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賣之空姐王媛

販賣之空姐王媛

X 市機場大廳。

  深藍色的西服套裙,深藍色的制服帽,白色的絲質,金黃色的絲巾,襯衣黑

色的連褲絲襪,黑色的高跟鞋。穿著整齊的空姐套裙,王媛拉著自己的黑色皮箱,

走出了機場,進入候機大廳。今天是自己這個月的最後一次航班,接著就是三天

的黃金周假期,想到可以好好陪著自己的老公和剛滿周歲的女兒,疲憊的王媛步

履輕松許多。

  拉著行李箱,王媛進了公用洗手間,在見到等待自己的老公之前,她要補一

下妝。她剛進入洗手間,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也跟著進來了。王媛看到她和自己

穿著一樣款式的空姐制服裙,知道這是和自己一個公司的空姐,就禮貌地點頭笑

了笑。

  跟進來的女人,正是曹婕,她和空姐王媛進入洗手間後,打扮成清潔人員的

三兒悄悄來到門外,在門上掛了一個告示牌:清潔中,暫停使用!

  三兒一直守在門外,而洗手間內,曹婕把自己的皮箱拉到一旁,先是觀察了

一下周圍情況。運氣不錯,此時洗手間內除了王媛,沒有其她人,有三兒在外面

掛上告示牌,也不會再有人進來。

  “你好,能給我一張面巾紙嗎?我的用完了。”曹婕走到了王媛身旁,裝作

也是在補妝的樣子。

  “給。”王媛立刻遞上一張新的面巾紙。

  “謝謝。”

  一來二去,兩人打破了沈默,一邊補妝一邊聊了起來。

  “你也是X 航的?”王媛問道。

  “是啊,原來作教官,這個月按例進行空乘工作,帶一下新人。”曹婕將早

就編好的話說了出來。

  “是嘛,難怪我看你不太面熟呢。”

  X 航是中國的大公司,員工多,空姐多,王媛看到面前的陌生女人,也沒有

感到太奇怪。

  “你的行李箱比一般的大不少啊!”看到曹婕的行李箱,王媛好奇地說道。

  “嗯,我要裝的東西,公司配的標準箱子放不下,隻能大箱子。”曹婕看著

王媛,露出神秘的笑容。

  “看來你出國要帶不少東西啊,要用那麼大的箱子,那也夠沈的。”王媛也

笑著說道,不知爲什麼,她看到曹婕的笑容,內心隱隱感到不安。

  看到王媛補妝完畢準備拉著箱子離開了,曹婕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塊白色毛巾。

王媛剛一轉身,就被人從身後攔腰抱住,一塊毛巾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透過鏡子,

王媛看到曹婕在身後抱住了自己。

  “嗚嗚……嗚嗚……”

  一股濃烈的藥味湧入口鼻,王媛感到天旋地轉,掙紮了兩下,昏了過去。

  曹婕拉著昏迷過去的王媛到了洗手間的大理石臺子上,把她抱了上去,讓她

仰面平躺著。

  “真是不錯,不愧是上過航空公司廣告的明星空姐,身材真棒。”看著面前

的空姐,曹婕不住地贊歎,忍不住摸了摸王媛那黑色絲襪包裹的修長美腿。

  曹婕打開了自己帶來的皮箱,裏面放著用來捆綁女人的各種工具。曹婕接著

把王媛的空姐短裙拉到了腰間,露出了她那黑色褲襪包裹的黑色蕾絲小內褲。拿

出白色尼龍繩,曹婕把王媛的大腿用繩子捆綁在了一起,隨後在膝蓋也進行了密

集地捆綁,最後是腳踝,也用繩子捆綁在了一起。捆綁後,王媛黑色連褲襪包裹

的美腿並攏著捆綁在一起,緊緊地束縛讓她休想分開雙腿。

  捆綁好了雙腿,曹婕把王媛翻過來,讓她趴在大理石臺子上。此時王媛還在

昏迷中,曹婕立刻將她雙手擰到身後,手腕交叉用白色尼龍繩緊緊地束縛在一起。

爲了不讓王媛掙脫,曹婕繼續用繩子繞過她的肩頭,纏繞兩圈後又在她的雙臂上

不斷纏繞,最後尼龍繩兩端在手腕處會聚,又在王媛的腰部纏繞了三圈,最後打

上結。這樣,王媛的雙手不但被捆綁住,她的雙臂也被緊緊地束縛住,同時雙手

還和腰部用繩子緊貼著捆綁在一起,這樣不要說是掙脫繩子,王媛的雙手就連離

開後背都做不到了,可以說這是真正的動彈不得了!

  上身的捆綁也已經完成,曹婕看到王媛此時由於藥力消失大半,看是微微地

呻吟,立刻從皮箱裏拿出一雙肉色的長筒絲襪,將其中一隻長襪塞入她的口中。

  “嗚嗚……嗚嗚……”王媛迷迷糊糊地恢複了一些意識,隻覺得嘴裏似乎有

些柔軟的絲質物,想要說話,卻發不出聲音來。本能地想要用手取出嘴裏的異物,

可是動了動,雙手在身後緊貼著自己的腰,卻讓什麼捆住了,束縛著身不出來,

在動一動自己的腿,雙腿並攏著怎麼也分不開!

※ jkforumnet | JKF

  王媛立刻驚醒過來,才發現自己趴在大理石臺子上,雙手被捆綁在身後,雙

腿也被緊緊捆綁在一起無法分開。而之前和自己搭訕的那個空姐,正站在自己面

前,將一隻長筒絲襪往自己嘴裏塞。

  “嗚嗚……嗚嗚嗚……”王媛完全清醒過來,不斷地扭動著自己的頭,希望

躲開即將塞入口中的肉色長筒絲襪。曹婕很有經驗,左手捏住王媛的臉頰,右手

將第二隻絲襪塞入了她的嘴裏。王媛想要大聲呼救,隻能嗚嗚嗚地叫著。她滿心

希望此時會有人進到洗手間,看到這一切,解救自己。可是她哪裏知道,曹婕的

同夥此時就守在門外,根本不會有人進來看到她。



  “真是不聽話啊,作爲懲罰,再給你塞一雙長筒襪!”曹婕說著,又拿出一

雙灰色長筒絲襪,一隻接一隻塞入空姐王媛的口中。被捏住臉頰的王媛動彈不得,

被迫張開小嘴迎接進入口中的灰色長筒絲襪。

  “現在嘴裏有四隻長筒絲襪,4 這個數字可不太吉利,要不再給你塞兩條黑

色長筒襪,湊個6 ,66大順嘛!”曹婕笑著說道,似乎是在和空姐王媛商量。可

是對於王媛的拼命搖頭,曹婕毫不理會,她從皮箱裏拿出了一雙黑色的長筒絲襪,

在王媛的面前晃了晃垂直下來的黑絲襪。慢慢地,曹婕將第三雙黑色長筒絲襪一

點一點地往王媛的嘴裏塞。

  王媛的小嘴此時被撐得張大呈現出一個O 型,口腔裏所有的空間都已經被不

同顔色的長筒襪塞滿。曹婕不得不用手指一點點把黑色長筒絲襪往她的嘴裏捅。

王媛隻覺得自己的腮幫子都要被絲襪給撐破了!

  好不容易,第五隻和第六隻長筒絲襪最終進入了王媛的空腔。整個過程把王

媛塞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等到曹婕停了手,王媛連嗚嗚嗚地叫聲都發布出來了,

舌頭被死死地壓住,長筒襪由於唾液浸泡體積膨脹了將近一倍,不要說想把絲襪

吐出來或者是用舌頭頂出來,就是動一下下顎或者嘴唇都不行了,王媛隻覺得自

己的下半個臉部完全沒有了直覺。

  “好姑娘,我知道這麼堵嘴有點難受,不過不塞嚴實了,你叫出聲來,那可

不好啊!”曹婕完成了堵嘴,拍著王媛黑色褲襪包裹的臀部,輕聲安慰道。

  這時王媛才意識到,自己的裙子被拉到了腰間,內褲和屁股都露了出來。羞

愧至極,王媛不住地扭動著身體,蠕動著自己的雙腿,希望把空乘制服短裙褪回

大腿上。

  曹婕笑了笑,沒有去制止她,而是又拿出了一雙黑色長筒絲襪。看到曹婕手

裏的黑色長筒襪,王媛以爲她還要往自己嘴裏塞絲襪,嚇得全身發抖。不過曹婕

卻沒有把黑色長筒襪團成一團,而是將其中一條絲襪拉成一根繩子,勒住王媛張

開的小嘴,在她的臉頰纏繞幾圈後,在她腦後紮緊。另一隻黑色長筒襪,曹婕攤

平蒙在王媛的嘴上,同樣是纏繞幾圈後,在腦後紮緊。這樣,先是黑絲襪勒嘴,

然後是黑色長襪蒙嘴,完成後王媛更不可能將嘴裏的3 雙長筒絲襪吐出來了。

  王媛掙紮了半天,曹婕都已經完成了絲襪勒嘴和蒙嘴,她的空姐短裙都沒有

褪下去,反而有由於掙紮扭動,短裙又向上收縮不少,露出了黑色褲襪的緊身蕾

絲襪口。

  “真是調皮啊!還是讓我來幫你把裙子拉下來吧!不過在這之前,我可要捆

綁好你的美腿,防止你亂動。安全第一嘛!”

  曹婕笑著說完,拿出了一根白色棉繩。她抓住王媛的雙腳,向王媛的臀部扳

動。王媛立刻因爲身體的動作,本能地弓起身體,擺出昂首挺胸地姿態。曹婕一

用力,王媛的小腿最終是和大腿緊緊貼在了一起,接著曹婕運動起白色尼龍繩,

在腳踝處進行捆綁,將空姐的小腿和大腿緊貼著束縛在一起。

  小腿與大腿緊貼束縛,雙手與腰部緊貼捆綁,一系列的緊縛,讓王媛身體酸

痛無比,骨頭幾乎都要散掉了,外人看起來,此時這位性感漂亮的空姐,就像是

分不出手腳的肉段,或者是捆綁著的粽子。

  “嗚嗚嗚……嗚嗚嗚……”王媛此時的呻吟輕微得自己就幾乎聽不到。

  曹婕看了看自己的作品滿意地點了點頭,但她註意到王媛在掙紮時,雙腳還

可以來回運動。一隻黑色高跟鞋居然在掙紮中脫離的玉足,掉到了地上。曹婕把

地上的高跟鞋撿了起來,重新穿在王媛的腳上,接著拿出一條肉色長筒絲襪,在

王媛的腳面和高跟鞋底來回纏繞後,將她的雙腳緊緊捆綁在了一起。另一隻肉色

長筒襪則將高跟鞋的高跟緊緊捆綁在一起。

  皮箱裏還剩一條白色尼龍繩,爲了物盡其用,曹婕將王媛的雙手和雙腳用尼

龍繩連接捆綁在了一起,保證空姐的手腳無法掙脫分開。終於,對空姐王媛的緊

縛全部完成。

  “好了,我們這就可以回家了。很快,你就可以去臺灣享福了!不過,回家

的路上,你這個樣子讓人看見可不好,所以呢,你要乖乖地躺在我的箱子裏,好

好睡一覺,就到家了!”曹婕說著,把王媛的深藍色空姐小圓帽重新戴在她的頭

上。

  王媛此時終於明白了曹婕要帶著大行李箱的原因。曹婕的力氣不小,輕松地

把王媛從大理石臺上抱了起來,放入自己帶來的行李箱內。拉上拉鏈,鎖好箱子

上的暗鎖。側身躺在行李箱中的王媛陷入無盡的黑暗中。身體被如此緊密的束縛

著,王媛在箱子裏扭動著,掙紮著,一切都是徒勞!

  整理好一切,曹婕拉著一大一小兩個行李箱出了洗手間。三兒看到曹婕出來

後,趕緊迎上去,接過那個小行李箱。兩人一前一後,不慌不忙地離開了候機大

廳。

  走到門口時,曹婕聽到身邊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小聲說著:“怎麼回事,媛

媛還沒有出來!”

  曹婕沖那個男人笑了笑,繼續向門外走去。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王媛在皮箱裏努力地叫喊著,可是低微的嗚嗚聲,不會讓任何人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