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風流

醫院風流

  李妄雲今天剛剛解決完公事不久,突然想起了玉女般的天使護士劉芸,不由得嘴角露出笑意。“今天去找小姨時,順便去看看她吧。”他心裏想到美麗的小姨時,嘴上更是掛上一絲堪稱淫蕩的笑容。。。到了醫院輾轉了會兒,發現劉曦月休息時,有些失望。這時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嬌笑:“怎麽,很失望吧!”李妄雲扭過頭,見劉芸含羞帶笑地看著自己,道:“哪會失望呢,這不美麗的天使就來到妄雲身邊了。妄雲可是每天渴望每天看到劉芸天使姐姐的呀。”

    “人家才不是天使呢!”劉芸調皮地歪著頭看著李妄雲,“小姨今天開始公假,帶著香兒到三亞去了。”

    “劉芸姐姐,怎麽沒有去呢?”

    “我?”劉芸愣了愣,隨即嬌笑道,“我可沒有這級別。”

    此時夜漸漸深了,李妄雲和v相擁著站在窗前遠眺昆明的夜景。

    彼此依偎著傾聽著心靈的跳動,無言無語,四目相視,心與心的碰撞,愛與愛的信息溝通,眉目傳情,火花飛濺,此時無聲勝有聲!

  李妄雲親吻她精致的耳垂,最後落在劉芸迷人的紅唇上,被他火熱的雙唇攻擊,劉芸感覺自己好像在夢中一樣,當李妄雲的舌尖分開她雙唇時,她並無絲毫抵抗的意念,當他的雙唇與她香舌纏繞到一起時,劉芸口中開始分泌出津液。

    李妄雲突然進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濕潤、柔軟的雙唇,粗大的舌頭伸進了劉芸的小口,他的舌頭放肆的在雅詩口中活動著,時而和她的小舌頭糾纏在一起,時而又沿著光潔的牙齒遊走,兩人的口緊貼在一起,與她香舌糾纏不休,同時更嘗盡她口腔裏的玉津甘露。

    親吻的感覺如此美好,劉芸霎時間感覺到百花齊放,自己就像一只快樂的花蝴蝶一樣,在花叢中自由飛翔,輕盈無限,他們兩人舌尖纏綿,互相吸吮著,再也不願意分開。

    劉芸美麗嬌艷的秀美桃腮羞紅如火,嬌美只覺陣陣從末體驗過但卻又妙不可言的酸軟襲來,整個人幾乎軟弱無力地軟癱下來,“唔”嬌俏瑤鼻出一聲短促而羞澀的呻吟。

  李妄雲不理會劉芸美麗可愛的小瑤鼻中不斷的火熱嬌羞的,鼻中聞到一陣陣冰清玉潔的處特有的體香,不由得欲焰高燃,一雙大手在劉芸的玉體上遊走,先輕撫著v的玉頰桃腮,只覺觸手的玉肌雪膚柔嫩滑膩……

    雙手漸漸下移,經過v挺直白皙的優美玉頸、渾圓玉潤的細削香肩,隔著一層薄薄的護士服握住了劉芸那飽滿翹挺、嬌軟柔潤,盈盈不堪一握的處女椒乳,他的一雙手握住劉芸聖潔美麗的嬌挺椒乳一陣撫搓、揉捏……

    同時低下頭,再次濕吻住劉芸鮮紅柔嫩的櫻唇。

    “唔……”

   劉芸玉頰羞紅如火,嬌羞地輕啟玉齒,任他火熱地卷住了她柔嫩香甜的嬌滑玉舌狂吮浪吸。

    “嗯……嗯……嗯……”

      劉芸嬌俏的小瑤鼻火熱地嬌羞輕哼。此時的劉芸已是媚眼如絲、眉黛含春,黑色蕾絲胸罩已被李妄雲解開,一雙敏感堅挺的玉峰,毫無屏障地落入了他的手中,在他時而溫柔、時而強猛的揉搓撫愛當中, 劉芸乳上的蓓蕾已然綻放,雪白上那兩點嬌媚粉嫩的紅點,仍誘的人心癢難搔。偏偏李妄雲的技巧還不只此,在春心蕩漾的劉芸默許當中,他的手已滑入了唐美芸裙內。

    “嗯……不要嘛……”劉芸羞澀地說。

  李妄雲的手溜進了劉芸的裙,經過柳腰,插進了劉芸的腿根中,撫摸著劉芸的內側,她又急又羞,但被心許已久的情郎撫摸的快感令她下意識輕輕分開,占據著劉芸美臀的灼熱五指趁勢隔探到劉芸更深更柔軟的底部,隔著內褲直接挑逗劉芸的蜜唇。

    劉芸趕緊並攏雙腿夾住他的右手,這令李妄雲更快感,他朝著劉芸笑了。

    “劉芸姐姐,這麽敏感?”

    “你壞,不要啊……”劉芸羞澀地說。

    漸漸地,李妄雲的手指“侵襲”到了劉芸那處女嬌軟滑嫩的“玉溝”

    “唔……”一聲火熱而嬌羞的自劉芸美麗可愛的小瑤鼻。

    劉芸也感覺到了,自己那從未為男人開放的幽谷當中,此刻已是濕滑無比,一的黏稠津液,正逐漸逐漸地滑了出去,加上他的手早已覆上了她珍秘的幽谷,指頭正巧妙地拔弄著她勃的珍珠,如彈奏樂器般地誘出她狂野的欲火,當他的手指再次插入她的玉胯,劉芸只有銀牙輕咬,美眸羞合,艱難地抗拒著那一波又一波蝕骨的欲仙欲浪的肉欲快感……

    “唔……不要……”忍不住一聲火熱羞澀的少女呻吟沖出劉芸秀美嬌俏的瑤鼻,她的嬌啼雖然短促、模糊,但李妄雲卻如聞仙樂,他加緊挑逗,只覺劉芸玉胯中越來越滑,到後來更是熱流陣陣……

   劉芸嬌美雪白的聖潔玉體已不自覺地微妙地隨著李妄雲手指在她上的滑動而蠕動回應……

    劉芸秀美清純的絕色嬌更是火紅嬌艷,晶瑩玲、秀美嬌俏的瑤鼻漸漸開始嬌啼婉轉、呻吟地回應我的每一次輕舔、擦動……

    劉芸半推半就輕輕地掙紮,李妄雲的右手伸到劉芸的玉背之上,提起了護士服上緣的拉鏈頭,緩慢的但是堅決的向下拉去,拉鏈從劉芸的背部一直被拉到了腰部,連衣裙向身體兩旁敞開,她光潔完美得不帶一絲瑕疵的玉背終於完全的袒露出來。

※ jkforumnet | JKF

  李妄雲右手停在劉芸高聳的酥胸上了,握住了劉芸盈盈不堪一握的玉峰,扯下乳罩,他體會到掌下椒乳飽滿而彈力十足,他用面頰摩擦著劉芸細嫩的臉蛋,雙手撫弄著她渾圓飽滿的雪峰,他忽而擠壓忽而搓揉,忽而捏夾乳峰上誘人的小點點,喉結上下移動,喉頭也出“哢哢”的聲音,胯下的巨大更是將褲頂成一頂帳篷,直直的指向劉芸的臀部中間。

    劉芸嬌喘著,一只雪白的乳罩之下,高聳的酥胸起伏不定,他的手輕撫在那雪白嬌滑纖細如柳的玉腰上,觸手只覺雪肌玉膚,晶瑩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嬌嫩,嬌美如絲帛,柔滑似綢。

  李妄雲的右手沿著劉芸烏黑亮麗的秀,順著柔軟她滑順的堅毅背脊,延伸到她堅實的及渾圓的臀部間不停遊移、輕柔的撫摸,盡管他已經不是處男,但性感的劉芸令他無抗拒,此時的他早已經是熟練的花叢老手,他的手溜進了劉芸的三角內褲,摸到了一叢柔軟略微彎曲的毛,芳草萋萋之處著實令人怦然心動,恨不得馬上剝開草叢,一窺迷人靈魂的神秘之境,沿著劉芸的芳草地,他開始撫摸著她的花唇。



    劉芸緊閉美目,全身散出淡淡處女身體的幽香,當李妄雲的手在唐美芸的聖潔花谷搓揉,她忽然感覺到一陣從未有過的興奮快感,兩朵害羞自己感覺的紅雲飄上臉頰,美麗眼神露出媚波蕩漾流轉……劉芸被李妄雲觸碰到女人最神聖、最敏感的部位,她的身體逐漸火熱,有無形容的酥癢感,擴散到整個,舒暢的感覺讓她呻吟,一聲高亢的喊叫從劉芸口中沖出,然後一動不動地過了十來秒才放松了肢體,一股汁水從他那掩住蜜壺的手指間汩汩而出……

    劉芸高潮了,從未接受甘露滋潤,也未經外客到訪的小蜜壺傳來一波一波強烈的刺骨酸癢,她情不自禁的擡起頭來,大口喘氣,秀眉微蹙,媚眼迷離,出令人的嗯唔呻吟,然後嬌軟無力的癱軟在李妄雲的懷裏,任憑他擺布。

    劉芸羞得一張俏美的粉臉更紅了,芳心嬌羞萬般,不知所措,燈光下橫陳著一具晶瑩雪白、粉雕玉琢、完美無瑕的處女半裸玉體,她臉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約束。

    劉芸半裸玉體豐姿綽約,妙本天成!那清麗脫俗偏又冶艷嬌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玉頸,那潔白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清純可人的她桃腮嬌艷暈紅,美眸緊閉、檀口微張、秀眉緊蹙,讓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澀難捺的的痛苦還是亨受著新奇誘人、無比的刺激……

    李妄雲又用大拇指輕輕撥開粉紅色性感內褲,猶如羽毛輕拂般輕輕一揉……

    “啊……”

   劉芸如遭雷噬,半裸玉體猛地一陣痙攣、僵直,平躺在護士長辦公室裏間的小病床上,從她的小蜜壺裏拔出手指,李妄雲再也忍不住,抱住劉芸的下身,高挺的鼻頂入了她的連衣裙,鼻尖明顯的感覺觸碰到她股間的細白肌膚,突然的艷福不及享受,只在迷惘中嗅到了她胯下那令人血脈張的幽香。

    李妄雲將劉芸那條粉紅色的內褲退至足裸,張口含住了她的濕潤之處。

    “呃……啊……你……哎呀!”劉芸呻吟著。

    李妄雲挺著顫巍巍盡顯男人驕傲的巨龍抵在唐美芸從未開啟過的蓬門之上。

    “妄雲,你溫柔點啊!”    大概有生以來,內心深處的之弦從未被人挑起過,艷絕天人的劉芸那雙醉人而神秘靈動的貓眼此時半眯著,長而微挑睫毛上下輕顫,如維納斯般的光潤鼻端微見汗澤,鼻翼開合,弧線優美的柔唇微張輕喘,如芷蘭般的幽香如春風般襲在他的臉上。

    李妄雲開始輕輕挺動下身。

    “疼!啊!弟弟!壞妄雲弟弟。”

    劉芸喘息著,開始細巧的呻吟,如夢的媚眼半睜半閉間水光晶瑩。

    處女是多麽的緊迫狹窄啊!李妄雲並沒有急著進入,而是在緩慢的研磨旋轉中逐步地撐開少女的密道,剛硬的分身如同金剛鑽一般,一點點一點點地向著少女嬌美絕倫的深處前進著,反復的推進和擠壓過程中,他盡情地享受著來自兩人身體結合部位的密窄、充實和溫暖……各種細致而敏銳的感覺。

    不多時,龍頭深入的趨勢突然被前面一道柔韌的屏障所阻,他明白到今日“盛宴”的主菜上桌了,他深情地看了一眼身下如待宰羔羊般的美麗少女,將她的下身牢牢地固定好,然後將身體往後退了一點,驅動堅硬猛然力,直挺挺地穿破了雅詩的處女膜,攜著威猛的氣勢在瞬間刺穿了女體的最後一道防線,然後便勢如破竹,長驅直入,直到完全的鑽入到那溫暖可人的少女體內,一種無比滿足的征服感同時湧現出來。

    李妄雲沒讓巨龍停頓多久,就開始了活塞式的運動,他完全沒有了憐香惜玉的體貼和小心,黝黑而密佈體毛的肢體一次次有力地撞擊著劉

  芸潔白柔嫩的,出“啪、啪”的接觸聲和“沙、沙”的摩擦聲。

   劉芸麗羞紅,柳眉微皺,兩粒晶瑩的淚珠因破瓜時的疼痛湧出含羞輕合的美眸,一個冰清玉潔、美貌絕色的聖潔處女已失去寶貴的處女童貞,雪白的玉股下落紅片片。

    兩人此刻也到了緊要關頭,劉芸此時似乎完全迷失了自我般的在情郎胯下蠕動迎合,嬌息喘喘,螓左右搖擺,秀飛散,一雙星眸似開似閉,她被他最後瘋狂般的狠抽猛頂,再加上滾燙往嬌嫩敏感的“花芯”上一淋,頓時攀上了男女交媾合體的極樂,在男歡女愛、雲交雨合的快感中嬌啼婉轉、欲仙欲死。

    “啊啊……”國色天香美貌的唐美芸在李妄雲那滾燙的最後刺激下,芳心立時一片暈眩,思維一陣空白,鮮紅誘人的柔嫩櫻唇一聲嬌媚婉轉的輕啼,終於爬上了男歡女愛的極樂峰。

    “劉芸姐姐,我愛你!快樂嗎?”

  李妄雲

  輕輕親吻著她的柔美的面頰,撫摩著她的嬌嫩的肌膚,深情款款,軟語溫存。

    “妄雲弟弟,美芸太快樂了!”

  劉芸

  初經人事,告別處女之身,畢竟是護士專業畢業,沒有其它女破身後的羞澀無限,眉目之間風情萬種,風騷迷人,動情地親吻李妄雲的胸膛,嬌嗔道,“好弟弟,妄雲老公,你太強悍了!”

    李妄雲不禁雄風再起,挑逗著嬌羞的劉芸道:“劉芸姐姐,妄雲好喜歡你穿著護士制服的俏美模樣,姐姐,你願意嗎?”

    劉芸發現情郎又有了反應,又羞又喜地點點頭。

    李妄雲看著劉芸身穿粉紅色的護士制服,裏面卻是雪白嬌嫩,一絲不掛,玲的曲線,平坦的小腹,一覽無遺,玉體裸呈,兩腿間一條細長的玉溝,粉紅色的兩片赤貝,兩只圓滾飽滿的雙峰,隨著劉芸的嬌喘,不停的顫晃著,盈盈若握的纖腰,扭搖欲折,縫中烏黑一片,茂密非常,使得兩片微夾緊密的粉白,若隱若現。就這樣劉芸那一具粉雕玉琢、晶瑩玉潤的雪白披著粉紅色的護士制服裸呈在李妄雲眼前,那嬌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顫巍巍怒聳嬌挺的雪白椒乳,盈盈僅堪一握、纖滑嬌軟的如織細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優美修長的雪滑,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誘人犯罪。

    尤其是劉芸胸前那一對顫巍巍怒聳挺撥的“聖女峰”,驕傲地向上堅挺,嬌挺的椒尖上一對嬌小玲、美麗可愛的葡萄嫣紅玉潤、艷光四射,與周圍那一圈粉紅誘人、嬌媚至極的淡淡乳暈配在一起,猶如一雙含苞欲放、嬌羞初綻的稚嫩“花蕾”,一搖一晃、楚楚含羞地向李妄雲那如狼似虎的色咪咪的目光挑釁地嬌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