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假

渡假

  一個晴朗的早上,在鄰市一座山丘上一幢平房式的別墅裡,一對男女正在泳池內遊泳,男的粗獷身形強健,女的嬌俏身材性感豐滿。

  兩人暢泳完畢後,男的扶女的上岸,那女的在一件棕櫚色的連身泳衣包裹下依難掩玲瓏曲線,飽滿的胸脯在泳衣低低的U形領現出光滑的乳溝,連迷人的粉臀也在泳衣下現出美麗的形狀。

  那女的拿起泳池旁的沙灘椅上毛巾抹去身上的水珠,便趴在沙灘椅再拿過太陽油向身旁的男人說:「小壞蛋老公!幫我搽太陽油。」男人接過太陽油後,便替她搽太陽油。

  男人的一雙大手在女人的光滑的肌膚上細心的搽上太陽油,男人為女人搽了一遍太陽油後,他的一雙大手繼續在女人的身上遊走,但這時並不像搽太陽油的方法,而像撫摸她的嬌軀,那女人只輕輕「唔」的一聲,便讓男人繼續撫摸她的嬌軀;當男人的手摸到她的大腿內側時,女人便將大腿緊合不讓男人的大手得呈,那男人並沒有放棄,他將一隻大手又偷偷的從女人背後的泳衣伸入,直接貼肉的去輕撫她的粉臀,女人再也忍不住便將男人的手拉走,便轉身向男人說:「這樣會給人看見。」

  男人趴在女人的粉背說:「如果沒有人看見又怎樣?」

  女人說:「原來你早有預謀,將這裡所有的庸人全部放假,讓我單獨和你在一起。」

  男人說:「小玉!妳只說對一半,庸人的假期不是我給的,是我爸爸媽媽的主意,但我真是想和妳單獨一起。」

  這一對男女便是司空浩然和樊碧玉,他們趁著暑假快要完結,便到鄰市去渡假,而司空浩然的爸爸在這裡有一座別墅,所以他們便在這座別墅裡渡假;由於司空浩然的爸爸和媽媽知道樊碧玉答應了司空浩然的求婚後,就幸不得樊碧玉快點嫁給司空浩然,甚至想樊碧玉立即有身孕,所以,他們將別墅的庸人全部放假,讓司空浩然和樊碧玉獨處一起早日夢想成真。

  這時樊碧玉留意到司空浩然的褲頭鑽出光亮圓淨的龜頭,被卡在他的肚臍邊抖著,便說:「你這人真是!這會給人看見,你……」害羞得不知怎樣訖下去。

  司空浩然說:「這裡只有我和妳,就算脫得赤條條其他人看不到的。」說完他真的脫下泳褲,露出整根大肉棒。

  司空浩然為何會這樣做的主因,除了別墅只有他們兩人外,再加上別墅位處一個小山丘上,四周沒有其他人可以看到別墅的情況,但最主要是眼前的樊碧玉又這樣性感,所以他才脫得清光向樊碧玉求歡。

  樊碧玉羞得不懂如何反應,只得傻傻的依著司空浩然牽起她的手上下移動那根大肉棒,樊碧玉就跟著替他套動起來,這時她才回過神來,雖然四周確無人看見,但此終是戶外,她便害羞的說:「我還是害怕有人看見。」

  司空浩然便坐到她身旁,摟著她的細嫩肩膀,在她的耳旁說:「老婆!妳幫我一次吧!」

  樊碧玉羞羞的看看司空浩然,說:「就答應你這次,但不可以脫我的泳衣。」

  司空浩然吻了一丁樊碧玉的粉臉後便說:「多謝老婆!」

  司空浩然吻著樊碧玉柔軟的下唇,舌尖輕舔她的貝齒,兩人鼻息相聞,司空浩然用舌頭撬開了她的齒縫,舌頭長驅直入,攪弄樊碧玉舌尖,她的雙唇被緊密地壓著,香舌無力抗拒,只得任其舔弄。司空浩然將樊碧玉的香舌一吸一吐,兩人舌頭交纏進出於雙方嘴裡,樊碧玉的慾火漸漸蕩漾開來,口裡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司空浩然的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吐了過去,又迫不亟待的迎接司空浩然探入自己口中的濕潤舌頭,兩人交纏的熱烈濕吻起來。樊碧玉只覺幾乎要暈眩,全身發熱,防禦心漸漸瓦解。

  司空浩然便側過身體抱著樊碧玉,他的手慢慢地上滑,壓在樊碧玉豐滿的胸部,輕輕的隔著泳衣揉捏著她的乳頭,樊碧玉的臉更紅了,便側過臉,說:「你再是這樣我便生氣。」但她的小手依然繼續替司空浩然套弄大肉棒。

  樊碧玉為他套弄了一會,但司空浩然的大肉棒還未有到高潮的地步,便向他說:「人家手都軟了,放過我好麼?」

  司空浩然說:「這可能未有刺激所致。」他同時隔著泳衣在樊碧玉的乳頭撚著,令得她「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樊碧玉便推開司空浩然站起來,說:「人家這樣對你,你就只會搗蛋。」

  司空浩然連忙將她摟著,說:「老婆!對不起!妳不要生氣。」又在她的臉上親了又親。

  過了一會,樊碧玉的小腹感到給司空浩然的大肉棒頂著,便推一推他說:「你那裡頂著人家。」

  司空浩然說:「老婆!妳辛苦了算了吧!」

  樊碧玉說:「你這樣子怎樣和我逛街,你先坐好,我幫你弄出來,但這次你不可再搗蛋。」

  司空浩然便立即答應再乖乖的坐在沙灘椅上,樊碧玉也跪在他的跟前,她的小手又握著大肉棒套弄起來,司空浩然用手掌手背反複的擦著她的臉蛋兒,她看著司空浩然的大肉棒,呼吸開始深大短促,頭也慢慢垂下,終於龜頭和她的小咀要碰在一起了。她的張啟櫻唇,在龜頭上淺吻一下,又探出舌頭在馬眼上舐了舐,再將司空浩然的大肉棒含進咀裡,還為他溫柔的吸吮。

  每當樊碧玉將他深深含抵到咽喉,他的龜頭便感到一連串的緊縛快感,司空浩然忍不住仰頭閉上眼睛,享受樊碧玉所帶給他的快感;有一片濕潤而溫暖的舌頭正在舔舐著他的大肉棒,往趴伏在他腿邊的樊碧玉看過去,恰巧一直在埋頭親吻的樊碧玉這時也擡起頭來望向他,司空浩然見她滿臉嬌羞,樊碧玉又低下臻首,繼續用香舌服侍著他昂然傲立的大肉棒。

  司空浩然輕柔地愛撫著樊碧玉略顯淩亂的髮絲,他當然知道樊碧玉是因為愛他才願意替他口交,司空浩然愛憐地注視著樊碧玉,每當樊碧玉甩動著她那蓬烏黑亮麗的長髮,改變她舔舐的角度時,司空浩然便不禁為她那俏麗的姿色動容。

  過了不久,司空浩然也感到大肉棒開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規律地搏動,一陣陣火熱的精液,便噴灑在樊碧玉的小咀裡,她使勁含住龜頭,待他發射完畢,才吞下肚中,用舌頭再為他清理一番,直至大肉棒軟下才吐出來。

  司空浩然便抱起樊碧玉也不理她小咀的汙物,便吻上他的櫻唇,兩人吻了一後,司空浩然說:「老婆妳真好,每次妳也為我吞下那些難吃的東西。」

  樊碧玉也摟著他說:「你不喜歡嗎?」

  司空浩然說:「當然喜歡,但又不想妳辛苦。」

  樊碧玉說:「你為甚麼又不阻止我。」

  司空浩然說:「妳記得那次在過年時,我曾經叫妳不要再吞下那些東西,但妳說『只要本小姐喜歡不知多少人要我替他們用口』,所以,我怕會失去妳。」

  樊碧玉倚在他的肩上說:「傻瓜!我那會替其他人做那些事,只要你對我真心,我也只會接受你的壞東西來弄我,因為我喜歡你帶給我的溫暖感覺。」

  司空浩然聽到愛侶對他的表白,開心得抱起樊碧玉忘地形跳入泳池裡,泳池的水深雖然只及胸腰,但也令樊碧玉一驚要牢牢的摟著司空浩然,到了定過神來才掙脫開司空浩然,他又那會輕易放過樊碧玉,兩人便在泳池裡開始追逐的遊戲,很快樊碧玉再次落入司空浩然的懷抱,兩人又開始熱烈濕吻,司空浩然的手也乘時伸進樊碧玉的泳衣裡撫摸她的嬌軀,而樊碧玉也採取放任的態度,讓司空浩然的手可以輕撫她身上的每吋地方,但當司空浩然想脫下她的泳衣時,樊碧玉也制止他。

  當他們玩得興高采烈的時候,忽然下起大雨來,司空浩然便拖著樊碧玉走回屋內,這時又變為樊碧玉拖著司空浩然一起去洗身,入了浴室後,樊碧玉便將身上的泳衣脫下露出玲瓏浮凸的身材,再拖著司空浩然要他服侍,他便為樊碧玉洗滌身上每一吋肌膚,由於司空浩然已幹了一次,所以並沒有再進一步,但樊碧玉就感到司空浩然溫柔和體貼,使她有如沐春風的感覺。

  當他們洗澡完果後也是半小時後的事,他們也發現屋外的雨越來越大,忽然間簡直傾盆而下,天昏地暗伸手不見五指,週圍除了雨聲再沒有別的聲音,世界上除了她們也再沒有別的人。

  司空浩然和樊碧玉在下午也沒有特別安排了節目,於是便在別墅裡渡過,希望稍後雨勢收細再外出,兩人在別墅裡無所事事,突然司空浩然帶樊碧玉到了一視聽房,房裡放置了一部103吋的大型電視,還有其他的音響器材,再加上房裡有隔音設備,地扳上舖上厚厚的地氈,當關上大門後便使人罝身在一種與世隔絕的空間,可以在寧靜的環境下享受美妙的音樂;但司空浩然帶樊碧玉到來並不是聽音樂,而是利用這些器材來玩電玩遊戲,樊碧玉見反正無事可做,同時又得愛郎陪伴左右,所以兩人便開始一場電玩「戰爭」。

  司空浩然和樊碧玉這場「電子爭霸戰」開始的時候,雙方互有勝負不分上下,但到了後來在一個賽車遊戲時,可能由於樊碧玉對駕駛知識一無所知,所以她便接連落敗,這便激起她的不服輸的心態,但事與願違她與司空浩然的戰果相距越來越大,司空浩然見狀也暗中讓她勝出,樊碧玉也知道他的好意但還是不服的向他說:「我要真真正正的贏你,我才滿意。」

  於是司空浩然和樊碧玉坐在地氈上進行這場賽車比賽,樊碧玉一開始便盡力搶先,她也發現司空浩然的戰車比先前的慢了很多,並且不時衝出場外,她便望向身旁的司空浩然,樊碧玉見他並不是專心的進行比賽,而是不時望向她的胸部,所以他的戰車才接連發生意外和落後,她說:「你是不是在比賽?」

  司空浩然初時也是專注在比賽上,但在他望向身旁的樊碧玉時,見她身穿露出纖腰的貼身小背心,再加上一條露出小腿的運動褲,一身充滿活力裝束;他還留意到樊碧玉雙手握著操縱器的動作時,飽腴的胸部隨著盈盈地晃盪,緊身衣著把深深寬寬的細板U字領,白皙的上半乳房,和渾圓夾陷的乳溝都清晰可見,款款誘人。直至樊碧玉叫他,司空浩然才定個神說:「是……是……」他又再比賽下去。

  樊碧玉沒有理會他專心的作賽,並任由司空浩然不時去偷看她的乳溝,在這樣情況下作賽司空浩然那有取勝的機會,樊碧玉便以輕鬆的姿態勝出這場賽事,她反向司空浩然說:「這次我贏了也你,是你不專心,我要和你再比一次。」說完她也不等司空浩然答應,便去重新啟動遊戲。

  司空浩然和樊碧玉又再來一場比賽,在比賽完畢後,司空浩然雖然偶有偷看樊碧玉的乳溝,但依然以厭倒勝的成績取得勝利,樊碧玉輸得無話可說,但司空浩然擠到她身旁,兩人的鼻尖相距不及一吋,司空浩然說:「我贏了妳這麼多次,妳也應該獎勵一下。」

  樊碧玉說:「我們也沒說明贏了有獎品。」

  司空浩然更將樊碧玉摟著,說:「妳就給我一些獎勵,以表示妳輸得心服口服。」

  樊碧玉便送上櫻唇印在他的咀唇上,羞羞的說:「你滿意嗎?人家輸了,你也不給一些安慰,反過來要欺負我。」

  司空浩然說:「我再給妳一個反敗為勝機會,看誰可以最快到達終點,妳願意接受嗎?」

  樊碧玉想了一想便點頭答應,說:「我們比賽甚麼?」

  司空浩然說:「我們這樣比賽?」他說完便吻上樊碧玉的櫻唇;她來不及反應便給司空浩然吻上,樊碧玉見別墅裡只有他的兩人,不由得逐漸迷亂忘我,加上司空浩然刻意侵犯,樊碧玉抵擋不住,於是兩人便擁吻起來,相互甜蜜愛撫,心醉而深陷進去。

  司空浩然和樊碧玉都像要把對方吃掉似的,四片咀唇含啜吸吮,司空浩然的雙手在樊碧玉身上四處遊走,從纖腰往下到臀腿,往上到肩背,樊碧玉覺得給他燃了一把火,燃燒她的嬌軀,慢慢地燒到她胸前來了。

  司空浩然的手攀到樊碧玉的胸前,她趕忙抓住司空浩然的手想要阻止他,不過那只是像徵性的意思表達,他堅定地往她緊繃隆起的一對蓓蕾行進,樊碧玉掙紮了幾下,就不再掙動,完全落入司空浩然的摸索之中。

  司空浩然隔著衣衫揣度她充滿青春活力的雙乳,樊碧玉飽漲而富有彈性,他有時輕有時重,又揉又捏,弄得樊碧玉吐氣如蘭,嬌喘連連……

  司空浩然更大膽起來,他的右手伸進樊碧玉的運動褲內在她臀部摸來捏去,他的手指更伸至樊碧玉濕潤的小穴上摸來摸去,左手又快速地向樊碧玉胸前滑動,用他的手指挑逗她的乳頭。

  一時間樊碧玉身上的兩個敏感給司空浩然佔有,她也不作他想便小鳥依人般投入司空浩然的懷裡,隨著身體的快感一雙玉臂抱住他的頭,再送上櫻唇讓愛郎品嘗;她的櫻唇被他的大咀吸吮著,他那根大舌頭也一起鑽過來,把樊碧玉的皓齒撬開來,像蛇一般的舌頭就鑽進她小咀裡騰動著,把樊碧玉的舌頭捲弄著,他咀裡的津液也帶進她咀裡。

  樊碧玉在意亂請迷下被司空浩然弄得反身跪在身後的沙發,粉臀翹得高高的,雙肘擱在沙發上枕著頭,樊碧玉說:「我們怎樣可以比賽?」

  司空浩然說:「我們比賽看誰先到高潮,還可以計算到達高潮的次數來定勝負!」他一雙大可更加緊到樊碧玉一雙乳房的「侵略」,令樊碧玉更渾身發軟。



  司空浩然見樊碧玉一臉迷糊失神的表情便拉下她的運動褲,一條黑色的丁字褲隨著運動褲的褪下而展露,與雪白及渾圓的粉臀形成強烈的對比,司空浩然便在粉臀輕吻,一雙大手更隔著衣服去揣度樊碧玉一雙充滿青春活力的乳房。

  樊碧玉的體溫亦驟然上升,心裡極之渴望給司空浩然將她佔有,但事有願違司空浩然吻遍她的粉臀,但在吻至小穴或菊門時就在這些敏感地方附近輕輕帶過,樊碧玉也曾擺動粉臀去迎接他的熱吻,司空浩然也乖巧的避開,令樊碧玉的慾火燒得更烈,她便褪下黑色的丁字褲擺動著誘人的粉臀,更放下矜持說:「小壞蛋老公……你快來……舔人家……」

※ jkforumnet | JKF

  司空浩然得樊碧玉的允許,同時見她那雪白的大腿間略帶粉紅色的極為誘惑的小穴,此時都淹沒在淫水之下,閃閃發亮,充滿官能之美。司空浩然跪在厚厚的地氈上仔細的一個個的去舔,隨著舌尖撫過之處,淫水不斷的泊泊流出,他更加起勁的吸吮。而樊碧玉的身體不論舌頭如何去挑逗都呈現尖銳的反應,纖腰輕擺,小穴內的淫水更加速地溢出。

  司空浩然完全沈浸在樊碧玉的肉體快感中,雖然這樣舌頭很酸,而且舒服的是樊碧玉,但他卻一刻也不想停下來。而樊碧玉的雙眼似閉不閉,小嘴兒要啟不啟,兩腮漂紅,全身騷熱的模樣兒,還不住地抖動,更禁不住呻吟著說:「喔……喔……對……嗯……就這樣……舔啊……喔……不……別舔……喔……啊……好…再裡面一點…喔……」

  樊碧玉渴望能讓自己每天都能感到這溫暖的快感,讓他每天去舔她的每一根陰毛,和每一片陰唇,還有陰道的裡裡外外,只希望能吸吮個夠,很快樊碧玉便來了一次高潮。當她回頭一看時看到司空浩然也擡起頭,滿臉早已沾滿她的淫水,又羞羞的說:「人家的內衣和內褲還一套的。」

  司空浩然說:「我要驗證一下,可以嗎?」

  樊碧玉的俏臉更紅紅的說:「你要驗證便來吧!我也沒有反對!」

  樊碧玉不再害羞,乖乖的配合著讓司空浩然脫去身上所有衣物,樊碧玉仍然赤條條反跪在沙發旁,司空浩然的頭藏又在樊碧玉的下身,上下左右的鑽動,他也乘時一面舔著樊碧玉,一面將自己的衣脫光。

  樊碧玉仍然慵懶地反跪在沙發旁,司空浩然跪在她背後,一根大肉棒驕傲地點頭橫昂著,他雙手捧著她雪白的粉臀,向前迎去,把龜頭觸在樊碧玉黏答答的小穴口上,樊碧玉馬上起了反應,張開小嘴發出誘人的呻吟。

  樊碧玉雖然心神恍惚,仍然悠悠驚醒,知道司空浩然正在佔有她,她回過臉,見司空浩然又往前送,推進了一整根大肉棒,樊碧玉更美了,轉到半途的粉臉無力地垂回臂上,雙唇又噘又抿,吐出幽幽的嘆息。司空浩然的一雙大手更穿過她的腋下握著一對渾圓乳房,而樊碧玉更微微挺胸讓他可以無阻礙的去把玩弄她一對美乳

  司空浩然繼續向前挺臀部,樊碧玉流了許多淫水,花徑滑潤無比,一根大肉棒一下子就插沒在她的小穴裡,她訝異的輕呼說「啊…美…不!喔……啊……不要!好癢……喔……啊……好…再裡面一點…喔……」司空浩然管不了那麼多繼續抽插,伴著「滋」的聲響,他的大肉棒便完全地被樊碧玉所吞噬,倆人緊緊地結合在一起。

  司空浩然開始一前一後的聳動臀部,樊碧玉也搖著纖腰迎湊著,她有時一抹迷惘的傻笑,有時候瞇起媚眼,有時候空泛秋水,表情迷幻,不管怎麼樣,反正這時她也不理睬周圍的事情了。

  司空浩然飛快的一抽一送,插得樊碧玉壓不下聲浪,「哦哦嗯嗯唔唔」地隨著司空浩然的節奏亂哼。

  樊碧玉的敏感度絕佳,被插著插著不消三五分鐘就梨花亂顫,銷魂蝕骨,小穴花燦爛的開放,淫水四洩,腰背既酸又麻,接著又來了一次高潮,身子股一軟,失去了維持姿勢的能力,緩緩地頹倒下來。

  司空浩然見樊碧玉支援不住,連忙抱著她,他捨不得倆人連結的部位脫離,只好配合那樊碧玉的身體扭曲,可惜樊碧玉太濕了,一不小心就「咕唧」地滑脫掉,雙雙跌落到厚厚的地氈上。

  樊碧玉身體裡少了司空浩然的大肉棒可不依了,她轉身抱緊司空浩然,倆人手腳交纏,司空浩然將樊碧玉壓在身下,一根大肉棒在樊碧玉腿間亂竄,當找到了小穴口時,他便逕送而入直達子宮,樊碧玉快樂地又「呀……呀……」哼起,和他一邊對挺,一邊彼此深情親吻著。

  樊碧玉呻吟著說:「小壞蛋……老公……你再……動一動……」

  司空浩然見樊碧玉羞愧無比,司空浩然彎腰斜跪在她身旁,大咀吻上她黏著不放,右手又開始不規矩起來。

  樊碧玉哼著:「嗯……」

  司空浩然放掉了樊碧玉的櫻唇,向下逐漸吻到喉頭,樊碧玉又癢又舒服,閉起眼兒,雙手緊緊地抱著司空浩然,司空浩然的手找到她的乳頭,中指和食指巧妙的夾撥著,他還發現樊碧玉的喉嚨傳來一陣陣無聲的震盪。

  樊碧玉睜眼一瞧,發現他一臉沈醉的看著她不禁大羞;司空浩然便架起她騰空虛踢的雙腿,樊碧玉拼命的掙拗著,他一個不注意,被她反制翻到上面來,抓執住他的雙手,他假意受擒,瞧她到底幹甚麼。

  樊碧玉跨坐在司空浩然身上,她覺得身體越來越熱便高跪起身體再慢慢往下坐,移動粉臀讓小穴兒將大肉棒含進去,覺得已經被頂滿了,低頭一看,結果還有一大截留在外面,她變換姿勢,改成雙腿同蹲,雙掌壓在司空浩然胸前,粉臀懸空的向司空浩然沈下去,她便慢慢的前後搖晃粉臀開始套弄他的大肉棒,她打著哆嗦就「嚶嚶」地喘起來。

  司空浩然以逸待勞,讓她去耍玩,樊碧玉放開雙手,前後交撐在司空浩然的小腹和大腿上,他輕輕的撫過她一身潔緻的肌膚,樊碧玉則是癡癡的看著他。

  樊碧玉呻吟著說:「啊……好深……哦……哦……穿過去了……」她一邊說,圓臀一邊還是往下壓,終於把大肉棒全部擄獲,才「唉……」她滿意的鬆了口氣。

  司空浩然被樊碧玉的騷態刺激得把持不住,就想按著她猛幹一番,可是他才剛開始挺不到兩下,樊碧玉就連忙說:「你別亂動……」

  樊碧玉像小貓一樣蹲在司空浩然身上,用力的搖動粉臀,打算也要把司空浩然弄個夠,沒想到他無動於衷,她自己倒反而「喔……喔……」嬌啼著。

  樊碧玉不滿的說說:「 啊……不公平……都只有我在舒服……」

  司空浩然見樊碧玉得了便宜還賣乖,雙手捧住她的屁股,下身狠狠地聳動,大肉棒在小穴中直進直出,抽送得讓樊碧玉軟癱下來,伏在他身上只有咻咻喘氣的份, 呻吟著說:「唉……唉……壞老公……我……我不敢了啦……啊……輕……哎呀……好美啊……輕點……啊……壞老公……啊……會受不了的……啊……啊……」

  司空浩然猛插著說:「 還使不使壞?」

  樊碧玉哽著聲音說:「呃……不……不敢了……哦……啊唷……我……我……好像……又要糟糕了……」

  司空浩然的龜頭更是重重地擊印在她的子宮,連樊碧玉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的子宮正一連串的顫抖,讓司空浩然覺得像有一張小咀在吸吮他一樣,而且小穴口縮得更緊,把他箍得更加痛快,想停都停不下來了。

  樊碧玉這回高潮來得很快:「哦……哦……我完了……啊……啊……喔……我不行了……喔……天哪……」

  樊碧玉全身泛紅,腰子骨僵直彎起,然後突然脫力的跌貼到司空浩然身上,她把臉埋在他胸前緊抱著他說:「我好愛你啊,老公!」

  司空浩然在她的額上憐愛的親吻,大肉棒偶而抽動一點點,她就緊張的抓著司空浩然的肩說:「別動,別動,老公,我……不要……」

  司空浩然驀然撐起身體,連樊碧玉也一併帶上來,她癡癡的仰望著司空浩然說:「抱緊我。」

  司空浩然低頭看見她甜美的容貌,便用臉頰去親磨她的臉頰,樊碧玉幸福的微笑起來,再安穩的倚靠在他肩上,司空浩然便抱緊她說:「我愛妳!」他的一雙大手便在樊碧玉雪白的玉背上輕撫,軟玉在抱下他的大肉棒還未能安心軟下來,仍然插在樊碧玉的小穴裡。

  高潮過後的樊碧玉正處於半無力狀態,而司空浩然這時給她的愛撫又十分溫柔,帶給她溫馨的感覺,雖然司空浩然沒有其他任何動作,但是整根插在小穴裡的大肉棒仍不時輕輕的跳動,刺激到她肉壁上還是十分敏感的嫩肉,令她坐立不安粉臀不其然輕輕的擺動起來,這樣又使她的小穴生出一些痳癢的感覺,再加上司空浩然的一雙大手在她的乳房和粉臀上有技巧的愛撫,便她嬌嫩的身體又開妳發燙起來。

  舒服的快感再次刺激樊碧玉的官能,令她主動擺動粉臀用小穴去套弄司空浩然的大肉棒,身體更乖巧的配合著司空浩然的雙手可以在她的嬌軀四處遊走,使樊碧玉更美得雙唇又噘又抿,吐出幽幽的嘆息,「嗯嗯唔唔」地隨著節奏而亂哼。

  樊碧玉的慾火正盛,渴望眼前愛郎再次佔有她的嬌軀,便羞羞的說:「老公……我……」

  這時司空浩然也知道樊碧玉的需要便搶先說:「小玉!我想要妳」

  樊碧玉也感到司空浩然對她的體貼,說:「老公!」說完便送上一個火熱的香吻,和他深情的吻著。這時司空浩然的大肉棒也對樊碧玉濕潤緊緊的小穴開始抽動,兩人也感受到無限的爽快。

  在這密封的室內充滿了原始的氣息,仿如一種強烈的春藥的催化劑,樊碧玉不一會便又流出了洶湧澎湃的淫水,她的小穴在大肉棒抽插下,令她不斷產生舒服的快感,更把胸前一雙美乳送到他的咀上吸啜。過了二百多下後,司空浩然將樊碧玉放到厚厚的地氈上,又再開始抽動大肉棒。

  樊碧玉快活地呻吟著:「哦……」,雙腿自動盤上了司空浩然的腰,小穴拱挺著迎合著司空浩然的抽插,不時左右擺動著讓大肉棒從不同的角度刺激著小穴深處,那種淺癢微酥的感覺,在完全被脹滿的沖擊中化為了陣陣舒適,樊碧玉的淫水越來越多,每下抽插都發出了「滋滋」濺出的聲音為樊碧玉和司空浩然做伴奏。

  司空浩然開始用九淺一深的插法,每下最厲害的插入都讓樊碧玉放聲淫叫,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啊……很爽……啊……」樊碧玉仿似已經忘記了自己是誰,現在只有的是大肉棒快速的抽送。

  司空浩然感到的小穴一陣陣地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大肉棒的拔出而順著股溝而流出,樊碧玉一對豐滿的乳房也因身體被撞擊而像波浪一樣在胸前湧動。再過了三百多下,司空浩然的大肉棒發出一陣陣收縮時,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進了樊碧玉的子宮裡,燙得樊碧玉渾身不停地顫抖。

  樊碧玉的小穴此刻正劇烈的收縮著仍不斷的吸吮著他的大肉棒,好像深怕司空浩然就此離去,她的雙腿緊緊的勾著他,司空浩然也眷戀著這感覺便把腰部又挺了挺,樊碧玉把司空浩然箍的更緊,直到小穴裡已經停下所有的動作,樊碧玉才肯把雙腳放下。

  司空浩然彎下身子在樊碧玉的唇上親了一下,說:「小玉!妳贏了!妳到了多少次終點?」

  樊碧玉頓時滿面通紅的躲到他的懷裡說:「嗯……好壞蛋老公……我也……我也……數不清……」

  司空浩然說:「為甚麼會數不清?」

  樊碧玉更羞的說:「嗯……這樣問人家……人家舒服得忘了……」

  司空浩然說:「那為甚麼我是好壞蛋?」

  樊碧玉說:「你對我好是好,但你又是壞蛋,所以我便叫你好壞蛋老公。」

  司空浩然說:「這樣是好還是壞?」他又吻上樊碧玉甜美的小咀。

  經過一輪的熱吻,司空浩然的肉棒軟掉滑出小穴後,樊碧玉才輕輕推開他說:「小壞蛋老公!你去看看外面有沒有人。」

  司空浩然便走去看外向的情形,他開門一看已是黃昏並已雨過天清,他才走回房內見一絲不掛的樊碧玉仍軟軟的躺在厚厚的地氈上,司空浩然又替她收拾衣物後,說:「小玉!外面沒有人。」又看看那套黑色的內衣褲說:「很性感!」

  司空浩然正想替樊碧玉穿回衣服時,樊碧玉推一推他說:「人家是穿給你看,現在穿回會弄髒,人家想你替我洗身。」

  司空浩然說:「那就要赤條條的走到浴室,你不帕嗎?」

  樊碧玉說:「你看了外面沒有人,我要你這樣抱我到浴室。」

  司空浩然便抱起樊碧玉走出視聽房,但他並不是直接走去浴室,而是抱著樊碧玉差不多走遍整間大屋才到浴室,這時樊碧玉便滿面通紅生氣的說:「如果給看見,我也不知躲到那裡。」

  司空浩然說:「妳剛才已給一個壞人看遍全身。」

  樊碧玉正想哭出來的時候,司空浩然又安慰她說:「我就是那壞人。」

  樊碧玉聽後才破啼為笑又撲到他的懷裡說:「壞蛋老公!這樣對人家,我註定以後天天給你脫光衣服非禮和強姦,但有你這麼體貼我的壞人,也是值得的。」

  浴室裡又泛起一陣陣的溫馨,經過個多小時後,司空浩然才抱著一絲不掛的樊碧玉回房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