出不動了,一股鹹鹹的東西灌滿了我的嘴巴,我想把他的雞吧從我嘴裡拔出來,可他用雙手包住我的腦袋就是不讓他的大雞吧從我的嘴裡出來,還說:”想不喝,沒那麼輕易,喝了它,一滴都不能剩,否則有你好看的!”我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按他說的全喝了!

    他射完後也沒把他的把雞吧從我嘴裡拿開,對我說:”就這麼叼著,直到他們來!”我聽後差點暈了過去。

    又過了一會我聽到了敲門聲,我心裡一陣哆嗦!

    ”他們來了,還不快去開門!”我趕忙下地把門打開,一看嚇我一跳,門外來了4~5個大小夥子,都是又高又壯,皮膚黑的發亮。

    ”我來與你介紹一下!”這時大叔也從裡屋光著身子出來了,他的大雞吧在兩腿間搖擺著。

    ”這是大毛,這是小虎,這是小民……”我看著前面的這幾個大漢心裡暗暗叫苦,我這不是引狼入室嗎!難道他們今晚都要上我!還不操死我!我心裡想著嘴裡可還叫著:”大毛哥;小民哥……”

    ”開始吧,我最愛多人遊戲了!”大叔剛說完大夥就把我圍了起來!

    大毛一把抓住我的頭髮,使勁拽著我走。

    ”回到床上去!”他嬉嬉笑著說。

    我被拖著頭髮跟在大毛的後面。在床邊,他把我推倒仰面躺下,擡起我的腿放到床柱上,其他的男人聚攏過來,看著我的無助的身體和暴露無遺,毫無防護的小騷逼!

    大毛一下就把他的大屁股做到了我的臉上,他用他的兩手把自己的屁股蛋扒的很開,皺皺的黑屁眼就在我的眼前,我只好用我的舌頭一下一下去舔他的屁眼。

    這時,我的陰道也被扒開,被人用手指操著。

    ”你看,騷逼裡還有血那,一定被大叔操的不輕,哈哈。”

    這時大毛已經開始用他的大雞吧操我的嘴了,雖然他的雞吧沒有大叔的大,但也有20CM左右,比大叔的粗。他操的比大叔還狠,他是擡起屁股來一下一下往我的嘴裡戳,把屁股勁都用上了。操的我咳嗽不止。

    小民這時也過來了,我斜眼一看,他的雞吧也有20CM長,他靠近我,沒有別的過多的動作,一下就把他的大雞吧塞進我的嘴裡,我的嘴裡被兩隻20多公分的大雞吧操著。

    剛開始我還受的了,他們是一個雞吧往我的嘴裡戳,一個往出拔,可過了一會他們就一起把他們的大雞吧網我的嘴裡戳,我的嘴就跟被他們撕裂開一樣。

    他們還一起喊:”操死你,操死你……!”

    他們這時把我的兩條腿擡了起來,我的腳都快被壓到我的頭上了,我的騷逼最大程度的被打開了!小虎和一個我記不起名字的大漢開始操我的陰道。小虎把他的大雞吧一下就戳進了我的騷逼,我痛的汗都下來了,可我叫不出來,因為我的嘴裡還有兩隻大雞吧在操我的嘴那!小虎是從上往下操我的騷逼,跟砸夯似的,我感到我的騷逼又開始往外流血了,那個大漢這時也加進操我騷逼的行列了,他和小虎一起操我的騷逼,我快暈了!

    這時我聽見大叔說:”你多棒,一個人為我們4個人服務!”

    ”哈哈……你們爽不爽呀?”大叔問到。

    ”爽,爽死我們了!”他們邊操我的嘴和騷逼邊說。

    小虎邊操我的騷逼邊把他的兩個手指塞進了操我嘴的大雞吧的中間,這樣我的嘴裡不光有兩個大雞吧在操我,又加了兩個手指,我更不行了。

    可他們操的更來勁了。還喊著:”操,拔,操,拔……”的號子一起操我!

    我的意識開始模糊了,我只知道有人吃著我的乳房,有人摸著我的身體,還有人把肉棒伸到我嘴裡抽查著,還有兩個分別拿我的左右手來摸他們的雞巴,還讓我替他們打飛機,我也分不請他們誰是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哪裡來的,我只知道他們現在都需要我的身體,而我也需要他們那些大雞巴,這就夠了,不是嗎?

    在我的小穴不斷的收縮下,後面的男人堅持不住了,他握住我的腰,大力的往前一衝,然後舒暢的在我裡面射了出來。射完之後他又插了好幾下,才戀戀不捨的把肉棒從我小穴裡拔出去。另一個人馬上補了過來,用手指在我的小穴周圍沾了些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塗在我的肛門上,我已經大概知道他要幹什麼了,但我還是任他擺佈。

    ”啊…受不了了…我要丟了…啊…啊!”我插到了高潮,後面的人也在我小穴抽搐的時候射精了。我覺得我已經不行了,但是還有一些人還沒爽到,他們還是繼續姦淫我。

    ”嘿!幹了那麼久還這麼緊哪!這樣輪姦你舒不舒服啊?”

    ”嗯…啊啊…舒…舒服…啊…啊…!”沒想到民工們這麼厲害,有些人可以撐半個多小時!我的小穴被幹的又紅又腫,流出許多他們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把整個被連褲襪包裹的屁股和大腿都弄得濕答答的。

    我被這些民工幹的達到好幾次高潮,大概他們覺得這樣一個一個來太慢了,於是就決定三個人一起幹我。他們就這樣輪流操我,沒輪到的人就一邊摸著我的乳房,或者和男人交合的地方,一邊手淫。我的腿分的開開的,我迷糊中摸了一下下身,發覺我的兩片陰唇已經給插的翻開了,上面全是粘粘滑滑的分不清是我的淫水還是流出來的精液。

    男人們分別繼續向我的三個洞穴深處排放精液,分享我為他們提供的性快感。五男一女纏攪在一起,進行著淫亂不堪的群交。男人們不斷把精液灌進我的身體。我身上每個開口都在向外溢出著精液,我的身體上也幾乎都是精液。我被搞的小穴已經開始疼痛了,但感覺還是很棒,不想停下來。

    只聽他們說到:”喂,換我了吧?你幹了幾次了啊?”

    ”才剛兩次啊!”天啊!一人幹兩三次我要被幹到什麼時候啊?我幾次因高潮昏死過去,最後都被刺鼻的腥味沖醒。

    感覺上,我就像一隻身處狼群中的小羔羊,被飢餓的狼群爭相撕咬。他們把我翻來翻去,先後擺弄成各種不同姿勢,好讓我身上的洞洞盡可能的給他們使用。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性交的次數太過頻密,儘管是一根尺寸不小的肉棒發了狠似的狂操著我的小穴,也沒有什麼痛楚的感覺,那裡的神經就像已經麻木了一樣。在之後的幾個小時中,我就像一具屍體一樣,任由其他們擺佈和玩弄。除了幾個人把他們的肉棒塞入我的屁眼時,能痛得要我叫幾聲外,其他時候,我連呻吟聲都沒有發出…

    我被這幫民工以各種姿勢操著,小穴裡的精液像水管漏水一樣從裡面往外流淌著。五個民工每人都在我身上發洩了不下五次,可能是興奮的緣故他們每個人都噴了好多好多。幹完後他們把我扔在鋪上,我全身無力的躺在那裡喘息,回味無數次高潮的感覺。我的絲襪被撕得破破爛爛,身上的精液這時也幹了,散發出淫蕩的味道,紅腫的小穴像泉水一樣往外冒著精液。淩晨5點多,那些男人橫七豎八的躺在我周圍,一夜的連續性交已經讓我兩腿酥軟,站著都站不穩。此時我只感覺雙乳腫痛澀脹,小穴發酸,子宮有沈重下墜的感覺,連輸卵管和卵巢都隱隱作痛。

    我用盡力氣站了起來,打算穿好衣服回家,這時其他人也醒來了,大叔攔在我的面前說:”騷貨要去哪啊?我們可又來精神了啊!”說著又一把抱住了我。

    ”不要啊!我已經被你們幹成這樣了,而且我從昨天中午到現在還沒有吃飯,在幹會出人命的啊!”大叔聽到後點點頭,放開了我。

    ”你肚子餓了是吧?”我點點頭。

    他又說:”這樣吧,你幫我們所有人用嘴吹到射出來,我們就讓你走,而且你吞完所有男人的精液後,大概也就飽了,真是一舉兩得啊!怎麼樣?”

    我沒有選擇,只好強忍著下體的疼痛,從最靠近我的男人開始。我在他的面前蹲了下去,伸手從他茂黑的陰毛中把那醜陋的肉棒握進手中,慢慢地將他的肉棒含進自己嘴裡。他的肉棒味道十分難聞,夾雜了昨晚的精液和我的淫液,腥臭無比!

    我只好屏住呼吸,不斷的前後吸吮著,他叫我用手去撫弄他的睪丸,我也照做。所有在場的男人們,都在觀賞著一個正在為男人口交服務的小妓女的現場活春宮秀。我看見所有男人臉上露出一種鄙視女性的邪惡淫笑。過了沒多久,他的肉棒變得愈來愈硬,他伸出雙手抓住我的頭,並且加快我的動作。突然間,他的肉棒一陣抽搐,精液不斷從龜頭中狂洩出來!他的精液非常的燙,我幾乎差一點就要嗆到喉嚨。

    他說︰”全部給我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