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綠帽婚姻生活

我的綠帽婚姻生活

  我想說說我的婚姻生活——一個綠帽老公和淫蕩妻子的開放的婚姻生活。

    我們結婚已經21年了。那年,我們在星期一的晚上相識,然後在星期五的上午結婚。

    結婚兩周後,我們去了一個性愛交友俱樂部。此時,我妻子還只是和我一個男人做過愛,她在性生活方面還是很拘謹的,也沒有什經驗和興致。我想,去參加性交友俱樂部的活動應該可以提高她的興趣,讓她多一點性生活的知識和樂趣。那一年我19歲,她18歲。

    那天俱樂部裏只有兩個女人,她們在那裏為男人做性交表演。我和妻子在俱樂部裏到處轉悠,觀看人們在那裏的所作所為。後來,我們發現了一個房間,裏面鋪著塌塌米。

    我們在裏面休息了一會,然後我決定去其它房間看看別人都在做什。當我返回鋪著塌塌米的房間時,我看到我妻子正在吸吮一個男人的陰莖。

    我感到非常震驚,也非常興奮,我呆呆地看著我妻子在一口口認真地吸吮著男人的陰莖。我妻子這時也看到了我,她停下來,站起來把我介紹給那個男人,她說,他是個澳大利亞人,然後她就又蹲下身去繼續給那個男人口交。

    那個男人一邊享受著我妻子的口舌服務,一邊告訴我說,他非常羨慕我娶了這性感的女人作妻子,真的是非常幸運。

    我同意地點點頭,但感覺有點奇怪的是,我妻子給我口交的時候,總是被我的陰莖插得感覺惡心,甚至有些窒息,而這個澳大利亞男人的陰莖比我的大了差不多一倍啊!

    在充份享受了我妻子的口舌服務後,那個澳大利亞男人叫我妻子躺在塌塌米上,他分開她兩條腿,挺著那個被我妻子的小嘴刺激得堅硬腫脹的雞巴,狠狠地插進了我妻子的陰道裏,然後,他就拼命地抽插起來。

    我妻子胸前兩個白嫩挺翹的奶子在他抽插的動作中前後晃動,他們兩個人的肉體碰撞發出的「砰砰」聲充斥著我的耳朵,讓我有點難以忍受,同時,我胯下的陰莖也不可遏制地勃起,硬得我心裏很是難受。

    又看了一會,我就起身去了別的房間,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當我再次返回那個房間裏時,看到有另一對男女也進了那個房間,他們在我妻子和那個澳大利亞男人旁邊舒緩地做著愛。我走上前去問那對男女,我是否可以和那個女人做一次愛?

    我把已經忍耐了好久的堅硬陰莖插進她的陰道,還沒有抽插幾下就射精了。我有點自慚形穢地抽出已經疲軟的陰莖,向那個女人歉意地笑了笑,那個女人用眼神安慰了我一下。

    這時,我轉過頭去看仍然在和那個澳大利亞男人做愛的妻子,很顯然她比我要更加享受在這裏的分分秒秒。看到他們還在無休止地操弄,我感覺自己很是無聊,我不想看了,就又一次走出房間。

    再次返回房間,我妻子還是和澳大利亞男人在一起,但現在他只是坐在她的旁邊,另一個男人的雞巴在兇猛地操著我的妻子。在他們周圍,有幾個不同身高和膚色的男人興沖沖地圍在他們身旁,而我的妻子手口並用地在伺候著他們的雞巴。

    她把他們每個人長短不一的雞巴深深地吞進嘴裏,但沒有表現出任何要惡心嘔吐和窒息的情形。

    在三個小時裏,五、六個男人輪奸著我的妻子,他們每個人都在我妻子的陰道和嘴裏射了精,可是我沒有一點嫉妒的感覺。

    從此,我妻子便喜歡上了這樣淫蕩的性生活方式,我們每周都要去性交友俱樂部,在那裏我的妻子跟許多不同種族的男人做愛。他們從不戴安全套,總是把他們濃稠腥臭的精液直接射進我妻子的陰道、肛門和嘴裏。

    這讓我很是驚奇,因為我從來也沒有如此毫無顧及地和我妻子做愛,這樣肆無忌憚地把精液射進她的陰道、肛門和嘴裏,我也沒有和任何其它的女孩子有如此的約會。

    這天,我妻子在被十幾個男人操弄並灌進精液後,終於跟我說她已經夠了,不想再被操了。於是,我帶著她來到吧臺旁邊,為她叫了一杯果汁。

    當她在吧凳上坐下後,她告訴我,她的陰道裏滿是精液,並且精液已經開始往外面流了。我問她,要不要我來幫她清理一下那些讓她難受的腥臭骯臟精液?她說好啊!於是我蹲下身去,分開她的大腿,讓她的陰戶和肛門完全暴露出來。

    我看到她的陰戶上一塌糊塗,陰毛上、大、小陰唇上和肛門周圍都沾滿了黏稠的精液,還有一縷縷的精液在源源不斷地從她的陰道和肛門裏流出來,發出陣陣腥臭惡心的味道。但我似乎並不反感這樣的味道,反而覺得非常刺激。

    我伸出舌頭,仔細地舔食著我妻子陰戶和肛門上的精液,還把舌頭伸進她的陰道和肛門裏,在剛剛被許多男人的雞巴反複抽插過的地方努力的打掃著他們留下的腥臭的液體。

    在我們的身邊慢慢聚集起一大圈的人,好奇和嘲弄地看著一個綠帽老公在自己淫蕩妻子的陰道裏舔食著別的男人們射進去的精液……

    第二天早上,當我們離開俱樂部的時候,我問我妻子她昨晚過得好不好?她說她覺得自己太過放蕩了,雖然她很喜歡這樣的性生活方式,但她還是覺得輪奸她的男人有點太多了。

    我問她,她曾經跟我說的她發現自己已經沈迷於有些東西,那是什意思?她回答,她非常喜歡這樣的經歷,並且希望這樣的體驗可以成為她一種常常可以體驗的生活。

    我妻子告訴我,她非常喜歡她在被別的男人輪奸了以後,我趴在她的陰戶上用口舌為她清理被別的男人們弄得汙穢不堪的陰戶。她還告訴我說,她很欣賞別的男人的雞巴比我的粗、比我的長。

    我很高興她可以這樣享受,我喜歡她願意被輪奸、願意被別的男人的大雞巴在她的陰道、肛門和嘴裏肆虐,我也喜歡她願意讓我用我的口舌為她清理她那被眾多男人的精液玷汙的陰戶和肛門,我喜歡在她的陰道和肛門裏舔食別的男人的精液。

    自從我妻子開始享受被別的男人輪奸以後,我發現她越來越漂亮、越來越性感。我覺得她的漂亮和性感是對我的獎賞,而她也因為漂亮和性感得到更多她喜歡的獎賞--有越來越多的男人想操她!

    盡管如此,我妻子還是決定不再去俱樂部了,因為她覺得那樣淫亂的性生活會影響我們夫妻之間的關系。但我的確還希望她能夠再去俱樂部,因為我喜歡看著我的妻子被那些已經操過她的、正在抽插著她的和很快就要進入她身體的男人們包圍著。

    那些男人們很喜歡跟我的妻子做愛,因為我妻子年輕漂亮、苗條勻稱,可以跟他們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但是,每當我試圖要求我妻子跟我做那些她曾經跟別的許多男人做過的事情時,她卻總是拒絕我。

    她對我說,那樣瘋狂淫蕩的事情只能在俱樂部那樣的地方、跟那些特定男人們做,而絕對不能跟我做。

    她這樣的說法特別刺激我的性欲,我不知道為什。

    三個月以後,我接到通知,要去得克薩斯州的一個軍事基地駐守。我先行去那裏辦理了一些事務,一周後返回自己的家。當我走進家門時,我看到我的妻子赤裸著身子坐在廚房的桌子旁,在和兩個男人打撲克。

    這兩個男人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與我的妻子裸體相向,兩個人的陰莖已經半硬起來,龜頭上閃耀著點點淫液。我敢說我妻子的陰戶也是濕漉漉的了,因為我看到她的下體也有點點星光在閃耀。

    我妻子把我介紹給那兩個男人,他們站起來跟我握了握手。我決定裝酷,於是滿不在乎地告訴他們讓他們繼續玩牌,我要去洗個澡。當我洗完從浴室出來的時候,我的妻子已經跟那兩個男人上了床。

    她趴在一個男人的身上,陰道裏套弄著身下男人的陰莖;而另一個男人把粗大的陰莖插進她的肛門,在她身後努力地抽插著。

    我離開臥室,坐在起居室的沙發上喝著啤酒。兩個小時後,我的妻子和那兩個男人一起走進了起居室,他們在我面前穿好他們的衣服。這兩個男人跟我的年齡差不多大,但他們的下體卻十分雄壯。

    送走這兩個男人後,我問我妻子她是否依然沈浸在興奮的性高潮中,她回答我說,她必須很誠實地告訴我,她之所以又再找別的男人做愛,是因為經過那多比我巨大很多的雞巴輪奸過許多次以後,她的陰道裏已經幾乎感覺不到我的陰莖插入了,而且她已經非常厭惡這樣的感覺了。

    跟大多數跟別的男人睡過的女人一樣,我妻子已經無法抑制地希望和那些男人做愛,而不是希望僅僅和我做愛。

    我問我妻子,為什要把這兩個男人帶到我們家裏來做愛?她說,我走了以後她感覺有些孤獨,而且覺得這兩個男人挺可愛的。他們告訴我妻子,他們很喜歡她,其中一個男人甚至鼓足勇氣建議說他們想到我們家裏來操她。

    我妻子說,她告訴他們可以到我們的家裏來操她,因為他們的勇氣可嘉。實際上,他們在我離開家的那個下午就來到我家,開始在我和妻子的床上輪奸我的妻子。我妻子告訴我,其實我回家看到他們三個人在床上操弄的時候,已經是第五次或者第六次他們三個人在我家一起做愛了。

    對我妻子來說,這樣和別的男人約會已經成為很規律的生活了,每次我回到家裏,總是能看到我妻子跟兩個或者三個男人在我家的床上上演著一女對數男的性交混戰。

    每當輪奸完我的妻子後,他們總是在我面前穿好衣服,跟我客氣地握手,告訴我能娶到這樣的女人作妻子真是幸運,然後告辭。

    自從我們搬到得克薩斯,我就再沒有和我妻子做過愛了。到這個時候,據我所知,我妻子已經跟22個男人性交過了。而且,她必須在我們的床上和別的男人做愛,否則她寧願不做。

    後來,我們在基地裏有了一套房子,我妻子開始在軍官和士兵宿舍遊蕩。我的工作要三班倒,上三個夜班,然後上三個白班。

    我妻子承認她在我上夜班的時候會邀請一些軍官和士兵到我們家裏來跟她做愛。只要我不在家,他們可以隨時來奸淫或者輪奸我的妻子。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妻子越來越放蕩,她甚至到我工作的基地警衛室來勾引別的男人了。每當我和我的夥計們正在工作的時候,我妻子就會來到我們的房間裏,她穿著非常暴露的衣服,和我的夥計們調情打鬧,她甚至當著他們大家的面脫掉上衣,裸露出白嫩豐滿的乳房,任那些男人搓揉耍弄。

    到最後,我的夥計們會向我告假,說他們打算帶著我妻子回到我們的家裏去輪奸她。然後,我的妻子微笑著跟我吻別,和那些男人一起開車離開,我只好自己待在工作室,一邊手淫一邊想象著他們在我的家裏如何操弄我的妻子。

    有些跟我妻子性交過的男人還經常會用數碼相機拍下他們奸淫我妻子時的照片,並且會郵寄給我。

    在那些照片裏,我看到我妻子的嘴、陰道和肛門會同時塞滿陰莖,這樣的場面是我從來都不曾經歷過的。看著我妻子跟那些男人們如此狂放地性交,我心裏也產生了性欲高潮的共鳴。

    我還保存著一些我妻子和別的男人性交的影碟,我每天都會在上班前看著這些影碟手淫。這些照片和影碟讓我感到興奮,也讓我明白我是多的幸運,能夠有幸娶到這樣一位許多男人都想跟她上床的、如此漂亮性感的女人,而且這個女人是這樣的熱衷於和眾多的男人做愛。

    我們的婚姻就在這樣的性愛中繼續著,現在我的妻子已經是個40歲的女人了,但她仍然每周要和幾個男人做愛。我和她已經有十七年沒有性愛生活了,但她和七個和我一起工作的男人,包括我的上司,保持著很有規律的性生活,已經有四年之久了。



    在我妻子經常和別的男人在我家裏做愛的這些日子裏,還有一件讓我感到滿意的事情,就是那些男人從來不把我當外人,他們總把我看作他們其中的一員。每當他們輪奸我的妻子的時候,他們不會因為我在旁邊而覺得尷尬或者不自如,這讓我感覺很欣慰。

    說實話,我沒有什真正的朋友,那些操弄過我妻子的男人都把我當朋友,經常會幫助我做些事情,比如修好我的汽車,等等。跟他們在一起,我有時甚至覺得自己還是個中學生,還沒有長大成為一個成年人。

    我妻子很討厭做愛時使用安全套,所以,她那些做愛的對象都是已經結過婚的男人。這些男人有自己的家庭,比較潔身自好,可以避免性病之類的風險。

※ jkforumnet | JKF

    當我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我的妻子正和我的一個鄰居穿過街道,去他們家約會。鄰居告訴我的妻子,他老婆回她娘家了,並留在那裏過夜,他希望我妻子今天晚上能陪著他,在他們家裏渡過一個瘋狂的夜晚,我妻子很高興地答應了。

    臨走時,我妻子說她晚上會打電話給我,讓我聽聽他們做愛的聲音。她說她接通電話後,會把聽筒放到床頭櫃上,這樣他們在床上做愛的聲音就可以通過聽筒傳到我的耳朵裏。

    這樣的方法讓我很興奮,我覺得是我自己在和我妻子做愛,只不過要通過我的鄰居的電話線而已。

    每當聽到我妻子在性交中和性欲高潮到來時發出的尖叫聲,我都感覺特別高興,因為是我讓她有可能跟這多男人做愛,讓她享受到這多別樣的性快樂。

    我妻子給我生了三個孩子,一個四歲,一個十歲,還有一個十六歲。最大的孩子是我一個最好的朋友和我妻子的性愛結晶品,十歲的孩子的父親是我最大孩子童子軍的領導,而最小孩子的父親我們現在還不能確定,但他長得很像我的上司。

    我養育著別人的孩子,但我仍然像他們的父親一樣養育他們。他們都不懷疑我是他們真正的、生物學意義上的父親,我覺得這樣最好。

    雖然我已經有十七年沒有和我妻子做過愛,而所有跟我相識的男人都跟我妻子有過性關系,但我不在乎,而且,我真的感覺這樣挺好。

    所有跟我妻子發生過性關系的我的工作夥伴們都認為我是個不錯的丈夫,他們還經常告訴我,我妻子在床上是個多出色的女人,以及他們怎樣幹我妻子的。他們告訴我,我妻子是多的淫蕩,身材是多的性感。

    他們還說,他們多希望他們的妻子能像我妻子那樣性感和開放,他們希望他們的妻子也能像我的妻子那樣帶給他們那多性欲的享受,可以像我妻子那樣讓他們隨心所欲地玩弄她們的肉體。

    我的鄰居們也對我說過同樣的話,我真的很高興、很驕傲我有一個人人都想操弄的妻子,而且,他們的確都操弄過我的妻子。

    我並不是每次都能親眼看到那些男人奸淫我妻子的場面,但我很喜歡看著他們一起走出我們的臥室,看著我妻子衣衫不整、頭發蓬亂、大汗淋漓、滿身精液的樣子,他們全都精疲力盡。

    我知道我妻子也很喜歡讓那些剛剛奸淫過她的男人們到我面前才穿好衣服,這樣就可以讓我知道那些男人的雞巴是多的雄壯。我非常佩服我妻子總是能很聰明地找到雞巴雄壯並且非常渴望操她的男人們。

    我的確感到非常幸運能娶到這樣的女人做妻子,她是如此美麗性感,竟然有那多男人渴望跟她發生性關系,而且她很希望跟那多男人性交,並且從中獲取無盡的樂趣。

    我問過我的妻子,在跟她發生過性關系的男人中,有多大的百分比他們的雞巴比我的粗大?我妻子告訴我,所有跟她性交的男人的雞巴都比我的粗大很多。我很高興聽她這樣說,因為我知道他們能比我更能讓我妻子得到滿足。

    兩周前,我妻子終於允許我跟她做一次愛,可是我還沒有進入她的身體就射精了。但我已經很滿足了,因為我知道,其實我能從看著我妻子被別的男人操的畫面中得到更多的樂趣,甚至就是聽著我妻子給我講述他們操她的情景,我就會非常興奮,比自己真正操我妻子更興奮。

    我相信,如果她一旦停止和別的男人做愛,我會感覺非常失望和郁悶。我是個性欲很強的男人,但我性欲表現在慫恿自己的妻子和別的男人發生不正當性關系。操弄她的男人越多,我就得到越多的性欲快感和高潮。

    我就是這樣一個對綠帽無限向往的男人,我們的婚姻生活在這樣的向往中維持了21年,而且還要繼續下去。

    我希望你們能了解我的生活,也許我的生活對那些跟我有同樣景況的人有所幫助。

              (二)我做騷妻子21年

    我讀了我丈夫寫的關於我們婚姻的故事,我想,你們也許想聽聽我是怎講述這個故事的。

    我和我丈夫是在一個海外軍事基地相遇相識的。當時,我跟哥哥一起生活,因為母親去世後父親孤身生活,他已經開始向我表示出性的需求。雖然他並沒有對我做什太出格的事情,但我還是感覺有點不舒服。所以,我離開家,來到哥哥服役的基地附近,依靠哥哥生活。

    結婚之前,我只有過一次性經歷。有一次,我參加一個朋友的聚會,有一個我認識的男孩強迫我跟他發生性關系。

    事情來得很突然,而且他射的也很快,所以,在我遇到我丈夫的時候,我感覺我自己還是個處女,沒有任何性方面的真正經驗。

    在我們婚禮的當晚,我的丈夫向我介紹性玩具的使用方法,並告訴我他所知道的一切關於性方面的知識。

    我得承認,那真的很有趣,但並不讓我十分興奮。在遇到我丈夫之前,我從來沒有過性欲的渴望和高潮,其實我根本是很少想到性方面的事情。

    甚至到現在,我們結婚21年後,事情仍然是這樣,我想到性的時候只是在性交發生的時候。我丈夫曾經無休止地向我求歡,我總是回答他「NO!」。

    說真的,每次性交開始之前,其實我並沒有進入準備好要做愛的情緒中。關於這一點,這多年來我一直無法讓我丈夫真正理解我。

    我們結婚兩周後去的那個性交俱樂部,其實就是這個問題的最好註解。

    那天,在那個澳洲佬強行把我的手放到他的陰莖上之前,無論我的思想還是身體根本就不想做愛。但是,他一直控制的局面。

    他分開我的雙腿,他插入我,然後,他把自己的陰莖塞進我的嘴裏。當其它男人開始關註我並希望和我性交時,那個澳洲佬要我放松,他說他會陪伴我保護我,這讓我感覺到安全。

    然後,好幾個男人圍著我,輪奸我,我只是坦然接受,其實我自己並沒有渴望淫亂的想法。那些輪奸我的人我一個都不認識,我不知道如果我拒絕他們會發生些什事情。

    在俱樂部那個輪奸之夜之前,從沒有那多男人被我吸引。能夠用自己的性感吸引那多人,我感覺很驕傲,我覺得那個晚上自己是最性感的女人。我也必須承認,接下來被那多男人輪奸,讓我感覺非常刺激,也獲得了極大的滿足。

    盡管如此,我還是告訴我丈夫,不想再去那個俱樂部了,我擔心自己已經有點沈迷其中不能自拔了,因為我的確太愛那樣的經歷了。

    我們搬到得克薩斯後,有一次我在快餐點遇到了我丈夫文章裏提到的那兩個男人。雖然我穿著並不性感,也沒有向他們賣弄風騷,他們還是被我所吸引。他們來到我面前,開始用語言挑逗我,勾引我,甚至赤裸裸地提出想操我。

    當時我想,既然我丈夫一直鼓勵我去跟別的男人做愛,我接受了這兩個男人也沒什關系。於是,我對他們說「OK!」

    那天晚上,當我丈夫11:30回到家的時候,我已經多次領教了這兩個男人超常的性交工夫,他們真的太厲害了,比我以前見到過的任何男人,包括我丈夫,都強壯百倍。

    看到我在我們家裏,在我和他的床上被兩個男人輪奸,我丈夫並沒有惱羞成怒,相反,他因我們放蕩不羈的淫蕩行為而欣喜若狂。

    說實話,我率性而為的性格讓我很容易被男人勾引上手,所以有很多的男人都想幹我。但是,這只是他們想幹我而已,並不是我渴望讓他們幹我,或者我真的需要他們幹我。

    我認識基地裏的另一個騷妻,是通過一個睡過我的男人認識的。她的丈夫是個飛行員,需要經常外出執行任務。

    這個騷妻,我們叫她安妮,是個非常開放的女人,她每天都要和幾個男人做愛。我和安妮臭味相投,相處和睦,隨著我們了解的增加,我們逐漸和那些男人們保持著很規律的性交生活,她甚至還約那些男人們一起來幹我們。

    通過安妮,我認識了「鄧」並且愛上了他。他是安妮的許多情人中的一個,或是許多前情人中的一個。我和鄧相處得很好,就像我跟安妮相處得很好一樣。

    我和鄧經常在一起做愛,他經常告訴我他希望看到我被別的男人奸淫或者輪奸。

    我們曾經去基地和卡車運輸站找男人來操我,我們也會去我丈夫工作的基地大門警衛室找男人。我會告訴我丈夫,我將帶這些男人去我們家裏,讓他們輪奸他的妻子。當我丈夫聽到他的妻子將要在他的床上被一大群男人奸淫,他會變得興奮異常。

    鄧錄下了一些我和別的男人群交的錄像帶,我丈夫每次看到錄像帶中我被男人們輪奸的畫面就會變得異常興奮。

    在得克薩斯,每當別的男人和我做愛的時候,他們都喜歡當著我丈夫的面幹我。我承認我很喜歡這樣,在我丈夫面前被別的男人操讓我非常興奮。

    到現在,17年已經過去了,我我仍然不斷地和別的男人性交。我有好幾個固定的情人,但有時我也會跟那些我剛剛認識的男人們上床。

    我已經有將近20年沒有和我丈夫做愛了,我幾乎不給他幹我的機會,每次他提出做愛的要求,我總是說「NO!」。而當我說了「NO」以後,我丈夫便不再來騷擾我。這樣,我們夫妻之間就沒有機會享受性愛了。

    我曾經說過,只有性交開始後,我才會享受性的快樂,而我丈夫總是在性交開始之前就停止了進攻。

    我丈夫的上司每周都會來我家操我幾次,他老婆對他的性欲要求也像我對自己的丈夫那樣時常說「NO!」所以。他們夫妻之間也很少做愛。

    我很喜歡我丈夫的上司,他有許多取悅我的辦法。其實,他很少對我直接提出性要求,他只是把我帶進臥室裏。我還不要多說我和他之間的事情吧。

    我丈夫時常巧妙地邀請一些男人來我家,並且假裝突發奇想地讓那些男人跟我做愛。我的肚子裏總是被灌滿精液,也確實從得到不少樂趣。我丈夫則聽著我被新來男人操得尖叫連連,心裏十分受用。

    我今年40歲了,在這個年齡還能被許多男人惦記著,我心裏的感覺非常美好。我非常喜歡那些男人認識我後馬上就希望跟我上床,並且希望能經常操我。

    我丈夫仍然非常愛我,特別喜歡我跟別的男人發生性關系。我也非常愛我的丈夫,所以我會做任何他希望我做的事情。雖然我只是在性交開始後才有性的要求和感覺,但我的快樂在於我知道我這樣做可以使我的丈夫開心。

    我希望我所說的和你的論壇所討論內容的相符,我寫這個的目的是因為很少有淫蕩妻子(Hotwives)在這裏述說她們做騷妻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