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髮師大姐

理髮師大姐

  那天晚上的精射得很舒服,印象深刻。記得射的力量很強,直接打到了她的鼻子上,順著脣邊流了下來。她用舌頭舔著我的精液,咽了下去。動作表情非常的淫蕩。這是一個熱衷於性愛活動的女人,她有一具淫欲的身體,放蕩的思想和色情的行為。這一切在表面的平靜和端莊襯托下顯得具有不同凡響的誘惑力。

    我在回家後一個人的時候,總幻想著她的一切,同時腦海裏也會疊放出我母親分開雙腿自慰時的樣子。她們有點相似,只是我在想,難道母親的背後也有她這些動作和行為嗎?而她除了那天的表現外還有其他的嗎?

    我總是在想她的肉體和表情,一周後的晚上,我又到了她那裡。

    “你來了,好幾天不過來了。這幾天還好嗎?”

    “我還好,你呢,怎麼樣?”

    “我能怎麼樣啊?就這樣啊。”

    我沈默不語,她今天和我說話的表情和那天雙方自慰時的表情完全不一樣,顯得很慈祥。

    “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見我不做聲,她輕聲問道。

    “恩,沒什麼。我有個想法,不知道怎麼和你說?”我低聲的說著,吞吞吐吐的樣子。

    “什麼事啊?有什麼不好說的啊?不過你也別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這就回答你,可以的,等我先關了門吧。”她笑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說完就轉身走過去關門了。我注視著她的背影,今天她穿了條比較黑色的長裙,下擺很長,臀部包裹的很好,露出完美的臀型,隨著雙腳的移動,左右搖晃著,想電一樣,刺激我的陰莖。臀型是如此的完美,以至於我懷疑她是不是沒穿內褲。

    她關上了門,朝我走來,我的雞巴已經挺起來了。她看了看,笑了笑,走近我,伸手在我的擋部摸了一下,說,“真的很年輕。”

    我沒摸她,問了一句:“你沒穿內褲嗎?”

    “你眼睛可真尖啊,這也被你看出來了。是這樣,本來是穿的,後來才脫了下來。是不是很奇怪啊?哈哈。別奇怪,我和你說吧,剛才我到廁所了一躺,完了後洗了一下,就沒穿回去。你剛才近來是不是看見我坐在哪兒發呆嗎?其實,我是在那裡自慰,今天不知道怎麼搞的,挺想要的。可能是被前面有個客人的舉動給惹的,還真巧,你就來了。你是不是想和我說想要我啊”

    “是的,我老是在想你,那天回去後我想啊想的又自慰了一次,這周我自慰了好多次,越來越想,就過來找你了。你說的那客人是怎麼回事啊?”

    “哦,那是個外地人,到這裡出差的。在我給他洗頭的時候說我很性感,以為我可以做的,就問我了。我說我不賣的,你自己解決吧,他就要我看他自己解決,我默許了,他就在我面前打飛機,眼睛一直的盯著我,一會兒就射了,哈哈,男人真有意思。不過他的雞巴就實在太小了,只有這麼點。”說完,她拉起了我的手,對著我的中指比劃了一下。

    “真的嗎?怎麼會這麼小啊?很奇怪啊,他成年了嗎?”

    “當然成年了啊,這麼小的挺多的,特別細,這種人雖然作愛沒什麼感覺,但我倒覺得玩玩挺好的。以前我碰到過一個,也是這麼小的,放在嘴裡象吃手指一樣。作愛的時候,他在我上面根本就沒什麼感覺,要我坐在他上面,自己調整才有點意思,小小的,做起來感覺癢癢的。哈哈。”

    “你可真厲害,什麼都試過啊?”

    “你不看我多大年紀了啊?當然我見過的就比較多。剛離婚時,為了生活,我在瀋陽的一家洗浴中心乾了一陣,專門幫人洗鹽浴,我的生意是最好的,那時候見的太多了。”

    “你的意思是你做過小姐?”

    “我才不做小姐呢,這種事情是一個興趣,不能賣的,賣了就沒味道了。我是專門幫人洗澡的。男人脫光了,躺在那裡,我幫他前後全身的洗,如果他們需要,我也可以幫他們打出來。可笑的是,我還沒見過一個不出貨的。別人都是洗洗上樓找小姐,而我的客人,基本上全是出貨的。他們好象都喜歡我看著出貨,說我做的好,身材好。回頭客挺多的。後來老闆有意見了,說在我這裡出了貨,樓上的就沒生意了。你說這能怪我嗎?”

    我心想,這不怪你那怪誰啊?“可能是你給他們做的太舒服了吧?你幫他們洗的時候脫光的嗎?”

    “我不脫的,我穿遊泳衣的,這是規定啊。我幫他們做的舒服倒是可能的,反正一個個的在洗的時候都挺得厲害。”

    “來洗的都是年輕人嗎?”

※ jkforumnet | JKF

    “那也不見的,當然年輕人為主了,也有見過六十多歲的,這老頭真厲害,特別挺拔的一個雞巴,經常來找我,說我打飛機比小姐乾還舒服。最好玩的是一個14歲的小孩,毛還沒長呢,居然小雞巴也能翹得很高。”



    “他也射了?”

    “能不射嗎?我覺得他特別好玩,就好好的玩了他一下,不過射得不多,不知道對身體有沒有影響的。不過那小雞巴白白的真的很可愛,當時我都有想法了,可惜也不能夠,後來我就讓他摸我了,這是唯一的一次在那兒讓人家摸。不過小孩摸的不好,而且,一摸我自己就射了,真有意思,這小雞巴。”

    我覺得這活挺好的。“那你見過特別大的嗎?”

    “見過,一個老外,又粗又長,我兩個手握著還露出一大頭,比我爸的還大多了。”

    “那你沒想法啊?”

    “說真的,還真沒想法,不好玩的,太大了不舒服。你們男人不懂的。”

    她的經歷的描述,讓我興奮。我有點想多了,問她,“我能和你那個嗎?”

    “哪個啊?操B 吧?直接說就行了。可以的,今天我就讓你操一回,我也很久沒操了,最近總用我的靈舌出洞解悶。”

    “什麼靈舌出洞?”

    “哦,那是一種女用的玩具。”她邊說,邊在理髮椅子上躺下,裙子上撩,兩腿分開,一個少毛光潔的騷B 就顯露在我的眼前了。她的下流話也刺激了我,我脫下了自己的褲子,雞巴猛的跳了出來。

    “真不錯,你這雞巴好硬,快點戳到姐姐的B 裡面來吧。”

    她的B 已經泄洪了,我好不費力的就進到了裡面。那感覺和我女朋友完全不一樣。我女朋友比較乾,總要使很多勁才能進去,進去後的感覺也■象她,不溫暖,不潤滑。她的B 雖然不如我女朋友的緊,可是好在裡外一樣的松緊度,進去以後整個的陰莖感覺被握住,很爽,不象我女朋友,只是口頭緊而已,那只是一種框住的感覺。

    和女人在一起,操的過程我總覺得沒什麼好多說的,其實變化不是很大,只是抽插而已,我比較注重的是感觀和精神的刺激。

    我喜歡母親的大屁股,我想看她的大屁股,象A 片一樣,象我母親的一樣,跪著翹起來的姿勢是我最喜歡的。我和她說了我的想法,她爽快的轉身就跪在了理髮椅子上,腰身低垂,大白屁股高聳,顯得巨大無比。翹起的屁股,從後面能清晰的看見陰部的入口,神秘而迷人。我忍不住將頭湊了上去。可能剛洗過的原因,沒什麼氣味。我用手在這大白屁股和黑B 上反覆的摩痧,欣賞著這美麗動人的慾望之景。她扭動著屁股,仿佛是在催促著我奮進。我用手,撫摸著她的肥B ,時輕時重的捏著,久久不願意插入。

    她看出了我的喜歡,問我,“喜歡嗎?喜歡玩吧?”我來教你。她起身在櫃子裡拿出了一個性玩具,遞給了我,又馬上回到椅子上跪下,說:“用這個插我。”

    “你經常用這個嗎?”我面對著這個粗長的物體,疑惑的問。

    “也不是經常,是別人送給我的,我有時候就拿它用用,自己用的不多,太累了,影響快感。我喜歡電動的。這東西一般是別人幫我用的。”

    “是嗎?又是哪裡的男人啊?”

    “這次你錯了,是女人。是我的一個老鄉,和我差不多大,一個人在這生活,我們從小一起大的,那也是個騷貨,改天介紹你認識一下。我們兩有時侯也會一起玩玩,自己女人們解解悶。她可比我厲害,下面毛很多,男人會喜歡的吧》聽說有些男人就喜歡毛多的。快點,插我。”

    語言的誘惑,讓我分辨不出真假,但眼前的美事,我先不能錯過。我在她的指揮下,不斷的變化著姿勢刺激她的陰部,不一會兒,她突然趴倒在椅子上,說了聲:“我到了。”

    我的雞巴一直挺著。她趴著的屁股翹得很性感。我放下玩具,插了進去,插進了這多水的沼澤地。

    也許太滑了,也許她的有點大,也許我比較的興奮,我插了很久,沒射。

    “累了吧,我休息好了,我來幫你射出來吧,讓你享受一下。”她讓我躺下,她坐在我的身上,用手將我的雞巴扶進了自己的B 裡。“男人們都喜歡我在上面把他們弄出來,我這還是從我爸媽那裡學的呢。我看過一次他們兩作愛,我爸就是在這姿勢下打叫的,我想肯定舒服死了。”她一邊說,一邊上下用B 套弄著我的雞巴,雙乳跳動,B 變得很緊。我慢慢享受著這一切,沒說話,我覺得我的身體越來越輕,我覺得雞巴越來越緊張……許久,我全身緊張,啊了一聲,就在射的時候,臉上出現了我自己也不知道的笑容,而且根本無法忍住,只知道緊捏著她的乳房,對著她傻笑。

    真的是男人的高潮,和普通的射精完全不一樣。

    “你笑了,爽媽?這是男人最愉快的笑,你忍不住的,是嗎?我的B 帶給你的,我有感覺,很多男人在我身下笑過,我喜歡男人在我身下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