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出的漏網鏡頭

露出的漏網鏡頭

  (1)

    已經想了好久要將自己這些日子拍照的一些情況寫下,因為許多事件或是更刺激的卻往往無法如實拍出,因為常常自己也是事件主角之一,或發生當下實在突然,無法拍下和沒寫下,許多事件隨時間流逝也讓我淡忘,現在想寫許多也都距今不遠,想到多少寫多少,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

    想想自己從交女朋友開始就喜歡女友穿著清涼,更在許多次女友無心的走光讓我發現雖在當下有些懊惱,但事後總讓我對走光過程特別懷念,甚至自己故意製造女友一些走光鏡頭,到後來變成刻意讓女友給人發現她走光。

    像現在更喜歡讓一些陌生人在不特定場合,只要自己有安全的把握讓人看到丫的身體,變成我出門最重要的事情,還從這裡得到莫名的快感,且一次次希望丫露出得更多,心裡常想真不知有沒有那樣國度:可以讓我能隨心所欲露出丫的身體又不至觸法,更希望那也一是個沒有監視器的地方,因為已經有好幾次拍完才發現,丫剛剛露出都被監視器拍下,我也只能對丫說:「沒人會一直盯著監視器看,所以不致會被發現,一段時間後這段會被自然洗掉。」

    說了一些廢話,還是說說一些沒拍到的事吧!

    話說給丫買了一件碎花白色衣服,買時已經覺得它很透明,因它整件衣服白色,碎花只佔百分之三十左右,其它都是完全透明的薄紗。這衣服在上車後讓丫穿上更讓我眼睛為之一亮(衣服式樣見【春光乍現】98/12/2景點1圖,此處不準貼露點圖,看不到的人自己想像了),因為衣服穿在身上除了說有穿衣服外,該看到的、不該看到的三點都清楚。

    車子開在承德路上,我對丫說:「去Seven買東西吧!」說完將車停在馬路旁。因為Seven都是開在十字路口邊間,無論哪邊路口都一定有人在等紅燈,所以丫轉身要拿後座我的外套穿時,我抓著丫的手說:「幹嘛?」丫對我說:「穿這樣怎麼下車?」

    看看外面騎士車子一堆,我對丫說:「至少拉鍊不要拉!」丫瞪了我一眼:「外面人車那麼多,拉鍊不拉三點都被看光了,怎麼下車?」只是說完丫穿上外套卻也沒拉上拉鍊,只是下車後還是用手將外套拉住。見圖就知道因為是我的外套,所以長度還可將丫的屁屁遮住,雖然在外面看來只穿件短外套,但也惹得旁邊等紅燈的行人騎士側目。

    進去超商,商品走道上有位店員正蹲下來在幫剛剛補的貨貼價格,因為丫穿的外套有些短,引得店員也轉頭看一下丫。而此時的丫背對著店員剛好看到要買的零食,所以彎腰下去把東西拿起來看,但這一彎腰,外套和裡面衣服都自然上縮一些,讓丫露出的不只是屁屁而已,居然連陰唇都看到一部份。

    店員被這突來一幕看得目瞪口呆,原本拿在手中的貼價格機竟在同一產品上貼了好幾個,直到看我走到丫旁才恍然回神,而丫卻一點知覺也沒有,繼續挑她的零食。

    挑了幾樣零食後,丫因為雙手都拿了東西,所以沒手可以再將外套拉住,所以外套就自然敞開,我在旁邊看丫她不動時,隔著碎花衣服下面卻可以看到黑黑一撮;當丫走動時,胸前兩個「奶奶頭」是走一步露出一邊。

    有位媽媽迎面走來,那位媽媽起先楞了一下,還對丫的身體一直打量,害丫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只能將手上的零食一手放下面、一手放胸前,但衣服本身還是透明的,怎麼遮都遮不住衣服後顯露出的胴體。那位媽媽走過還回頭看丫,甚至繞一圈又面對丫還是盯著看。

    丫對我說:「都是你害的!要人家穿這樣。」而我對丫說:「隱約不是很清楚啦!就是看不清楚才要對你一直看。」但這理由連我都無法說服。

    選完零食要結帳了,剛剛那位男店員也回櫃台在結帳,我故意選剛剛那男店員結帳,而丫也將她雙手的東西往櫃台放。少了東西遮掩,丫的外套自然敞開,裡面那件透明碎花衣呈現在店員眼前,兩邊胸部雖然被外套遮住大半,但下面卻沒一點遮掩,明顯看到丫白色透明衣服內竟沒一物,遮了兩點卻露出最重要的一點。我手還在櫃台下面將外套衣角拉住,以防丫又將外套拉來蓋住裡面的衣服。

    我瞄一下丫,再看一下店員,只見店員盯著丫半身,目光都無法離開。我不禁說:「算帳啊!」店員見狀有點結巴的問:「要、要、要……要不要袋子?」我說:「不用了,環保嘛!」

    見店員拿東西刷價格,眼睛餘光卻不時往丫身上飄,看得丫想將外套拉來蓋住身體,只是我趕緊再將丫的手緊握,不讓她同手去拉外套。而這一切卻讓旁邊的女店員看在眼裡,因為當時沒有其他人結帳,所以她也一直看著丫,還轉頭對幫我們結帳的店員笑,因為看他結帳得手忙腳亂。

    走出Seven,路口就是好多車正等紅燈,丫雙手拿著剛買的零食愉快地和我說著話,這同時卻吸引了路口所有人的目光,每人幾乎不由自主地往丫身上打量。而我將腳步加快,因為好多人看著丫,那白色碎花衣服在陽光下顯得更是透明,讓人幾乎直接可以看到丫的身體。

    更有幾個騎士開過了還回頭看,看得我都有些緊張,因為有在太多人了,當下還想著萬一被哪個腦筋不對勁的人報警說我們妨害風化,那該如何是好,只好更快步走向車內。

    丫很是奇怪,平常若是穿這類衣服出現在一堆人前,我鐵定又唸又罵的,但如果帶她去買個東西,丫卻把心思都放在買的東西上面,即使只買個很便宜的東西,所以到上車丫居然沒對我說什麼,雖然剛剛才被千百雙眼睛盯著。

    上了車,丫將外套脫掉,只穿那件碎花的白衣,這衣服單穿上看起來應該說是性感睡衣比較適當,而坐著衣服長度只剛好蓋住下半身毛毛的部位,而衣服左右兩側的布料還是圓弧狀,所以會往上縮一些,側面看衣服也只遮住丫三分二的屁股。我看看丫穿這身衣服,腦中就只有一個念頭:『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車將到紅綠燈,趕忙迴轉開進加油站。進加油站選了個男工讀生來加油,車停好我將駕駛座旁邊的窗戶完全打開,丫看我窗戶全開,回頭要拿後座剛剛的外套,我說:「幹嘛?又沒要下車!」

    「不拿外套會被看光。」丫說,看看我沒有要讓步的樣子,丫只好將兩腿縮到椅子上抱住雙腿以遮住她的身體。

    我下車對工讀生說「95加滿」就去上廁所,上完廁所卻看到我車旁邊除了原來的工讀生外,還有兩個工讀生在加油島,另一邊卻都往我車內看。我走到車子旁才發現原來丫將雙腿縮到椅子上後,側身靠在她旁邊的門上。

    如此姿勢是丫要遮住自己身體,但此姿勢讓人從兩條腿中的縫細看去,下半身居然沒一點遮掩,更讓丫的陰唇對著外面,而丫竟一點都沒察覺,一直保持著這姿勢。對此光景誰不會多看幾眼,直到我慢慢走到車旁,三個工讀生才將目光依依不捨移開。

    我站在車子旁等加完油,突然對丫說:「唉啊!我錢不夠,但現金降2‧5元,你幫我先付一下。」說完又對工讀生說:「你跟小姐收吧!」丫瞪著我,知道我是故意的,遲疑一下也放下雙腳去拿她的皮包。

    當丫放下她雙腳時,車內映入眼簾的是一位幾乎全裸的女性,工讀生顯出驚訝的表情,聽我說「向小姐收錢」,他竟把頭伸進我車內說:「小姐,1636元。」這樣等丫拿錢給他,丫只好打開她的皮包拿錢。等丫給了錢,工讀生竟還呆在那邊,直到我說:「找錢啊!」工讀生才如夢初醒拿錢走開。

    我坐回駕駛座,丫即催促我:「快開走啦!丟死人了!」我說:「錢還沒找誒!」

    工讀生找錢來,我說:「從那邊給小姐吧!」說完我自顧地將丫旁邊的窗戶也全部打開。工讀生趕緊繞過車子走到丫旁的窗戶,找了錢後鞠躬說:「謝謝光臨!」眼睛卻是沒離開過丫的身體,讓他這樣更近距離姦視丫真是爽啊!

    開出加油站,丫見我嘴角還在微笑,生氣的說:「人家被看光你爽什麼!」我說:「又沒少塊肉!況且美的東西本來有要大家來欣賞嘛!」

    只見丫拉下我褲子的拉鍊,抓出「弟弟」說:「要被看,下次你也這樣去加油!」我笑說:「要親就趴下來,還說這麼多!」一手抱住丫拉往身上,丫也順勢趴在我身上抓住「弟弟」送向口中,不斷地吞吐著。我手再往丫下面一摸,濕濕的哎!

    車往山上開,我選了一個轉彎處且空地蠻大的地方停下,此處視野不錯,可以看到整個山下景觀。我要丫下車只穿那件白色碎花拍照,丫說:「這裡車那麼多!有人經過不是被看光光?」

    我說:「車經過時妳躲到我車旁邊,誰看得到!」沒錯!我開的是休旅車,所以車身較高,正常來說若丫人在我車靠路旁那邊,來往兩邊車是看不到她的,所以我說:「等有車來妳就靠在車旁站著,別人如何能看到妳!」

    丫看下四週覺得應該對吧,就穿那件碎花衣服下車,我拿起相機「喀擦!喀嚓!」的拍著,若沒車經過,丫就離開車到馬路上讓我拍照;發現有人車來時,她就躲到車旁。

    當有車經過,丫躲在我車旁時,我還是繼續拍照,只是有件事丫並不知道,這山路轉彎處因為視線關係,讓來往車能早點發現對向來車,所以裝有一個凸面鏡,而從凸面鏡可以完全看到我車的另一面,就是當丫在我車靠路邊那一面時,從凸面鏡可以完全看到丫,而丫卻不知情,我心裡知道等下一定有好戲上演。

    本來都是車輛經過,總算有人從山下往上走來,丫見一位中年男子慢慢走近就躲到車旁,因我車停的位置有些斜,所以丫認為對方應該看不到她,安心的在我車旁等那中年男子走過,只是那中年男子並沒有照正常該走的路徑從我車前經過,而是越走越靠路旁,還一直向我的車方向走來。

    到距離不到十公尺時,車已無法擋住丫,丫沒料到有人會走到如此靠近她,竟也傻傻站著不知該如何是好,手拉著靠那男子方向的衣角,想把衣服拉長一點要多遮住一點屁股似的。

    丫就這樣靠我車旁側面對著中年男子,那男子也邊走邊打量著丫。眼見路旁站著一位穿著幾乎透明的女子,衣服裡面還空無一物,側面看到凸起的胸部外,竟連兩粒奶頭都隱約可見。雖沒正面對他,但側面看到光滑的大腿連到薄紗遮住的屁股,不禁讓人聯想到那神秘三角地帶會是怎樣的景像。

    這一光景讓那男子將腳步放緩,好像這幾步距離是永遠走不完似的,只是後來再看站在旁邊的我一眼後(幸好本人長得還算魁武)並未停下來,但也順著路旁最邊邊一直走到我車尾才轉彎往山上走去,經過後還不斷回頭看那凸面鏡,想當然他是從鏡內發現別有洞天。

    而丫卻還未發現為何那男子走來要往我們車旁靠,正常人走路看到有人,不是會繞遠些經過嗎?那人走過後,丫一直問我說為什麼?當發現那凸面鏡的「妙用後」,才曉得為何剛剛車經過轉彎我會將速度變成更慢。

    我還在車快轉彎時要丫將衣服拉起拍照,也是如此,甚至有駕駛開過時還會停下來回頭看,但若是只回頭,沒透過凸面鏡是看不到丫的。

    拍了不久,有輛車往山上開下,也在我們前面停下,丫見狀趕緊躲回車內。那車停好後走下一男一女,我對丫說:「他們在那邊剛好給我的車擋住,應該下來拍沒關係。」丫看了一下也覺得沒問題就下車繼續拍照。

  (2)

    下了車,丫本只穿了件白色碎花衣讓我拍,我知道旁邊有人,因此拍起來特別興奮,要丫擺些撩人的姿態,只是這衣服既短又透明,正面看三點都可看得清楚,旁邊又常有人經過,所以我乾脆要丫回車上換一件針織衣下來。

    這件衣服本來應該是上衣,看丫若再穿上短裙,這衣服只蓋住短裙一半而已(衣服圖見「春乍_終極長度」),只是丫見我要她穿這衣服,對我說:「這衣服明明只是上衣,老是要人家穿這樣下車!」我沒說什麼,因為我知道丫只是唸唸而已。

    丫下車後我看她單穿這針織上衣,因為是針織,所以整件都是小洞洞,而且衣服穿起來不只短,它前面的兩邊還有約一公分的整排較大洞洞,所以從這大點的洞洞穿過可以清楚地看到皮膚,讓沒穿內褲都要一目了然,且胸部若隱若現的乳頭讓激凸也是明顯得可以。

    看丫站著有些猶豫,我只好說:「現在沒人啦!有人來妳就躲到車旁,別人也看不到!」說完見我拿起相機,丫仍是擺起姿勢讓我拍,拍照時偶爾會隔著衣服撫摸自己的胸部,只要手一擡高就將衣服往上縮一些,丫穿的衣服就變成只是上衣,下半身空無一物,所以毛毛自然地露出來見天日了。

    清楚點說,這衣服的長度應該這樣形容:我站著拍,鏡頭由上往下,只是覺得衣服很短很短,但只要我坐著拍、丫站著,衣服長度讓丫的毛根本無法遮住,這就是這件衣服的長度。

    拍了一會,丫自然地將衣服掀起一部份,讓整個下半身完全露出,還作勢撫摸著下體,儘量做出陶醉的姿態。此時我看一下旁邊那對男女,原本他們下車後兩個人各點了支煙抽,面對面靠著車旁彼此聊著天,但不知何時兩人都面向凸面鏡,像是看著電影一邊緊盯著凸面鏡看。

    丫還問:「他們有注意我們嗎?」我很自然地回答:「人家情侶一對,彼此聊天都來不及,誰要注意我們!」只是看他們的樣子,剛剛丫拍照的模樣他們都發覺了,既然前戲都演了,主戲怎可不繼續?

    只見丫兩隻手正自己搓揉著自己胸部,我說:「繼續!陶醉一點!」丫卻回我:「你以為拍電影啊?還要我陶醉點!」只是說話的同時,手也沒離開自己胸部,且動作還慢慢加快。平常丫若這樣,我一定放下相機到她身旁去「幫她」解決她的飢渴,只是今天我卻還是拿著相機繼續拍照。

    因為我發現旁邊那對情侶,兩人抽煙速度加快,看看凸面鏡還不時往我們這邊看來,那男的本來還要往前走來,看車背後是怎樣光景,但女的拉住他,最後還是盯著凸面鏡看。

    丫見我還只是在拍照,嘟起嘴巴示意我過去,我拍拍下面暗示說我「弟弟」還沒反應,丫動作更是加劇,將一隻手伸進衣服內,而這衣服經手伸進去,衣服當下縮到變成只能稱是上衣,因為衣服已經縮到肚子了,肚子以下完全沒有衣服可遮。

    突然聽到機車聲音,有機車從山上往下開,我說:「有車開來!」這時已經不用我多說,丫不是趕快把衣服放下,而是自動將衣服整個拉起,只是此時丫自己並不知機車開來,若從凸面鏡中看,可以完全看到她光光的身體。

    連那對情侶加上機車騎士已經被三人看光,若以前我一定會要丫趕緊將衣服放下,因為丫此時幾乎是全裸狀態,已經讓旁邊那情侶看得目瞪口呆,現在再多加一個機車騎士,風險又多了些。



    我卻沒開口說什麼,依然繼續拍我的相片,直到機車已來到車旁邊,丫才自己將衣服放下,只是那騎士並未就這樣開下山,而是開到比我車更靠近的山路旁還停下來,轉頭看著丫。

    這衣服從正面看也是該看不該看到的都可以看到,除了算有明顯激凸外,下半身更可以看到黑黑的一陀,這景像讓騎士表情一愣。

※ jkforumnet | JKF

    丫看到騎士居然停下車來看她,更是不知所措,兩隻手不知該遮哪邊,用手遮身體,動作覺得怪異;不遮,下半身又是像脫光般,想的同時,卻是什麼動作也沒做,丫竟只是呆住站在那邊,讓騎士直接盯著她。

    當下連我也不知該做什麼好,本想拍下騎士和丫,但卻沒把握對方入鏡的反應,若對方不願意,不知會有什麼結果,最後只好走到丫身旁擋住,讓騎士無法直接看到丫,騎士看到丫被我身體擋住,一下才又悻悻然騎車下山。

    騎士走後,我問丫:「怎麼會大辣辣讓人看?為何不躲到車內就好!」

    丫才恍然說:「對喔!我怎麼沒想到進車內?」

    我笑道:「少來!我看妳也喜歡被人家看吧?」

    丫說:「誰像你啊!這麼變態,老愛老婆讓人看!」

    此時連旁邊的情侶都走了,我們也上車往山上開,開一點路就遇有一個大轉彎,我將車橫停在轉彎儘量靠內處,這裡轉彎處空地較小,所以我們停了後已經沒什麼空間,不會像剛剛有其它車來停。我要丫站在靠近路邊的車側面,我到山路兩頭看,車子果然可以完全擋住視線,讓左右的人車沒辦法看到丫,看來車旁還算安全。

    我所謂安全,是可以讓丫脫光站在車外,即是有人車經過都不會發現車的另一邊竟有一位裸女,所以馬上將車門打開對丫說:「衣服丟進去吧!」

    丫將身上唯一一件衣服脫下丟進車內,身上已光溜溜,赤裸裸的站在車旁,卻還不放心的問我:「兩邊都看不到吧?」因為已經有車從我們旁邊經過了。

    最愛在戶外抱著光溜溜丫的我,看見丫全身赤裸當然一把抱住,另一手粗魯地往丫的奶子抓去,低下頭丫即將她溫熱的舌往我嘴中送,靈活的舌頭不斷在我口中翻轉。一會我卻對丫說:「吞下去!」然後刻意地吐了口口水,只見丫將口水迅速吞下。

    「甜嗎?」我故意問道,接著用嘴把丫的嘴封住說:「不夠我再多一點!」丫再將我口水完全吞進說:「哪有人親嘴還吐人口水!」我說:「親嘴不就彼此吃口水,多吃一點有何妨!」說完我又吐了口口水進丫的嘴中,兩個人的舌頭交纏在我的口水中,直到丫將這些口水都吞下肚。

    此時我抓胸部的手已經往下伸去,將最長的中指往丫的小穴用力插進,一堆淫水已將我手都浸濕,我只有將手指快速地進出丫的穴中,丫也不時發出低沈的叫聲。

    接著讓丫雙腳踩在我腳掌上,抱著丫慢慢往路旁靠,離開車子約有些距離,沒車子遮掩,旁邊車子經過都會看見我們,丫一邊呻吟一邊說:「不行!車子經過會被看到!」我卻更是往車子旁邊移動說:「不會啦!車子來會有聲音。」丫口中還是說:「不行!不行!會被看到!」我們已經去到車子後面,等於原來車子的遮掩完全沒作用了。

    丫見我還要往路中間移,想掙脫我跑回車旁,我當然將她抱得更緊,丫見無法掙脫我,居然乾脆脫我的衣服,說:「要脫,兩個人一起脫光!被看,兩個一起被看!」

    說的同時,已經聽到引擎聲越來越近,有車來了!我也鬆開了丫,兩個人趕緊往車旁躲去。等車經過後,丫轉頭對我說:「你看,差一點就被看光了!」

    再來丫動手開始脫我的衣服,說:「都脫光,看你還敢到道路中間嗎?」一下子我也是光溜溜一個。兩個赤裸的男女就站在山路旁,聽著車子一輛輛經過的聲音,甚至有登山客從我們車邊經過,但他們都不知道,車子的另一邊是兩個赤裸裸的男女正在那裡纏綿。

    換我身體靠著車,將丫的肩膀壓一下,丫聰明的蹲下來馬上將我「弟弟」往口中送去。全身赤裸的我看著山下景緻,胯下的「弟弟」享受著一樣赤裸的美女對它呵護,我也拿起相機,當然不是拍風景,而是拍下這讓人無法抗拒的畫面。

    丫每次親「弟弟」至少五到十分鐘,有時甚至一親半個或一個多小時,親到我都會問她:「嘴不痠嗎?」丫回答:「含你的弟弟嘴當然痠,那麼大!可是人家就是喜歡親嘛!」聽到我都忍不住拉起正在親「弟弟」的丫,也狠狠地往她臉親上一親。

    親了許久「弟弟」,所有經過的車都只是經過,遇到有走路的登山客,我緊張的注意著他們,幸好都是從我車另一邊走過,也沒人發現車另一邊有如此春光可看。丫親了好久,我抱起丫,兩個人靠著車欣賞山下風景,如此兩個人脫光了在路旁看風景,真是好不快意。

    過一下,我們兩個赤裸男女又是抱在一起,上面兩唇相交,下面一隻手抓著丫的胸,一隻手在丫的穴中摳。不知何時我們都聽到有腳步聲,第一反應是兩人轉頭往山路看去,但兩邊的山路上沒人啊!

    想著的同時,一個人頭突然冒出在我們眼前,居然是有人在爬山走了上來!仔細一看,原來轉彎角最裡面居然有階梯可以上來。

    那人本來走山路階梯已經走得喘兮兮,一上來居然看到兩個光溜溜的男女,而且還在那邊摸奶摳穴,頓時時間像凝結般,卻又聽到聲音:「幹嘛不走了?」後面竟然還有人!

    這一驚可真非同小可,丫最先出聲:「啊!有人!」我們同一時間一人開個門,我打開駕駛座的門,丫打開後座的門,「砰」一聲我趕緊躲進車內關上門。我終於喘了口氣,一回神才發現丫居然還在外面!

    原來車子只有駕駛座旁的門是開的,我趕緊按中控鎖打開車門鎖,但相信開車的朋友都知道:車子開門鎖時不能同時拉外面車門把手,否則是打不開的。

    但就在這最緊急的時候,我在車內拼命按開鎖,丫在外面拼命拉把手開門,但門就是打不開!接著聽到:「夭壽!光頭白日『查某茵吶』哪ㄟ累嘉脫光光!(台語)」剛爬上來的一位歐吉桑後面跟著一位歐巴桑看到丫吃驚的說,兩個人看著丫竟沒馬上走開。

    丫此時一手拍著窗戶,一手拉著車門把手大叫:「快開門!」見她急得眼淚都快掉下,我才大聲說:「不要拉把手!這樣打不開!」丫才將把手放下,這才開門趕緊躲進車內。

    一進車內,丫的雙拳就落在我身上:「你怎麼這樣子!人家沒穿衣服還把人家鎖在外面!」

    「冤枉啊!上車後我一直在開鎖!」

    「你不是也會開車?」

    「妳不知道開車門鎖時不能拉車把手嗎?況且那邊門打不開,妳不會開我這邊的門?真是奇怪!」

    丫心裡才想:「對喔!剛剛怎麼沒開駕駛座的門進來就好!」

    「我想是妳自己愛被看還這樣。」我故意說,只見丫嘟著嘴說:「別老是把我說得和你一樣變態!」

    看那兩位走開,我們也沒再出來,看天色也漸黑,在車內我將乘客座椅和後座打平,我舒服地躺著享受丫品嚐我「弟弟」。不久我打開車上的DVD放著日本也是露出的影片,只見丫口中含著「弟弟」,眼睛也盯著銀幕,這姿勢讓我只能用手搓揉著丫的胸部。

    外面不時有車輛經過,經過我們時速度都很慢,『大概因為這轉角是個大彎吧!』我想。偶而還有車就停我們前面,大燈照著我們,只是停一下也就開走,而我很有自信的對丫說:「晚上裡面暗外面亮,看不進來的!」

    可是突然有輛車在我們前面停下,待了好一會居然都沒開走,等後面有車開來也是要繞過它,丫見狀不安的問我:「這樣車燈照著還看不進來嗎?」我對丫說:「當然!不信妳可以對著車搓搓自己胸部,看他看得到嗎?」

    說完,丫真的面對前檔玻璃搓揉自己胸部,用一副挑逗的眼神看著前方,沒想到對方車子居然閃一閃他的車燈,好像在讚賞丫的表現。

    丫驚說:「他們看得到啦!」說完趕緊拿衣服遮住自己的身體,我從後面一把抱住丫說:「我也要遮!」說完將丫遮在身上的衣服抽起披到我背後。

    丫生氣的說:「我擋前面,誰看得到你?還衣服遮背後,誰看得到啊?」我笑說:「我前面有妳擋著,可是背後沒東西擋!」

    丫轉身來搶我拿走的衣服,我也任她拿去衣服來遮住身體。此時看丫已將身體遮住,不一會對方才將車開走。

    看車開走我也納悶,看看沒車,赤裸身體走下車去,從車前面往裡一看,原來DVD的光源讓車內整個亮起來,此時丫在裡面讓人看得一清二楚,剛剛……難怪!難怪!

    我回到車上對丫說:「可能對方大燈照吧,應該只有人影,不會太清楚。」這情況怎可讓丫知道,以後有讓丫露出且被看到,而她自己又不知情,想來就讓人興奮。

    但要在這裡幹什麼也實在太明目張膽,就再將車往山上開去,找了個叉路再開進去,又一個轉彎真是個理想地點,從山路要轉叉路上來遠遠我就可以看到。

    只是剛將車停好,丫就將我背部椅墊放下,兩腿跨坐在我身上,「弟弟」往她小穴塞入,濕淋淋的小穴讓「弟弟」馬上全根盡入。我將駕駛座窗戶全開,自己又是半躺,所以從窗戶只可看到上半身的丫,當然是赤裸的。

    我對丫說:「窗戶我才可以關,你不可以關。」丫沒回答我,只是自己上下不斷地動,口中喊著:「抓我胸部!用力!」我雙手抓住丫兩邊胸部,使盡吃奶力氣抓、搓、揉,此時丫的胸部好似鐵打的,怎樣捏她都不覺用力。

    突然有機車聲音傳來,丫聽到伸手要去按窗戶開關,我將丫的手打掉:「我不是說妳不可關窗嗎?沒關係,別理他,我們幹我們的!」丫:「不行!會被看光的!」我屁股用力往上頂去,只見丫「嗯……」叫了一聲,手也放開。

    此時機車已經快來到我們車旁,由於窗戶全開,一定可以清楚看到丫在車內身體上下抽動,只聽機車引擎聲漸漸變小,應該是騎士油門放鬆所以速度變慢。到了我們車旁,是一位三十歲左右的騎士,見他張開著嘴、瞪大眼看著丫,怎樣也沒想到有人如此大辣辣演戶外春宮,還躲都沒有躲。

    他來到我們車旁時,車子竟是停下,丫轉頭看居然與他對望,看到有人就在旁邊盯著她,趕緊將身體整個趴在我身上:「快將窗戶關上!有人在旁邊看!」

    我卻頂得更用力,說:「叫出聲來說『用力幹我』,我才關窗。」說著我又將趴在我身上的丫身體推上去,讓她身體又是在窗戶旁,而原本要離開的騎士竟看到丫又坐起來,本要加油起步卻又停下來。

    我將丫雙手拉到她自己胸部說:「自己抓!」丫眼角餘光看著旁邊的騎士,雙手抓著自己胸部卻沒用力,我更是加快速度用力往上頂去,「噗滋、噗滋」的聲音越來越快。

    「說啊!」我再次催促,於是丫閉著眼、雙手用力抓著自己胸部,口中也喊著:「用力幹我!用力幹我!啊……用力!」看得騎士整個人呆在那邊,我才慢慢將窗戶關上。

    關上窗我卻停止了動作,而丫自己是更快的上下抽動,口中仍喊:「用力!用力嘛!」我還是沒動作,害丫有些急的說:「快點動啦!人家要嘛!」我對丫說:「去外面吧!」

    「可是會有車經過。」丫說,「所以要到外面。」我微笑說,「可是……」丫還沒說完,我已打開車門讓丫從駕駛座的門赤裸下車,我也跟著她赤裸下車。

    將駕駛座門關上,打開側門對丫說:「現在天黑了,車來會有燈光,有車來我們就進車內關門就好,這樣多安全!」

    就這樣,我們倆赤裸裸的在馬路旁,丫趴著身體將手扶在側門內的椅子,我從後面將早已硬到不行的「弟弟」往丫小穴中送去。這姿勢讓我能插得更深,將身體往前傾,雙手抓著丫胸部當支撐,這樣能讓我更用力地抓著丫的胸部,我也能更大力往前衝刺。

    聽著下面山路還有車輛經過的聲音,一方面既擔心車輛會轉上來,又希望有車會轉上來,這種心情一直交錯,沒想到光溜溜在馬路旁做愛是如此讓人興奮。

    隨著丫的叫聲越來越大,看著濕潤的小穴被「弟弟」不斷地進出,我一邊對丫說:「等下有車經過不要理它,我們幹我們的好不好?」

    丫:「啊……啊……不行啦!」

    「就是要讓人看我幹你!」我邊幹著丫邊說:「妳不喜歡被人家看到妳被我幹嗎?」我使盡吃奶力氣捏住丫的胸部,丫沒有回答,只有「嗯……啊……」的叫聲。

    突然居然有燈光出現,又有車轉彎上來,我卻沒了自己剛剛說的勇氣:「有車來了!」趕緊抽出小穴內的「弟弟」,將駕駛座門打開「砰」一聲迅速關上,丫同時也趕緊從側門進車內,只是我居然發現丫的側門一直都沒關上。

    只見丫雙腳縮在椅子上,手要去關門,門卻一動也沒動。車子經過本該不會發現什麼,只是晚上車子燈光一照,沒關的側門的車內居然是一裸女,讓車經過我們車旁還將車窗打開,速度更是變得好慢好慢。

    一會車門終於關上,車子也才慢慢駛離,我笑對丫說:「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讓人看?車門還故意不關!」

    「哪有?人家一時忘記要拉把手才能關門。」丫辯解說。

    「少來!這門妳又不是第一次關,喜歡被看就喜歡被看,還找理由。」我笑說。丫也笑著說:「人家真的一時情急忘記拉把手,是你才愛讓我被人家看!」

    說完,丫打開側門,赤裸走下車,又打開駕駛座的門,我故意問:「還要幹嘛?」丫讓我轉個身,雙腳變成在車外,她蹲下來將「弟弟」往口中送去,還抓住我的雙手放在她胸部,我也不客氣,像要捏爆般的使勁搓揉。

    沒多久「弟弟」又恢復了雄風,硬挺挺的站立著,見「弟弟」已經「出征」在即,丫拉我起來,自己像剛剛一樣手扶椅子、身體趴著。

    我抓著「弟弟」摩擦著丫的小穴對丫說:「這次若有人經過,不要理他!」丫沒回答,我說:「不答應我就不進去!」丫只輕輕說:「嗯!」

    「衝啊!」抓起「弟弟」提槍往陣地猛攻,在攻入陣營深入陣地之中後,為顯此次戰果,終將億萬子弟兵留在陣地中以長駐守。

    沒想到赤裸在馬路旁做愛被發現這麼刺激,從此以後我們幾乎不是在車上打開車窗,就是在外面做,還故意選擇人少但都會有人經過的地方,這樣的嗜好是好是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