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

蝴蝶

  天剛亮,但是筱雯,一夜未閤眼,眼睛直直的看著前方……。

    筱雯芳齡廿二,姣好的臉蛋因為病魔的折磨,已經消瘦到不成人形,因為家族的遺傳,讓她生下來就有萎縮症,未發病時,跟一般人一樣並無異狀,但發起病來,全身會慢慢萎縮,直到機能都退化,而心肺衰弱而死!

    筱雯成長過程中是很健康的,也未有異狀,讓父親放心不少,因為筱雯的母親就是因為此症,不到四十歲就撒手人寰,誰料!命運捉弄人,筱雯廿那年,上完體育課後,突然就發病了,直到今天……。

    筱雯本來有交一個很要好的男朋友,但!久病無孝子,更何況只是對小情侶呢?自然而然的,就慢慢疏遠筱雯了,筱雯也懂為什麼,只是心裡沒辦法承受如此的打擊,剛開始,日日以淚洗面,後來也慢慢麻痺,但也始終沒有笑容出現過。

    「妳要吃水果嗎?」筱雯的父親細心的削好蘋果,問著筱雯。

    筱雯面無表情的搖搖頭……。

    筱雯的父親,嘆口氣!輕輕的將蘋果放下。

    「筱雯,要吃點東西,不吃不喝,身體怎麼會好呢?」父親關心的說。

    筱雯,自己很清楚,父親這兩年來,為了她,也消瘦不少,只是……,她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最近心情又煩悶的讓她不吃不喝不睡……。

    「請問是筱雯小姐嗎?」一個響亮的聲音突然出現!

    筱雯和她的父親都嚇了一跳!直看到一個身穿白袍的醫生出現……。

    「妳們好,我是剛來的醫生,從今天起,由我負責照顧筱雯小姐!」

    筱雯還是面無表情的回了一聲,而筱雯的父親走上前去,跟醫生問候,聊聊筱雯的狀況。

    原來這位醫生名叫大偉,剛從醫學院畢業,剛分發到這所醫院。

    大偉很親切的走到筱雯病床旁邊,笑嘻嘻的拿出一堆糖果。

    「我以為妳是個小女孩,所以只準備了些東西,想說送妳,可是……,現在我不知道,妳喜不喜歡這些糖果?」大偉尷尬的笑了笑,伸出手來,給筱雯看糖果。

    筱雯嚇了一跳,不過,當她看到糖果,好像心情好多了。

    筱雯伸了手,將糖果拿了起來,並說聲:「謝謝!」

    大偉,很高興的告訴筱雯:「等會他有空,他會再來陪她到處走走,不要老是悶在病床上,人沒事都會給悶壞的……。」

    說完,大偉把筱雯的父親拉出去,談論了一下病情,就離開了……。

    筱雯開始很好奇大偉這個人!

    大偉雖然不帥,還有點胖,但是他的笑容,讓人看起來很舒服,筱雯對大偉,開始就是有了好感。

    午餐過後,大偉出現在筱雯的病床前。

    筱雯也因為剛剛也有小睡了一下,臉色也比較好看了些。

    大偉一樣用他響亮的聲音叫著:「筱雯小姐,筱雯小姐……不要再睡懶覺囉……來來來,起床!今天天陰陰的,涼快的很!我們去醫院的花園走走吧?」

    筱雯,還是惺忪著眼,沒頭沒腦的就被大偉帶去醫院後方的花園,在那邊逛著,走著走著……。

    「啊!蝴蝶……」筱雯大叫著

    大偉被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不過他笑著問筱雯:「妳很喜歡蝴蝶嗎?」

    筱雯點點頭,回應著大偉……。

    「我抓一隻給妳!好嗎?」大偉說著。

    筱雯回頭看了大偉一眼

    「你抓的到嗎?」筱雯問大偉。

    大偉:「哇哩咧……,雖然我胖歸胖!可訴偶還訴給他粉靈活的喔!」

    筱雯笑了,許久不見的笑容,笑了……。

    大偉;心裡想,真是美啊……。

    不過大偉捲起袖子,拖下了皮鞋、襪子,衝去抓蝴蝶……。

    左撲右趴的,蝴蝶就是慢慢的左閃……右閃……我飛……我飛……我飛飛飛……。

    筱雯看到大偉一身狼狽的樣子,笑得更大聲……。

    「你好笨喔!連隻蝴蝶都抓不到!哈哈哈……。」

    大偉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傻笑了一下,『那ㄟ安ㄋ……。』

    最後看到一隻,大隻的,哇!鳳尾蝶耶……。

    大偉,奮力一撲;「哇!哈哈……哈哈哈……我抓到了……」

    大偉,小心翼翼的拿給筱雯:「妳看!好漂亮!是鳳尾蝶!」

    筱雯很高興的將蝴蝶捧在手心,笑得很燦爛。

    筱雯的父親,也看到了這一幕,總算放下了一點點擔子,好久她都沒這樣的笑過,總算讓我放下一點心了。

    筱雯跟大偉說:「我能不能把牠給放了!?」

    大偉笑著問筱雯:「為什麼呢?」

    筱雯看了看蝴蝶,又對大偉說:「牠自由自在的飛著,把牠抓了起來!牠沒有了自由,一定會很難過……」

    大偉笑了笑,點點頭,讓筱雯將他千辛萬苦抓到的蝴蝶給放了!

    大偉又推著筱雯走著走著,涼風吹著筱雯很舒服……。

    筱雯突然問大偉:「醫生!我能叫你大偉嗎?」

    大偉點點頭……。

    筱雯又接著說:「大偉,你知道嗎?我就像這蝴蝶一樣,困在這醫院,注定要在這裡老死,失去自由,比失去任何事,都還要讓我難過!」

    大偉,點了點頭,但他不能說任何話……。

    因為他知道,他說任何話,都於事無補,甚至會讓筱雯感到傷心,所以他選擇點點頭,而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筱雯也清楚這點。

    時間!變得很凝重,兩個人就這樣慢慢走著、逛著……。

    「大偉,把我推回房間吧!我累了,想在睡一下!」

    大偉點點頭,將筱雯送回病房內……。

    接下來幾天,大偉都固定午餐後,就來找筱雯聊天或者是帶她去花園逛逛。

    筱雯的父親,也因為如此,也慢慢放下心,開始專心他的工作。

    突然有一天,筱雯在逛花園的時候,問了大偉:「你這樣每天陪我,你女朋友不會吃醋嗎?」

    大偉笑著回答筱雯:「妳覺得我有嗎?」

    「醫生不是虧護士美妹不是很好虧嗎?嘻嘻……」

    大偉沒好笑的說:「妳看我這樣子!好虧才有鬼咧!就是因為沒人要,所以才用功讀書考醫學系,看看會不會吃香點,結果…………哈哈哈……還是被女人拋棄喔!」

    「喂!喂!喂!別說成這樣……,根本就是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哈哈……哈哈哈……」筱雯笑得更燦爛。

    半夜一點,大偉剛好值班,護士們也都累了,正在打小盹。

    大偉走出值班室,慢慢巡房,巡著巡著  走到筱雯的房間,聽到裡面傳來抽泣的聲音……。

    大偉打開門,並開了燈,看見筱雯,全身顫抖著哭泣著。

    大偉急急忙的衝向前去,問著筱雯,想試著安撫她不安的情緒。

    只是沒想到筱雯,一把抱著大偉,把頭埋在他的懷裡哭得更大聲……。

    大偉此時傻在床邊,只是更讓他不捨的是,筱雯的手怎會如此的瘦弱,她的眼淚,讓大偉的理智頓時斷了線……,將筱雯緊緊的抱在懷裡,雖然他知道,醫生和病人不可以這樣子,可是在當時的情況之下,任何也無法冷靜的面對如此的情景。

    筱雯哭著說:「大偉你救救我,我身體越來越萎縮了,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大偉只有抱得更緊,將筱雯緊緊擁在懷裡,落著淚……,不捨著筱雯如此悲傷,只能默默落淚,輕撫著筱雯的背部……。

    哭了一陣子了,筱雯哭累了,大偉拿出手帕,給筱雯擦淚,筱雯也看到大偉的淚痕,問說:「你怎麼也哭了!?」

    大偉默默的幫筱雯擦著眼淚,並沒有回答任何一句話。

    大偉準備要轉身出去時,筱雯從後面抱著大偉,輕聲說著:「大偉不要離開我,我好怕!好怕……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當你的女朋友,好不好?你不要離開我!」

    大偉此時在也忍耐不住,回身緊緊抱著筱雯,親吻著她無血色的唇,筱雯也緊緊抱著大偉,兩個人的舌頭,緊緊的糾纏在一起,筱雯將自己的衣服迅速的脫下,也幫大偉脫下一身白袍。

    這兩個人,已經無視於可能隨時都有人進來,而被發現的危險!

    大偉激動著吸吮著筱雯的胸部,雖然筱雯消瘦很多,但是她的胸形還是很漂亮的弧度,雖然色澤已不像之前如此亮麗,但是筱雯的胸部還是很飽滿,大偉貪婪的吸吮……。

    大偉一隻手,慢慢從胸部且慢慢的撫摸到下體,伸出中指慢慢從小肉縫中間,用手指邊緣慢慢滑上滑下……。

    筱雯因為有些緊張,但卻又不敢太大聲,而低聲的喘息著呻吟著,並緊緊抱著大偉,身驅隨著大偉手指的滑動而扭動著。

    筱雯的小穴縫慢慢流出液體,而筱雯的喘息也慢慢的急速了起來!扭動身驅的動作,也越來越大……。

    大偉將舌頭一路慢慢的滑向筱雯的小穴縫,慢慢的滑入,上下的舔動著,一下滑入一下滑出,大偉的舌頭在陰蒂不停的滑動……。

    筱雯也將大偉身上僅剩下唯一的一件內褲也褪下,用手慢慢撫摸著……。

    大偉將身體調整成69式,讓筱雯能為他口交。

    筱雯,不斷用舌頭在大偉的龜頭上滑動著,吸吮子孫袋,還發出“嘖嘖”的聲音。

    筱雯將大偉的龜頭慢慢滑向自己的喉嚨深處!只是很生澀,不小心噎到了,一直猛咳。

    大偉溫柔的問筱雯:「不舒服嗎?如果不舒服!我們就停止好嗎?」

    筱雯拼命搖頭,緊緊抱著大偉說:「大偉不要停止好嗎?只是我想讓你更舒服點,只怪我技術不好,不要停好不好?」

    筱雯說完,就將大偉的龜頭抵著自己陰蒂的部份,來回磨擦著。

    大偉感覺一陣淫液浸濕了他的龜頭,慢慢滑到他的大腿內側,大偉也不太敢粗魯的衝進筱雯的體內,慢慢的將龜頭滑入陰道,慢慢的滑入……。

    此時筱雯將大偉抱得更緊了,並將大偉的嘴巴給封起來,兩人不斷的親吻,也不斷的抽動著!

    經過一陣的抽插,筱雯感到陰道內一陣酥麻,陣陣的快感湧上心頭……。

    「啊……我……我……要來了……喔……啊……來了……來了……我……我高潮了……」筱雯輕聲吟叫著,全身抽搐,感受高潮所帶來的幸福與快樂……。

    直到大偉快射出,筱雯也感覺到大偉的陰莖在抽搐著,就把大偉緊緊的抱著,大腿也緊緊的夾住大偉的屁股,希望大偉能將他的生命注入她的體內!

    大偉遲疑了一下,但是他也迎合筱雯,也抱緊著她,將他的精液全數注入到筱雯的體內。

    雖然已經射精,但是這兩人,還是纏綿著,不放開,親蜜的擁抱著,像似一個連體嬰,彼此都不願意放開彼此。

    大偉先開了口道:「筱雯妳願意嫁給我嗎?我想負責照顧妳一輩子……。」

    筱雯回答說:「大偉,我並不想綁著你,看看我爸吧,他為了我已經辛苦兩年了,他老了許多,白髮蒼蒼,我實在也不想連累你……。」

    「可是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想娶妳,妳和妳爸,都由我來照顧,不是很好嗎?」大偉拼命說著,希望筱雯能嫁給他。

    「唉……」筱雯嘆了一口氣!

    「大偉你知道我多想變成一隻蝴蝶嗎!自由自在的飛翔著,不需要煩腦太多事情,生存的時間雖然短暫,但是短暫自由的生活,比長時間的囚禁的日子好太多了,我多渴望像隻蝴蝶般的飛舞,多好啊!」筱雯邊說邊用手比劃著。

    大偉默默不語,他只能將筱雯緊緊抱在懷裡……,且兩行眼淚已奪眶而出。

    「大偉,答應我,不要再提起結婚的事好嗎?我們現在不也是很好,重點是,你深愛著我,這樣我已經很滿足,也很足夠了,要求太多,只會讓彼此苦腦,不是嗎?」

    筱雯輕拭大偉的眼淚,筱雯當然也很想就這樣嫁給大偉,這樣她的父親負擔變得會更輕。

    但!她更知道,她不願這樣害大偉,所以只能堅定的拒絕了大偉。

    蝴蝶……飛啊!飛……我願像那蝴蝶一般,短暫而美麗…………。

                ---〔完〕---

  ====================================

  後記: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著創作情色文學,內容雖然不是很棒,但畢竟是我盡力的作品,不敢希望大家喜歡,只能希望大家能多多給我鼓勵和支持!

    希望下次能創作出更好更棒的作品,給大家觀賞……,謝謝!

  ====================================

  蝴蝶續集

  算算時間,大偉和筱雯相識也三年了!

    這段時間,雖然筱雯在大偉的協助之下,也慢慢的控制了病情,可是筱雯身體萎縮的程度  也慢慢的顯現出來!

    筱雯的父親還有大偉,從來都沒有一刻放棄過,仍然想盡辦法,民俗療法、國內專家、國外權威、各種辦法,各種治療……,通通都試過了,但是病情頂多也只能控制住,讓病情不至於惡化太快,他們從不喊累,也不曾在筱雯的面前掉過一滴淚,在筱雯的面前,他們始終保持著笑容,始終帶給筱雯還有希望的訊息。

※ jkforumnet | JKF

    當然;筱雯也懂,所以筱雯就算再不怎麼如意,也不隨便發脾氣,她也不希望讓自己的爸爸還有最愛的大偉,一直為她擔心著。

    六月;今年六月的炎熱勝過於往,那種熱到心頭裡的煩燥,終於也讓筱雯受不了,脾氣也越來越大,無理取鬧了起來……。

    「我不要吃藥了!我也不要做復健了!就讓我這樣死一死就好了!何必管我?」筱雯大喊著。



    原來是筱雯的萎縮症,越來越明顯了,而筱雯也越來越感到無力,於是對著在一旁照顧她的大偉,大聲的撕吼著。

    大偉默默的扶起摔倒的筱雯,耐著心幫筱雯整理衣服……。

    「大偉,放棄我吧!我不想拖累你,就讓我一個人走,我有爸爸陪就足夠了,我不想害到你,我也不願意讓你看到我這個樣子,好不好?」筱雯哭著對大偉說著。

    大偉還是像往昔一般的溫柔,把筱雯抱在懷中,拍拍她的背,鼓勵她!

    大偉說:「我從未想到要放棄過妳,病情都有好轉,只是現在妳的復健遇到一點點瓶頸,妳就要放棄,那妳過去的努力,又算什麼?」

    筱雯掩面抽泣著,她很清楚自己的病情,但又能如何呢?

    大偉很溫柔的將筱雯抱到輪倚上,對著筱雯說:「乖!我們一起去花園走走好嗎?」

    筱雯點點頭,就讓大偉慢慢推著輪倚,往醫院後方的花園推去,一路上大偉還是不停的安慰著筱雯,深怕她胡思亂想,到了他們習慣常去的一個位於池塘旁的涼亭停了下來。

    大偉往池中一看,蓮花朵朵放,桃紅色的嬌艷,讓兩個人看得入迷,一隻蝴蝶,在池中最大的蓮花停了下來,吸取著花蜜。

    大偉有感而發,對筱雯說:「妳看!蝴蝶喔!漂亮吧!還記得當初我怎麼幫妳抓蝴蝶的嗎?」

    筱雯笑了出來,病奄奄的她,笑起來,還是有如汙泥之中綻放的蓮花一般,那麼的清新脫俗,讓人十分疼惜!唉……老天怨妒啦!

    大偉撥撥了筱雯的頭髮,疼惜著筱雯,從後面抱著筱雯,對著她說:「老婆!不要生氣好不好?讓爸爸看到,爸爸又會很擔心,我也會很擔心,好不好?不然我跳肚皮舞給妳看!好嗎?」

    筱雯笑了出來,笑著說:「你又來這一套,每次都老套了,換點別的好不好?」

    大偉有點懊腦的說:「我就只會那1001招,不然妳說妳有什麼願望?我都幫妳實現,好嗎?」大偉用手指溫柔輕撫著筱雯的臉龐說著。

    筱雯拉著大偉的右手,抱著,笑著說:「不用了,只要你陪著我,我真的就很滿足了。」

    大偉微笑著,兩個人就這樣沈膩在兩人世界裡。

    筱雯突然好像想到什麼!轉過頭,拉著大偉的手,說著:「大偉,我好想出國去玩,從小就一直夢想著環遊世界,可是身體的關係!一直不能出國,你能不能帶我出國一次玩玩呢?好不好?」筱雯不停撒嬌著,希望大偉能夠答應她的要求。

    因為;大偉在能力範圍之內,沒有拒絕過筱雯任何一件要求,且都盡力做到最最最完美,只要能讓筱雯能夠開心,讓她不再想著病痛,他都可以做到最好!

    只是大偉很為難,但也不能拒絕筱雯的要求,想了一下!對著筱雯說:「給我一些時間,我要評估一下,也要跟爸爸商量,好嗎?」

    筱雯點點了頭,繼續抱著大偉的手,沈膩在他倆的甜蜜世界。

    夜裡,大偉和筱雯的父親討論著這個問題。

    其實大家都知道,筱雯的病情,一天拖著一天,病情也開始惡化了!也不知道,能夠再拖到什麼時候,對於筱雯的要求,大偉也極為傷腦筋,只能跟筱雯的爸爸還有筱雯的主治醫生一起討論。

    筱雯的父親問大偉,只要她每天開開心心的,無論付出多少代價,我都願意,可是這次她吵著要出國,我想有點不太洽當。

    大偉沈默著,站在一旁默默不語,像似在思考些什麼一樣……。

    主治醫生開口了:「大偉,我個人的意見是,病人的狀況,已經開始惡化了,試過各種的方法,頂多也只能控制而不能根治,且現在病情越來越明顯,應該病人連藥物的抗體都有了,這樣也只能脫時間,講明白一點,也就是現在只能拖時間了!」

    大偉聽到,臉色變得更是沈重,在大偉的眼眶之中,淚水始終在打轉著。

    主治醫生,同時也是大偉的前輩,看到大偉如此難過,也只能過去拍拍他的背:「大偉,我還有病房要巡,你要堅強一點,不要把情緒讓病人查覺你懂嗎?你也是個醫生,相信你懂我的意思!」

    主治醫生說完後,就去巡其他的病房,留下難過的大偉及筱雯的父親。

    此時筱雯的父親,也走到大偉的旁邊,拍拍他的背說著:「大偉,你已經做到最好了,這個情況,是早就預料到的事情,你也別太難過了!你為筱雯做的已經夠多了,伯父我不會怪你什麼,我反而很感激你為筱雯做了那麼多,知道嗎?不用想太多,一切讓老天決定吧!」

    說完後,筱雯的父親,嘆了一口氣!就走去病房內陪著筱雯。

    大偉這幾年來的情緒,在這個時候,一次爆發開來,淚水狂飆,他已經沒有辦法止住他情感的宣洩,淚水已經爬滿他的臉龐,悲傷的情緒如洪水一般,一股腦的沖到腦中,但又不能哭出聲音,深怕在病房內的筱雯聽到,又更會傷心……。

    過了一會,大偉總算止住了淚水,同時在心中也下了決定,大偉在整理自己的情緒後,擦乾自己的淚水,慢慢的走入病房之中,他勉強自己,打起了笑容,走了進去,深怕筱雯會查覺各種異樣!

    筱雯一看到大偉,就笑著問大偉,關於她出國的事,和她的父親討論的怎麼樣?大偉用最堅定的語氣,面向筱雯的父親說著:「伯父,我想了很多,但是我還是決定,我要帶筱雯一同出國,帶她去歐洲去玩個幾天,希望您能夠答應我這個無禮的要求,好嗎?」

    筱雯的父親知道大偉是想了卻自己女兒的心願,所以也很爽快的答應下來,畢竟很少會有一個男人,願意為一個生命蠟燭即將熄滅的女人,做到如此的地步。

    筱雯的父親,也是以極度信任的態度,答應這次的出國,因為他知道,筱雯如風中的燭火,隨時病情都惡化的更嚴重,也可能會隨時離開,如果要讓她這樣憂鬱的在醫院等待死去,不如讓她快快樂樂的面對死亡吧!因為筱雯自己的身體狀況,她自己也很瞭解能夠稱多久!

    筱雯聽到自己父親的首肯,高興到不行,抱著父親親吻著……。

    接下來的這幾天,大偉就跟醫院辭職,也著手開始準備出國的準備,筱雯的心情更是不用說了,心中的雀躍,是無法形容的。

    大偉也會來跟筱雯一起討論旅遊的行程;從歷史悠久的-英國,到浪漫的-法國,還有和平之國-瑞士,再來鬱金香之國-荷蘭等等……。

    最後總算行程敲定了,而護照也下來了!

    筱雯第一次拿到護照,心情特別愉快,見到熟悉的護理人員就拿出來炫耀一番,筱雯的父親,看到自己的女兒如此高興,心裡也是安慰不少。

    在歲月磋跎之下,他早是滿臉皺紋臉,總算又浮出放心的笑容。

    在筱雯千盼萬盼之下,總算八月份到了,而今天,正是她出國的日子,在眾醫護人員的叮嚀之下,筱雯離開了醫院,坐上父親的車,往桃園中正國際機場直奔而去。

    到了機場,大偉拿著兩人的護照,去確認機票還有位子。

    筱雯則和父親在機場大廳聊著天,筱雯的父親,不停的叮嚀著。

    筱雯則是笑的很開心,抱著父親,請父親放心她,因為會有大偉在旁邊照顧著她。

    大偉沒多久就拿著機票出現在筱雯父女倆面前出現,筱雯的父親,緊緊抱著愛女,激動到眼淚滴了出來!

    因為從小到大,筱雯的父親兼母職,好不容易將筱雯帶大了,可是筱雯身體卻出現和她母親一樣的症狀後,從未讓她離開過自己的身邊!

    這次出國,還不知道筱雯,的病情突然發作而不能回來,在這種生離死別的心情之下,做為父親的心情,誰都能體諒,而筱雯也查覺了這點,更是緊緊抱緊了父親,哭成了淚人兒!

    沒多久,大偉提醒時間要到了,準備出發了!

    筱雯的父親,轉身也抱一抱大偉,交待大偉好好照顧筱雯,大偉當然也懂,點點了頭,拍一拍筱雯父親的背,就推著輪椅,帶著筱雯去登機了!

    在空姐的協助之下,大偉和筱雯順利的登機了。

    筱雯緊緊握著大偉的手,興奮的說:「大偉,這是我第一次坐飛機喔!我好緊張耶!怎麼辦?」

    大偉笑笑的親吻筱雯的額頭,拍拍她的手背,說著:「放心啦!老婆,有我在啊!不管怎麼樣,我一定會保護妳的,因為妳是我最愛最愛的老婆。」

    筱雯笑的更燦爛了,也安心的靠在大偉的肩上,期待著這次第一次的出國。

    飛機發出引擎的巨響,轟轟的叫著,沒一會兒,直衝雲霄,往他們的第一站英國的倫敦出發了!

       *****     *****     *****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總算到達了目地。

    大偉和筱雯也早已經累翻了,因為還有時差的關係!筱雯還有頭暈暈的狀況,大偉決定先到飯店休息,他細心的將筱雯安頓好,才洗澡睡覺。

    隔日,兩個人的時差還不能調適,所以睡到下午四點多才起床吃飯,

    吃完飯後,大偉還是怕筱雯時差沒有調整好,還是決定在休息一天,等待明日再帶筱雯去倫敦四處走走逛逛……。

    筱雯回到房間後,從房間的落地窗往外看去,倫敦的夜景,燈光加上古老的建築,還有現在的建築,都讓筱雯一切都感到新鮮,雙手放在落地窗上,細細的看每一個街道,每一道燈光所照射的建築。

    大偉溫柔的從後方抱住筱雯,兩人耳儐廝磨一番,起了情慾的念頭!

    筱雯轉頭親吻著大偉,大偉也回報熱烈的舌吻,親吻許久,大偉從輪倚上抱起了筱雯,輕放在床上,用食指輕輕碰了筱雯的鼻頭,笑著說:「妳這個小壞蛋,身體還沒有調適過來,就開始想東想西了啊?」

    筱雯笑的很甜,雙手纏繞大偉的脖子,跟大偉撒嬌的說:「我不管,我就是想要抱抱你,好不好啦?」

    不等大偉回應就把嘴堵了上去,不讓大偉有任何反駁的機會……。

    大偉也順應著筱雯,緊緊抱住了她,但是因為又怕傷到已經開始萎縮的筱雯,大偉每一個動作,都顯得十分小心,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壓痛筱雯。

    筱雯當然知道大偉很疼惜她,所以調皮的將大偉壓在下面,笑著說:「每次都是你在上面,老是壓著我,我可是你最親愛的老婆唷!這次我要努力壓著你!」

    說完馬上把嘴再度的堵上大偉的嘴,兩人瘋狂的法式舌吻,筱雯漸漸將嘴唇往大偉的乳頭移動著,大偉雖然很享受,但是他無時不刻都在注意著筱雯,怕她突然有任何的不舒服!

    但是筱雯似乎沒有任何的不適,反而很享受在上方的主導權,吻遍大偉的全身,細心的為大偉口交著……。

    筱雯伸出舌頭細細的舔弄著大偉的龜頭,一手也小心的抽動著,怕不小心弄痛大偉,一下一下含弄著,含在口中,用舌頭不停的挑逗著,一下吸著大偉的子孫袋……。

    搞到大偉,猛喘大氣,筱雯看到大偉也很享受的樣子,也很有成就感的笑著,輕輕吻著大偉的唇,用手扶著大偉的陰莖,導入她的體內,開始慢慢的上下起浮的抽動著……。

    筱雯的愛液,也因為開始抽動後,越來越多,粉嫩的小穴,緊緊包住大偉的陰莖,大偉怕筱雯太累,就爬了起來,用起最傳統不過的老牛推車,兩個人從頭到尾,始終緊緊的抱著對方,不願有任何一點點的鬆手。

    筱雯也因為大偉一次次的深入衝擊,也慢慢陷入高潮的地帶,不停的喃喃自語,大偉更是深入筱雯的體內衝擊著,讓筱雯一次又一次的享受高潮所帶來的美好!

    大偉也因為兩人的濃情,視覺的觀感,龜頭在數度抽搐之下,射出濃濃的精液在筱雯的體內!

    兩個人還是像個連體嬰一般,緊緊抱緊著對方,不願意有一點點的空隙,在他們兩人之間出現……。

    在休息片刻後,筱雯躺著轉身面對著大偉,像有什麼樣的重大決定的眼神,大偉順口問筱雯:「老婆,怎麼了?妳不會是得到我的身體就要把我給甩了喔!」

    筱雯笑了出來,告訴大偉,別再搞笑了!認真聽她說完:「大偉,我的病情,我自己也很瞭解,所以我相信,這是我第一次出國,也是最後一次!」

    大偉正想安慰筱雯,筱雯卻用甜美的吻,讓大偉閉上了嘴巴,靜靜聽她說完。

    「你願意娶我嗎?」

    大偉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筱雯,彷彿是說著:『真的嗎?妳沒有騙我吧!』

    也難怪大偉會有這樣的表情,因為這幾年,大偉數度求婚未果,這次筱雯卻反常的自己提出結婚的要求,當然會大吃一驚!

    筱雯又接著說:「可是,我的身體,你很瞭解,我也很瞭解,撐不會太久,你願意“不論我的生死,都願意娶我嗎?”」

    大偉將筱雯緊緊的擁著,輕輕的說聲:「我願意,我願意照顧妳一生一世,幾輩照顧妳,我都願意,我真的都願意。」

    筱雯很滿足的抱著大偉睡著了……。

    接下來的這幾天,大偉帶著筱雯,在歐洲大陸,四處的遊玩,兩人甜蜜的身影,留在各種風情的歐洲大陸,最後他們總算來到了最後一站鬱金香之國-荷蘭。

    在一片鬱金香花海之中,筱雯幸福的躺在大偉的懷裡,享受這一片花海帶來的微風、花香及心愛的人在身旁的幸福,筱雯親吻著大偉,說著:「如果老天現在就要吹襲我的生命之火,我就算死,我還是會帶著你的溫柔,你的體貼,你的愛,笑著離去!」

    大偉聽完,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了下來!想轉頭,卻被筱雯扶著臉龐:「老公,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叫你,看著我,不要轉頭,把我的一顰一笑都記下來,就算我撐不過去,離開了你,你也不要忘了我,好嗎?」

    說到這裡,大偉的淚,就像打開的水龍頭,狂洩而下而不止……。

    筱雯也緊緊的抱著大偉,兩個人就在這樣在花海中,不知道是為了感動而哭泣?還是為了現在還擁有的小小幸福哭泣?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信的是,不管結果是如何?