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SM特別節目

五一SM特別節目

  五.一長假到了,SM魔術界的幾位著名美女魔術師和她們的助手將一起合作為大家獻上全新的精彩表演,首先,讓我們先來介紹一下這幾位美女:

    1 李丹,身材修長,身高172cm, 一頭柔順的長髮批散在肩上,是最近出境率最高的美女魔術師,曾經多次成功的從幾乎是不可能的拘束中逃脫出來,當然,也有不少逃脫失敗的時候,但是那些逃脫失敗的表演不僅沒有影響她的聲譽,反而讓她更加被觀眾喜愛。主要表演有:清蒸美女饅頭,迷宮逃脫,大夫傳奇─之智鬥魔術師(失敗),水中逃脫,新年大型逃脫表演(失敗),五花綁換衣術,完全拘束精液地獄(失敗),性愛木乃伊,連鎖SM逃脫魔術(被綁架中),性愛逃脫2(被綁架中,失敗)

    2 林娜,李丹的助手,同樣的美麗動人,在多場魔術中指導觀眾配合李丹進行表演,自己也經常被捆綁起來在節目中被觀眾娛虐,在C城表演結束後被人綁架,結果李丹為救她而一起被擒。

    3 劉芬,著名的情色魔術師,表演已大膽香艷而著稱,年齡不到26,長髮披肩,1.76的高佻身材,三圍十分標準,主要表演有:乳頭大劫,性愛逃脫,黃金危機,電型與爆破。

    4 林潔,劉芬的助手,在表演中也是多次被捆綁起來一起協助表演。

    5 紗紗,主要表演:酷刑伺候

    6 小愛, 紗紗的助手

    7 嬌嬌,媚媚,同為魔術師,主要表演:四分五裂

    表演在一個豪華的歌劇院舉行,表演一開始,8位各子高佻,身材一流的美女魔術師和助手就穿著時尚暴露的性感服裝走上台來向觀眾招手致意。

    「今天,我們將為大家獻上全新的SM表演,而且形式已經不單單只是魔術,希望大家喜歡,那麼首先呢,讓我先來介紹一下今天我們用『非常』手段請來的一位表演嘉賓......」

    李丹說著轉身用手一送,從舞臺底下便升起了一個大型的機械拘束裝置,裝置的三面全用玻璃墻封閉,只有正面開放可以進出,裝置的裡面,一位身材火暴的女人被捆成了四馬攢蹄的樣子被吊在了裝置的頂部,從頭大腳都被一個半透明的膠套給套了起來,只有嘴巴,雙乳和下身開了幾個口子,一根透明的導管直通到女子的嘴裡,兩個麵包夾子一樣的機械臂正夾著女子的裸露的雙乳,微微按了下去,後面兩個活塞一樣的粗東西則分別插進了女子的蜜穴和幽門之中。從膠套下可以看見許多繩子,皮帶和其他拘束道具的輪廓,估計這個女子是被各種拘束道具層層包裹起來的,有時候從她的嘴部發出細微的幾乎聽不見的嗚嗚聲。

    「我先說一下,這位請來的美女大家都認識,還是很多人的夢中情人,我們可是花了好大的工夫才把她『綁架』來的~不過我先不說她到底是誰,在接下來的表演中,觀眾朋友們自然就會慢慢看到了」李丹神秘地笑道。

  這時候,從8位美女的面前升起了8個操作椅,前面有一個操作臺,8位美女分別坐上了椅子,將手放在操作臺前,上面有數字表示的幾十個選項。

    「這操作臺上的幾十個按扭就是後面那個大型拘束裝置的控制開關,每個按扭分別連接一個操作,有些是幫表演嘉賓鬆綁的,有些則是對表演嘉賓進行虐待的,我們要做的就是幫我們的表演嘉賓鬆綁,如果按錯的話,不僅表演嘉賓會被虐待,我們自己也會被椅子逐漸捆綁起來,直到再也動彈不得為止,誰最先幫表演嘉賓松完綁,誰就是勝利者,而失敗者如果在20秒之內無法掙脫至少一層的捆綁,就會被椅子施以嚴酷的懲罰,然後交給觀眾任意處置~,所以這次被選中的觀眾朋友們有福了,因為有可能我們8個都會失敗然後被交到你們手上哦~」李丹嫵媚地笑道。

    台下觀眾馬上是一臉期待的表情......

    「好,表演開始~」李丹先選了一個數字「9」,她選擇的結果馬上在大螢幕上顯示了出來,然後數字翻了過去,出現了「灌腸」兩個字,接著拘束裝置一陣響動,插進女子後庭的活塞突然運動起來,連接它的導管中一股冰涼的液體迅速地灌進了女子的肛門之中。

    「嗚!!......」可憐的女子猛地抽搐了一下身體呻吟起來,看起來很不好受的樣子。

    「哎呀,選錯了呢,不好意思了......」李丹抱歉地笑了笑,穿著黑絲的雙腿在腳踝處馬上被椅子彈出來的繩帶捆住了。

    輪到李丹的助手林娜了,她看見李丹失敗了一次,便有些猶豫,但是還是按下了數字「10」。

    「至少兩個連號都是虐待的幾率應該小點吧?」林娜心裡想。

    「灌催乳劑和春藥」結果顯示的是這個。

    又是大量的混合液順著導管灌入了女子的嘴中。

    「啊~實在是對不起~」林娜說著自己的腳踝也被捆了起來。

    然後到劉芬,她乾脆快速地隨便地選了個數字。

    「27」

    「擠奶」

    於是夾著女子雙乳的兩個大夾子開始象給奶牛擠奶一樣,用力地順著乳房往下重覆快速地擠按,白色的乳汁就被一下一下的擠的射了出來,前面還升起兩個玻璃瓶容器接著。

    「嗚??!......嗚!......嗚!!」女子隨著擠奶的頻率快速地發出嬌媚而驚慌地呻吟聲,整個身體象觸電一樣不停地抖動著。

    然後到林潔,結果是:「活塞運動」?

    「嗚嗚嗚!!!......」還沒從擠奶中恢復過來的女子馬上感覺下體一陣猛烈的抽動,插進她蜜穴裡的那個大活塞開始快速的抽插起來,把她全身都頂的一上下晃動著。

    於是第一輪選擇過去,女子吃盡了苦頭,8位美女的腳踝也都被繩帶捆了起來。

    接著是第二輪,李丹按下了「1」,這回選中了,顯示的結果是「拔除活塞」。

    於是剛才把女子插的死去活來的大活塞被從蜜穴中抽了出來,還帶出一些蜜汁。

    接著林娜的選擇,還是緊跟李丹,選了「2」,不幸的是,結果是「插入活塞」,女子的蜜穴還沒來得及休息一下,就又被大活塞給填滿了。

    「嗚?!......」

    「啊?怎麼會這樣啊?」林娜無奈地笑了笑,小腿上馬上多了一道繩帶。

    接著,劉芬選到的是「打屁股」,兩個大拍子就降下來,對著女子的臀部就是一陣左右開工的亂拍。

    「嗚!...嗚!...嗚!...」女子一下下的擡起頭大叫起來,好在現在身上的束縛還算挺厚,被打的也不是很痛,但是她剛被灌了春藥不久,所以身體各個部位都比較敏感。

    紗紗:電擊,女子的身體被活塞和夾子連著的電極電了足足5秒鐘。

    小愛:注射春藥,從女子臀部後面降下的針筒一下將針頭紮了進去,將200cc的春藥注入了女子的體內。

    嬌嬌:解除小腿膠套,終於又有一個選對的了,機械臂將女子小腿部分的膠套給撥了下來,但是裡面卻是黑色的拘束皮帶,而且皮帶下面還有白色的紗布包裹著。

    媚媚:灌辣椒水,呼啦呼啦,紅色的辣椒水於是順著導管流進了女子的嘴中,全數灌進了她的肚子裡。

    「嗚哦哦!!」女子又是一陣猛烈的扭動,估計她現在喉嚨和胃裡就像被火燒了一樣。

    就這樣,持續了幾個回合,被捆著的女子身上的膠套基本被解除了,露出了黑色的頭髮和一個大馬尾,但是臉和全身還是被白色的紗布裹的嚴嚴實實,外面還有勒的很緊的拘束皮帶。當然,這期間又被擠了兩次奶,灌了幾次藥水,還有些新花樣,比如劉芬選到了一個「擊打小腹」,從女子的下面馬上升起了一根碗口粗的柱子,連續的撞擊她被灌滿了辣椒水的腹部,撞的她一下倒吐出不少到導管之中。而除了幸運的李丹又選中2次正確之後,其她美女已經被捆到了大腿了。

    這時候系統提示:李丹小姐遙遙領先,現在是陷阱環節,請其她七位小姐給李丹小姐設置陷阱。

    於是7位美女的控制臺上都各自出現了一個提示為肯定錯誤的按扭,然後她們便將按扭號輸入,接著,李丹的螢幕上出現了8個號碼,只有一個是正確的,而她必須從當中選出一個。

    這麼低的幾率自然是選不中了,結果系統提示是:「擠奶,活塞運動,電擊。」

    「嗚嗚嗚!!!!......哦哦哦!!」可憐的女子便被同時用三種方法淩虐,乳汁飆飛,蜜汁直流,渾身被電的抽搐不止。而李丹中了陷阱,馬上被三道繩帶也捆到了大腿處。

    「糟糕,這下子大家的下半身都動不了了呢......」李丹笑道。

    到林娜了,這次她比較幸運,選中了「解除小腿皮帶」。

    但是劉芬就沒那麼走運,她又選中了「打屁股」,這下不僅女子又被打的嬌叫起來,她自己的雙手也一下被拉到了身後用繩帶在手腕處捆了起來,這樣一來,她只能用嘴含著操作臺上升起的一根棒子來點擊按扭了,但是那根棍子,卻是用春藥冰凍而成的冰條,含著含著,春藥就一點一點的被喝到了體內。

    「林潔,看你的了~」劉芬無可奈何地對林潔使了個眼色,但是可惜的是,林潔也沒能選對,而是選到了「灌辣椒水」......而紗紗則是選到了新項目:「針紮」,於是兩個夾子夾住了女子的乳頭,然後另外兩個夾子將細長的銀針對準乳頭紮了進去。

    「嗚!!!!!!!」女子倒吸一口涼氣痛苦地長吟一聲,紗紗這下雙手也失去了自由。

    後面的小愛也選到了「針紮」,不過這次的部位換成了女子的臀部,兩枚銀針一下子就刺進了高聳的臀部之中,把女子痛的又是一陣掙紮。

    至於嬌嬌和媚媚,一個選到了新項目:陰道擴張,讓插進女子蜜穴的活塞一下膨脹了好幾圈,把蜜穴撐的老大,而另一個則選到了新項目「精液噴射」,一股白色精液一樣的東西馬上從活塞張開的口中以高速噴到了女子的蜜穴深處,然後和混合的愛液一起流了下來。

    進入下一輪後,僅有李丹的雙手還自由,而那名可憐的女子已經被虐的渾身香汗淋漓,嬌喘起來了,被灌了大量春藥的身體也開始微微的發紅。

    又是擠奶,這次李丹沒那麼幸運,女子那已經被針紮和擠了幾次的乳房再次被夾子蹂躪起來,因為被灌了大量催乳劑的緣故,女子的乳房仍然漲的很大,所以奶水仍然沖掉了原本紮在乳頭裡的兩根銀針,被不斷地擠到了容器裡。

    「嗚!......嗚......」可憐的呻吟聲又響起了,觀眾們甚至可以想像的到她被紗布包裹下臉上嬌媚無比的表情。

    好不容易,又過了幾輪,因為前面選到的錯誤按扭太多,所以後面選到正確的幾率就大了一些,女子身上的皮帶被全部去掉了,紗布也從下麵開始被拆了一大半,只剩下包裹著臉部和脖子的那一些,但是看她的穿著,似乎大家能猜到她是誰了......

    這時候,媚媚選到了「去掉脖子和臉部紗布」,機械臂開始一圈一圈的將紗布解了下來,露出了女子的容貌。



    「不知火舞!」觀眾當中發出了驚喜的感歎聲,不錯,性感的大眼睛,還有那身暴露的紅色忍者服裝和那對「波濤洶湧」的......

    「嗚......!」不知火舞搖了一下頭,睜開了眼睛,嬌羞而憤怒地看著李丹她們,臉上早已經是紅霞密佈,無奈小嘴還被一個中間通入管道的塞口球封著,所以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她現在全身還被密密麻麻地繩子捆著,兩圈繩子分別勒在她那對毫乳的根部,都勒的有些發紫了。

※ jkforumnet | JKF

    「看來我們的不知火舞小姐很生氣呢~」李丹笑道,也難怪,以不知火舞的武功,在場沒有哪位美女是她的對手,不過一下受八個人夾擊,見是女人又不忍心下重手,八個人飛過來的繩子一纏住,然後拉倒以後就被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地捆了個結實,想後悔也來不及了。

    現在在場的八個人都快被繩帶捆到胸部了,肘關節以下都已經失去了自由,紗紗還要更慘一些,已經被繩帶緊緊地纏住了雙乳,不巧,她這次又選錯了,害的不知火舞又被灌了一次腸,而她自己,也被繩子纏住了脖子,然後用一條白布勒住了她的小嘴。

    「嗚!......」看來全場第一個失敗者準備產生了,還有20秒的時間,紗紗掙紮著想把手抽出來,但是椅子已經收緊了她全身的繩帶,讓她根本動彈不得,20秒很快過去了,這時候大螢幕上顯示:時間到,紗紗小姐將受到嚴厲的懲罰!」接著,從椅子下面突然伸出了兩根大膠棍,準確無誤地插進了緊貼著椅子的蜜穴和後庭之中,一直插到了最深處。

    「嗚?!......」

    接著,兩根膠棍開始猛烈的很椅子一起全方位的大幅度震盪起來,把紗紗晃的不停的呻吟,一頭秀髮也飛舞起來。

    「嗚嗚嗚!!!」紗紗嬌媚地大叫著,在椅子上足足被晃了2分鐘,早已喝了不少春藥的紗紗這一下就被甩的蜜汁飛濺,媚態百出,看的其她的七位美女都有點怕怕的樣子。

    終於,椅子停止了猛烈的甩動,突然將紗紗整個人都彈到了舞臺下的軟墊上,早已在那裡等候多時的眾多飢渴的觀眾馬上兩眼放光的把她抱住,將她身上的吊帶黑絲衣扯到胸部以下,撩起她的裙子,扯下她嘴裡的白布,迫不及待地將肉棒插進了她身上幾乎是所有的肉穴中。

    「啊!!.....嗚嗚!!......」紗紗被捅的大聲地呻吟起來,很快她嬌弱的身軀便被十幾個壯漢給淹沒了,小愛甚至有些擔心她會不會被「亂棍打死」。

    「處理完畢,請繼續」,大螢幕上顯示了這段話,剩下的七位美女又開始了選擇,這時候李丹又選錯了,讓可憐的不知火舞又被擠了一次奶奶,結果兩股繩子瞬間從後面勒住了她高聳的酥胸,然後猛地收緊。

    「啊......」李丹嬌吟了一聲,春藥已經讓她便的十分地敏感了。難道第二個被彈出去的會是她嗎?

    又過了一個回合,其她人也被勒起了胸部,嬌嬌和媚媚則被用白布堵住了嘴,正在拚命地掙紮。

    「嗚!......」嬌嬌用力地扭動身體,好不容易才將嘴上的白布給蹭了下來,取消了懲罰,而媚媚則沒那麼幸運,開始了她的痛苦歷程:兩根電極分別圈住了她的雙乳,另外一根則插進了她的小穴,然後椅子開始不停地放電。

    「嗚嗚嗚!!!!」媚媚的身體不停地抽搐起來,痛苦地扭曲著,不久就被電的蜜汁橫流,大小便都差點失禁,還沒等她喘過氣來,只覺得一陣頭暈目旋,她就被椅子彈了出去。

    「又有美女到了~」幾個壯漢接住了媚媚,高興地提槍便上......一時間,又是嬌叫不斷,精液四濺。

    進程仍然在殘酷的進行,李丹選對了,不知火舞後庭的管道得以撤除,但是林娜就沒那麼幸運,讓不知火舞又被電了一次,自己也被白布勒住了嘴。

    「不好......嗚!......」

    接著劉芬也選錯了,但是掙紮成功,而林潔,小愛,嬌嬌也紛紛在20秒掙紮無效後被椅子送上了通往無限極樂世界的旅途,林潔的雙乳被接上了搾乳器,開始被瘋狂地搾汁,小愛則被灌了一肚子辣椒水,然後被椅子下面的一根巨柱給頂了起來,足足離開了地面有半米高,而嬌嬌則被無數的羽毛在身體各處瘋狂的搔癢,特別是腳心,把她笑的臉漲的通紅,都快笑岔氣了。

    最後,不知火舞又被狠狠地虐了一輪,乳汁和蜜汁流了滿地都是,身上,特別是裸露地臀部和胸部,被拍子和鞭子打的到處都是紅印子,而舞臺上也只剩下她和李丹,劉芬三人。

    「不好,又選錯了......嗚......」李丹沒來得及把話說完,不得不又用盡力氣掙紮起來,但是椅子對每次掙紮都有越來越嚴酷的限制措施,這次椅子開始放電,同時往李丹的嘴裡通入了一根管子,灌入了大量的春藥,再用白布在外面封上,以幹擾李丹的掙紮。

    「嗚嗚!......」李丹雖然被電的一抖一抖的,但是好在她經驗豐富而且技術過硬,總算在最後3秒的時候把白布弄了下來。

    而劉芬也沒選對,在經過激烈的掙紮後也逃過了一次,但是可憐的不知火舞又被電擊和「活塞運動」了一次。

    下個回合,兩人都答對,分別是「解開小腿的繩子」和「解開大腿的繩子」,這樣不知火舞的雙腿終於被從背後放了下來,勉強能碰到地面,上面全是一道道繩子的痕跡。

    然後,李丹又選中了「撤除活塞」,而劉芬則是「解開塞口球」。

    「啊......啊......」被折磨的筋疲力盡地不知火舞終於能夠開口說話了,但是她只是擡頭看了那邊的兩個美女一眼,一個字也沒說,估計是想節省點力氣。

    又到下一輪,李丹選中了「解開胸部和身體的繩子」,但是劉芬卻選到了「擠奶」,於是,本來以為可以鬆口氣的不知火舞只覺得胸部被猛地一壓......

    「啊啊啊!......不要......啊啊!......」不知火舞被擠的大叫起來,性感的表情和具有強大誘惑力的聲音就像一劑強力的春藥,讓台下的人們幾乎是「獸性大發」,更加猛烈地群奸著被彈下去的六位美女。

    又是倒楣的20秒,這次劉芬用盡了最後的力氣,在下身被通進了一根按摩棒的情況下勉強掙脫成功。

    在下一輪中,李丹選中了「解除乳夾」,還差最後一步,不知火舞就解放了。

    現在又輪到劉芬了,她艱難地用已經融化的差不多的棒子選了一個數字,等待著顯示的結果。

    「拍打屁股」又是這個!

    「啊!啊!啊!」不知火舞發出了最後的嬌叫聲,而劉芬則被勒住了嘴,同時椅子不僅在她的蜜穴中通入了電棒,還給她注射了春藥和肌肉鬆弛劑。

    「啊!......我......不行了......嗚!」伴隨著劉芬最後的掙紮和吟叫,她被殘酷地套上了搾乳器以及遍佈全身的電極,還有羽毛同時彈出,算是對她這位最後的失敗者的「特殊照顧」在劉芬無法停止的嬌叫聲中,李丹和不知火舞身上的繩子同時被解開,大螢幕顯示了結果:最後勝出者,李丹小姐!

    台下觀眾掌聲雷動,而這個時候,讓椅子虐夠了的劉芬被彈到了人群當中,很快便被亂棍所吞噬......

    不知火舞畢竟是受過忍者的專門訓練的,雖然被搞的如此狼狽,但是稍做休息之後,還是整理好衣服和頭髮勉強站了起來,帶著復仇的火焰朝李丹走了過去。

    「現在......輪到我了......覺悟吧~」不知火舞站在李丹的面前笑著說。

    「啊......隨你處置吧......我現在好熱啊......」李丹用手捂著胸口,臉上是一副充滿挑逗和慾望的表情,雖然她最後贏了,但是也喝下和被灌了為數不少的春藥。

    不知火舞便將穿著白色開叉低胸晚禮服的李丹翻轉過來,面朝椅子壓著,然後抓住她的雙手,並在背後用繩子捆起來,然後是胸部,接著是大腿和小腿,李丹那一雙黑絲美腿馬上被勒到了一起。

    「緊點,再緊點,否則等下讓我跑了哦~」李丹閉上眼睛像是在享受著的樣子,又像是在春藥的作用下發出的夢囈。

    「好,就如你所願......」不知火舞用上了剛剛恢復一些的力氣,把繩子都勒進了李丹的肉裡才罷手。

    「如何?滿意了嗎?」

    「啊.....好緊......好舒服......啊!」李丹半閉著眼睛翕動著性感的嘴唇喃道。

    「......好了,這下你就再也說不話了~」不知火舞將白布勒進了李丹半張著的嘴裡,然後在腦後繫緊。

    「嗚......」李丹半閉著眼睛側著頭看了一下不知火舞,而不知火舞綁完李丹後,也沒多少力氣了,靠在椅子上嬌喘著。這時候,她發現,台下眾多早有準備且等候多時的觀眾,已經手裡拿著繩子還有塞口球那些東西慢慢地走上台,朝最後的兩位美女圍了上來。

    「啊?......該死......得馬上離開這裡才行......」不知火舞掙紮著站起來,朝後台跑去,無奈春藥和辣椒水被灌的太多,腳都軟完了,有點不聽使喚,這時候一個繩套突然飛出來套住了不知火舞的上身和雙臂,一下將她吊到了幕布以上。

    「啊?!......不好......」不知火舞發出最後的尖叫聲,就被一個蒙面的男子用黑布條勒住了嘴,蒙上了眼睛,然後就像老鷹捉小雞一樣,把沒力氣掙紮的不知火舞輕鬆的用繩子重新捆成了四馬攢蹄的樣子。

    「嗚!......嗚!......」不知火舞發出一陣驚慌的嬌叫,便被這個人扛在肩上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5分鐘後,在劇院外的一輛汽車上,蒙面人把不知火舞放進了有軟墊的後箱中,然後坐上了駕駛的位置。

    「怎麼,不打算把小舞放開嗎?」副駕駛位置上一個戴著紅帽子的男子笑道。

    「呵呵,她平常被我慣壞了,這次藉機會也和她玩玩綁架遊戲吧~」,蒙面男子扯下了面罩,露出一頭的金色長髮。

    「好了,別晚的太過火了,不然小舞生起氣來可夠你受的~」紅帽男子笑了笑,將車鑰匙交給了他。

    「那麼,車子今天晚上就借給你了,玩夠了回來記得還我。」

    「當然,瑪麗還在家裡等你吧?要不要我先帶你過去?」

    「呵呵,不必了,安迪,她要是發現小舞在車後箱裡就麻煩了,好了,再見~」那男子揮了揮手中的帽子,轉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而歌劇院那邊,早已經變成了觀眾盡情淫樂的天堂,每個美女身上都壓著至少三個以上的男人,嘴裡和肉穴中無時無刻不是「超載」的,柔滑銷魂的彤體幾乎都要被不知道多少人的精液給洗了一遍又一遍。

    就在觀眾們爽的正high的時候,突然全劇院的燈全滅了,跟著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2分鐘後,燈重新亮起,正如觀眾們所擔心的,他們身下的美女們全都不見了,只留下幾件被撕破的衣服和滿地的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