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味道- 迷姦處女姊妹花

香港味道- 迷姦處女姊妹花

  登場人物 馮榮華, 三十零歲,製藥公司的營業代表。

  外貌普通男人一個,沒有什麼特別

  性格機會主意者,食得唔好

  馮榮華雖然不是什麼明成利就的人,但是他每個月的收入接近六位數字,年尾時還有花紅分,巳一個打工仔來說,如此待 遇都算不錯,雖然他沒有俊朗的外表,但又不自於樣衰,普通男人一個囉,由於他有一份既人工高又隱定的工作,而且他又未結婚,所以有很多女人都想黐埋去,無 論樣貌和身材,都是質素非常高的女人,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她們的年紀較為大一點,最年輕都巳經超過三十歲有一,正所謂餓虎年華,她們的性觀念比較主動和開 放,性經驗也非常老到,每次馮榮華和她們上床的時候,就好似在雷台上打一拳塞一樣,大家互相都有攻守不分高低,每一次和這些女人上完床的時候,事後都會 問返自己一條問題,究境他食女定還是比女食,他到了現在為止也無法搞清楚,其實他後厭卷這類形的女人,但基於他自己的生活圈子關係,馮榮華能夠接觸就只有 這類形的女人。

  某一天他巧妙用藥物迷姦了一對姊妹,最離奇就是她們事後境然不知道自己被迷姦。

  駱詠琪 ,今年 1 9歲,是香港茉中學的女學生

  外貌 她是校內出名的校花,她樣貌標誌可人,有一張圓圓的瓜子口面,五官相當細緻,有一把 烏黑柔潤的長頭髮,好整齊垂自己肩背上面,和少女時代的周慧敏十分相似,甚至比起周慧敏更加清純和漂亮,她的衣著品味只崇尚簡單自然舒服的服裝,從來都不 愛明牌,簡單撲素的打扮已成為了她的招牌,她給人的印象平易近人,形象很文靜、很清新、很乖乖女,在加上她載了一副眼鏡,增添了一份藝術少女的味道。

  性格 她的性格簡簡單單,既善良又純品、對父母考順之餘又非常痛錫細妹,同時她又懂得關懷別人,而且為人又相當有愛心,喜歡小動物之餘又經常參遇慈善和義工的活動,不會像現時的所謂港女如此好食懶飛、貪威識食、她真是一個正面而乖巧的好女仔。

  她是香港大學一年級的女學生,但其實她在校內的成積其實只是一般水平,但仍然可以應付,不過她對藝術創作方面就特別有天份,無論是寫作、音樂、劃畫等等,她都可以做得有版有眼,還勝過很多從是演藝事業多年的人仕,她對藝術創作真是充滿熱愛和熱誠。

  由於外表漂亮,性格又良好,所以引來很多條件優悅的男子想結識她,當中有些是富二代,但駱詠琪沒有興趣和他們交往,不要以為她擇偶要求過高,她這份人真是與世無爭,絕不會因這些條件作為擇偶條件,了 解她的男子覺得她吊高賣扮上菜,但其實她的要求真是很簡單,首先她從來不會已貌取人,也不注重對方的經濟條件,只要從一而終愛自己、錫自己就可以了,當 然都會有她的要求,她要求就是為人心地好、有愛心、又肯樂於助人的男生,不知是否現在香港的男子質素下降,她遇到的不是觀音兵就自大狂的男子,他們的條件 不是不好,只不過駱詠琪嫌他們實在太俗不可耐,如果換轉是貪慕虛榮的港女,早就撲埋去了。

  最近她認識了一個的男人,他樣子平凡,他不是很有錢的人,他沒有大學的學歷,事業也不算很突出,不過他的為人老老實實簡簡單單心地又好,駱詠琪感覺到他對自己有意思,而她對這個男人也有好感,不過她此終都是女仔,她希望這個男人做主動。

  駱詠芝,是駱詠琪的妹妹,她還有幾個月就15歲了,現正在就讀香港真光中學的中三女學生

  外形她頭髮長長、瓜子口臉、嘴細細,還有一對圓圓的大眼精,給人一種很精靈的形象,她比家姐駱詠芝年輕幾年,看起來當 然會比較靚妹,但是她靚妹得又有一份少女的味道,也可以說成她少女得又有一份靚妹的味道,其實單憑她的外表就可以看得出她的真實年紀,一副典形靚女 初中學生妹的模樣,她就像日本漫畫裡的少女主角一樣,超得意勁可愛又漂亮到不得了。

  性格她的性格樂觀可愛,聰明伶俐,終日笑容滿面,是同學們及長輩眼中的開心果。為人佻皮,有點小滑頭,經常耍點小聰明來討好別人。

  由於駱詠芝是在女校讀書,所以減小了結交異性朋友的機會,但偶然都會有和她差不多年紀的後生仔等她放學,由於她的年紀還小,父母對她交朋結友看管得很嚴緊,基於父母高監察之下,所以她跟本沒有這個可能拍拖。

  阿強三十零歲,是馮榮的多年朋友,他是在灣仔電腦廣開設了一間電腦維修公司

  馮榮華的工作是在製藥公司裡做營業代表,他公司的產品主要是研發新藥物和代理一些從外國入口的專科藥物,是專門供應香港的公立醫院、私家醫院、醫務所和有政府鑑管的藥房等等,而這公司在行內出了名貨真價實,所以深得各大客戶支持和信任。

  馮榮華在這個行頭已經做了很多年,他工作主要是負責推銷和跟進客戶,由於他在這個行頭做了很多年時間,所以他對藥物絕對有一定認識,雖然他不是執業藥劑師,但是他對藥物的知識和應用,還比一個執業藥劑師更加專業,由於他經驗相當豐富,所以公司的主要客戶都是由他跟進。

  某一天,公司剛剛從外國爭取到幾種不同專科藥物的代理權,馮榮華當然是將產品介紹給客人知道,某一天他約了分別三間不同專科的醫務所看藥版,分別有精神科、婦產科和外科,不同科目的醫務所當然是介紹不同的藥物

  這幾隻藥都是非常專科的藥物

  精神科藥物「三唑侖Halcion」三唑侖片又名酣樂欣、海樂神、屬於高效安眠藥之一,是專門治療這些焦慮證和嚴重的失眠者,三唑侖的安眠鎮靜效果比起普通安眠藥強幾十倍,而且又無色無味,溶解效果也相當迅速,用量只需1-3片,就能在15分鐘之內可令人快速昏迷、根據用藥量的多少安眠效果在6到8個小時以上。由於三唑侖Halcion是屬於強力的麻醉催眠藥品,所以一定要照醫生的指示來服食,如果是過量的話,是會出現記憶短暫喪失的程況,基本上三唑侖Halcion和氟硝西泮Flunitrazepam即是迷姦藥FM2也是同一類的藥物,藥效也是差不多,只不過是不同名稱

  外科藥物「地美露Pethidine」到目前為止是醫學界公認為最強力的口服消炎止痛藥之一,除了可以鎮痛之外,也有很強力的消炎功能,無論是是什麼橫強痛證,當服食了這藥物之後,不需十到十五分鐘之內都可以消炎止痛楚全消。

  婦產科藥物「事後避孕丸RU486」到目前為止是最新最有效的事後丸,這種新藥最厲害之處,從使是受了孕後的第五週,當服食了這藥物之後,也可以達到完全流產,成功率有九成似上,如果是一般性行為後的十二小時內服食,避孕率高這百份之九十九以上,不過這藥物只能提供給醫務所或者醫院,還未給藥房受賣。

  某一天,馮榮華分別約了幾間不同專科的醫務所看藥 版,而這幾間的醫務所都是集中在灣仔區譚臣道同一幢同一層的商業大廈內,馮榮華很準時上去了他們的醫務所,但當上到去的時侯,又剛剛碰著他們的工作非常忙 碌,完全沒有時間招呼他,客戶們也覺得非常不好意思,馮榮華又不想阻他們工作,唯有一會兒之後在上去。

  馮榮華都算悟好彩,分別去了三間醫務所都是忙到 爆,如此情況唯有改天在來,但是他不想這麼早走,他心想不如多等一會兒,可能他們忙完之後會有時間呢?於是他一個人百無聊賴在灣仔區到行街,途中他經過了 日本城家品店,他見自己現在這麼得閒,不如入去看一看有什麼東西可以買,結果他買了幾條大的毛巾、潤膚霜和一些日用品,買完之後他又回到修頓球這邊行 街,途中經過了灣仔電腦廣,這時候突然醒起有一個叫阿強的朋友,他就在灣仔電腦廣開設了一間電腦維修公司,馮榮華反正覺得很悶悶地,不如找阿強吹嚇水 打發一嚇時間都好,點都好過一個人在街上像遊魂野鬼般遊來遊去,於是他就二話不說去了阿強的公司到。

  老友見面自然多野講,他們不經不覺間傾了半個小時,這時候阿強的手機突然響起,聽完手機之後

  阿強即時和馮榮華說「悟好意思阿華,我突然有緊要事行開幾粒鐘,不如下次在傾過」

  由於最近的生意不是太好,其實阿強是不想這麼早收鋪,又於他們是多年朋友,阿強想馮榮華幫他看鋪

  於是阿強和馮榮華說「阿華,好果你得閒的話,幫我頂往幾粒鐘得悟得先,最多我今晚請你食飯」。

  馮榮華反正得閒,而且和這個朋友很久也沒有食晚飯,於是他一口就應承了這個朋友。

  阿強離開舖頭大約一個鐘頭之後,剛巧有兩個少女想找阿強維修電腦,從她們兩人的外表來看,估計她們 應該是兩姊妹,她們其實是阿強的熟客,雖然馮榮華不是做維修電腦這個行業,但是他對電腦也有一些研究,雖然不是自己的工作,但為了朋友當然不想失去這單生 意,不過為了隱陣起見,最好都是先問她們的電腦究竟壞什麼才作出決定,問完她們之後,他覺得自己應該也應付得來,馮榮華覺得今天橫點都是見客不成,不如幫 阿強接了這單生意來做更加實制,不過在責任上應該先通知阿強,然後又阿強來決定,阿強知道後當然想接這單生意來做,結果馮榮華肯義務幫阿強手,阿強因私人 事務還未完成,還需幾小時才可返回自己的鋪頭,而馮榮華完成了電腦維修之後也可能需要幾小時才可完成,經他們傾過之後,他們約了幾小之後在鋪頭等對方,然 後收鋪之後大家一起食晚飯,他們收線之後,馮榮華即時執拾了一些基本零件和工具,正當準備出發的時候,馮榮華的手題電話突然響起,原來是其中一間醫務所至 電給他,約他一會兒看藥版。

  原先馮榮華打算放棄了見客,所以他將所有藥版和剛才在日本城所買的日用品放在鋪頭內,待返回鋪頭之後才取回這些東西,誰不知事情有變要見客,他們本來是約了鋪頭等,經他們雙方傾談之後,他們都同意用返舖頭,改為直接在酒樓等對方對方,由於要取藥版給客戶,而且又不返回鋪頭,為了方便起見,他把自己的東西全部帶走。

  由於馮榮華要放低藥版給客戶,所以他先問這兩姊妹是否願意多等十分鐘的時間呢,結果她們願意。

  馮榮華果然不需十分鐘搞掂,然後就跟著這兩個少女去,原來她們是往在電腦廣場隔離的修頓花園,所以步行幾步就上到 她們的屋企,這裡的裝修設計巳簡約為主,感覺很自然很舒服,遠勝這些所謂什麼豪裝很多,屋內有三房兩廳,而壞掉的電腦是放在書房裡,由鋪頭開始遇到她們, 這兩姊妹都表現得相當有禮貌和親切,她們真是很有家教的女仔,當馮榮華入了屋的時候,她們即刻從雪取汽水給馮榮華,而她們兩姊妹就一人一罐,然後入了她 們的書房內,來看一看這部電腦壞了什麼,一看之下原來是普通料,悟使三扒兩潑就可以搞掂,這時候馮榮華開始維修她們的電腦。

  馮榮華正在維修電腦的時候,她們兩姊妹都是在書房內,她們一直聊天、一直飲汽水、一直看馮榮華整電腦,她們兩個女仔聊天的時候,馮榮華很清楚聽到她們的談話內容

  妹妹很煩腦地和家姐說:「死啦家姐,宜家爹媽咪去公幹,要下星期先之返,宜家屋企部電腦攪成咁,我今晚重要做埋公課添。」

  家姐很苦口婆地和妹妹說:「阿妹悟使心急,而家我咪人整囉,一陣間咪有得用囉。」

  由於妹妹的表現得好像不太開心,而家姐就很有愛心、主動地逗妹妹開心,盡顯了痛錫細妹的好家姐。

  她們兩姊妹的對話其實沒有什麼特別可言,只不過是閒話家常的對話,但不經不覺洩漏口風,從言得知她 們的父母去了公幹,晚黑沒有人回來,馮榮華知道之後,心裡突然湧起一股連自己都不明白的感覺,同時間他的視線無意中望到自己帶來的公事包,然後他想起了自 己的藥版,腦海突然閃出了想落藥迷姦她們的意圖,而且越諗越走火入魔,不過一會兒之後,他就打消了念頭,然後自己鬧自己黐線。

  正當他快要維修完電腦中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截漏了一種工具,由於他不想返回鋪頭取工具這麼麻煩,為了方便起見,馮 榮華隨意地問她們是否有這樣的工具,她們一聽之下兩人同時出了客廳到找,她們找了很耐也沒有找到,但她們仍然繼續找,而馮榮華就在書房內等,這時候他邪念 又在次響起,「呢兩姊妹都傻傻地,有得食悟食,就真係罪大惡極」,不知是什麼原因,頓起了馮榮華的邪念,診她們找工具的時侯,馮榮華真是把「三唑侖Halcion」放在她們的氣水內,而且還要落了非常重的藥,這隻藥是很容易溶於水中,而且無色無味,過了一陣之後,她們終於找到工具給馮榮華,然後她們同一時間拿起下了藥的氣水來飲。

  這兩姊妹果然中了招,隔了十五分鍾之後,藥力開始見效,她們開始感到暈乎乎,她們當然不知道自己所飲的汽水被落了重藥,本來她們想叫馮榮華走先,但眼見電腦快要維修完成,而馮榮華故意拖慢來做,但又要扮到就做好,唯有只有等待,她們始終敵不過三唑侖Halcion的藥力,結果她們無法在熬下去,由於她們兩姊妹是阿強的熟客,覺得應該不會有什麼事發生,於是………

  她們對馮榮華放心地說:「悟好意思呀,我地真係好眼訓,呢到有250蚊比你先,整完部腦之後你就自己走就得啦,如果部電腦有乜野問題在你地啦。」錢擺底之後,她們兩姊妹立刻返回自己的睡房裡去。

  她們兩姊妹有一個習慣,就是無論如何疲倦,她們一定要沖涼才肯睡落床,可想而知她們絕對是非常愛整潔的女仔,數分 鐘之後從她們的睡房傳出了沖涼的水聲,然後又傳出第二輪沖涼聲,在隔多十五分鐘之後,睡房內在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來,這時侯馮榮華把電腦維剛剛修理好,馮榮 華肯定她們巳經陷入昏迷當中,如果是一般的性侵犯者,佔大多數都是已速戰速決,用最短時間來搞掂她們,由於馮榮華落了非常重的藥,同時也又很瞭解三唑侖Halcion的藥效,巳馮榮華的的專業知識來看,他可以肯定這兩姊妹現處於絕對失去知覺的不醒人仕,起碼需要八至九個小時才恢復知覺,同時又知道她們的屋企人去了外地公幹,換言之他知道當晚只得她們兩姊妹,肯定沒有其他人突然回到這裡而撞碰他所袞的事,完全燒除了突然間有人回來的憂慮,而他就現處於非常安全的地帶裡,由於時間相當充裕,就算和阿強準時在酒樓食飯都沒有問題,還有五至六個小時給馮榮華盡情慢慢玩慢慢嘆。

  如此難得的機會,馮榮華不想草草了事,如果只是單單迷姦完她們便算,他覺得沒有什麼意思,他一直地想,應該怎樣玩才算完美呢?

  由於他最近學人玩攝影,幾個星期前他買了一部高勝能的高清手提攝錄機,由那天開始起,他的公事包永遠都會袋著一部高勝能的高清攝錄機和其牠的基本配套,例如是迷你型腳架和迷你反光燈,當他自己心血來潮的時侯,方便隨時可以拍攝。

  突然他的腦海靈機一觸,他想起自己的公司包有一部高清攝錄機和其牠的基本配套,如果將她們兩姊妹拍攝下來的話,絕對是一件非常正的事,於是馮榮華立刻打開公事包,即時將高清手提攝綠機、迷你型腳架和迷你反光燈全部取出。

  她們雖然是鎖了門,但這房門門鎖簡直是形同虛設,只需要一個一豪子就巳經可以開到門鎖,不費吹灰之力就已經輕易地入了她們的房間內,這間睡房面原來是一間套房,面積大約百零尺左右,房內有獨立廁所,悟怪之得有沖涼聲,房內設有兩張三尺乘六呎的單人床,兩人各佔一半空間。

  馮榮華入了睡房的時候,她們兩姊妹已經換了一套一頭裝的睡抱,她們正在昏迷當中,由於馮榮華心知時 間相當充裕,所以他慢慢盡情拍攝,馮榮華即時準備了攝影設備,還要將反光燈拿出來用,務求拍出最好效果出來,他第一想拍攝的東西竟然不是這兩姊妹的本人, 而是睡房內的每一個位置和她們兩姊妹的精品擺設和日用品等等。

  而家姐這邊的空間擺放了很多有關文學、音樂和藝術的書籍,又擺放了很多富有藝術的精品等等。

  而妹妹這邊的空間擺放了很多日本動晝、漫畫和愛情小說等的書籍,又擺放了很多超得意勁可愛的毛公仔等等。

  她們兩姊妹都把自己的空間都弄得各有特色,而馮榮華也很認真和用心來拍攝她們兩姊妹的所有物品,是 關她們兩姊妹現正在昏迷當中,是沒有可能在影片上有什麼特破,馮榮華不想在影片上只得她們那麼單調,所以要借助這些物品來反影她們兩姊妹的特式,無形中增 加了整套影片上的張力,拍攝過程的時侯,馮榮華嗅到睡房內散發著淡淡的幽香,令到他心擴陪增興奮,馮榮華即時心想「女仔房果然悟同」。馮榮華將她們睡房內的一切東西巳拍攝七七八八,也巳經開始拍攝她們的時候,但無論如何怎樣拍,都總是覺得拍得不好,正當他模不著頭腦之際,無意中給他看到在床頭櫃上放了兩個銀包,這一刻他的腦袋立刻著了燈,如果能夠將影片加入她們的個人資料例如是身份證、學生證等 等 ,在加埋她們的或者生活影片等,出來的效果會不會真實一些呢?

  馮榮華診自己還記得的時候,他在次走進入書房內,從電腦中下截她們的生活影片和生活照片,完成之後就從她們兩姊妹 的銀包取出個人資科後來精細地拍攝,完成之後當然知道她們的真實歲數,由於駱詠芝年紀比較細,而且她還未成年,所以馮榮華沒有打駱詠芝的主意,而是打駱詠 琪的主意。

  馮榮華開始行動了,他拿起高清手提攝綠機,先拍攝她未除衫的鏡頭,第一個鏡頭是用近鏡來拍攝駱詠琪的樣貌,她樣貌 標誌可人,五官相當細緻,還有一種很清純的氣質,和少女時代的周慧敏十分相似,甚至比起周慧敏更加清純和漂亮,單單只是欣賞她的樣貌,視覺上巳經得到很大 的享受。

  馮榮華先除掉她身上的一頭裝睡抱,這時候可以看到那種真正屬於年輕少女的嬌嫩肌膚,她的皮膚真是又白又滑,她身上的純白色的少女款式胸圍和內褲雖還未除掉,但從肉眼也看得到她的身材略為秀削一些, 雖沒有豐滿惹火的身材,但是她這種真正的既清秀又漂亮的少女,令到馮榮華的感覺既新鮮又與奮。

  馮榮華輕輕撥開蓋著她臉龐的秀髮,一開始就從她的額頭吻起,沿著她嫩白的小臉,通過尖挺的鼻尖,輕吻一下她嬌紅的口唇,再沿著她兩腮吻向她兩邊耳珠,然後在吻上她的紅唇,在沿著她的粉頸吻到她的乳溝上,然後把她的少女型半截內衣向上推過她的頭顱,經過她的雙手脫出來。

  駱詠琪的乳房立時展現眼前,乳房雖卻細了一點,但勝在線條優美和堅鋌而富於彈性,還有她兩顆嬌的小乳頭份外誘人,馮榮華還未除掉駱詠琪的內褲,但是他的心臟巳經跳得越來越快。

※ jkforumnet | JKF  

  馮榮華急不及待伸手把她的內褲從屁股上退下來,滑過她的滑嫩雙腿,再從她的腳跟退了出這條內褲,這時候她已經給馮 榮華完全地脫清光了,一個少女最神秘最秘密的地方即時活現眼前,馮榮華立刻把鏡頭已近距離拍攝她的下半身,她的陰毛長得比較希蔬,緊緊覆蓋了中間那一條秘 逢,一個如此清純漂亮的少女秘密,都一一儘量拍攝入鏡頭內。

  雖不知馮榮華突然醒起,「如果響將床就咁吊佢,張床可能會有蛛絲馬跡喎」!

  他又突然醒起,「係喎,頭先我響日本城買幾條大毛巾,鋪響張床到咪得囉」



  於是他將大毛巾鋪在她的床上,然後馮榮華迅速地脫褲,顯露出那根早巳青筋暴現的肉棒。

  由於她昏迷當中,所以她們的反應比較微弱,馮榮華只是玩弄她的乳房十零分鐘,然後玩弄她的下半身十 五分鐘,玩弄著她陰阜的時候,她的陰阜漸漸濕潤起來,她發出了非常微弱的呻吟聲,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她巳經大昏迷中,身體又怎會反應呢?無錯,的而且確她 真是進入了昏迷狀態,但不代表她像一個已死了的人全無反應,其實她在這一刻是有意識的,只不過當藥力一過醒來的時候,卻忘記這裡發生的一切。

  馮榮華為了隱陣起見,立刻把一千零一個避孕套從口袋裡掏出來,然後把避孕套帶上,馮榮華也相當心 急,他立刻分開她的大腿,把肉棒對準中心的洞口,手上拿起攝綠機已近鏡頭進行拍攝,目的是清楚拍攝到進入的過程,正當他想將自己的陰徑插入她陰道前的一 刻,馮榮華忽然剎停,然後他停一停想一想

  馮榮華突然心諗:「話時話,我咁大個人都從來未吊過呢個樣咁乖咁純又夠索女仔,我咁多年來吊M咁多女,次次我都係驚惹到病我先至帶套,講起上我都十幾年都冇玩過打直軍,條女咁正,帶套好以浪費D喎,橫掂都係,一陣間就同佢打直軍啦,最多我悟射入裡面咪得囉」

  馮榮華立刻把避孕套扯走,沒有載避孕套情況之下,龜頭直接對準她的陰道口,他用左手的手指撐開了她的大小陰唇,而右手就握著自己的肉棒對準著她的陰道口,然後慢慢向前一推,龜頭準確無誤進入了她的陰道內,整條肉棒瞬間感覺她的陰道非常緊窄。

  連他自己也失控地講了一句說話:「嘩 爽呀,我平時吊開D女邊有咁窄,我真係從來都未吊過咁緊窄個西窿,感覺真係好正,」!

  他本來是想慢慢插入,可是他平時叫雞的壞習慣所至,他不覺意地把肉棒一下此盡根而入,過程中他很清脆感覺到有一種 卡了一卡的感覺,這一種他從未遇過的感覺,即時惹起了他的好奇心,於是他把鏡頭拉近,來拍攝自己和駱詠祺結合在一起的下體,拍到兩片陰唇緊緊夾著自己的陽 具,同時間又拍到沿著自己的陰莖,緩滴出處女血,這時候才知道,他正在迷姦著一個處女。

  馮榮華心想:「嘩…悟怪之得條女咁窄,原來條女重係處女,真係冇諗過比我吊到處女,我咁大個人都係第一次比我吊到處女,吊處女果然爽好多」

  未經人道的處女相當緊窄,陰莖被肉壁緊緊包圍,他真是從來未感受過這種緊窄的感覺,雖然是感覺上超爽,但是他完全 不適應這感覺,令他抽動起來也顯得十分困難,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是是帶著避孕套和單一類形的女人上床,由於她們的性經驗太過豐富,她們的架生難免會比較 鬆和闊,形成了強烈對比的感覺,實在太縣途了。

  馮榮華現處於明知不可以玩內射,但內心其實很想玩內射,超矛盾狀態不段徘徘徊徊他的腦海內,正當他思想鬥爭、爭紮 的時候,他的龜頭忽然間酸一酸麻一麻,他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下意識之下把自己的陽具插入陰道的盡頭,痛痛快快在駱詠琪的陰道內盡情宣洩,把自己的精液直 接射入她的子宮最深處,他足足十五至二十秒才射完精,如果不是情慾最高漲的話,其實是很難射出這麼久和這麼多,他激射過後,情緒終於冷靜下來,這時候,精 液已經滲透駱詠琪的子宮每一個角落,然後他把肉棒抽出,而馮榮華終於第一次親眼看到一個女仔被破處之後的情境,看到自己的精液和她的處女血混合的紅白色液 體,從駱詠琪的陰道口緩緩滲了出來,整過迷姦的過程,都盡錄在鏡頭之內。

  馮榮華心諗:「仆街,話悟射得入裡面,而家我一滴不溜咁,全部都射曬響條女入面,今次我有排搞,好彩我大把時間,如果悟係我仆街都悟掂」

  馮榮華有一個習慣,就是無論和什麼女人上床,他必定是梅開二度,駱詠琪當然也不例外,他想休息一會兒,然後在迷姦 駱詠琪多一次,他想完事後才清理駱詠琪的問題,正當他休息的時候,他指細地翻看剛才所拍的影片,當看到駱詠琪的處女膜這個大特寫的時候,他覺得這個鏡頭未 夠完美,其實角度上只不過有小許篇差,如果不是雞旦裡挑骨頭的話,這個鏡頭真是看不出究竟有什麼問題,無論如何,馮榮華都是想補拍多一次,但問題是駱詠琪的處女膜巳被破,又怎可能從拍呢?

  起初是因為洛詠芝的年紀細,所以才沒有被打主意,雖然她發育未完成,身材當然沒有家姐完善,但當看著她稚氣未除的漂亮面孔,比起家姐這種清純形象的感覺完全不同,馮榮華忽然覺得這一類的女仔,有一種莫明奇吵難巳解識的神秘感,對於洛詠芝睡抱內的半熟身驅充滿著極大好奇心。

  一個年紀只得十零歲的女仔,理應是屬於受到保護,給人寵愛、痛錫,掌上明珠的那種,尤其是像洛詠芝的樣貌既漂亮又可愛,而性格上又乖巧的女仔,如今也是因為洛詠芝的年紀細,來惹起了馮榮華想將她成為姦淫洩慾的對象,不竟洛詠芝這個歲數的女仔是受到保護,無論是法律上和個人的心理關口,此時此刻,馮榮華的心理關口產生了不能做但想做的矛盾狀態。

  一方面馮榮華又心諗:「頭先我都吊佢家姐,重比我破埋處添,如果我冇睇過佢張身份證,悟知佢幾多歲就話,但係我而家明知佢得果十五歲,咁細個都吊,好似好冇人性咁」

  而另一方面馮榮華又心諗:「知道佢幾多歲又點,吊過佢家姐又點,我咁大個人就係因為吊過呢D靚妹,莫講話吊,我直頭連見都未見過,話時話,夠竟吊呢D靚妹係乜野慼覺呢?」

  此時此刻他好像精神分裂的病人般,腦海出現很多問題、很多幻想,不知如何是好,正當他正在思想鬥爭的時侯,洛詠芝 突然反訓,不經意露出了底褲來,他的心藏仿如受了電激一樣,跳了一跳,另到他醒起了剛才的那一個不滿意的鏡頭,另到他又聯想起剛才補拍的事情,所以他就很 快落了決定。

  馮榮華當時心諗:「雖然個細妹得果十五歲,無可否認又真係細個D,不過佢樣又夠乖又夠純重咁索添,而且佢又咁得意,頭先吊佢家姐還吊佢家姐,而家我想吊埋個細妹還吊埋個細妹,反正個家姐頭先都比我吊破處,我想重拍都悟得啦,反正我重有幾粒鐘,大把時間,我使諗,一不做二不休,遇期諗往吊個家姐多鑊,不如吊埋個細妹更實制,」

  馮榮華休息一會兒之後,馬上進行新一輪拍攝,由於吸收了剛才拍攝經驗,這次比剛才來拍攝得精細很多,不過拍攝手法都是一樣,都是由駱詠芝的個人資料開始拍攝,然後用近境拍她的樣貌、然後在用遠境拍她未除掉睡抱的全身和半身鏡頭。

  面對著一個十零歲的女仔,他的心情既緊張又興奮,他開始動手解開洛詠芝的那一件睡抱,而她身上只穿著純白色簡單款色的胸圍和內褲,此時可看到她的皮膚真是仿光亮如綢緞,那種屬於真正年輕女仔的嬌嫩肌膚渾然天成,雖然未解開她的胸圍和內褲,但清楚看到她的三圍數字大約是32A的乳房,23吋的纖腰,33吋的座圍,此尺吋可想而知她的身驅真是非常幼嫩。

  然後解開了她的胸圍,立即清楚看到兩個略略隆起的小乳房,是那種可愛美妙的椒乳,形態既嬌嫩小巧但又尖挺飽滿,鮮嫩粉紅色的小乳頭微微凸起。

  馮榮華還未解開駱詠芝的所有防線,心臟巳經跳得越來越快,到了最後一度防線,也是最關健最重要的防線,那就當然是內褲,現在他的心情非常緊張。

  迷底即將解開,馮榮華先的雙手就放在駱詠芝的內褲兩側,然後把內褲用力一址,就把內褲除掉,洛詠芝的所有防線已經 被馮榮華全部解除,這時候,一個女仔最神秘最秘密的地方即時活現眼前,馮榮華即時拿起攝綠機,已近距離來精細地來拍攝她的三角地帶,她的陰毛明顯比起家姐 小很多,在陰部較上的位置只長了些小稀疏嫩草的小許陰毛,只於其餘位置是一條雜毛也沒有,而她的陰唇與陰唇之間是緊緊合著,形成了一條線般的中間那一條狹 逢,還有她整個陰部上表面皮膚的膚色,竟和她面部上的皮膚一樣,都是那麼粉嫩雪白,嬌嫩的陰部比起家姐駱詠琪更加有特式,極盡散發著荳蔻年華的氣色。

  駱詠芝的年齡雖然細,但是她的身體又不是幼嫩非常,但又不代表她有一副巳成熟的身體,她就是剛剛脫離了兒童這個皆 段,但同時她又未完全踏入少女皆段,從她幼嫩身體之中有一份少女的雛形,也可以說從少女雛形之中有一份幼嫩的身體,而她就是在剛剛介付兩者之間的半熟皆 段,相信只有這個歲數的女仔,才會有如此這樣的特式,馮榮華此時巳經有點受不了,出現了口乾心跳的情況,馮榮華發夢都估悟到自己對這種正在發育中的女仔竟 然如此興奮。

  由於吸收了剛才拍攝的經驗,所以這次他拍得更清楚更細縹,每一個鏡頭每一個細節都拍得清清楚楚,比起剛才所拍攝出 來的效果更加精細,他將鏡頭較準,然後他用手指撩撥她緊合的陰唇,來拍攝她的陰道內,陰道口非常細小,只得原子筆般的那麼小,為了完美拍攝,他把鏡頭在調 較,拍攝到裡頭有一塊薄薄的黏膜,而這黏膜的邊緣處正緊密的接合著陰道壁,這一次沒有令馮榮華失望,清清楚楚拍到駱詠芝處女膜,絕對是一個非常真貴的鏡 頭,而馮榮華也相當滿意這個鏡頭。馮榮華對著駱詠芝的興趣明顯有比起家姐大很多,她 的身體每一個部份都完全沒有放過,首先他的手掌揉壓著剛發育不久的乳房,而手指刖撚著她的小乳頭,然後就把她的乳頭含在咀裡,而駱詠芝的上半身,馮榮華足 足玩弄了接近二十分鐘,而下一步要做的事,那就當然是進攻她的下半身,他的口一直都是吻著駱詠芝的上半身,而他的手慢慢!慢慢向下掃落去,先經過她的平擔 小腹,然後掃到她的陰阜上,而他就先玩弄著她的稀疏陰毛,然後用手指在她的狹逢上磨擦,馮榮華開始侵犯她下半身的時候,雖然她的陰阜濕潤起來,但不代表她 願意接受這感覺,由於藥效太強,所以她只能呼出微弱求救的聲意,不斷呼出:「嗚…嗚…悟好…我悟要!」

  而這種微弱的救命聲令到馮榮華更加興奮,已現在的反應來看,她是知道自己現正在被人性侵犯當中,但是都是這一句,馮榮華全不擔心,因為知道她們沒有可能記得現正在發生的一切。

  馮榮華的性慾指數巳經爆曬燈,肉棒完全扯到極限,龜頭好像快要爆開一樣,他要立刻去上馬,他先把自己的肉棒壓在她在中間的那條裂縫上下磨擦,時不時把龜頭靠近陰道口,感受一下肉洞散發出的溫度。

  他將攝錄機放了一個最佳位置處,然後把鏡頭調較好,但沒有想像到駱詠芝的嫩穴實在太細小、太緊窄,連他自己也估不 到搞了幾次也不得其門而入,幸好他剛才在日本城買了一支潤膚霜,於是他把潤膚霜塗在自己的陰莖上,他用左手的手指撐開了她的大小陰唇,而左手就握著自己的 肉棒對準著她的陰道口,然後,深吸一口氣,運起腰力,強而有力的臀部肌肉一彈,不管她的陰道有多緊,龜頭終於撐開了她的緊窄陰唇,瞬間他感覺到溫曖緊窄的 陰唇,緊緊圈著龜頭的頸溝處,逼得龜頭很逼很緊,令他吋半難行,她比起家姐還要緊窄很多,他不敢強行一插到底,一來怕弄傷她的嫩穴有手尾跟,二來可能連自 己的包皮也被址損。

  這一次他沒有一下至盡根而入,而是已極援慢的速度遂分遂分向著緊窄的陰道深處不斷前剌去,感到她兩邊的陰道壁不斷向著入侵的陽具擠壓,還有種想將陽具逼出來的感覺!在她陰道壁的緊勒著的情況之下,就連他的莖身也被逼到有些輕微腫痛的感覺!

  他唯有已援慢而有力向前推進,當插入多幾分的時候,感覺到前面有一到阻力(因為龜頭巳經頂在她的處女膜上),這一 次他沒有剛才這麼衝動,他立刻打醒十二分精神,全神灌注地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自己的龜頭上,同時間他把攝錄機拿在手上,來拍攝進入肉洞的過程,然後他故 意已極援慢的速度遂分遂分向前剌去,目的就是來精細地感受一下開包的感覺,直到處女膜到了極限時刻,忽然間他很清脆感受到前面落空,阻力突然減小的感覺, 這一刻駱詠芝的處女膜已經被馮榮華的龜頭徹徹底底剌穿了。

  馮榮華當確實處女膜被剌穿後,他急不及待抽出陰莖來拍攝,果然清楚拍攝到有些處女血流在床單上,而有些就纏繞在自 己的陰莖上,然後在把自己的陰莖一下只盡根而入,瞬間感到整條陰莖也被她的陰道肉璧緊緊包圍,緊窄程度遠遠超乎自己的想像,同樣都是沒有帶避孕套直接打直 軍,他整個頭都能貼身接觸嫩穴內的每一個位置,每當頭磨擦裡面肉紋的時侯,尤其是抽插到她嫩穴中間那一個部份,這一出一入的感覺真是超正,馮榮華為了 不想這麼快射精,希望享受多一點時閒,唯有展開了緩慢而有力的抽插動作,每一下抽出,都會把陰莖部份拔出,只餘龜頭在內;每一下插入,都會整根沒入,而此 類推一出一入,這樣子的抽插方式,一來沒有這麼容易走火、二來又能夠把整根陰莖充份享受到處女緊窄的磨擦力。

  馮榮華從來沒有想過對著這樣年紀的靚妹,竟然產生了如此特別的感覺,不要說他自己平時所接觸的女人和她作出比較, 家姐駱詠琪和她同樣都是處女,除了明顯比起家姐的肉洞緊窄很多之外,家姐駱詠琪沒有細妹駱詠芝這種特色和神秘感,如果不是他自己性經驗豐和剛才洩了精的 話,相信他早已射精了。

  這時侯馮榮華也感到差不多了,他開始加快了抽插動作,這一次他完全沒有考慮體外射精,還要把自己的精液射向她陰道 的最深處,而這一次沒有剛才那麼失控,他完全可以跟進到自己的真正情況,當快到高潮來臨前的一刻,他立刻把握著這幾妙的時間,即時紮起駱詠芝的下半身,雙 手扣著盤骨鎖緊位置,順勢把肉棒插入陰道的最深處,務求將自己的的頭緊貼著她的子宮頸口上,他的龜頭終於發出極強烈的酥麻感覺的一刻,這一殺那連他的陰 囊也作出了收縮之勢,同這一殺那有如像火山爆發般,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全數盡射入她的子宮深處,射精時間還比剛材多出幾秒,到了射出最後一滴精的時侯,激 射後的餘後感覺,仍然在馮榮華的身體裡久久不散,他拿起攝綠機,來拍攝肉棒抽出的鏡頭,他拍攝到自己的陽具有一絲絲的血潰,也拍攝到紅白色的液體自肉洞中 緩緩滲出來,整個迷姦破處的過程,都是已最佳角度、最近佢離、巳高清來拍攝出來。迷姦完駱詠琪、駱詠芝兩姊妹之後,馮榮華開始要清,他用了稀釋漂白水來清洗她們兩姊妹陰道內的精液和處女血,因為漂白水是可以破壞DNA,馮榮華花了很多時間才清理完。

  清理完之後,馮榮華打開自己的公事包,把本來給客戶的藥版,拿出一小部份,一人喂一粒「地美露Pethidine口服消炎止痛藥」和「事後避孕丸RU486」, 然後馮榮華在花時間來清理她們,把她們本來已除掉的內衣褲幫她們還原穿上,還將所有移動過的物件,沒有多也沒有小地放回原位,要做到好像無事發生過,事情 辦好之後,他在次回到書房內,將她們兩姊妹的生活影片和生活照從電腦中下截自己的手機內,目的就是加入影片內,然後神不知鬼不覺離開現,之後他能夠準時 到酒樓和他的朋友阿強食飯,時間配合得好。

  無 論是什麼女性也好,如果在神知不清之下被人性侵,當醒來的時候,理論上沒有可能不知道,無論在什麼情況之下,性侵過後總會另到受害人做成損傷或者留下痕跡 等等,尤其是她們兩姊妹是一個全無性經驗的處女,她們的遇害後的感覺,感覺上應該會比有性經驗的女人更加有,理論上她們是絕對沒有可能不知道。

  但事實並不如此,馮榮華離開現巳經數小時,她們兩姊妹才開始睡醒起來,但是她們竟然還未發現自己被迷姦過,雖然她們確實有損傷,為什麼她們完全不知道呢?因為她們服食了「地美露Pethidine」這種消炎止痛藥,是關這種藥含有大量嗎啡成份,「地美露Pethidine」到 現時為此,在口服藥之中是現時最強藥效的消炎止痛藥之一,藥效謹次於嗎啡止痛針,而這種藥一般都會應用於橫強痛證的病人身上,聽講這種藥還應用於打仗的地 方,來醫治受了傷的軍人身上,如此高效能的藥物,現在只不過是用來醫治她們兩姊妹性侵後的損傷和痛楚,簡直是殺雞焉用牛刀卓卓有餘,而這種藥除了有很強的 止消炎痛力之外,還有很強的傷口修復能力,她們未訓醒的時候傷口巳經快速痊癒,到了她們醒來的時候傷口巳經完全修復,由於她們完全沒有痛楚的感覺,所以她 們還未發現被性侵過。

  由於她們兩姊妹都是被內射,理論上隨時都可能有因姦成孕的幾會,但馮榮華完全沒有擔心這個問題,是關這一隻「RU486」事後避孕丸,是目前最新最有效的事後丸,因姦成孕的幾會近付零。

  馮榮華清理她們的時候,把陰道內的精液清理得非常徹底和乾乾淨淨,除了沒有痛的感覺之外,也沒有呈現特別的異常感覺,所以她們完全不知道自己遭遇過迷姦,也不知自己原來已經不是處女,她們和平時一樣,仍然是過著開心快樂的日子裡生活。

  由於馮榮華對於攝影有很大與趣,他除了有最好的攝影器材之外,他還有非常不錯的剪接器材,回家後,他把剛才所拍的 迷姦實錄影片從新整理一翻,他處理得非常認真,他將不必要的片段剪去,然後在加入從手機中取出她們的生活影片和生活照,還將片段加上中文繁體字幕和背境音 樂,經整理一番之後,影片質素截然不到,整套影片都拍攝得非常完整,例如她們兩姊妹的私人物品、身份證明文件、樣貌、表情,身體結構、破處前和破處後的分 別等等,都一一盡在影片上,所以馮榮華覺得這套迷姦實綠,絕對是非常難得的珍貴片段,如果將這段片放上網的話,肯定比起過往類似的事件更加轟動。

  幾日前馮榮華又約了阿強灣仔譚道明寶石餐廳到食下午茶,剛巧在餐廳內碰到她們兩姊妹,身邊還企了一位斯斯文文的男子,原來他是駱詠琪的男朋友,她們是剛開始拍拖,是一對新戀人,當重遇她們的時候,感覺上總是周身不自在,不知如何是好。

  到了時至今日為止,這兩姊妹對於自己被侵犯過的事全不知情,由於她們完全沒有這個記憶和畫面,她們當然沒有被性侵犯的後遺證,基於沒有這個心理陰影之下,她們面上的表情,當然都是出於自然,如果從表面上來看,她們兩姊妹仍然保持著一個女仔應有的氣質和童真。

  她們兩姊妹為了感謝馮榮華上一次幫她們修理電腦,她們不單子已友善的態度來打招呼,雖然她們巳給了維修電腦的費用,但是她們都要堅持請馮榮華和阿強食一餐下午茶以感報答,可想而知她們真是很有家教的女仔。

  坐在眼前的兩姊妹,是自己親手迷姦過的女仔,她們還懵然不知,直到駱詠琪介紹自己男朋友給馮榮華認識的時候,馮榮 華的腦海隨即回憶駱詠琪的裸體身軀,對於她的身體每一個部份都知道一清二楚,尤其是駱詠琪最寶貴的處女是由自已親手奪去,甚至駱詠琪的子官曾經存在過自己 的精液,這了不是她的男朋友即執我二灘,當想到這一點的時候,馮榮華差一些想在餐廳內大笑出來,這時候馮榮華才知道,這個世界最辛苦的事,原來就是忍笑, 整餐下午茶他都忍笑忍得非常幸苦,直到食完下午茶的時候,大家都各自各離開,這時候他的真是頂悟順,他找到一條後巷,然後盡情大笑出來,他足足笑了成幾分 鐘才可以定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