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的女人們

出軌的女人們

  (一)

    老丈人自從癌症去世後,丈母娘就鬱鬱寡歡。本身還不到50歲的人看上去一夜衰老了許多。為了讓她盡快的從丈夫去世的陰影中走出來。我和妻子想盡了辦法。

    先是讓她和我們住到了一起,畢竟一個人住那麼空蕩的房子,而且屋子裡到處都有老丈人留下來的影子,肯定是沒有辦法忘記的。我們雖然沒有辦法天天陪著她,但是好歹讓她帶著孩子,多少能忙點,也就會忘記得快些。妻子還特意買了跑步機、健身球、瑜伽毯等健身器材,讓丈母娘天天在家裡鍛煉身體。

    這樣三個月下來,感覺丈母娘心情似乎有點起色。而且身體似乎比以前要更好些了,皮膚漸漸的光鮮亮麗起來,凹凸有致的身材都快趕上妻子了。本來就比較瘦才90斤的丈母娘,身體一點贅肉都沒有,而且被妻子打扮得像妻姐了。

    這天妻子下班晚點回來,突然泛起一個念頭。想讓丈母娘去參加廣場那些老頭老太的舞蹈隊。我一想也是,天天吃完飯,丈母娘就固定地坐在電視機前面,確實也是有些乏味。讓她去和那些老頭老太們的舞蹈隊,晚上多少能有點事情幹,而且還能交到一些朋友,不至於這樣天天貓在家裡,無所事事。

    好說歹說,還讓鄰居的吳阿姨來勸她。丈母娘終於同意去了。

    只是我們不知道,這一去,最後回來的是一個風流的丈母娘。

    比起老年舞蹈隊的那些老太太,我丈母娘還算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勻稱的身材,雖然個頭不高,不過該凸的地方還是凸的,被托起的胸部看起來似乎比妻子的更有誘惑。而且更重要的是丈母娘比較喜歡紫色、淡綠色的胸罩,每次看到陽台上面丈母娘的胸罩都讓我有扒掉她衣服幹她的念頭。

    生育過的丈母娘屁股比較小,但是很緊繃,這個可能是妻子讓她練瑜伽健身的效果。棉質的緊身褲把她的小屁股的輪廓都露了出來,可以想像,那些老爺們肯定都對我丈母娘有了非分之想了。

    我都有了非分之想,我想是個男人都會忍不住的。不過還是有人捷足先登,先於我一步將我丈母娘抱上床幹了。

    那天吃完飯後,丈母娘打扮好了,就匆忙出門了。一件薄薄的黑色貼身T恤,配上灰色的短裙,肉色的絲襪黑色的高跟,看得我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丈母娘今天看來是有事?打扮得這麼花枝招展,不會是要出牆了吧?要是出牆也別讓肥水流了外人田啊,要是真是忍不住想滿足一下慾望,可以讓我幫忙解決啊!

    肯定是要出事了。

    等丈母娘出去,我找了個藉口,就跟著出去了。丈母娘走得很快,我到了廣場的時候,她已經和一個男人在那裡跳起來了。男人看來也就是三十多歲的樣子,個頭很高很強壯的那種。

    丈母娘被她抱著像抱小孩子似的,緊緊地裹在他懷裡,看來丈母娘已經默認了這種變相地揩油,側面看丈母娘高聳的胸部正貼在男人的胸膛,隨著舞步蹁躚摩挲著。

    男人的手緊緊地貼在丈母娘的細腰下面,有意無意地往下滑移,捏著丈母娘的緊臀。丈母娘似乎很享受男人的撫摸,頭枕著男人的肩膀,閉著眼睛隨著男人的步伐前後著。我躲在樹蔭的影子裡面看著丈母娘。想著丈母娘在男人的身體下起伏的樣子。

    看來丈母娘已經準備好失身給面前的這個男人了。

    過了一會兒,男人貼在丈母娘的耳朵上,不知道說了句什麼,丈母娘突然臉紅了,頭低低地不言語。男人於是拿著丈母娘的手離開了廣場。見狀我趕緊遠遠地跟著他們兩個,看看這兩個人到底要去哪裡。

    廣場的東面是烈士公園,蔥鬱的大樹把公園籠罩得白天都看不到太陽,晚上自然也就更加隱蔽了。

    兩個人避開人群多的地方,往山頂走去,剛剛走了一段石階路,就拐進了密林中,丈母娘顯然已經預料到要發生什麼事情了,不過顯然她已經默認而且有些渴望。沒有任何拒絕就隨著男人進入了密林中。

    烈士公園本身就是一座山圈出來的,很多地方還沒有開發出來。密林中間人很少進入,連陡窄的山路都是平日裡操近路上山的人走出來的。

    我遠遠地跟著,怕他們看見。一轉眼兩個人已經不見了。我輕輕地藉著月光前進,想看看這兩個人到底藏在哪裡去了。丈母娘還真是放得開了,才半年多,她似乎已經準備出牆了。看這架勢,今天趁著月光,丈母娘準備把自己交給這個男人了。

    正在自己抹黑找著的時候,聽到密林中傳來一聲長長的「嗯」的聲音。是丈母娘的聲音,聽起來很是有誘惑,難道已經淪陷,讓男人進去了?想到這裡,我悄悄地摸了過去。

    果然,密林的一小塊空地中,看到了兩個人站在那裡。

    女人當然是丈母娘,衣服鬆鬆地搭在肩上,扣子卻已經全部打開,裡面的胸罩推在乳房上面,男人抱著她,右手揉著丈母娘的左乳,嘴裡叼著另外一個乳房在吸著。

    丈母娘靠著樹,白皙的皮膚在月光下看著讓人噴血。和妻子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試過在野外做愛,想不到已近半百的丈母娘這麼開放。才半年的時間,就和別的男人在野外天人交戰起來了。

    丈母娘在男人細膩的前戲下,低低地呻吟起來了。抱著男人的頭壓在自己的胸乳上,,男人還在舔著丈母娘的乳頭,右手已經放棄了搓揉乳頭,順著丈母娘的身體,直接插進了丈母娘的短裙裡摳了起來。

    我摸索著又向前了些,躲在灌木叢裡,此刻離他們只有幾米的距離。丈母娘已經沈醉在男人的撫摸裡不能自拔。閉著眼睛享受著男人的蹂躪。

    男人此刻也只有丈母娘這具美妙的胴體,腦子裡估計也只想著挑撥熟婦的慾望,然後狠狠地幹她,沒有人注意到這個晚上,在這麼近的距離,還有一個人在欣賞他們兩人的性交大戰。

    男人估計有些忍不住了,迫切地想剝光丈母娘,然後插進去。右手粗暴地撕開丈母娘的肉色絲襪,然後解開自己的褲子,粗黑的肉棒讓我都有些驚奇。

    「我要進入了。」男人說道。

    「嗯…你慢點…」丈母娘看著男人粗壯的黑棒,低低地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嗯…肯定讓你試過了下次還想要的。」男人有些陰險地說到。

    丈母娘估計有些不好意思,害羞地閉上雙眼不答話了。她不會不知道男人下一步肯定是要把那粗壯的傢夥放到自己的身體裡面,然後狠狠地幹自己。想來她心裡已經很渴望那傢夥快點刺破自己嬌嫩的小屄,滿足這些年來自己的空虛和寂寞。

    老丈人本身身體就不是很好,估計從我妻子大了後,兩個人同房的機會就沒有幾次。要不然這個男人也沒有這麼快能上手,把我丈母娘弄到手。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丈母娘還不到五十歲,估計已經渴得不行了,只希望男人快點插進來,粗暴地幹自己。

    男人把丈母娘的裙子往上拉了拉,肉色的絲襪中間已經撕了一個大洞,白色的小內褲此刻彷彿變成多餘的東西了。男人似乎並沒有把它脫掉的意思。右手撥開小內褲放到一邊。

    「來,帶它進去。」男人命令似的讓丈母娘扶著他的肉棒去幹她的小屄。

    丈母娘低下頭,左手扶著那火熱粗壯的黑棒往自己的小屄上頂去。想不到丈母娘居然這麼飢渴,這麼淫蕩。平日裡那個端正文靜的女人,一旦被男人撕破慾望的偽裝,居然像洪水猛獸一樣。只怪自己沒有注意到,便宜了別人,讓別人的肉棒先嘗到了我丈母娘的肉屄。

    粗黑的肉棒前端頂在丈母娘鮮嫩的小屄上面,男人這才把手過來扶著肉棒,上下在小屄上面刮蹭著,並不急於進去。男人顯然是高手,知道不能急,得讓女人的小屄淫水漣漣再進去,那樣女人更容易高潮叠起。

    因為男人這會側著身體在挑逗丈母娘的小屄,而且我這個位置正好能看到丈母娘的小屄,濃密的陰毛像個倒三角,尖端正好是陰唇的上端,男人扶著手還在耐心地搓著丈母娘的小屄,丈母娘仰著頭,手緊緊地抱著男人的頭,把乳房貼在男人的臉上。嘴裡已經控制不住在呻吟起來。看來她已經快要死了的那種感覺,只能男人挺著肉棒刺進她的身體裡了。

    男人很滿意自己的前戲工夫,這個才認識兩個多月的熟女,此刻像個騷貨一樣貼在自己身體下,等著自己狠狠地抽插她的小屄。

    這次沒有等待,在丈母娘剛剛喘息的一瞬間,男人粗壯的肉棒劃開丈母娘的小屄,直接頂了進入。

    「哦……」丈母娘的呻吟一下子提高了一個聲調。似乎很滿足那粗壯的傢夥一下子把自己疏鬆了很久的小屄灌得結結實實地。

    男人不急著抽插,把身體又像丈母娘頂了一下,他知道,女人很久沒有做愛,一定需要讓她先習慣被插入後充實的感覺。

    過了一會兒,男人開始慢慢地抽動起來。把肉棒抽到剛剛丈母娘小屄的口上並不出去,然後又狠狠地刺了進去,一直頂到丈母娘的頭昂起來才停住,一看應該是頂到了子宮口的樣子。後來我才知道,丈母娘的陰道比較短,很容易就能頂到她花心。

    丈母娘的腿張得很開,讓男人進入得更深。男人也很賣力,為了抽插更方便,把丈母娘的左腿架在自己的右腿上,然後又用力的頂了上去。白嫩的玉腿慵散地掛著那裡,黑色的高跟鞋已經掉在地上都渾然不覺。

    男人開始發力抽插起來,抱著丈母娘的緊臀像拉風箱似地幹了起來。丈母娘已經顧不得什麼別的了。嘴裡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兩條玉腿都掛在男人的身上,任憑男人狠狠地把自己黑粗的肉棒插到自己已經淫水漣漣的小屄裡面。

    幹了大概200多下,隨著最後男人使勁地一頂,丈母娘悠長的一聲:「啊………」後,像團面似地趴在男人身上。

    丈母娘肯定已經洩身了。

    男人並沒有發炮,第一次幹這樣豐韻的熟女,他知道,一定要讓她欲仙欲死,徹底滿足,幹到她沒有辦法起身,那麼下次就不用費力,女人會自動送上門來讓自己幹的。

    想到這裡,男人硬是憋住沒有在女人的小屄裡面放炮。他還要來個老漢推車,讓女人主動趴在自己的身下,迎接自己的大炮狠狠地幹。

    「轉過去,趴著……」男人撥弄著丈母娘的緊臀。

    丈母娘沒有言語,轉過身去,趴在旁邊的一塊凸起的石頭上,岔開雙腿,把雪白的小屁股給了男人。男人把丈母娘的短裙拉到細腰上,緊翹的屁股撅著等待男人的衝刺。

    男人扶著肉棒,撥開小內褲,頂在丈母娘已經濕漉漉的小屄上,右手按著丈母娘的細腰往下,他需要她的小屁股撅得更高,這樣一頂進去就頂在她柔嫩的小屄肉壁上。

    丈母娘很配合,雖然已經洩身了,不過對於男人梅開二度,她顯然很樂意。如果能就這樣被男人幹死,她也是願意的。還從來沒有這樣被男人開發過。每次行房好像都是完成任務似的,往往自己的男人舒服了,自己還吊在那裡,沒有滿足。

    年輕的時候沒有機會放縱,現在被這個男人誘惑著,就徹底放棄了尊嚴和面子,努力的撅著屁股等待男人的第二次衝刺了。

    男人挾著丈母娘的細腰往後一拉,還堅挺著的肉棒直接就斜著向上挺進了丈母娘的小屄,丈母娘被刺得頭向後一挺。嘴張開著已經叫不出呻吟了。

    男人一等頂到花心,就毫不猶豫地開始衝刺起來。兩隻手緊緊地捏著丈母娘垂下來的雙乳向後拉,丈母娘被男人頂得已經有些站不住了,岔開的雙腿彎著都要跪倒在地上了,怕男人的肉棒掉出來,丈母娘竟然反過來抱著男人的屁股,讓男人插得更深。

    看著丈母娘這麼淫蕩的表情,我也忍不住打起了飛機,差點就衝上去趕走男人,直接操起丈母娘的腿狠狠地幹這個騷貨了。

    男人在猛烈地衝刺了百多下後終於要開始發炮了,在狠狠地抽插了幾下後,「哦!」地一聲就緊緊地抱著丈母娘的緊臀,一股火熱的濃精澆在丈母娘的花心上,丈母娘再也站不住,直接趴在石頭上,任由男人把一股濃精射在自己的小屄上。

    男人沒有立刻抽出來,手還在揉搓著丈母娘的乳房。「舒服嗎?」男人一邊揉搓著丈母娘的胸乳,一邊笑笑地問著。

    「嗯……」丈母娘並不說話。

    「還想要嗎?」男人使勁捏了一下丈母娘的乳頭。

    「我都要死了,你那麼使勁幹嘛?骨頭都散架了。」丈母娘居然嗲聲起來。

    「不賣力點怎麼能滿足你呢,呵…呵…要不你下次都不讓我幹了啊?」男人淫蕩地挑逗著丈母娘。

    「你還想要下次啊?」丈母娘嬌嗔地說道。

    「我要見你一次,幹你一次。要是你是我老婆,我天天幹你三遍。」

    「快起來,都要流出來了。」丈母娘推著男人。想從石頭上爬起來。「都這麼晚了,再不回去他們該擔心了。」

    「沒事,要是進不去,就到我家,讓我再幹你兩遍好了呵…呵……」。男人壞壞地笑了起來。

    說完就起身,卻扶著肉棒挺到了丈母娘的臉上,「來,寶貝,幫它舔舔,舔好了,它還能幹你一次呢。」

    「髒死了,還讓我舔。」丈母娘轉過臉去。

    「男人精女人血,傻瓜,快舔乾淨,大補的呢」男人執拗地又把肉棒伸到了丈母娘的嘴邊,丈母娘思索了半天,柔胰扶住肉棒居然含進了嘴裡。男人把著丈母娘的頭往自己的肉棒上拉,肉棒就直挺挺地在丈母娘的小嘴裡出出進進。

    太讓人震撼了,原來以為丈母娘肯定是不會舔的。可丈母娘居然這麼放得開,扶住男人耷拉的肉棒就在嘴裡吸了起來。丈母娘徹底地顛覆了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一下子變得這麼淫蕩。

    難道是天生骨子裡就淫蕩還是這些天在這個男人的調教下變成的呢?

    想到這裡,丈母娘已經放開肉棒,在整理自己的衣服了。肉色的絲襪肯定是不能要了,都已經破了,而且上面沾滿了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丈母娘坐在石頭上脫掉絲襪,扔到了一邊。兩人整理好衣服,就牽著手往來時的路上走去。

    我這才站起來,拾起丈母娘扔掉的絲襪,聞了一下就放在口袋裡。

    想想丈母娘馬上就要脫光了讓自己幹,我不由得笑了起來。

    (二)

    回到家,老婆已經睡下來了。剛準備進去睡覺,丈母娘就推門進來了。

    「媽,您回來啦。」

    「哦,還沒有睡覺呀。」丈母娘有些不自然。

    「哦,我看您還沒有回來,還準備去找您呢。」

    「哦,沒事,今天他們教我一些新的動作,所以稍微晚了點。」丈母娘遮掩地說到。

    是的,是有人教你,不過是在教你床上動作吧。我心裡想。

    「嗯…早點睡覺吧,明天你還要上班呢,我也洗洗就睡了。」丈母娘怕我看出來什麼端倪。匆忙就進屋去了。

    老婆穿著吊帶的睡衣躺在那裡酣睡,我哪裡能睡著,滿腦子都是丈母娘趴在那裡被人狠狠地幹著的香艷場面。想不到自己這一跟蹤,居然發現原來端正的丈母娘骨子裡竟然這樣淫蕩。確實有些出乎意料。還是自己粗心了點,讓人居然捷足先登把丈母娘幹了。

    可惜了。我搖搖頭,忽然想起口袋裡丈母娘的肉色絲襪。握住手上,推了推老婆。睡得很酣。我笑著輕輕推開門出去了。

    機會不能再錯過了。

    浴室的燈亮著。不是別人,肯定是丈母娘在打掃戰場。

    我輕叩著門,低低地喚著:「媽…」

    「幹嘛?我在洗澡。」丈母娘似乎還沒有從剛剛那叠起的高潮裡退出來,聲音壓得也很低。彷彿門口站著的是剛剛那個男人。

    「哦,您開一下門好嗎?」我仍然不放棄地站著門口。

    「什麼事情?你等下。」

    摸索了一會,門開了,丈母娘還是剛剛那套衣服。想來剛剛或許她還在回味吧。

    「您看這個。」我從後面一掏,丈母娘肉色的絲襪出現在丈母娘面前。絲襪上面的精液和淫水還清晰可見。

    「你?」丈母娘有些吃驚,驀然臉一紅,就不說話了。

    我趕緊進去,把門又關了起來。

    「我撿的,是您的吧,媽?」我涎著臉看著丈母娘。

    「你都看見了?」丈母娘一問,覺得更加有些不好意思了,頭馬上就低了下來。

    「您要是想要了,就告訴我嗎?呵呵,好歹肥水不流外人田啊……媽……」

    「你想要幹嘛?」丈母娘有些色厲內荏地問道。

    「呵…呵…你看它都看人吃肉看了半天,都饞得餓了,媽你看能不能也分點肉給它吃呢。」我擺弄著自己的小弟弟,盯著丈母娘看著。

    沈默,良久地沈默。丈母娘低著頭在想著。也許在劇烈地思考著,該怎麼面對自己的女婿這樣明目張膽的逼姦。

    「你不怕我女兒知道嗎?」丈母娘低低地問著。

    「我現在就餓,想吃肉。」我貼著她的耳朵說。

    手已經摁在丈母娘的乳房上搓揉起來。「媽,您幹起來真帶勁。」我笑著說道。

    丈母娘漲紅著臉,本來想擋住我手的手放在我手背上居然停了下來。

    「你……你……快點……」說半天出來竟然是這句話。

    我都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得手了。原以為丈母娘肯定是要裝個三貞九烈地死活不讓我幹她,沒有想到就一雙撕破了帶著點淫水的絲襪,竟然就把我丈母娘放倒在我身下,肯讓我扒光了幹。

    我推著她靠在洗手台邊,手迫不及待地伸進丈母娘的衣服裡,穿過柔軟的胸罩,用力地捏著丈母娘的乳頭。丈母娘閉著眼睛不看我,漲紅的臉面若桃花,顯然她沒有辦法面對自己的女婿這樣赤裸裸地與自己交媾。

    我把她的衣服推到脖子上面,丈母娘淡綠色的蕾絲胸罩已經遮擋不住她的乳房了。

    浴室裡的燈光很明亮,感覺很好,比起遠遠地朦朧地看著丈母娘的胴體,這種感覺更美妙。不得不承認,雖然丈母娘不是那種很出眾的女人,不過還是蠻耐看的,特別是白皙的皮膚,脫光了就讓人小弟弟忍不住想幹她。

    我伸到她後背,淡綠色的蕾絲胸罩搭扣毫不費力地就解開了。一對白皙的乳房就呈現在我的眼前。丈母娘的乳房不是很大,但是很結實,妻子曾經和我說過,她是吃奶粉長大的,看來說的不假,要不然丈母娘的乳房不能這麼結實。都快50 的人了,乳房居然看不出明顯的下垂。

    白皙的乳房中央,稍微有些暗的乳暈上面,尖尖的乳頭不大,卻很誘人。老婆好像這點和丈母娘比較像,乳房和乳頭都不是很大。很合我胃口,我比較喜歡瑩瑩一握的小乳,這樣握住揉搓很舒服。

    我含著丈母娘的右乳頭,輕輕地舔著,不時還用嘴唇咬著向上一提。丈母娘的酥胸就貼在我的臉往前挺。右手握著丈母娘的左乳揉捏著。向上看去,丈母娘咬著嘴唇,極力地想抵抗我的舔吸和右手的搓揉帶來的強烈刺激。

    想到這是在家裡,妻子還躺在內屋裡。我必須盡快開始戰鬥。手滑過丈母娘平滑的腹部,從側面把丈母娘的短裙拉鏈拉開,短裙無聲無息地掉在地上。此刻,丈母娘的下身,只有一塊薄薄的褻布遮擋著她最隱秘的部分。

    指尖並起,滑入丈母娘淡綠色薄薄的內褲裡面,濃密的陰毛和隆起的陰阜匆忙進過,向我丈母娘最隱秘的地方進發。曲起中指,撥開厚厚的陰唇,藉著剛剛和那個男人交媾後小屄內的淫水就直接插了進去。

    「嗯…」丈母娘拚命忍住不叫出聲來。但強烈的刺激還是讓她忍不住閉著嘴唇哼了一聲。

    中指在丈母娘的小屄裡抖動著,豐滿的陰壁嫩肉包裹著指頭。我頂著那個硬幣大小的肉點用力的摁了起來。

    丈母娘有些忍不住了,雖然雙腿被我分開,但大腿還是極力地想夾住我的手不讓我抖動。

    手指突然被一股熱流包裹,丈母娘居然這麼快又洩身了。我伸出指頭,指尖滿是丈母娘的淫水。

    「媽,你噴水了。」我淫蕩地把指頭舉起,丈母娘睜開眼睛看了一下,臉紅得更厲害了。我把指頭伸進嘴裡舔乾淨,丈母娘又閉上了雙眼。

    居然被自己的女婿用指頭幹得噴水了,想來都有些難為情了。

    這就是丈母娘這樣的女人很有味道的地方,不會因為一上床就騷勁畢露。還帶著端裝女人的那種羞澀風情。

    我把嘴裡的乳頭放開。蹲在丈母娘跟前,輕輕地幫她褪掉最後一層遮擋。淡綠色的內褲上面還殘留著剛剛和那個男人交媾後留下的痕跡。

    內褲和短裙被我扔到了一邊。

    我扒開丈母娘的雙腿,握著丈母娘的腿踝稍微讓她斜著靠在洗手台上。我要認真地看看我丈母娘的小屄。

    記得不知道在那本書上看到過,說女人如果陰阜隆起,那證明這個女人慾望非常強烈,屬於一點就著的那種。丈母娘的陰阜就是這樣,隆起像一個桃子。平日裡沒有注意,現在仔細一看才發現,丈母娘原來生就是個風流種。



    濃密的陰毛長的非常有特點,像一個倒三角整齊地覆蓋在陰阜到陰唇上面。看來丈母娘比較細心,連這麼隱蔽的地方都整理的那麼乾淨舒服。上面水淋淋地應該是我剛剛指奸丈母娘流下的淫水。

    厚厚的陰唇可能是因為剛剛交媾過的緣故,外翻著還有些腫脹泛紅。那個男人也屬於比較厲害的角色,居然把丈母娘的陰唇乾成這樣,難怪丈母娘剛剛高潮叠起,絲襪上面淫水漣漣。

    丈母娘的陰唇並不黑,看來丈母娘以前幹得並不多,那個男人應該是丈母娘出來老丈人之外第一個男人。

    看來不使出我渾身的解數,征服我這嬌美的丈母娘,有可能她以後還要找野食,沒準還會和人鑽林子,送上門讓人幹。

    想到這裡,我扶著丈母娘的緊臀,嘴已經吸住丈母娘的嫩屄了。

    「別……那裡髒……」丈母娘終於肯說話了。

    「不髒的,媽,我先吻一下它。」說話間,舌尖已經輕輕地撥開丈母娘厚厚的陰唇,舔起裡面的嫩肉來。

    丈母娘仰著頭,雙手撐著洗手台邊上。乳尖已經有些硬了起來。

    我仔細地舔著丈母娘小屄,舌尖時而像把刷子,刮蹭著柔軟的陰唇,時而像根棍子,直頂著丈母娘小屄的縫向裡鑽。本來扶著丈母娘緊臀的雙手也不閒著,用力地分開丈母娘的屁股,指頭在丈母娘緊繃的菊花上面做進入狀。

    丈母娘顯然已經快要崩潰了,生怕被我弄得一頓亂噴。手也顧不得扶著身體了,抱著我的頭想讓我的嘴離開她的小屄,可是又忍不住想,只好扶著我的頭,雙腿用力把我夾在她的雙腿間。臉上已經緊張得像要哭了似的,閉著眼睛,咬住嘴唇,抵抗著下身傳來的一陣陣快感。

    慌亂中,丈母娘不小心把洗漱的杯子碰到了洗手台的盆裡。我才清醒過來,得趕緊速戰速決了。不然要是讓妻子撞個正著,那就不知道怎麼收場了。

    站起來,托著丈母娘的緊臀放在洗手台上,分開丈母娘的雙腿,我飛快地脫掉了自己的短褲。露出已經面目猙獰的肉棒。

※ jkforumnet | JKF

    「媽,我要進去了。」我喚了丈母娘一聲。

    丈母娘睜開雙眼,看著我那面目猙獰的肉棒,有些吃驚,旋即又閉上雙眼。比起剛剛那個男人的肉棒,估計要大一些,所以丈母娘有些吃驚的神情,卻又很是歡喜。

    我扶著肉棒頂在丈母娘的小屄上面,龜頭分開兩瓣厚厚的陰唇,就上下在丈母娘小屄的洞口來回輕擦著。丈母娘的小屄已經很濕潤了,洞口有些微微張開,彷彿在迎接她女婿肉棒的到來。

    已經水到渠成了。我屁股往前一頂,堅挺的肉棒刺穿丈母娘的小屄,緊緊地插進了丈母娘的身體,和丈母娘合二為一了。

    顯然丈母娘還不適應這麼粗大的傢夥,在刺入的一刻,丈母娘嘴張開,臉上一種說不清是滿足還是痛苦的表情。其實我的肉棒還有一點露在外面,但是丈母娘的陰道實在是短,龜頭已經頂在了丈母娘的花心上,滾燙的陰壁裹著我的肉棒隨著丈母娘的呼吸蠕動著。難怪丈母娘有些受不了。

    我抱著丈母娘滾燙的胴體,嘴試著去親吻我丈母娘的嘴,她想躲開,但是被我抱的死死地,努力地用舌尖去撬開丈母娘的牙齒,一點點地剝掉她和自己女婿交媾的羞恥感。下身有意識地再往前頂一下,在丈母娘痛得張開嘴時,毫不猶豫地咬住她的舌頭,就著口水和她濕吻在一起。

    浴室瀰漫著一種曖昧的香艷氣息。

    平日裡端莊的丈母娘此刻玉體橫陳,白皙的胴體上面,唯一的黑色緊身衣和淡綠色的胸罩還搭在她的脖子上。嬌小的乳房被我狠狠地揉捏著,下體沒有縫隙地交媾在一起,窄小的小屄裡,女婿的肉棒實實地頂著,連最後的舌尖都被女婿含著攪在一起。

    丈母娘此刻應該已經習慣了我粗大的肉棒,於是我慢慢地抽插了起來。因為丈母娘的陰道不僅窄小而且短,我每次都要頂到花心再抽出來,復又狠狠地插進去。丈母娘因為嘴被我堵住,頂到花心的時候,呼吸變得很重。喉嚨裡不住地嗯著,卻發不出大的聲響。

    慢慢地抽插速度快了起來,丈母娘的小屄內的嫩肉被我抽插間帶出來再推進去,刺激得她嬌喘連連,只是苦於被我堵住嘴叫不出來。

    抽插間,丈母娘的頭髮被我弄散,緋紅的面頰,隨著我抽插不停在抖動的乳房,顯得無比嬌媚。差點就射了。

    我托著丈母娘的雙腿,手環在丈母娘的光滑如緞面的後背上,丈母娘也很理解,雙手環著我的脖子,張開雙腿配合著我越來越快的抽插動作。

    等快要射的時候,我狠狠地插進去就停了下來,放開丈母娘的雙腿。

    「媽,你趴著,讓我從後面幹你。」我故意把「幹」字說得很重。

    丈母娘臉紅著從洗手台上下來,轉過身去趴著洗手台上。

    這個角度最是合適不過的了,因為洗手台上是一面比洗手台還要大的鏡子,從這個角度上面可以清楚地看著丈母娘的表情,掌控著速度幹她。

    我雙腿分開丈母娘的大腿,依然堅挺的肉棒斜著向上,一挑一送,又回到了丈母娘的身體裡面。

    「媽,你真漂亮。」我誇了一句。

    丈母娘一睜眼,從鏡子裡面真切地看見自己像條發情的母狗趴著洗手台上,頭髮散亂地搭在身上,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自己女婿賣力地抽插下前後抖動著,而下身不斷交替傳來的充實和空洞的感覺,配合著自己刻意壓低的呻吟聲,讓自己覺得從來沒有這樣的淫蕩。

    居然大半夜在自己女兒的眼皮底下,和自己的女婿躲在浴室裡面幹了起來。

    「媽,舒服嗎?」我一邊抽插著一邊問她。

    丈母娘閉著眼睛,享受著粗壯的肉棒帶來的刺激感受。嘴微微張著,想說什麼還是忍住了。

    我把肉棒抽了出來,停在丈母娘小屄的洞口卻不插進去,丈母娘突然感覺身體裡面一空,旋即把緊臀向後靠了靠,想貼著肉棒吞進去。

    我偏不進去。

    「媽,我幹你舒服嗎?」我又問了一遍。

    「嗯…」丈母娘臉紅地低低應了一聲算是回答了。

    「那以後,不準你再讓別的男人幹了,只讓我一個人幹你好了。」我霸道地說道。

    丈母娘沒有答話,這樣羞恥的對話,像丈母娘這樣嬌羞的女人是沒有辦法回答的。

    我也不強問她。

    「要是想要,就穿裙子。內褲也不要穿了,方便。」我教丈母娘和我交媾的暗號。

    丈母娘此刻居然擡眼從鏡子裡面看著我,似乎想說什麼,但還是不好意思又低下了頭。

    不管她,默認就是同意了,反正以後就是你不穿裙子,我想要幹你,一樣也是要扒光上。

    說完,扶著丈母娘的緊臀,開始衝刺。

    不管它九淺一深,次次都要到花心。丈母娘被我抽插得上身都趴在洗手台上。乳房貼在洗手檯面上已經變成麵餅了。也難怪,一夜被兩個凶悍的男人幹,即使是像我妻子這樣的女人也早就挺不住只有挨操的份了,何況已經徐娘半老的丈母娘。

    估計她那小屄等下就得腫起來,明天能不能下地還是個未知數了。

    不管明天了,今天怎麼著也得幹得她舒服才行。不然以後就沒有機會上了。

    狠狠地抽插,明顯地感到丈母娘的小屄有些鬆了,而且裡面已經淫水漣漣。龜頭在衝刺的時候被花心一股熱流澆透,丈母娘已經到高潮了。我再抽插了十幾下,就死死地拉著丈母娘的屁股向後,低吼一聲,一股陽精噴在丈母娘的小屄裡面。

    丈母娘癱軟在洗手台上,任由我使勁地在她身體裡射精,直到肉棒軟著滑出丈母娘的小屄。

    「媽,我幫你洗一下吧……」

    「別…蘭兒(我媳婦)晚上會醒來的……」知女莫若母,丈母娘適時地提醒我。

    「那我過去了啊。」臨走我還不忘捏了一下丈母娘的緊臀。

    今天時間有限,剛剛發現丈母娘好像菊花穴居然比較緊。看來是老丈人留給我來開墾的處女地。改天一定要好好開發一下。

    (三)

    早上醒來,老婆在收拾衣服,嚇了我一大跳,以為老婆發現昨天晚上我和丈母娘的好事了。再看看她臉上的神情,似乎一點事情也沒有。

    「收拾行李幹嘛啊?」

    「哦,單位剛剛打電話,說上海那邊分部出問題了,讓我趕緊去看看。」

    老婆是單位的銷售總監,要是她親自出馬,估計事情還是比較嚴重的。

    「我過去看看,估計快了兩、三天,事情麻煩點估計就得一個星期了。照顧好家裡,特別是媽,有空帶她出去玩一天散散心哈。」老婆喋喋不休地交代著。

    「放心,我肯定會照顧好的。」

    照顧丈母娘這樣的事情,當然是必須女婿了。我心裡已經樂開花了。

    把老婆送到機場,看到飛機起飛。我馬上給公司打個電話,請了一天病假。老婆一走,兒子在幼稚園全托,明天就該接回來了,趁著今天這個大好機會,可以把丈母娘扒光了在家狠狠地幹一天了。

    打完電話,美滋滋地開著車回家了。

    開門的一剎那,丈母娘怔住了。看著我送老婆出們,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

    馬上就反應過來,知道今天估計又沒有好事了。

    掩上門,一把將丈母娘摟在懷裡。像摟著自己老婆一樣,很自然地就把手伸到丈母娘寬鬆的薄羊毛衫裡面,一把握住了丈母娘的乳房開始揉搓起來。

    「媽,你看它都向你敬禮了。」我努著嘴看著自己已經暴漲的肉棒,狠狠地捏了一下丈母娘的乳頭。

    丈母娘聽到這裡,身子一軟,就癱在我身上。都是過來人,知道下面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抄起丈母娘的身子,直接奔沙發,把丈母娘放在沙發上,迅速把自己的衣服脫得乾乾淨淨。丈母娘看著我暴漲的肉棒臉一下子就紅了,昨天光顧著幹了,丈母娘估計也沒有看到這個把她弄得欲仙欲死的東西這麼粗壯。

    壓在丈母娘的身上,順勢把丈母娘的薄羊毛衫推上去,丈母娘裡面居然是真空的,丈母娘有裸睡的習慣?還是知道我還要來幹她,所以自己早早地就剝光了等我?

    「媽,你真漂亮。」我挑逗著她。

    丈母娘閉著眼睛等待著我的下一步動作。羊在虎穴,已經沒有掙紮的必要了。還不如痛快地享受久違的性愛,讓自己乾渴的小屄滿足地暢飲女婿的精液呢。

    我叼著丈母娘的小乳,慢慢地劃著圈,時不時還輕輕地咬住粉嫩的小乳頭向上一拉,手已經伸到了丈母娘的短裙裡面摳摸起來。丈母娘開始慢慢地呼吸有些重,嘴裡開始低吟地呻吟起來。

    家裡沒有其他人,可以痛快地和丈母娘大幹一場。我有些期待嬌小的丈母娘被我幹得嬌喘連連,淫聲叠起的場面了。

    「媽,你要是忍不住就叫出來吧,家裡沒有別人了。」我摳著丈母娘的小屄,淫笑地看著她的眼睛。手下開始就有些用力起來。

    丈母娘的乳房在我嘬弄下,乳頭開始硬了起來。下身也開始濕潤起來,看來丈母娘還真是不禁挑逗,這麼快就能幹了。

    肉棒有些漲得難受了,先發一炮再說,今天有的是時間,晚上再把丈母娘摟到自己床上睡。

    有些粗暴地扒下丈母娘的短裙和小內褲,分開丈母娘的雙腿,肉棒就直接頂在丈母娘的小屄洞口。

    「你慢點,啊!太大了,有些疼……」丈母娘居然羞答答地說了一句,臉隨即就紅了。

    主動張開腿讓自己的女婿幹自己,已經有些不好意思了。

    「嗯…你要舒服就叫出來。」話音剛落,粗壯的傢夥直接就插進了丈母娘還有些緊的小屄裡。

    「嗯………」丈母娘舒服地叫了出來。羞答答的叫聲讓人精神一振。

    提著丈母娘的腳踝,把丈母娘的大腿分得更開,這樣插得更深。

    丈母娘在我打樁似的的抽插下,叫喚得更加歡了。右手主動扶著自己的腿,讓我的身體進入得更深。想不到逼姦丈母娘後,丈母娘居然這麼放得開了。昨天還悶著被我幹的身體,今天居然擺出一副求歡的姿態。

    是不是女人都是這樣,一旦被男人狠狠地幹了一次後,就不再那麼矜持,反而變成一個蕩婦,脫光了等男人幹呢?連丈母娘平日裡這麼端莊的一個女人在床上都不能免俗了。

    我賣力地幹著丈母娘,身下的丈母娘被我用力的抽插,鼻尖已經微微冒汗了。小乳已經被我揉搓得有些紅了,小屄也有些腫了。看來昨天那兩場肉搏大戰,讓丈母娘有些虛脫了。早上我又開始求歡,丈母娘已經是挺著身子在滿足我。

    越是這樣,就讓我越是沒有憐惜身下丈母娘的想法。我操起丈母娘兩條白嫩的小腿扛到肩上,讓丈母娘的小屄完全暴露在我的身下,順手拿了一個靠枕放在丈母娘的頭下,這樣丈母娘能清楚地看見自己女婿粗壯的傢夥在自己小屄裡面抽插。

    我單腿跪在沙發上,拖著丈母娘的腿往自己身體靠了靠,肉棒一挺直接沒入丈母娘的小屄中間,丈母娘疼得上身一挺。

    「媽,你真棒,看!都進去了。」我扶著丈母娘的頭往身下看,丈母娘紅著臉看著兩個人交媾的地方,自己的小屄居然把女婿那粗壯的傢夥全部吞了進去。兩個人的陰毛交錯在一起,實在是淫蕩至極。

    發力,不斷地抽插,嬌小的丈母娘在身下呻吟,抖動,已經挺立的乳房隨著抽插顫抖著。整個房子裡飄蕩著丈母娘的嬌喘聲和我粗重的呼吸。

    向前壓,把丈母娘嬌小的身體折成一個「V」字,丈母娘挺立的雙乳已經貼在她腿上了。我吻著丈母娘的小嘴,身體不斷地下壓,進去,再出來,再進去。丈母娘已經被我幹得有些接不上氣了。

    抽插了近百下,再也忍不住,頂住丈母娘的緊臀,一股濃精直接射在丈母娘的小屄裡面。丈母娘在我的激射下身體抖動得更厲害了,平坦的腹部起伏著,看來丈母娘是結紮了,沒有後慮地直接把我射出的精液吸了進去。

    肉棒還在丈母娘的小屄裡,含著丈母娘的胸乳,慢慢地撫摸著丈母娘白皙的身體。女人做愛後都是需要男人的撫摸的。

    丈母娘抱著我的後背,滿足地閉著眼睛,櫻紅的小嘴舔著我的耳朵,看來丈母娘不僅是在身體上已經接受了我,而且精神上已經被徹底擊潰,完全沈淪在和自己女婿的肉慾當中了。

    「你今天不上班了嗎?」丈母娘擡著眼問我。

    「你想不想我去上班呢,呵…呵……」我笑吟吟地看著身下的丈母娘。

    「我想今天在家陪你,媽。」

    「誰不知道你壞心思。」丈母娘假嗔著笑了。十分嫵媚。

    「蘭兒讓我好好地陪陪你呢。我得好好孝敬您啊,呵…呵……」

    「壞透了,當初都怪我沒有看出來。」丈母娘用指頭輕輕地點了我的額頭一下。

    「那我就要更壞一些了,呵…呵……」說著使勁地捏了一下丈母娘的乳頭。

    丈母娘呻吟地閉上了眼睛。

    「媽,我還想幹你。」

    「嗯…」丈母娘像答應了一樣嗯了一聲。

    我站了起來,看了看客廳,突然看到丈母娘平日裡健身的健身球,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媽,你換件衣服吧。」

    「身上髒死了,換什麼衣服?」丈母娘慵懶地回答著。

    我轉身走進丈母娘的房間,拿出了丈母娘健身時穿的緊身衣服。

    「幹嘛,我現在不想動了。」

    我扶著丈母娘,脫掉她肩上的羊毛衫,把她健身的緊身小衣服套上去。果然是很誘人,還有些堅挺的小乳被緊身衣一裹,輪廓畢現,乳頭驕傲地凸現在衣服下,隆起的陰阜讓人看了就有一種想扒光了衝上去幹的念頭。

    環著丈母娘的緊臀,抱著她來到健身球旁。我讓丈母娘趴在健身球上面,揉搓著丈母娘的緊臀,慢慢地把丈母娘的緊身褲又褪了下來,扶著還有些耷拉著的肉棒走到丈母娘前面。

    「媽,你刺激它一下吧,要不然不幹活了。」我把肉棒貼在丈母娘的臉上。

    丈母娘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握著我的肉棒,稍作猶豫,還是張開嘴含著了。舌尖在龜頭上舔吸著,時而慢慢地把它裹緊吞進去。肉棒慢慢地開始有些反應,開始在丈母娘的嘴裡摩挲著,我扶著丈母娘的頭,開始慢慢地插著丈母娘上面的這個洞。

    這一天不到的功夫,丈母娘除了菊門還未曾迎客之外,其他兩個洞都被我幹了。

    想到這裡就很得意,看著趴在健身球上的丈母娘一隻手撐著地,一隻手扶著我的肉棒在替我口交,嬌小的胴體隨著我的抽插動作前後移動著,肉棒猛地就開始暴漲,丈母娘「嗯」地一聲把肉棒吐了出來。

    「捅死了我。也不打個招呼。」丈母娘有點不習慣這麼粗大的傢夥一下子把她頂得差點暈了過去。

    「它要幹你了。」我淫蕩地說道。

    走到丈母娘身後,分開丈母娘的雙腿,用力撐開丈母娘的緊臀,頂著丈母娘還微張的小屄,「噌!」地就滑了進去。

    「哦………」丈母娘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我幹了,不過這樣的姿勢,限制了她小屄張開,緊裹著我粗大的肉棒,還是感到有些很疼。

    健身球有些變形,上面趴著我嬌小的丈母娘,我岔開雙腿騎馬蹲襠式,挺著肉棒抽插著身下嬌媚的丈母娘。

    隨著我的抽插,健身球慢慢地向前移動,肉棒沒有頂到花心就滑了出來。

    丈母娘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把一隻手反過來抱著我的屁股,讓我肉棒一直頂到她的花心。

    我握著她細腰的手開始把她的緊身衣推上去,用力地握著她的小乳往後拉,再送出去,又拉回來。感覺就像兒時騎竹馬的感覺。

    這個姿勢真是很舒服,丈母娘也很舒服,雖然肉棒插進去的時候,撐著地的一隻手很費力地頂著。但是從下身傳來陣陣緊繃充實的感覺卻讓人沒有辦法拒絕。丈母娘被我幹的已經有些禁不住了,叫喚的呻吟聲越來越大。

    我揉搓丈母娘胸乳的雙手從丈母娘的胸部穿過去,反掰著她的酥肩,兩隻手的手肘還不忘記在抽插的時候擠壓著丈母娘的乳房。

    丈母娘整個身體往後面費力的彎著,兩條玉腿已經被幹的無力地跪在地上。騎在丈母娘身上的我用力地幹著她,每次都要頂到花心才抽出來。

    斜著插下去,龜頭撥弄著丈母娘小屄裡柔嫩的嫩肉屄衝刺著,丈母娘的身體彷彿被我刺穿了一樣在叫喚著。龜頭已經帶著丈母娘不斷湧出的淫水出來,丈母娘居然被我幹得冒白漿了。

    放開丈母娘讓她趴在地上,丈母娘已經癱軟得像一攤爛泥似的,我慢慢地抽插著,不能這麼快就給她了,還有一個洞沒有進去,藉著丈母娘的淫水,我慢慢地用手指捅開丈母娘漂亮的菊門,慢慢地讓她適應著菊門被插進去的感覺。

    丈母娘已經被幹得要死了,哪裡還有力氣管我伸進菊門的手指,小屄裡面的肉棒還在不斷地抽插她。

    菊門已經進去了一隻手指,我再把一根手指又慢慢地插了進去。

    「疼……」丈母娘叫喚著。

    「我輕點啊,媽。一會就舒服了。」我慢慢地把兩根手指都插了進去。丈母娘臉上已經扭曲了,看來確實是沒有被人開發過後門。好歹終於讓我給丈母娘開了一次苞。

    把丈母娘小屄的淫水塗抹到她的菊門上面,肉棒快速地在丈母娘小屄裡面抽動了幾下,我拔出來,直接頂在了丈母娘的菊門上面。

    沒有猶豫,直接頂了進去。媽的,真是舒服,和妻子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讓我走過後門,居然把丈母娘的後門先走了。

    「啊…」丈母娘昂著頭,表情很痛苦的樣子,左手伸過來擋著我繼續前進。

    「好痛!快出來,你幹下面吧。」

    丈母娘祈求著我,居然讓我幹她的小屄代替。

    「一會就不痛了,我慢點啊。媽……」我哄著丈母娘讓我幹她後門。

    我把肉棒放在丈母娘的直腸裡不動了,讓她的菊門慢慢張開,習慣我的肉棒。過了一會兒,開始慢慢地抽動起來。丈母娘痛的整個上身都貼在地上,只有緊臀趴在健身球上,兩條玉腿使勁地夾著健身球。

    慢慢地抽動了一會兒,丈母娘似乎開始有些習慣了,不再叫喚得那麼厲害。只是插進去的時候嘴裡不停地吸氣。

    我已經有些忍不住了,本身已經在丈母娘的小屄裡面抽插了半天,緊繃的菊門差點夾得我一下子要射了。我摁著丈母娘的兩瓣小屁股,開始快速地在丈母娘後門裡面抽插起來。

    抽插了幾十下,再也忍不住,直接就在丈母娘的菊門裡面開始噴射起來。

    整整一天,丈母娘都沒有穿衣服,洗澡的時候又被我在浴缸裡幹了一炮。晚上磨蹭了一會兒,終於把丈母娘抱到她女兒的床上,又在她小屄和菊門裡面射了兩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