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e

orange

  美齡來到澳洲念書,孤身一人,幸虧有寄宿家庭收留,不然缺乏生活能力的18歲少女,不知如何才能生存。

    寄宿家庭的房子很大,近臥房便有5間,最大的一間主臥在樓上,是唯一的房東的房間。樓下的4間臥房,除了最裡側的一間已經住了一個女生,其餘的還空著。

    房東是個60多歲的老男人,個子很高。接機的時候,美齡走在他身邊,心裡估計著能有1米90還多,足足比自己高出幾個頭,走在他身邊,感覺自己像個小孩子。

    其實18歲的美齡外表上看起來仍然像個未成年的小孩子。身高只有1米40的美齡,身材非常瘦弱,胸部不大,穿著校服看起來平平的。嬌小的身材,加上腦後的馬尾辮,背著書包的美齡怎麼看怎麼像是不到14歲的小朋友。

  房東是個很和氣的人,退休在家多年,生活吃穿住行一切不愁,做寄宿家庭的也不是為了掙錢,主要是一個人太孤單,希望平日裡能有個說話的人。

  住在里間臥房的女生比美齡大兩歲,已經在讀大學,每天起的比較晚,晚上回來的也不早,所以直到住了一個星期後,美齡才在週末,見到了這位鄰居。

  垂直的金色長髮,配上鴨蛋圓的臉型,白皙的皮膚,櫻桃般的嘴唇,看上去還不到16歲的一個女孩子。這個名字叫做貝克斯的英國女孩,是從英格蘭的一個小鎮上來的,即使在悉尼待了兩年,仍然能從她精緻的臉上看到尚未完全脫去的純真。

  貝克斯不喜歡交談,每天回家便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過這應該是一個喜歡音樂的女生,因為經常從不是很厚的牆壁另一側,傳來音樂聲。

  美齡是個很能忍讓的人,但是貝克斯的音樂聲越來越大,有的時候吵的美齡無法安心讀書。終於在無法忍受之後,美齡決定和貝克斯談一談。敲了貝克斯的門,美齡等了很長時間,門才打開了一條縫。貝克斯露出半個身子,疑惑又有點不悅的看著美齡。

    “呃……我想說的是……”美齡看著貝克斯的上衣,那裡露出了兩邊的肩膀,白膩的皮膚上,沾滿了汗滴,垂直的頭髮也亂糟糟的,精緻的臉蛋上還有紅紅的痕跡,“聲音能不能……小一點?”

  貝克斯先是一愣,隨即露出一種美齡無法讀懂的眼神,“你都聽到了?”

  美齡也愣了一下,然後答道:“嗯,很大聲,我不能學習下去。”

    “那你要不要參加?”貝克斯向房間內偏了偏頭,身子也向後讓開了一點,從露出的門縫,美齡可以看到臥房的一角,擺放著白色的書桌,和裝飾著各種可愛貼紙的電腦,顯示器兩邊的音箱正播放著震耳的音樂。

    “呃,不了,下次吧。”美齡不是很喜歡太吵的環境,所以拒絕了,但是又怕傷到貝克斯,所以應付了一下。

    “好吧。”貝克斯無所謂的點點頭,關上了門。美齡回到房間後,感覺到音樂聲音好像沒有變化,不過面子薄的美齡再沒勇氣去敲門了。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兩個女孩都面臨著一堆考試和作業,貝克斯也沒有再放音樂。

  考試結束後,房東布萊德為兩個女孩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餐,貝克斯這個時候似乎也沒有那麼冷淡,三個人吃的很開心,聊了很多話。晚餐後,美齡仍然很勤快的幫忙收拾。貝克斯慵懶的靠在沙發裡,眼睛盯著電視裡的人物,心思卻好像沒在那裡。

    “美齡,你晚上要參加嗎?”貝克斯突然問了一句。

    “什麼?”美齡沒有沒有聽清,她關上水龍頭,問。

    “你晚上,要來參加嗎?”貝克斯這次坐起身來,看著美齡的眼睛。

  美齡也看著貝克斯,那精緻的好像洋娃娃一般的臉蛋,每次看到都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不過這次,美齡在貝克斯眼睛裡看到了很多東西,可是這些都是她不明白的。美齡想了想,才想起來貝克斯所說的是上次去敲門時,自己答應的“下次吧”引來的話題。

  既然考試結束了,接下裡的學習又要平靜一段時間,美齡不介意跟鄰居增進感情,增加一些可以交流的機會,“好啊。”

    “晚上到我房間來。”貝克斯扔下一句話,從沙發上跳下來,波斯貓一樣的輕盈,光著兩隻白嫩的腳丫,踩著厚厚的地毯,無聲無息的回臥房了。

  美齡不知道晚上具體是什麼時間,所以6點左右天黑之後,美齡就敲開了貝克斯的房門。

  讓美齡稍微驚訝的是,布萊德也在貝克斯的房間裡,他正躺在貝克斯的床上,雙臂環抱在腦後,一臉微笑的看著自己。

    “原來你也在啊,布萊德。”美齡打了招呼,然後有點拘謹的不知道坐在哪裡。



    “我們開始吧,布萊德。”貝克斯也看出了美齡的尷尬,不過她顯然沒有給美齡適應的時間,就宣佈了開始。

※ jkforumnet | JKF

  開始什麼?這個問題還在美齡腦海中打轉的時候,音樂就想起來了,是那種很輕柔,很悠揚的曲子,美齡以前沒有聽過,不過很好聽。

  貝克斯順著曲子開始搖擺身體,翩翩舞動起來。美齡在國內的時候,很少跳舞,和朋友出去玩都會選擇唱K,所以一時無法跟上貝克斯的節奏。不過這個時候的貝克斯很友好的靠近過來,用自己擺動的腰肢帶動美齡。美齡也學著貝克斯的樣子,雙臂揚起,隨著音樂的節拍,搖晃自己纖細的腰肢。

  布萊德下了床,在床頭櫃上點燃了一支熏香,然後站在兩個女孩身邊輕輕打著拍子。音樂的節奏在慢慢的加快,等到美齡覺得已經很快的時候,她正在和貝克斯一樣激烈的扭動著身體,迎合著音樂裡那激烈的氣氛。

  不夠美齡覺得很好,她好像很喜歡這種節奏,身體裡很興奮,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氣和情緒要借住舞動身體發洩出來。

  一雙大手從身後按在了美齡的肩膀上,這雙手並沒有干擾美齡的舞動,反而跟著美齡的舞動,順著肩膀慢慢滑到後背上,又從後背,摩挲著到了胸前。回家之後,美齡一般會換上輕便的T恤和僅到大腿根的短褲。布萊德的大手在美齡T恤兩側寬大的開口處伸了進去。美齡的胸罩很薄,她的乳房不大,輕薄柔軟的胸罩可以更好的保護嬌嫩的乳房。所以布萊德馬上就從胸罩正面感受到兩粒乳頭的凸起。布萊德拇指和食指捏著乳頭輕輕的搓動,不同于那些放蕩妓女的乳頭,美齡的乳頭充滿了青澀的觸感,細小,圓潤,即使是現在勃起的乳頭,捏上去也有著柔軟的彈性。布萊德手掌很大,美齡小巧的乳房根本連他的手掌都占不滿,布萊德的另外三根手指在乳房周圍不停的華東,從邊沿往乳頭中心推擠。

  美齡也感覺到布萊德的雙手了,即使隔著胸罩,她嬌嫩的乳房也能被布萊德粗糙的掌紋摩擦出輕微的刺痛感。這種刺痛,仿佛能緩解體內的興奮,美齡的意識已經陷入一片混沌,身體的本能卻靠在身後的布萊德胸膛上,胸口迎著布萊德的雙手扭動。

  對面的貝克斯從抽屜裡取出一個小盒子,打開後,裡面放了幾十粒橙色的膠囊。貝克斯拿起一粒吞下去,又拿起一粒含在嘴裡,走到美齡身前。美齡的T恤和胸罩已經被脫下來扔在一邊,赤裸著兩顆小巧乳房的美齡,被房間裡的空調一激,光滑的上身,起裡一層薄薄的疙瘩。布萊德正緊貼著美齡,舔弄著美齡細白的脖頸。

  貝克斯雙臂環抱上美齡的纖腰,上身緊緊貼在美齡胸前,把布萊德的大手夾在兩個女孩的乳房之間。貝克斯微微翹起的嘴唇覆蓋在美齡的雙唇上,豐富的唾液直接濕潤了口間的空隙,一絲亮晶晶的唾液順著嘴邊掛了下來。貝殼色把舌頭探進美齡嘴裡,帶著美齡的舌頭一同攪動起來。那顆被她含在嘴裡的橙色膠囊,伴隨著唾液,被美齡毫無意識的吞咽下去。

  橙色的膠囊在美齡胃袋內迅速融化,強烈的藥力化作一股滾燙的熱流,沿著血液遊走,分成兩股,一股順著脊椎直接沖上大腦,一股下到了兩腿之間。美齡只覺得腦海中有什麼炸開了一樣,全身都散發著舒暢的感覺。這股感覺來的快,去的也快,接下來就是無盡的空虛感。沒有任何準備的美齡險些被這股空虛感擊倒,見到站立不穩的美齡這個樣子,經驗豐富的布萊德馬上把手按在美齡下體上,輕輕揉動。

  貝克斯配合著布萊德的動作,脫去衣物,一邊同美齡接吻,一邊用乳房在美齡身上摩搓。貝克斯的身材和美齡差不多,但是乳房大了許多。很難想像,和美齡相似的瘦弱身體上,能長出一堆布萊德大手堪堪一握的巨乳。

    藥力的發作的快的驚人,幾分鐘不到,美齡全身都泛起一片誘人的粉紅色。貝克斯知趣的幫助布萊德把美齡抱上了床,和布萊德龐大的身軀比起來,他身子下面的就像個小女孩。那根粗大的陽具也比美齡緊緊閉合的陰唇大上兩倍,一切的比例看上去都是那麼的不協調。

    還未經歷人事的美齡,迷迷糊糊的在布萊德身下扭動著不安分的小身軀,卻不知道改怎麼辦才能解脫這份折磨。

    貝克斯在布萊德的示意下打開了美齡的雙腿,兩根手指撥開了美齡稚嫩的陰唇,另外一隻手把著布萊德巨大的陽具。在貝克斯的幫助下,布萊德把龜頭對準了粉紅色的洞口,半透明的濕熱液體從洞口汩汩流出,宣洩著一股淫靡的激情。貝克斯捏著布萊德的龜頭,慢慢擠進了洞口一點,布萊德便狠狠壓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