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網絡上認識了我最愛的人

我在網絡上認識了我最愛的人

  兩年前,我在網絡上認識了我最愛的人,雖然他現在已經不在我身邊,可是我想他留給我的卻是今生都無法忘卻的回憶。

    他大我六歲,那是我還是涉世未深的高中生,而他已經是一個公司的部門經理。我一直喜歡成熟的男人,覺得成熟的男人才懂得疼愛我。他高大英俊,談吐得體,很自然我便被他吸引,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在電影院門口等了我一個小時,但是我有點愧疚但是又有點怯喜,因為這讓我發現了他的優點,耐心好。

    很自然,在雙方都有好感的情況下,我們戀愛了。

    他不是我第一個男朋友,卻是我最喜歡的一個,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去看電影,那不是個很有名的劇院,也不是周末,所以人不多,電影院裏很空。坐下來以後,我便悄悄問他是否喜歡我,他什麼都沒說就在我臉上輕輕吻了一下。

    當時我的臉一下子紅了,他順勢把我摟在了懷中,就這樣,無須再多說一句話,我們讀懂了對方要說的話。

    第一次見面,我們便有了比較親密的動作,親吻,擁抱。我覺得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喜歡他,就渴望被他擁抱,也許是我的肌膚太過於寂寞,渴望別人的撫摩與安慰。對於他對我做的一些大膽的動作,我並不排斥反而相當的喜歡,也許他也看出來,我並不是個保守的女生,所以在送我回家的時候便提出了想與我做愛的要求。

    雖然我不是處女也不排斥,但是出於要保持女孩子的矜持,我還是婉言拒絕了,可是我天生喜歡挑逗男人,我喜歡看著男人想要的樣子,可我卻不給,我喜歡看他們苦苦哀求我的表情,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種變態。他走的時候我故意碰了他的下體,我也感覺到那裏不同與身體其他地方的溫度,我心裏暗暗高興,也許是高興我可以輕易激發男人的欲望。

    就這樣,我們和普通情侶一樣,吃飯,逛街,看電影,維持了大約兩周。

    一天晚上,我去等他下班,然後我突然依偎在他懷裏對他說:“老公,我們去看電影吧。”(雖然沒結婚,可那是情侶間常有的稱呼)

    “好呀,去看呀。你想去哪裏看?”

    “恩,去上次的那家吧,就是有情侶包廂的那家嘛。”邊說我的身體邊離他更近。

    對於我的要求,他總是盡力的滿足。說著說著,我們便來到了那家電影院。

    看著門口的票價牌情侶包廂60元一張,兩個電影。在上海的影院來說,這個是很便宜的。可能因為效果不好,可我想誰都知道,到這裏來的人應該不會把重點放在電影上的。

    買完了票,我們便入了場,那所謂的包廂就是一張簡單的茶幾,一個兩人沙發,還有不能缺少的就是一條窗簾,那是隔絕情侶與其他觀眾的屏障。

    那天天氣很好,我穿了一條及膝的裙子,一件米色的緊身上衣看起來有幾分知性美。才坐定他便迫不及待的在我身上遊走,我早已習慣。

    有時候我也常說:“你怎麼那麼色。”

    “我不色,你不喜歡呀。”他總是用這樣的方式讓我說不出話來。

    燈滅了,一片漆黑,只能看到大屏幕的光。這時他在我的耳邊說:“寶貝,我們在這裏做一次吧。”說著手還在我的乳房上輕輕捏了一下。

    “我才不要,你壞死了。”雖然我很開放但是我也不敢在公共場合放肆。

    “哼,我對你那麼好,這點要求你都不肯,不肯就算了,那摸摸總行吧。”他似乎有些生氣了。

    “哦,那可以的呀。”我彌補似的分開雙腿,可以讓他摸的更直接些。不過總覺得他有些不高興,就連一直放在我乳房上的手也有些漫不經心了。

    “你不開心拉?”我說到。

    “沒有,我哪敢。”聽他的口氣就是不高興了還要裝。

    “不要不開心呀,人家膽子小嘛。”

    “那我難過了,你說怎麼辦?”

    “恩,哪裏難過啦,我看看呵呵。”說著我的手已經摸到了他的下體,果然已經硬硬的了。

    “你怎麼那麼容易難過?”我問到。

    “還裝蒜,誰叫你每次都穿那麼少來挑逗我,我一看到你就想要,你又不給我,我難受死了。”聽了這話我心裏好開心。

    我微笑的看著他,然後在他嘴上輕輕一啄,手卻已經將他褲子的拉練拉下,掏出他那已經硬硬的陽具握在手中把玩。我先用拇指按著馬眼然後來回的旋轉、打圈,再時不時的上下拉動套弄一下。

※ jkforumnet | JKF  

    他有些吃驚,但被我弄的他很興奮,又說不出話來。我還壞壞的說:“哪裏難過啊?這裏啊?”呵呵,看著他那個樣子,我覺得好開心好有成就感。那個時候我感覺他的龜頭周圍濕潤了,我知道他已經很興奮了,如果再得不到滿足,會很難受。



    雖然我很享受這個過程,但是我也不能讓我喜歡的人一直接受煎熬,於是我慢慢的低下頭,把他的雞巴整個的含入口中。他輕輕的哼出了聲音,我知道他一定猜不到,外表文靜的我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其實口交我可是老手了,以前我也為我男朋友口交過,不過那時還小對於性愛的事情懂的不多,聽說常常用牙齒弄疼了對方,可我天生好強,我特地上網學習了口交的技巧,現在可以說是爐火純青。

    我先用手扶住雞巴,然後用舌頭在龜頭周圍來回舔,同時手也上下套弄著。

    舔的時候時不時的用舌頭堵住馬眼,或者將龜頭整個的含入口中,我知道那是男人最敏感的部位。他撫摸我乳房的手慢慢的使不上力氣,我知道他已經陶醉了。

    可我只覺得嘴巴裏都是水,已經分不清是我的口水還是他興奮的愛液。只是在我用嘴套弄的時候發出“滋滋”的聲音。

    舔了一會,我有些累了,畢竟彎著腰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我想起頭來休息一下,可我剛有要離開的動作,他的手便按下我的頭,不許我頭。我知道我是逃不掉了。被他那樣一按,他整根陽具都深深插入到我的口中,一直頂到了我的喉嚨口,讓我有一種要吐的沖動。但是我知道如果我這個時候頭就前功盡棄了。我忍著想作嘔的沖動,一下一下繼續用嘴套弄著他的雞吧,不停的吮吸,舔弄。過了一會我聽到他一聲長嘆,同時嘴裏感受到了一陣腥鹹,我知道他射了。

    我把頭了起來,用紙巾擦拭著嘴邊殘留的白色液體。“你壞死了,幹嗎射人家嘴裏也不說。”

    “誰壞啊,那麼好的功夫現在才告訴我啊”說著他又一次擁我入懷。

    “寶貝,現在該輪到我表現一下了。”這時我已經感受到他的舌頭在我耳垂上舔弄,吮吸,然後慢慢的往下,到我的脖子,這時我感到身體一陣酥麻,整個人都癱軟了,嘴裏輕哼。慢慢的他用手把我的衣服往上推,我一對36B的乳房就這樣呈現在他的面前。

    他的嘴也慢慢往下移動,對著我的乳頭又是親有是吸,時不時的輕咬住它,雖然有些疼痛,但是我快樂的享受著。他左右來回不停的舔弄,我下面早就汪洋一片,希望他可以填補我的空虛。

    身體又酥又麻,下體又一陣陣的瘙癢,這種感覺像電流一般在我的身體中遊走。我想大聲的叫出來,可是在這種公共場合,我知道我不可以,那時我覺得好辛苦。

    他可能也看出我那難受又淫蕩的樣子,壞懷的說:“舒服嗎?寶貝?”

    “不舒服,不舒服,難受死了,你個大壞蛋。”

    “我壞啊?那我住手可以了吧。”說著他做出想要停手的樣子。

    “不行嘛不行啦,人家好難受的想想要啦。”我羞愧的低下了頭,不敢正視他。

    “想要什麼?”

    “想……想要你操我。”這時感覺到臉上一陳滾燙,我知道我那時的臉一定比蘋果還紅。

    他邪邪的笑了笑說道:“那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給你。”

    “求你啦求求你啦好老公。”

    “求我什麼?說出來啊。”不知道為什麼他硬要我說,我想可能這樣也可以滿足他的成就感吧。

    “求你操我,我要你操我,求你了……老公。”打死我也沒想到自己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這時見他用一只手分開了我的雙腿,另一只手仍然握住我的乳房,輕按我的乳頭。一只手在我的陰戶上遊走。

    “快點嘛人家受不了了啦。”

    “呵呵,你也知道難過啦。”說著他拉開我的內褲,用兩根手指插進了我的小穴。由於早就是汪洋一片,所以他很順利的便插了進去。我感到無比的充實,舒服極了。

    一下,兩下……他用手指拼命的抽插,頻率越來越快。我的雙腿本能的向內側夾緊,感覺到子宮一陣陣的收縮,好像不想他離開我。這時他可能也感覺到我的高潮快要到了,一只手不聽的揉搓我的乳房,舌頭不停的在乳頭上畫著圈圈,在下面的手指也抽動的更快了。

    “啊……恩……好舒服。”我忍不住輕聲的哼出聲來。

    隨著我的叫聲,我的下體感到有一陳熱流湧出,我感到無比的興奮與舒服,我知道我高潮了。慢慢的他把手指從我的陰道中抽出,上面都是水。

    “你看你個小騷貨,都是水,來自己聞聞。”他笑著把手指往我臉上放。

    “我才不要呢,我才不要,我哪裏騷了嘛。”

    “那麼多水還不騷啊?還不承認呢。”被他說著我臉都紅了,害羞的往他懷裏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