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蘿蔔

白蘿蔔

  東北的蘿蔔有兩種,一種是圓形的紅蘿蔔,一種就是細長的白蘿蔔,最長的可達二尺。本文女主人公“白蘿蔔”的奶子差不多就有二尺,可以甩到肩膀上讓趴在後背上的孩子吃奶。據她自己跟我講,有一天夜裏坐在炕上和人打麻將,孩子從後面掀開她的衣襟,通過腋窩拽過她一隻奶子吃奶。吃著吃著覺得不對,回頭一看,乳頭上換了一張鬍子拉碴的嘴巴——躲在後邊看熱鬧的一個男人,趁人不注意取代了孩子,偷吃了她的奶。白蘿蔔的奶子即使脹滿了奶水也是鬆軟的,我在與她交配時,騎坐在她肚子上,稍一彎腰就可以把一隻奶子叼在嘴裏吃奶。從她屁股後面肏她時,還可以把奶子從她腋窩裏掏過來叼在嘴裏。那時白蘿蔔正是哺乳期,為了她的兩隻大長奶子,為了她的總也吸不幹的奶水,我從早到晚足足肏了她一天。

    第一眼看見白蘿蔔我就蠢蠢欲動了。那是我在礦研所的時候,常年在山裏測礦。我們住在一個鄉政府所在地的鎮子裏。這個鄉有個村自己有座小礦山,礦采得差不多了,想另外再開一座,但是憑他們自己的技術力量,搞不清含量高低,便請我們幫忙。所裏派我和一個姓孔的工程師前去,當天晚上,村裏就在白蘿蔔家擺了一桌酒席招待我們倆,村長連同村會計等六七個人陪著我們。菜是白蘿蔔做的。村長說:所以沒去飯店招待我們,是因為白蘿蔔有幾道飯店做不來的絕活,比如“紅燒林蛙”、“黃燜野雞”等等。又介紹說,白蘿蔔是下鄉知青嫁到本地的,父親文革時當過縣革委會主任。白蘿蔔的父親也在座,已經六十多歲了,舉止仍有官僚之風,謙虛地擺擺手說:“那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提了。喝酒喝酒!”

    與我同行的老孔是山東人,杯酒落肚便高腔大嗓地要大蔥。白蘿蔔剝了兩棵大蔥遞上來,老孔一杯酒一口大蔥,吃得大汗淋漓。白蘿蔔布完菜就出去了。酒過三巡,我出去上廁所,發現白蘿蔔坐在堂屋一隻凳子上在奶孩子。我心裏一動,這才注意到白蘿蔔人長得白嫩,奶子更白嫩,而且那麼大那麼長!看到我,白蘿蔔並不避諱,擡起臉沖我笑笑,仍然袒胸露腹地奶著孩子。我借著酒勁摸摸孩子的小臉兒,順便蹭了白蘿蔔的乳房一下。白蘿蔔又沖我一笑,臉上飛起一朵紅雲。

    我上完廁所回到桌前,白蘿蔔也過來了,拉過一把椅子坐在我身後,對大家勸酒勸菜。老孔端起酒杯非要白蘿蔔也喝一杯。白蘿蔔喝了,又反敬老孔一杯。接著在她父親提議下,又敬了大家一杯。這一杯,白蘿蔔喝猛了,咳嗽著,笑著,說什麼也不喝了,坐回到我身後,一隻膀子軟綿綿地靠在了我後背上。我心裏一陣狂跳,趁著大家猜拳行酒令,悄悄背過手去摸到了白蘿蔔的胳膊。白蘿蔔沒躲。我心想有門兒,用手繼續探索,摸到了她的胸脯上。她還是沒躲。我進而把手插進了她的衣襟,握住了一隻熱呼呼滑溜溜軟綿綿的奶子,從乳盤中部往下一捋,捋到乳頭上,手心上感到一股濕熱,我知道那是她的奶水,回過手來,假裝擦嘴,把那一汪奶水嘬進了嘴裏。白蘿蔔在我身後嗔怨地捅了我一下。過了一會兒,白蘿蔔又捅了我一下,咳嗽一聲站起來,著意地看我一眼,出去了。我明白了什麼,剛要起身出去。老孔卻站起來對大家說:“不好意思,我得出去方便方便。”

    老孔出去好一陣才回來。我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左右搜尋,不見“白蘿蔔”的蹤影。我拐進房子西側的廁所,卻見白蘿蔔褲子褪在腿腕上,彎著腰,叉著兩條光裸的大腿,正用手紙在揩抹陰部。我一把抱住她,在她臉上吻起來。白蘿蔔推開我,小聲說道:“別鬧,讓人看見多不好!”我知道鄉下女人都很實際,急忙摸出一張十元鈔票塞進她手裏,這在當時就算是大票了。再次抱住她。白蘿蔔不動了,任憑我撩起她的衣襟,撈起一隻肥軟細長的奶子叼在嘴裏。我用力嘬了一口,只吸出一小滴奶水,我撈起另一隻,乾脆一滴奶也沒吸出來。我納悶:剛才在屋子裏,我只輕輕一捋就捋出一把奶水,這麼一會兒奶怎麼沒了?我不甘心地抓緊她的奶子拼命吸吮,這時我才品出她的奶子上有一股濃烈的大蔥氣味。我明白了:一定是老孔先下了手,吃光了她的奶,而白蘿蔔剛才在陰部揩抹的顯然是老孔射進去的精液!我沮喪地放開她。白蘿蔔歉疚地在我臉上親了一下,小聲說:“今兒不方便,改天姐到鎮上去,到你住的地方,讓你吃個夠兒!”

    後來我才知道,這一天,白蘿蔔從早到晚已經被九個男人肏過,而老孔是第十個。

    白蘿蔔很有信用,隔了兩天,果然去鎮上找到了我的住處。時間是早晨,白蘿蔔說她天沒亮就來了,知道城裏人愛乾淨,她先到浴池洗了一澡。“我不沖你錢,沖你這人!”白蘿蔔邊脫衣服邊激動地喘著氣,樂滋滋地說:“多少年沒見過你這樣標致的小夥了,我沒錢,我要有錢就倒貼給你!來,今兒讓姐好好侍候侍候你!”

    剛洗過澡的白蘿蔔一臉鮮豔的水色,脫了衣服裸出來的肉體更是一掐就能冒水兒的白嫩。那對肥軟細長的大奶子脹鼓鼓的,半截小指頭似的嫩紅乳頭上滲出了一滴濃白的汁液,看來今天這個奶子沒被人動過。

    我也迅速脫光了身子,一把將她抱住。

    白蘿蔔顫喘著說:“小點勁兒,奶都讓你勒出來了!你不想吃了?”

    我把她放倒在床上,剛要撲上去,她坐起來攔住我,盤上腿,讓我仰面躺下,頭枕在她的腿窩裏,兩隻白軟細長的蘿蔔奶子正好垂在我的臉上。我叼住一隻用力一嘬,奶水像打開的水龍頭,有聲地噴進我的喉嚨。另一隻奶子則像噴泉一樣,自己就噴出了一條奶線。白蘿蔔自己動手把兩隻乳頭併攏在一起遞到我嘴邊說:“來,兩個一塊吃!”

    我同時含住兩隻乳頭,兩股奶水源源不斷地灌進我的肚子。我一面吃著奶,一面撫摸著她光滑的乳盤。她像奶孩子那樣,一手攬著我的脖頸,一手伸下去愛撫著我的雞巴。兩隻奶子很快被我吃得鬆軟下來,我的雞巴也被她撫弄得一觸即發。我一翻身起來,嘴裏仍然叼著她的奶子,將她放倒,兩膝跪在她腰身兩側,虛空著伏在她肚子上,用手握著雞巴在她大腿間找到了陰唇,一下子插進去,快馬加鞭地大動起來。

    白蘿蔔一面配合著我的動作,一面快活地呻吟著說:“哎媽呀,這大雞巴也太硬了!姐太舒坦了!好兄弟,慢點兒,別忙射出去,我又不能跑,這咂兒這屄都是你的,別著急,一天肏不夠肏兩天,啥時候肏夠啥時候算!”……

    那天我和白蘿蔔整整折騰了一天。除了中午我出去買了酒和熟食,坐在我的小屋裏吃午飯時,我們都是光著身子,吃一會兒摟成一團肏一會兒。到傍晚,我射了三回。天快黑時,白蘿蔔要回去給孩子餵奶,這才戀戀不捨地分開。她的奶已經被我吃了漲,漲了吃,臨走時又吃光了。白蘿蔔說:“我得慢點走,爭取回到家奶再漲上來,不然孩子就沒吃的了。”我又塞給她二十塊錢,讓她買些奶粉,萬一奶上不來,好用奶粉喂孩子。

    白蘿蔔走後,我疲倦而幸福地躺下來,很快進入了香甜的夢鄉。將近半夜時分,一陣敲門聲把我驚醒。開門一看,白蘿蔔又來了!她進了屋,一下子撲到我懷裏,說:“不行,我在家怎麼也睡不著,太想你了!”她脫光了身子,鑽進被窩,和我摟成一團,貼著我耳朵說:“我想跟你像兩口子似的,脖摟脖睡一宿。”

    我習慣地撈起她的一隻長奶子叼在嘴裏,吸了幾口,一滴奶也沒吸出來。

    她拍拍我說:“別著急,睡一覺奶就上來了。你也累了,咱不肏了,就這麼睡一會兒吧。”

    我捏捏她的奶子,調侃地問她:“這奶是讓孩子吃了,還是讓別的什麼人吃了?”

    她委屈地瞪起眼睛說:“今兒我奶要是讓別人吃了,讓我不得好死!”

    我捂住她的嘴,在她臉上吻著說:“我跟你開玩笑呢。”

    她親昵地打了我一下,說:“我早想好了,我要讓你吃,就乾乾淨淨地全給你,誰也不讓動。不像那天……”

    我追問道:“那天到底怎麼回事?”

    白蘿蔔先是吞吞吐吐,後來索性竹筒倒豆子,唏哩嘩啦全告訴我了:

    那天天沒亮,白蘿蔔正睡著覺,她男人醒來,把雞巴從她屁股後面捅進去,等她醒過來,她男人已經射完了,身子一軟,歪到一邊繼續睡覺。這是她男人一貫的作風——結婚五六年了,從未正面肏過她,總是從後面上來,沒有多餘的動作,對她的奶子別說吃,摸都很少摸,只是摟住她的腰,吭吭幾下射出了事。這也是她隨便讓別的男人肏的重要原因——自己的男人滿足不了她的要求嘛。

    男人鬆快了,她卻被撩撥起來的欲火燒得難受極了。這時孩子在西間屋裏哭起來,找媽媽要吃奶。本來孩子是跟她一塊睡的,這幾天孩子姥爺,也就是白蘿蔔的父親從城裏來了,父親喜歡外孫,便帶著他睡到了西間屋。聽見孩子哭,白蘿蔔急忙起身過去,站在西間屋的炕沿前,伏下身,將一隻奶子塞進孩子嘴裏。睡在一邊的孩子姥爺趁機撈過她另一隻奶子,叼在嘴裏也吸吮起來。

    這裏還有個前因:白蘿蔔的母親是縣城有名的美人兒,在縣革委會工作時被革委會主任看中了,兩人搞到了一起。接著“白蘿蔔”母親與丈夫離了婚,革委會主任也與妻子離了婚,二人成了合法夫妻。母親是帶著白蘿蔔改嫁給革委會主任的,所以,白蘿蔔目前的這位父親不是她的生父,而是她的養父。早在白蘿蔔少女時代,養父便把她給睡了。白蘿蔔的奶子原來就不小,被養父揉搓吸吮到青春期時,就綿軟細長得像有吃奶的孩子一樣了,身子一動便在衣襟裏亂顫。人們都知道她與養父的這種關係,找物件都成了問題,最後作為下鄉知青插隊到這個村,嫁給了本地一個青年農民。結婚後,養父以職權之便,安排她男人去了海南島——當時講究科學育種,內地農村都有育種隊在海南島常年育種。男人在海南島育種,養父在家往她肚子裏下種,不小心種子發了芽,男人一年沒回家,孩子生出來怕不好交待,便悄悄打了胎。白蘿蔔現在的孩子應該是第二胎了。養父退休後,閑來無事便往這兒跑,名義上是想外孫了,實際是想白蘿蔔的兩隻蘿蔔奶子。

    養父和外孫分享著香甜的“蘿蔔”汁兒,老雞巴便豎了起來,攬住白蘿蔔的腰,把她扯到炕上去。“白蘿蔔”側著身繼續給孩子餵奶,養父則從身後摟住她,像她男人剛才做的那樣,也把雞巴從她屁股後面插進她的屄裏,不同的是,養父欠起上半身,腦袋鑽進她的腋窩,拽過去一隻奶子,一面肏一面繼續吃奶。

    孩子吃飽了,養父也哼哼著在她體內射了。她下了地就往門外跑,想到廁所把積在陰道裏的兩個男人的精液用尿沖出去。一出門,村裏的通訊員來了,說村長讓她立刻去一趟,村裏要來客人,村長要跟她商量一下招待的事。村裏一來客人,村長就讓白蘿蔔給買菜辦夥,每次都能落下十塊二十塊的。所以白蘿蔔顧不得撒尿沖精,興奮地往村長家跑。這時天剛濛濛亮,村長在自家西廂房裏正用磨米機給豬磨飼料。白蘿蔔一進去,村長就摟住她,撩起衣襟吃奶,吸了幾口擡頭問她:“奶咋這麼少?讓誰吃了?”白蘿蔔說剛奶完孩子。村長放開奶子,讓她轉過身去趴在飼料口袋上,像她男人和養父一樣,也把雞巴從她屁股後面插進她屄裏,一面肏一面交待招待客人事宜。村長說的客人就是我和老孔。交待完了,村長哼哼兩聲,身子一哆嗦,又一泡精液射進白蘿蔔的陰道。

    從村長家出來,白蘿蔔被三泡精液灌得小肚子發脹,就近找個背人處剛解開褲帶要撒尿,通訊員突然從後面抱住了她。白蘿蔔扭動著身子說:“你幹啥呀?” 通訊員顫喘著用雞巴在她屁股上亂蹭亂捅,說:“我這憋得不行了,快點兒給我裹出去!”



    通訊員是個五十多歲的老光棍兒,邋邋遢遢的身上總有一股腥臭味兒,所有女人都離他遠遠的,白蘿蔔也嫌他髒,掙紮著想擺脫他。通訊員卻將她死死抱住,威脅說:“別當我不知道,你剛讓你爹肏過,又讓村長肏了,還差我一個人兒啊?快點兒讓我肏一把,不然我可喊了!”

    白蘿蔔只好不動了。通訊員要親她嘴,被她推開了,要吃她奶,也被她搪開了。白蘿蔔說:“嘴離我遠點兒,一股大糞味!在下邊兒出溜兩下得啦!”

    通訊員便掰開她的屁股,將一隻硬棒棒的雞巴往她屄裏捅。這個老光棍兒平時一想女人就打手槍,打得槍膛膛線都滑了,剛入港,白蘿蔔屄裏積存的三泡精液一下子沖出來,沖得老光棍兒的龜頭一哆嗦,沒等射就軟了。他抱緊白蘿蔔的腰身,毫無廉恥地哼哼著,將軟囊囊的雞巴在她屁股上用力偎動著。

    老光棍兒粗喘著說:“來了,來了,這就來了……哎我的媽呀!可出來了……”

    白蘿蔔覺得屁股上一熱,後脊樑上也一熱,老光棍兒連精液帶鼻涕眼淚一齊出來了。

    白蘿蔔回到家時天已大亮。村會計在等著她,要跟她一塊去鎮上採買待客用的東西。村會計還帶來鄉派出所一個電話通知,說白蘿蔔的弟弟今天被拘留所放出來了,讓家裏人去接一下。

    這裏又有一個前因:白蘿蔔的這個弟弟是養父與前妻生的,綽號“二驢子”,仗著父親是縣領導,到處招災惹禍。半年前來白蘿蔔家串門兒,溜達到鎮裏,把一個傻丫頭給睡了。傻丫頭的父親將他扭送到派出所,隨後便被拘留了。白蘿蔔的養父雖然退休,尚有餘威,找當年的部下如此那般地運作了一番,本來應判三年以上,改為判一緩二,這就放出來了。養父對白蘿蔔說:“正好,你去鎮裏買東西,順便跟派出所的同志道道謝,把你弟弟接回來吧。”

    白蘿蔔和村會計騎上自行車去了鎮裏。走到半路,白蘿蔔把車子直接騎進了一片樹林地,下了車,躲進樹叢後,解開褲子蹲下撒尿。會計跟了過來,在她後面笑笑說:“我也尿一泡。”

    白蘿蔔說:“去!願意尿上一邊尿去!”

    會計說:“不,我想往你那裏尿!”

※ jkforumnet | JKF

    白蘿蔔說:“往我哪裏尿?”

    會計從後面一把抱起她,一下子就把雞巴通過屁股插進她的還有尿液的屄裏,一面捅一面說:“就往這裏尿!”

    白蘿蔔拗不過,只好扶著樹幹,撅著屁股讓他尿。會計咬牙切齒尿了老半天,“哎呀媽呀”地叫喚著尿出來了。尿完,白蘿蔔蹲下去真撒了一泡尿,沖出一大攤漿糊狀的東西——這是清晨以來射進她屄裏的第五個男人的精液。

    到了鎮裏買完東西,會計帶著東西先回去了。白蘿蔔去了派出所。派出所何所長說,縣拘留所送二驢子的車還在路上,等一會兒吧。把白蘿蔔讓進了所長辦公室的裏間屋。何所長回手插上了門,抱住白蘿蔔便要求歡。為了弟弟二驢子的事,白蘿蔔曾經被何所長肏過不只一次了,此刻她推拒著說:“一會兒車就到了,願整以後有時間再整。”

    何所長說:“不行,一看見你就來勁兒,憋不住了,趕緊讓我放出去,兩分鐘,就兩分鐘!”撩起白蘿蔔的衣襟要吃奶。

    白蘿蔔又一次推開他說:“行啦,奶都讓孩子吃了!趕緊的整下邊兒吧。”

    何所長放開奶子,解開褲帶掏出雞巴。白蘿蔔很配合地褪下褲子,想躺到床上去。何所長小聲說:“不脫衣服上床不得勁兒,快把屁股給我!”扳過白蘿蔔的屁股,一手掰開屁股瓣兒,一手握著雞巴捅進她的屄裏,兩手住白蘿蔔的腰,捅了十多下,鼻子裏吭嗤了兩聲,雞巴根子猛地往白蘿蔔屁股上一貼,熱嘟嘟地射了。前後不到一分鐘。

    兩人剛提上褲子,外面有人吵鬧。何所長開了門,一個大漢一步闖進來,指著何所長的鼻子大罵,說:“你們官官相護,包庇犯人,我要到市裏、省裏去告你們!不行我就上北京找最高人民法院去!……”這個人就是二驢子奸的那個傻丫頭的父親,外號劉大虎。聽說二驢子被放出來了,便鬧上門來。

    何所長毫不客氣,也指著他的鼻子說:“誰是犯人?你閨女是花癡知不知道?見了男的就脫褲子,還需要用強?立刻給我出去,別讓我說出不好聽的來!”

    劉大虎的氣焰頓時矮了下來。

    原來,劉大虎的閨女有大腦炎後遺症。鎮子裏的人都知道,那個傻丫頭不但見了別的男人脫褲子,在她爹面前也脫褲子。劉大虎有點缺心眼兒,他媳婦,也就是傻丫頭的母親,據說長得相當漂亮,當姑娘時就跟好幾個男人睡過,還流過兩回產,臭名遠揚,沒人願意娶她,所以才嫁給了劉大虎。結婚後仍然經常在外面打野食兒,前些年終於跟著一個豬販子跑了。劉大虎很鬱悶,便拿傻閨女出氣。有人曾經看見,大白天的,他閨女光著屁股要往外跑,被他拽回屋子裏,按在床上,掏出雞巴就肏,一面肏一面說:“叫你跑!叫你跑!我肏死你!肏死你!看你還讓別人隨便肏不啦!……”傻丫頭打著滾兒喊叫著:“哎呀爹呀,太好受了,你肏死我吧,肏死我吧!……”劉大虎被何所長戳到了痛處,不罵了,但仍然堅持說他閨女不能就這麼白白讓人姦汙,得有個說法!二驢子他們家得賠償!何所長不由分說,命令兩個員警把他推了出去。劉大虎在外邊又叫起來,聲稱不賠償就和二驢子拼命。白蘿蔔怕事情鬧大,急忙跟出去,對劉大虎好言相勸,一面勸一面推著他往街上走。

    那劉大虎家就在派出所附近,白蘿蔔勸慰著,不經意地跟著進了劉大虎家的門。劉大虎指天劃地地說:“雞巴二驢子,他要不給我賠償,他不是肏了我閨女了嗎?我也肏他閨女去!”

    白蘿蔔說:“他還沒成家,哪來的閨女?”

    劉大虎說:“那我就肏他姐姐,肏他妹子!”

    白蘿蔔臉一紅說:“我就是他姐姐。”

    劉大虎一愣,說:“啊,你就是他姐!那你說這事咋辦吧?”

    白蘿蔔忸怩了一下說:“咋辦,剛才你不是說了嘛!”

    劉大虎說:“剛才我說啥了?”

    白蘿蔔臉又一紅,手在他褲襠上掏了一把。

    劉大虎明白了,使勁咽了口唾沫,突然抱住白蘿蔔,一張蛤蟆大嘴在她臉上狂嘬亂啃,同時解開了她的褲帶。劉大虎對她的奶子似乎不感興趣,摸都沒摸,掏出雞巴直奔主題。劉大虎走的也是後路,他讓白蘿蔔趴在床沿上,他則趴在她的屁股上,“啪啪啪啪……”一口氣直幹到射精。射完了不動,雞巴仍然硬翹翹地插在她屄裏,趴在她後背上粗喘。

    白蘿蔔說:“完事兒沒?完事兒快起來。”

    劉大虎說:“不行,我還得幹一把,憋壞了!”說著又驢天馬地地狠肏起來。這一把幹了一個多時辰才咬牙切齒地射出來。

    二人起身整理衣服,白蘿蔔問劉大虎:“這回你滿意了吧?”

    劉大虎連連點頭說:“滿意,滿意,太滿意了!”

    白蘿蔔說:“還找我弟弟要賠償不啦?”

    劉大虎說:“不要了,不要了。他這麼漂亮的姐姐都讓我肏了,我還要啥賠償?他就是再肏我閨女我也不要了!”

    白蘿蔔從劉大虎家出來回到派出所,她弟弟二驢子已經被拘留所送回來了。姐弟倆謝別何所長來到街上,二驢子說他餓了。白蘿蔔說回家吃去吧。二驢子非要下飯店,說他在拘留所每天窩頭鹹菜,吃得眼睛都綠了!他要大魚大肉解解饞。白蘿蔔只好帶他進了一家飯店。在一個包間裏,二驢子就著二鍋頭,狼吞虎嚥地很快吃掉了一碗紅燒肉,抹抹油嘴,突然抱住了白蘿蔔。白蘿蔔嚇一跳,說:“你要幹啥?”

    二驢子說:“你說幹啥?憋了半年多了,快點讓我鬆快鬆快!”

    白蘿蔔說:“混蛋玩意,我是你姐!”

    二驢子的手已經插進了白蘿蔔的衣襟,抓住了一隻奶子,嬉皮笑臉地說:“你又不是我親姐,怕啥的?再說了,你就是我親姐,也不能看著小弟難受不管哪!好姐,快點兒,讓我吃一口。”扯開白蘿蔔的衣襟,一口叼住一隻乳頭吸吮起來,手抓著另一隻奶子揉搓著。從早晨被孩子和養父吃了奶到現在,肏過白蘿蔔的村長、通訊員、文書、派出所長、劉大虎都沒吃過她的奶,所以這會兒奶水已經脹得奶子鼓起多高。二驢子如獲至寶,哼哼嘰嘰地吸嘬著,咕嘟咕嘟地吞咽著,一面抓過白蘿蔔的手塞進自己的褲襠,讓她摸自己的雞巴。

    白蘿蔔抽出手說:“不行!咋說我也是你姐,吃兩口得啦,趕緊回家。”

    二驢子吐出乳頭說:“你還是我爹的閨女呢,你咋讓他肏呢?”

    白蘿蔔紅著臉說:“別胡說!我啥時候讓他……那啥了?”

    二驢子說:“別裝了,快點兒,好姐,讓小弟捅兩下!”

    一手抱緊白蘿蔔,一手扒下她的褲子。白蘿蔔無奈地順從了,自己轉過身去撅起屁股,說:“快點兒,別讓人看見……”二驢子雞巴又粗又硬,但是因為憋的時間太長了,插進去沒肏幾下,“媽呀”一聲便射了,一面射一面繼續瘋狂地抽插著,嘴裏迷亂地叫著:“姐,姐,小弟太好受了!哎媽呀,你是我親姐,你是我親媽呀!……”

    白蘿蔔著急地扭動著屁股說:“行啦行啦,都出來了還瞎捅啥?快點兒拔出去,讓人看見!”

    二驢子仍然拼命地抽插著,呲牙咧嘴地說:“沒都出來,裏邊還有呢,都給我裹出去!”抽著插著,“媽呀”一聲又射出了新一輪精液。

    二驢子雞巴終於軟了。白蘿蔔一縮屁股擺脫開他,急忙提上褲子,紅頭漲臉地說:“缺德玩意,咋那麼多呢?都淌出來了!……不行,我得上廁所,一會兒全淌褲兜子裏了!”彎著腰捂著肚子出去了。

    白蘿蔔剛進廁所,隨後擠進一個男人來。白蘿蔔嚇一跳,回頭一看,是本店的金老闆,老朋友了。白蘿蔔說:“你進來幹啥?”

    金老闆嬉笑著說:“你進來幹啥?”

    白蘿蔔說:“我要撒尿。”

    金老闆說:“我也撒尿。”

    白蘿蔔說:“去!出去,等我撒完了你再撒。”

    金老闆劃上門,抱住白蘿蔔說:“一塊兒撒吧!”

    撩起她的衣襟咬住一隻奶子吸了兩口,呸呸啐道:“咋整的,你這咂兒上一股酒味兒!讓哪個酒鬼給嘬了?是不是二驢子?”

    白蘿蔔辯解說:“瞎說啥呀?二驢子是我弟弟!”

    金老闆說:“拉倒吧!誰不知道,二驢子連他一奶同胞的親妹子都敢肏,你和二驢子即不同母又不同父,他能放過你?”

    白蘿蔔說:“不信拉倒!”解開褲子說:“出去出去,人家要撒尿了!”

    金老闆說:“行,我出去,你撒吧。”

    白蘿蔔剛褪下褲子露出屁股,金老闆從後面突然把雞巴插進她的屄裏,同時摟住她的腰,三下五除二,用力一頂,又一泡熱嘟嘟的精液射了進去。金老闆粗喘著拔出雞巴,白蘿蔔急忙蹲下,噗哧一聲先撒出一大攤漿糊,然後才嘩嘩地撒出尿來。金老闆在她屁股上親了一口,系上褲帶說:“你慢慢撒吧,我先出去了。”

    白蘿蔔回過頭說:“哎,我今兒沒帶錢,二驢子吃的喝的你先給我記上帳。”

    金老闆說:“記啥記,咱倆誰跟誰呀?”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打著口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