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領導當秘書

我給領導當秘書

  不知是誰,將我的大頭傳到了男浴室外去了。我從上班起開始在單位洗澡,沒多久就發現春光外傳!我是頭大,上下兩頭都是龐然大物!沒辦法,爹給的。  上頭大聰明,下頭大麻煩。

    這不,才上班兩個星期,我們的領導李書記就要我出差,說是她帶著重要檔去東京,讓我護送。李書記35歲左右,我第一次見她就是在上班第一天。李書記和錢廠長一起來歡迎我們。她很瘦,骨瘦如柴。個子比我還高,大概一米七五都過了。奶子在襯衣裏翹翹地。面帶桃花,很興奮的樣子。

    李書記對我們說:“年輕就是優勢,要化優勢為勝勢必須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我歡迎有潛力的年輕人向老一輩發出挑戰。”一席話說得我血脈憤脹,豪氣衝天。這個女人不簡單!

    後來有老職工告訴我她是王處長的前任秘書兼現任姘頭。王處長快退休的人了還性致勃勃真是不要老命了!現在兩家都在鬧離婚。王處長害怕丈人(前任局長),基本被老婆嚴控起來。

    看來是李書記沒了退路,只有外出散散心。可她卻要命想起了我,哪個鬼孫子泄了密。我的大頭要接受領導的考驗了。挑戰老處長,我還是個處男!

    兄弟們告訴我:“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大頭大頭下雨不愁!”

    上路吧。

    飛機上二小時平安無事,到了東京天色尚早,李書記要去逛逛。我倆走著走著就到了新宿。李書記問我:“小馬,我們出來是有紀律的,千條萬條歸一條,是什麼?”

    我腦子也不用動:“服從您的領導。”

    她笑眯眯地望著我:“是個機靈孩子。有女朋友了嗎?”

    “我說,先事業上站穩腳跟。”

    我們拐進一家酒店,她點著頭說:“好好,年輕時候不,什麼時候?”  領導就是領導,出言不凡。

    晚上,她叫我過去打牌聊天。這只老逼該是有一陣子沒人過,不好對付。  她穿著睡裙為我開門,絲質睡裙裏清晰可見三點式蕾絲內衣。

    “李書記,……”

    “小馬,進來,快進來!又不會吃了你。”

    房間裏有股清香。怎麼辦?我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完成任務。我們打牌。她坐在圈椅裏,把右腿盤在屁股下。睡衣的一角顯然故意被撂開了。她的大腿保養的真好,皮膚是暗紅色的,細膩光潔,肌肉緊繃。

    她注意到我的眼神,就問我:“小馬,沒見過女人的身體嗎?”

    “我……”

    “只見過的身體是嗎?”

    “不,我有過一個女朋友,我們過那事。現在她在美國。”我想我一定要裝作是個老手。

    “哼哼哼哼……”她側著頭笑彎了腰,長頭發披下來遮住了大半個臉。眼睛從頭發間瞄出,柔柔地問:“她漂亮嗎?”

    “就是個孩子,沒什麼味道。”我被自己的老練給嚇了一跳,“李書記,你才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神。”其實我注意到了她眼角的皺紋。

    “這張牌你出錯了!”

    我嚇一跳。是出錯了一張牌。

    “可是,你說話真有水平!”

    我只有對她看著的份了。她突然皺著眉頭說:“哎吆!”

    “怎麼啦?”我知道衝鋒號響了,的一點沒有新意。

    “我的腿麻掉了!”她一臉的痛苦樣子,無助地望著我。騷逼,就這樣子還談什麼精神文明建設。連一點創新精神都沒有。“看我的。”我拿出一副老手的樣子,“我學過推拿。”

    她側轉身子讓我為她推拿。松松的奶罩根本遮不住她的一對大奶子。肩膀以下骨感與肉感出奇地協調。我故意專注地盯著她的奶子看。她看著我的眼睛,一點不露羞澀。我的手一點點向下,現在開始揉她的臀部——極富彈性的臀部。“李書記,怎麼樣?”

    “太好了,好孩子,你真是個好小夥子。”

    她又一側身,把我的手坐在了下面!我就勢進入她的三角褲內,一把揉到了她的肥肉上。她“嘶”地一聲全身一緊。“對不起,李書記,我不是故意的。”我故意要把手抽出來。她一把拽住我的手:“你壞你壞,啊哦——,你忘記了出國的紀律?”

    “服從您的領導。”

    “是的,現在我領導你進去好嗎?”

    “年輕就是優勢,要化優勢為勝勢必須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我重復了一遍她給我們的入廠訓詞。

    “哼哼哼哼——,想不到你對我的話有這樣好的領悟。你真是個好小夥子。”她的眼睛濕濕的霧霧的濃濃的甜甜的,“我歡迎有潛力的年輕人向老一輩發出挑戰。”她說得那麼輕,像處女一樣嬌滴滴。可她的雙腿已經把我腰緊緊地裹住。她媚眼半開半閉的呻吟著,我的手開始撫摸她的大腿內側和肥白的大屁股,再探手到她多毛的桃源洞,撫摸那濃密細長的陰毛,當手指再次訪到洞洞處,已經濕了一大片了。李書記已經到了亢奮狀態,我把她抱到床上放下,撥開她的兩條粉腿,再分開茂密的陰毛,這才發現她那個春潮泛濫的桃源仙洞,粉紅色而長滿陰毛的肥厚大陰唇,而且陰毛一直延生到肛門四周都是,顯而易見她真是個性欲又、又淫、又蕩的女人。頂上一粒比花生米還耍大的粉紅色的陰蒂,這又是性欲旺盛、貪歡尋樂的象幀!兩片小陰唇及陰道嫩肉呈嫣紅色、艷麗而迷人。我用手指觸摸那粒大陰蒂,再伸手指插入那濕潤的陰戶裏面,輕輕的扣挖著,不時又揉捏那粒大陰蒂,來回的逗弄著。

    “你一點都不老,就像是鄰居家的姐姐。你的美是無與倫比的,你是我心中完美的女神……”我羅哩嗦一大堆,手裏一用勁,中指插進了她的逼逼。暖暖的,濕濕的,還在不停地扭動,伴著嗚嗚的哼哼聲迎湊上來。我的另一只手扒開自己的褲子,大頭長槍挺身而出。“哇——!!!!”李書記的臉上寫滿了驚喜,她一縱身抱住了我的肩騎在我身上,“是個好小夥子!”她下面如春潮湧動水滿金山!我再也無法抗拒眼前這一個嬌艷豐滿誘人的侗體了,立刻張開兩臂,將李書記抱住親吻。我伸手揉著她的乳房,李書記的玉手也握著我那條堅挺高翹的大肉棒套弄起來。我們在她床上玩開了69式。我的舌頭在她的騷逼四周一陣狂掃!  “啊!”她像觸電似的,張開了那對鉤魂的俏眼望著我,心胸急促地起伏,嬌喘呻吟,全身不停的抖動著。

※ jkforumnet | JKF

    “啊!你弄得我難受死了!你真壞!”

    “李姐!還早得很啦!壞的還在後頭呢?”說完之後,埋首在她的兩腿中間,將嘴吻上她的肉洞口,舌尖不停的舐、吮、吸、咬她的大陰核以及大小陰唇和陰道的嫩肉。邊撩弄邊含糊的問道:“姐姐!舒服不舒服呢?”“啊!你別這樣,我受不了啊!哎呀!咬輕點,親弟弟。我會被你整死的,我丟了呀!”她一股淫液直泄而出,我則全部舐食下肚。



    “啊!寶貝,別再舐了,姐難受死了!我裏面好舒服,你跨上來吧!把你的大肉棒插進來吧!快來嘛!小心肝!”李書記欲火更熾,握弄陽具的玉手,不停一拉一拉的,催我趕快上馬。那模樣真是淫蕩勾魂極了。

    我本身也是欲火如焚,急忙翻身壓了下來,李書記急不可待的握著我的肉棒,對正自己的陰道口說道:“小寶貝!快插下去。”

    當我用力往下一插,占領她的橋頭堡那一剎時她又叫道:“啊!痛死我了!”  李書記粉臉變白,嬌軀痙攣,極為狼狽的樣子。我則感到好受極了,她雖是生過孩子的少婦,但毫無損及她陰道的美好,我感到一種緊湊感和溫暖感,舒服透了。真想不到,她的陰道比我家的狗小麗的還要緊小得多。

    “很痛嗎?”我關心地問道。

    李書記嬌聲哼道:“你的實在太大了,我真受不了。”

    我逗著她說:“既然你受不了,我就抽出來,不玩算了。”

    “不、不要!不要抽出來。”她雙手雙腳死死的摟著我。

    “李姐,我是逗著你玩的,你以為我當真舍得抽出來呀!”

    “啊!死相!你真壞,就會逗人家,欺負人家,我不依嘛!”她說著,撒嬌似的不依,全身扭動起來,她這一扭動,插在小穴裏的大雞巴,就像一根燃燒的火一樣,是又痛、又脹、又酥、又麻,又酸、又痛快。馬太太全身扭動,由陰戶裏面的性神經,傳遍全身四肢,那種舒服和快感勁,使她此生第一次才領受到了,她粉臉通紅,淫聲浪語的叫道:“哎呀!你動吧!你插呀!”

    “玫姐,你不痛啦!”我怕她還痛。

    “別管我痛不痛,我現在就要你快動,我現在小穴裏癢死了。”

    “好吧!”我聽她這麼說,也不管她還痛不痛,開始先來個輕抽慢插,靜觀她的反應,再擬大戰之政策。

    “美死了,我被你插死了,你別那麼慢吞吞的,插快一點,用力插重一點兒嘛!”李書記雙腿亂伸、肥臀扭擺來配合著我的抽插。這淫蕩的叫聲和她臉上淫蕩的表情,刺激得我暴發了原始的野性,再也無法溫柔憐惜啦!開始用力抽插起來了。

    李書記緊緊摟著我,她媚眼如絲,香汗淋淋,嬌喘籲籲!發夢一般的呻吟著、享受大肉棒給予她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覺到渾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燒似的,全身四肢像在一節一節的融化,真是舒服透頂,她知道拼命擡高肥臀,使小肉洞與大陽具貼合得更密切,這樣才會更舒服更暢美!

    “哎呀!我要丟了!”她被一陣陣興奮的衝刺,和大龜頭每次碰觸到陰戶裏面最敏感的地方。不由放聲大叫、淫水不停的狂流而出。

    這可能是她自嫁丈夫以來,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而不可言喻的。性愛中所賜給她的快感程度以及舒適感。她舒服得幾乎要瘋狂起來,花蕊猛顫,小腿亂踢,肥臀猛挺,嬌軀在不斷的痙攣、顫抖!氣喘籲籲!嘴裏歇斯底裏的大叫:“好寶貝,小心肝,哎呀我可讓你給插死了,我要命的男人,你就插死我算了,我快受不了啦!”

    我是越抽越猛,越插越狠,他也是舒暢死了!真想不到,李書記不但美艷性感、肌白膚嫩,尤其那個多毛的小穴,生得肉肥緊小,陰壁肌肉夾吸陽具和花蕊吮吸大龜頭之床功,比起大狗小麗來更勝一籌,我也樂得地不禁叫道:“李姐,我被你夾得好舒服,好痛快,你就快用力多夾幾下吧!”李書記被我猛抽狠插得淫水如泉,酥甜酸癢集滿全身,真是好不銷魂。

    “啊!心肝寶貝,你真厲害,你插得我都快耍崩潰了,浪水都快要流幹了,你真是要我的命啦!小冤家呀,我又丟了!”

    我覺大龜頭被一股熱液,燙得舒服極了。心中暗暗思量,李書記的性欲真,已經連泄三次身了,依然戰志高昂,毫無點討饒的跡像,必須換一個姿勢和戰略,才能擊敗於她。於是抽出大雞巴,將她的嬌軀轉換過來,俯伏在床上,雙手將她的肥白大屁股擡了起來,再握住大雞巴從後面對準桃源洞,用力的插了下去!  一面狠抽猛插,雙手握著兩顆彈性十足的大乳房,任情的玩弄揉捏著,不時伏下頭來,去舐吻她的粉背柳腰和脊梁骨。

    李書記被我來這一套大動作的插弄,尤其粉背後面被舐吻得酥酥麻麻的。使她嘗到另外一種從未受過的感受,情不自禁地又再度亢奮起來,而欲火就更熱熾了。

    “哎呀!這一招真厲害,我又衝動亢奮起來了,你用力插吧;我裏面好癢啊!”  她邊叫屁股猛往後頂,又扭又搖的,來迎和他的抽插。

    “哎呀寶貝,我快要死掉了,要死在你的大肉棒上了,你插吧!盡量用力,用力的插我吧!我的心肝寶貝肉棒,快、快一點,對了,就是這樣。”

    她的陰壁肌肉又開始一夾一夾地夾著我的大龜頭。我加快速度,連絞帶抽地插了一百多下,一陣熱流直衝龜頭,李書記又丟了,淫水順著大腿再下,流到床上濕了一大片。我也累得直喘大氣,將大龜頭頂到她的子宮深處不動,一面享受著她泄出熱液的滋味,一面暫作休息,亦好再等下一回合作戰的準備。我為了報答紅顏知己!也為了使她能得到更高的性愛樂趣,使她死心塌地的迷上我,永久臣服在我的胯下。

    經過一陣休息後,我抽出大肉棒,將她的侗體、翻了過來,雙手把她的小腿擡高,放在自己的雙肩上面,再拿個枕頭墊在她的肥臀下,使她那肥突的陰戶,顯得更為突挺而出。然後手握大肉棒,對準桃源春洞口用力一挺,“滋”的響,盡根而入。

    “哎呀!我的呀!你插死我了。”我也不管她是叫爹還是叫娘,真是被插死了還是假的被插死了,只管狂抽狠插,連連不停的又插了一百多下,她又叫聲震天了。

    “哎呀!我實在受不了啦!我全身都快要癱瘓了,真要死在你的大肉棒上了?”  我雙頰燒燙,狠狠抽插著,嘴裏說道:“快夾動你的小逼吧!我也快射了。”  李書記一聽,亦戚覺小逼裏的大雞巴,突地猛脹得更大,她是過來人,知道這是男人要射精的前兆,於是鼓起余勇,扭腰搖臀,收縮陰壁肌肉,一夾一放的夾著大陽具,花心也一張一合的吸吮著大龜頭,自己一股淫液又直衝而出。燙得我的大龜頭,一陣透心的酥麻直迫丹田,背脊一酸,龜頭奇癢,忙把大龜頭頂到她的子宮花蕊,一股滾燙的濃精,直噴而出,痛痛快快的射在她的陰道深處。  “啊!寶貝,射死我了!”李書記被我那滾熱的濃精一射,渾身不停的顫抖著,一股說不出來舒服勁,傳遍全身的每一個神經細胞裏,她大叫過癮緊緊摟住我,張開薄薄的朱唇,銀牙則緊緊咬住我的臂肉不放。

    “哎呀!”痛得我大叫一聲,伏在她的侗體上面不動啦!

    兩人俱已達到了性愛的高潮和頂點,魂飛魄渺,相擁相抱而夢遊太虛,這場激烈的運動才總算結束了。

    “李姐”,我看著悠悠地蘇醒過來的李書記,“我比王處長如何?”

    “讓他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