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他她

她他她

  文澤的房間是一個套房,一邊的牆壁做了一排的衣櫃,文澤走近其中一個衣櫃,從褲子裡拿出一條鑰匙,這是文澤的密秘,因為父母忙於工作,所以也沒注意到他有一個衣櫃始終是鎖著的!

    而文澤的心卻也“撲通撲通”的跳著!打開櫃門,這是訂造的衣櫃,所以有四個抽屜在下面,上面是掛外套的地方,但是,文澤卻掛滿了許多不屬於他的衣服……彷彿是一個女孩子的衣櫃,裡面幾乎各式的衣服都有。

    文澤脫去了全身的衣服,由抽屜拿出一個機台,一端有兩條電線,頭端各有一個夾子,他把夾子夾在老二的兩邊,按下機台上的開關。

    “啊~~”

    因為這是一個簡單的千人震,也是偶然的機會讓文澤知道這個方法,因為每次換裝時,老二都會因為太興奮而高高舉起,他用這個方式會使老二約數個小時不會有反應。文澤試著打手槍,不過老二卻像戰敗的鬥雞,低低的垂著頭。

    文澤露出滿意的笑容,他拿起了一雙黑色的連身網襪,坐在床邊,慢慢的穿上。這雙是文澤跑了許多家情趣商品店才找到的,穿上它,只剩頸部以上及雙手露在外面,全身都被這黑色的網襪包覆著,跨下還有一個洞,本來是方便女人尿尿用的,文澤則把老二掏出來,有時文澤便是穿著它打手槍,非常方便,不會弄髒。

    接著他又拿起一件黑色的馬甲,這是他最喜歡的一件,因為穿脫非常不便,更容易激起他的興奮。他穿上馬甲,而這件馬甲因為拉鏈在背後,一個人是穿不上的,但文澤卻有一個獨特的方式,他利用在牆上的掛鉤,將拉鏈頭鉤上,再慢慢蹲下,使得拉鏈拉到頂部。他又取來一個項圈,繫在自己頸上,“喀”一聲,他把項圈的圓環和拉鏈頭鎖在一起。

    文澤又打開抽屜,拿起一個包包,走到書桌前坐下,文澤打開包包,把裡面的東西倒在桌上,原來裡面全是“香奈兒”的化妝品,包括口紅,粉餅,眼影,腮紅……一應俱全,並不輸一般時下流行的女人。

    文澤先拿了一個化妝棉倒上保養品先按摩一番,接著拿起粉餅,口紅塗塗抹抹一番,口紅塗的是一般女孩也不會輕易嘗試的大紅色,文澤抿了抿雙純,那紅的發亮,似乎要滴下血來,因為文澤本來就比較秀氣,經過一番的打扮,真是一個標緻的美人兒。

    接著他又走回衣櫃拿起了一頂假髮,捲捲的,好似燙過,長度到他的肩下。此時的文澤,若不知情的人,很難想像他是男生。文澤在鏡子前面看了好一會,若不是老二電擊過,早就高高豎起了。

    “爸媽到日本一個月,我得好好利用。”

    文澤的父母開貿易公司,經常出國。這次是文澤五專最後一次暑假,因為沒當兵,不能去。

    文澤挑選了一件連身的黑色洋裝,在腰間背後還有一個蝴蝶結,打上一條絲巾,不然項圈就露出了;穿上一雙兩寸半高的高跟鞋,文澤似乎很有天份,一般女孩穿這樣高,早就不會走路了。

    文澤又照照鏡子,仔細的看了一看,沒有破綻,放心的背上“香奈兒”新款的皮包,鎖上房門,準備到SOGO逛一逛。

    文澤在家門口招了一輛計程車,告訴駕駛目地地後,一直看著窗外,但是發現似乎有人一直看著他,原來司機利用後視鏡一直看著他,露出詭異的笑容。文澤心裡暗喜,妝扮得太好了,一方面又有點不安。

    “SOGO到了呀!你要去哪?”文澤叫著。

    司機卻似乎沒聽到,繼續往前開。文澤想要打開車門,卻打不開,突然司機回過身,用電擊棒電了他一下,文澤昏了過去。

    燦明原來是一個貿易公司的老板,自從發現了老婆有外遇,對女人便產生了恨意,結束了公司,改開計程車,專找打扮風騷的女人下手,因為多半是風塵女人,她們多半不願聲張。

    “你醒啦?”

    “這是哪裡?!”文澤大叫。

    他四處看一看,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燦明雙手在文澤腿上遊走:“好性感呀!黑色的網襪……”

    突如其來不禁使文澤打了一個抖擻!文澤從沒在扮女裝時被其他人摸過,更何況是陌生人。

    燦明手越來越不老實不停的往上摸,突然覺得不像內褲的感覺,掀開文澤的裙子一看:“哈!好特殊的裝扮。”

    燦明伸手拉下洋裝的拉鏈,此時因為文澤雙手被綁在床頭兩端而無法抵抗,燦明脫下了洋裝,文澤臉上浮現了羞愧的表情,因為現在躺在床上的“女人”只穿著連身的褲襪和馬甲。

    “還有個狗項圈!哈!哈!!”

    “你是被包的性奴隸呀!!”此時燦明雙手仍在文澤大腿與胸前撫摸著。

※ jkforumnet | JKF

    “讓你看看我的傑作吧!”

    “奴隸過來!”

    文澤聽到一陣鐵鏈在地上拖的聲音,燦明取來一副手銬,把文澤手上的繩子解開,卻雙手銬上了手銬在背後。

    文澤仰起身,看到地上有一個裸體的女人,全身被鐵鏈綁著,胸部用鐵鏈綁了一個橫“8”字,兩個奶子紅通通的更顯得大。因為綁著的關係,女人無法站立,像隻狗似的在地上爬,嘴裡因為塞了一個球,口水不停的由嘴角滴下……



    燦明伸腳在女人身上踹了兩下:“死婊子!”

    原來這是燦明的老婆——淑芳,因為外遇被發現,就被這樣鎖著已經快半年了,燦明始終鎖著她。吃飯時就用一個碗放在地上,讓她像狗一樣的吃;洗澡就被牽到廁所,燦明用水沖她,順便也大小便。

    文澤心中很害怕,突然嚇了一跳,因為從來沒有看過一個活生生的女人被虐待,只有在影片中看過,所以老二不禁豎了起來,雖然馬甲很緊身,但那裡還是突起來了。

    燦明雙手也正好摸到,“奇怪?”雙手又再摸了摸,覺得不對,右手伸到桌上拿了把剪刀,把文澤的馬甲剪開了一個洞。

    映入燦明眼中的是一根直挺挺的老二,而且因受到刺激,龜頭上的洞流出不少淫液。燦明兩手握住文澤的老二,上下的移動,文澤想伸手阻止,但因雙手被銬在背後,無法動彈。

    “原來是個男生,這下好玩了!”

    燦明把老婆拉到文澤身邊,解開嘴裡的球,把老婆的嘴貼近文澤的老二。

    “好想吧?”接著把文澤老二放到她口中,她使勁的吸吮。

    “不要哇!”文澤大叫。

    燦明把球塞到文澤嘴裡,皮帶在腦後綁上,文澤頭一次被這樣,差點無法呼吸,嘴裡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經過燦明老婆一陣吸吮後,文澤由龜頭射出許多白色液體,她含在嘴裡正想吐出,燦明用力壓著她的嘴:“吞下去!”

    “還有地下的!”接著用腳把她頭壓下,命令她舔乾淨!

    接著燦明用膠帶在她嘴上繞了幾圈,把淑芳拉到牆角,那裡有一個木箱,箱頂有一個洞。文澤正不解時,燦明把淑芳推進木箱,那是一個很小的箱子,淑芳只能屈著身體,頭由箱頂穿出。

    文澤一驚,心裡很害怕,不知自己會如何?

    醒來後,文擇發現手上的手銬解開了,但是換上的是腕銬。那是一個皮製的手銬,上面鎖著一把鎖。文澤起身想離開,卻發現自己被一條鐵鏈鏈著,箱中的淑芳低頭睡著了。

    “你醒了!”文澤正由外面走來。

    “好好的男人不當……嘻……”

    “喔!忘了,你不能說話。”

    “小美人……”燦明推了一個鏡子到文澤前面,文澤臉上的妝被淚水弄得一團亂,他羞愧的低著頭。燦明拿了一條鐵鏈鎖在文澤頸上的項圈上,把他馬甲的拉鏈扯下:“去洗一洗吧!我的美人。”

    文澤脫下了馬甲和網襪,打開水龍頭使命的沖,把臉上花掉的妝死命抹去。洗完後的文澤一絲不掛,只剩下頸圈和腕銬。

    燦明丟了一件褲襪到文澤面前:“穿上它!”

    文澤拿起了褲襪準備穿上,老二卻不禁的漲大。

    “一個女人怎會這樣?”燦明說道:“我有辦法!”

    燦明想到以前老婆因車禍受傷,脊椎常會痛,醫生曾私下開了一些麻藥。

    “這可以試看看!”說著走到床頭櫃旁取出了一罐藥水與針。

    文澤看到大吃一驚,下意識的想跑,但被栓著跟本跑不遠。燦明把文澤壓倒在床上,手反鎖在背後,拿起灌滿藥水的針,一手握住文澤漲大的老二,準備紮到文澤的老二上。

    “啊~~”文澤大叫一聲,針已刺進龜頭,只覺一陣刺痛,緊接著是一陣腫漲。過一會老二消下去了,而且也失去了感覺。燦明用針頭往他龜頭上刺,只見鮮血流出,文澤卻沒一點感覺。

    “這樣好多了。”燦明取來了一根假陰莖,放到文澤嘴裡來回抽動。文澤從沒如此受虐,眼淚不禁又掉下來。

    燦明在陰莖上抹了些嬰兒油,把文澤推到地上,坐在文澤背上,將假陰莖插入他肛門中來回的抽動。文澤感到四肢無力,一股股便意湧上。

    燦明使勁的把它塞進肛門,“啊~~”文澤痛得大叫,此時假陰莖只剩短短的一節夾在縫中。

    文澤穿上一雙黑色的褲襪,隱隱約約看到雙腿,令人不禁暇想。燦明拿來了一條尼龍的內褲,上面還有一條皮帶,看起來很小件,文澤穿上才發現那有伸縮性,穿上後非常合身,胯下幾乎沒有半點空間。文澤擔心,如果麻藥過去勃起的話……

    燦明在文澤穿上後繫上皮帶,在後面加上了一道鎖;又拿來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大概有四寸吧!鞋跟只有原子筆般粗,踝上一樣有一條皮帶。

    原來這都是燦明老婆的衣物,自從外遇被他發現後,他一直在想著如何虐待她,所以很多衣物都經過了改良。

    文澤穿上後只覺腳底一陣酸麻,加上假陰莖塞在肛門裡,一陣陣感到渾身無力,跌倒在地上。燦明在文澤腿上來回的撫摸著,文澤感到一陣快感和意外,若在以前老二早已翹得老高,但現在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燦明擡起文澤的右腳,一手把皮帶在腳踝繞了二圈,再加上一道鎖;接著再換左腳,接著又把雙手反鎖在背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