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女刑警的故事

我與女刑警的故事

  在部隊服役幾年,因為是農村戶口,沒有工作分配,被區公安分局招去做保安。由於在部隊練就的一手好槍法和格鬥本領,我被留在分局機關,主要是負責機關的安全,不久,我當上了機關的保安隊長,職責是管理那幾個保安,這樣我就不用三班倒著值班了。該分局刑警隊是一獨立的辦公樓,他們給了我一套內外兩小間的房子,讓我住那兒,條件就是幫他們招呼辦公地的安全和晚上接電話,這樣我雖辛苦些,但總算有個落腳的地方了。

    她也是單身一人在分局,愛人在外地,所以吃飯我們同在食堂,晚上沒有案子,單身漢們湊在一塊打打拖拉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倆就成了鐵定的一對,即使別人先來,也會把位子讓好,因為她好勝心強,輸了總和人爭長論短,而我除了牌技可以,從不和人爭,她要埋怨,我最多也是一笑了之。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在食堂吃飯的碗放到一塊了,她要是先來,會幫我把碗洗好,有好菜也會幫我先來上一份,當然我也會照此辦理。晚上打完牌,整理桌椅打掃衛生的事當然也是我幹,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會幫我,或是站在們外等我,她會和我並肩同行,有時議論剛才的牌局,說得高興時她的身子會往我的懷裡貼。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是我小房間的常客,休息時她會常來我房間聊天,我的房間常常傳出她爽朗的笑聲。這一切很自然,我從來沒敢多想,因為她是很多人望而生畏的女刑警,我是臨時工。

    夏天到了,中午休息的時間長了,她有時也不回家去休息,吃完飯就來我的房間吹牛,有時我頭天換的衣服沒有洗,她會幫我洗,有時她上班會把自已的衣服帶來,中午和我的一塊洗,有時會把她的內褲和我的曬在一塊,我們好像一對小夫妻,我有時不讓她這樣做,她問為什以?我說別人會說閒話,她說「怕什麼?誰喜歡說就讓他說去吧,我才不管呢!」,這位在別人面前凶神惡剎的女刑警,在我這個臨時工面前卻很溫順,她小鳥依人,甚為可愛,到這時我似乎開了竅,晚上開始失眠,老想著和她在一起,老想著讓她穿上警服和我做愛。

    和往常一樣,她吃完中飯又來我房間吹牛,我說中午要休息一下吧?她說你睡吧,我就在你這兒坐會,我說那怎麼行呢?我要她睡我的床,我自已在椅子上靠一下,她說什麼也不肯,最後我睡了床,可她俟著我的床往地下一躺,她說地上涼快,她在家也喜歡睡地下,我只好由著她。我起來把前面的紗門從裡面插上,木門卻不敢關,機關大院裡人來人往,一男一女要是插上門,人家會怎麼看呢?插上紗門,在外面看我的門是開著的,要是有人找,一下子也進不來,我們一個床上一個床下,近在觸手可及,睡了快一小時了,都翻來覆去睡不著,我問她怎麼還沒睡著?她卻反問我,你為什麼沒睡著?這句話對我似乎是個挑戰,我說一個大男人,邊上睡著你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我能睡著嗎?她冷笑一聲,「嘿,你還知道自已是男人?」這話激起我極大的慾望,但我還是不敢輕舉妄動,我伸手試著去撫她的頭髮,她雙手抓住我的手往下拉,我順勢滑下床來壓在她的身上,觜湊上去就吻住她的唇,我們的舌絞在一塊使勁的吮,天熱穿的都很少,我用右手掀起她的警裙,隨即拉下她的內褲,沒有來的及看她的下面,手感告訴我,她的下面很濕,不用任何的前戲。。整個過程我感覺她很飢渴,內面也很緊,她好象很長時間沒過夫妻生活,在整理衛生過程中我問她,好久沒回家?她哼了一聲說,回不回去一回事。我聽不明白,但話中有話,因快上班了,我沒敢多問。

    婚外男女的情事,一旦有了第一次。就會不可收拾,我們倆想的就是找機會做愛,真是一天不見,如隔三秋,一周不做,就會丟了魂。這讓我度過了一段很美好的時光。有一次我發現我們單位後面山那邊是一個小山窪,那兒有些稻田,秋天谷子收起來了,稻草堆在田埂上,我告訴她那兒好玩,她很感興趣。

    晚上我帶她上那兒,我們坐在稻草堆上,摟著親著吮著,數著天上的星星,摟著心愛的女人,你說那是多開心呀,我們天上地下,海闊天空地聊著,我們摟著千般柔情萬般愛地做著,做累了就歇會再做。我問她,你平時為什麼對人特別是對你隊裡的那些同事那麼凶狠?她說,我一個小女子,成天生活這一群大男人中間,而且都是一些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角色,你不狠點,不早就被他們吃了,連骨頭都不會剩!哦,原來是這樣。

    我問她,你老公我見過,挺好的一個人,聽說你對他不好是螞?她說,他性格很懦弱,夫妻生活也很無能,和他在一起,找不到一點感覺,她說著歎了口氣,搖了搖頭,在月光下,我看出她眼眶閃動著淚花,我說是有病?結婚時就這樣嗎?她說結婚不到一年,孩子還沒生下來,他就不行,我說怎麼個不行法?是不是你要求太高?她說每次折騰著進去了,不過五下他就洩了,能是我要求高嗎?我說應該有信心,可以治好的,她說不知看了多少醫生吃了多少藥,包括偉哥,都不管用。她說老公很要面子,千萬不能洩露他的秘密,所以我平時不回家,回去那麼折騰一下更難受,為了孩子,為了表面上的那個家,為了維護老公的自尊,我這輩子只能這樣了。



    我把她摟的更緊。她說和你在一起,高興一次是一次,只是難為了你。我回說,我從來就沒有幻想過我們間會有什麼結果,能有你對我這樣好,我這一生就知足了。我們摟的更緊,想起她那無能的老公,想起她這年紀輕輕的卻守著活寡,渾身充滿了力量,也不知做了多少次,她也不知自已有了多少次高潮,一直做到東方發白,我們才分頭回去。第二天,我見她走路腿有點不利索,我悄悄問她,她說你太利害,下面都腫了。

※ jkforumnet | JKF

    她的陰道與一般女人有點不一樣,那就是她的陰道口子很緊,而口子內面相對比較寬鬆的,因為她畢竟生過小孩,可口子為什麼會那麼小那麼緊呢?有一次在她辦公室,當時是白天,隔壁都有人,我們不敢做,我就掀起她的裙子拉下內褲,玩她的BB,我發現她的陰道口就只能插進一指,而且能把一指包的緊緊的,所以和她做愛時,陰莖在抽插時被她的陰道口子包夾得很舒服,我問過她,是不是生孩子時縫過針,她說沒有,生來就是這樣。

    她的膽子本來就大,加上兩性的誘惑,所以她為了做愛,往往是不管不顧的,可我混個保安做也是不容易的,弄出個什麼事,隨時都會丟飯碗的,再說我畢竟把她當小妹妹,總得對她的前程名譽負責,所以我還是處處小心謹慎。有一次差點弄出大事來。

    那是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氣溫很低,我剛洗了個熱水腳,正準備上床睡覺,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她,她說天太冷,不想回去一個人睡,要在我這睡,我說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我這差不多每天晚上都會有人找,要是被人發現咋辦?她說,下這麼大雪能有什麼事?我拗不過她,只好讓她一塊睡。

    我臨上床之前,把她的鞋。衣服全放到掛衣櫃內,把她的手機也關了,我說要是有人打你手機,在我這兒響了,咱不是不打自招嗎?我赤身鑽入被窩,你說這大冷天,一個單身漢,能摟著一個赤條條的年青女子睡覺,說多爽就有多爽了。我告訴她,如果晚上有人找我,你就穿上衣服,先在掛衣廚裡躲一下,她說,不要自已嚇自已,沒有事的,我說虧你還是刑警,遇事得有個預案吧,她不耐煩的說,好好,聽你的還不行嗎。

    我們摟了一會,在她的裸體上,我又是撫又是吻,把她弄的氣喘籲籲的,她示意想插入,我翻身壓上她身體,硬挺的大棒直插她,還沒來得及抽動,一陣緊急的敲門聲將我們驚呆,我輕聲說不是有人發現你進來,人家來捉姦吧,她說注意了,沒人看見呀,我冷靜下來問,誰呀?隨即是隊長的聲音,說發了兇殺案,起來,要出現埸,我大聲應說好,小聲讓她趕快起來,先躲衣櫃去,待我把人帶走,你再回床上睡,她有些哆索,不知是冷還是嚇的,我讓她鎮靜,千萬不要出聲。

    安置停當,我開門,還只隊長一人,隊長一閃身鑽入我屋內,說外面好冷,我只好讓隊長坐,隊長讓我打電話,通知隊員來這集合,我打了隊內所有人的電話,然後報告給隊長,他們馬上都會到,只有女警關機,隊長說隊內一再強調不準關機的,不守規矩的東西。人們陸續來了,來的早的,有坐下也有在我房間每個角落遛遛的,還有人開玩笑說,這冷天,隊長沒有弄個妞暖腳?還要屋內找找,真是弄的我直出冷漢,我想她在櫥櫃內肯定也不好受。隊長發話救了我,說不要鬧了,我們先走吧,邊走邊等人,時間長了,不要把現埸弄糟了。

    現塌很慘,一見那塌景,把一切都忘了,隊長迅速作了分工,大家緊張有序地工作,很快案子便有了眉目,基本上可以斷宣情殺,男人在外有女人,妻堅持不離婚並要告發,被活活掐死在床上,疑犯已被控制。我們一直到淩晨才回隊。

    雪越下越大,一直到住房門口,我才想起屋裡還睡著一個美人呢,我沒讓其他人進我房間,大家也都困了,各自散去。我三下五除二,脫衣上床摟住美人,她問了下案子情況,我如實告訴她,聽後她沈默良久後說,情到深處人就會失去理智,兩條人命一個家庭就這樣完了,人還是要有理智,要控制自已的慾望。

    世上沒有不散的宴席,不久,她被調距老公很近的本系統下屬的一個單位任個副職,臨別之前,我們又來到了那個小山窪,她告訴我,外面對我們倆有風言風語,領導怕我們出事,以照顧夫妻關係的名義,對她作了安排。她感謝我讓她做了一段時間有滋有味的女人,希望我在這好好幹,以後還有機會,她會常和我聯想系。我們相擁灑淚而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