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瑩失身

王瑩失身

  因為買房和男友吵了一架,王瑩打算冷戰二十天。

    本來是決定了的,王瑩也滿意,可那邊又臨時反悔了,未來的婆婆說離他們太遠,兒子上班也不方便。七七八八一堆理由,總之要換另一處。那邊王瑩也去看,足足少了近二十平米,王瑩就不樂意了——捨不得出錢就早說嘛,找這麼多藉口幹什麼?這邊你兒子上班不方便?住那邊我回媽媽家還不方便呢!

    王瑩其實心裡也不在意房子大小,但就是不爽他媽媽的態度。

    男友是在學校開始談的,對這個男友,她說不上是不滿意,但也沒那種愛到死去活來的感覺。王瑩家教嚴,上高中媽媽是她班主任,沒機會早戀,大學又在家門口,老爸防賊一樣防著她男同學,直到大三了,爹媽才鬆口,總算正正經經談了場戀愛。

    同學張麗是她閨蜜,私下談起來男人口無遮攔,對她至今沒和男友上床的評價就一個字:土。說現在都什麼社會了,你還跟著你爸媽的古董思想?男人也要試了才知道好壞的,萬一嫁的這個床上功夫不行,後半輩子可就慘了!

    王瑩總是笑笑,說那事情又不是生活重心,過日子還是要脾氣相投,難道兩個人在一起就非得天天抱在床上?

    其實她也好奇,有時候夜裡會莫名悸動,尤其這幾年,對男性的渴望有時候會突然變得很強烈。和男友在一起的時候,他的親吻和愛撫每每都讓她心跳加速全身酥軟,但每次都還是在關鍵時候忍住了。

    王瑩是打算把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的。不過她耍了個小心眼兒,跟男友很鄭重地說我早不是處女了,你介意的話就早說。在得到男友信誓旦旦的回應後,她就轉過臉去笑,既得意又驕傲——親愛的,到時候我會給你個驚喜哦!

    冷戰第三天,男友打來了四個電話發了三條短信,王瑩都沒接也沒回,心裡有點小得意:這叫以退為進,本小姐還沒過門,堅決不受氣。

    下午張麗突然跑來找她,說要她救場,那個在展覽廳彈鋼琴的今天沒來,這事情她負責,要是楊總來了看不到人,非訓她不可。

    王瑩畢業以後一直沒找工作,也不急,家裡就她一個女兒,爹媽尋思著要給跑個好差事才滿意,高不成低不就的就拖著。張麗是早就上班了,在一家房地產公司做客戶接待,薪水雖然不高,可好歹是家大公司,福利待遇一流。

    就這樣王瑩就被扯到了展示廳。她鋼琴十級早過了,也有過上臺經驗,倒不怵場,反而有些小興奮——打畢業以後,可好久沒在公眾場合秀才藝了!

       ***    ***    ***    ***

    楊軍進門看見彈鋼琴的王瑩,呆了一下。

    鋼琴在大廳中央,王瑩穿了一件淺色的碎花短旗袍,烏黑的長髮梳得整潔簡練,只在頸後衣領處隨意紮了條橡皮筋。身子坐得端正,高聳的胸部和纖細的腰形成了一條誘人的弧,繃在臀部的旗袍很清楚的勾勒出肉感的曲線。

    這屁股摸上去一定很爽!

    他去王瑩側後方的沙發坐了,翹起二郎腿,手托下頜,用不加掩飾的眼光仔細欣賞這個一下子就勾起他欲望的女人。

    白皙修長的手指靈巧地在黑色的琴鍵上飛舞,優雅又從容不迫。

    展示廳的接待經理張麗親自端茶過來,小心翼翼地問:「楊總,陳董已經在樓上辦公室了,你不現在上去嗎?」

    楊軍沒理會她的提醒,湊近她耳邊,指了指王瑩:「誰請來的?」

    張麗遲疑了一下:「我。原來演奏的秦老師今天沒來,我臨時找了個朋友替她。」

    「以後就用她了。」楊軍似笑非笑地望了張麗一眼:「待會兒來我辦公室一趟,我有事找你談。」

    下了班倆女人一起吃飯逛街,分手前張麗把一千塊塞到了王瑩包裡說:「這是今天酬勞,楊總說你彈得好,要你明天接著來,我替你答應了。」

    王瑩有點驚喜,沒想到給這麼多,摟住張麗親了一口,說:「你真夠意思,我得謝謝你。」

    看著王瑩走遠,張麗有點內疚,也許她很卑鄙,為了自己開始出賣朋友了。可這世界上哪裡又會有真正的友誼?都是互相利用罷了!只要價格合適,又有什麼不能買賣?她早被楊軍睡過了,開始她也天真的以為或者有可能攀上高枝,雖然楊軍比他大不少,不過也算個鑽石王老五!但楊軍很快就讓她明白自己只不過是個玩物。因為他把她送給了別的男人玩兒,就是在那間展示廳的樓上,她被楊軍和另外的男人一塊搞了,像分享一盤甜點,毫無芥蒂。完事兩個人還調侃自己的表現。

    不過付出就會有收穫,張麗的收穫對她而言,足夠豐盛。

    王瑩在樓下彈琴的時候,楊軍在樓上辦公室操張麗。那時候她上身還穿著套裝,下體卻赤裸著,手扶辦公桌的邊緣撅著屁股被楊軍弄。楊軍邊撞著她的屁股邊說:「我想玩兒下你那個朋友。」

    張麗說:「不可能,人家是有男朋友的,都快結婚了。」

    楊軍說:「那有什麼關係,我又不是要娶她,就想搞一下而已。」

    張麗被撞得趴在了桌子上,喘著氣說:「你死心了吧,這女的保守,現在還是處呢。她男朋友都不給,肯給你?」

    楊軍聽了這就興奮起來,按住她的屁股一通猛操,說:「你幫我搞定,我升你做市場部主管。」

    張麗動心了。

    她熟悉王瑩,知道她感情專一,不貪財,不去夜店,生性又謹慎,想要引誘這樣的女孩和男人發生關係,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知道王瑩要和男友冷戰二十天的打算。

    所以,她給楊軍制定了一個完整的方案。

       ***    ***    ***    ***

    第二天下班的時候,楊軍已經開了邁巴赫在廣場前等他們,說我順路,送你們倆回家吧。當時很多員工都還沒走,王瑩覺得不是很妥當,想要拒絕。可張麗卻先拉開車門坐了進去,說:「好啊,我也坐坐好車,威風一下……」王瑩就沒好意思再說什麼,也坐進去了。

    楊軍也不多說話,先送張麗回家,張麗家離王瑩家不遠,王瑩小心,就和她一塊下車了。等楊軍的車開走,才問張麗:「他是不是想追你?」

    接下來一連幾天,楊軍都主動送她們兩個人下班回家,王瑩看楊軍對自己很漠然,就認定了是想跟張麗好,本著幫朋友的心態,也沒拒絕。

    第五天張麗沒上班,下午,楊軍從外面回來,手上拿了很大一束玫瑰,到孫瑩跟前,把花放在了她跟前。王瑩正愕然的時候,楊軍湊到她耳邊悄悄說:「一會下班了我去看張麗,花你先幫我收著,拿到辦公室不好看。」

    王瑩理解地對著他笑了笑,她根本沒注意到大廳裡其他員工的眼神。楊軍趴在鋼琴上和她聊了一會兒,小聲開了幾個半葷半素的玩笑,類如你這麼漂亮,男朋友一天要愛你幾次之類的。王瑩不適應,臉都紅了。

    那天下班,楊軍照例在門口等著,邀她一塊去看張麗。王瑩自然也沒推辭,她就替楊軍捧著那束火紅的玫瑰,在眾目睽睽之下上了總經理的車。

    第七天,張麗在給王瑩端咖啡的時候,不小心潑出來,弄髒了她的裙子。孫瑩就去衛生間清理,可樓下的衛生間是反鎖了的,怎麼等都沒人出來。張麗就帶了她去樓上的接待室。這個接待室只有在簽購房合約的時候才會用到,平時基本上不會有人去。

    咖啡的汙漬在後腰臀上面的位置,王瑩只能脫下來清理。兩個人正在弄著,楊軍忽然推門闖了進來。

    王瑩當時下身只穿了內褲,嚇得大叫了一聲,光著兩條白腿飛快躲到了張麗身後。楊軍忙不叠地道歉,說自己是無意的。張麗就責怪他,說進門之前怎麼也不敲一下,害得姐妹的身子都被他看光了。楊軍誠惶誠恐地說:「是我不對是我不對,我罪該萬死下班請你們吃飯賠罪。」

    弄好衣服出來的時候,楊軍還站在走廊裡,一臉內疚的樣子。王瑩雖然覺得尷尬,可也覺得不忍心,為了緩解氣氛,就紅著臉說了聲沒關係。

    那天下班張麗還是提議吃楊軍一頓,好做為對女友的補償。

    王瑩沒同意。

    接下來張麗下班開始不準時,幾乎每天都要加班。楊軍還是會開車來送她,王瑩推脫了幾次,可看楊軍很誠摯的樣子,加上一直以來也沒對她有任何不妥當的行為,也就沒再堅持了。楊軍也很規矩,從來不會和她開太過分的玩笑,也沒有任何不恰當的舉動。慢慢王瑩也對他放心了,相處得就十分融洽。

    這樣又過了一個禮拜,王瑩在展示中心上班的第十五天,她大概做夢都不會想到,這一天將是她人生裡最黑暗的一天!那個窺視她的色狼楊軍,已經準備好了偉哥,他要動手了,就在今天,他要拿下這個垂涎已久的清純獵物。

    中午吃飯的時候,張麗來借王瑩的手機,說楊軍讓她隨時準備出去,還神神秘秘地說必須保持聯繫,不知道搞什麼鬼?王瑩雖然也有點好奇,不過也沒細問就把手機給了她。

    剛吃過午飯,楊軍就來找她,先是欲言又止的樣子,唯唯諾諾了一會兒,終於說:「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王瑩問:「什麼事?」

    楊軍說:「我打算向張麗求婚,今天打算去買個戒指,我又想給她個驚喜,所以不能讓她去看,你是她的好朋友,應該知道她會喜歡什麼款式,所以想請你給我參謀一下。」

    王瑩打心底為朋友高興,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她跟著楊軍去了市區最大的珠寶店,一進店門,楊軍就豪氣地對導購小姐大聲說:「我要給女朋友買訂婚戒指,我要最好的最貴的。」等導購把他們帶到貴賓區的時候,他又殷勤地讓王瑩挑選。

    從珠寶店出來,他們又去買了玫瑰彩帶和氣球,準備佈置求婚現場。楊軍興奮之情溢於言表,王瑩也為他和自己的好友開心。甚至想像了一下待會兒張麗看到戒指的時候,那種幸福的表情。她根本就沒想到,楊軍的興奮是因為馬上就要得到她了!

    王瑩懷裡抱火紅的玫瑰,在保安的注視中和楊軍並肩走進了他住的別墅區。

       ***    ***    ***    ***

    一進房間,楊軍就在王瑩的詫異目光中用鑰匙反鎖了房門,他拔出鑰匙轉身就把手按在了王瑩胸脯上面。王瑩今天穿的是兩件套的裙裝,上身是件真絲寬邊T恤。少女高聳的奶子彈性十足,按上去是那種綿軟裡帶著堅挺的感覺。

    王瑩一時沒反應過來,驚愕地低頭看著楊軍放在自己胸前的手掌,足足愣了三四秒鐘,才大聲「啊」地叫了出來,同時身子猛地向後彈開。她根本沒想到楊軍會來這麼一下,腦子完全懵了,下意識的轉頭在房間裡找張麗。可房間裡除了自己和楊軍,再沒有別人。

    楊軍這時又逼近了她,一下子就攬住了她的腰,另一隻手麻利地從T恤下方伸了進去,順著光滑的肚皮摸到了乳罩上面。王瑩沒想到他還敢動手,又叫了一聲,馬上彎下腰往地上躲,這時候她才醒悟過來:自己被騙了,這個男人原來心存不軌!

    一邊掙紮,一邊大聲叫著:「你幹什麼你幹什麼……再不鬆手我就叫了!」這時候她已經蹲在地上,可並沒有掙脫楊軍的魔手,衣服反而因為下蹲被撩了起來,露出一段雪白的身體。那只有力的手仍舊死死地抓著自己的乳房,雖然隔著乳罩,可還是感覺到被捏得生疼。

    楊軍臉上帶著的淫笑:「寶貝兒!別費那個心了,這可是別墅,你叫破喉嚨也沒人聽得見。咱們好好開心一下,我保證叫你醉仙欲死……嘖嘖……皮膚可真滑……你別動你別動……」

    王瑩拼命地用雙臂護著胸口,同時左右扭動身體,試圖掙脫掉楊軍攥著自己乳房的那只手。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憤怒還是驚恐,全身不停地顫抖,同時從喉嚨裡發出了帶著哭腔的尖叫。

    楊軍根本不理會她這一套,另一隻手飛快地從後面也伸進衣服裡,熟練地揭開了乳罩扣子。但就在他解乳罩的空兒,卻被王瑩猛地一掙甩開了,本來牢牢抓住奶子的手,此時只剩下了一條胸罩。王瑩站起來就想跑,可楊軍反應快,馬上又伸手過去揪住了她的裙子。她這一跑,裙子後的拉鍊直接被拽開,紫色的內褲從後面的開口處露了出來。

    兩個人拉扯著,王瑩顧不得平時端莊形象,狼狽地拍打著楊軍的手:「你這麼做是犯法你知道不?你不想坐牢就快給我放手……」她想警告楊軍。

    她哪裡知道楊軍有恃無恐,發情的野獸一樣,身體朝她一貼,手指順勢勾住了那條紫色的內褲邊緣,然後猛一用力,把內褲連同裙子一塊褪到了腿彎兒。孫瑩被他的身體撞得一個趔趄,裙子和內褲又絆著腿,人就摔倒在地上。跟著兩腿一輕,下體已經光溜溜的全暴露在楊軍眼前了。

    她的臀型很漂亮,圓滾滾的,皮膚又白嫩光滑,兩條筆直的長腿撲了粉一樣優美。楊軍看得兩眼冒火,伸手就去抓她的腿。王瑩飛快地蹬了一下,赤裸著下體從地上爬起來就跑,快到門口的時候忽然意識到了門是反鎖的,立刻轉身朝臥室跑。臥室有門,她可以把楊軍關在客廳裡。

    就在她跑到臥室門口的時候,楊軍已經趕上來,攔腰把她抱住,一用力就整個提得離開了地面。然後在她耳邊得意地說:「寶貝兒,你是想我們去床上玩兒嗎?你怎麼這麼聰明,我也正想著去床上操你呢!」

    王瑩拼命踢著兩腿,可還是被直接扔到了床上面。還沒等她從床上下來,楊軍已經褪下了自己的褲子內褲,已經硬邦邦的雞巴青筋暴現,隨著他走過來的動作顫動著。

    王瑩驚恐萬狀,抓起枕頭砸過去。楊軍躲都不躲,任憑枕頭砸在臉上,人已經到了床邊,伸手扯住了王瑩赤裸的腿,往回一拉,把她拖到了床邊。王瑩拼命踢著,但兩腿都被捉住了,然後一具沈重的身軀山一樣壓了下來。她的兩腿被楊軍的身子分開,不管怎麼掙紮,還是感覺到那根硬硬的東西壓迫到了自己胯間,火熱滾燙地貼在了陰部。

    楊軍現在騰出了手,把她的兩臂向上舉起,用一隻手按住了,將T恤翻到了乳房上面,一對豐滿挺拔的奶子馬上展現在他眼前。由於王瑩的掙紮,那兩隻奶子也隨著她的動作跳躍著,像兩隻大白兔,活潑又可愛。楊軍故意把舌頭長長的伸出來,用誇張的姿勢去粉嫩的乳頭上舔了一口。



    王瑩像被蛇咬了一樣尖叫了一聲,更加奮力掙紮。可惜她勢單力薄,無論怎麼動,始終都被身上這座大山死死壓制住,根本無從逃脫。

    楊軍用做愛的動作聳動著下體,讓雞巴在她的陰部摩擦,少女細滑的皮膚和陰阜上蓬鬆的陰毛給他帶來異樣興奮的感受,他一邊摩擦一邊看著王瑩的臉,淫蕩地說:「親愛的,別掙紮了,操屄其實很過癮的!你給我操一次就知道了!我的雞巴很粗的,以前操過的女人沒一個不說舒服的……」

    王瑩一直扭動著身體,不停地說著:「不……我不我不……」

※ jkforumnet | JKF

    可惜不管她怎麼反抗,楊軍還是把一手伸到了兩個人的下體,扶了自己的雞巴用龜頭在她的屄上蹭,然後慢慢地分開緊閉的兩片陰唇,讓龜頭陷進了嬌嫩嫩屄裡面。因為王瑩沒動情,裡面還有點乾燥,所以龜頭雖然進去了一點兒,可很難再前進,楊軍就慢慢地摩著,感覺緊緊閉合的小屄包圍自己的快感。

    這時候王瑩哭了起來,不斷地說著:「楊總……求求你求求你……饒了我吧你……我有男朋友的……求求你了……」

    她知道自己今天已經難以倖免了,內心充滿了絕望無助。

    可這時候楊軍居然停了下來,對她說:「我是真的喜歡你,你看那麼多女人都肯讓我操,可我就是想上你,你哭得這麼傷心,我也不忍心,可我這會兒快憋死了都,你說怎麼辦?」

    王瑩聽了他這話,像撈到了救命稻草一樣,馬上抽噎著說:「楊總,你行行好,放了我吧,我保證不跟別人說!」

    楊軍就笑,說:「我也不怕你說。可今天我總得過過癮吧?要不你用別的辦法給我爽一下,弄到我射了就行。」

    看王瑩不解的樣子,就繼續提醒:「可以用嘴……你能給我用嘴弄出來,我也爽了,你又不會損失什麼,一舉兩得!」

    王瑩雖然不願意,可權衡利害,還是勉強答應了他。楊軍就興奮地從她身上爬起來,騎到了她胸口,屁股坐在了她的奶子上,把那根黑黝黝的大長雞巴湊到了她嘴邊。王瑩雖然覺得噁心,還是蹙著眉頭閉眼張開了嘴,讓他的雞巴插了進來。龜頭的部分已經流出少許液體,碰到她的舌頭,感覺鹹鹹的,說不出的那種難受,可她只能強忍著,讓粗長的雞巴在口腔裡抽動。

    她根本沒發現,楊軍已經從床頭櫃上拿起了攝像機,開始從上方拍攝。他的動作很隱蔽,為了防止她發現,假裝是在用手扶床頭,趁她閉眼的時候快速推進下來拍攝一會兒特寫。邊拍邊說:「自然點寶貝兒,嘴巴張大點兒,別讓牙齒碰到我了。我知道你第一次不習慣,別像那麼受罪的樣子嘛。」

    拍到了想要的臉部特寫,楊軍把攝像機放回去支好角度錄製。自己則開始仔細體會美女的初次口交,他固定住王瑩的頭,開始加快抽送的速度。看著王瑩豔紅的嘴唇包裹著自己的雞巴,抽出來的時候雞巴上亮晶晶的口水,加上她受刑一般的表情,滿足感油然而生——操處女的嘴就是舒服,這嘴巴還沒碰過別人的雞巴呢!

    王瑩感覺男人的雞巴在自己嘴裡越脹越大,一次比一次戳進來更深,終於插到了喉嚨口,胃裡一陣翻騰,忍不住幹嘔了起來。可楊軍根本不管她,繼續快速插著,邊插邊興奮地叫:「操,我操,爽死了……」

    王瑩終於忍不住了,猛地把他推開,俯身到床邊吐了起來。

    等她吐過了,楊軍假裝關心地問:「是不是很難受?要不我們換個姿勢,我也想看看你的小屄。」說完不由分說轉過了身體,讓屁股對著王瑩,自己則趴在了她兩腿中間。

    王瑩本能地想合攏雙腿,可楊軍的頭卡在中間,手也已經在摸自己的陰部。只好忍著羞辱繼續給他吹。

    楊軍的手很靈活,不停地在她下面揉搓抓撓,有幾次碰到了很敏感的地方,她的身體就不由自主地顫抖,像是被電擊一樣。她有一下沒一下地舔著楊軍的雞巴,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慌慌的,被人玩弄的羞恥感和刺激讓她無所適從,卻能感覺到下面正一點點開始濕潤。她只好大幅度扭動著身體,儘量躲避楊軍的撥弄。可無論她怎麼躲閃,楊軍的手指還是會準確地碰到那裡。

    忽然下面一熱,像有什麼東西蓋了上去,然後是條軟軟濕濕的東西開始往兩片陰唇中間鑽。那是楊軍的舌頭,正肆無忌憚地舔自己的陰部。王瑩想阻止,可這時候楊軍的雞巴猛地往她嘴裡插了幾下,發出的就只有「唔唔」聲了。

    王瑩的下面根本沒被人碰過,她甚至連正確的自慰都不會,那裡格外敏感,在楊軍舔她陰部的時候,強烈的刺激令她無意識地呻吟了幾聲,但馬上就意思到不應該發出這種聲音,竭力控制住了。

    楊軍貪婪地舔了一會兒王瑩的嫩屄,然後扒開仔細觀察。王瑩的屄外觀看上去非常漂亮,饅頭型的陰阜上,稀疏有致的陰毛很柔順,均勻地分佈在陰唇上方和兩邊,鼓囊囊一團肉中間,是一道緊密的細縫。兩片陰唇極短,粉紅嬌豔,這時候因為他的吸舔已經開始充血,呈現出一種脹脹的飽滿亮色。

    他用手指尖兒輕輕觸碰那粒也已經腫脹的陰蒂,馬上看到屄下面的美麗小菊花一陣收縮,亮亮的液體從緊合的屄縫裡滲出來。處女的屄就是不一樣,他在心裡得意地想,用手扒開了屄,裡面粉紅鮮亮的嫩肉像掰開了殼的蚌那樣露出來,水靈靈的可以清楚看到尿道眼兒和下面緊緊擠著的屄洞。他又用力把屄扒得更開點,小洞才勉強張開了一些,終於看到了那道白色的、接近透明的處女膜。

    被人掰開屄的感覺很羞恥,王瑩小腹很明顯動了一下,她的兩腿無力地夾了夾,然後扶著楊軍的手一下子抓緊了。她的臉已經火辣辣的發燙,頭暈暈的,想說不要,可嘴裡是楊軍的大雞巴,堵得她滿滿的,根本說不出話來。

    楊軍興奮地又聳動了幾下,讓雞巴在王瑩口腔裡插得更深。想到馬上就要給這個還沒碰過男人的少女開苞,感覺自己的雞巴似乎又脹大了不少。

    看夠了才轉過身,淫笑著對王瑩說:「你的小屄真美!簡直是上帝的傑作!我真是愛死了。」

    王瑩沒回應他的話,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是用手掌遮住了自己的臉,很無奈地看向一邊。床的這邊是盞金屬底座的檯燈,陽光從有沒拉起來的窗戶照進來,落在光滑的鍍銀表面上,映射出淡淡的光暈。那上面還反射出來他們此刻的情形:一個魁梧的男人,身下壓著一具潔白的身軀。所有的圖像都是扭曲的,變形的,既荒唐,又不真實。

    楊軍趴在她身上,一隻手撫摸著她堅挺光滑的奶子,一隻手擺正了她的臉,讓兩個人的目光相遇,說:「害什麼羞?現在我們都光著屁股,誰都沒有秘密可言了,你放開點,讓我好好玩會兒。」

    王瑩躲閃著他的目光哀求:「你答應了的,別讓我沒臉嫁人!你真不守信用我一定會告你強姦!」

    「沒問題。」楊軍淫笑著說:「乖,寶貝兒張開嘴,把舌頭吐出來,我想嘗嘗你的甜蜜……」

    王瑩聽話地吐出來舌頭,讓楊軍含住了。她內心有一種報復到這個男人的感覺:這舌頭剛才舔過你的那東西了,現在還給你。

    突然楊軍咬住了她的舌頭,而且很用力。她被咬疼了,手就去推楊軍的臉。她完全沒意識到這是楊軍的詭計,這是在轉移她的注意力!因為與此同時,楊軍已經悄悄用一隻手扶著雞巴對準了她的嫩屄,就在她想擺脫咬住舌頭的牙齒的時候,猛地一用力,粗大的雞巴立刻硬生生插進了緊湊的屄裡面。

    王瑩只覺得被一根火熱的東西杵了一下,然後才意識到完了!那根東西堅硬而強壯,已經成功的擠進自己身體,並且正越來越往深處進來。她絕望地從喉嚨裡擠出一聲慘叫,開始拼命踢腿掙紮,並且把身體往床頭的方向竄。可這些動作都無濟於事,她的整個身體都被楊軍死死壓著,那根東西也毫不受影響的慢慢插了進來。她恐懼得全身都僵硬了,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腔道被一點點撐開,像是一種解剖,把自己生生分裂開來。

    接著一陣疼痛,那東西好像突破了一道界限,一下子輕鬆起來,完全進入了自己的身體裡面。

    所有的掙紮在這時候都停止了。

    楊軍也沒動,他的恥骨已經和身下這個美女的陰阜完全貼合,整根雞巴都塞進去了。處女的小屄是那麼緊湊火熱,牢牢嵌住了自己,嬌嫩的陰道壁肉緊密地貼合著自己的雞巴,像是一張小嘴兒,自來的產生一種吸吮的感覺。

    王瑩哭了。

    她像個孩子一樣無助地哭起來,晶瑩的眼淚從眼角滾出來,順著光潔的皮膚滑進散亂的頭髮中。

    在楊軍眼裡這哭泣更激發了他的獸欲,高聳豐滿的奶子因為哭開始劇烈上下起伏,梨花帶雨的俏麗臉龐帶給他征服的快感,尤其是王瑩停止掙紮的時候保留了這個上身微欠的姿態,顯得無比狼狽和可憐。讓她散發著一種被蹂躪過的楚楚可憐。楊軍就喜歡這種感覺,完全的掌控。

    「我要告到你去坐牢!」王瑩用手臂去擦眼淚。

    楊軍聳動了下身體,讓雞巴動了動:「我早有準備了,寶貝兒,你是告不倒我的。你想想看,我在公司給你送花,接你下班,誰都以為我們是情侶關係了!這會兒又是在我家,你說我強姦會有人信嗎?還有,剛才你給我口交,我都拍下來了,你說有被強姦的主動給強姦犯口交的嗎?」說完無恥地又動了一下,手按住了兩隻乳房,慢慢撚著她粉紅的乳頭。

    王瑩驚呆了,遏制不住憤怒的情緒,揮手給了楊軍一記響亮的耳光:「你卑鄙無恥。」

    楊軍摸了摸自己被打得發疼的臉:「你打得爽吧?沒關係,我也能操個爽,算起來夠本兒!」說完扭住了她的手臂,開始抽送雞巴,雖然屄裡已經有了液體潤滑,可由於太緊,操的動作顯得還是有點艱難。王瑩扭動著身子掙紮,像一匹不服輸的烈馬,一直企圖把身上的男人掀下去。

    但是楊軍騎術很高明,她用力向上拱身體的時候,就會隨著她的動作擡高胯部,等她落下去的時候,則狠狠操下去。幾次下來,倒像是王瑩在配合他一樣。紅色的床單上,一具潔白無瑕的美麗肉體,正在被有技巧的征服著。紅白相映交錯,加上女人吃力發出的吭哧聲和男人的喘息,交織出一幅淫蕩刺激的畫面。

    王瑩終於沒了力氣,傷心地抽噎著,深深的悲哀籠罩了她,她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楊軍這樣的男人,根本不知道怎麼應對,在她眼裡,人都是彬彬有禮的,是和藹親善的,對這樣一個孔武有力的流氓,她除了任憑玩弄,沒有任何辦法。

    看到她不再反抗,楊軍更加得意。鬆開了王瑩的手,架起了她的一條腿,把那條白嫩修長的腿抱在懷中,下身狗一樣快速地抽插著,一邊親吻光滑的腿肉,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口水的痕跡。兩個人的下體撞擊,發出「啪啪」的響聲,輕微卻很清晰,粗長的雞巴在嬌嫩的屄裡進出,帶動著鮮紅的屄肉翻進翻出,多餘的淫液被帶出來,濡濕了兩個人的下體,讓交接處變得更泥濘。

    王瑩的眼淚一次又一次流出來,她覺得對不起男友,覺得羞恥。可被楊軍的雞巴不停地操著,卻有一種難以言狀的奇異感覺在身體裡流動,潛意識裡似乎有種想要讓他撕裂自己的想法。她不敢想,也不願意承認,只是期盼著這樣的噩夢趕緊結束,讓自己回到正常的人世間去。

    楊軍很快控制不住了,王瑩的屄太緊,抽插的刺激太強烈了,本來打算多弄一會兒,可感覺忍不住了,索性發狠猛幹起來,咬著牙面目猙獰地射精了。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處女的小屄裡面。他之前幾天都一直憋著,這次射得可不少,一連幾下都還有精液噴出來。

    拔出來雞巴,小屄眼兒被撐得一時合不攏,濃白的精液混雜著血絲立刻順著陰道溢了出來,順著股溝向下,最後滴下去落到床單上拉出一條細長的絲。楊軍起身用床單擦了下雞巴,根部還殘留這淡淡的暗紅,看著自己的戰果他得意地笑了,又玩兒了個處,說不定生意也會跟著沾光。

    王瑩狼狽地從床上爬起來,旁邊楊軍給她遞過來紙巾,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過來,蹲下來擦屄上的精液。這時候小屄才合攏,可裡面還殘留著空氣,她一用力,就「撲哧」響了一聲,空氣從裡面被排擠出來。

    楊軍是吃過偉哥的,雖然射了精可雞巴仍舊挺著。看到王瑩蹲在床中央,雪白滾圓的屁股蛋兒美妙絕倫,立刻又想幹她了。從後面把她的屁股一掀,王瑩立刻就被推得向前爬在床上,屁股自然變成了撅著的姿勢。被操得略顯紅腫的屄眼兒夾在兩個臀瓣兒之間,紅豔豔水靈靈的,美豔不可方物!上面還殘留著沒擦淨的精液,像個含苞待放的花蕾,讓人一看就產生狠狠操一炮的衝動。

    王瑩剛想起身,就被楊軍牢牢按住了腰,從後面一下子插了進去。她悶哼了一聲,長長的腿不安地挪動了一下,就不動了,任憑楊軍從後面搞她。

    雪白的屁股給楊軍的視覺享受讓他很興奮,邊操邊用力掰開王瑩的屁股,看自己的雞巴在鮮嫩的屄眼兒裡進出,看王瑩的肛門在他抽插的時候收縮。屁股上肉感十足,捏在手裡既柔軟也有彈力和韌性。每次撞擊,都令屁股稍微變形,然後又迅速恢復原狀,而帶給他的,則是極其舒服的肉感。

    王瑩已經沒有抽噎,只是有些麻木地趴著被楊軍操,雖然有精液潤滑,可下體還是有些不舒服,很明顯的異物感始終存在,她的下面還遠沒適應陰莖。她只是無奈地想讓楊軍趕快結束。

    楊軍一直弄到下午四點,才因為體力消耗太厲害放了她。王瑩穿衣服的時候楊軍跟她說:「你也別覺得吃虧了,聽說你不是要買房嗎?我給你弄個內部價,保證你能省不少錢。老實跟你說,現在買個處女也就萬把塊而已。你好好想想,反正都被我操過了,再給我弄幾次,到你結婚咱就兩清,誰也不會知道。」

    王瑩沒理他,逃一樣從那間令她羞辱的房間離開了。她走的時候楊軍坐在床上,抽著煙,看她走路的時候明顯撇著雙腿,姿勢很彆扭。

    回到展示廳張麗問她去哪兒了,王瑩沒跟她說,只是紅著眼睛沈默了很久,然後跟她的閨蜜說:「如果楊軍要跟你求婚,你別答應,他不是好人。」

       ***    ***    ***    ***

    三周後的一天。

    王瑩的男友和父母同她母親站在展示廳門口,男友在跟王瑩打電話:「我們到了,不是說你在大廳嗎?怎麼找不到?你們那個經理也不在……」

    「哦!我看到你了。馬上就下來。」電話裡王瑩似乎沒太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