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裡的艷遇

捷運裡的艷遇

  「嗶嘟……嗶嘟……嗶嘟……」一陣警鳴聲,車廂門隨及關上。接著,地下鐵列車就開動了。

    我擦了擦頭上的汗水,心想,好不容易擠上了。要是再慢一步,恐怕得再等個十分鐘。

    車廂由於擠了太多的人,充滿著異樣的汗水味。左右不時傳來斷斷續續的咳嗽聲,這是因為最近天氣溫差變化太快的關系吧。

    轉頭看看四周,才發現旁邊站著一個女同學,那……不就是同班的藤乃嗎?

    剛剛因為趕得太急,竟然沒發現。

    她穿著學校的制服,白上衣深藍折裙。右肩背著一個小包包,低著頭兩唇緊閉著。

    我對她招了招手,「藤乃,早呀!」

    她看了我一下,卻又不理我自顧自地看著窗外。她臉上大概是因為車廂的熱氣而顯得紅通通的。

    這個藤乃,算是班上比較文靜的女孩,平常也不甚活躍,像是個隱形人一般不引人注意。平常也很少跟同學打成一片,常常一個人坐在教室中發呆,看著自己帶來的小說。

    我有時候在教室裡,會偷偷的轉頭過去看她。她雖然身高不高,但長得也算可愛的。有時候跟她打個招呼,她就會結結巴巴地回應著。應該算是內向又害羞的那種吧?

    「昨……昨天,老師出的數學作業,很難哩,妳……妳做完了嗎?」我結結巴巴地找著話題說。

    「嗯……」她仍然看著窗外,心不在焉地應付著我。

    今天她怎麼這麼奇怪?連跟我回應一下說話都沒有?

    「台北車站,往南港、板橋、土城方向的旅客,請在本站換車」

    「台北車站到了,請台北車站的旅客快點下車」

    我一邊思考著,沒發現列車已經到了下一站,一下子門打開又是一堆人擠了進來。

    我一時站不穩,便給人潮給擠進了車廂角落邊。而藤乃也一樣被人群給擠得差點跌倒。

    「搞什麼?那有這樣擠人的!太過分……」我正大聲抗議的時候,人群還是不斷的擠過來。

    結果藤乃就被擠到我面前來,一個踉蹌整個人貼到我身上來了。

    這個突然的事情,讓我嚇了一跳而停止了說話。

    其實,讓我嚇一跳的,並不是她的兩手掛在我肩上,也不是因為她胸前那兩個軟軟的肉球貼在我的肩上,更不是她的兩腿夾到了我的右大腿。

    而是……她兩腿間有個硬硬的物體,整個頂到我的大腿根部。而且,那個硬硬的物體還不時的高速振動著,讓我的大腿頓時感到麻麻的。

    這……這是什麼東西呀?難道是?

    我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一隻仿制陽具形狀的振動按摩棒。能振動的東西並不多,除了手機、呼叫器,就是跳蛋或按摩棒之類的情趣用品了。更何況,這個物品就位於她的兩腿之間。

    突如其來的意外,讓我整個人呆住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整個人都不敢動彈,右手拉著車廂吊環,而左手緊抓著斜背著的書包背帶。兩眼也不知道要看何處。

    原本吹著冷氣的車廂,頓時變熱了。一股熱氣從脖子升到頭頂上,整個臉火熱火熱的。心跳也隨著蹦蹦跳了起來。

    對,我要往後退。我心想這樣子才不會覺得太尷尬。但我正想要後退一步把我的大腿離開她的兩腿間的時候,列車突然開動了。突然的振動讓我的大腿深深的把振動按摩棒頂進去。

    「嗚……」她的兩手僵硬地攀在我的肩上,整個人顫抖著。兩腿緊緊的夾住了我的右大腿,接著硬是把她兩腿間的物體用力的頂在我的右大腿上。

    她整個人靠了過來,額頭壓上了我的嘴唇上,秀髮的香氣沖入了我的鼻孔,軟軟細細的髮絲撫過我的下巴脖子。

    她的氣息吐在我的前胸衣領上。「嗚……」吐氣像是盡了全力似地伴隨著一陣的顫抖,以及一聲長長的悶哼聲。

    兩個人就像是木頭人一樣,維持著這樣的姿勢。

    因為列車的振動,讓兩人之間有著小幅度的摩擦。這時才發現到,我的下體已經慢慢的硬了起來。而且愈來愈明顯地頂到了她的右大腿。

    這該怎麼辦呢?正當我心想下體不聽話地頂到她大腿是多麼尷尬時,才發覺這並不是最重要的事。

    原本搭在我肩上的手,轉了個方向攀到了我脖子後面。

    「嗚……」她整個人把臉頰貼在我的衣領口,兩腿緊緊的夾著我的大腿,把整個人的重量掛在了我的脖子上。

    她的頭微微向上抬起,氣息轉向吹到了我的下巴。這時我才看到她的臉頰,整個紅得像蘋果一樣。眉頭微皺,兩個眼睛半睜半閉泛著水光,無神地望著前方。

    她兩手開始用力地緊緊的掐住我的皮膚。又一陣用力的顫抖,深深地把大腿間的振動物體硬是給頂到我的大腿,把我的大腿給壓陷了下去。

    「喔……嗚……」細細悶哼聲音隨著呼出的熱氣,直直的吹過我的耳邊。而她每一陣的痙攣,都會伴隨著一聲深深的吐氣聲,好像要把肺裡的空氣給擠出來似的。

    我驚恐地四處望,深怕有人注意到我這邊來。然而幸運地,乘客們都沒有注意到擠在一起的我們,而因為太擠了反而都望著車廂門的出口,擔心等一下無法出去。

    過了幾秒,她才軟下身體,並且軟綿綿的靠在我身上。像是停止呼吸憋氣了很久「呼……呼……」的喘著大氣。

    列車到站,對面車門又打開了。出去才兩三個人,但又擠上了七八個人,整個車廂比之前更擠了。也讓她靠得我更緊了,大腿上的振動物體像是電力不夠的樣子慢慢變弱了。



    這時,她才慢慢的放鬆了掛在我脖子上的雙手,靠自己的雙腳支撐著她自己的體重。

※ jkforumnet | JKF

    兩人這時才對眼相望。高潮退去,她的理智回來之後,才發覺自己的失態。

    「啊……」她放下了雙手,臉又開始紅了起來。低著頭不發一語。

    「我……」我也同樣地誨出話來,喉嚨像是被卡住的樣子。「不是故意……」

    這樣子文靜的女孩子,為什麼會在捷運上面塞著振動棒?難道是受了傳誘的色豬的脅迫?是被拍了裸照,然後被要脅叫她在這裡塞著搭捷運?我滿腦子想著她被壞人給欺負的畫面,心裡覺得一定要幫助她。

    「妳……妳有什麼難言之處,我可以……可幫……」我結結巴巴的說。

    可是,她卻像是沒聽到我的話,自顧自地伸手到我的褲子拉鏈處,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把我的拉鏈往下拉。

    「等一下,她……她在做什麼呀?」事悵容我思考。她已經伸進拉鏈裡面來了。她溫溫的小手,在我的褲子裡面翻找著,終於找到我內褲的開口,就翻開抓了進來。

    我從來沒有被另一個抓過,肉棒被她握住的感覺,有點癢,有點舒服,有點奇怪。因為它是硬起來的,她在我的褲子裡面,緊緊握了幾下,就把肉棒輕輕一轉,讓它從拉鏈開口伸了出來。

    像是把玩心愛的玩具一樣,她的小手握住我的肉棒,前後套弄著。我腦子就像是被電到一樣,「轟」的一聲,無法思考。

    看著藤乃紅紅臉蛋,一副陶醉的神情。跟以往文靜的形象判若兩人。怎麼會這樣的淫蕩呢?她軟軟的身軀,緊緊的貼住我,兩腿間頂著我的大腿,扭動著。我沒辦法再想下去了。

    「啊……」我全身像是觸電一樣,整個背充滿著麻木舒服的感覺。下體不由得抽動。我射精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像是濃濃的豆花一樣,從我的下體一股腦滾動著,出來。

    捷運的車門,被噴上了黏糊糊的白果醬,然後慢慢的往下流動著。

    而我,就像是解脫一樣,渾身覺得輕飄飄的。什麼也不剩的感覺,只剩下深深的喘氣聲音。

    藤乃她仍然握著我的肉棒,只不過手已經因為沾了我的精液而黏黏滑滑的。也許是因為她的神情,或者是她靠在我身上的柔軟身體。我才沒過多久,它又恢復成硬梆梆的模樣了。

    她把內褲往旁邊一撥,就把她小穴裡面的棒子給抽了出來,迅速地放在她的小包包內。但她仍然把小穴貼緊我的大腿,振動仍然存在。

    這時我才發覺,她不只在陰道中孳一個,另外在肛門裡面,也有一隻振動棒。

    「進……進來。」她趴在我的耳邊小聲的說。

    看樣子,她是叫我寓?這……在這種地方?

    她用她的小手把我的肉棒對準。我往前一頂,就正好深深的進入她的蜜穴中。

    「進……進去了。」已經濕潤的小穴,跟已經沾滿精液的肉棒,兩個緊緊的結合在一起,又滑又濕的感覺,讓我不自覺得抽動著。

    她直腸內的振動,傳過來,直直刺激到我的龜頭,我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往它的方向流去。

    「啊……呼呼……」抿著嘴,不敢發聲的她,緊緊貼著我的身體。本來空調已經不好的捷運,變得更熱了。

    她的頭髮,撫過我的臉,是洗髮精的香味嗎?好香喔!

    她的小穴,緊緊的縮著,把我的肉棒給往外擠,我覺得愈來愈難寓了。

    興奮的我,只想把肉棒插得更深,由於在車上深怕被發現,很難做太大的動作。

    如果,把她往上抬,應該可以插得更深吧?

    我一手扶著她的屁股,另一手抱著她的腰,猛力地把她給頂著,按在車門上。她被懸空,全身的力道往下壓就頂在我的肉棒上。

    「喔……」被寓到底的她,輕聲的哼了一下,配合著彎著腰,讓我有較能動作的空間。

    果然就如我想的,這樣的角度真的較為容易深入。

    我與她不斷地喘著氣,「啊……呼呼……」而我也不斷地往上頂,往上抽插著。而她也緊緊地抓著我,讓兩人更為貼緊。每一次的頂入,都帶來一次的酥麻。

    由於小穴的緊縮讓她的肛門內的振動棒被推擠出來,使得棒子頂到了我放在她屁股上的手臂。

    怎麼辦?會掉出來的,我連忙用手把它推入,於是振動感又變大,從她的體內傳到我的龜頭上。這樣的刺激讓她的小穴急遽收緊,簡直要把我絞成碎肉了。

    「不行,太刺激了。」我因為受不了這樣的刺激而把手放開。但來不及了,因為我第二次的噴發又開始了。

    她的小穴不斷的抽動著,而一抽動讓我引發一次的噴發。

    兩個人緊緊的用力抱在一起,就像是痙攣一樣地顫動著。

    「梆噹」一聲,那振動棒終於被推擠出來,掉到了車廂地板上,鐵製的地板上。由於聲音太大聲,讓我不敢有任何的動作,只覺得四周的乘客應該會因為聲音而注意我們。

    快感終於平息,而兩個人的喘氣漸漸平復。

       ***    ***    ***    ***

    「振……振動棒。」我在月台跟藤乃說。「真不敢相信,妳竟然就這樣彎下去把它撿起來。」

    藤乃看著我,一言不發,整個臉紅起來。她把一個東西塞在我手心,頭一轉就跑走了。

    我拿起一看,這……這是按摩棒的遙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