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狂插老板娘

廚房狂插老板娘

  鈴……」鬧鐘的叫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我拿起了鬧鐘一看已經是四點半了,我爬出了溫暖的被窩,然後穿好衣服走出了門。

  「啊!」我迎著風打了一個呵欠,現在是盛夏,所以四點多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我騎上我那老掉牙的三輪自行車備去買菜。

  我現在在一間小飯店內做幫工,每天早晨都要早點起來去很遠的農貿市場買飯店一天所需要的菜,然後再回到飯店內把菜摘好等著老板娘來檢查。

  說起我的老板娘我就流口水,三十幾歲人了,身材雖然不是太好,但是也有幾分魅力,每次一聞到她身上那廉價的化妝品味道我都會心潮澎湃,晚上打飛機的時候都是拿老板娘來做對象。

  老板娘的丈夫是這店裏的廚師,做得一手好菜,他是我的一個遠方親戚,論輩份我比他高,但是我的年紀比他小,所以在人前我就他哥哥,但是只要我們幾個人的時候他就會叫我小老叔,也正是因為如此,我的工資要比別人多一點。

  我今年才22歲,本來應該上大學,可是我天生就不喜歡學習,所以留在家裏,家裏的經濟條件還可以,總之夠我揮霍的。後來爸爸看不過去了,把我送到了鄉下呆了兩天,在城市裏玩慣了的我對鄉下有著濃厚的興趣,所以在鄉下也玩得快樂,後來我的那個遠房的侄子在城裏開飯店,我閑著無聊就去幫忙,也可以趁機賺一點。

  老板娘同她丈夫結婚有年頭了,我在鄉下的時候就聽說他們是在學校就已認識,後來因為越軌出了事被發現了,女方的家裏人就找上了門,結果我那個大侄子想不同意也不行了。我正在擺弄車的時候,老板娘的房門開了,她穿著睡衣就這樣走了出來。

  「小叔,不是跟你說了嗎?買菜的事情就不要你管了。」老板娘按住車把說道。

  「反正也是閑著,總不能讓我在這裏白吃吧?」我把她的手輕輕的推開,當然我的目的是占她的便宜。

  「我和你一起去吧,看你的身子骨也拿不了多少東西。」她說。

  「你還是去備早飯吧,等會就有客人來了。」我說。

  「好吧,叔叔你小心點。」她說完回屋子裏去了。

  我騎上了車然後上了公路。老板娘的名字我忘記了,不過我那個侄子經常叫她小翠,我有時候也叫一兩聲,但是不敢在人面前叫。

  小翠和我那個侄子的感情也不是很好,整天就是拌嘴,兩人分屋住已經好久了,不過一但工作起來兩人就什也不說了。小翠人很能幹,把一個小飯店打理得井井有條,再加上這個飯店在一個新建的民辦高校的邊上,所以每天都會有學生和民工來吃飯。

  由於飯店很忙,所以我吃的飯也是一起做出來的,不過最近我發現了一件事情,就是我的飯碗下面總是會莫名其妙地多出一些菜來,有時候是雞蛋,有時候又是大塊的肉。開始我以為是我侄子給我弄的,可是後來我發現每次飯弄好了的時候都是又小翠端來的,難道會是她?她不會是……

  「嘎!」我正想著的時候,一輛汽車在我面前緊急剎車。

  「他媽的找死啊?」司機從窗口伸出頭來罵了一句。

  「對不起!」我說了一句,趕緊騎車進了市場。

  當我買菜回來的時候已經五點多了,飯店裏我的侄子還沒醒,他負責做菜,早餐的東西只是油條、豆漿等簡單的東西,所以小翠和幾個夥計就可以了。

  「叔叔,要幫忙嗎?」我正在扛菜的時候小翠看見了,她走了出來說。

  「噓別這大聲,讓人聽見了該損我了。」我說。

  「呵呵!」她笑了。都三十歲的人了,笑起來還像個小姑娘一樣。她幫我把菜搬到了廚房,然後又忙其它的去了。

  看著她的背影以及那豐滿的屁股,我的陰莖蘇醒了。我雖然好色但是膽子不大,再說不能只憑幾個雞蛋就說她對我有意思,那也太武斷了,我用力地敲了一下頭把自己從想像中打回現實。飯店從中午起就很忙了,一直到夜裏十一點多,直到最後吃夜宵的人都走了才備打佯。

  「小叔,你睡覺去吧,我來就好了。」我那個大侄子說。

  「別總是這樣叫,我聽著別扭。」我說。

  「不行,你的輩份擺著呢!」他說。

  「好,那我這個當叔叔的就叫你先睡吧,反正回去我也是看電視睡不著。」我說。

  「嗨!好吧,我那裏還有幾張影碟,你要就去我那裏拿吧!我先睡覺去了,今天喝了點酒。」他說。

  「去吧!」他回自己屋子裏去了,一會就把燈關了。煤氣爐上我還燒了點水備等會洗腳,我看了看,還有幾個碗沒有洗,就挽上袖子備洗。

  「叔,我來吧!」小翠不知道什時候出現在我身後。

  「好吧,這個我也不是很會,萬一打破兩個就不好了。」我說著退到了後面靠在煤氣上。

  小翠開始洗碗,我在後面看著她左右晃動的身體,兩個豐滿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左右擺動著,由於她彎著腰,所以屁股繃得很緊,三角形的內褲明顯地顯現出來。我盯著她的屁股看,想像著她三角褲下面那濕淋淋的小穴,「吱」我只顧看她了,不小心衣服被火弄著了。

  「啊!」我叫了一聲,立刻撲打著身上的火苗,小翠回頭一看我身上著了也立刻過來幫忙。她先把煤氣關了,然後同我一起拍打著身上的火苗。

  「叔,沒事吧?」小翠一邊拍拍我衣服上被燒得黑黑的一片說。

  「沒事,就是手燒得有點痛。」我說。

  「我看看。」她說著一把拉過我的手,然後吹著我的手指。

  我聞著她身上那油煙與化妝品混合的味道,陰莖把褲子頂了起來。她專註地吹著我的手,沒有註意到我臉上表情的變化。我控制不住了,猛地把她摟在了懷裏,還沒有等她弄明白是怎回事,我的舌頭已經進入了她的嘴唇。

  「嗯……」她用力地掙紮,但是不起什作用,她的掙紮更加激起了我的慾望,我把她抱得緊緊的。

  「啪!啪!」她的雙手用力地拍打著我的後背,漸漸地她停止了動作,雙手摟住了我的脖子,開始享受我的親吻。我的舌頭在她的嘴唇裏攪動著,她的舌頭開始還逃避我的動作,不過後來隨著時間的延長,她的舌頭還是同我的肆意攪在一起。

  我的手從她粗壯的腰移到她的屁股上,雙手用力抓著上面的肉,「嗯……」她的聲音由短促變得綿長了,眼睛也微微地閉上,豐滿的乳房隔著衣服摩擦著我的胸膛,弄得我的乳頭麻麻的。她的手在我的背上亂摸著,身體也向我這邊壓過來,我慢慢地後退,最後退到了臺上。

  我的手掀開她的上衣,然後向她的乳房前進,可是被她攔了下來,我於是牙齒輕輕地咬住她的舌頭然後扯動著,另一只手在她雙臀之間的縫隙處不斷地扣弄。

  終於她護住乳房的手松開了,我的手順利地摸上了她的乳罩。我松開嘴唇,一道唾液線連在我們的嘴唇之間,我望著她的眼睛她,手則用力地隔著她的胸罩揉著那對令人垂涎的乳房。

  「死鬼!」她輕輕的說了一句:「不怕被你侄子發現?」

  「他喝了酒,睡死了吧!」我說。

  「討厭!」她說。



  我把她靠在臺上,然後扯下她的上衣,她的乳罩居然是前開扣的,我很容易地解開了乳罩,然後將她紅紅的乳頭含在嘴裏用力地吮吸著。

  「輕點啜,我這裏沒有奶了。」她說。

  我才不管呢,我一邊吮吸著她的乳頭,一邊解開她的褲子,然後雙手抓住她的褲子兩邊用力一扯,便將她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扯了下來。

  「真是猴急!」她敲了一下我的頭說。我松開她的乳房,然後把自己的褲子拉了下來,我那驕傲的陰莖露了出來,紅紅的龜頭上還有一塊小小的胎記。

  「啊?!」她的眼睛看到我的陰莖後立刻瞪大了,立刻蹲下身體,雙手撫摩著我的陰莖。

  「給我舔舔吧,小翠。」我說。她笑了笑,然後將鼻子頂在我的龜頭上用力地呼吸著,仿彿我這裏是新鮮的氧氣一樣。

  「味道好嗎?」我問。

※ jkforumnet | JKF

  「好……好臭!」她說著,伸出舌頭在我的陰莖上舔了起來。麻癢的快感從我的龜頭一直傳遍了全身,我的腿都軟了。

  她的舌尖鉆入我的尿眼中,像個鉆頭一樣用力向裏面頂,我則按住她的頭,用力地把陰莖頂到她的嘴裏。她張大了嘴把我的龜頭含了進去,然後像吃奶般的吮吸著,我則按住她的頭前後套弄著。她的口交技術一般,牙齒幾次咬到了我的龜頭,不過她熱熱的口腔和柔軟的舌頭還是讓我很舒坦。

  我把陰莖從她的口裏抽了出來,「幹什啊?我正啜得好玩。」她說。

  「啪!」我用陰莖抽打了一下她的臉,「我來給你服務啊!」我說。

  「怎弄?」她站了起來。

  我讓她雙手扶住臺,她撅起了臀,有點發黑的陰戶更加凸挺出來。我蹲下身子,然後雙手分開她的屁股,舌頭伸了出來舔著她陰戶上的陰蒂,「啊……」她差點叫了出來,幸虧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嘴。

  我的舌頭開始在她的陰蒂上活動,每當我的舌頭來回掃蕩一次的話,她的身體都會抖一下。粘粘的液體從她的陰道裏流了出來,我用舌頭舔了舔,好鹹。

  她扭動著屁股,舒服的哼唧著。我咬住她的兩條長形肉片,不住地左右動來動去,「嗯……嗯……」她咬住自己的手努力不使自己發出聲音,看來我給她太多刺激了。

  「怎了?我那個大侄子沒有讓你這舒服嗎?」我趴在她的耳邊說。

  「他連那個東西都不能用了,還能幹什啊?」她說。

  「他的不能用了,就看看我的吧!」我說著,把龜頭頂在她的陰道口,然後用力地頂了進去。

  「輕……輕點……」她說。

  「好,好。」我口裏答應著,陰莖卻開始大力而又快速地抽動起來。

  沒有想到她的陰道還是那的窄、那的刺激,熱熱的陰道將我的陰莖夾得嚴絲合縫,我每抽動一下都帶來極強烈的快感。

  「嗯……嗯……」她雙手用力地推動著臺來使自己的身體前後地運動,肥肥的屁股不止是前後配合我,還上下左右的搖動,弄得我舒服得都快忘記自己是誰了。

  她的身體前後左右的動著,看得我口乾舌燥的,我雙手將她的乳房握在手中用力地揉捏著,手心裏那種軟綿綿並且又充實的感覺真是讓我舒服到了天堂。

  「啊……啊……用力……用力……」她喘氣著說。

  「怎……要……用力了?」我也有點累,不過這舒服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我用力地將龜頭頂到了她陰道的最深處,直到龜頭碰到了花心才拉出來。

  「你的這個……這個洞真是舒服。」我壓在她的後背上說。

  「真的嗎?那……那你就……用力點吧!」她說。

  我更加奮勇地抽動,我忽然對她的屁眼來了興趣,我每次插進她陰道深處的時候,她的屁眼就用力地一夾,周圍的褶皺都聚在了一起;當我拉出的時候,她的屁眼就放松了。

  我用手指輕輕摳著屁眼周圍的褶皺,「幹……幹什啊?臟死了。」她說。

  我順手從旁邊拿起了一跟胡蘿蔔,用力地插進了她的屁眼裏,「好痛!」她用力地夾住了胡蘿蔔:「快……快拿出來……」

  「嘿嘿……」我一邊肆意地抽動著陰莖,一邊轉動著胡蘿蔔,她的身上忽然冒起了雞皮疙瘩。

  我把胡蘿蔔拉了出來,然後在上面吐了一些口水,又用力地將整根都插入她的屁眼內。「痛……」她痛得連聲音都變調了,我高興地欣賞著身下的她。

  「快……快拿出去……」她用力地扭動著屁股,開始打亂我抽動的節奏。我看她連眼淚都快出來了,只好將胡蘿蔔先拉出一半,較細的一半則還留在裏面輕輕的攪動著。

  「咯!」她扭動的幅度過大,把胡蘿蔔弄斷了。

  「哈哈哈哈!」我笑著咬了一口另外的半根胡蘿蔔。

  「嗯……討厭……」她帶著哭腔說。

  「乖,不要哭,我讓你更爽。」我說著把她反轉過來面向我。

  我靠在臺上,勃起的陰莖沖著她,她顧不得屁眼中的胡蘿蔔就貼了過來,我分開她的雙腿,然後將龜頭用盡全力頂了進去。

  她半騎在我身上,雙腳用力地蹬著地面,身體上下的晃動著。我雙手按在她的屁眼上,用力地把那半根胡蘿蔔向裏按,一直到與我的陰莖相會合,我用那半根胡蘿蔔隔著一層肉膜摩擦自己的龜頭,真是爽!

  她一只手抱著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則把乳頭往我嘴裏塞,我也不客氣,用力地吮吸一番,一直到我的舌頭有點麻了還沒有放口。她的乳頭連同硬幣大小的乳暈被我一起含在嘴裏,我的舌尖不知疲倦地摩擦著乳頭上的凹凸,右手從她的臀挪到了她空閑的乳房上。

  「啪!啪!」她的臀用力地砸著我的下身,撞得我大腿都痛了。

  不過這微微的疼痛更加刺激我的神經,我右手用力地扣著她的乳房,左手中指已經插到了她的屁眼裏頂著那根胡蘿蔔,我藉助雙手的著力點用力地抽插著,一絲液體在我們交合的間隙順著我的陰莖流了出來。我感覺到睪丸處被風一吹涼絲絲的,用手一摸才知道是她那裏流出來的,我把液體用手指塗在她的肚臍上。

  「啊……啊……啊……」她瘋狂地上下套弄著,我的陰莖已經麻痺了。

  「我……我……」她我了半天沒有言語,手用力地扯著我的頭發。

  「啊!」我感覺格外的痛,於是左手用力地捏她屁眼裏的嫩肉,右手用力地捏她的乳頭。

  「啊……」她忽然大叫一聲,用力地向下一坐,將我的陰莖頂在她陰道的最深處後便不再動了,同時她的陰道裏的軟肉從不同角度一起收縮,我一時控制不住,濃濃的精液全部射了進去。

  「呼」我長出了一口氣,然後把頭靠在她的乳房上。過了十幾分鐘後,我們已經從激情中清醒過來。

  「我有你老公強嗎?」

  「當然了,他那東西有你的一半大,我也就滿足了。」她說。

  「哦?這算是我勾引你呢,還是你勾引我啊?」我說。

  「死鬼。」她站了起來,分開兩腿,乳白色的精液從她的陰道中拖著長長的尾巴滴落在地面,「啊!」她用力地一撅屁股,半塊胡蘿蔔從她的屁眼中飛了出來。

  「下次塞黃瓜好了。」我笑著把那半根胡蘿蔔吃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