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超商真好

有超商真好

  到現在我還是無法確定這樣做是否正確。半夜兩點鐘的時候實在餓到受不了,翻來覆去驚醒了女友,她仁慈地沒踹我一腳,但那是因為她也感到非常飢餓,是那種餓到連腿都不願意擡起的程度。

  說也奇怪,我們晚上六點吃了三份麥當勞,九點半的時候又去夜市外帶兩份雞排奶茶,即使吃到這種程度,半夜會餓醒實在是太詭異,簡直像是三流文章會出現的劇情,雖然如此也沒辦法了,只好去翻看看冰箱有什麼吃的。

  我是個徹底的外食族,基本上很少打開冰箱,家裡面一向是我掌管電視,冰箱則是女友的轄區,她是個喜歡吃甜食卻又不會發胖的討厭鬼,時常從冰箱拿出布丁、蛋糕、果凍、巧克力片,但在半夜飢餓無比的時候,由她掌管的冰箱顯得相當可靠。

  我打開冰箱,身後翻著零食櫃的女友突然尖叫一聲,急忙衝過來阻止我,然而已經來不及,我對著冰箱目瞪口呆,裡面竟然完全沒有可稱之為食物的東西。

  冰箱側門擺的是面膜、凝膠、沙拉醬、除臭劑、奶油,還有一些乾掉的橘子皮,架子上則是兩條有點乾的茄子、一包裝在塑膠袋的小黃瓜、紅白蘿蔔各一根,我拉開下邊的箱子,裡頭放著醍醐愛液、 KY 軟膏,還有一捆家庭計畫保險套。

  天啊……這是一個正常冰箱該有的內容嗎?!她喜愛的甜食通通都去哪了?!

  姑且放下追究的念頭,我懷著一絲希望打開冷藏庫,除了冰塊之外,一根結著薄薄冰霜的按摩棒閃耀著光芒,兩顆跳蛋一左一右把按摩棒夾在中間,我腦中一片空白,深呼吸一口往後退,試圖理清狀況。

  眼角卻發現冰箱上擺著一個像是遙控器的東西,粉紅塑膠外殼實在令人懷疑,女友靜靜看著我拿起遙控器,啟動。嗡~~~~嗡~~~~~嗡~~~~~跳蛋在冷凍庫裡精神百倍震動起來,滾來滾去繞著按摩棒打轉,一個滑溜彈了起來,好巧不巧碰在我的臉頰上,冰涼的觸感害我顫抖了一下。

  「這是怎麼回事?」我有點啞然問。「夏天到了。」她有點害羞地說,然而語氣似乎很理所當然。「所以妳都先冰凍後使用?」「嗯~節能減碳嘛!」「可是這種東西怎麼能放冰箱?」「我都有用酒精棉片消毒呦。」她驕傲地說。

  本來還對小黃瓜抱著一絲期望,但腦中不斷浮現奇怪的畫面,雖然是不排斥啦……但總有更好的、更能稱之為食物的東西吧?「KY 軟膏炒茄子佐醍醐愛液如何?」她開玩笑提出這個建議。

  我無言看了她一眼,「看來只好去超商買東西吃了。」但她隨即否認這個提議,「半夜兩點為了吃東西而外出,總覺得很奇怪耶。」「好吧!那只好餓著回頭睡覺。」我嘆了口氣。

  然而那股特殊的飢餓感,就像走在火山口上頭的吊橋,底下的岩漿翻覆,火柱和熱氣洶湧無比,回頭睡覺就像硬著頭皮繼續走這座危險的橋,下一秒可能就被吞噬。兩三秒之內我的腦中浮現這樣的畫面,於是我改變態度堅持要出門。「好吧,既然這樣我也要去,我也快受不了。」她放下最後的矜持,欣然同意。

  我們像一陣風迅速吹往附近超商,平常值夜班的店員不在,換成一個理三分頭,看起來頗為老實的年輕人,從他有些害羞的歡迎光臨可斷定是個新手。

  老實說超商的東西我一點都不想吃,從小到大喝有塑化劑的飲料,害我無法成為合格鄉民,這已經夠讓我耿耿於懷。最近聽說有些麵包打開放一星期也不會長黴,給螞蟻吃螞蟻還不屑吃,包裝上的食品原料標示也無法信任,有些成分不寫不代表不存在,只是低於法規就能不寫。

  總而言之,我無奈拿了一包鱈魚香絲、一罐啤酒、一根香蕉,還順手拿了幾包熱狗區的調味包,女友在櫃子前再三猶豫,終於決定只吃布丁。

  結帳過後,我們坐在超商設在廁所旁的位置默默吃著,我先吃香蕉打胃底,然後打開番茄醬料包擠在鱈魚香絲上,兩三根作一把送入口中咀嚼,配上一口冰啤酒幫助吞嚥。

  女友三兩口就把布丁吃完,看到我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其實一點也不),她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地追加一份熱狗和思美洛調酒,好像跟我互別苗頭拼命擠上各種醬料。

  突然之間我感覺她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還是我們根本就只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陌生人?喝下最後一口啤酒,終於肚子裡的飢餓地鼠一一被打壓下去,女友重重吐了一口氣,露出滿足地笑容,臉上因為酒精作用泛起微微紅暈,讓原本就是娃娃臉的她更顯得甜美。

  這時我才注意到出門過度匆促,她只穿著小可愛和小熱褲,要命的是裡頭還沒穿內衣,難怪老實店員一副不敢直視她的樣子,更要命的是我的陰莖突然勃起,硬到發疼的那種。



  我伸手試圖安撫它,按了幾下發現真的沒辦法,硬到不趕快找人來幹簡直是暴殄天物。女友看我不斷翻著胯下,伸手過來碰一下,一碰就明白它的好,眼睛簡直瞬間亮起來。

  我看著她起伏的胸部和雪白的大腿,忍不住手滑上去,「啊……」她忍不住發出輕吟。「歡淫光臨……」一陣招呼聲把我拉回現實,老實店員還在櫃檯辛勤結帳,我的手掌在女友腿上婆娑摩擦,她背對著店員用腳輕輕勾著我老二,好想現在就狠狠壓住她狂幹!還是趕快回去好了,我準備起身離開,衣擺卻被女友拉住。

※ jkforumnet | JKF

  我困惑地看著她,她指了一下旁邊的廁所,湊近輕聲說:「我去裡面看看。」「不好吧?!」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有監視吧?!」「去不去?不去就分手。」她直定定看著我,我無語。

  「在一起這麼久,一件可以稱為激情的回憶也沒有,要或不要,現在?」我三十歲的人生,像白開水一樣平淡但健康,雖然沒幹出什麼樣的大事,但至少做愛紮實流了不少汗水,大口吸喘著氣,努力在陽光下奔跑著維持身材,原來這一切就像植物行光合作用一樣不起眼。

  「幹就幹!怕妳不成!」我下定決心用力點頭。她進去廁所,一下子就出來了,臉上皺著眉頭。「怎麼了?」「很臭……」她吐了舌頭好像快窒息一樣。

  「那還是放棄吧,我們快回去……」「少囉嗦!」她打斷我,「你先進去,我準備一下等會進去。」她用一種不聽話就把老二掉的眼神看著我,沒辦法了,只好乖乖進去。

  其實沒她說的那麼誇張,是有點異味,但還不到很臭的程度,即使如此這也實在不是一個理想的做愛地點,太狹小了。就在我觀察超商廁所整潔的時候,門突然打開,女友帶著口罩和清潔手套進來,還提著一袋東西。

  我眼睛再次瞪大看著她,這次真的快要掉出來。「妳……妳她媽到底在搞什麼鬼?!」「廢話少說,快點刷一下牆壁。」她遞給我毛刷和清潔劑,同時已經噴起芳香劑。

  我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她已經把門鎖起,內褲脫下、上衣掀起,不等我同意就解開我褲子,擡高臀部從背後緩緩納進我又硬又燙的肉棒,這下真的無法思考了,不管了!

  她的小穴意外滾燙,收縮比平常還要厲害許多倍,每次抽插都感受到一圈很窄的肉縫套弄,每一下進出都感覺老二快被夾斷,搞的我只好再用力提肛,讓肉棒的硬度更上一階摩氏硬度。

  又濕又熱又黏的包覆,帶一點微微痛楚的摩擦感實在爽翻天,我一邊幹著一邊刷著牆壁,腰不須要太過擺動,女友自己會快速來回磨蹭,肉棒灼燙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用力抓著她的奶子幹著,她憋著聲音拼命喘氣,喔喔喔喔,實在快不行了!!

  「叩叩叩!」突然傳來敲門聲。

  我內心大驚,一道冰寒從背脊涼到腦門,腰一時停下被女友頂到底,肉棒抵在最深處,擋不住她因為刺激傳來的千萬穴肉芽磨轉,激烈收縮了好幾次,乾脆射在裡頭。

  「裡面有人嗎?」是老實店員的聲音。幹,這下真的要上報紙頭條了!!妨害風化還是公然猥褻??我沒前科可以緩刑嗎??就在腦中一片混亂的時候,女友不慌不忙拿起一旁的衛生棉,悠然墊在內褲上穿上,我也只好跟著迅速穿好褲子,她穿整齊衣服,還撥了一下頭髮,這才帶著笑容慢慢打開門。

  只見老實店員還是很害羞的模樣,「你……你們在……在做什麼?!」全世界有耳朵有眼睛的人都知道我們在咻幹。「我那個臨時來了,請我男友趕緊拿包衛生棉進來。」女友不疾不徐說。

  我跟店員面面相覷,靠這種理由真虧她掰的出來。「人家覺得那很髒,都是請他幫人家換的~」她用極嗲的語氣說。看那店員的表情,好像還真的相信的,媽的這一定是個鄉民。看來危機可能順利解除,我心中大石頭稍微鬆動。

  「那……那是什麼?」店員皺著眉頭指了廁所裡的清潔劑、手套、口罩、毛刷、衛生棉。「你們有結帳嗎?」好像抓到不得了的把柄,店員說話頓時順了起來。「我們只是拆封檢查,拆封視同購買對吧~我們會付錢的,別擔心~」她露出甜美的笑容眨眨眼睛。

  「而且……你們的廁所好髒喔~店長要是知道一定會很生氣的!

  怎麼能讓女生用這麼髒的廁所?」會嗎?!怎麼看我們家裡的廁所都比這髒十倍啊!總之我是不信,但店員看似好像全都信了,在女友一軟一硬的話術之下被徹底融化。

  趁他還獃頭獃腦站在那,女友拉著我緩緩走出店門,戴上安全帽,發動引擎,離去。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超商,招牌在風中還是一樣明亮。咦?!店員竟然他媽的還在門口跟我們揮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