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我的故事

少爺我的故事

  我這個人從小比較內向,記得十三四歲的時候開始注意女生,對她門有著無盡的幻想。

    由於家庭環境和社會環境的影響一直都壓抑著自己。後來到初中後,周圍的環境有拉很大的變化,與女生一起交流的機會也逐漸多了起來。而且初中畢業前我就完成了我的初戀,正如書上描寫的一樣初戀很美好。

    這個年齡由於剛剛開放不久,對於SM還很少有概念,可是好象我天生對於SM就有著自己的虐根,每當夜幕降臨我就急切的想上床睡覺,因為在被子的遮擋下我可以讓自己的思緒有著無盡的發揮。

    上床第一件事就是把內褲脫掉當繩子把腳捆起來,把手用早準備好的繩瑣套在一起,然後就閉上眼睛想像自己被人虐待;或自己虐待女友的樣子。

    有時候家裡沒有人就會把自己捆綁起來胡亂想像一番,有幾次還差一點被家人碰到,很是不方便。就這樣在濛濛懂懂之中生活了上十年,期間也談過好幾個女朋友,雖然都有親密的接觸可是誒於條件所限都沒有玩過SM遊戲。

    在我25歲時我認識了我現在的老婆,她是那種很純情秀麗的女人,小我兩歲,我們倆同是天蠍坐性格很相近,所以發展很好,第二年我們就結婚了,現在我們的兒子已經三歲多了,由於有自己的房子,而且小孩也還小沒有什麼負擔,所以壓抑內心的一些東西又開始萌發了。

    下面我就跟各位說說我和我老婆的SM經歷吧。

          

    我和我的老婆剛剛結婚的時候,因為有自己的福利房(一房一廳,40個平方),雖然是平房所以可以盡情的享受新婚的幸福。

    幾乎每天都有性生活,而且我們還借來好多的三級片和頂級片來看,看完就學著片中各種動作和姿勢進行實踐。

    有一次看了一部關於強姦的片子,女主角被人捆綁起來強暴,看著看著我的欲望就開始爆發,看著懷中裸體的老婆就有把她捆綁起來的念頭,於是小聲對她說:“我把你捆起來好嗎?”

    老婆紅著臉點了一下頭,我立刻找出一節麻繩吧老婆的雙手捆在了身後,捆的時候還聽到她清清的哼了兩聲,我哪管哪些,此時無盡的欲望已經飽滿我的全身,捆好後我又找來毛巾和布條把我老婆的嘴巴和眼睛都堵上封好,我又把她的雙腳分別固定在床的兩邊。

    然後我就開始欣賞我的‘獵物’,只見床上的女人一絲不掛的被捆住雙手和雙腳,眼睛被布條蒙住,嘴巴被毛巾堵住喉嚨裡發出‘嗚嗚’的聲音,頭不停的兩邊擺動,好象試圖擺脫這束縛和羞辱。由於被捆的很緊加上頭的擺動女人的裸體也隨著一起紐動起來。

    她的乳房小巧而尖挺粉紅色的乳頭因為情欲的釋放而更加的圓潤和挺拔,平坦的小腹光滑而有質感,蘊涵著少女特有的光澤,烏黑蓬鬆的陰毛覆蓋著圓潤飽滿的陰戶,粉紅色的小蜜穴因為雙腳的被分開和情欲的增長微微的張開,裡面已經很濕潤在燈光的照射下反射著誘人的光亮。

    由於我第一次看見真實的被捆綁的女人在我的面前,而且壓抑在內心十幾年的虐根好象突然的得到釋放,我忽然覺得面前這個女人不是我心愛的老婆,好象是我剛剛從大街上綁架的根本就不認識的鄰家女孩。

    聯想到此我不禁熱血沸騰,只見我的肉棒早就一拄擎天,豬肝色的龜頭就象一個光頭和尚一樣點著頭在念金剛經。而我的老婆此時更加反抗的厲害,就好象她真的被陌生人綁架,被拖到一個陌生的房間被人扒光衣褲,赤身露體的被綁在床上,無助的掙扎,等待她的將是被別人隨意的姦淫和羞辱。

    只見她的頭更加瘋狂的擺動,使她那烏黑的長髮散亂在蒙著眼睛的臉上和肩上,汗水沾著頭髮使她的反抗顯得更加的讓人容易產生聯想;飽滿尖挺的乳房隨著身體不停的顫動。

    這時我在也控制不住自己,雙手伸向女人的乳房開始享用我的美食,我瘋狂的吻咬女人的脖頸和肩膀,雙手在乳房和腰腹上游走,時而抓住乳房時而捏搓乳頭。

    我無情的嘴巴開始向下移動,在她的乳房周圍親吻,女人的反抗開始變的無力,我也一口含住她的一個乳頭開始吸吮輕咬,此時她的掙扎已經掩蓋不了她的欲望,喉嚨發出的‘嗚嗚’聲已經被鼻子發出的‘嗯嗯’聲取代,她的乳頭也在我的吻咬下變的更加圓潤飽滿。我看時機已差不多就向她的叢林深處探索而去。



    我在她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慢慢的向下親吻,把我的鼻子埋入她那烏黑蓬鬆的陰毛中深吸一口,體味著女人特有的芳香,我的舌頭也從口中慢慢的伸出來,我要用它來使我面前的女人徹底的屈服。

※ jkforumnet | JKF

    我用舌頭輕巧的分開烏黑的陰毛,憑著直覺向女人的最敏感的陰蒂重重的舔下去,接觸陰蒂的一那,我感覺身下的女人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同時的收縮,無謂和無力的掙扎也突然的凝固,雙腿用力的想夾緊,可是綁住雙腳的繩鎖無情的使她的努力瓦解,而隨著陰道的收縮使得本來就已經很濕潤的小密穴更是淫水氾濫。

    我的舌頭那管那些,繼續努力的添咬著她的陰蒂,強烈的刺激已經使她不在掙扎,而且開始慢慢變得主動迎合著我的動作,鼻息也漸漸的加深,並且隨著呼吸發出淺淺的呻吟。

    這時我的舌頭也加大了攻擊的範圍開始慢慢的向下移動,舌尖感覺一股淡淡的酸酸的味道直沖向我的大腦皮層,我的舌頭和她的柔軟的陰唇溶為一體,同樣濕潤柔軟的兩個器官交織纏繞在一起,互相的嘶咬互相的愛撫互相的給予。

    她體內的烈火也開始熊熊的燃燒,全身的肌肉都開始顫抖,發自內心的呻吟越來越強烈,我的舌頭也更加努力的向她的陰道深處進發。

    此時隨著她的陰道有節奏的一陣劇烈的收縮,她的淫陰也往我的舌頭上噴射而出,我知道她已經達到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我的舌頭沒有停止,我要把她送到欲望爆發的顛峰。

    在我的舌頭不知疲倦的愛撫下,她的全身不停的顫抖,頭使勁的向後仰起,把整個上身高高的抬起,本來已高聳的乳房顯得更加的挺拔,雙腿不由自主的向外努力的張開,全身也早已香汗淋漓,散亂的頭髮被汗水打濕淩亂的沾在臉上,陰道的收縮還在繼續,只是變的緩慢和無力。

    胯下的床單已經被打濕拉一大片,不知道是口水還是淫水,紅嫩的陰唇努力的翻開著好象期待著我下一輪的攻擊。

    我仔細的欣賞著面前剛剛被我征服的女人的被捆綁的裸體,順便休息一下我已經發酸的舌頭,我知道女人在高潮過後的緩和是很重要的,通過這個階段她一會將很快的到達第二個顛峰。

    而此時我的肉棒好象不大願意,它已經把第一輪的攻擊讓給了舌頭,而它在著漫長的等待中把金剛經都能夠倒背如流,你想像一下它的感受吧,經過長時間的等待而碰都沒有碰一下想要得到的是什麼感覺,而且它才是我發洩欲望最重要的武器呀。

    我輕鬆的爬到面前毫無反抗能力的美麗的侗體上,身下的女人好象知道此時反抗是沒有用的,等待她的將是比剛才更加猛烈的摧殘,也許她正在等待和渴望著我對她的發洩。

    好吧,就讓我來徹底的佔有和征服面前的女人,我把我的龜頭對準她那因興奮而沖血張開的陰唇,在她那潮濕潤滑的陰道口輕輕的摩擦了幾下,身下的女人隨著我的動作輕輕的哼了一聲抬起她的下巴等待著我的進入。

    而我此時並不急於進入,而是用我的龜頭和她玩起了挑逗的遊戲,我的龜頭在她的陰唇上摩擦,輕輕的只將龜頭插入陰道口,而不是直接的深入,這樣反復的摩擦和挑逗已經使得女人的情欲又一次的被點燃。

    她的臀部開始隨著我輕輕的擺動,喉嚨裡發出渴望的呻吟,陰道裡又分泌出很多的淫液,包裹著我的龜頭好象要把它淹沒,我看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就對准她的陰道插入進去。

    我用肉棒慢慢的推入那等待許久的蜜穴,淫水早已氾濫,非常慢的,我一一的頂入,而她的陰道由於興奮充血顯得本來就很小的蜜穴更加的緊密,緊緊的包裹著我的肉棒好象想要阻止它的進入,我的肉棒哪是等閒之輩,它就好象發情的公牛一樣向它的對手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她自己也擺動著屁股,用蜜穴慢慢頂著泛著青筋的肉棒,肉棒在蜜穴的吞噬下,漫漫的沒入其中,很快的,我那無法丈量的肉棒已經整根被她的蜜穴所吞噬了,充漲的龜頭緊緊的頂住她的子宮口,在到達我想達到的極限後,我就開始在她的蜜穴中進行抽插,女人此時努力的迎合著我的頻率隨著我的抽插,喉嚨深處發出無比幸福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