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萊菊夫人

對不起,萊菊夫人

  我叫阿坑,同伴們都叫我老坑,我是冰龍城一名默默無聞的士兵。不過在昨天,我剛被提升成為了城主的近衛兵。今天就走馬上任了!

    近衛兵比起普通的小兵來要輕松許多,而且軍晌也高了許多。

    我的一些老兄弟們在聽到我當了近衛兵後,全都羨慕的要死!不僅僅是因為近衛兵軍晌高,工作輕松。

    最重要的一點是——當了近衛兵後,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在城主和城主夫人的身後。每天都可以看到我們冰龍城之花——城主夫人萊菊。

    我們的城主大人今年六十三歲,他年輕時曾是帝國有名的大將,征戰多年,後來因傷退役,便來到了冰龍城當一個小小的城主。他在十二年前來到了冰龍城,當上了城主。

    即使現在的他略有些年邁,但他身上依舊充滿著讓人不敢拒絕的威嚴。只要被他瞪上一眼,普通人就會感覺到腿軟,連站都站不住。

    城主在十年前娶了萊菊夫人。萊菊夫人是我們冰龍城中最漂亮的女人,當年的萊菊夫人年僅二十三歲。正值青春貌美麗如花似玉的年齡。她比城主大人足足小了三十歲。

    不過我們冰龍城的人也都一至認為,只有象城主大人這樣的英雄人士,才能配的上萊菊夫人的美麗。

    如今十年時間過去了,城主日漸老邁,而他的妻子萊菊夫人卻是美貌依舊。十年的歲月幾乎沒有給她留下任何的痕跡。

    反而是十年的城主夫人的生活,讓她增多了雍容華貴的氣質。

    我敢肯定,我們冰龍城百分之六十男人打手槍時意淫的對象都是高貴美麗的萊菊夫人。

    甚至,曾經萊菊夫人與城主結伴巡查時,有好幾名騎兵迷倒在她的風姿之下,結果竟然從馬背上摔了下來……

    而我現在成為了近衛兵後,每天所要做的就是跟隨在城主大人和城主夫人的身後,當一個小跟班。並且能整天看到美麗的萊菊夫人。

    天知道我的這份工作羨慕死了多少人。

    我謹慎的跟隨在城主與萊菊夫人的身後,雖然在冰龍城中應該不會有人來傷害城主或是萊菊夫人,但我依舊保持著警惕。

    當然,偶爾我的視線也會落到行走在我前方的萊菊夫人的身上。

    她擁有一頭黃金般燦爛的長發,她的頭上戴著白色的帽子,帽子上垂下的網狀面紗擋住了她大半的面孔。

    但依舊擋不住她的魅力。

    她擁有一對藍寶石一樣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豐潤性感的紅唇……

    她的身材凹凸有至,白色的貴婦裝將她的身材徹底的展現了出來。還有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

    或許是我的目光太過於灼熱,萊菊夫人轉過了頭,藍寶石一般的眸子盯了我一眼。

    我頓時低下頭來,不敢再看她一眼。她是那樣的尊貴完美,而我,僅是被她看一眼都感覺自己象只癩蛤蟆。

    回到了城主府後,我馬上收好武器,跟著其他老資格的近衛兵兄弟們散開巡邏。

    我是個新來的,所以關於近衛軍的規矩知道的不多。

    而跟其他兵團一樣,新兵總是會被老兵安排很多複雜的工作。比如現在的我就被安排獨自一人巡邏整個城主府後院。

    其實在這冰龍城中,象我們這樣的近衛兵實際上只是個擺設。所以就算是巡邏也只是做個樣子。

    我當了多年的兵,這點小事倒也能接受。畢竟每個人都是這樣從新兵慢慢變為老兵的。

    只是,當我一個人開始巡邏後院時,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隊長告訴我城主府後院中,不能靠近城主大人的房間。但是,後院中有著許許多多的房間,哪個才是城主大人的房間?

    我頓時驚出了一頭冷汗。當我想回頭問隊長時,隊長他們早就散開巡邏了。

    想了想後,我只好硬著頭皮先巡邏一圈,一會兒再去找隊長問問。

    不知不覺中,我巡邏到了一個普普通通的房間邊上。本以為這是很普通的一個房間,但突然……我聽到了衣服被撕掉的聲音,隱約中從這房間中傳來了萊菊夫人的哭泣嗚咽聲。

    天吶,我好象是,不小心來到了城主大人的房間邊上了。我是不是應該馬上離開?我心中暗暗想著。

    但我的腳步卻象紮了根一樣,沒有移動半步。我的耳朵堅起,傾聽著房間中傳出的聲音。

    「請不要直接……將這粗的……插進來。請先讓我的……濕潤一下……」

    隱約間,聽到萊菊夫人斷斷續續的泣聲,我的心都提到了心口上。

    「啪!」一聲耳光的聲音。

    然後是有人摔倒在地的聲音。

    城主竟然打了萊菊夫人?我站在門口,連呼吸都緊促了起來。但我去沒有膽子沖進去……雖然我一直在想著,如果城主敢打萊菊夫人的話,我一定要阻止城主。但我僅僅只是想想,根本沒有膽子做這樣的事。

    「嗚,好痛……這東西,太大了。」萊菊夫人的嗚咽聲。

    「分開腿,自己插動這東西……」城主的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嗚嗚……」萊菊夫人低聲呤泣著,然後是她從地上爬起的聲音……

    接著萊菊夫人口中又傳出了一陣即象哭泣,但又甜膩無比的聲音……這種聲音我小時候在哥哥結婚那天,從哥哥房間邊上也聽到過,當時嫂子口中就發出過這樣的聲音。

    啪!突然又是一個耳光的聲音。萊菊夫人甜膩的呻吟聲嘎然而止,她又被打的摔倒在地。

    「對不起……對不起……」萊菊夫人低聲哭訴著,然後是她從地上再次爬起的聲音。

    我忍不住,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腳步。我輕手輕腳的來到了房間門口,透過門縫朝房間裏望去。

    隱約看到萊菊夫人跪趴在城主大人雙腿間的場面。萊菊夫的身上那華貴的衣裙被撕成破碎,裙下露出了兩條潔白修長的大腿。

    在她的腿裸處,似乎還掛著一條白色的小內褲。

    萊菊夫人的頭在城主大人的跨間起伏著,她的一只手深埋在自己的裙內,一伸一縮的,似乎在套動著什東西……

    隱約間還可以看到,一些液體順著她的大腿一路流下,一直滴落在她雙腿間的地面上,甚至在地面上積起了一小灘的水漬。

    這是……尿嗎?好象又不是。

    突然,城主大人起腿,一腳將萊菊夫人踹了開來。

    我突然頭腦一熱,這一刻我竟然失去了理智。我的身體在這一刻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猛的推開門沖了進去。

    但坐在椅子上的城主冷冷的望了我一眼,我頓時如被冷水澆過一樣,整個人打了個寒顫。

    地面上,萊菊夫人一手捂著肚子,顯然城主剛才一腿踹的很重。她半天都沒能起來,此時她藍色的眸子中充滿著悲傷,用一種幾乎絕望的眼神望著我,她那美麗的臉頰上,印著紅紅的巴掌印。

    「把門關上,然後過來。」城主望著我,冷冷道。對於我破門而入,他竟然一點都沒有驚訝。他只是冷冷的望了我一眼,就下達了命令。

    我機械式的退了幾步,將門關上,然後重新回到城主的面前,低頭不敢說一句話。

    我在猜測著,城主大人是不是早就發現我在門口……

    「起頭來,看向你的城主夫人。」城主站了起來,此時我才發現他赤裸著下半身,跨下一只老鳥無力的萎縮著。

    剛才,萊菊夫人就是在含著他的這只老鳥嗎?

    城主來到了萊菊夫人的身力,拉著她的頭發,將她從地上拖了起來。

    然後伸手拉住她的裙擺,向上拉起。

    「我叫你向這邊看過來,我的話你沒聽懂嗎?」城主怒聲斥道。

    我望向了萊菊夫人,此時她身上依舊帶著一絲高貴,但更多的是楚楚可憐。

    貴婦裙的胸口處被撕開,露出了萊菊夫人那對潔白豐滿的乳房……那對白嫩的乳房上此時卻充滿了青紫的指痕,那是城主大人用力捏著她的乳房時留下的。

    那對柔軟的乳房之上,各有一粒小巧的乳珠,乳珠邊上淡淡的嫩紅色乳暈點綴著乳珠,隨著萊菊夫人的呼吸上下起伏。

    我的跨下的肉棒,可恥的硬了起來。即使城主大人在一邊虎視眈眈,依舊無法壓抑我膨脹的欲望,我的眼睛緊緊的盯著萊菊夫人乳房上的指痕……

    我咽了口口水。

    我的視線迫不及待的向下望去,那裏,萊菊夫人的裙子正被城主掀起。我要看那片地方,那片最誘人的地方。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萊菊夫人跨間茂密的芳草,她的陰阜十分飽滿,在小腹下端高高隆起。陰毛下兩片鮮嫩可口的陰唇粘滿了淫水。

    此時,她的兩片陰唇夾著一根粗大的銅棍。那銅棍足有杯子那粗,深深的陷在萊菊夫人的陰道之內,一絲絲透明的淫液順著銅棍流出,打顯了萊菊夫人的陰唇……

    一股淡淡的騷味彌漫在空氣中,我聞到後,頓時感覺到口幹舌燥。

    原來萊菊夫人一開始說不要馬上插入的東西就是這條大家夥,而我在門縫中看到的她在跨下套弄的也是這條銅家夥。好粗的銅棍……

    看著萊菊夫人的陰阜,聞著空氣中她陰阜上散發出來的騷味,我的肉棒頓時膨脹到發痛的程度,我想我的肉棒上現在應該是青筋根根暴起狀態了。

    這是萊菊夫人的奶子,這是高貴的萊菊夫人的小穴……我竟然看到了我心目中女神的裸體……

    「該死的!」城主看到我跨下撐的高高的帳蓬後,頓時叫罵了一聲,他幹瘦的手抓住萊菊夫人小穴中的銅棍,向外抽出。

    天吶,這根銅棍,至少有我半只手臂那長!

    城主抓起這根銅棍,毫不留情的在萊菊夫人的肉穴中捅了起來。

    滋,粗長的銅棍在萊菊夫人的小穴裏進進出出,帶起飛濺的水花。

    「不要……好痛……大人,請饒恕我吧……好痛,要被您捅爛了。」萊菊夫人哭泣起來。

    誰都能看的出來,城主捅的又狠又有力,而且銅棍質地堅硬,他這模樣分明是要將萊菊夫人的小穴捅爛。

    每一次的捅入,萊菊夫人的小穴都被痛的狠狠的一陣收縮。

    「嗚……不要……不要……好痛……好痛啊……」萊菊夫人拼命的叫著,但卻又絲毫不敢掙紮,只能任由城主將那根銅棍在她嬌嫩的肉穴中狂捅。

    萊菊夫人悲慘的叫聲絲毫沒有引起城主的同情心,他臉上反而露出了瘋狂的笑容來,手中的銅棍捅的更快,更狠!

    銅棍每一次的抽出,都帶出萊菊夫人肉穴內的嫩肉,捅入去,再將這些嫩肉狠狠的撞進萊菊夫人的肉穴,並從她的肉穴中擠出一股淫水。

    「嗚……」萊菊夫人終於痛的慘叫了一聲,雙眼一閉,竟然昏死了過去。

    她的小穴無力的一張一合,任由那堅硬的銅棍在她小穴裏橫沖直撞。

    城主根本不理會暈迷的萊菊夫人。

    他手中的銅棍依舊狂捅著,最終,萊菊夫人的小穴中已經被捅出了一絲血跡……

    「城主大人,夫人的……出血了。」我不得不硬著頭皮叫了一聲。

    「該死。」城主大人扔出那根粘滿亮晶晶淫水以及絲絲鮮血的銅棍,當的一聲將那銅棍扔到了一邊。

    他起腿,朝著萊菊夫人的肉洞狠狠踢了一腳。

    「嗚……」暈迷中的萊菊咽嗚了一聲,被銅棒插的合不攏的肉洞中噴出一股淫汁,她整個人顫抖了幾下,縮成了一團。

    我已經呼吸急促,跨下肉棒更是已經漲出絲絲液體。

    而城主的跨下,那只老鳥依舊無力的垂著,絲毫沒有頭的模樣。

※ jkforumnet | JKF

    城主大人憤怒的站了起來,將暈迷的萊菊夫人扔到了一邊,大步坐回到椅子上。

    「小子,你叫老坑?」城主大人看著我跨下的帳蓬,冷冷道。

    「是,不,不是的。小的叫小坑。」我膽戰心驚的回道,生怕眼前的城主一個不爽,一腳踩爆我跨下的小阿坑。

    「你是不是很想上萊菊?」城主大人又問道。

    「小的不敢。」我連忙跪倒在地上,冷汗直冒。誰都知道城主大人是軍隊裏出來的,真正發起脾氣來根本就是蠻不講理。

    「孬種。」城主大人吐了口唾沫。

    我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孬種總比撲街好啊……撲街了的話,想孬都沒辦法孬呢。



    「呸,本以為有幾分骨氣,沒想到是個孬種。」城主呸了一聲,然後起腳來踩向軟軟倒在地上的萊菊夫人。

    「起來,賤貨。」城主用力的踩了她幾腳。

    萊菊夫人痛的醒了過來。

    城主將萊菊夫人拉起,將她抱坐在自己懷裏,將她的腳分開,讓她的腿分開跨在椅子的扶手上。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萊菊夫人那芳草之地,那裏傳來了陣陣芳香。就象是魔鬼的誘惑,讓人舍不得將眼睛離開。

    然後他用自己軟軟的雞巴頂了項菊菊夫人濕成一片的陰阜。

    軟軟的雞巴在萊菊夫人的陰道縫邊蹭了幾下,又滑了開來。

    「媽的。」城主一揮手,將萊菊夫人從懷中拋了開來。

    砰的一聲,萊菊夫人被扔到了我的身邊。

    我一陣心痛,也只有城主這樣的混蛋,才舍得如此暴虐的對待美麗的萊菊夫人。

    萊菊夫人整個人倦縮在我的腳邊,她的左臂被摔青了一片,眼淚止不住的從她眼眶中落下。

    她那楚楚動人的模樣,讓我心碎。但我的心裏,有一種邪惡的欲望卻在萌芽,我似乎……想要看到她更加更加痛苦的表情……

    「小子,掏出你的鳥來幹她。」城主指著我,吼道。

    我微微一楞。

    「楞著幹嘛,我叫你把鳥插到她屄裏。」城主站了起來,重新來到萊菊夫人的面前。

    萊菊夫人眼中充滿了驚恐,她拼命的朝著我打眼角,眼中充滿了哀求。我不知道她是哀求我幹她,還是哀求我不要幹她。

    城主蹲到萊菊夫人的身後,從她腰側伸過手來,分開萊菊夫人受傷的肉洞,幹瘦的手指在萊菊夫人的肉穴裏摳著。

    萊菊夫人的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又勉強露出個笑容。

    「城主大人,萊菊夫人的那裏受了傷……」我雖然很想幹萊菊夫人,但在她受傷的時候,我真的不忍心再傷害她。

    在說完這話的時候,我就在心裏暗暗後悔——老坑啊老坑,你真是個偽君子啊,明明是那想幹萊菊夫人,卻又裝什君子。

    要知道這樣的機會,恐怕一生都只有一次啊。錯過了這一次,你一生都不可能碰一下萊菊夫人的小手啊。

    「嘖,看不出你小子還是個憐香惜玉的主。」城主冷笑一聲:「既然你不願意幹前面這個洞,那就來幹後面這個洞吧。」

    說著,城主的手指下滑至萊菊夫人的臀間,幹瘦的雙手拉開萊菊夫人豐滿的殿瓣,露出了微微鼓起的屁眼。

    城主的手指毫不留情的刺入到萊菊夫人的屁眼中,再用兩根食指將萊菊夫人的肛括肌朝著左右拉開。

    萊菊嬌嫩的屁眼被拉成了一個小洞,小小的屁眼一縮一縮的,帶動著她屁眼裏鮮紅色的皺肉一起蠕動,格外誘人。

    「不,不要,不要插我屁眼……不要。」萊菊夫人驚恐的叫了起來。

    「閉嘴。」城主冷喝一聲,撐著萊菊夫人屁眼的手指抽動了幾下,感覺到她屁眼幹燥,於是他伸手在萊菊夫人的肉穴裏摳了幾把,用萊菊夫人的淫水抹在她屁眼上,將屁眼裏裏外外都抹上了淫水。

    萊菊夫人絕望的閉上了雙眼,感受著城主的手指一根根的插入到她的直腸。

    一直到最後,城主將萊菊夫人的屁眼擴張成了圓圓的小洞。

    「掏出你的鳥來,操這裏。」城主命令道。

    我不敢再拒絕,解開自己的褲子,掏出了我早已經漲成紫色的肉棒。

    「不,不要。太粗了,屁眼會裂掉的。」萊菊夫人看了眼我的肉棒,頓時驚恐的叫了起來。

    「吵個屁。」城主手給了萊菊夫人一個耳光。然後伸出幹瘦的手指狠狠的掐住萊菊夫人的奶頭,那股狠勁,就象是要將萊菊夫人的奶頭掐下來一樣。

    不知道為什,我雖然心裏對萊菊夫人的境遇有著說不出來的憐惜。但看到尊貴的萊菊夫人被虐待時,我心裏竟然湧上了一股變態的快感。

    那是褻瀆尊貴、淩辱聖潔的快感!

    只要一想到以往象女神一樣的萊菊夫人馬上就要被我插屁眼時,我的肉棒竟然漲到發痛。

    「跪好,分開你骯臟的屁眼。」城主踢了萊菊夫人一腳,然後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盯著我和萊菊夫人。

    「請至少先讓我將他的陰莖舔濕一下吧,否則我的屁眼真的會裂開的。」萊菊夫人哭訴道。

    「閉嘴,哪來的那多要求,還不照我的話快做。」城主怒道。

    萊菊夫人默默的低下頭,然後爬了起來,跪到地上。

    「請……請你憐惜……我的後面,是第一次。」萊菊夫人哭著跪好,挺起自己豐滿的屁股,用手掰開自己的臀瓣,纖長的手指刺入她自己的屁眼,將屁眼朝著左右拉開,露出了被淫水濕透的肛門。

    我咽了口口水,來到了萊菊夫人的身後,半跪在她身後,用手扶著自己漲的發紫的肉棒,將雞蛋大的龜頭頂住萊菊夫人的屁眼。龜頭來傳來了萊菊夫人肛括肌那柔軟的斛感,以及她那纖長手指冰冷的感覺。

    龜頭上傳來的斛感真實無比,讓我知道我現在並不是在做夢。我的心目中的女神,現在正象一條母狗一樣趴在我的面前,挺著屁股等著我去操她的屁眼。

    一股無法言語的罪惡感從我心中湧出,罪惡,卻又挾著無比禁忌的快感。

    「對不起……對不起……萊菊夫人……」我嘴裏喃喃念著。

    我感覺自己對不起萊菊夫人,但我又期望著操她的屁眼。這是如此的罪惡,又如此的快樂。

    我的腰一挺,滋滋……碩大的龜頭擠入到了萊菊夫的的屁眼中。

    「啊……好痛,好痛啊……」萊菊夫人的手指沒來的及抽出,就被我的龜頭連著一起捅進了屁眼中。

    她的肛門口的皺褶被我的龜頭擠平,撐成了一圈肉環,緊緊的咬著我的龜頭。

    「對不起……長痛不如短痛……請你忍耐……萊菊夫人。」

    我不顧萊菊夫人的慘叫,狠起心用力一挺,整根肉棒全都埋入到她那嬌小的屁眼之中。

    好痛,我咧了咧牙。我的肉棒除了龜頭有點濕潤外,肉棒棒身幹燥,插入去後竟然感覺到脫皮一樣的痛楚。

    好在萊菊夫人的屁眼一開始濕潤了一下,否則我這一插進去,她和我都得脫一層皮。

    「嗚,好痛,好痛。」萊菊夫人整個人癱軟在地上,冷汗從她額角不斷冒出。

    「頂到肚子了……好痛……」萊菊夫人喃喃念道,我的龜頭在她平滑的小腹上項起了一個明顯的突起狀。

    好緊,一陣痛楚過後,我又感覺到從雞巴上傳來的那種緊迫感。萊菊夫人的腸道緊緊的咬住我的肉棒,直腸收縮之間,就象是在絞著我的肉棒一樣。

    那種一收一縮的絞動,差點讓我搾的射出精來。

    而一邊的城主大人,眼中冒出了精光,他跨下的老鳥,似乎微微漲大了一點。

    我喘了口氣,如果繼續讓萊菊夫人的屁眼這樣搾下去的話,不出幾秒我就要被搾出精來了。

    我伸手抓住萊菊夫人的細蠻腰,開始緩緩抽動肉棒。

    在我緩緩抽動了幾下後,我竟然感覺萊菊夫人的腸道內開始濕潤起來。

    不會是被我插裂了吧?我有點害怕。但看萊菊夫人的表情,似乎並不象被插裂的那種痛苦。

    此時身情性場菜鳥的我並不知道,有一些女人的腸子會分泌一種叫腸液的東西,有了這種東西,肛交起來的話倒是省了潤滑的工夫。

    萊菊夫人趴在地上,她的手指已經從自己的屁眼中抽出。她用一只手撐著自己的身體,另一只手按著小腹上,隔著肚皮輕輕撫摸著我的肉棒。

    「對不起……萊菊夫人。」我抽動著肉棒,內棒將萊菊夫人的肛肉拉出,然後隨著肉棒的捅入,重新塞回肛門中。我能感覺到萊菊纖手撫摸著我的肉棒,每次的抽插,我龜頭都能隔著她的直腸和肚皮頂到她的纖手。

    「……」萊菊夫人沒有說話,她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良久,她出聲道:「請不要……再這樣跟我說話,這樣……只會讓我感覺到更羞恥……」

    我頓時不敢再說什,只是抱緊她的屁股,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捅向她的屁眼,我的小腹啪啪的撞在萊菊夫人的屁股上,感受著萊菊夫人那豐滿的臀部傳來的柔弱的彈性。

    同時,我的眼角一直在暗暗打量著城主大人。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因為我操的太投入了,心起怒火,抽刀砍了我。所以我一直緊張。

    下一刻,她的尿道口張了開來,淅淅~金色的尿液從她尿道中噴出,筆直的濺落到地面上。

    應該是我在肛交時,肉棒不斷的壓迫著她的膀胱,導致她最終失禁了。

    在我這樣的小人物面前失禁,對於萊菊夫人這樣高高在上的尊貴的城主夫人來說,應該是無比羞恥的事情吧。

    萊菊夫的的臉漲的通紅,牙齒咬著下唇,眼淚從她狡美的臉上不斷的落下。

    「對不起……對不起。」望著萊菊夫人臉上的淚水,我口中喃喃念著,但我跨下的抽動反而越來越快。肉棒如打樁機一樣轟炸著萊菊的屁眼。每一次的插入都是齊根沒入,肉棒龜頭總能狠狠的頂在萊菊夫人的肚皮上。

    「嗚……屁眼腫了……」萊菊夫人低聲泣呤……

    萊菊夫人終於給了我一點回應,這點回應讓我頓時如吃了十噸春藥一樣。我頓時感覺我的腰都變的有力起來,我的挺動變的更加有力!

    甚至,這一刻我再也顧不上去看城主大人是什表情。就算他下一刻要砍了我的腦袋,我也要盡情的享受一次!

    這一刻,我要徹底的占有萊菊夫人。

    我的肉棒快速的在萊菊夫人的屁眼裏抽動,發出滋滋的聲音。

    這聲音聽起來有點象放屁的聲音。當我快速抽動時,我的肉棒會將一些空氣帶入到萊菊夫人的直腸,在抽出的時候一些空間就會被排出,導致發出了放屁一樣的聲音……這聲音,在此時也變成了一種異樣的催情劑,讓我更加的興奮起來。

    萊菊夫人紅腫的肛門,就象是嬰兒的小嘴一樣緊緊吸吮著我的肉棒……

    真是好美的感覺,我感覺我正一路奔向天堂!

    「夫人……夫人,我要來了。」我半蹲在萊菊夫人屁股上方,整個人都壓在了她潔白的玉背上。我的手用力的抓住她的乳房。下體就象狗犬交配一樣快速的抽插起來。

    萊菊夫人的屁眼已經被我插的紅腫……小小的屁眼腫成鼓鼓的形狀,但她紅腫的肛括肌因為腫脹,反而更加緊緊的咬住我的肉棒,反而帶來了更強的快感。

    終於,在狂插了近三百下後,我將肉棒狠狠的插入到了萊菊夫人的屁眼深處。

    「全部射進來吧。」萊菊夫人輕聲呻吟著。

    。我的肉袋一漲,馬眼一開,滾湯的精液全都擊打在萊菊夫人的直腸深處……

    這一刻,我感覺我終於一腳踏入了天堂,整個世界在我眼裏都仿佛變的美好起來。我仿佛看到無數的天使在我的身邊飛舞……

    我整個人都軟軟的趴在萊菊夫人的背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此時的萊菊夫人也軟軟的伏在了地上,有她墊在身上,讓我感覺就象躺在世界上最柔軟的床上一樣。她的屁股,她的玉背,還有她頭發上傳來的發香。柔軟,芬芳。讓我陶醉。

    「哈哈,我硬了,我硬了。」這時,一邊的城主突然瘋狂的大笑起來。

    我轉過頭來時,發現城主大人不知道什時候站在我的正後方。

    他的雙眼,緊緊的盯著我微微挺起的小屁屁。他的眼睛中充滿著貪婪和欲望,包含著饑渴和沖動,以及一種說不出的莫名的危險的興奮光芒。

    不知道為什,我接斛到他的目光時,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感覺。我預感到似乎有一件很絕望的事情,將要發生在我的身上!

    「我明白了,我不是陽萎,我不是!」城主大人哈哈大笑起來,他放聲大笑,笑的如此豪邁!

    我先是一楞,不明白城主的話是什意思。

    下一刻,我感覺屁眼一陣疼痛。

    這一刻,我頓悟了……

    我似乎一下子從天堂墜到了地獄。

    神吶,老坑我今天似乎悲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