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護士 – 陳雪玲

溫柔的護士 – 陳雪玲

  米健很難相信,自己那麼強壯的身體說病倒就病倒。那天冒著滂沱大雨打了一場球,回到海邊別墅後沒有洗澡,脫了球衣就一頭鑽進了黑房裡看昨夜錄下的6頻道的午夜激情片──《赤裸驚魂》。這部片子他等了好久了,絕對是超級的A片之王,講述一名蒙面姦魔如何在都市肆虐,用各種方法強姦淩辱受害人。

  影片的畫面極其真實而細緻,直把米健看得血脈賁張,忘了自己衣服也沒有穿,結果一個不留神著了涼,到第二天就發起了高燒。到醫院一檢查,哇,是肺炎!可把米家急壞了,手忙腳亂的把他送進了海灣最大最好的醫院──太白揚名醫院的呼吸區。

  米健自己倒滿不在乎的,反正還有一個月就畢業了,老爸和大哥已同意把富豪金剛交給自己打理。七月天時熱的要死,還不如在太白揚名出了名舒適的五星級病房裡渡渡假呢!所以他也安心的住了下來。

  這裡的確是很舒服,寬敞、明亮而且寧靜,背山傍水,難怪連高官們也愛來住上幾天。唯一的不便是不能隨心所欲的欣賞黃色電影。米健住了一個星期,已經完全康復了,他開始懷念別墅裡的錄像帶和那本機密的相簿來。他想出院了,但是一件事令米健立即打消了出院的念頭,他看到了一個人,一位年輕美麗的護士小姐。

  那天,正當他在走廊閒逛的時候,看到了正在發藥的她:苗條而勻稱的身體裹在一身素白的工作服裡,腰間緊束著窄窄的腰帶,胸前的美妙輪廓清晰可見;頭上戴著高高的燕子帽,烏黑的秀髮被束進了帽內,只剩下一縷露在外面輕輕飄揚;兩條玉腿被白色的絲襪收藏起來,但修長和纖秀的曲線一覽遺;一張清秀的瓜子臉上,長長的睫毛、清澈的明眸、潔白的皓齒,還有甜甜的微笑,令人感覺她就是下凡的天使。

  於是他立刻假裝暈厥,「啪」的一聲,逼真的摔倒了在地上。果然,在病人們的驚呼聲中,她快步上前將他扶住,連聲關切的詢問:「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溫柔動聽的聲音傳到他的耳裡,他全身連骨頭都酥軟了。

  他軟軟把全身的重力都靠在她的身上,頭順勢枕在她的胸前,一隻手悄悄的在她高聳的雙乳上摸了一把,柔軟得就像剛出生的鴿子一樣。她吹氣如蘭,因為扶著他而嬌喘籲籲,他險些沒真的暈了過去。在別的醫生護士趕到,將他從她懷裡搬到車床,送回病房前,他的緊閉的雙眼悄悄張了一條縫,瞄了一下她胸前的胸牌,那上面的名字是:陳雪玲(Shirley)……

  他的病立刻就重了許多,開始不停的咳嗽、發燒、還老在說胸痛。米家上下急得不得了,催促醫院加緊治療,出院的事自然不會再提了。不過令醫生們頭痛的是,米家二公子的病情明明已痊癒,怎麼突然又惡化起來?而且各種檢查又沒能提示任何的併發症,真讓他們傷透了腦筋,只有留心觀察了。只有米健最清楚自己什麼事都沒有,他只是找個藉口不出院,好天天對著陳雪玲罷了,可惜雪玲不是管他的那一組的,所以他見到她的機會實在不多。

  米健又想了個辦法,他跟主治醫生說他住的房間風太大,主治醫生於是把他調到了走廊的最靠盡頭的房間。米健很滿意,雖然這間房不是雪玲所護理的,可是意外收穫的是,他的房間斜對著護士休息室的大門,他常常可以看到年輕的護士們歡快的在唧唧喳喳,其中就有雪玲美麗的身影。

  雪玲是一名很負責的護士,她對病人非常的溫柔。對於很虛弱的病人,雪玲總是對他們特別的關心,每次為他們打針、抹身的時候,總是很細緻,很輕巧。

  米健偷看雪玲護理別的病人時,總是很興奮。她柔美而修長的手在病人身上擦洗時,他就一直盯著潔白的手掌不放,幻想她抓住自己的肉棒輕輕按摩著。有好幾次,他差點忍不住想衝進去一把抓住雪玲的柔若無骨的玉手,將她壓在身下強暴,好不容易才把慾火抑制住。有時護理他的護士為他擦洗時,他也幻想是雪玲在為他護理,於是高高頂起的肉棒出賣了他,令正護理他的姑娘滿面羞紅,一做完護理,就逃也似的離開了。

  可是不管怎麼創造機會,雪玲還是不認識這位肺炎的大學畢業生,她總是在米健身邊擦肩而過,米健只能聞到那幽蘭一般的清香,連找機會和她搭訕的願望也實現不了,所以他變得很沈悶抑鬱。

  不知不覺,米健已在醫院過了半個月,他的「病情」似乎有了好轉,能靠在床上看書了。護理他的姑娘每次進他的房間,都看到米健在聚精會神的看著不是長長的報表,就是厚厚的書藉,姑娘心想:「這富家的子弟看來挺勤奮的。不像其他的一些紈褲子弟,只會揮金如土。」心裡不免開始對米健另眼向待,和他說的話也就越來越多。

  米健的確很認真的在熟悉公司情況,他向來不是公私不分的人。儘管如此,他對雪玲的性幻想卻是一點也沒減弱。米健於是通過和這位護士的交談,瞭解到這位美人的一些情況:

  雪玲和他同年,都是23歲,本地人,父母都是醫生,後來移居到了外國。雪玲唸完了護理學,毅然留在國內服務大眾,於是就到了太白揚名。她年輕又漂亮,讓醫院裡的男醫生們神魂顛倒,給她起了個外號叫「雪天使」。由於她的出色表現,得到所有病人和同事的讚揚,據說科裡打算培養她接老護士長的班呢!

  雪玲有位很要好的男友正在國外攻讀醫學博士學位,從她每次受到男友來信時幸福的笑容就知道兩人的感情有多好。米健現在對這位美麗溫柔的年輕護士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他堅定了要得到雪玲的決心。

  時間在飛快的轉動中到了八月份。

  又一個悶熱的夜晚,米健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只好起床,打算到走廊去散散步。房門剛要打開,一陣熟悉的腳步聲傳來。米健從門縫裡往外看去,只見雪玲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中。對了,她今天上的是上夜班,現在一定是交完班了。果然見到雪玲推開了護士休息室的大門,婀娜的身姿走了進去,順手把門關上。

  米健靜悄悄的走出病房,四周瞧了瞧,夜深了,病房一片寂靜,一個人影也看不到。他躡手躡腳走到休息室的門前,握住把手慢慢一扭,門沒上鎖!他迅速地摸進了休息室裡,反身將門關好。休息室是護士的地方,裡面還有洗手間、浴室和值班房,就連男醫生們也從不進去。

  走廊燈沒開,四周黑乎乎的,米健在黑暗中看到一絲燈光從更衣室的門縫中射出來,他走過去把耳朵貼在門上,裡面傳來了「悉悉索索」翻東西的聲音,米健不由的心跳加速。

  突然,聲音消失了,門邊響起了腳步聲,米健嚇了一大跳,連忙閃身避進了旁邊的一扇門內。這時,更衣室的門已經打開了,雪玲拿著一袋衣服走了出來,她已經把燕子帽除掉,一頭瀑布般的長髮披在身後;腰帶也取了下來,寬大的工作服裡似乎只有胸罩和三角褲;白色的絲襪也脫掉了,換上了拖鞋,一截潔白的小腿和雙足在黑暗中尤其的雪白晶瑩。

  米健躲在門後,看著雪玲走進了在隔壁的浴室。米健看到浴室的光管閃了幾下,發出了明亮的光線,接著又聽到浴室門關上並且反鎖的聲音。他向四周看了看,發現幾個相臨房間的窗外有著連續的寬闊的擋雨窗簷,於是他小心翼翼地翻出窗外,站到窗簷上,彎下身子,一步一步挪到浴室外。緊張使他滿手是汗,他在牆壁上擦了擦,然後慢慢擡起頭,他的心臟立即狂跳起來。

  浴室的窗簾只拉了一半,明亮的燈光下,裡面的一切盡收眼底:窗戶的這邊是淋浴的花灑,那邊是雲石洗手盆,牆上還嵌著一面巨大的鏡子。米健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一切:雪玲背對著自己,站在鏡子前,只見她撥了一下自己的秀髮,然後開始解工作服的扣子,寬大的工作服隨著鈕扣的一粒粒解開滑下了肩頭,雪玲雙手往外一分,脫下了工作服,於是一具美妙誘人、潔白細膩的青春胴體幾乎是全裸的暴露在米健眼前。雪玲的工作服下,真的只有白色的乳罩和小三角褲,此外別無它物,米健看得眼都直了。

  雪玲把脫下的工作服還有絲襪放在洗手盆中搓洗起來,米健趁機貪婪的欣賞她瑩白的胴體:長長的秀髮烏黑而柔順,光滑的皮膚潔白而晶瑩,纖細的腰肢苗條而潤澤,窄窄的三角褲緊貼著豐滿圓渾的臀部,中間的部份自然下陷,勾勒出深深的峽谷的形狀,兩側雪花一般的白臀暴露在外,伴隨著她洗刷時的動作,一抖一抖的……修長的雙腿結實而勻稱,緊緊的夾在一塊,沒有一絲空隙,她的足尖輕輕地踮起,圓潤的足踝和雪白的足底令米健恨不得衝上去捉住這一雙美足。

  雪玲簡單地搓洗了一下後,把護士服擰乾,放到標著「換洗」字樣的大籃子裡,然後再把白色的長絲襪晾在窗邊。接著,她把一個大袋子打開,將裡面的衣服、毛巾還有沐浴露等物品拿出來。藍色的連衣裙、深藍色的內衣褲和浴巾掛在門後的衣架上,沐浴液等就放到了洗手台上。她轉過身來,用頭繩把秀髮盤好束在頭頂,然後,在米健急速的呼吸中,雪玲身手解開了乳罩背後的搭,緩緩脫下了白色的文胸,一雙瑩白挺拔的半球型美乳終於進入了米健的視野。不等米健喘上一口氣,雪玲已彎下腰,褪下了僅剩的白色繡花內褲,走到花灑頭下……

  窗外的米健只覺得腦袋「嗡」的一聲,接著一陣幽香飄過,活色生香的潔白胴體已走到了跟前,人如其名,雪玲的嬌軀真如玉雪一般晶瑩潔白。



  雪玲毫無防備的站在窗前,一雙高聳的玉乳和紅紅的小乳頭伸手可及,潔白的小腹下烏黑的神秘三角赤裸裸的暴露在米健眼前。只見一雙纖纖玉手將脫下的內衣隨手放在了窗檯上,然後淋浴頭的水龍被打開,一股溫暖的水流「嘩嘩」的噴出,灑在了裸裎而美麗成熟的少女胴體上。

  水流順著雪玲白嫩的脖子,緩緩的流過她完美的胸膛,平坦的小腹、修長的雙腿,下體神秘的黑森林因濡濕而帶上一顆顆透亮的小水珠,顯得格外的黑亮。在溫水的輕撫下,雪玲的身體散發出閃亮的光澤,潔白的肌膚熠熠生輝,她用雙手在胸前、腹部、大腿各處輕揉著,令雪白的嬌軀完全濕潤,順便按摩一下疲勞的身體。

  窗外的米健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場無與倫比的「脫衣舞」表演,感到胯下原本軟軟的毒蛇已經飢餓的昂起了頭。

  雪玲萬萬想不到,此時此刻,近在咫尺的窗外黑暗之中,一雙充滿慾火的男子眼睛正如饑似渴的盡情偷窺著。一天的工作,已使她感到了一點兒疲憊,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刻,在這只屬於女性的空間裡,她的確沒有任何的防備之心。所以她絲毫沒有發現米健偷偷跟蹤她,並已潛伏在窗外,當然也就不會發現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監視中,自己一直細心呵護、從未被異性見過的嬌人身軀,正讓一個年輕的淫魔大飽眼福了。

  她輕移玉步,走到浴室的鏡子前,擠出一些粉紅色的沐浴露倒在掌心,輕輕塗抹在身上,秀美晶瑩的雙手將浴液均勻的塗抹在身上,然後輕揉摩擦起來。一會兒豐富的泡沫就分佈全身,她輕輕的搓洗著,撫摩著內衣在背部和腰部留下的淡淡的痕跡,接著她又把泡沫塗抹在光潔的腹部和圓滑的臀部,對自己的胴體,她既驕傲又害怕:驕傲的是如此出色的身材,常常引來同性羨慕妒忌的談論;害怕的是她的美貌也引來了一些異性不懷好意的目光。

  得到上天的眷顧,她的皮膚極為潔白光滑細膩,繁忙的護理工作並沒有使她過早的憔悴,反而令她出落得越來越亭亭玉立。雪玲細心地擦弄著成熟完美的胸脯,豐滿的雪峰在手掌的按摩下說不出的舒服,手指撫過乳尖的紅櫻桃時,她感到了一陣衝動,不由的一個激靈,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

※ jkforumnet | JKF  

  是啊,23歲的年齡,風華正茂,她有時也會渴望男友的愛撫,只是最近雙乳變得特別敏感,有時沐浴時輕輕的觸碰,也會帶來今天這樣的衝動,她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她的雙手繼續往下,腹部,大腿……雙手在潔白小腹下隆起的陰阜上一圈一圈的擦洗起來,手指伸到兩腿之間的私處,洗去了花園口一天的汗漬。一不小心,手指尖擦過嬌嫩的大陰唇,雪玲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一種又麻又癢的感覺傳遍了全身,真舒服啊!

  雪玲的右手於是停留在下體,緩慢而輕柔的擦洗起來,左手抱在腰部,纖細的腰身前後的擺動。她的雙眼悄悄的閉上,一絲紅霞映在秀白的臉頰,喉嚨也不自覺的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耳畔只有「沙沙」的水聲,雪玲似乎陶醉在這一刻的舒適刺激中。

  很快,她意識到自己在自慰中,右手立刻停了下來,她顯然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極為羞赧,一張清純的秀臉頓變得滿面通紅。她彎下腰,擦洗纖巧的小腿和雙足,然後快步走到花灑下開始洗去身上的泡沫。

  米健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雪玲的身體,看著她的手在白璧無瑕的胴體上移動著,他不由得吞下好幾口唾液。眼看她的雙手在瑩白高聳的乳房上輕揉,米健的肉棒差點沒把褲子撐破。她的胸前是那麼的挺拔,雙峰盈盈,讓米健想起那天在走廊上枕在這雪峰上那種溫暖柔軟的感覺。米健一邊雙眼隨著雪玲的雙手在她身上遊移,一邊幻想著自己抱著這個玉雪一般的美人盡情撫摸的情形。當雪玲的玉手移到下腹的時候,米健更是眼都不眨一下,微微隆起的陰阜顯得那麼飽滿,緊閉的雙腿中藏著的神秘三角洲又是那麼的誘人,如果能摸一摸、舔一舔該有多麼美妙!

  雪玲輕輕的呻吟聲傳入耳內,啊!這美嬌娘在自慰!米健興致馬上高漲。雪玲緩緩擺動的柳腰,一手撫摸下體一手抱腰的姿勢,緊閉的雙眼,微微抖動的長睫毛,還有因羞赧而嬌艷欲滴的俏臉,不但沒有絲毫淫蕩的感覺,反而讓雪玲顯得更加的清純。

  可惜這誘人的一刻很快就結束了,米健稍稍感到一點遺憾。不過當雪玲彎腰擦洗小腿和足踝的一剎那,她渾圓的雙臀翹起,露出了潔白高原中間那粉紅嬌嫩的神秘峽谷,米健的肉棒高高豎起,彷彿想立即撲過去插入那迷人的小秘穴。趁著雪玲彎下身子的時候,米健迅速的伸出手,將雪玲放在窗檯上的白色內褲偷偷攫在手中,窄窄的三角褲上帶著雪玲特有的體香。

  花灑噴出的熱水帶著蒸汽將雪玲光潔的身軀籠罩起來,一身的泡沫很快被沖得乾乾淨淨,溫熱的水流把雪玲一天的疲勞也一起沖走了。白皙的肌膚在暖流下微微泛紅,雪玲將雙手舉高,讓水流直接沖在身上,享受著熱水浴的舒適。米健則在窗外盯著出浴的美女,享受著偷窺的刺激。

  水龍頭終於關上了,雪玲拿過浴巾,擦乾身上的水珠,然後從衣架上取下深藍色的內褲換上,戴好深藍色的BRA,穿好連衣裙。她解下束在頭上的秀髮,理了理,又把頭髮梳理成馬尾辮,用頭繩紮好。米健知道她洗完了,害怕她發現自己,於是小心的退回隔壁的房間。

  雪玲也許是有點睏了的緣故,她沒有發現放在窗檯的內褲不見了,就把浴具和換洗的衣服一股腦兒裝進塑料袋裡。然後,米健聽到雪玲關燈和開門的聲音,他一直躲在隔壁的門後,直到雪玲進了值班房,才小心翼翼的打開休息室的門,溜回自己房間。

  他躺回床上,滿腦都是雪玲被蒸汽圍繞著赤裸瑩白的身體,他把雪玲的底褲蒙在自己頭上,用力吸著雪玲的體味,自慰起來,直到忍不住射精,才疲憊的睡著了。

  第二天,當他聽到敲門的聲音,發現床上已是一灘的汙跡,頭上還套著雪玲白色性感的小內褲,才趕緊把它藏了起來。

  正在這時,米健的肉棒竟然又一次全力插入!充血的秘穴正是最嬌弱柔嫩的時候,猛然受到劇烈的抽插,立時被狂暴的肉棒擠迫到了極限。雪玲馬上被下身傳來的撕裂樣的巨痛擊倒了,她發出了痛極的慘叫:「啊──」米健再猛的將她的雙腿往中間一併,又一下的巨痛已令雪玲完全喪失了仍然生存的意識,就連米健得意而殘酷的笑聲也彷彿聽不到了。

  米健的抽插已到了最高潮,在「哧溜,哧溜」的抽插聲音中,雪玲發出痛苦的呻吟和喘息,米健也氣喘如牛,下身漲痛欲洩。在狂暴的插送下,米健肉棒緊緊頂在雪玲花心的中央,雙手狠狠的抓在雪玲挺拔的豐乳之上,十指深深的陷入雪玲柔美飽滿的雙峰,下身用力的撞在雪玲的恥部,一陣抽搐後,米健感到了下體漲痛欲洩,體內澎湃的熱流終於奔騰而出,射入了雪玲柔軟而溫暖的子宮裡。

  男女之間的結合在瞬間完成了,兩人同時發出了輕輕的嘆息。米健滿足的癱在雪玲柔美的身軀上,他為如此完美刺激的結合而欣慰。米健輕輕的對著雪玲耳邊說:「我得到你了,你是屬於我的。」雪玲緊閉的雙眼流出了兩行熱淚,她明白她冰清玉潔的身子已經失去了清白。

  雪玲感到全身上下一陣一陣的疼痛不止,雪白的雙乳上留下了惡魔十指的紅印,下身的神秘園因為擠壓和摩擦而紅腫,更是火辣辣的像被燒過一樣。但這些都不及心靈的痛苦巨大,她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對幸福未來的期望,一切一切,都在這一刻被這個姦汙她的男人奪走摧毀了。她已無力抗爭上天帶給她的厄運,只能默默接受悲慘的現實。

  夜已深了,米健疲軟的陽具依然留在雪玲溫暖的體內,一絲濁白粘稠的液體緩緩的自紅腫的秘穴口流出。他躺在雪玲的身邊,一手輕撫著她被汗水濕透的烏黑柔順的秀髮,一手輕揉著她飽受淩虐的的雙乳,兩隻腳伸到她的兩腿間緊緊纏繞著。

  身前光滑的胴體所散發的幽香越發的濃烈了,被淩辱後的身體反而發散出更迷人的光澤,米健抱著雪玲嬌美赤裸的胴體,不住的舔食著她光潔的背部和柔軟的臀部,雙手握著她驕人的雙乳繼續揉捏著。米健感覺肉棒又慢慢的堅硬起來,於是他毫不猶豫的再次抽插起來。

  涼爽的夜風吹進天台的小屋,將雪玲的長髮吹起,四散飄舞。她在惡魔的纏繞下繼續奉獻著少女的柔美,潔白赤裸的胴體隨著激烈的衝擊而不停的起伏著,素淨的臉上已看不到悲哀和痛楚,只希望永遠不要醒來……東方的晨曦漸漸出現,天台小屋的燈光依然明亮,淩辱和姦汙總算停止了。

  雪玲在身體飽受淩辱後,已沈沈的睡去。米健從雪玲陰裡拔出軟軟耷下的小蛇,捶了捶痠軟的腰部,翻身下了床。他為雪玲披上裙子又看了一眼這令他瘋狂的美體,穿好衣服,帶著她依然散發著體香的內衣,轉身離開了小屋。

  雪玲在疼痛中醒來的時候,身上已披上了裙子,她掙紮著下了床,忍受著一下一下的刺痛穿好了衣服。一陣涼風將椅子上壓著一張紙條吹到了她的面前,白色的信箋上是奪目的血字,上面寫著:「你永遠是屬於我的!」雪玲再也忍不住驚懼與哀羞,不禁掩面痛哭起來……

  米健很快就出院了,他再沒有看到雪玲美麗的身影,只是聽說她以健康的理由請了長假回到了父母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